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甘投虎口
2019-10-18 21:33:05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诸葛明心情十分轻松愉快,大敞步地又回到“广来大饭店”里。
  却不料店小二哭丧着脸,迎了上来。
  看了这情形,诸葛明还真的一惊,双眉不由一皱。
  只听小二低声道:“客官,真对不住,你请稍候,小人为你牵马去。”
  一把拉住小二,诸葛明急问道:“怎么啦?”
  小二嘴一咧,道:“客官,不要问了,快些上路吧!”
  诸葛明冷冷一笑,道:“你怕我没有银子?”
  “你误会了。”
  “可是为什么拒绝我住店?”
  “这……这叫我怎么说呢?”
  诸葛明决定住进“广来大饭店”,原因是他已与寨主张博天说定了,要在此会面,他怎么能再走?
  “小二,你只管安心,天大的事,有我顶着。”
  小二直摇头,道:“客官,你能在老河口住多久,一旦你离开此地,广来大饭店就算全完了!”
  诸葛明冷笑道:“你可是怕那‘通江堡’的人,来找你们麻烦?”
  就在这时候,突见掌柜的也走上来,哀求着道:“客官,出门在外,眼睛可得放亮,你惹下大祸了!”
  诸葛明一看这情形,摇摇头道:“好吧!既然你们怕惹祸上身,我只好换个地方了。”
  小二当即一冲而出,极快地由槽上拉出诸葛明的马,一面还打躬作揖,直叫“对不住。”
  “酒菜银子,够吗?”
  掌柜的疾步上前,道:“免了,免了!算是小店请客。”
  诸葛明冷然一笑,暗中连运力,抖手把块银子暴掷出手掌。
  “咻”的一声,一众人的眼晴才一眨间,就见一点银星,“叭”的一声击在大厅正面的那块金字招牌上面。
  众人转头看去,那块铜钱大的银块,牢牢地钉在“广来大饭店”那块横匾的“大”字右上方,而成了“广来犬饭店”。
  就这一种手劲,早把饭堂上的一众食客惊呆,店掌柜与小二更是手足无措。
  等到一众人等会过意来的时候,诸葛明早已跨上马背,朝着老河口的镇里面驰去。
  诸葛明就在老河口的镇上,一连问了几家客栈,却在小二对他一阵细瞧与审视后,全都摇摇头,只简单地道:“对不住,客官,客满了。”
  诸葛明心里在暗骂:“王八蛋!想不到通江堡的势力这么大,连这水旱大码头的老河口,也全凭他们摆布!”
  他心念及此,诸葛明开始有了忧虑。
  难道今晚露宿街头不成?
  由南到北,再由东到西,诸葛明找遍了大小客店,却没有一家接纳他的。
  不自觉地,他又缓缓驰到江边来,因为他忽然想起方老丈父女二人。
  他也知道,方家父女的小船是无法睡下三个人的,除非自己睡在舱外面。
  也就在他诸葛明犹豫不决地游荡到江边的时候,突然间,迎面走过来一个小二模样的人,谄媚地笑道:“客官,你要不要住店?”
  诸葛明双眸暴射精芒,一面尽在这小二身上打量,一面道:“带路!”
  小二是带路了,只是并不是往市镇的客店中带,而是把诸葛明带到了一艘大船边上。
  诸葛明尚未开口,却听小二笑指大船道:“客官,你住过水上饭店没有,全老河口只此一家。”
  “很新鲜,没住过。”诸葛明下马,小二接过马缰拉到不远的一处草棚中。
  诸葛明微笑着,随那个小二登上了船。
  在他的心中,正不由得暗暗冷笑呢!
  这艘“水上饭店”的设备,实在算得上十分豪华。就在距离船头与船尾各五丈地方,各有一根巨型桅杆,然后在这两根巨大桅杆中间,有如寝宫一般隔着个设备典雅,色彩艳丽的精巧房间,而每个房间内,全都是锦帐缎被,床前的白玉桌面,一对景德镇瓷座台,上面还附有细腻而又栩栩如生的雕花与人物,地上面,蒙古毛毡铺的半寸厚,人走上去,松松软软的透着舒服感。
  诸葛明估计这艘“水上饭店”这种房间,少说也有个十间。
  当然,诸葛明并不知道这艘船的来历,如今他冒然闯上这艘船上,也是在他被拒于饭店外之后,燃起他一肚子怒火之后,决心要把折腾他的人,揪出来,才不顾一切走到这艘船上来。
  然而,就在诸葛明刚一坐在舱内,突然间,舱门帘撩起,一连走入四名浓妆艳抹的女子,一溜的全站在诸葛明前面,一个个在掩口俏笑,痴痴地望着诸葛明。
  诸葛明一愣,正要开口问话,不料由这些女的身后,一个穿着干净,行动利落的年轻男子,双手托着盘子,挤到桌子前面来。
  只见他以极熟巧的手法,把盘中的四盘佳馔,整齐地放在桌上,翠玉杯、白玉酒壶外带象牙筷。论派场,这可是诸葛明有生以来第一次享受着这种醇酒美人的场面,不由得“嘿嘿”一笑道:“你们把我诸葛明折腾到这儿来,不会就是要我来大大地享受着你们这些不友善的招待吧?”
  突听舱外面有人哈哈一笑,道:“你猜对了,朋友,这种招待说是善意,也可以把它当成恶意,但那要看你阁下的表现了。”
  话声刚落,舱门口走进一个头戴方巾、全身穿着薄如蝉翼般的纯丝兰短衫蓝长裤的白面中年汉子。
  诸葛明细细看,只见这人两只眼睛溜圆而黑,神光灿灿,透着智慧,一脸的光溜溜,没有一根胡子,鼻梁相当宽厚,而鼻尖显得窄小,配合着一张薄嘴唇,给人的印象是鬼灵精。诸葛明冷然一笑,道:“主角也该登场了。”
  哈哈一笑,只见中年男士一摆手,四个女的分别围在四个方向,把桌子围起来。
  “坐下来!就算要动手,何妨先来个‘先礼后兵’?”
  诸葛明大跨步,大马金刀往下一放,冷然地道:“如果在下猜得不错,你阁下必然来自通江堡!”
  “不错!”
  冷冷一笑,诸葛明道:“通江堡可真的神通广大,老河口的客店还真叫你们给吃定了!”
  哈哈一笑,中年男士道:“通江堡方圆百里内,大概还没有人敢对于通江堡有所不敬!而你……”
  “杀了你们通江堡的人!”诸葛明立即接道。
  中年男士一仰眉,道:“戚管事三人可是惹你了?”
  诸葛明摇摇头,道:“没有。”
  “既然没有惹你阁下,你为何下狠着一连放倒两个,临了还毁去一人耳朵?”
  诸葛明一笑,道:“你阁下能不能报个名,也好让我掂掂你的份量!”
  中年男土突然脸色一寒,道:“通江堡大少堡主褚伟岳。”
  诸葛明那突出的额头向上一撩,冷冷笑道:“这艘‘水上饭店’?”
  “通江堡的坐船。”
  微一顿,褚伟岳又道:“你也该报个名吧!”
  “在下诸葛明,江湖一流浪汉。”
  “诸葛明?可惜你不是诸葛亮,否则你就不会登上这艘通江堡的船了。”
  哈哈一笑,诸葛明道:“来者不惧!”
  “好一个来者不惧,野狼坡你能一举放倒戚管事三人,手底下必有两下子。”
  突然间,褚伟岳似又换了个人似的,一摆手道:“倒酒!”
  一面对诸葛明道:“坐下来,不论酒后是友是敌,醇酒当前,不饮可是个大傻瓜,你说是吧?”
  冷冷一笑,诸葛明道:“姓褚的,你该不会在这些酒菜里面动什么见不得人的手脚吧?”
  褚伟岳圆眼陡然暴射出慑人的寒芒,道:“通江堡的名声不佳,但也不会用这下五门的手段。”
  诸葛明立刻反唇相讥道:“三个大汉在荒郊野林,对一个弱女子施暴,难道还能不算是下五门人干的?”
  冷然地一哼,褚伟岳道:“那也是我通江堡的事,与你何干?不过……”
  他又看了看诸葛明,接着道:“正因为这样,我才没有在你来到老河口时候,派人搏杀你,当然不会在这酒菜中动什么手脚。”
  嘿嘿一笑,诸葛明道:“听你这么说,总不能因为我诸葛明替你们通江堡清理门户,你就来上这么一套请我吃喝一顿吧。”
  褚伟岳道:“通江堡不会那么大方!”说着当先举起酒杯,道:“请!”
  诸葛明举起酒杯,一股醇醇的酒香,已自鼻孔吸入肺中,显然是陈年好酒。
  于是,诸葛明沾唇即止。
  再看褚伟岳,却已干杯。
  微微一笑,诸葛明道:“该谈谈阁下的目的了吧?”
  褚伟岳一笑,道:“咱们喝酒不谈公事,来,干杯!”
  诸葛明一笑,道:“干杯!”
  诸葛明举杯喝干杯中酒,立刻四个女子中的持壶女郎,极快地又为诸葛明斟上一杯。
  隔着桌面,褚伟岳暴举右手,道:“来,咱们划两拳,也好助酒兴!”
  他不等诸葛明有所反应,右手握拳,疾快地捣向诸葛明的面门,而拳至中途,却又变成掌,就在掌风距离诸葛明面门不过数寸,忽而又五指如钩,锐利地抓去。
  诸葛明嘿然一笑,口中大叫道:“魁五首!”
  只见他右手像个大蒲扇一般,五指暴开,只往褚伟岳的右腕撩去,一股掌风带起如刃芒的指风,看样子有如五把锐利匕首。
  褚伟岳中途撤掌,手腕下翻,似乎要一把抓住诸葛明的右掌,口中还低叫道:“哥儿俩好呀!”
  突见诸葛明的右手像鲤鱼摆尾般,左右一阵扇动,口中立刻叫道:“二家喜呀!”
  就见诸葛明的右手忽然拇食二指成钳,扣向褚伟岳抓来的右手。
  褚伟岳嘿然一声,横里撤手,收回右掌,口中不由嘿嘿地笑道:“如果在下没有看走眼,阁下必然施的是‘飞龙爪’。”
  诸葛明一笑,道:“不错!正是飞龙爪。”
  突听褚伟岳高声道:“撤席!换舱房!”
  诸葛明一怔。
  却见四个美女立即鱼贯走出这间舱房。
  紧接着诸葛明被“请”入另一舱房中。
  那是一间相当宽大的舱房,一切的装设,依然华丽无比,四个女子又换了另外四人,那是四个娇柔而十分秀丽的女子,每个人绝不会超过二十岁。
  这个大舱内的桌子上,正在由下人端酒上菜。
  诸葛明这才发觉,这条大船实际上就是两个小舱房加上这间大舱房而已。
  当然,他在与褚伟岳的对掌比斗中,发觉这位通江堡大少堡主的武功还真不俗,只不知这位怪异的大少堡主,在穷折腾些什么?
  酒筵摆上,诸葛明重又被“请”入座。
  环视一下这个大舱房,诸葛明不由赞道:“真可算得是水上仙宫!”
  褚伟岳哈哈一笑,一面伸手让诸葛明落座,边道:“诸葛仁兄,褚伟岳不说,你绝不会想得到,汉江有一艘比我这‘江上庐’还要豪华不知多少倍的大宫舫,如果你见到,会让你发现,什么人能那么匠心独具地,造了一艘神仙也难以想像的大船。”
  诸葛明一惊,一边落座一边问道:“是哪个王公侯爷的座船?”
  摇摇头,褚伟岳道:“没有人知道,那是个神秘人物,我还是陪同家父赴宴,才看到那艘华丽大舫,就算那次碰面一会儿,我们也没有看到他的庐山真面目。”
  “为什么?”
  “他戴着一张面纱,一只金叶子点缀的面纱。”
  诸葛明并不太注意褚伟岳说的,他只关心眼前,只留意通江堡。
  于是,二人在小酌对饮中,褚伟岳微笑着说道:“如今通江堡正在招募一批武林高手,不知诸葛仁兄是否有意屈就?”
  诸葛明一听,不由一怔,尚未开口,就听褚伟岳又道:“给通江堡办事,褚家是不会亏待你的。”
  微微一笑,诸葛明道:“闻知通江堡十分排斥外人,像我这样未到地头上,就先杀死你们的戚管事二人,你会放心我进入你们通江堡的那个大堡门?”
  褚伟岳一笑,道:“不错!通江堡是排外,在未确切证实你忠心于褚家堡之前,你不会被请入褚家的通江堡。”
  他一顿之后,又道:“但是我安排你住在这艘‘江上庐’的画舫上面,难道不够舒坦的?”
  诸葛明呵呵笑道:“舒坦!当然舒坦,不过你褚大少堡主招待的越是舒坦,在下敢断言,你要交待的任务必也更危险。”
  他微微一举杯,喝干杯中酒,又道:“不过我实在不明白,褚家的通江堡中,高手如云,何缺我一个诸葛明?”
  诸伟岳道:“不错,通江堡的内部,力量足够大的,放眼汉江沿岸的三堡一庄,大概数我们通江堡势力最大,随时动员个二、三百人,大概绝无困难。但是,通江堡要做一次大买卖,所以不能不选上一批堡外武林高手。”
  “一批武林高手?”
  “是的,一批武林高手。”
  “为什么?”
  “目前我不能说,等到人手到齐,我自然会宣布出来。”
  诸葛明一听,心想,好小子,通江堡又不知在算计何人了,却临时招募一批死士,受其利用,这真是奸诈狠毒到了极点。总得摸清他们又在阴谋算计何人,再做道理。
  心念间,诸葛明心情放松,还真的认真吃喝起来。
  于是,诸伟岳笑道:“诸葛仁兄可愿屈就?”
  诸慕明道:“不过我这个人也非常现实,对于这‘干与不干’,这得要从你褚大少堡主的价钱上做决定。”
  哈哈一阵笑,褚伟岳一指诸葛明道:“一个口气,完全相同说法,好!你听着,通江堡先备用你一个月,到时候事情未办完,再备下去,直到我们的计划完成,一个月的备银一千两,事成之后,每人花红再加一万两,这个数目,你觉得如何?”
  诸葛明冷冷地道:“你的价码越高,我的这条命就越危险。”
  随机淡淡一笑,诸葛明又道:“有道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强盗难躲刀下鬼,将军难免阵上亡。大少堡主,一言为定,诸葛明干了!”
  哈哈一笑,褚伟岳一招手,道:“拿上来!”
  立刻,就见一个壮汉,双手捧了个木盘子,上面放了整二十个银锭。
  “这是一百两银子,你收下来先用,痛痛快快地到老河口的市镇上,想吃想玩,就尽兴地吃喝玩乐一番。三天后的此时,你必须来此船上报到,因为,自那时候算起,一个月的时间,你这个身子可是属我通江堡的了。”
  诸葛明毫不犹疑地答应下来。
  他觉得十分开心,不是吗?
  他还要痛快地玩上三天呢!

相关热词搜索:汉江刀声

下一篇:第十三章  神秘莫测
上一篇:
第十一章  萍水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