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倪匡 中短篇集 正文

飞针
 
2019-08-14 21:01:14   作者:倪匡   来源:倪匡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不消多久,已来到了路近头,见到了大道,马车陡地一转,转上了大道,去势更疾,转眼间,已然可以看到那座石亭了。
  远远地可以看到,在石亭之前,站着黄山威,黄山威身形长大,本来极之魁梧,可是这时看来,却给人以十分落寞之感。
  而黄山威显然也被那一阵急骤的蹄声惊动了。
  而且,他自然也认出了那轮马车来。
  他身形幌动,几个起伏,便已赶到了近前,黄鹰一看到了父亲,一鞭抽下去,一声大喝,马车立时停了下来。
  黄山威在迎向前去之际,还根本未曾看到车上发生了什么事,这时车子一停,他才突然看到,丁驼子的手中,抓着一个绝色女子。
  黄山威一呆,大喝道:“丁驼子,是怎么一回事?”
  丁驼子一松手,戚金花身子,立时凌空翻起,向后疾掠而出,迎上了追来的那数十人,那数十人立时将她团团拥住。
  丁驼子的身子发着抖,道:“老爷……老爷……夫人……庄上……令狐黠在庄上!”
  黄山威对于丁驼子的话,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只是目射精光,望定了丁驼子,黄鹰说道:“爹,老丁出手好快,那女人想害我,是老丁将她抓住了的。”
  黄山威徐徐地道:“老丁,这些年了,我竟不知你是一个会家!”
  丁驼子道:“我……算是什么会家?只不过偷偷跟着公子学些功夫罢了。”
  黄鹰笑了起来,道:“爹,你看我做师傅,还不错吧!”
  丁驼子也乾声笑了起来。
  可是黄山威对于这一老一小两人的笑话,却是一点也不欣赏,他仍然寒着脸,一字一顿道:“阁下何人?”
  丁驼子还未曾回答,黄鹰已然奇道:“爹,你……你难道不认识他?他是老丁啊!”
  丁驼子也勉强笑着,道:“是……是啊,老爷,我是老丁啊!”
  黄山威“哼”地一声,身形暴起,直上直上,拔起了五尺,手起掌落,“呼”地一掌,向着丁驼子的顶头,疾拍了下来──
  那一掌来得突兀之极,在黄鹰的惊呼声中,丁驼子身子,簌簌抖着,双手抱住了头,却是并不躲逃,电光石火之间,只听得“啪”地一听响,那一掌已齐齐正正击在他后脑之上!
  而黄山威身形向后一弹,也弹了开来。
  黄鹰一欠身,将丁驼子的身子,紧紧抱住,叫道:“老丁!老丁!”
  他陡地转头去,道:“爹,你为什么要打老丁?你为什么要打他?老丁,你……被爹打……死了么?”
  丁驼子一直缩着头,直到这时,才抬起了头来,道:“公子,我可是被老爷打死了?”
  黄鹰本来,满面皆是惶急不平之状,看他的样子,像是立时就要哭了出来一样,但是,一听得丁驼子这样的问自己,他却也忍不住“噗赤”一声笑了出来,道:“老丁,你要是死了,还能够出声问我么?”
  丁驼子哭丧着脸,道:“老爷──”
  黄山威心中的疑惑,仍然未去,他刚才一掌向丁驼子拍下,丁驼子只是抱住了头,绝不躲逃,看来他并不像是会武功之人,但是黄山威自然知道戚金花是何等样人,连戚金花都可以擒得住,其人的武功,自是非同小可的。
  要知道学武之士,最忌讳的事,便是有人隐姓埋名,藏在近侧,那唤着“卧底”,一经查出,立时严厉对付。刚才黄山威那一掌,当真是想将丁驼子一掌拍死了的。
  但是他一掌击到中途时,忽地想起,这近八年来,丁驼子一直和自己在一起,黄鹰更是他带大的,若是他要害自己,什么时候不好害?
  他如要加害鹰儿,更是易如反掌,何以七八年来,一直都相安无事?
  他正是想到了这一点,是以才发掌发到了一半,突然内力回收的。
  而对丁驼子来说,刚才他等于在鬼门关前,打了一个徘徊一样!
  这时,黄山威尽管还是满腹疑云,但他却也不及追问,只是沉声道:“丁驼子,夫人怎样了?”
  丁驼子想是吓坏了,连讲话的声音,也变得乾涩无比:“夫人……夫人……”
  他没有讲下去,却听得戚金花尖声道:“黄夫人应教主之邀,去商议一件事了。”
  黄山戚大吃了一惊,道:“什么?”
  丁驼子道:“真的。”
  黄山威倏地转过头来,双眼射出凌厉无比的光芒,望定了戚金花。戚金花虽然远在三丈开外,但是一接触到黄山威那两股凌厉无匹的眼光,她的心中,也感到一阵害怕,她勉力镇定,道:“你……望着我作甚?”
  黄山威沉声道:“你是令狐老贼的爱妾,是不是?”
  戚金花为人极聪明,她一听得黄山威这样问,已知道黄山威心中想些什么了。黄山威心中所想的自然是黄夫人若是为令狐黠所擒,那么,他若擒住了她,就可以和令狐黠换人了!
  当戚金花才一想到这一点时,她的心中,也不禁大是骇然。可是,她随即想到,在自己的身边,围着四五十人之多,这四十人,莫不是武林高手,黄山威只有一人,自己怕他何来?
  她一想及此,胆气顿壮,立时娇笑道:“是啊,我是他最心爱的人儿。”
  黄山威手背一抖,“铮”地一声响,已然拔剑出鞘,他将寒光森森的剑抱在双掌之中,向戚金花遥一拱手,道:“那就多有得罪了!”
  戚金花叫道:“你们小心──”
  她这里叫声甫毕,只听得黄山威突然发出了一下长啸声,随着那一下长啸声,只见剑影滚动,黄山威已然抖动长剑,向前冲了过来!
  戚金花一叫,有十来个人,抢出几步,拦在戚金花的面前。
  可是,黄山威的来势,实在太以惊人,太以凌厉了,他是挟着雷霆万钧之势,向前冲了过来的,首当其冲的四个人,一见这等情形,心中一怯,不由自主,匆忙向外逃了开去。
  还有四个人,总算胆识较壮,仓皇还了一剑,可是只听得“铮铮铮铮”四下响,四柄长剑,一齐断折,那四个人的身子,也各自被一股大力,撞得向外翻跌了出去。
  黄山威再是一声大喝,长剑自上而下,匹练也似,斜削了下来,还有六七人发出了一声惊呼,纷纷退避,戚金花双足一点,身子向上,疾拔了起来。
  眼看她一拔起,就可以避开黄山威的一剑了,但是黄山威的身子,却也跟着拔起。
  在黄山威的身子也跟着拔起之后,半空之中,只见剑影千重,不见有人。
  但是俄顷之间,剑影敛去,人影陡现,只见两个人,自半空中一齐落了下来,戚金花的脉门,已被黄山威扣住,她面白如纸,满面怒容。
  其馀数十人,看到了黄山威大展神威,片刻之间,已将戚金花制住,个个张口结舌,呆若木鸡!
  戚金花虽然被制住了脉门,无法挣扎,但是她仍然在尖声叫道:“你们这干饭桶,望定了我作甚?他抓住了我,你们不会去抓他儿子么?小心,那丁驼子是一个会家!”
  黄山威也急叫道:“老丁,你别再藏头露尾了!”
  丁驼子急道:“老爷,老爷,我是不会武功,我是不会武功的啊!”
  就这几句话工夫,已有十来个人,各仗兵刃,向前一涌而上。
  丁驼子用十分难听的尖叫声大叫道:“我们快逃!”
  他一鞭又向马上抽了上去,可是这时,早已有两个人着地滚到,“唰唰”两刀,将车轮剖成了两半,车子向旁便倒。又有一人,一手提住了丁驼子的后颈,将他直提了起来。
  黄鹰尖叫道:“别伤老丁!”
  他身形一起,飞起一脚,踢在那人的手腕上,那人一负痛,手松了开来,丁驼子的身子,骨碌碌地滚到了马车旁边,他连忙钻进了车底下。
  这时,黄山威抓住了戚金花,但是也疾赶了过来,长剑霍霍,二招之间,便伤了七八人。
  可是对方共有数十人之众,黄山威虽然所向无敌,可是等他赶到马车边时,黄鹰却已被两个长汉子,在他的身后,将他紧紧地箍住!
  黄山威发出一声巨喝,道:“放开他!”
  那两人望定了戚金花,戚金花尖声道:“快将他带到东面林中去等我,你们立此大功,我对教主说,升你们为天地人三堂中天寿堂堂主!”
  那两人一声长啸,带着黄鹰,身形疾拔而起,落在路边,厉声道:“黄大侠,你不想绝后,就别追上来!”
  戚金花也道:“黄大侠,他们两人,外号人称千蛇双毒,倒是说得出做得到的!”
  黄山威一则投鼠忌器,二则他抓住了戚金花,究竟行动迟滞些,眼看想追上去,已然不及,立时道:“你叫他们放开,不然我先杀了他!”
  戚金花一声冷笑,道:“不会的,黄夫人还在抱玉庄上哩!”
  黄山威陡地一呆,就在那两句话问,千蛇双毒身形如飞,几个起伏,早已隐没在路边的林子之中,看不见了。
  黄山威心中又惊又怒,他紧紧地握着戚金花的手腕,虽然他武功绝顶,但是突然之间,遭此巨变,他却也方寸大乱,无法应付。
  他呆了极短的时间,便厉声道:“跟我到抱玉庄去!”
  却见丁驼子自车下探头来,抖着声问道:“老爷,是……是叫我么?”
  黄山威一顿足,并不回答他,带起戚金花,便落在一匹马上,双腿一挟,马已向前疾奔而出,其馀人也纷纷上马,跟了上去,竟没人来理会丁驼子。丁驼子自外爬了出来,他呆呆地站着,汗自他的额上,像是十几条小河一样地淌了下来。
  看他的样子,他像是极之害怕,他的确是害怕之极了,他从来也没有像刚才那样害怕过!
  黄山威制住了戚金花,向前飞奔而出,眼看将要奔到抱玉庄门口了,只见一匹马自抱玉庄中,直奔了出来,转眼之间,便到了近前,自庄上奔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黄夫人。黄夫人一见了丈夫,高叫了一声,身形一纵,已然下了马,喘着气,道:“山威……山威……我见到小玉了,我见到小玉了!”
  她讲到第二句“我见到小玉了”时,也不知道是太高兴了,还是受刺激太甚了,她双眼之中,泪水如泉也似,涌了出来。
  黄山威的身子,猛地一震,忙道:“夫人,你……别太伤心了。”
  黄夫人摇着手,道:“我不是伤心,我……是高兴,我们的小玉好端端地在抱玉庄上!”
  黄山威呆呆地骑在马上,道:“夫人,你……好几次半夜惊醒,也曾告诉我见过小玉来。”
  黄夫人声嘶力竭,道:“这次是真的,小玉一直被令狐黠软禁在抱玉庄上,当日她从抱玉崖上跌下去,并未曾死,是被令狐黠擒住的。”
  黄山威的目光转动,望向戚金花。
  戚金花一笑,道:“她说的句句是实,你望我作甚?”
  黄山威脸上的肌肉抽动,以为惨死已然八年,魂牵梦萦的爱女,为了女儿,这位大侠,大英雄,不知在背后流过多少眼泪,如今忽然知道女儿好端端地还在,他实是不知是悲是喜!
  正在此际,只见令狐黠“哈哈”笑着,自庄中踱了出来,道:“黄大侠回来了?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劝她答应犬子的婚事,但是她却一直不肯,看来,非要父母之命不可了?”
  黄夫人忙又道:“他还是要女儿答应他儿子的婚事。”
  黄山威厉声道:“放屁,他累我们在江湖上奔波八年,还有脸提这件事!”
  令狐黠道:“黄大侠,你可别忘记,李维扬伤我孩儿一目,若不是我将令媛生还的信息瞒住,你怎肯遍天下去找李维扬?但是如今,已历八年之久,李维扬仍是踪影不见,自然是再也找不到的了,我又何妨旧事重提?”
  黄山威怒道:“你怎知李维扬找不到了?”
  令狐黠笑道:“自然是,你知道他在哪里?”
  (李维扬在哪里?百步飞针李维扬在哪里?)
  (他在逃,他在拼命地逃。)
  (他绝不能被黄大侠夫妇发现,是以他必需拼命地逃着,为了自己的性命而逃!)
  百步飞针李维扬住拼命地逃着,他的身形是如此之快,以致他简直如同是在地上飞快地滚勤着的一只球一样。是的,他看来像一只球,因为他的背上隆起了一块,是的,他背上隆起了一块,因为假扮成了一个驼子。是的,他扮成了一个驼子,他已扮了八年。
  他,就是丁驼子。
  百步飞针李维扬,就是丁驼子。
  丁驼子是七年多前,在一家客店的院中悬颈,被黄夫人救下来的,自此之后,他一直跟着黄大侠夫妇,那是因为他在逃亡了近半年之后,感到自己已然避无可避时想出来的办法。
  黄大侠夫妇正在遍天下寻找他,但是他却就扮成了一个又老又可怜的驼子,在黄大侠夫妇的身边。
  当然,他得日夜小心提防露出破绽来,但是,那却是他最安全的庇护所,他安全地度过了七八年,直到刚才他出手救了黄鹰,才露出了破绽来。
  他知道,黄大侠在一时之间,虽然被他瞒了过去,但是绝瞒不久的。当一切风波过去之后,黄大侠就会想起他来,那时,不消盘问多久,他一定会进一步露出破绽来,而不能再隐瞒身份的。
  所以他必需逃,他必需以最快的速度,逃到最远的地方去!
  他自然也知道自此之后,他不能再托庇在黄大侠的身边,实在来说,天下虽大,也已然没有什么他可以称为安全的地方了。
  但是,他还是非逃不可!
  他身形迅速地投进了林子中,在密密层层的树林中,他似乎安心了些,他喘了几口气,正当他准备提气再奔时,他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自远而近,传了过来,他连忙迅速地爬上了树去,躲了起来。

×      ×      ×

  黄山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夫人,小玉……她怎样了?”
  黄夫人道:“她长大了,可是我还认得她,她是我们的小玉,她被禁在一个十多丈深的枯井之中,我缒下火把去,看到了她!”
  黄山威一声怒吼,道:“老贼,你竟将我女儿在枯井之中,囚禁了八年之久?”
  他想起爱女在这八年之中,竟受着这样的苦楚,怒意陡生,手臂一振,“轰”地一声,一股大力,疾涌而出,将戚金花向令狐黠推了出去。
  令狐黠绝未想到黄山威竟会突然动手,及至戚金花迎面飞了过来,他大吃一惊,急忙双手齐出,便向戚金花的身子托去。
  他武功也是非同小可,一将戚金花的身子托住,双臂向旁一移,已将戚金花的身子,轻轻巧巧,抛向一边,跌在地上。
  但是黄山威在抖出戚金花之际,是封了她穴道的,令狐黠在急切之间,也来不及解开她的穴道。黄山威一抛出了戚金花,身形疾起,叫道:“夫人,你还不去将女儿救了出来?”
  一言提醒了黄夫人,黄夫人长剑闪动,返身向庄中疾窜了进去,她剑势滚滚,谁敢阻拦!
  而黄山威一面大叫,一面自上而下,已连攻了七剑,令狐黠左闪右避,极之狼狈,他厉声道:“我一发信号箭,立时便有千斤大石,堕入井内!”
  黄山威身形流转,剑发不已,道:“我信你所说是实,但是你怎有馀暇发信号箭?”
  的确,黄山威的剑招,如此迅疾无伦,如此凌厉无匹,千百条剑影,一齐罩了下来,剑招如同长江大河一般,一招未老,次招又至,绵绵不绝,而且,每一招之中,又都有着好几个变化,他外号人称“七手剑”,这时剑法一展了开来,当如同有七个人在围攻令狐黠一样,旁人想要出手相助,也无从出手!
  令狐黯听得黄山威如此说,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他自然知道,不要说没有馀暇取信号箭出来,捏破了抛向半空,就是想抽个空,将他的独门兵刃,五毒虎爪取了出来,也是在所不能!
  因为这时候,他全力以赴,尚且觉得剑气森森,对方的长剑随时可以削中他,只消略慢一慢,那是定然性命难保的了。
  令狐黠一生之中,也不知遇到过多少强敌,但是却也未曾遇到过这样的高手,刹那之间,他实是汗流浃背,他心中一起恐慌,脚下略慢了一慢,便听得“嗤”地一声响,一剑已自他胁下穿过,在他衣服上穿了一个大洞,虽然未曾受伤,但是胁下生风,更增寒意!
  转眼之间,黄山威七七四十九剑,三百四十三式变化,一齐使完,剑法略慢了一慢,令狐黠究竟是武功极高的高手,大叫一声,身子趁机后退,一抖手,“嗤”地一声响,一枚信号箭,已然直飞向半空!
  黄山威一声大叫,身形拔起,一剑向信号箭削去,但是他一剑到处,只削下了一半,落下了满天光雨,还有半截,依然升了上去!
  黄山威身在半空之中,陡地一翻,落了下来,剑尖突然指住了躺在地上的戚金花的咽喉,令狐黯料不到有此一着,想要赶过来时,已然不及!
  黄山威一声冷笑,道:“小女若有不测,你和她都要陪着到九泉一行!”
  令狐黠面色铁青,呆立不动,刹那之间,四周围一起静了来,和刚才两人厮杀之际,那种惊天动地的情景相比,简直如同两个世界一样!
  那种极度的沉寂,维持了没有多久,便听得庄内响起了黄夫人的高叫声,紧接着,两条人影,已疾掠而来,在黄夫人身边,是一个面色苍白之极的女子,她的左颊上,有一道淡淡的伤痕,正是黄小玉。
  黄山威打从心底深处笑了出来,道:“老贼,你信号箭放得迟了!”
  令狐黠道:“好,你女儿无恙,你也该放开她了!”
  黄山威摇头道:“现在还不行,犬子被贵教门下两人劫走,要找到了犬子,安然无恙,才能放她!”他一俯身,将戚金花自地上提了起来,向黄夫人一推,令狐黠抢前一步,但不等他出手,黄夫人早已扣住了戚金花的脉门,将她拉了过来。
  黄山威这才缓缓地转过身去,望着他的女儿,他的鼻中一阵一阵发酸,他想叫女儿一声,可是奇怪的却一声也叫不出来,直到黄小玉扑到了他的怀中,他才叫了出来,可是这时候,他声音硬塞,也根本听不清他叫的是什么了,好一会,他才道:“小玉,你和你母亲在此,先将庄中的狐群狗党,一齐驱了出来。”
  他又转头道:“令狐教主,犬子被贵教门下,劫到了东林之中,烦你和我一齐去找一找,你最好希望犬子安然无事!”
  令狐黠面色铁青,闷哼了一声,他捨不得戚金花,自然不敢不从!

×      ×      ×

  李维扬一蹿上了树,便看到两个人,各自用手臂箍住了一个孩子,脚步一致,抢了进林子来,一进林子,便停了下来。
  那孩子却正是黄鹰!
  李维扬不禁抽了一口凉气,他连动也不敢动,只盼望那两人快点离去,可是,那两人却并没有离去的意思,其中一个一伸手,点了黄鹰的穴道,将黄鹰放了来,那人面长如驴,神情骄妄,道:“哈,好运道自天而降,想推也推不掉,我就快就任本教天寿堂堂主了!”
  另一个面有赤记,一副凶相,只听得他冷冷地道:“你只怕弄错了吧,可以当天寿堂堂主的是我!”
  长脸的厉声道:“你未曾听得戚姑娘说──”
  他话讲到了一半,便突然停了下来,那是因为他自己也记起了戚金花的话,戚金花许下一个天寿堂堂主之位,那是在魔教之中,权威极高的高职。
  但是,如今,他们却有两个人!
  长脸的说了一半,突然停了下来之后,随即一笑,道:“你我是好兄弟,难道还争这个么?谁当堂主,还不是一样?”
  面有赤记的道:“说得是,那你就不必和我再争了,就由我当了这堂主吧!”
  长脸的怒道:“什么话,我们结义之际,我却是兄长!”
  面有赤记的道:“是啊,你做兄长,让让小弟,又有何妨?”
  长脸的目射凶光,望住了对方,面有赤记的,也不甘示弱,两人互望着,好一会,突然之间,长脸的满面笑容,伸手在赤面的肩头之上拍了一下,道:“我们──”
  可是他只讲了两个字,便突然住了口,因为就在此时,自面有赤记的人的衣袖之中,已蜿蜒游出了四条全身扁平,青色的毒蛇来。
  他的长脸,在刹那间,现出了惊骇绝伦的神色来,但他的身子却僵立着不动,他在那样的情形之下,居然还能讲话,道:“好兄弟,你……将这闪电青毒蛇,捉了回去,捉了回去!”
  那面有赤记的桀桀笑道:“你只要不动,蛇儿原不会咬你的。”
  长脸的几乎要哭了出来:“可是兄弟,你也别动,一见附近有东西动,蛇儿一样会咬人的!”
  面有赤记的笑道:“我为什么不──”
  他才讲到这里,面色陡地一变,转头向肩头之上看去,只见他肩头上,钉着一枚赤红色的毒钉!
  他桀桀怪笑了起来,然而,他只笑了一声,身子便向后倒了下去,他身形一倒,四条在地上盘成一团的毒蛇,突然窜了起来,只见青光一闪,长脸的发出了半声怪叫,身子倒在地上,缩成了一团,抖了两下,就不动了。
  而那四条毒蛇则又在他的身上,慢慢地游了开去,到了黄鹰的附近,停了下来,昂起了蛇首,向着黄鹰,吐着蛇信。
  躲在树上的李维扬,对下面发生的一切,是看得清清楚楚的,他简直惊得呆了,而当他定过神来时,却又听得一阵脚步声,传了过来,他抬头看去,只见黄山威和令狐黠两人,一齐奔了过来!
  而那四条“闪电青”却一齐围在黄鹰的身边!
  “闪电青”毒蛇动作快捷,一见风吹草动,便立时择物而噬,两人若是奔得近了,黄鹰立时性命难保,而事实上,若不是黄鹰被封了穴道的话,他见了四条毒蛇,必然害怕,只要略动上一动的话,他也定然没命了!
  李维扬一见到两人飞奔而来,显然未曾发现眼前的莫大危机,他不顾一切,急叫道:“你们站住,万万不能再向前来!”
  黄山威和令狐黠两人,全是一等一的高手,他们的来势虽快,可是说停就停,而当他们一停下来之际,他们也看清眼前的情形了!
  他们两人离黄鹰约有两丈许,那四条蛇的身子,已然因为他们的前来而摇摆了一下。
  他们两人俱皆倒抽了一口凉气,异口同声道:“闪电青!”
  黄山威忙又道:“鹰儿,你千万别动,我来杀这四条毒蛇!”
  令狐黠道:“你怎么杀它们?只怕剑一扬起,蛇已咬中令郎了!”
  黄山威的手按在剑柄之上,但是他却提不起这个勇气将剑拔出来,他喘着气,道:“我身形幌动,可以将蛇引开去。”
  令狐黠道:“可能引开两三条,那你将是白送了性命,令郎也是性命难保。”
  黄山威僵立着,他面上的肌肉,在不断地跳动着。而这时候,在树上的李维扬,面上的肉跳得更厉害!
  因为他知道,只有一个人能救黄鹰,那就是他,百步飞针李维扬!
  别的暗器,还未曾射到毒蛇,毒蛇一见物影移动,便立时凶性大发,但是他的百步飞针,却是例外,他的百步飞针,又细又快,根本连影都未有,便已可以射中目的了。
  但是,他的百步飞针,如果一出手的话,岂不是等于在告诉黄山威,他要找的百步飞针李维扬,就在树上?
  他望着下面,望着黄鹰,黄鹰的穴道虽然被封,但是他的脸上,却也现出了骇然欲绝的神色来,他的喉间,突然发出了一阵异样的声响来,那是因为他想哭,但是却又哭不出来之故。
  他的手慢慢缩进衣袖去,扣了四枚飞针在手。
  他是逃不过去的了,四枚飞针不发,还有一线希望,四枚飞针一发,他是逃不过去的了!
  但是,四枚飞针一发的话,黄鹰却有救了。
  黄鹰如今没有问题,但是这样可以僵持多久呢?
  他的穴道,一定会自己松了开来的,穴道一松,他还只是一个孩子,能够一动不动么?
  李维扬已扣定了这四枚飞针,他双眼也定定地望定了那四条“闪电青”毒蛇。
  他头上的汗,大滴大滴流了下来,顺着他的脸颊,落了下来,落到了地上,“啪啪”有声,将一两片落叶,激得略扬了一扬,那四条毒蛇的身子,又摇摆了起来,李维扬突然大叫了一声,四枚飞针,陡地射了出去!
  那全然是出乎令狐黠和黄山威两人意料之外的事,等到他们猛地一惊时,四条毒蛇的七寸处,已被飞针穿过,牢牢钉在地上,蛇身正在拼命扭曲!
  黄山威飞身向前,将黄鹰的身子一把抱起,令狐黠大叫道:“百步飞针李维扬!”
  李维扬一纵身,自树上落了下来。
  黄山威失声道:“丁驼子!”
  李维扬苦笑着,令狐黠大踏步地走了过来,但黄山威闪身拦住了他,道:“令狐教主,你不可碰他丝毫!”
  李维扬急叫道:“老爷……黄大侠!”
  令狐黠恨恨一顿足,退了开去,黄山威将黄鹰的穴道解开,放了下来,他一手拉着黄鹰,反手一拉,拉住了呆若木鸡的李维扬,道:“你跟我来,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李维扬仍是莫名其妙,他不知道黄山威要带他去见什么人,但是他却知道一点,那就是,他至少可以不必再逃了,可以不必再躲藏了。
  他的脚步,比八年来任何时候,都来得轻松万倍!

  (倪匡《飞针》全书完)

相关热词搜索:倪匡短篇

上一篇:盗盒
下一篇:长虹贯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