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江湖不齿
2020-02-22 15:36:43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接着轰动京师的武家班,又每年一度地来到京师献技了,他们很忙,才到京师就接了好几家大宅第的堂会,一天要赶两场场子,而且还备受欢迎,那是因为他们不但玩意儿新,功夫纯,而且还花样多,连演了四五天,没有一场的节目是相同的,难得是今年他们的阵容加强了,多了一批娇滴滴的大姑娘,这些女孩子们个个身手不凡,各擅胜场,有的身轻如燕,有的镖发如神,有的力赛霸王,形形色色,美不胜收。
  他们到过一些大宅院之后,那些宅院里就有一两个人神秘地失了踪,有的是侍妾有的是使女仆妇,还有一两处竟是管帐的师爷先生。
  奇怪的是每次演出,端亲王弘晖总是前往捧场,这位亲王莅临,有时还带着福晋乌雅王妃一起,使接待的主人忙得团团乱转。
  弘晖有时不待终场就走了,有时挨到终场,还在主人家里聊一会儿,以客人的身份而言,没有人更高于这两口子了,他们不走,所有的客人也不敢告退,使得身为主人的添了许多麻烦,因此他们一走,主人都吁了一口气。
  这一天下午是恭亲王福晋的寿诞,照例也举行了堂会,恭王的辈份比端王爷与当今的皇上都长了一辈。
  因此端王到了这儿也称不起尊贵了,乾隆帝自己没有来给婶母拜寿,却遣了淑贵妃前来。
  因此第一尊贵的客人该是这位淑贵妃,淑贵妃今年才三十多岁,是礼亲王的姨侄女儿,温娴端庄,跟端王福晋乌雅氏是表姊妹,从小就很投契。
  在厅里见了面,连恭王的福晋都得先依礼朝见,请过太后老佛爷与官家的圣安,然后再由淑贵妃以家礼向恭王及福晋贺寿,寒喧已毕,她拉着端王福晋乌雅氏的手,笑道:“表姊,听说你们两口子这几天好自在,天天赶热闹,难怪不到宫里看我去了,老祖宗在骂你呢!”
  乌雅氏笑笑道:“老祖宗骂我什么?”
  淑贵妃道:“骂你贪玩胡闹,什么应酬都参加,五婶的寿诞,你当然该来,可是前天使部侍郎王方诚的小老婆过生日,你也去瞎凑个什么热闹?而且赖到二更天才走!”
  乌雅氏笑道:“那是弘晖硬拖了我去的,他跟王方诚是诗酒之交,无非是找老朋友聚聚,一谈得高兴,就忘了时间,害得我也跟着受罪。”
  淑贵妃笑问端王道:“王爷,你的忠贞是朝野闻名,但说你跟王方诚是诗酒之交,那只是三岁小孩子才相信。皇上说了你的诗给他们那些名流捧砚台都不够格!”
  端王笑笑道:“我只是去凑凑热闹,做诗没有我的份,因为纪晓岚在那儿,说起他手着的阅微草堂笔记,里面都是些狐鬼神怪的传奇,一时听得高兴……”
  淑贵妃笑道:“谁知道你们在捣什么鬼,有人在老祖宗面前嚼舌根,而皇上居然帮你说好话,说你们是在检讨朝政得失,老祖宗才消了气,但还是不放心,今天特别叫我出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儿?”
  弘晖满不在乎地笑笑道:“这又是谁在跟我过不去?宫里的是非口舌真多!”
  淑贵妃压低声音道:“还不是老祖宗的两个宝贝孙女儿,老和的媳妇儿。别人还敢烧你这位王爷的野火吗?奇怪的是平常她们讲话,都是被老祖宗驳下来,皇上为我们转的,这次老祖宗有点相信了,却是皇上为你解释。”
  弘晖笑道:“由此可见皇上圣明,老祖宗也不胡涂。老和也真太不知进退了,我为他保全了多少颜面,他倒反过来告我一状,往后还有他吃苦的呢。”
  淑贵妃轻声一叹道:“皇上对和珅也宠得过了份,但和珅也是的,位列廷臣班首,两子俱尚公主,以富贵而言,已到了极顶,为什么还是不肯安份?”
  弘晖笑笑道:“巨奸大恶,没一个是安份的,老和在小地方绝顶聪明,在大处却看得不够清楚,圣上重用和珅是别具圣明,只要运用得法,不为所愚,并非没有好处。”
  淑贵妃不以为然道:“亲贤臣,远小人,是治国唯一之正道,圣上对诸葛武侯的前后两篇出师表十分推重,亲自手录了一份,悬诸御书房以为铭诫,可是偏偏在这一件事上放不开手,不知和珅在什么地方投了他的缘。”
  弘晖微笑道:“自从任侍卫营的差使,与圣上接触时间较为多了一点,因而约略地有了一点了解,那实在是无上的睿智,娘娘放心好了!”
  淑贵妃轻叹道:“王爷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满朝亲贵中,皇上最看重王爷,誉为擎天柱石,如果圣上有什么见不到的地方,还望王爷多尽点心。”
  弘晖感动地道:“圣上如此知重,敢不肝脑涂地以报。”
  淑贵妃连忙道:“王爷别这么说,你是圣上的手足兄弟,皇上信任你,你帮皇上的忙那是应该的。”
  乌雅福晋却拉着淑贵妃的手笑道:“得了吧!我的表妹娘娘,今天是五婶的寿诞,你们尽聊那些国计朝政多厌烦呢?难得出来一趟,还不趁机会轻松一下。”
  淑贵妃笑笑道:“我是不敢,我是奉了太后老祖宗的懿谕出来,查查你们两口子的,回去总得有个交待。”
  乌雅福晋笑道:“你尽管宽心地玩儿,看看武家班的杂技,回头一定有交代的就是了。”
  这时一个十分俊俏的的大姑娘,拿了一份单子,老远就跪下请了一个安道:“请娘娘示下。”
  淑贵妃道:“我那里懂得什么,还是让表姐过目吧。”
  乌雅福晋道:“我看了几天了,只觉得样样都好,每个节目都值得一看再看。表妹,今儿个身份数你最转贵,你也别客气了,随便圈几个吧。”
  淑贵妃谦让了一下,才道:“呈上来吧。”
  那大姑娘拿了单子正要上去,旁边一个大丫头叱道:“没规矩,娘娘是金枝玉叶之体,怎么能这样呈上去,难道你们班主没教你晋见的规矩吗?”
  那大姑娘一笑道:“江湖草野之人,不懂礼数,请这位姐姐多多指教。”
  大丫头道:“你要用个盘子端着呈上去!”
  大姑娘皱皱眉道:“我们从来也没想到贵人会来观赏,所以没有准备,请大姐帮帮忙到厨房里找个盘子来。”
  大丫头叱道:“越来越不成话,呈给娘娘要用银盘,盘里还要铺上红绢,怎么能随便找个盘子?”
  乌雅福晋笑道:“五婶,您这个丫头倒是挺懂事的!”
  恭王福晋道:“她叫美云,到府里三年多了,不但懂事,而且还挺伶俐的,在我身边很得力的。”
  乌雅福晋笑道:“五婶身边是该有个得力的人。现在的下人真不好用,懂得规矩的年纪多半老了,年轻的却又笨手笨脚,没见过世面。您有了一个可真不容易!”
  恭王福晋笑道:“可不是吗!自从美云这孩子来了之后,我省了好多事。美云你也别怪那姑娘了,她们那里懂呢,还是你代她呈上来吧。”
  美云应了一声,转身到后面去拿了一个银盘,盘上果然铺好了红绢,乌雅福晋一笑道:“你都准备好了!”
  美云屈膝道:“回福晋,婢子知道娘娘光临,怕她们粗野乱了规矩,所以先预备着了。”
  那个班子里的大姑娘却笑道:“这位大姐,你可真会整人,你既然准备着了,事先告诉我一声就好了,也免得我在贵人面前出丑呀!”
  美云冷冷笑道:“早告诉你,你学过晋见的礼节没有?”
  大姑娘道:“没学过,你也可以教教我呀!”
  美云冷冷的瞪了她一眼道:“我吃饱了撑的。”
  大姑娘只笑笑,淑贵妃微笑道:“五婶,你这个丫头人是不错,就是心胸窄了点。”
  恭五福晋也有点M然地道:“是的,这丫头今儿也不知怎么了!美云,还不把单子呈上来!”
  美云伸手夺过了单子,放在银盘上,往淑贵妃面前走来,距离有六七步时,她屈膝跪下道:“娘娘吉祥!”
  淑贵妃似乎不怎么喜欢她,冷冷地道:“罢了,拿上来。”
  美云应了一声,膝行而前,刚到淑贵妃面前,那个班子里的大姑娘忽然道:“等一下,我忘了,拿错单子!”
  身形如箭,一下子冲到美云面前,伸手夺了盘子,在盘子下面,赫然正是两支匕首,紧握在美云手中。
  美云怔了一怔,随即一纵而起,手中的两支匕首,一支刺向弘晖,另一支掷向了淑贵妃。
  大姑娘手中的银盘飞也似的掷出,挡在淑贵妃面前,叮然声中,匕首穿透了银盘落在淑贵妃脚前。
  大姑娘的动作很快,掷出盘子后,飞身而进,一掌下切,砍在美云手背上,把她的匕首震脱了手,跟着一脚,把美云踢了两三个滚翻。
  美云跳了起来,大姑娘跟上又是一脚,将她再度踢倒,踹在她的背上冷笑道:“你乖乖的躺着吧,在我李文英的手里,你跑得了吗?”
  美云脸色一变,忽地向恭王福晋叫道:“福晋!婢子辜负您的一片爱顾,先走一步了!”
  说完这句话,她四肢一伸,口角淌出黑色的血,头垂过一边,不动了。
  李文英苦笑道:“王爷,跟以前几个一样,咬破口中的毒药自尽了,她们倒是很有种!”
  变起非常,每个人都吓得怔住了。
  端王弘晖向淑贵妃请了个安道:“累娘娘受惊,请恕保护不周!”
  恭王福晋上了年纪,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她只看见美云死在地上,变了脸道:“老四!你这是怎么说的,好好的把我一个丫头弄死了!”
  弘晖苦笑道:“五婶儿,刚才这个丫头干了些什么难道还没看清楚?”
  恭王福晋道:“我只看见她又蹦又跳的,然后就倒在地上不动了。就算这个丫头有什么不是,你也该看我的面子!”
  乌雅福晋一笑道:“五婶儿,您该把老花眼照儿戴上,那样就不会冤枉人了。您这个丫头是白莲教潜伏在京师的余孽,弘晖是带人来抓她的,但不知道该怎么跟您说才能使您相信,刚才我们跟五叔也说了,他一个劲儿的不信,要我们拿出证据来,我们实在没办法,只好激了她一下,没想到她居然敢行刺娘娘!”
  恭王福晋一怔道:“有这种事?”
  乌雅福晋一沉脸道:“您的眼睛瞧不清楚,娘娘的眼睛可没花,她行刺的刀还在娘娘脚前摆着呢!”
  她弯腰捡起银盘,看见那匕首已穿透银盘,不禁变色道:“这丫头好大的手劲儿,文英,幸亏你手脚快,否则伤了娘娘,我们的责任可大了!真想不到她有这么大的胆子。文英,你也是的,你知道她要行刺,就该早点下手了。”
  李文英笑笑道:“我怎么知道呢?我是见她的盘子拿出来太快,好像早就准备着了,心里在犯疑,后来她在呈上单子时,银盘响了一声,才知道不对劲儿了,所以赶快上来。幸好只让娘娘虚惊一场!”
  淑贵妃已经定了下来,她倒是个沉得住气的女人,何况危机已过,更不必大惊小怪了,笑笑道:“光是听见盘子一响,你就知道她有行刺的意图?”
  李文英笑道:“盘子用手端着的,不该有响声,竟然发出了金铁之声,那就一定有问题了!”
  淑贵妃含笑道:“那真谢谢你了。想不到你的身手这么好,我看你掷盘挡刃,飞脚擒凶,干净利落一点都不慌乱的样子,比大内那些供奉还强呢!”
  弘晖笑道:“那些老古董怎么比得上她,她是兰娜九姐的孙女儿,是我特地请来帮忙的。”
  淑贵妃神色一动道:“原来是李侯的孙女儿,那就难怪了。论辈份我跟她是同辈,可是论年纪却差了一大截,听说这位老大姐已经够成了地行仙!”
  弘晖笑道:“回禀娘娘知道,九姐成仙之说是谣传但武功练得高极了,看上去不会比娘娘大多少。”
  恭王福晋与李兰娜当年不太和睦,这时更不高兴了,冷冷地道:“兰娜的本事大了,当年就没把人看在眼里,现在她的孙女儿又跑到我家里来随便杀人,这是怎么个说法?那天我倒要请太后评理去!”
  李文英一听火也大了,冷冷地道:“人不是我杀的,是她自己服毒的,与我何干?倒是她临死前说了句话,您老人家跟恭王爷都得小心点儿,人虽然死了,案子可没结,还是要往上追的,到时该怎么个说法儿,您多斟酌点儿。”
  说着摔手走了。
  恭王福晋气得个手足冰冷,端王觉得李文英的态度太坏,刚想开口叫住她,乌雅福晋却朝他一眨眼道:“王爷,你也别自讨没趣了。她既不吃粮,又不当差,完全是尽义务帮咱们的忙,建了这么大的功落个着一个谢字,反而落了一身不是可不能怪人家孩子。”
  说完朝淑贵妃道:“娘娘,凶手恐怕还有同党,您在这儿不安全,请娘娘启驾回宫。”
  三不管四不管,就吩咐淑贵妃的随宫了摆驾,恭王福晋愠然道:“这是什么话?难道美云行刺还是我唆使的?”
  乌雅氏冷冷地道:“五婶儿,美云是您贴身使唤人,她当众行刺娘娘是有目共睹,这点已经够了,她畏罪服毒前的那句话,您自己估量一下,是不是有责任可很难说!”
  恭王福晋叫道:“老四,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乌雅福晋不理她,拖了淑贵妃往外直走。
  她是今上的媳妇,又是太后最宠爱的外甥女儿,架子大得可以。
  加以她本来就不满恭王福晋的老气横秋,所以横定了心,连淑贵妃也没办法,低声劝她道:“表姐你这是何苦呢?”
  乌雅氏冷笑道:“表妹,人家要杀你呢!你难道还真想赖在这儿送了命才高兴?就算你愿意,也别给我们添麻烦。弘晖职掌侍卫营,要是保护不了你,对皇上也没法交代。改天等我们不在的时候,你再来好了。”
  淑贵妃知道她是真生气了,她们表姐妹感情最好,也就不作声了。
  恭王福晋想想美云死前的那句话,倒是真有点紧张,但是淑贵妃已经被乌雅福晋拖走了,恰好恭王听见淑贵妃启驾匆匆前来,见状忙问道:“怎么回事?”
  恭王福晋哭着道:“王爷,您来得正好,咱们叫人欺负死了,他们杀了美云!”
  恭王是得到端王先打过招呼,倒是不怎么样。
  端王小声把发生的事说了,恭王吓白了脸,厉声斥责福晋道:“你简直是胡涂了,老四一进门就告诉过我,美云恐怕有问题,我是因为事情太突然了,没得到你的同意,恐怕你不肯答应,又因为客人太多,才请他留到客人散了再办,那知道就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还一个劲儿胡闹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恭王福晋也吓白了脸道:“谋刺皇妃的罪固然不小,但是老四的媳妇说是我唆使的,那不是岂有此理吗?”
  恭王冷笑道:“一点也不岂有此理,你确是有理由那么做的。因为你那个好侄女儿跟淑贵人一向不合,淑贵人一死,对你娘家最有利。可是你不该拿我这条老命来开玩笑。现在事情出来了你去顶好了,万一闹大了,你可别扯上我,一切由你娘家去负责。”
  恭王福晋这一下子才着慌,她的侄女儿被选进宫虽经召幸,却一直为淑贵妃压着上不去,因此这个理由是足够把她也圈进去的。
  这一下子才使他真正着了慌,哭着向端王道:“天地良心,我再胡涂也没这么大的胆子,老四,你可得说句公道话,五婶儿可没亏待过你!”
  端王知道这是清水教故意生事,临死咬上一口,造成宗室间的纷乱。
  但也气这个老妇人过于胡涂,要杀杀她的威势,而且她最会趋炎附势,见和珅两个儿子都娶了公主跟和家走得很近,正好借机会整她一下,因此皱皱眉道:“侄儿知道,就怕乌雅到宫里在老祖宗前面乱说一通。您是知道的,她在老祖宗面前很得宠,别说我劝不了她,连皇上对她也头痛。她听说和坤的两媳妇在老祖宗面前告了她,已经是一肚子不高兴了,她每天跟我一起参加应酬,为的就是肃清奸人,各人宅第都有,这都是老和作的孽,那些人全是老和塞进去的!”
  恭王福晋叫道:“可不是吗,这个美云也是老和的七姨太推荐给我的,他简直是在坑我!”
  端王见计已售,笑笑道:“五婶儿,明儿您自己进宫,在老祖宗面前把话说明白了,同时不妨对李家的孩子夸上两句,九姐是先帝最喜欢的人,老祖宗对九姐也一直在念念不忘,文英算起来是老祖宗的曾孙女儿,老祖宗说不定还会召见她,您多说说人家孩子的好话,准没错。”
  恭王福晋连连点头道:“是,我明儿准去。”
  端王道:“见了老祖宗实话实说,可别再为美云辩护了,以后跟老和也少来往,这家伙迟早要倒,大小纰漏已经出了不少,沾上了可没好处!”
  恭王福晋抹着眼泪,答应着,由下人扶下去休息了。
  恭王命人悄悄地收拾了美云的尸体,皱着眉道:“老四,你五婶儿宠这个丫头简直不成话,所以你来说的时候,我着实为难了一番,那知道竟出了这种事,你看怎么办?”
  端王笑笑道:“五叔,你别担心,小侄当然不会把这事当真,乌雅跟淑贵人也不是不明大体的人,刚才只是为了五婶太过胡涂,才故意吓吓她。”
  恭王怒道:“我非得好好教训她一下不可!”
  端王笑遣:“五叔,算了吧,不是我这做小辈的多嘴,你已经贵为亲王,再往上也没处升了,何必还去跟老和那种人来往呢?”
  恭王叹道:“我跟老和很少来往,是你五婶跟他走动,我只有一个孩子,少不了世袭的恭王,还有什么可求的,你五婶娘家的人多,她那侄女儿进宫是老和帮的忙,现在她吃到了苦头,以后就不敢乱来了!”
  端王叹道:“五婶是妇道人家,眼光不够远,皇上最属意的是十五阿哥,而十五阿哥跟和坤格格不入,到时跟老和第一个倒霉,跟他来往有弊无利。”
  恭王道:“我也常这样劝她,可是她说老和有办法使皇储改成九阿哥,老和跟九阿哥走得很勤。”
  端王怫然道:“这怎么成,他们两个人的才干简直是天地之差,五叔,大清朝的天下是我爱新觉罗的,你我虽是旁支,可也荣辱与共,为万年富贵计,也不能由着他去胡闹,更别说是为国为民了,到时候您可得拿出点魄力来!”
  恭王拍拍端王的肩膀道:“老四,皇上宠和珅是事实,但不会听着他胡闹的,皇储已定,推翻也不易,嘉亲王德才俱备,有口同碑,和珅自己何尝不明白,所以他尽管心里怀着异图,却也不敢开口,你放心,真到那时候,我弄着这条老命,也会跟你一起力争的。”
  这叔侄俩的想法终于达成一致,所以端王告辞回府时,满怀高兴,来到家里,却大大吃惊,因为乌雅福竟然陪着淑贵妃一起进宫叩诣太后老祖宗,显得是对恭王邸的事心怀不忿,告状去了。
  假如太后听信了她们的话,严加追究,自己对恭王又将如何交待呢?
  他连衣服都顾不得换,急急地又往宫里赶,由于他是皇亲贵胄,进宫时,到门上讲一声就行了。
  到了宫中,叩安求见太后,倒是立刻就蒙召见,叩请圣安后,发现乾隆帝也在座。
  官家笑道:“老四,你够辛苦了,干吗又闯了来?”
  端王惶恐地道:“今日在五叔府中的事尚须有所说明,所以特地前来禀告。”
  说着恨恨地看了乌雅福晋一眼,竟在怪她多事,官家笑道:“淑宁跟弟妹都说过了,母后也都知道了。”
  端王见福晋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微笑,心中更是又恨又急,脑门上淌着汗道:“但事实与内情颇有出人。”
  乌雅氏哦了一声道:“什么?那个美云真是五婶指使行刺的?倒是令人想不到!”
  端王还没有听明白她的话,连忙道:“当然不是,这完全是奸民信口胡说,意图造成宗室不和。”
  乌雅氏笑笑道:“我也是这么禀奏的,五婶儿是胡涂一点,气量小一点,怎么样也不会做出那种事来。你赶进宫来,就是为了说明这个?”
  端王吁了一口气,有点不好意思,淑贵妃笑道:“王爷把我们当成那种不明是非,掀波作浪的长舌妇了!”
  端王连忙道:“娘娘言重了,微臣怎么敢,微臣此来是为了防御不周,害娘娘受惊,特地进宫来请罪的。”
  乌雅氏笑道:“刚才皇上问你,你可不是这样说的。那一定另有内情了!”
  端王恨得直翻眼,一句话都讲不出。
  太后笑笑叫着乌雅氏的小名道:“阿美,老四是个实心眼儿,你别欺负他了。”
  乌雅氏嫌笑道:“奴才怎么敢,老祖宗最偏心了,尽疼儿子,不疼外甥女儿了。”
  太后慈祥地一笑道:“阿美,看你这张嘴,难怪皇上都说你难缠,连我这老婆子都怕你了。”
  这是在后宫,虽然皇室最重规矩,但亲子妯娌兄弟家人相聚,斗斗口,别具一番亲热的气氛,太后很高兴,也最喜欢这种情调。乾隆帝贵有天下,为万民之尊,但在这种场合下,他也很随和,笑笑道:“弟妹,你跟老四两口子恩爱一心,老四是回家后没看见你,急着跑来找你的,你还忍心呕他?”
  一句话把乌雅福晋的脸也说红了,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
  端王却厚着脸皮笑道:“圣上把臣弟说得太不堪了。”
  乌雅氏笑道:“不过,你也别高兴,我们把事实说了,老祖宗却不相信,明天就要把五婶儿宣进宫来好好问一下。”
  端王急道:“老祖宗,这是事实,您一定要相信。五叔已经急得不得了,当着儿臣的面就骂了五婶一场!”
  太后笑道:“你五叔惧内是出了名的,还敢骂她?”
  端王道:“是真的,五叔也不是真怕老婆,只是懒得多呕气才让着点儿,对大事情却绝不马虎。”
  太后微微一笑道:“我也不愿意多事,是一位女诸葛向我献计,要我这样做一下的。文英,你出来吧。”

相关热词搜索:英雄岁月

下一篇:第三十一章 釜底抽薪
上一篇:
第二十九章 秘室求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