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釜底抽薪
2020-02-22 15:37:39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刹眼两三天过去了,这一天就是前明崇祯皇帝在景山蒙难的忌日,各地的遗民故老,只要赶得及的都会到京师来,在禁宫外面的什刹海畔祭弔故主。
  朝廷为示笼络,在这天早上,也由官家亲自设坛致祭,召朝中的汉臣陪祭。另外并辟出什刹海畔的空地,让百姓遥祭。
  也只是在这一天,这一个地方,允许百姓着前明衣冠。但因为什刹海邻接禁宫,防卫上也紧密得多,侍卫的人更是密集在大内及京师四城,查访有没有不轨之徒。
  海明瑞应王伦的要求,请准了端王,在那一天带着他自己的人员,进入什刹海畔,担任镇压工作,事实上这个工作也以他担任最适当,因为他这一组的人都是新进的,认识他们的人不多,也可以避免引起那些遗民故老的反应。
  所以一大早,海明瑞就跟他那十六名组员在什刹海畔转了,这天也特别热闹,祭祀的人络绎而来,买卖香烛纸笼的,供应三牲祭品的,当然还有不少卖吃食的。
  明亡已近百年,所谓遗老,也都是第三代了。
  因此,有的是心怀故国而来,有的却是来凑热闹或看热闹,纵酒喧笑,忘记了真正的目的。
  因此这一天的纠纷也特别多,吵骂、挥拳相向的事层出不穷,九门提督在这一天根本不管,那怕在这儿杀了人,朝廷也是眼开眼闭。
  从高朋担任了总巡捕后,什刹海到了这一天才算平安了一点,但吵吵闹闹的事仍然经常发生。
  海明瑞在海畔碰见了高朋,笑笑道:“高老总,你也来了,今天你可得多辛苦一点。”
  高朋冷冷地道:“高某不是来执行公务的。”
  海明瑞哦了一声道:“那你来干什么?”
  高明道:“高某不敢忘本,前来酌一杯冷酒,聊尽寸心。”
  海明瑞倒觉得讪讪不是滋味,带着几个人走了。转到一个小土丘旁边,但见那儿设了一架竹篷,遥对景山,设了祭坛。
  竹篷很宽敞,占了很大的地方,篷中已经坐了五六个老人,都是峨冠儒服,或者束发高髻的前明装束。
  海明瑞要跨步过去,一个粗眉大眼的跨刀汉子往前面一站道:“尊驾请留步,这是私人聚会。”
  海明瑞不禁被激起了公子哥儿的脾气,一昂头道:“笑话,私人聚会就别占公地,这个地方可不是私人的。”
  他挺胸就要闯进去,那大汉呛的一声,拔出了腰刀,冷冷地道:“尊驾照子放亮点,这不是撒野的地方!”
  海明瑞怒道:“这也不是你们横行的时候,少爷就不相信你们就拦得住我。哥儿们大家都进去!”
  他一招手,可是他手下的十六名属员,只有三四个上前,站在他旁边,其他的人都站得远远的。
  海明瑞觉得很难堪,眼睛一瞪叫道:“你们怎么了?耳朵聋了是不是?给我进去!”
  那十几个人这才勉强地凑了过去,一个叫照明的上前,凑在海明瑞的耳边低声说道:“领班,别惹他们,这些人是清水教的元老,您没看见别人都躲得远远的。”
  海明瑞哦了一声道:“原来是这个,那更不该拦我呀!怎么说王老大也该给我留点面子。”
  正说到这儿,王伦跟绿云两个人出来了,海明瑞一见正要开口,绿云已像只花蝴蝶似的飘了过去,拉住他的胳臂笑道:“我说海爷呀,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咱们到那边儿坐去,正好聊聊。”
  海明瑞一昂头道:“不行,我要进去,这个家伙公然敢拦我,我倒要问问……”
  绿云的力气很大,拖着他离开了,边走边低声道:“别说出您和王教主认识,我们过去再谈。”
  她硬把海明瑞拖到一处茶棚前,然后低声道:“海爷,请贵属下在外边站站,别让人听见我们的谈话。”
  海明瑞摆摆手,他的手下四散分开了,海明瑞跟绿云来到了里面,找了个僻静的位子坐下才道:“海爷,您也是的,什么地方不能闯,偏要往那儿挤!您知道那是……”
  海明瑞道:“我知道,那是清水教的棚子,王老大是教主,却叫他的手下拦住我,是什么意思?”
  绿云轻叹道:“海爷!您真不开窍,王教主只是个傀儡,真正当权的可不是他而是那些长老们!”
  海明瑞道:“不管怎么样,也得给我一点面子呀!”
  绿云道:“教主已经替你解释了,而且把你的身份也透露了出来,但那些老顽固就是不理,教主也没办法,赶紧叫我出来打个圆场,免得您先跟他们冲突起来。”
  海明瑞道:“冲突起来又怎么样,谁还怕了谁不成?”
  绿云低声道:“不是谁怕谁,教主是怕您误了大事,小不忍则乱大谋,您先忍一忍。”
  海明瑞一怔道:“忍一忍?误了大事?这是怎么说?”
  绿云低漀笑道:“教主答应您的大功就在这儿!”
  海明瑞道:“绿云,你说什么,我还是不懂!”
  绿云压低了嗓子道:“那些老的要造反!”
  海明瑞忍不住叫了起来:“造……”
  绿云一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埋怨道:“海爷,您是怎么了?这种事也能乱张扬!”
  海明瑞道:“这种事叫我怎么不紧张?”
  绿云叹道:“教主存悲天悯人之心,忍辱负重,只想为民族保存一点元气,才出任这个教主。这个话,您也许是听不入耳。”
  海明瑞忙道:“不,我伯父是汉官,虽然位居大学士却也是心存汉室。他老人家认为清廷势正盛,反非其时,轻举妄动,只有徒然牺牲,伤及元气,贻祸百姓,所以才叫我出任这个工作,也是要我把那些不明大体的激烈份子清除一下,徐养民族复兴之机。”
  绿云喜道:“海大人跟教主是一样心思,那我们就好谈了,教主不主张即时谋反,准备在今天这个会上再陈说利害,劝他们一番,如果劝不动,就只有仰仗大力了。”
  海明瑞道:“要我把他们抓起来?”
  绿云道:“不,就此彻底除去他们!”
  海明瑞沉吟道:“那恐怕不行,今天端王还特别告诫我,凡是只能看在眼里,切忌轻举妄动,以免引起后患。”
  绿云道:“他们就打算在今天聚会后,入宫行刺!”
  海明瑞道:“真有这回事?那不是自己找死?今天大内的警备最严,绝无得手可能。”
  绿云道:“当然,再傻的人也不会选今天下手的,但那些老家伙另有想法,他们并不想成功。”
  “不想成功?他们打的什么主意?”
  绿云道:“趁天下遗臣故老齐集京师时,他们作惊天动地的一举,以激励人心!”
  海明瑞笑笑道:“没有用的,吕四海那批人都在,他们在江湖间影响力很大,没人会受鼓励的!”
  绿云道:“这只是一个幌子,他们真正的用意是要在行刺时把清水教抬出来,促成朝廷对清水教采取行动,逼清水教徒不得不反。”
  海明瑞忙道:“那可万万使不得!”
  “所以说了,王教主认为这事千万行不得,但只是人微言轻,拗不过众意,只好求助于你。”
  海明瑞低头不语。绿云道:“现在人还没到齐,结果如何还不知道,假如王教主能劝服他们自然最好,万一劝了不听,教主拂袖而退,就是行动的时候了!”
  海明瑞道:“这事太大,我要请示一下。”
  绿云道:“您真笨,一经请示,端王一定当作一件大事,派的人多了,就不是你一人的功劳了!”
  海明瑞道:“我知道,可是这件事我一个人办不了!”
  “你还有十六名部属!”
  “那也不够,听说清水教中全是高手。”
  绿云笑道:“足够了,真正的祸首也不过是十几个老厌物,何况教主的人还会私下在暗中帮助你,这件事教主已有安排,万无一失,只是教主不便明着反对,才作成你的不世奇功。”
  海明瑞摇头道:“恐怕不太妥当,端王爷一大早还特别关照我,今天绝不能有所行动,以免刺激民心。这份功劳我可不敢贪,而且也不坐这个蜡!”
  绿云不禁一怔道:“海爷,这是什么意思?”
  海明瑞冷笑道:“你们真把我当三岁小孩子,玩弄于股掌之上,这明明是你们内部争权夺利,排除异己,却要我来当刽子手,我可不上这个当,把人逼反了让我来掉脑袋,你们的确是太够交情了!”
  绿云没想到海明瑞突然精明起来了,顿了一顿才道:“海爷,你这是听谁说的?”
  海明瑞道:“不必听谁说,我自己想也想得出来,这份奇功还是去挑别人吧,我可消受不了。”
  绿云变色道:“海爷,你是真的不干?”
  海明瑞道:“当然不能干。因为今天是朝廷特准祭明的日子,在这儿杀人,这个责任我可负不起。何况他们又不是真要造反,只是王伦的一句话而已!”
  绿云道:“我们是有证据的。”
  海明瑞道:“什么证据,造反要有事实,我不能说因为王伦的一句话就当作证据。”
  绿云道:“王教主的话已经够了,他是一教之主。”
  海明瑞道:“空口无凭,难道王伦还会去做证不成?”
  绿云道:“海爷,你相一明白一点,你这个领班是谁捧上去的,你进侍卫营是谁的力量?”
  海明瑞怫然变色道:“笑话,进侍卫营是我伯父的面子,指定我当领班是王爷的口谕,这难道又是王伦的力量,如果他真有本事能把持住端王爷,那就好办了,也用不到借重我这个小领班了。”
  绿云道:“可是你最近建下的大功都是教主帮的忙,你抓走的那些人都是我们清水教兄弟姐妹!”
  海明瑞脸色一沉道:“这个我很感谢,可是王教主捧我的场是为了大家方便,要我丢脑袋去巴结他还犯不着。”
  绿云也沉下脸道:“清水教能捧你,就能毁你!”
  海明瑞变色道:“凭什么?就为了我赚了几两银子?那我可不在乎,侍卫营里谁不捞几文,上面也不是不知道,只是装糊涂而已。何况我经手的银子也不是我一个人花的,大家都落了好处,拿这个威胁我可不在乎。”
  绿云道:“别忘了,你还有一张借据在教主手里,拿了你伯父御赐的手串,向教主抵押银子的!”
  海明瑞道:“那张借据不是毁了吗?”
  绿云道:“没有毁,教主留在手里呢。必要的时候请和中堂往上一呈,连你伯父都有欺君之罪!”
  海明瑞怒道:“原来王伦是这样的一个小人,那我也不在乎,我自己找王爷面禀此事,请王爷代我向面圣请罪,最多落个年轻无知而已。”
  他站起来怫然而去。
  没想到海明瑞居然软硬不吃,绿云不禁傻了,在后面叫道:“海爷!这是您自己不帮忙,可别怪我们不讲交情。你不干会有人干,我们不是非求人不可。”
  海明瑞回头冷冷地道:“要翻脸我可不怕你,绿云今天你最好别回绿云馆,离了什刹海我就抓人,现在我就先带人抄你的绿云馆去!”
  他出了茶棚,立刻把十六个人都召集了道:“大家立刻给我走,离开什刹海!”
  一个叫额纳的侍卫道:“领班,那怎么行,咱们的职守就是在这儿监视着这些人。”
  海明瑞冷冷地道:“我是领班,该怎么做我比你清楚。立刻解散,半个时辰后在大营内集合报到,谁要是晚了,我就依军令处置,就地处决。”
  他见高朋就在不远处徘徊,把高朋叫过来道:“高老总,我不管你今天是否管事,有一件事要你必须帮忙。”
  高朋皱眉道:“海领班,您知道今天是不能抓人的!”
  海明瑞道:“不抓外人,抓我自己人总行吧!”
  “怎么?您这十六位贵属都在这儿,还要抓谁?”
  海明瑞冷冷地道:“现在还不知道,但等我走后,你若是在什刹海还看见有我的人,那就是已经除名了,而且证明他心怀不轨,你可以立刻抓人,生死不论。”
  高朋一变色道:“海领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海明瑞道:“没有什么,反正就是这件事,说私事是我的要求,说公事是我要求协助,你非接受不可。”
  高朋道:“这个恐怕不太方便吧?”
  海明瑞道:“没什么不方便的。反正我这么说了,你尽管做好了,一切有我负责。”
  说完他回头就走了,那十六人,有一半跟着他出去,另外一半则不知转到哪儿去了。
  海明瑞就在什刹海划定的区域外,找一个茶馆坐下,吩咐那些跟出来的人道:“大家都准备着,过了一刻之后,我们就进去抓人。”
  这八个人里,仍然有王伦推荐的人在内,那个额纳就是其中之一,他显然早就知道是为了什么,但仍然着不明究里地问道:“领班,抓什么人?”
  “抓我们自己人,也就是藏匿着不出来的人,抓到了不必问,就地处决,砍了再说!”
  “领班,到底是为什么?”
  海明瑞冷冷地道:“你若是知道了就不该问,不知道就不必问,这是侍卫营办事的原则。”
  额纳碰了一鼻子灰,果然不敢开口了,可是他的心情很不平静,脸色也显得很不自然。
  海明瑞这一手很绝,他早知道清水教长老聚合的时间还没有到,那是在两个时辰之后,也是在崇祯殡天的时分。他也知道王伦早就预谋好了要除掉这批人,却想把责任推在官方的头上。
  建议他入侍卫营,是王伦的安排,促成他独领一组,则是他与端王密议的计划。王伦一方面想利用他,控制他,另一方面也怕万一不能如愿,而必须另作安排,所以另外塞进了一些人,当然侍卫营中仍有王伦的人。
  可是他——吕四海化身的海明瑞,却做了一件绝事,叫端王把另外三组人都调进大内去守宫门,单单把他这一组放在什刹海,使王伦非要运用这一组的人手不可。
  现在他在时限之前,更来了一手釜底抽薪之计,把人都调离什刹海,还下了那么一道命令,先下手为强,实行清组。
  他坐在茶棚里很笃定,预计王伦一定会来找他磋商,除非王伦放弃了原来的计划。
  另外八个人还没见影子,额纳与另外一个家伙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海明瑞也有点奇怪了,王伦难道真的放弃计划了?即使要放弃计划,也该把那些人遣出来呀!这家伙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略一沉思,他已心中了然,王伦也在撑着,要看看自己有没有决心蛮干到底。
  所以他脸色一沉,走出茶棚,把八个人叫过来道:“大家把兵刃暗器准备好,跟我进去,见一个杀一个!”
  他领头走在前面,看见额纳还在犹豫,便沉声道:“额侍卫,是不是还要等我再请你一遍?”
  额纳道:“领班,这不太好吧?”
  只说了这一句,海明瑞的手朝他腰下一托,一枝匕首已直入肾盆。
  额纳没想到他会突然下手,两眼直翻,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海明瑞沉声道:“扶到里面去,让他躺着,以后他就知道服从命令了!”
  这种匕首是侍卫营专用的,上淬剧毒,见血封喉,其余七名侍卫见海明瑞居然动手了,个个脸色大变,其中额纳的那个同伴更是脸色煞白,不知如何是好。
  两个人把额纳扶进茶棚,这是侍卫营自己设置的连络站,里面的人是侍卫营的外围线人,当然知道如何处理,很快地接了过去。一个人把匕首还给了海明瑞,海明瑞接过纳回袖中道:“跟我进去!”

相关热词搜索:英雄岁月

下一篇:第三十二章 相互利用
上一篇:
第三十章 江湖不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