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战云飞 正文

第九章 舍命闯龙潭
 
2019-08-16 22:30:28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桑桐一双眼睛里像是喷出了火来。
  “老六……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当家的……”石子奇颤抖着道:“老七心求上进,他下不了手……”
  “这么说,那东西没有在他手里?”
  “没……有!”
  石子奇咬着牙忍受着身上的痛楚,即见桑桐十指力束之下,顺着石子奇两肩部位,沁出大片鲜血。
  “老当家的,你快给我个痛快吧!”
  桑桐狞恶地笑着道:“你枉自跟随了我这许多年,居然还不曾摸清楚我的脾气。石子奇,你当然一定非死不可,只是我却不会要你这么痛快就死的。”
  听到这里,石子奇身子打了一个冷战,他的两只手虽在桑桐控制之下,可是一双脚倒还自由,当时大吼一声,陡地抬腿,直向着桑桐小腹上踢了过去。
  桑桐那般身手之人,岂能容他踢中?
  就在石子奇右腿方自踢起的一刹,桑桐的身子已霍地狂飘而起。
  随着他飘起的身子,右手力拧之下,“克察!”一声,已自石子奇身上拧撕掉一只血淋淋的胳膊。
  大片的鲜血,随着这只断臂挥处,洒了半天都是。
  石子奇惨嘶一声,就像是地面的蛇般的一阵子疾转而出,红血有如血泉般的在地上划出了一团团的圆圈,看上去真是惨不忍睹!
  在一阵疾转之后,石子奇被沉重地摔了出去。
  他发出了凄厉的一声怪啸,陡地翻起那只独手,尽展出平生之力,陡地一掌直向自己头顶上击来。
  他虽然决心求死,也是不易!
  就在这只手掌,眼看着已将击向自己顶门的一刹间,猛地桑桐怪啸着如风而近。
  桑桐因愤石子奇徇私作弊,早已决心要置其死地,只是却不甘心他速死,这时身子像风似的袭扑过来,一只手已经抓住了石子奇的那只独臂。
  他大吼一声,二次力拧之下,又是“克察!”一声骨折之声,随着他扯出的势子,石子奇这只独臂,连带着大片皮肉,全部撕扯下来。
  石子奇就算他是铁人也吃受不住这般痛苦,惨叫了一声,当场昏死了过去。
  桑桐恨恨地掷出了手上的那只断臂,陡地上前当胸一把,把昏死的石子奇抓起来。
  “石老六……你还不能死!”
  嘴里说着,他左掌运功出掌,一连在石子奇身上拍了四掌。这种镇穴手法,桑桐施展得极其高明。四掌落下,顿时止住了他身上的流血。石子奇呻吟一声,全身就像是吃了烟袋油子一样地颤抖着,两只眼睛才三魂悠悠地睁了开来。
  桑桐狞笑道:“石老六,这就是你反叛的下场!”
  他声音放大了,厉声叫道:“任何人反叛我,都不例外,方老七和老么被我抓住了,更逃不了……”
  他冷笑一声,转向身边的“铁手”伍昭道:“你去找根绳子来,结上他的头发,把他给我吊起来,给他东西吃,叫他慢慢地死!”
  伍昭应了一声:“是!”转身而去。
  桑桐看着石子奇那张青中泛紫的脸,狞声道:“石老六,我过去待你不薄,你居然恩将仇报!”
  石子奇全身颤抖得更厉害,睁圆了眼睛,布满了血般的红丝。
  桑桐道:“怎么样,只要你把方天星他们逃走的地方说出来,我就赐你速死!”
  话方住口,只见石子奇忽然张嘴,“噗!”的一声,由嘴里喷出一口血。
  二人相隔得如此之近,桑桐怎么也不曾料到他会有此一手,登时被这口血沫吐了满脸都是。
  桑桐一时大怒,霍地举起手来,可是转念一想,却又把举起的手缓缓放下来。
  “好小子——我要你一寸一寸地给我戮死!”
  这时伍昭已经持索来到。
  桑桐把紧抓在石子奇前胸的那只手忽然一松,石子奇整个身子霍地向后倒了下去。
  “给我吊起来!”桑桐向伍昭吩咐道:“用盐水给他通洒全身,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厉害?”
  “铁手”伍昭依言行事,方自把石子奇吊起来,这当口儿,“袖里乾坤”黄楚彪已由外面翻纵而入。
  桑桐赶上一步关心地问:“怎么样?”
  黄楚彪气得脸色直发黄,摇摇头道:“走了,追不上了!这两个家伙是偷车逃走的,两匹骡子都被牵走了!”
  因为石子奇负伤成了残废,不能干别的事,只管养马喂牲口,不用说这辆车,也必然是他所安排的了。
  二老抬头看着吊在当空的石子奇,那种狠恶的表情,真是溢于言表。
  黄楚彪叹息了一声道:“当家的,这件事有了变化,事不宜迟,我们得赶快计划。”
  桑桐气得连声哼着,他转向伍昭道:“你给我好好地盘问他,务必要他把那两个小狗藏处说出来!”
  说完恨恨地偕着黄楚彪步出院外。

×      ×      ×

  大家伙聚集在堂屋内。
  由“九翅飞鹰”桑桐开始,每个人脸上都罩着一丝怒容,闪烁的灯光,照着室内的一切,兵刃俱都亮在当中的八仙桌子上,由各人的神色上看来,似乎在等着什么,每人脸上都显现着不耐烦的表情。
  这帮子人,其实已经没有几个人,死的死,走的走,老伙伴儿,不过只剩下了“铁手”伍昭,“飞天鹏”刁万,“黄脸狼”谢登虎这么三个人,三个人当中,还有两个是负伤的!
  这样的阵势,自然是不能上阵交手的,是以,桑桐不得不打发他拜弟黄楚彪去搬请救兵来了。
  外面的风声很紧——
  前两天黄楚彪打探得知,胡家塘的“铁臂哪吒”井雁行已经要动手拾下这个买卖。
  “飞鹰帮”为此大为紧张,不得不紧急聚会,研讨对策,为了要抢先“胡家塘”那边的人一步,桑桐才临时决定,要马上出手。
  因为对方周百灿那一家人,均非等闲之辈,桑桐接受了黄楚彪的建议,临时去约请新近迁来邻县的几个黑道人物助阵。
  对方一共四个人,有个外号人称“冀北四鬼”,在黑道上也称得上小有名气。
  四个人因为在冀北作案太多,被官兵追剿得太厉害,不得不改头换面,远走别县,暂时掩避一下锋芒。这么一来,却使得他们结识了“飞鹰帮”这些人。
  说起来“飞鹰帮”名声比他们响,桑老当家的名号无人不知,“冀北四鬼”乐得托附庇翼,不时的上门讨教,彼此相处不恶。
  桑老爷子原来是看不起他们这几个人的,只是眼前急需要帮手,也就说不得暂时借重。
  黄楚彪亲自套了车去请他们,当然是一请就到。
  四个人生就的一副好长相,一个高一个矮,一个肥一个瘦,就是专门挑也挑不出这么齐全的。
  按年岁排行,分别为老大“青面鬼”陶猛,老二“夜叉鬼”刘行,老三“翻江鬼”叶潜,老四“无常鬼”谢乙。
  四个人无论高矮肥瘦,每个人都生就一张狰狞可憎的丑脸,他们这“冀北四鬼”的外号正是这么来的。
  进得堂屋,四个人分别向桑老爷子见礼之后,各自落坐。
  桑老当家的抱着拳,冷涩地笑道:“四位朋友可知道我桑某人找你们来为什么吗?”
  “青面鬼”陶猛龇牙一笑,道:“刚才在路口,黄老爷子已大概地给我们说了一下,老当家的临财不苟吞,还能想到我们哥儿四个,真是义薄云天,令人感激不尽!”
  “无常鬼”谢乙乐不可支地道:“我们哥儿四个,现在正在山穷水尽,再不干一票,简直是混不下去了。老当家的,你把这码子事,详细地说一说吧!只要有利可图,我们哥儿四个是刀山剑树,也能闯他一闯!”
  “好!”桑桐怪笑了一声,伸出大拇指点头道:“行!真有你们的!”
  顿了一下,他才冷冷道:“这趟子买卖,我们已经踩了有一年的盘子,才算把对方摸清楚了……”
  四鬼精神顿时为之一振。
  “是哪个庄子呢?”“夜叉鬼”刘行忍不住问道:“什么时候干?”
  “翻江鬼”更忍不住道:“老当家的,对方都有些什么家当?”
  桑桐冷哼一声道:“什么家当你们也犯不着多问了,这档子买卖说不定就许砸了,也许没有也不一定……”
  四鬼顿时一怔,面面相觑。
  “袖里乾坤”黄楚彪忙打圆场道:“我们绝不会要你们哥儿四个白忙活的,不管事成还是事败,我们当家的对四位都有一份人心!”
  桑桐嘿嘿一笑道:“我知道四位朋友,是捧我姓桑的场,可是我桑桐却不愿白沾四位的光,这件事就这么说了——不管事情成功或是失败,我愿意拿出这个数目,给你们哥四个吃个彩头……”
  说时,他伸出了四根手指头。
  “四万……”刘行沉不住先叫出来,满脸现着贪婪的表情。
  “哈哈……”桑老爷子怪笑着道:“四万……你们哥四个太抬举我了……”
  他那张老脸上立刻罩下了一片怒容。
  “姓桑的要是拿得出这个数儿,也就用不着再干这档子买卖了!”
  “夜叉鬼”刘行脸色大变。
  桑老头子面色一沉,目光看向四人道:“我们是打开窗子说亮话,姓桑的把全份家当儿拿出来了,也不过只有这个儿——四千两,你们哥四个忖思一下看看,能不能接下来?行,我们就合作干,不行也无所谓,哥儿四个可以站起来走人,性桑的绝对不拦着!”
  他是看准了他们哥儿四个非干不可,才会说这种话。
  果然冀北四鬼被他吃定了。
  “青面鬼”陶猛点头道:“好吧!承蒙老当家的抬爱,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你老说多少就多少,就是叫我们哥儿四个白忙一场,我们也认了!”
  陶猛是四鬼当中的老大,他说的话当然算数,经他一说这件事就定下了。
  “九翅飞鹰”桑桐听他这么说心里很高兴,当下哈哈一笑道:“陶老大,你这是抬举我。冲着你这句话,我姓桑的也绝不会错待了你们!”说到这里,转向一旁的“铁手”伍昭道:“来呀!到后面去拿两千两银子来!”
  伍昭答应了一声,立即转身步入。
  “青面鬼”陶猛嘻嘻一笑道:“老当家的你这又是干什么?”
  桑桐哈哈笑道:“小意思,事成以后再付半数!”
  长不如短,短不如现!
  白花花的一箱子银子来了,谁看着不喜欢?“冀北四鬼”当时收下了银子,脸色可就好看多了。
  “夜叉鬼”刘行站起抱拳道:“老当家的,无功不受禄,就请关照下来吧!”
  “袖里乾坤”黄楚彪在一旁搭腔道:“事情现在还不能说,今夜起更时分,就烦哥儿四个在北头‘关帝庙’集合,见面再谈!”
  陶猛抱拳道:“一言为定!既然这样,我们哥儿四个先回去了!”
  “冀北四鬼”一并站起抱拳告退。
  “九翅飞鹰”桑桐连道:“辛苦辛苦,准时候驾!”
  黄楚彪道:“偏劳偏劳,到时候请各位把称手的家伙准备好。”
  四个人连口地答应着,即告退步出。
  送走了四个人之后,“铁手”伍昭转向“九翅飞鹰”桑桐道:“老当家的,你老看这四个人靠得住么?”
  桑桐一笑道:“有什么靠得住靠不住的,反正是砂锅捣蒜——一家伙的买卖!”
  伍昭道:“我担心的是,只怕他们四个以后守不住口,万一要是张扬了出去,岂不是……?”
  桑桐一笑,转脸看向黄楚彪。
  后者嘿嘿一笑,挑动着一双老鼠眉道:“他们还有以后么?我看是没有了!”
  伍昭顿时就明白过来。
  这是桑老当家的一贯作风,用人之后为恐走口,多半是斩草除根,杀之而后已。
  桑桐冷冷笑道:“可恨方天星这个小畜生,好好一件事情给他弄得一团糟,白费了我一番心血……忘恩负义的东西,我真恨不能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黄楚彪狞笑一声道:“当家的用不着生这么大的气,等这件事干成了以后,我们再专门找他算账,上天入地也要把这小子抓到,然后碎尸万段!”
  桑桐缓缓地坐下来,呷了一口茶。
  他心里这一瞬间盘算着许多事情。
  当时,最使他担心的是胡家塘井雁行那一伙子人,万一这件事要是走漏了一点口风,让井雁行知道了,说不定马上就会明火执杖地双方对干起来,而自己这边的残兵败将,一定不是对方敌手,事情要是落到了那步田地,可就不妙。
  再者周百灿那个老头子,也是一个讳莫如深的人物,那件价值连城的宝物“珍珠衫”到底又藏在什么地方?
  这些都是桑老头子此刻所无法预料及想通的。
  然而,无论如何,他却抱定了破釜沉舟的意思,势必要把这件东西得到手里。
  “事情成了以后,这地方我们就不回来了!”桑桐转脸来看向黄楚彪道:“老五,我要你准备的东西,你都备好了没有?”
  “都备好了!”黄楚彪道:“三杆五雷喷火筒,里面装的硫黄炸药团,都是我亲自配的,力量猛极了,姓周的要是不肯献出东西来,管保给他烧个片瓦无存!”
  桑桐摇摇头道:“非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能这么做,这么一来玉石皆焚,这是最下之策!”
  “当然,这只是一个恐吓的手段而已……”黄楚彪道:“主要的,这玩艺,儿我们是拿来对付胡家塘那伙子人用!”
  桑桐冷笑道:“必要的时候,冀北四鬼也照顾他们一下子!”说到这里,他沉重地叹了一口气,紧紧地咬咬牙齿道:“成败在此一举,大家好好地干!”站起身子来,道:“走,到后院瞧瞧石老六,送他回姥姥家去!”

相关热词搜索:战云飞

上一篇:第八章 拼死雪深仇
下一篇:第十章 情侣结情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