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剑雨花红 正文

第五章 疑云层层
2019-07-16 11:23:11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第二天,窗外甫现曙色,他立即起床盥洗,打点束装一毕,见天地二丑尚未来见,便开门出房,来到天地二丑的房外敲门。
  敲了一阵,却不见天地二丑开门,心中起疑,便转去窗下,凑近缝隙向内窥视。
  一看之下,不觉呆了。
  因为,房中那张床上没有人睡着,天地二丑竟不知何处去了。
  令狐彰再去推房门,发现门关着,立刻转到客房后面的窗口,一看后窗虚掩,顺手一推,跳了进去。
  仔细一看,除了床上被褥零乱之外,没有其他异状,心想他们绝不会不告而别,必是昨夜发现了什么紧急情况,来不及通知自己即行追出……可是,如今天已大亮,他们怎么还不转回客栈呢?
  他焦躁地在房中来回踱步,踱了好一会,只好开门出房,回到自己房中坐候。
  等待再等待,眼看已日上三竿,天地二丑依然不见回来,他忍耐不住了,便找来店小二问道:“小二哥,我隔房那对老夫妇哪里去了?”
  店小二一怔道:“他们不在房中么?”
  令狐彰道:“不在。”
  店小二惊讶道:“这就奇了,小的并未见到他们离开客栈,怎么会不见了呢?”
  令孤彰皱眉道:“你去问问别的店小二,看有谁见到他们离开,立刻来告诉我。”
  店小二应声而去。
  不久,他满面惊慌地回到令狐彰的房中,说道:“小的都问过了,没有人看见他们离开……”
  令狐彰道:“你慌什么?”
  店小二道:“是这样的,刚刚有位客人住入敝栈,他说……他说在镇外野地上看见两……两个死人!”
  令狐彰一惊道:“两个死人?他们是谁?”
  店小二道:“那客人说死者是一对老夫妇,死状甚惨,把他吓坏了。”
  令狐彰暗忖道:“会是他们天地二丑么?”
  这个念头闪过脑际之后,他立刻问道:“他说在镇外的什么地方?”
  “镇北四五里外的一处野地上。”
  “快替我算算店账,我要去看看!”
  令狐彰会账出店,疾步往镇北赶去,出了镇街,立刻健步如飞,不消片刻工夫,已来到距白沙镇四五里的野地上。
  他边跑边找,终于发现果有两具尸体仰卧地上,趋前一看,果然不错,死者正是天丑公公和地丑婆婆!
  两人都是天灵盖下陷,血从双耳流出,此与千手怪侠司马天虹的死亡情形完全相同!
  令狐彰惊得呆了。
  谁是杀害他们夫妇的凶手?
  为什么凡是与自己接近之人,竟都会无缘无故地被杀害?
  凶手杀人的目的何在?
  令狐彰如入五里雾中,又是震惊又是困惑,忍不住仰天悲叹道:“天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实在想不通,呆立良久之后,觉得现在自己所要做的事是先让死者入土为安,当下将天地二丑的尸体移去更僻静之处,挖了个大坑,将尸体埋下,然后默告道:“天丑公公,地丑婆婆,你们暂且放心去吧,我一定会找出杀害你们的凶手,把他的首级带到你们面前来祭拜!”
  然后,他深吸一口气,自问道:“现在我该怎么办?”
  他想了一会,认为此事须得让姑姑知道才行,便决定先往开封静心禅院见姑姑。
  于是,他动身北上。
  不料才走出一二里地,忽然迎面碰上一个年约五旬的和尚!
  他一看就猜出老和尚必是少林僧人,可能正是奉派出寺追寻“盗剑”之人,因为“作贼心虚”,与那老和尚对望一眼之后,便低头匆匆欲过。
  那老和尚正是少林憎人,他瞥见他腋下荚着一只长包袱,怀疑是一把剑,立刻挡住去路,合十道:“小施主请了。”
  令狐彰只好硬着头皮还礼道:“大师父有何指教?”
  老和尚眼睛直盯着他腋下的长包袱,道:“请容贫僧冒昧,小施主那包袱中可是一把剑?”
  令狐彰摇头道:“不是。”
  老和尚道:“请打开看看如何?”
  令狐彰故作不悦道:“萍水相逢,素不相识,大师父这个要求不嫌太过分么?”
  老和尚哈哈笑道:“是的,确实太过分,只是贫僧一生爱剑,看小施主包袱中的剑必非凡物,借观一下又有何妨?”
  令狐彰道:“我刚刚说过了,这不是一把剑!”
  老和尚道:“不是剑,是什么呀?”
  令狐彰道:“刀。”
  老和尚道:“贫僧也喜欢刀,就请打开让贫僧观赏一下吧!”
  令狐彰道:“对不起,我有急事,不能多耽搁,请让路吧。”
  老和尚微微一笑道:“贫僧只看一眼便成,绝不耽误小施主的行程。”
  令狐彰道:“要是我拒绝呢?”
  老和尚又微微一笑道:“小施主且听贫僧一言:贫僧乃少林寺和尚,前天夜里,有人去敝寺盗走了一把‘死亡之剑’,是故贫僧奉派出寺追缉盗剑之人,而贫僧看小施主的包袱中之物分明是一把剑,故不揣冒昧请求小施主出示一巧,只要不是那把‘死亡之剑’,贫僧绝不敢留难,得罪之处,先此致歉。”
  语毕,合十一礼,态度至为诚恳谦恭。
  令狐彰摇头道:“对不起,大师之事与我毫不相干,我这把剑是不能借阅的。”
  老和尚笑道:“怎么又变成剑啦?”
  令狐彰面上一红道:“反正不管是刀是剑,我就是不让人看!”
  老和尚道:“如此,贫僧只好得罪了。”
  话声未了,掌出如电,向令狐彰腋下的长包袱抓了过去。
  令狐彰右臂一招,如蛇扭动,倏钻倏绕倏拍,随听“砰”的一晌,老和尚当场被震退二三步。
  原来,这老和尚是少林寺护法僧人之一,法号至德,在寺中地位极髙,武功方面已有四十年以上的修为,刚才他以一招少林擒拿去抓令狐彰的长包袱,虽也料到令狐彰会还手反抗,却万万料不到他手法如此高明,掌力如此雄厚,一时不防才被震退二三步,但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老和尚于此已试出令狐彰的武功成就远超过他的年龄所应有,心中惊骇已极,脸色为之大变,失声道:“好掌法!”
  令狐彰一言不发,提气蓄势准备迎战。
  老和尚本来对他并无多大怀疑,这时可就八成料定他即是盗取“死亡之剑”的人了,当下神色一严,目光烟炯地凝视着他,问道:“小施主贵姓大名?”
  令狐彰因已拟定了报仇的步骤,打算从“金刀大侠满天林”开始下手,而少林寺在他的计划中将是最后下手的对象,因此他不想在这个时候报出自己的姓名,以免打草惊蛇,当下冷冷答道:“大师要动手便动手,别的就不必多问了!”
  老和尚神情更为严竣,道:“小施主莫非即是前夜去敝寺盗剑之人?”
  令狐彰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老和尚又打量他半晌,忽然轻叹一声道:“小施主如是前夜去敝寺盗剑之人,请即将‘死亡之剑’交还贫僧带回寺去,要知那‘死亡之剑’是动不得的,此剑一出土,武林浩劫必生,不知有多少人又将惨死在它的利锋之下,请小施主——”
  令狐彰截口道:“大师说这些话,我一句也听不懂,我这把剑不是什么‘死亡之剑’,我这把剑名叫‘复仇之剑’,要等见到仇家才能出鞘!”
  语声微顿,又道:“我再说一遍,大师要借观,我不答应,如果大师不肯让路,便请出招!”
  得知父母的死亡情形之后,他对少林和尚已无好感,虽然他还不打算找少林和尚报仇,但如果对方太不识相,他也绝不客气。
  老和尚见他态度强硬得很,不由得眉头一皱道:“好,等下如证实小施主的剑非是‘死亡之剑’,贫僧再谢罪便了。”
  声落,跨步出掌。
  这次,他再也不敢轻敌大意,而是全力施为,掌式一出,劲风律律,将令狐彰视为生平大敌看待。
  令狐彰不愿在这个时候太炫耀自己的武功,故未硬接其掌,只施展身法避开,然后反击一招点穴功夫,骈指点向他的胸口商曲穴。
  老和尚见他不以掌力相抗,也就改变战法,左掌一扬,托开他的点穴,同时右手骈伸两指,抢点他双目……
  双方你来我往斗了几十招,全是轻巧的招术,老和尚施的大都是少林擒拿及点穴之术,令狐彰的手法却难得很,花样百出,诡谲已极。
  这其实不是他故意如此,而是他所学的本来就是这些,令狐玉兰在传授他武功时,从不说明武功出处和招式名称,因此令狐彰完全不知他自己现在打出的招式极为杂碎,乃是从武林各门各派的武技中“采集”而来的,其中有少林、武当、崆峒、昆仑的绝技,甚至也有当今武林高手如庞德公、金履祥等人的独门功夫,不过这些功夫大都是单独的一二招,而没有连贯的招式,因此不易为人识出,就如令狐彰自己虽然对各大门派的武功已有相当认识,却茫然不知自己发出的某一招属于少林技艺,某一招属于武当功夫。
  但老和尚却看得出来,他原以为在与令狐彰走过几十招之后,必能看出他的武功路数和师门来历,这时发现他出招杂乱无章,时而是少林功夫,时而是武当功夫,而招招都是其中之精妙者,不禁越打越心惊,简直被令狐彰搞糊涂了。
  令狐彰发现他满面疑惑,也弄不懂他在疑惑什么,但见时机已经成熟,于是便在一招擒拿手法中,突然暗中加劲攻了出去。
  所谓“时机已经成熟”的意思是:他早已拟定了一套战略,先以轻功的擒拿、点穴功夫与老和尚周旋,等到老和尚完全没有防备的时候,便突下重手,攻出一招可以“开碑裂石”的招式。
  老和尚果然上当,见他攻出一招擒拿术不甚高明,当即抬臂曲肘,欲以手腕“碰”开来招,再施绝招擒拿他的肩井穴——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砰”的一声,他的肘部果然撞中了令狐彰的手掌,但这一撞的结果不是令狐彰的手掌被碰开,而是一声骨裂,老和尚的肘部骨节整个碎了!
  不仅如此,老和尚还被他的凌厉掌力震得离地飞起,似断线纸鸢一直飞出三四丈,才势尽摔落地上,登时昏死过去。
  若在平时,令狐彰绝不会无故下此重手,而现在眼看老和尚重伤昏厥,他却毫无内疚之情,原因当然是少林和尚杀害了他父母,他对少林和尚已怀恨在心之故。
  他对老和尚投下冷冷的一瞥,自言自语道:“你不是元凶,所以我不杀你,饶你一命吧!”
  语毕,纵身便走

×      ×      ×

  数日后,他来到了开封府,在城南郊外找到了静心禅院。
  这是一座小小的尼姑庵,似是私人所建,没有外来香火,令狐彰走入庵中时,但见四下静悄悄的不见一个人,他走进大雄宝殿看了看,见供案上有燃烧的香,知道有人住着,正要开声呼叫,蓦闻身后暗器破空生啸,心中一惊,连忙闪身避开。
  “噗”的一声,一颗铁莲子已嵌在供案边缘上,深达一寸以上。
  令狐彰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老尼姑含笑立在殿外,他心中本来有些气恼老尼姑不该如此不问青红皂白即发出足以致人于死的暗器,但一见老尼姑满面皱纹,看年纪已在八十以上,气也就消了,当即步出殿外,向她躬身一礼道:“请问老师太可是法号静心?”
  老尼姑面上木无表情,却发出“呷呷”的鸭叫笑声道:“是呀!你是何人?到此何为?”
  令狐彰答道:“弟子名叫令狐彰,是来找我姑姑的,她叫令狐玉兰。”
  老尼姑道:“原来你就是令狐彰,你姑姑昨天刚到,此刻还在睡觉,你在此稍候,待老尼去喊她起来。”
  说毕,人内而去。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见令狐玉兰从一间厢房走出,却不见老尼姑陪她出来,令狐彰叫了一声“姑姑”,趋前行礼。
  令狐玉兰态度颇为冷峻,问道:“怎么回事?才分别没有几天,你就跑到这里来见我?”
  令狐彰道:“姑姑,我……我不能不来,因为您走后的当天夜里,天丑公公和地丑婆婆就出事了。”
  令狐玉兰目光一注道:“出了什么事?”
  令狐彰道:“他们被人杀害了。”
  令狐玉兰轻哦一声道:“怎么发生的?”
  令狐彰便将经过情形说了出来。
  令狐玉兰神色十分平静,默然有顷,才启口道:“依你看,他们为何被杀?杀他们的人是谁?”
  令狐彰道:“他们为何被杀,我不知道,凶手为谁,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凶手与杀害司马天虹的是同一个。”
  令狐玉兰道:“你怎知是同一人?”
  令狐彰道:“因为杀人的手法相同。”
  令狐玉兰沉吟道:“这件事的确奇怪,不过他既然没有加害你之意,你大可不必理会,按照计划去进行复仇就是了,何必老远跑来见我呢?”
  令狐彰道:“我是觉得这个神秘人物连续杀人,虽然动机不明,但一定与我有些关系,他老是在我左右出现,而我既不知他是谁,又不知他是友是敌,这对我构成了很大的威胁,对我的复仇行动可能也有妨碍,须得先设法将他找出来才成。”
  令狐玉兰道:“他既未加害于你,那应该不算是敌人。”
  令狐彰道:“不,他杀害司马天虹的理由虽然还不知道,但杀害天地二丑却明显地是在阻挠我的报仇行动,因为天地二丑已明白表示要助我报仇啊!”
  令狐玉兰又沉默了片刻,才说道:“这件事,姑姑目前也弄不清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他如果要对你不利的话,应该早就下手了,你说是不是呢?”
  令狐彰点头表示同意她的看法。
  令狐玉兰接着道:“姑姑认为你不必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天地二丑不幸遇害,固然令人惋惜,但你本来打算一个人去报仇,所以天地二丑的死,对你应该不是一种打击,对不对?”
  令狐彰道:“对,但是万一他是敌对人物,那么我担心他会破坏我报仇的行动,因此我觉得非得先将他找出来不可。”
  令狐玉兰道:“这人始终未曾露面,不知他是何方神圣,如何将他找出来呢?”
  令狐彰无言以对。
  令狐玉兰问道:“你在路上时,可曾发现有人在跟踪你?”
  令狐彰道:“我一路注意,却未发现有人跟踪。”
  令狐玉兰道:那么,他杀害司马天虹和天地二丑,可能与你无关,你不必太重视他了。”
  令狐彰道:“可是……”
  令狐玉兰不悦道:“你怕什么?”
  令狐彰道:“他能在一举手之间杀死司马天虹和天地二丑,足见其武功非常厉害,若是不把他找出来,我……我总是有如芒在背之感。”
  令狐玉兰冷笑道:“好,姑姑同意你的意见,现在你倒说说看,要怎样把他找出来呢?”
  令狐彰嗫嚅道:“我……我是这样想:要是姑姑愿意的话,可在暗中跟随着我,如果他还在暗中跟踪,姑姑便可发现他。”
  令狐玉兰想了想,点头道:“好吧,你是否计划先找‘金刀大侠满天林’报仇?”
  令狐彰道:“是的,听说他住在洛阳一带,距此不太远。”
  令狐玉兰道:“那么,你就去进行吧!”
  令狐彰道:“是。”
  令狐玉兰道:“现在就去。”
  令狐彰道:“是。”
  他恭恭敬敬地行礼告别,转身便欲离去。
  令狐玉兰忽然道:“对了,姑姑忘了关照你一件事,由于你的仇家多达七人,为了以后行动方便起见,你找到‘金刀大侠满天林’时,第一须要蒙着面孔,不要让他们认出你的面貌,第二不要说明你是为父母报仇。”
  令狐彰一怔道:“不要说明我是为父母报仇?”
  令狐玉兰点头道:"不错!”
  令狐彰觉得这样不好,道:“若不说明白,岂非师出无名?”
  令狐玉兰怒道:“什么师出无名?你父母被他们杀害了,你为父母报仇,怎说师出无名?”
  令狐彰道:“可是,我总得跟他说明白,叫他知道我为什么要杀死他啊。”
  令狐玉兰冷冷一笑道:“你说了后,其余六人一定会得到消息,那时候他们不是避不见面便是联合起来对付你,那样一来,只怕你非但报不成仇,反而要命丧他们手里了!”
  令狐彰觉得有道理。
  令狐玉兰又道:“你可以在杀了他们七人之后,再向武林公布你杀死他们的理由。”
  令狐彰笑了,道:“对!对!我就这么办!”
  令狐玉兰挥挥手道:“去吧!姑姑保证:一旦那神秘人物有加害你的企图时,姑姑会适时现身保护你,绝不叫他伤害你一根毫毛!”

相关热词搜索:剑雨花红

下一篇:第六章 行侠锄奸
上一篇:
第四章 死亡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