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战云飞 正文

第九章 舍命闯龙潭
 
2019-08-16 22:30:28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周友梅叹息一声,上前一把抓住她,把她拉到了一旁。王妈走了过来,用刀尖撬开了地下室的一扇暗门,才把她推了进去。
  周百灿看着孙女友梅,点头一叹道:“难得你有此胆量,只是今日之势,非比寻常,爷爷力不从心,只怕不能照顾于你……你要注意了!”
  友梅道:“我知道……爷爷,请关照吧!”
  周百灿说道:“来人必是飞鹰帮之流,我们失之于人手太少,爷爷又在负伤之际……”
  友梅咬牙切齿道:“爷爷你只防范自己吧,这一干人由我来对付……”
  周百灿冷笑道:“现在只剩下你我及王妈三人,倒也无甚牵挂,友梅,你和王妈分立左右,我们熄灯,以三才连锁阵来对付……”
  友梅向王妈点头示意,二人分立左右站好。
  周百灿缓缓站起道:“熄灯之后,你二人须先行辨别室内各物,敌人乍入必不辨东西,即可于那一刹快剑杀之!”
  友梅不禁对爷爷之细密心事深为折服,当下手挥灯熄,室内顿时大为黑暗。
  即以三人来说,亦如处身墨湖之中,伸手不辨五指,环顾左右,寸步难进!
  只听见厅外敌人大声咆哮道:“周老儿,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再不识相一点自行出见,我等可就要打进来了!”
  周百灿冷冷地向二人道:“你二人目力可曾适应了?”
  友梅,点头道:“已经适应了!”
  王妈道:“我还没有。”
  周百灿道:“等你目力可辨一切之后,即发声诱敌,候他们进门之后,即可斩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说话之时,王妈目力已可适应。
  是时,厅外的一帮敌人,已经感到不耐烦——
  “九翅飞鹰”桑桐冷笑道:“莫非房子里没有人?”
  “袖里乾坤”黄楚彪道:“不会吧!我们进去看看!”
  桑桐道:“好!”
  当下即由刁万、谢登虎二人分持火把在外把风,其余各人在桑桐的率领之下,直向堂屋扑进。
  “冀北四鬼”期功过高,“青面鬼”陶猛与“无常鬼”谢乙走在最前端。
  他二人一上来这般轻松,哪里知道隐伏着凌厉的杀机!
  “青面鬼”陶猛一抬脚,“砰!”一声,首先把堂屋房门踹开来,“无常鬼”谢乙首先持刀扑入。
  谢乙的兵刃是一口鬼头刀,他身子方自扑入,只觉得眼前是出奇的黑,伸手不辨五指。
  他嘴里叫道:“陶老大!掌火来……”
  话声方自出口,猛地左右两侧两股尖风,陡然同时袭到。
  可叹“无常鬼”谢乙平素惯施阴险,以冷剑伤人,今夜却着了对方的道儿。
  两股尖风来得劲猛力足奇快无匹,“无常鬼”谢乙暗叫了一声不好,他身子霍然间向侧方一个疾转,闪开了左边,却无法闪开右边。
  当下只觉得右肋间一凉,一阵发麻,已为对方一口锋利的剑尖深深的插入了肋骨之内。
  谢乙负痛“喔唷……”地叫了一声,身子陡地向前一弯,却为正面持剑的那个人一抬脚,把身子踢得向后仰翻着跌了出去。
  可笑谢乙一向惯称机灵的人,竟然会吃了这么一个糊涂亏,黑糊糊的连个人影都没看见,居然就叫人家给杀了!
  随着那个人拔出的剑尖,一道血泉由他伤处猛喷了出来,他身子向后方沉重地倒下去,却是再也爬不起来了。
  就在谢乙中剑倒地的一刹那,他拜兄“青面鬼”陶猛也遭遇到了同样的埋伏。
  陶猛身子扑上的同时,正逢着谢乙中剑倒下的一刹,他虽然看不见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可是谢乙的痛呼声,却给了他极大的警惕,紧接着谢乙的倒地声,更证明了是中了狙击——
  “青面鬼”陶猛方待点足而退,一股刀风,迎头劈面直下,暗中持刀的王妈,已向他发动攻势。
  陶猛的兵刃是一杆“三尖两刃刀”,叫名是刀,其实也可以当锏或者鞭来施用。这时他一感刀风袭面,遂即用力的把手上三尖两刃刀挥出,“呛啷!”一声,居然和王妈砍下的刀碰了个正着。
  这么一来,陶猛才证实了果然房子里有了埋伏,当下大叫道:“有人……”
  嘴里叫着,身子却向一边来了一个快速的滚翻,摸黑掠出了七尺以外。
  在三双凌厉的目光逼视之下,如何能容他逃脱开来?
  陶猛身子方自掠出,尚未站定,猛可里又是一股尖风直袭后颈,陶猛身子向前一伏,掌中三尖两刃刀霍地向后一翻,再次向着对方兵刃上摸黑击过去。
  这一次他却是走了一式空招,“哧”一声,三尖两刃刀划空而过。
  一招走空,再想抽式已是不及。
  原来这时陶猛是腹背受敌,前是周友梅,后有王妈,二人处身暗中,以静制动,以逸待劳,陶猛自是大为狼狈!
  这时他一招走空,只觉得当前疾风猛进已知不妙,容不得他再施鬼诈,已为兜心而来的一口冷剑刺了个正着。
  陶猛大吼一声,身子向后一挣,正好又迎上了王妈猛力挥砍下的双刀。
  两口刀一左一右,正好落在了陶猛的两肩上,只听得“克察!”一声,当场将两肩劈为四段。
  陶猛再次惨叫了一声!
  王妈双刀向外一起,未能当时拔出,就在这一刹那间,厅外一连跃进了两条人影——
  其中之一,身子方自落下的一刹,右手挥处,只听得“呼!”的一声,已把手上的火折子亮燃,冒出了尺许长的一道火光。
  火光一现,这个人的一只右手,已施展“金针渡线”的手法,向着王妈疾快击出。
  这个人——“铁手”伍昭,显然他的这只手上,具有超人的功力。
  五指一挑一扬,只听得“克察!”的一声,已深深的扎进了王妈后背,伍昭既然外号人称“铁手”,足证他的手上有过人功力。
  果然五指下力道万钧,五根手指有如五把锋利匕首,只一下已深人王妈背腹。
  伍昭心恨己方中伏,一上来就损失了两个得力助手,是以下手特重,王妈惨叫一声,向前踉跄跌出。
  这时一侧的周友梅大惊之下,由斜刺里疾扑上前,掌中一口剑龙蛇般地翻出,直向伍昭脸上劈来。
  伍昭冷哼一声,点足退身,却把面前强敌交给了身后的桑桐。
  桑桐眼看冀北四鬼一上来连死二人,早已怒发攻心,这时见状不待招呼,身子向下一伏,已向着周友梅欺身而进。
  这老头儿好大的胆子,他自恃武功精堪,竟然无视于周友梅手上那口锋利的宝剑。
  只见他怪啸一声,却把一掌枯瘦的手掌,直向着友梅锋利的剑身两侧夹击过来,“啪!”一声,夹了个正着。随着桑桐凌厉地一声冷哼,右腿霍然飞踢而起,向着友梅当心踹了过去!
  周友梅一身功力,自幼得祖父传授,人又绝顶聪明,自是乖巧伶俐。
  桑桐这么狠厉的一脚,竟然未能踹着了她。
  就在桑桐一脚踹空之下,周友梅的身躯霍地如蜻蜓倒竖似的直竖了起来,桑侗要是再不松夹在剑身上的双手,这口剑势将乘势直刺而出,而取向他的咽喉要害。
  无可奈何之下,桑桐松手拧身,“噗!”旋开丈许以外。
  可是他身子尚未站定,迎面已劈过来一股凌厉的掌风,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叱道:“无耻匹夫!”
  桑桐被这股猝出的掌力击得身形站立不住,一连向后倒退了几步,才拿桩站稳,方自看出来的是一个面相清癯憔悴的老人,想到必是这所宅子的主人周百灿,心里禁不住一惊!
  一念未完,对方那个清癯老人却已陡然欺身而近,随着他陡然翻起一片衣袖,直向着“九翅飞鹰”桑桐面门上拂来!
  桑桐喝叱道:“老匹夫!”
  他右手五指箕开,暗运真力反向对方老者手腕上力抓过来。
  桑桐手掌上真力内敛,暗中施展出“鹰爪力”的功夫,只要容他五指搭上了对方手腕子,决计可以使得他骨断筋折!
  然而他却忽略了周百灿这一手功夫的险诈,桑桐的手一探出,尚还未能接触到对方的手腕,即见周百灿挥出的那截衣袖,霍地向上一扬,一蓬寒光,陡然由其衣袖内溢出。
  “九翅飞鹰”桑桐大吃一惊,猛然收手腾身,却已是慢了一步!
  这“袖中剑”原是周百灿久负盛誉,而却轻易不曾施展的绝技之一,果然微妙不同凡响。
  剑光一闪之下,桑桐侥幸逃开了伸出的手,却难以收卸探出的肩头,寒芒旋处,把他肩头上的肉足足削下碗大的一片来。
  随着落下的这片皮肉,洒出了大片的鲜血!
  “九翅飞鹰”桑桐像狼也似的发出了一声叫,不容他少缓须臾,周百灿第二次进身,掌中短剑寒芒乍吐,“点咽喉,挂两肩”!
  这第二式剑招,显然较之第一式更具威力!
  此时此刻,桑桐要想逃避这一剑,可是大为不易。
  也许是他眼前命不该绝,就在此危机一瞬间,“袖里乾坤”黄楚彪忽然由斜刺里挺剑直袭来。
  另一面的“铁手”伍昭也发出了一声大喊,却把一杆判官笔飞手而出,直向周百灿后背掷来。
  周百灿鼻子里哼了一声,反臂撩去,“呛啷”一声脆响,火星四溅里,已把“铁手”伍昭出手的一杆判官笔崩飞了出去。
  同时他左臂下沉,“野马分鬃”“噗!”的一掌,按在了黄楚彪的肩窝上,后者嘴里“吭!”的一声,整个身子反弹了出去。
  “九翅飞鹰”桑桐绝处逢生,才知道这貌不惊人的周老头果然身负奇技,不可轻视。
  是时厅内火光大盛,“夜叉鬼”刘行与“翻江鬼”叶潜已燃着了烛炬,灯火通明,渲染着大厅内这场火爆热辣的打杀场面,的确是令人心惊肉跳。
  由于大厅四窗齐闭,无形中,也就断了各人的退路,似乎也只有狠打死拼这一途。
  由血泊里膝行爬起的王妈,乍然看清了“九翅飞鹰”桑桐的面貌,禁不住发出了鬼也似的一声尖叫——
  “是他……就是他……”
  她手指着桑桐,嘶哑地尖声叫道:“老太爷……他就是杀害大少爷全家的那个人!……”
  由于王妈这声突然的惊叫,竟使得所有在场的人,俱都为之一惊!
  大家伙一听都弄不清怎么回事,火爆的打杀场面竟然一时为之中止。
  周百灿大吃一惊!
  周友梅更吃了一惊!
  其实远比他二人更为吃惊的应该是桑桐。
  在王妈的指叫之下,桑桐突然间忆及多年前的一件旧案——杀害风阳府一家人血淋淋的一件旧事。他之所以会忽然憧憬起这件事,完全是因为他看见了那张脸的缘故!
  王妈的那张脸!这张脸他是不会忘记的!
  他犹能清晰的记得,就是这个女人在大火焚烧中,背负着一个小女孩浴血以抗,最后终于被她逃脱现场,为了这件事,桑洞曾下令搜索,只是空劳往返,他曾为之深感遗恨。
  每一次他想到这件事,都使他引为大憾。下意识感觉到这星星之火不熄,来日必为燎原之势。
  这时,他再次的看见了这个人,哪能不为之大吃了一惊?王妈显然比他更为吃惊。
  “老太爷……小姐……”她再一次地大叫着:“就是这个人,杀害我老爷全家大小的,就是这个人……”
  正当她如疯似狂地叫喊着,方欲扑身上前时,对面的那个元凶大恶桑桐,已向她发出了独门暗器瑚蝶镖。
  只见他手袖微启,空中“劈拍!”声响,一枚状似蝴蝶的漆黑暗器已经出手。
  暗器之式样以及飞出的姿态都极为特别,一经出手快若飞星,在大多数人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的当儿,已临近王妈咽喉要害。
  其实就在这枚暗器蝴蝶镖方自飞出的一刹,周百灿与友梅已看出了不妙——
  两个人,一左一右,同时腾身而起,双双扑到了王妈左右,只是,却已慢了一步。
  原来这类暗器毒恶之处,乃在于其出手奇妙打法,令人防不胜防!

相关热词搜索:战云飞

上一篇:第八章 拼死雪深仇
下一篇:第十章 情侣结情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