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倪匡 中短篇集 正文

飞针
 
2019-08-14 21:01:14   作者:倪匡   来源:倪匡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黄大侠的手,在他儿子黄鹰的头上,轻轻地抚摸着,沉声道:“孩子,杀你姐姐的仇人,你记得了么?”
  “我记得了,百步飞针,李维扬!”黄鹰的眼珠转了转,“爹,我们找了他八年,都未曾找到他,他……还在世上么?”
  黄山威沉缓地点了点头,道:“还在,一定还住!”
  黄鹰充满信心地道:“那你放心,爹,你们找不到他,我也一定要找到他的,唉,可惜我没有见过姐姐,爹,她是什么样子的?”
  黄山威的头,仰得十分高,可是尽管那样,泪水还是顺着他脸颊,流了下来。
  “她……她是一个十分美丽的少女,美丽得人人见到她,都不会想和她动手的,只有百步飞针李维扬那个恶贼,竟狠得下这样的心!”
  在黄山威沉重的语声中,黄夫人也忍不住抽噎了起来,黄鹰睁大了眼,紧握着拳,虽然他脸上仍是一脸稚气,但已可以看出他心中的仇恨。
  在黄夫人的啜泣声中,只见一个人慢慢地拘偻着身子,向外踱了开去,那是黄山威和黄夫人带着幼子离开了抱玉庄之后,在半途收留的丁驼子,丁驼子想是心中也感到极之难过,是以才慢慢地踱开去的。
  黄山威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道:“丁驼子。”
  丁驼子的身子一霞,慢慢地转过身来。
  黄山威又叹了一声,道:“丁驼子,你跟了我那么多年,也该到抱玉庄上去休息一下了。鹰儿很喜欢和你一起玩,到了庄上,你也不必做什么,就陪着他玩玩好了,夫人仍然会离庄和我去寻找仇人,庄上事自然有总管打理的,你明白了么?”
  丁驼子一直低着头,道:“我明白了,可是我……还是喜欢跟着老爷和夫人──”
  黄山威摇头道:“当日我们收留你,全然是为了要你照顾鹰儿,如今我们已决定将鹰儿留在抱玉庄上,你还跟着我们作甚?”
  丁驼子仍然低着头,道:“是。”
  黄山威转过身,来到了黄夫人身前,手搭在她的肩头上,道:“夫人,你去去就来,我在这凉亭之上等你。”
  黄夫人泪痕满面,也不说什么,就走出了石亭,上了马,丁驼子和黄鹰两人也上了车,蹄声得得,一齐向前,驰了出去。
  他们向前赶出了七八里,便转入了直通抱玉庄的那条路上,才一转入路口,黄夫人便是一呆,只见那一条宽阔笔直的路上,长满了杂草,和原来路面平坦光滑的情形,大不相同,触目一片荒凉,显然这条路,已有许多日子没有车马来光顾过了!
  黄夫人呆了片刻,心中不禁黯然,暗忖自己不在,庄上自然是门前冷落车马稀了。
  可是,她继而一想,却又觉得事情十分不对头,因为他们两人,虽然不在,但是抱玉庄上,还有数百人之众,难道也不进出了么?
  看这里野草衰黄,长可过膝的情形来看,莫非是抱玉庄上,早已发生了什么变故?
  黄夫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手已按在剑柄之上,她乃是成名已久的女侠,虽然想起女儿惨死,她会欷墟不已,但是一感到事情十分突兀之际,她也陡地惊觉起来,她回头道:“丁驼子,你紧跟在我的后面。”
  丁驼子答应了一声,道:“夫人,可有什么变故么?”
  黄夫人道:“我也不知道,可是,你看,这条路,不是太荒凉一些了么?”
  丁驼子道:“是的……太荒凉了些。”
  黄夫人缓缓地策着马,向前走去,愈是向前去,苍凉的景象愈甚,两旁的树,因为深秋叶落,全都只剩下了枯枝,看来更是令人兴出了一股莫名的落寞之感。马蹄踏在落叶之上,不断地发出“唰唰”声来。
  他们缓缓地走出了十来里,忽然看到前面路上,有两块大石,大石之上,各自坐着一个服装古怪,非僧非道的人。
  那两人当然是已看到一骑一车向前来的了,但是他们却一声不出。
  而黄夫人在一看到了他们之后,停了一停。
  这时,双方相距,大约有三四丈左右,只见那两个人懒洋洋地翻了翻眼睛,道:“走走走,抱玉庄庄主吩咐,来的不论是什么人,一概不见!”
  黄夫人陡地一呆,她心中已知道事情不寻常到了极点,但是她却沉住了气,并不发作。
  她只是催着马,又慢慢地向前,走出了两丈许,道:“你们是抱玉庄上的人么?”
  那两人大刺刺地道:“自然是。”
  黄夫人冷冷一笑,冷着声问道:“那你们可知我是谁?”
  那两人翻着白多黑少的眼珠,道:“你么?多半是庄主的穷亲戚,想前来投靠的,是不是?告诉过你了,庄主吩咐,一概不见。”
  黄夫人声音一沉,道:“这是哪一个庄主吩咐的?”
  那两人大怒,道:“兀那婆娘,偏有这等萝嗦,还不替我快──”
  他们下面一个“滚”字还未曾讲出口来,便突然停住了,只见他们张大了口,同时又听得“啪啪”两声响,他们两人头上的发髻,已然滚落了下来。
  而刚才,他们只觉得眼前剑光一闪,头顶一凉,是以才突然之间停住了口的,这时,他们看到滚落下来的,只是发髻,而不是他们的脑袋,他们出了窍的灵魂,总算又回了转来。
  两人不约而同,一齐伸手向头上摸去,一摸之下,他们的手,又停在头上,放不下来了。
  原来他们头上的发髻,乃是齐着发根被削去的,他们伸手一摸,便摸到了顶门之上,精光滑溜的一块头皮,而黄夫人这时,仍然骑在马上,刚才连她是怎样出手的都未曾看清,他们的心中,怎能不惊?
  黄夫人冷笑一声,道:“好了,究竟是哪一位庄主吩咐的,你们该实说了。”
  那两人的上下两排牙齿相叩,“得得得”地直响,道:“我们说……得……得……抱玉庄庄主人人皆知……是戚金花……戚姑娘。”
  黄夫人面色一沉,道:“笑话,武林中人人皆知,抱玉庄主是黄大侠!”
  那两人道:“黄大侠夫妇……出外去寻找……仇人,戚姑娘……喜欢这里,第二年就来占了。”
  黄夫人大怒,道:“她是什么东西?”
  那两人道:“戚姑娘是……魔教教主的第九位姬妾,最得教主宠爱──”
  黄夫人忍无可忍,一声大喝,道:“闭嘴,你们快滚回去,叫她快滚!”
  黄夫人想起自己在外千山万水,寻找仇人,原来抱玉庄却早被人占了去,她犹然一点不知,心中实是怒极,那两人给黄夫人一喝,抱头鼠窜而走。
  黄夫人“哼”地一声,策马便向前去,丁驼子忙赶着车,跟在后面,一面哑着声音道:“夫人,可要我去告知老爷么?”
  黄夫人摇头道:“不必了,若是让他知道,岂不是要令他气恼?”
  她策马疾驰,奔得愈来愈快,丁驼子的马车,紧紧地跟在后面,那两人则在前面,没命也似地逃着,一面逃,一面发出杀猪也似的嗥叫声来。
  转眼之间,抱玉庄的正门,已然在望了,只见正门口一字排开,有七八个人守着。那两个人奔跳着,气喘得讲不出话来。
  那七八人却一齐向黄夫人围了上来,黄夫人身形自马上疾拔而起,身在半空,一个盘旋,剑光掠起,顿时有四个人倒地不起。
  其馀的人一见这等情形,发一声喊,一齐向庄中,奔了进去。
  黄夫人提着剑,抢了进去,丁驼子连连加鞭,马车也直冲了进去,一直来到了议事厅之前,方始停了下来,黄夫人已然掠上了石阶,但是她却突然停了下来。
  因为就在此议事厅中,走出了一位丽人来。
  那丽人约莫二十四五年纪,发长及腰,美艳之极,连黄夫人看了,心中也不禁一怔,暗道:“好一个美人儿!”
  那丽人满面带笑,望着黄夫人,用其娇媚的声音,“哦”地一声,道:“我当是谁,原来是黄夫人来了,请进来啊!”
  这时,马车也停住了,黄鹰在马车疾驰之际,便一直抓住了丁驼子的手臂,他望着那丽人,低声道:“老丁,这是谁?”
  丁驼子并不回答,然而,他的身子,却在不住地发抖,黄鹰又说道:“咦,老丁,你怎么在发抖啊?”
  丁驼子道:“你……看,又要打架了,我……我最怕打架。”
  黄鹰作出了一个不屑的神色,道:“不中用,我才不怕哩!”
  黄夫人望定了那丽人,冷冷地道:“你就是僭占抱玉庄的戚金花么?”
  那丽人“咯咯”一笑,道:“是啊。”
  她在讲话之际,有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媚态,黄夫人一提手中长剑,道:“你快滚,快带着你那些狐群狗党,离开抱玉庄!”
  戚金花又是一笑,道:“黄夫人,我在这里住了好几年,我可不怎么想走。”
  黄夫人手中的长剑,陡地向前,伸了一伸,那一剑不但出手快绝,而且,用的力道,也是妙臻颠毫,剑尖已刺透了戚金花胸前的衣服,直抵在她的胸口,可是又未曾伤及她半分!
  戚金花只觉得胸口凉浸浸地,在自己还未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间,对方便已然出手,将自己制住,她面上也不禁为之变色,忙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黄夫人厉声喝道:“你走不走?”
  戚金花眼波流转,道:“既然如此,那我自然只好走了。”
  黄夫人“哼”地一声,身形一侧,便待缩回剑来,也就在此际,只听得丁驼子突然哑声叫道:“夫人小心,不可松手!”
  可是,当丁驼子的警告出口之际,黄夫人的剑,已缩回尺许来了。
  也就在此际,只见戚金花皓腕翻动,她腕上的几只玉镯相碰,叮当有声,而她手腕一翻间,手中已多了一柄剑,向着黄夫人手中的长剑,疾压了下来,“铮”地一声响,长剑被压得向下,沉了一沉,而戚金花的左手,也同时翻起,另一柄短剑,已迳刺向黄夫人的胸前!
  她两柄短剑,同时出手,招式诡异,出手快疾,堪称奇绝!
  黄夫人经丁驼子一提,虽然其时,已然缩回剑来,但是猛地心中一凛,也已然有了惊觉,就在戚金花左手剑送出之际,她身子猛地向后一仰,被压得沉下去的长剑,也“飕”地向上,疾扬了起来!
  那一剑扬起,恰好来得及格挡戚金花刺来的一剑,“铮”地一声响,两件兵刃相交,黄夫人的功力,何等深厚,戚金花手中的短剑,立时幻成一溜精虹,向半空之中,直飞了起来!
  戚金花身形一退,却仍是若无其事也似,笑道:“黄夫人果然名不虚传,这位驼子,可是你的家人?他也好眼力啊!”
  黄夫人心中也不禁一奇,因为她一直不知道丁驼子为人如此机警,刚才若不是丁驼子出言提醒,只怕此际,她已吃亏了。
  是以她也回头向丁驼子看了一眼,却见丁驼子低着头,像是十分惊恐一样。
  戚金花冷冷地道:“黄夫人,你们两夫妇的武功如此之高,八年来,连一个杀女仇人也找不到,可见你们武功虽高,这机智方面,未免差了一些!”
  黄夫人的面色,陡然之际,变得难看之极,青白不定,她盯着戚金花,一字一顿,道:“我们迟早会找到他的,一定找得到的!”
  戚金花“咯咯”笑着,道:“他在什么地方,你们可知道么?”
  黄夫人心头紧紧地绞痛着,感到了一阵阵的痛楚。他在什么地方?百步飞针李维扬,在什么地方呢?
  (百步飞针李维扬在什么地方呢?)
  (百步飞针李维扬一定躲在一个极安全的地方,是以黄大侠夫妇才找不到的。)
  (但是,百步飞针夺维扬的心中,却仍然是极度不安的,他害怕被发现,他如今躲得极好,正因为躲得极好,是以才未曾被黄大侠夫妇发现,但是也正因为躲得极好,他就不得不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地来维持这种“极好的地位”。)
  (百步飞针李维扬无时无刻不在小心翼翼地应付一切,他神经上所负的重担之重,实在不是普通人所能忍受得了的!)
  (但是,百步飞针李维扬,却还必需忍着!)
  戚金花冷笑一声,道:“其实,这也怪不得你们,我们教主,这些年来,也在到处寻找他的下落,却也是一无所获!”
  戚金花的话才一出口,只听得大厅之中,突然传来了一个十分苍老深沉的声音,“哈哈”一笑,道:“金花,你这小妮子愈来愈不像话,居然绕着弯子骂人,你岂不是也在说我武功有馀,机智不足么?”
  那声音一传出来,黄夫人的面色,变得更难看了,她不由自主,向后退出了两步!
  那正是天河妖叟令狐黠的声音!
  接着,令狐黠便缓步踱了出来,只见他面上带着奸笑,道:“多谢黄夫人刚才留情,免致小妾剑下丧生,盛情不敢或忘。”
  黄夫人面色铁青,横剑当胸,一言不发。
  令狐黠呵呵笑着,抬头看去,道:“啊,这位一定是令郎了,是不是?”他一面说着,一面又现出了一种异样狡猾的神情来。
  黄夫人的心中,陡地一动,暗叫一声不好,连忙又向后退了两步,一直到了马车之前。
  也就在此际,只听得令狐黠突然发出了“哈哈”一笑,随着他那一笑,四面八方,都有脚步声传了过来,黄夫人急忙四面看去,只见四面都有人自墙角处转了出来,不下数十人之多!
  那数十人走了出来之后,已将他们团团围住!
  令狐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黄夫人,令郎长得倒玉雪可爱,我看,就请他在我庄上住上些时,你们两人在外寻找仇人时,也好放心些。”
  黄夫人勉力镇定心神,道:“令狐教主,外子随后就到,要问问他肯不肯才行。”
  令狐黠当真狡黠无比,听了之后,又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道:“黄夫人,你是在和我开玩笑么?未将仇人活捉之前,绝不回抱玉庄来,这是黄大侠所罚下之誓言,普天下人皆知,黄夫人如何还来骗我?”
  黄夫人心中吃惊之极,她身形拔起,上了车顶,沉声道:“丁驼子,你抱住了鹰儿!”
  黄鹰大叫道:“我不怕,妈,我不要老丁抱着我,我什么也不怕!”
  丁驼子则颤声道:“夫人,我……怕得紧。”
  黄夫人一上了车顶,英姿飒爽,神威凛凛,沉声道:“不必怕,你赶车出去,看谁敢阻拦。”
  戚金花“咯”地一笑,道:“教主,你听听,她说没有人敢阻拦。”
  令狐黠“哈哈”笑着,道:“金花,你说错了,根本不必任何人阻拦,黄夫人自然不会走的。”
  丁驼子这时,已然“啪”地一鞭,挥了下去,拉车的两匹马待向前冲了过去,但是令狐黯身形疾幌,一伸手,按住了一匹马的额头,另一手一扬,“呼”地一声,有一件东西,向黄夫人飞了过来,道:“黄夫人,你看,那是什么?”
  黄夫人“哼”地一声,并不伸手去接,只是长剑向前一伸,突然刺了出去,正刺在那物事之上。
  那物件却也不是什么暗器,而是一只小小的绸包,一被剑尖刺中,绸包便散了开来,“啪”地一声响,一件金光闪闪的东西,落在车顶之上。
  黄夫人低头看去,只见落在车顶上的,是一根镶有三颗明珠的金钗。
  一看到了那根金钗,黄夫人整个人都呆住了!
  她双眼定在金钗之上,身子却在簌簌地发着抖,黄鹰叫道:“妈,什么事,什么事?”
  丁驼子则低声道:“别吵!”
  黄鹰仍然在叫着,但黄夫人慢慢扬起了手,示意他不要出声,然后,她自己抬起头来,又望了令狐黠半晌,才道:“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令狐黠一笑,道:“黄夫人请跟我来。”
  他竟转过身,向大厅内走了进去,丁驼子又失声道:“夫人,不可!”
  但是黄夫人却一摆手,道:“你别管我,你们在这里等我。”
  丁驼子着急道:“夫人,你要是进去了,小公子──”
  黄鹰的神色,也是相当害怕,但是他却立即道:“妈,我不怕,我已经不小了!”
  黄夫人沉声道:“好孩子!”
  她一声“好孩子”才出口,身形疾掠了起来,向下一落,便落在令狐黠的身后。
  黄夫人的身形向下一沉之际,令狐黠的去势,突然加快,“飕”地一声,便已进了大厅,黄夫人也立时跟了进去。
  令狐黠和黄夫人一走,围住了那辆马车的数十人,也围得更近了一些,戚金花摇摆着身子,走向前来,笑道:“小弟弟,你妈妈也进去了,你怕什么?还不快跟我进去看看?”
  戚金花的话,令得黄鹰大怒,骂道:“呸,你不是好人,你是妖精!”
  戚金花却只是咯咯地笑着,丁驼子又颤声道:“这位姑娘,常言道……冤有头,债有主,你……何苦和一个小孩子过不去!”
  黄鹰大声道:“我不小了,我和她动手,我不怕!”
  丁驼子一伸手,握住了黄鹰的手臂,道:“你不能去,你绝不能去。”
  戚金花笑道:“驼子,你这样忠心耿耿做什么?你不让他下来,我就将他拉了下来!”
  丁驼子喘着气,道:“你高抬贵手,姑娘,你全福全寿,高抬贵手吧!”
  戚金花却早已身形一幌,一阵香风过处,她已然上了车踏,笑道:“驼子,你让开些,我来接他下车!”她一面说,一面伸手便向黄鹰抓来。
  黄鹰家学渊源,武功自然也相当有根底,一见戚金花抓来,反手一掌,便向戚金花的手背,拍了下来。
  戚金花“哈哈”一笑,手一缩一翻,五指如鈎,已反扣住了黄鹰的手腕,道:“下来吧!”
  她一面说,一面已用力一拉,可是也就在此际,却只见丁驼子突然伸出手来,五指一紧,却已抓住了戚金花的手腕。
  那一抓,敢情十分大力,令得戚金花的五指一松,将黄鹰放了开来!
  而且,那一抓也全然出乎戚金花的意料之外,她陡地一呆,左手一掌待拍向丁驼子时,丁驼子的一掌,已然加在她的头顶之上。
  丁驼子的出手虽快,而且,他一出手,便将戚金花制住,戚金花连反抗的馀地也没有,但是丁驼子的身子,却在剧烈地发着抖。
  他道:“小公子,你……你快赶着车子走。”
  黄鹰却还在道:“不行,我妈还在里面。”
  丁驼子的声音,抖得更厉害。
  他道:“你……你赶着车子走,夫人武功高强,不打紧的,我们……去告知老爷去,快!”
  黄鹰拿起了马鞭,“啪啪”两鞭,挥了下去,马儿撒开蹄,便向外奔开去。围住马车的人虽然多,但是戚金花被丁驼子扣住了脉门,按住了头顶,围住的人,如何敢不让路,马车冲过去,纷纷退了开来。
  马车直冲出了庄门,可是那数十人,也发一声喊,早有人牵出马来,他们各自翻身上马,随后泼刺刺地追了上来,衰草满地的路面之上,蹄声得得,车声辚辚,实是扣人心弦之极!
  黄鹰一看到后面有人追来,一鞭紧过一鞭,马车的去势,快疾无比,随后追来的四五十骑,始终跟在后面三四丈处,也不敢太接近,可是也绝无离开之意。

相关热词搜索:倪匡短篇

上一篇:盗盒
下一篇:长虹贯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