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伯仲之间
2019-10-18 21:35:41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铁扁担”褚伦一看张博天的来意透着古怪,不由冷冷问道:“你要干什么?”
  张博天陡然一惊,心念间,立刻发觉眼前可是身在龙潭虎穴之中,光棍不吃这种亏。
  立刻,张博天笑道:“在下只觉得,堡主的这条十宝彩带上面的金片少了一个似的。”
  “铁扁担”褚伦双肩一扬,道:“噢!是吗?”
  张博天又道:“听人传说,这条十宝彩带,曾是当年闯王李自成的蟒带!”
  “铁扁担”褚伦漠然一笑道:“好家伙,你知道的还真不少哇。”
  诸葛明已知道张博天为什么突然失态了。
  他原是个足智多谋的人,意念在脑中一闪而过。他人也走到张博天的身后,一拉张博天,低声道:“大哥,堡主有正事,就要交待下来,咱们不可多事打扰,还是听命办事吧。”
  张博天当即笑道:“我那个老祖宗张飞,他遗传下来的毛躁脾气,我全都有了,什么事全都一屁股坐到稀泥里——一‘洞’到底!”
  诸葛明及时把张博天拉回来了。
  因此,也及时免去了二人的危机。
  “铁扁担”褚伦冷冷一笑,冷然地望了一眼一旁的大儿子褚伟岳。
  褚伟岳冷笑着点点头……
  但父子两人的“默契”,却逃不过诸葛明的锐眼。他心中急转,筹思着如何应付面前的形势。
  也就在张博天二人退回原位之后,褚伦已在长桌主位上坐下来。
  大和尚净悟,正坐在褚伦的右手边,在净悟一旁,坐的是“漠北双妖”吕氏兄弟。
  褚伦的左手边,顺序是道真子、“黑手魔”成刚、“中原一邪”魏长风。
  诸葛明与张博天“敬陪末座”,坐在褚伟岳的左右两边。
  跟着褚伦进来的四个大汉与替褚伦扛铁扁担的大个子,一列紧守着前后两边的舱门。
  “铁扁担”褚伦的一双大金鱼眼,上下左右地一阵翻动,洋洋自得地一捋长髯,道:“探子来报,肥羊就在这一两天里,要来到这里,那可是你们再也想不到的一大笔财富……”
  诸伦发觉每个人都显出得意的样子,不由微微一笑,又道:“但是,大伙不要忘了,绕着那笔财富四周的,却是相当厉害的杀手,到时候不拿出点真才实学,就算想全身而退,恐也不易,所以……”
  褚伦把话打住,一面对他的儿子施眼色……
  于是,褚伟岳对诸葛明与张博天道:“二位随我来!”
  诸葛明尚未听出头绪,而张博天也正要问对方是谁,却被褚伟岳使出这么一招,还真的有着悻悻之感。
  跟着褚伟岳的身后面,诸葛明不悦地问道:“大少堡主,你这算何意?如今我兄弟二人替贵堡办事,可是出自一份诚意呀!”
  冷然一笑,褚伟岳道:“还是那句老话,二位最好不必多言。事情本来敞明着,通江堡把二位请来,全然是利用二人的武功,而利用武功,也就是要二人替我们杀人,其余的,又有什么好去计较的?”
  张博天冷笑着讥讽道:“通江堡已是富甲天下了,何须再为财杀人?”
  褚伟岳一掀舱门帘,领着二人踏到甲板上。就在满船的五光十色彩灯照耀下,褚伟岳迎着江上明月,哈哈一阵大笑道:“富甲天下!富甲天下!哈……”
  诸葛明及时道:“难道不是?”
  褚伟岳望着远方,得意地道:“通江堡是可以说富甲一方,但我问二位,天底下谁会嫌财多?谁又厌金重?”
  突然一个大转身,迎着诸葛明又道:“当一个人嫌财多的时候,他就已离死不远了。同样的,当一个人厌恶金多的时候,必将是快咽下他最后一口气的时候,二位如今为何替人卖命?”
  冷冷一哼,道:“说穿了也是为财!”
  诸伟岳这时候见船在江中,已不把张博天二人放在眼里,说话的语气,完全是主子对奴才的口吻。
  诸葛明已有了预感,那就是自己二人是真的在“人为财死”!一旦对方出现,打头阵的,必为自己与寨主二人,最佳的办法,就是先下手为强。
  但他仍不敢确定寨主在舱中的反应。于是,微笑着问张博天道:“大哥,褚堡主的……你能确认?”诸葛明比了个腰带的手势。
  张博天立即激动地道:“是!”
  褚伟岳冷冷地道:“打从今天起,二位最好少多嘴,须知言多必失!”
  诸葛明冷冷一笑,施了个眼色。
  张博天突然仰天大吼道:“杀!”
  那声音发自张博天的丹田,出于张博天那浑厚的喉管,直如晴天在打雷,就在江风的吹送中,那声“杀”直飘向远方,四、五里外尚能听得一清二楚,因为江风久久吹不散张博天那股吼叫声!
  褚伟岳大吃一惊,双掌一错,立刻迎向仰天吼叫的张博天。
  但当他发现张博天并未有任何搏杀的表情时候,不由怒道:“别在这大江上鸡毛子大喊大叫的!”
  诸葛明哈哈笑道:“大哥,留点力气,等着褚大堡主的命令一下,咱们就杀他娘的一个落花流水!”
  也就在张博天与诸葛明二人对笑中,只见由大舱房中,一溜冲出十多人,为首的正是“铁扁担”褚伦。
  只听他戟指诸葛明二人,道:“谁在大叫?”
  褚伟岳当即道:“爹,没什么,粗人发泄而已!”
  冷哼一声,褚伦等人又折回舱中。
  这时候该是二更天了,江面上凉风轻拂,正该是睡觉的时光,然而,却有一只大方木船,顺流而下,毫无顾忌地朝着“江上庐”大船冲来。
  早有人在“江上庐”的船头吼叫:“喂!瞎了狗眼了!满船的灯光看不见呀?”
  下锚江中,想躲都不容易。
  而“江上庐”大船上的人们,除了操船的几人之外,全都睡下了。船上的豪华大舱房里,通江堡堡主“铁扁担”褚伦,正在得意地把心中的计谋,一五一十解说给净悟禅师六人细听呢。
  正在舱面上陪着张博天与诸葛明二人的褚伟岳,也看到了那艘“横冲直撞”的大方木船,不由得也高声骂道:“哪里来的不长眼睛的东西,通江堡的大船在此,也敢撞来,真的不要命了!”
  他这里伸着头朝着大方船直叫骂,一旁的诸葛明朝着褚伟岳身旁一贴,道:“大少堡主,你该下去教训那王八蛋了!”
  褚伟岳一愣,突然发觉脑后生风,正要偏身躲过,却发觉已被诸葛明死死地拖住上身不放,急切间,暴伸右手,五指箕张急抓向诸葛明。
  于是,诸葛明的“飞龙抓”宛若五把短刃般迎向褚伟岳的右手。
  双手中途刚一接触,就听褚伟岳闷哼一声,后脑正被张博天劈个正着。
  于是,诸葛明的“飞龙爪”及时扣住魂已升天的褚伟岳右腕,只一用力,便将一个脑浆刚出脑壳的褚伟岳抛入江中。
  并排站在舱门两边的四个光头武士,一愣之间,似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一般,齐吼一声,挥动手中大砍刀,围杀过来。
  诸葛明当即笑道:“我伟大的寨主爷爷杀吧,眼前这一窝全都该杀!”
  张博天大笑道:“亲爱的大军师,你总算认清楚,世上还真有许多该杀的王八蛋!”
  于是,刀声透着冷焰刃芒,在张博天的挥洒中,撩出一蓬蓬的血雨,而血雨的“咝”声中,带起阵阵极为凄厉的惨叫声。
  诸葛明更是在心中怒火的进发中,快如鬼魅般地一连劈倒冲来的两个光头大汉。
  此时,高磊的大方木船上,一溜小锚钩搭上来,紧紧地贴到这艘大的豪华船边上。
  于是,震天价的喊杀声,就在这汉江中爆发开来。
  这真是出乎“铁扁担”褚伦意料之外的事。
  因为,他正要与净悟等六人,作彻夜豪饮呢。
  于是,就在大方木船上的人,像潮水翻船一般,翻滚到“通江堡”的大船上的时候,船头上的诸葛明与张博天二人,正好劈死了褚伟岳的四个光头武士。
  张博天与诸葛明二人仔细看,发觉高磊与欧阳泰、令狐平、司马山、上宫中,全来了,甚至连“阴司判”左不同与包文通二 人,也由大方木船的另一舱门,杀上了通江堡的大船上。
  于是,张博天笑了。
  诸葛明也笑了。
  就听张博天高声叫道:“大刀寨的孩子们!给我狠着点杀,要死的不要活的。”
  诸葛明也高声道:“财宝就在通江堡里,大伙杀呀!”
  夜风吹送中,二人的话全都听得一清二楚。
  就在这时候,舱门中冲出了“铁扁担”褚伦,跟在他身后的,正是净悟大和尚六人。
  褚伦一冲出舱外,发觉黑洞洞地爬上这么多人来,不由大怒,大喝一声,挥动手中铁扁担,只听两声闷响,当即被他砸死两名喽兵。
  包文通一见,不由大骂道:“他娘的!吃包二爷一刀!”
  “铁扁担”褚伦一看来了个虬髯大汉,手中舞着一柄鱼鳞紫金刀,心想,这一定是个头头,先砸死他,余下的就不足虑了。
  立刻,双臂运力,朝着包文通的刀上砸去,同时身随扁担,扁担头猛砸包文通的刀,扁担尾部即疾快而顺势捣向包文通的那颗大毛脑袋。
  然而,出乎意外的,也是大谬不然的……
  因为,当他的铁扁担与包文通的鱼鳞紫金刀碰在一起而发出“当”的一声大鸣时,包文通的刀不但未被他的铁扁担砸飞,相反,包文通却及时双手收刀,大吼一声,扑砍而上。一束刃芒,就在褚伦的头上,一闪而过,就差那么几寸,没有切下褚伦的头皮。
  一招失算,褚伦立刻处于被动,因为包文通绝不会允许褚伦再运力挥砸他的那根铁扁担。只见他一刀紧似一刀,逼得褚伦哇哇大叫着尽在招架。
  另一面,“阴司判”左不同正迎上净悟大和尚,两个人一照面,就听左不同大叫道:“他奶奶的,你不在庙里念阿弥陀佛,却跑到这儿来撒野,准定不是个好东西!”
  净悟本是个杀人起家的,闻言冷笑道:“王八生的!看佛爷送你上西天!”
  “阴司判”左不同的大鹰钩鼻子连连冷哼,一只夜猫眼像面对死尸一般,散发出窒人的冷芒,他冷然一哂道:“好个秃驴,今晚老子算是认定你那一颗大脑袋。左大爷非切下你的大肉头,拿你的脑浆泡酒吃不可!”
  “他奶奶的,看咱们谁搬下谁的大脑瓜!”
  只见他满脸横肉一扯,一挥手中戒刀,直欺而上。
  左不同狂吼一声,大马砍刀力幻起一道寒芒,双臂贯力,双手甩挥而下,那样子就像在劈一根大木头。
  如果这时候净悟要与左不同来个同归于尽,也许他可以得手,可惜的是净悟不做此打算,只想架开左不同的大马砍刀,然后再伺机下手。
  就听“哗”的一声,净悟手中的戒刀,生被劈断。左不同的刀势不收,顺势下压,“咻”的一声,刀芒自净悟右臂根处一溜烟滑下来。
  于是,血雨在他那薄如蝉翼的宽大架裟中向外喷洒而出,只是那条右臂并未落地。
  左不同下压的刀势连环上撩,净悟的身子尚未反应过来,竟被左不同来了个开膛破肚。
  左不同在净悟欲倒未倒的时候,暴伸左手,一把插在净悟的破肚内。
  只见他顺势一拉,生生把净悟的一颗尚自跳动的心,抓在手上。
  仰天哈哈狂笑,左不同张口咬了一口净悟的心,立刻就见血糊糊的一片心肉,在左不同的口中大嚼起来!
  他一面左手往口中塞着血淋淋的心吃着,右手的大马砍刀却不停地劈砍,自船尾一路砍杀到船中,要是头上未挽红巾的,只要碰上他,全都难逃一刀之苦。
  有几个眼见左不同这种疯狂嗜杀的通江堡大汉,被左不同这种气势,吓得一头跳入江中而逃。
  另一面,张博天与诸葛明二人,分战武当道真子与黑手魔成刚。道真子与诸葛明二人一上手,全都以剑相搏杀。道真子来自武当,剑术上的造诣自然了得,只是诸葛明的剑法实在高明,加以诸葛明的飞龙爪,还真把个道真子逼得攻少守多。
  张博天遇上“黑手魔”成刚,这个关洛道上的枭雄,实在有其了得的一面,竟然与张博天来个对杀对砍而了无惧色,只把个张博天急得“哇哇”的狂叫!
  “漠北双妖”吕大良与吕大元二人,被张博天的四武士逼在船头,狂杀猛砍,已是困兽之斗了。
  只有高磊一人,在“中原一邪”魏长风的子母双剑的攻击中,身上已有数处在淌血。魏长风不断发出“嘿嘿”的冷笑,似是高磊已成了他的刀上俎,只等他一剑劈死了。
  然而,高磊也够剽悍,他臂上正在淌血,一只袖管快要染湿,大腿上着一剑,裤管已破了一尺长,但他眦目欲裂,双手挥刀,依然直向魏长风狂砍猛劈。
  就在这紧要关头,由舱门处,冲出了左不同。
  他一眼看到高磊的模样,不由大骂道:“让老子来撕了你这个王八蛋!”
  他话声未落,已抖手把个吃剩一半的人心,砸向魏长风,人也纵身疾扑而上。
  魏长风正准备一剑送进高磊的腹中,突然一物砸来,连忙右手剑一挡,却不料点点鲜血,洒了他一脸,这才看清是个人心,
  不由一惊,急忙扭身挥剑挡去,却不由更让他心胆欲裂。
  只见左不同仍在不停地嚼着人心,满嘴鲜血,这使他想起荒原上的野狼。
  那一年,他带领一帮弟兄在大荒漠中做一桩“生意”,不料想竟遇上了狼群。在搏斗中,野狼疯狂地撕咬被扑倒的人体,一个个凶悍无比,这种凶狼,让许多弟兄见了,丢下兵器就逃。
  眼前这个高个子的那副模样,不正就是当年的一头恶狼吗?
  但他已没有机会太多思想,因为左不同的气势太狂了,狂得令他难以面对他尽展所学。
  于是,左不同一连三刀,把魏长风逼退,口中在咽下一块心肉之后,厉声对高磊道:“高二爷,你准备着!只等我把这个王八蛋的脑袋切下来,你就快点趁热吃,一口气把他的脑子掏吃干净,那可是大补,准把你流的血补过来!”
  魏长风乃中原一邪,也杀过不少人,但听了这个死人相般大个子的话,也不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但为了保命,只有戮力一拼。
  于是,在左不同的大马砍刀狂飙中,魏长风已不言不语,只是一个劲地游移攻拒,长短双剑交替,大有力拼到底不求争功的磨劲。
  左不同冷然一笑,怒喝道:“老子可不是来同你斗乐子的!”
  耀目的冷芒,在船上的二彩挂灯照射下,撩起一长一短两道刃芒,是那么得快捷,看上去似乎是同时发出一般猝然闪映!
  左不同的大马砍刀尚未收回,而魏长风好似一下子落入阿鼻地狱一般,使他的眼眶散芒中,幻化出一张张厉鬼面孔,一闪而向他撞来。他疾快地一弹而起,躲过了左不同的那一道匹练般长芒,却无法躲过左不同回旋的一道短芒,于是,左不同的大马刀一闪而撩过魏长风的小肚。
  “嘭”的一声,魏长风自半空中跌落下来,然而他再也想不到,竟然会跌在高磊的面前。
  魏长风的眼珠子都快被他瞪出眶外来了!因为他看着高磊咬着牙一刀挥来,竟无法拦住。
  就听高磊骂道:“去你妈的!”
  刀风起处,魏长风的一颗人头,生生被高磊切了下来。只是那颗人头,带着凸出的眼珠子落入江中。
  左不同一伸手没有抓住,口中直叫“可惜”。
  一长身,左不同发觉大刀寨的人,走了一半,心想大概是杀入大舱中去了。
  也就在这时候,他发觉包文通与一个粗壮持铁扁担的杀在一起,那种忘我的拼斗,撩起了左不同再一次的野性!
  于是,他大吼一声,道:“包老二!我来助你!”
  “铁扁担”褚伦真的遇上两个煞星了。

相关热词搜索:汉江刀声

下一篇:第十六章  引蛇出洞
上一篇:
第十四章  两头雄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