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战云飞 正文

第九章 舍命闯龙潭
 
2019-08-16 22:30:28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石老六吊在这里已经有三天了。
  像是一块干腊肉似的,在风里滴滴溜溜的打着转儿,两处断臂,扯落下的皮肉,都风干成纯紫颜色,也许是吊垂得太久了,两只腿肿得像水桶大小,面颊上的皮肤,都拉成一条条像面条儿般的形状,看上去真是令人不寒而栗。
  他居然还活着,这不能不算是一个奇迹!
  “水……水……”
  他是那么凄厉地呻吟着。
  桑桐走过来,伸手拿起了水缸里的木杓子,提了一桶水,用力地泼在他脸上。
  石子奇赶快伸出舌头舔着。
  在开始的头两天,他还有勇气毒咒狠骂,可是到今天第三天,他却是再也狠不起来了。“老爷子……求求你开开恩吧,给我一个痛快吧,来生积德……吧!”
  “好!我问你,方天星跟老么逃上哪里去了?”
  “我真的不知道……当家的……他们没说……我要他们跑得越远越好!”
  桑桐哼了一声,点点头道:“好吧,我相信你说的就是了。我再问你,方天星得到那件东西没有?”
  “哪件……东西?”
  声音小得像蚊子叫一样。
  “是一件珍珠短衫!”
  “有……有这么一件东西……”
  桑桐顿时一惊道:“你是说在方天星那里?”
  “没……有……”石子奇微弱地道:“听他说把这件东西又还给了周……老爷子……老当家的……我就知道这么多……你快给我个痛快吧!”
  桑桐冷笑道:“你要是早说了这些又何至于受罪?便宜了你这个畜生……”说罢起手一掌疾劲的掌风,击中在石子奇吊在半空中的胸脯上,直把他击得像秋千也似的荡了起来,鲜血就像阵雨似的由天上洒下来。

×      ×      ×

  “冀北四鬼”果然准时来到关帝庙。
  “飞鹰帮”这方面出动的是五个人——帮主桑桐、黄楚彪、伍昭、刁万和谢登虎。
  刁万的伤虽然还未痊愈,可是已经不碍事了。倒是老五“黄脸狼”谢登虎瘸了一条腿,看上去不怎么方便。
  老帮主桑桐此刻看上去精神抖擞,在出发之前,他先已用几根钢带,遍扎小肚,外着劲服,那一对昔日仗以成名的独门兵刃——“五行轮”,就背在他背后,另外在左肩头上,还系着一个筒状的物件——“五云喷火筒”。
  这玩艺儿,是由一个老竹筒子,配合着特制的弹簧装就制成的,由一个活动而有弹劲的拉栓控制着,内盛硫黄炸药丸、用时只需身子向前微微一伏,然后拉动栓头,即可将筒内弹丸发出,一经着物,顿时爆炸开来,威力至猛!
  尤其可惧的是飞出来的硫黄星,一经着物,顿时火起,一幢房屋,往往只需三粒弹丸即可燃烧殆尽,端的是阴损已极,防不胜防的厉害暗器!
  除了桑桐以外,黄楚彪和刁万每个人身后,也都背着同样的一根家伙。
  由此前往周百灿住处,还有二十里的遥程,为免打草惊蛇,他们早已备下了两辆大车,由四匹牲口分别拉着。
  人都聚齐了。
  桑老爷子神彩奕奕看着“冀北四鬼”,冷冷地道:“今夜晚我们出发的地点是‘西河屯’上的周家!”
  “冀北四鬼”对看了一眼,谁也不知道这家人是干什么的。
  “也许四位没听说过……”桑桐慢吞吞地道:“姓周的当年曾经也是武林中人,手底下颇不含乎……这个人,不能偏劳四位,由我亲自来对付,其他各人就交给你们了,各位用不着手下留情,这档子买卖,我们讲究的是干净俐落,一个活的也不许留下!”
  “青面鬼”陶猛翻了一下手上的“三尖两刃刀”,大声道:“这件事老当家的你就用不着嘱咐了,我们哥四个也许干别的不行,要是杀人可是好样儿的。你老尽管放心吧!”
  桑桐点头道:“好吧,这件事我就用不着再多说了,总之,各位要多注意,上阵打杀可保不住生死,一切也就只有认命了,万一要是被对方留下了活口……”
  “青面鬼”陶猛插口道:“老当家的放宽心,万一我们哥儿们挂了单,叫人家给插着了,我们会自己了断,绝对不能够出卖好朋友!”
  “够意思!”黄楚彪在他身上重重地拍了一下,大笑起来。
  于是相继打点,准备起程。
  “九翅飞鹰”桑桐对于这次出手极为重视,特别又与各人叮嘱了一遍,这才分乘两辆大车,共赴“西河屯”。

×      ×      ×

  对于“西河屯”周家来说,这是一次意外的劫难,虽然主人周百灿早已料及有此一着,但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会来的这么快,这么突然!
  因此,对于“九翅飞鹰”桑桐来说,这一次出击,可以称得上正当其时。
  三更时分——
  周老爷子方自练了一阵子坐功却感觉出一种说不出的心烦气燥。
  他老人家干脆不睡了,下床在房内缓缓地踱着方步子,几上的残烛闪烁着他那张清灌而有病容的脸。
  自从那一天与“铁臂哪吒”井雁行对掌后,他才忽然觉出自己老了,不行了。
  虽然说那一次拼斗的结果,井雁行是明显地吃了亏,他却是暗中吃了亏。
  直到今天,他的内伤仍然未能痊愈,只能作适当的运动而已。
  这几个月以来,他的日子很不好过,内忧外患,纷至沓来,使他那颗心,随时都在波动着……
  就像今夜吧!
  他下意识地感觉到好像将有什么事即将要发生似的。
  那口锋利不常用的短剑,也已经找了出来,平置在几案上。
  认识他的人,俱都知道此老的拿手兵刃是一对“离魂子母圈”,很少人知道他却是使剑高手。
  这口剑,剑名“天缺”,那是因为天生铸下来就失去尖端,成为燕尾双叉的缘故。由于剑身不长,可以从容藏置衣袖之内,杀人时刹息挥出,威力无匹,而使人防不胜防,是以“堪称一绝”!
  “剑”是昨天才找出来的。
  每一次周老注视着这口剑时,脑子里即酝酿着他那一手快剑的出招方式,他的心,即鼓舞起一番热闹,只恨不见“铁臂哪吒”井雁行,或是“九翅飞鹰”桑桐二者之一在此,这一剑正好挥在对方的咽喉之上,憧憬着血花的一刹那,内心有无比的快意。
  周百灿拿起了短剑在手里把玩着,脑子里不期又幻想出那快意的一挥。
  窗外传过一阵脚步声工“是谁……?”
  “是我……周福!”
  周福走近窗前,道:“老太爷,您还没有休息?快睡觉吧,天不早了!”
  自从前此一连闹过几件事后,周家上下全都提高了警觉。
  每天晚上,周福与王妈都负责巡更的工作。
  腋下夹着一只明亮的长刀,一只手撑着一个破纸灯笼,周福开始了他例行的巡夜工作。
  天是出奇的黑!
  几只蝙蝠箭矢也似的由他眼前穿过去,黝黑的天空里,似乎飘着一丝丝的小雨星子,落在脖子上,说不出的一种凉丝丝的感觉。
  周福由廊子里穿出来,绕着院墙边上往前走。
  他忽然听见了什么声音——
  像是有车轮子由墙外面辗了过去的声音。
  周福注意再倾听,却又什么也没有听见。
  就在这一刹那,一条疾快的人影“噗!”的一声,跃上了院墙。
  周福就站在墙下,这个人蓦地拔起来,想是不知道这墙里面会有这么一个人,两个人面对面地照在了一块。
  这一惊,使得周福半身发麻!
  墙头上那家伙,不是别个,正是“冀北四鬼”当中的老大”青面鬼”陶猛。
  他也是没料到有这么一手,不禁呆了一呆。
  周福忽然会过意来,高声嚷道:“有贼……”
  墙头上那个人——“青面鬼”陶猛,已腾身而起,掌中“三尖两刃刀”已劈头盖脸地直向着周福脸上劈了下来。
  周福慌忙中持刀以迎。
  两口刀交接之下,“呛啷”发出了一声脆响,周福的身子由不住向后一个跟跄。
  就在这一刹间,他发觉到五六条人影,沿着院墙四周,纷纷拔身而起,俱都落在了墙头上。
  为首的那个人,是个瘦削的黑衣老人。天太黑,周福看不清这个人是什么长相,总之,这人好快的身法。
  周福还来不及出声呼喊,对方这个黑衣老人早已腾身而起,夹着疾劲的风力,只一闪已来到了周福身前。
  “有贼啊……”
  周福又发出了一声呐喊!
  这声呐喊方自出口,黑衣老人的一只右手,已然向他递出,叉开的五指,有如五把锋利的短刀,只听得“噗!”一声,已深深插进了周福的喉头。
  瘦老人杀人的手法果然高人一等!
  只见他足下猛然跨前一步,右肘着力地向外一撞,正中周福前胸——
  就这样,周福的身子被击得腾飞了出去,“卜通!”一声,跌倒在地,在地上一连打了几个滚儿,顿时就一命归天。
  人影交替,如风中飘叶,七八条疾劲的人影,同时拥聚过来。
  “飞鹰帮”会合着“冀北四鬼”的人全数出动,采取四面封锁之势,已把周家宅子封锁了个严密合缝。
  为首站立的那个老人——“九翅飞鹰”桑桐,俨然一派首领之风——
  休看此人平素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一旦披挂上阵,竟然精神抖擞,神威不可一世。
  其他各人,人人兵刃在手,气势高涨,自桑桐左右两侧,雁翅般地排列开来。
  周福倒地丧生,他手中的那个破纸灯笼,随着风势,在地上咕噜噜的打着滚儿,“呼!”一声,扬起了大片火光,顿时趋于黑暗。
  桑老当家的怒声叱道:“掌火!”
  他身旁的大弟子“铁手”伍昭蓦地掏出了千里火,迎风一晃,“哧!”一声,冒出了尺许长短的火苗子。
  “夜叉鬼”刘行,“翻江鬼”叶潜,各人把事前备好的一根松枝火把就近点燃,登时现场一片光亮。
  桑老头子咳了一声道:“吆喝!”
  紧挨着他身边站立的“袖里乾坤”黄楚彪顿时跨前一步,像公鸡打鸣儿似的叫了起来——
  “周家老小各人听仔细了——今有江湖上的好朋友路过贵处,缺少盘缠,要向贵宅主人取个商量,借点过路财用用,主人若是通情达理,我等寸草不沾,拨头就走,要是存心对抗,嘿嘿……今夜晚可就要你们溅血当场,五步伏尸!”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四宅沉寂,毫无人声。
  两根燃着的松枝火把劈劈剥剥地响着,火光映衬着每个人那张凶神恶煞的脸,说不出的一种阴森森恐怖之感!
  盱衡眼前周家宅子,黑漆漆的不见一点灯光,似乎所有的人都在梦乡里。
  “九翅飞鹰”桑桐,当然不会这么认定。
  只见他佝偻着上身,干咳了几声,怪声怪气地道:“周老头,你用不着给我玩这一套鬼吹灯!识相的你快出来答话,何苦连累一家老小?”
  四下寂然,阗然不闻一点人声。
  果真全宅子里的人都不在么?
  答案正好相反——全都在!
  大家伙聚集在堂屋里,除了周福以外,一个不少。
  堂屋四窗下帘,房门紧掩,矮几上仅仅燃着一截短烛,周百灿面色苍白,面门而坐。友梅坐在左面,丫鬟素喜紧紧偎倚着她,显然在惊惧之中。
  剩下的那个王妈,两只手各抓着一口刀,来回不停地在房内踱步。
  在面临着生死存亡的一刹,每个人都竟能保持着一番镇定,诚然难能可贵!
  烛光微弱,仅仅只能辨别出每个人的脸,由于四窗下帘,是以室外难以窥出丝毫外泄的灯光。
  周百灿闪烁着的一双眸子,在堂屋内来回地转动着,像是运思盘想着对抗强敌的策谋。
  “素喜……”他低声招呼着那个惟一不擅武功的丫鬟。
  素喜抖颤颤地应了一声,走到了他面前。
  周百灿道:“你同小姐藏到地下室去吧!快去!”
  素喜颤声道:“是……老太爷!”
  不意友梅却冷笑道:“爷爷,我不走……”她遂即关照素喜道:“你一个人去吧!”
  素喜道:“小姐……”
  说时她双膝打战,几乎要软了下来。

相关热词搜索:战云飞

上一篇:第八章 拼死雪深仇
下一篇:第十章 情侣结情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