第二十九章 秘室求情
2020-02-22 15:34:52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伙人又浩浩荡荡地到了绿云馆,这一次可是名正言顺地敞开来道贺了,因为侍卫营在京师权倾一时,他们的活动谁都不敢干涉。
  酒酣耳热,绿云悄悄地道:“海爷,有个人在屋里要见你,请你抽空去一趟。”
  海明瑞一皱眉道:“是谁?叫他出来好了!”
  绿云笑笑道:“是你的患难之交,他不方便出来见你。”
  海明瑞怔了一怔,皱皱眉头,但还是起来跟着绿云到了里屋,那是在卧房后面的一间小密室,八大胡同的红姑娘香闺中,都有这么一间屋子,为的是她们有的养着吃软饭的小白脸,客人来时就在后面躲一躲。还有则是一些恩客的身份很显赫,不便公开涉足花丛,还有巡捕营的人来检查时,也可以躲一下或者从便梯悄悄地离去。
  海明瑞当然很熟,江雪雪在京师挂牌时,吕四海就经常利用这一间屋子,所以他一脚来到后面,果然王伦坐在一张小圆桌前,含笑拱手道:“恭喜!恭喜!”
  海明瑞也敷衍着道:“哪里,王先生不是来讨债的吧?那六千两银子没问题,一两天内就可以奉上了。”
  王伦笑道:“海公子新膺重任,现在奉承的人多了,区区六千两,自然不会算回事。”
  海明瑞听出对方语气不怿,连忙道:“王兄在患难之中相助之情,兄弟不会忘记的,那笔钱我更是放在心上,只是今天才接事,不能够马上就伸手。”
  王伦道:“海公子放心,我不是来讨债的,那六千两的帐,兄弟已经转在别的项目上开销了。”
  海明瑞道:“这如何使得?兄弟手中现在有十几个缺,已经有很多人前来关照了,等明天我正式接事后,斟酌一下情形,立刻就可以凑齐了奉上。”
  王伦笑道:“在下也是为了这个,想请海公子帮帮忙。”
  海明瑞道:“王兄,如果你要推荐人的话,兄弟就爱莫能助了。今天端王爷在发表兄弟的任命后,就把兄弟召到小书房里去,作了一番指示,特别提到了王兄。”
  王伦哦了一声道:“他怎么说的?”
  海明瑞压低声音道:“王兄,你我谊属至交,我老实跟你说了吧。端王对你很注意,说侍卫营在崇锜手里时,和中堂冒名顶替,弄了些人进去,把侍卫营搞得乌烟瘴气,都是王兄在中间经的手,所以这次王爷特别指示,无论如何都不能跟王兄沾上关系。”
  王伦微微一笑道:“他知道我还在京里?”
  海明瑞道:“知道,而且也知道王兄仍然在替和中堂办事,王爷与中堂一向不睦,总是特别注意一点。”
  王伦笑笑道:“老弟,你看得很清楚,中堂虽然小受挫折,但圣眷未衰,军机大权仍然是和相在掌握着。”
  海明瑞道:“这个我当然明白,所以我对王兄仍然很敬重。王爷的意思是要我密查一下王兄的活动抓住证据,再扳中堂一本,兄弟当时口头答应了,正想找个机会通知王兄一声,我们在这儿见面了正好我把话递到,总箅有个交代,王兄还是小心点!”
  王伦笑道:“多承关照,兄弟承情之至。不过也没关系,我只是替中堂办事,一定要有什么问题,除非中堂垮了台,否则我还是顶得住的。不过照中堂的圣眷看来,三五年内还是稳得很。今天我找老弟确是想推荐几个人,请老弟帮忙成全。”
  海明瑞皱眉道:“王兄,这不是叫小弟为难吗?”
  王伦道:“老弟请放心,这几个人都是货真价实,真正够入值的条件,而且手下确实来得,比侍卫营有的那些饭桶们强得多,到了老弟手下,也是得力臂助。”
  海明瑞道:“那好,叫他们向大营提出申请,我正好需要人手,一定通得过。”
  王伦道:“困难就在无人引见,他们的父兄原来走的是和相门路,如果由和相出面推荐,端王那一关一定通不过。听说端王有手谕给老弟,要小弟自行甄选人才,我想由老弟这儿报上就方便得多了。”
  海明瑞沉吟道:“那当然可以,可是王兄,你也明白,兄弟到京虽然没几天,已闹了很大的亏空,要不然我也不会干这个捞什子。人家已经走了和珅的门路,我还能向中堂去伸手不成?”
  王伦笑道:“老弟,这个你放心,兄弟是专替和珅经手这些事的,还能这么不识世务。他们报效和相的不去管他,私底下我会叫他们另表敬意。”
  说过递过六份履历,另外则是一纸一万二千两的银票,笑笑道:“每人奉敬三千两,应该是一万八千,那六千两老弟已经先收了,这一万二,老弟去点一下。”
  海明瑞接过银票看了一下道:“这个我送到文案那儿去,我一定帮忙,只是这个数目……”
  王伦道:“这个数目是低了一点,但老弟放心,那是你的专份,其余要打点的地方他们自己负责。”
  海明瑞这才含笑揣起银票道:“那就好。不过王兄,你告诉他们可千万别得罪人,总要使得大家都高兴。我是靠着家伯父的面子,以及端王爷亲自下的手谕,才弄了这个差使,伯父是不懂这一套的,我正想从别的地方向大家表示一下,如果他们扯了我的腿,让营里的人认为我一个人独吞了,我以后就难办事了!”
  王伦笑笑道:“兄弟放心,和相的势力在营里还相当可观,兄弟去打个招呼,再表示一下,保证没人说话,更不敢有人扯你的腿。何况老弟是端王最赏识的人,谁犯得着两头得罪人呢?”
  海明瑞笑笑道:“明天上午就叫他们上营里去应试,黄飞虎那儿,就由我这里打点吧。王兄,你的门路熟,不妨多留心一下,我手上还有十个缺,五个已经有人递过关节了,我想做个人情,一文不要他们的。另外五个,最好由你去找了来,私下告诉我,别让和邸知道,我们也落一点。因为这是个机会,以后可很难碰得到了!”
  王伦笑道:“朋友是要交的,尤其是京师那些清流子弟,老头子的官儿做得不小,手头的用度却少得可怜,全仗你们这些滥朋友帮衬。”
  海明瑞苦笑道:“说的是,我是过来人,最明白他们的困境。家伯父官拜一品,而且也入阁了,位极人臣,但是我这个侄少爷都经常做伸手大将军,我对这些穷朋友特别同情,因此我打算趁这个机会,让大家都松动一下。”
  王伦连连点头道:“应该!应该!别的人跟他们还扯不上关系,想帮他们都没办法,老弟跟他们交往已久,把这些人笼络好了,老弟办事就一帆风顺了。侍卫营的俸钱一个月才百来两银子,连打发赏钱都不够,为什么会有人肯花上万的银子来活动呢?这里面的好处可大了。老弟刚接手,可能还不清楚,慢慢就会明白。兄弟也为你多留心,到时候保证你日进斗金,财源滚滚而来,只要老弟不过河拆桥就行了。”
  海明瑞道:“王兄言重了!小弟是那种人吗?端王跟和邸不睦,只要小弟与王兄合作无间,有这两大后盾,什么事办不通呢?所以,小弟借重王兄之处正多。”
  王伦哈哈大笑,拍着他的肩膀道:“通达!通达!就凭老弟这份心思,我们就是合作的好伙伴。”
  海明瑞也笑笑道:“我要出去了,以后有事,我们都在这儿商谈,在别人面前,我们还是少接触,因为端王视小弟为心腹,王兄与和邸的关系人人皆知,我们接头太多,实在是不大方便。”
  王伦笑道:“当然,当然!老弟的那纸借据我早就毁了,凭心而言,我根本就没想要老弟还,至于那颗水晶珠子,我明天晚上拿到这儿来,老弟有空就来坐坐,没空的话,就找绿云要好了。”
  两人很愉快地分了手,第二天,海明瑞把六份履历申递到司文的部门,果然王伦已经打好了关节,草草地检视了一下,就全部通过。接下去的武场考试,仍是由黄飞虎主持,这些人还真了得,弓马兵刃无一不精,当时就通过录取,由海明瑞带着去叩见端王。
  端王训勉了一番,吩咐他们要忠心国事,听从海明瑞的领导。把他们遣走后,留下了海明瑞在书房里密谈。
  端王四顾无人,才笑道:“海贤侄,我这么称呼你最适合,而且也不会出错。”
  海明瑞笑笑,这虽然是个巧合,但也相当有趣。海贤侄这三个字可以用在海明瑞身上,也可以用在吕四海身上,的确是十分合适。
  端王又笑道:“你真不错,接任第一天,就找到了六个好帮手,我不知道旗人子弟也有如此了得的身手,和珅以前简直是埋没人才!”
  海明瑞一笑道:“启禀王爷,这六个人是王伦塞给我的,因此您不要高兴,他们很可能有问题!”
  端王一怔道:“什么?他们是王伦塞过来的?”
  海明瑞道:“是的,王爷应该感谢他才对,王伦对旗人子弟的栽培与发掘,倒真是不遗余力!”
  话有点讽刺的意味,但的确是事实,端王只有苦笑。
  稍顿了一顿,端王才叹道:“今天这六个人家世履历我都叫人详细审查过,完全是八旗世家,一点问题都没有,会不会来的不是他们本人?”
  海明瑞道:“不会,王伦鉴于上一次之失,徒劳无功,这一次的确都是他们本人,只是不知道他们如何肯为王伦所用?只要这些人在我身边,我总会发现原因。”
  端王十分担心的道:“贤侄,你要不要也放几个人在身边,你一个人跟他们周旋太危了!”
  海明瑞笑笑道:“不必了,王伦好容易搭上我这条线,我对他还有很多用处,他舍不得我的。”
  两人又谈了一阵才告辞出来,当晚他在绿云馆又见到了王伦,王伦对他与端王的谈话很关心。
  海明瑞笑道:“王爷听说这些人是我推荐的,表示很关切,问我是否对那些人的家世很了解,我硬着头皮认了。幸好我回答得很爽快,王爷才没有要彻查。”
  王伦笑道:“老弟可是信不过我?”
  海明瑞苦笑道:“我实在担心,因为今天营里的人告诉我,阁下以前玩过冒名顶替的那一手。”
  王伦道:“这一次老弟可以放心,他们是正统的八旗世家,而且都是军功子弟,绝不会有间题。”
  海明瑞吁了一口气道:“那就好!如果出了问题,可是脑袋搬家的事。王爷虽然赏识我,但我跟他之间,可不像阁下跟中堂那么密切,我那位伯父也是翻脸不认人的,出了事我可实在担不起。”
  王伦拍拍他的肩膀道:“老弟,我们利害相共,我怎么会害你呢?跟我合作,对你只有好处,过几天我有一场天大的功劳安排给你,让你在营里大大的露一手。”
  海明瑞心中已然有数,表面上却装出惊喜万分的样子,问道:“是什么功劳?”
  王伦笑道:“别急,现在我还没有掌握住线索,正在密切注意中,等有了消息,我会立刻告诉你。老弟的口风放紧点,别让人摸了去,不过,必须多准备一些人手。”
  海明瑞苦笑道:“连我都不知道,何从泄漏去?谈到人手,我更是没有,接事的时候,王爷只拨了四个人给我。”
  “今天的六个人是绝对支持你的!”
  海明瑞道:“那也不够呀!我在营里爬得太快,那些老的都在排挤我,有事也不会找我商量。”
  王伦道:“没关系,过一两天,我给你把另外五个缺补齐,你也尽快把别人请托的缺答应下来,这些就是你的人了。而且我可以跟中堂在营里的人打个招呼,叫他们支持你,这一来你的人手就足了。”
  海明瑞道:“补缺的事是越快越好,但王兄所说的消息也请多费心,是否可以先给我打个底子?”
  王伦道:“时机没有成熟,我还是不便说。等我摸准了,绝对第一个告诉你,反正你留心好了。”
  海明瑞道:“假如是有关京畿治安的大事,人手上没有问题。王爷答应过必要时我可以全权调度,但不能闹笑话,现在人家正在找我的错呢!”
  王伦笑道:“绝对不会,我调查的这件事不仅有关京畿安危,而且还关系到整个国脉的安危,假如案子在你老弟手里了结,将是一件天大的功劳,很可能连升几级,把整个侍卫营大权交在你手中呢。”
  海明瑞越是心急,王伦却越发吊足胃口,不管海明瑞怎么追问,他还是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就这样过了两天,王伦又帮他找了五个人,另外在侍卫营里也介绍了五个,海领班手下的二十名缺就补足了额。
  侍卫营的人是御前侍卫,主要的职务是宫门承值,但自从雍正的血滴子解散后,连带也接替了血滴子的任务,这批人是皇帝的护卫,更是官家耳目。他们的任务除了轮值守卫,还要调查京中各大员的私生活操守,以及民间的活动情形。别的衙门,那怕是六部大臣,有事都要上奏章交军机处挂号后呈览,只有侍卫营的事不经军机,由统领大臣直接面奏官家,由此他们才形成一股特殊势力。
  以前在和珅的控制中,侍卫营里鱼龙混杂,乱得不能再乱,专以探人稳私为能事,抓住了那些大员的小辫子,压在和珅手里,私底下由王伦向对方开条件勒索,十万八万,视情况的轻重,予取予求,光是这一项收入,就使和珅发足了财。
  到了端王主持后,勒索的情形好得多了,但京中那些大员反而兢兢业业,不敢走错一步,因为以前有了问题,还可以花钱消灾,现在有钱都行不通了。
  因此海明瑞进了侍卫营,立刻成了京师新贵,端王对他特别器重,把那组的人豁免了承值的差使,专死查奸发宄的工作,使得这个年轻人成为人人巴结的对象。
  因此海明瑞也真能干,就任不到半月,已经查出了好几起贪墨揽讼的案子。有几起是京中大员勾结督抚外臣,上下其手而造成的冤狱,这当然是他手下那些人弄来的数据,而且证据确凿,铁案如山,端王搜了证据,密奏乾隆皇帝后,天颜震怒,一连撤换了两个巡抚,一名总督,而且京中的一品大臣,也有三四个下了刑部大狱。
  这一来不仅使海明瑞声名大噪,连他伯父海大学士的一批清流同僚,也对这年轻人交相称赞。
  最得意的却是海明瑞与王伦,他们既办了事,还落了实利,因为他们所搜得的证据如果全部呈上去至少可以使那些人大辟弃市,他们避重就轻,揭发了一些情节较轻的,使得那些犯官仅仅是失了顶子了事,当然也捞了一笔。
  海明瑞更阔绰了,半月下来,他自己在几处银号的名下已经有了三四十万存款,这还是看得见的,至于看不见的珍玩古董,海公子不知收到什么地方去了。
  他同一组的人也各自捞了不少油水,海明瑞很聪明,懂得财不独占的那一套,每件案子的进帐分明暗两份,暗中是他与王伦,明四成归他那一组朋分,六成则提交大营,利益均沾,有福同享,落个皆大欢喜。
  那些人没出一点力,却分润到好处,比和珅当权时,他们只喝些汤汁零头丰裕多了,因此对海领班也是有口皆碑,在端王面前说尽了好话。一则对海明瑞做人情,再则也借机会拍拍马屁,说端王别具慧眼,举拔得人。
  海明瑞成了京师的红人,他往绿云楼跑得更勤了。
  这天他又在绿云楼见到了王伦,却愁眉苦脸地取出一纸手谕道:“王兄,事情有点不妙,到今天我才知道,上面还有个主儿还真难侍候!”
  手谕是侍卫营副统领吕四海下的,责成海明瑞在三天之内,查出潜伏京畿的清水教奸徒。
  王伦见条子脸色微变道:“老弟,你见到他了?”
  海明瑞道:“是的,在端王府的密室中见到的。这家伙还真精,居然查出了你我交往的事,不过他还算够意思,没在王爷面前揭我的底,只下了这张手谕,要我找你商量。”
  王伦道:“为什么要找我商量呢?”
  海明瑞道:“王兄,你这就不够意思了!人家明指你是清水教中的第一号人物,小弟在侍卫营里也调阅过一些档案,这件事是千真万确的。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王伦的脸色变了一变,随即叹道:“老弟,你要明白,我只是个虚名,清水教的主持者是一批前朝遗民!”
  海明瑞道:“这个王爷很清楚,虽然吕四海说你是真正的掌权人,但我跟王爷都说不可能。不过清水教在京师各大宅都有人,你却不能否认。王爷说他家里就有一个,不久前因事发而潜逃,所以要我查出来。”
  王伦道:“那样一来,我在中堂府就混不下去了。这些人是清水教的不错,但都是和中堂安插进去的私人,你露脸的几件案子,都是他们提供的消息。”
  海明瑞道:“那你看怎么办好呢?”
  王伦显然也没有主意,沉吟良久,不得其计,海明瑞道:“王兄,事到如今,也顾不得许多了,总得先保全自己,否则吕四海跟我们捣起蛋来,问题可严重了。”
  王伦想了一下才道:“好吧,算这小子厉害,我交出一份名单来给你,不过往后咱们的财源可就少了!”
  海明瑞道:“那可不行,现在我的门撑出去了,暗地里找我伸手的人可多着呢!尤其是内务府的那些人,开出口来,一借就是几千,答应得慢一点还得看脸色。”
  王伦苦笑道:“老弟,当侍卫唯一的好处就是在这条路上,那些人都不是傻瓜,不深入他们的身边想抓他们的证据谈何容易。”
  海明瑞笑道:“我明白,因此我们不必太认真,随便塞几个过去,把事情交待过去就行了。”
  王伦道:“那行吗?吕四海也不是笨蛋!”
  海明瑞道:“我说塞几个可不是瞎抓,当然要货真价实的,只是我们交出几个都是无关紧要的。”
  王伦道:“吕四海肯就此罢休吗?”
  海明瑞道:“他不肯我就跟他豁上了,虽然他的职权比我高,但从来也没有干过什么屁事,一定要跟我过不去,他也没好处。我最近在家伯父面前很受器重,他的那批清流朋友也对我颇有好评,再加上一些往日的朋友,二十天来,谁没在这儿弄了几百两去?他们都能帮我说话的。”
  王伦道:“我早知道他是副统领了,一力把你老弟向上抬,就是想把他给挤下去。”
  海明瑞道:“那你就该早告诉我,像这件事,不等他开口,我们就做了,岂不更漂亮。高朋友在私下也曾托过我,当时我还数落了他一场,说他身为九门总捕,这应该是职责,居然敢来找我麻烦?”
  王伦一怔道:“什么,高朋友也找过你?”
  海明瑞道:“是的,他说端王府里有那种事,别的府里一定也有,请我在侍卫营上多留点心。他话中牵涉到你老兄,却不知道我们的关系,我想我们私交如此之笃,有什么事你还会瞒我吗?所以当时就把他给顶了回去,那知你老兄真还对我藏了一手!”
  王伦苦笑道:“这是我们的财源,也是和相爷的私入,我若是泄了出去,我就不能混了!”
  海明瑞道;“你真笨,这头出,那头进,一面交人,一面补人,反正只要我们不受损失,送几个替死鬼出来有什么关系呢?再说既然出了端王府那件事,这批人已经引起了注意,本来就该替换了,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亏得你老兄还是个办事的,连这个都想不到!”
  王伦神色一展道:“老弟,高明!高明!你能想出这个点子,不愧是高才,兄弟只恨相知太晚。”
  海明瑞道:“是啊,要是半年前你就把我弄进侍卫营去,今天我们说不定都已是腰缠万贯了!”
  王伦道:“不过,吕四海这家伙总是块绊脚石!”
  海明瑞道:“不错,我也在设法把他给挤掉。王爷对他也相当不满,他原是王爷在御前保荐,由御笔亲批的副统领,到现在快一个月了,仍然一事无成,只要我再表现两下子,一定能叫他滚蛋。”
  王偷笑道:“好,那我就作成老弟一次大功!把名单交出去,让你漂漂亮亮的再露一手。”
  海明瑞忙道:“那可不必太急,先得把路铺好再放手,新桥未架拆旧桥,留下这个空档可不好。”
  王伦道:“这个老弟放心,我安插的人都是双线的,和相伏了一条线,兄弟也跟着设一条线,现在我们只拆了和相那一条,还留着另一条呢!”
  海明瑞大笑道:“王兄也不简单呀!名单要趁快交给我,而且我也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开罪和相爷,弄根腊叫吕四海坐坐去,我把名单当着王爷的面交给他,让他去抓人。”
  王伦一笑道:“老弟,我越来越佩服你了,回头我就把名单开给你,越快办妥越好,忙完这件事,我还有更大的功劳要给你老弟!”
  “是不是上次你谈的那一件?”
  “不错,时机快成熟了,不过目前仍在酝酿中,等有了确实消息,我就立刻告诉你。”
  两人又谈了一阵,王伦到绿云的屋里转了一转,拿出一张名单来交给了海明瑞,字是新写上的,但上面居然列了十八名之多,而且分布在九家大宅第里。海明瑞接了笑道:“王兄,如果再安插人,最好知会我一声,万一被别人查出了马脚,我可以先作处置,免得叫人抢先一步而且还把我们给列进去。”
  王伦连声答应了。
  海明瑞揣起名单,直接往谒端王弘晖,在小书房里密谈了一阵,才告辞回到了大营。

相关热词搜索:英雄岁月

下一篇:第三十章 江湖不齿
上一篇:
第二十八章 重返京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