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剑雨花红 正文

第五章 疑云层层
2019-07-16 11:23:11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他这是第一次拔出了“阎王剑”,就好像看见久别重逢的父母,心情非常激动!
  “阎王剑”的剑柄较普通长剑宽大一些,通体呈乌黑色,看上去并不怎么锋利,然而却有一股逼人的寒气,令人一见之下,就如见到死神一般,打心底颤栗起来。
  令狐彰目注“阎王剑”,在心中默祷道:“爹,他们说这把剑是‘死亡之剑’,但今天孩儿让它‘复活’了,孩儿就要用这把剑为您和娘报仇,希望你们在天之灵保佑孩儿。”
  而站在他对面的金刀大侠满天林,当看见他拔剑出鞘之际,顿时面色大变,就如同突然看见一个已经死亡多年的人复活似的,面上布满惊骇之色,失声道:“这把剑你是哪里得来的?”
  令狐彰双目一抬,目光似刀紧盯着他,冷冷问道:“你认得这把剑么?”
  金刀大侠惊声道:“很久以前,在武林中有一把魔剑,它的式样和你这一把完全相同!”
  令狐彰冷笑道:“魔剑?”
  金刀大侠道:“也叫‘死亡之剑’!”
  令狐彰道:“剑是不会死的,当它再度出鞘时,它就是活的,能够杀人!”
  金刀大侠不胜骇异道:“难道你手上这把剑即是那把‘死亡之剑’?”
  令狐彰道:“我说剑没有死的,只有断了才能称之为死。”
  金刀大侠惊问道:“你……你从何处得到这把剑?”
  令狐彰道:“我不想回答你这些问题,我只想用这把剑取你的老命!”
  满天林好像没听到他的话,又道:“如果那是‘死亡之剑’,它应该在少林寺外的剑墓之中,怎么会到了你手上呢?”
  令狐彰不耐地道:“满天林,这不是‘死亡之剑’,这是‘复仇之剑’!”
  说毕,举剑指着满天林的胸口,准备动手了。
  满天林忽然退开三步,沉声道:“你不把话说清楚,老夫不跟你动手!”
  令狐彰逼上三步,仍用阎王剑指着他的胸口,杀气腾腾地道:“你不动手,我也要杀了你!”
  满天林笑道:“看样子,你根本不是来报仇的,你可能只是受人指使,对么?”
  令狐彰不答,一眼不瞬地盯着他,手上的阎王剑轻轻晃动着,引诱满天林拔刀应战。
  满天林不为所动,含笑道:“年轻人,请听老夫一言规劝:如果你想在武林中出人头地,那么你必须多多重视江湖纪律,又如果你与老夫真有不共戴天之仇,也要先说清楚,世上哪有人要找人报仇却不敢说明结仇的原因的?”
  令狐彰当然也知道自己这种做法不合情理,但他又觉得姑姑的说法更有道理,假如自己说明是“天鹤地蛇”的儿子,那么消息一定会很快传到另六个仇家的耳中(除非他今夜有把握杀死满天林,不叫满天林传出消息,但他没有把握一定能够杀死满天林),所以为了使今后的报仇计划能够顺利达成起见,他决定不表明自己的身世,当下眉毛一挑,顽强地道:“我就是不讲江湖规律,你不动手,我也要杀死你!”
  “你”字一出口,手上的阎王剑便如脱弓之矢,倏然飞刺而出!
  满天林往后纵退。
  令狐彰抢步再上,又是一剑疾刺过去。
  满天林再往后纵退。
  令狐彰如影随形地扑上去,阎王剑连续剌出,一剑快过一剑,每一剑都攻向满天林的致命要害。
  满天林一连纵退数次之后,感到令狐彰出剑越来越诡奇凌厉,自己再不拔刀应战的话,只怕真要被他开胸裂腹了。
  于是,他的金刀出鞘了。
  但见金光一闪,随闻“铮”的一声巨响,他的金刀格中了令狐彰的阎王剑,撞击出点点火星!
  他有意试探令狐彰的内力,所以这格出的一刀使出了七八成功力,原以为令狐彰必难抵挡,会被自己震退一步,然而,令狐彰手中的阎王剑快速变招,于瞬间竟已点近了自己的心口。
  这种情形,他完全没有想到,不禁大吃一惊,幸好他经验丰富,应变迅速,急忙一个侧身滑步,同时左手骈指疾出,抢点令狐彰的双目,这才将令狐彰迫得撤招后退。
  但令狐彰稍退即进,剑锋再度点近他的心口,出招奇快无比,也奇妙无比!
  满天林这才知道这个来历不明的青年剑法之高强实已到了非常可怕的地步,当下再不敢轻敌,施出自己名扬武林的刀法,与他拼斗了起来。
  他的刀法是武林一绝,一经展开,鳞鱗金光如网似幕,恰似无数鲤鱼在波浪中翻动,而且刀刀刚猛凌厉,除了当世几位髙人之外,很少有人能在他的金刀之下走满十招的。
  但今天,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刀法好像不管用了,不论发出的刀法如何神妙,令狐彰就如一个无实体的人,砍也砍不着,扫也扫不到,不但如此,令狐彰反击的剑招却往往指向他的空门。
  像满天林这样的武林高手,他在与人搏斗中是少有“空门”出现的,有的话也是一瞬即逝,对手根本无法抓住这稍纵即逝的“空门”而予进击,但令狐彰却有这个本事,他似乎早已摸透了满天林的刀法,往往能制敌机先,攻其必救。
  满天林因此越打越心惊,渐渐地便屈居下风,处在挨打的局面了。
  他几次倾力出击,企图以本身几十年修为所得的雄厚功力取胜,哪知令狐彰强硬无比,以硬碰硬毫不在乎,从剑上发出的力道,绝不比他逊色……
  满天林震骇已极,暗暗惊喊道:“我的天!这年轻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为什么他年纪轻轻竟已练成这么髙强的身手?莫非……莫非我满天林的大限已到,今夜注定要死在这青年的剑下?”
  死,他倒不太放在心上,使他感到难过的是:他是成名的武林前辈,“金刀大侠”四个字在武林中是一块金字招牌,武林中无人不知他的刀法天下无敌,可是今天却要惨败在一个“无名小卒”的剑下,而且还不知为的什么事,这太叫他伤心痛苦和不甘心了。
  一股悲愤涌上心头,他再度奋力劈出他的金刀,然而却似捕风捉影一般,被令狐彰一一避开,至此他已丧失了斗志,忽然拖刀跃开数丈,喝道:“且住!”
  令狐彰迅速扑到他跟前,冷冷道:“什么都不必说了,今夜我非取你老命不可!”
  满天林惨笑一声道:“老夫只说一句话!”
  令狐彰道:“好,你说吧!”
  满天林神情激动地道:“人说英雄出少年,这话真是不错,老夫练武一生,今天才知道过去的几十年是白练了!”
  令狐彰道:“就是这句话?”
  满天林沉声道:“现在老夫只有一个要求,你说明报的什么仇,老夫立刻横刀自刎!”
  令狐彰道:“真的么?”
  满天林纵声大笑道:“满天林在武林中是有名有姓的人物,从来没有说话不算数的!”
  令狐彰性本善良,若非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他是不愿杀人的,所以听了他的话,倒有接受之意,便道:“我说出之后,你立刻自决?”
  满天林道:“不错!”
  令狐彰道:“好,我叫令狐彰,是令狐威武的儿子!”
  满天林闻言一怔道:“令狐威武的儿子?令狐威武是谁?”
  令狐彰道:“天鹤先生!”
  满天林面色大变道:“什么?你……你是‘天鹤先生’的儿子?”
  令狐彰点头道:"不错,现在你该明白我为什么要杀你了吧?”
  满天林满脸的震惊和迷惑,道:“你再说清楚一些,你父亲是‘天鹤先生’,那么你的生母是谁?”
  令狐彰道:“温如春。”
  满天林又听不懂,道:“温如春?”
  令狐彰道:“也就是你们这些自命正派的人口中的‘地蛇夫人’!”
  满天林好像听到了笑话,忽然哈哈大笑道:“年轻人,你如不愿据实相告,那么随便扯个张三李四老夫都会相信,为什么要扯这个可笑的谎言?”
  令狐彰怒道:“你说什么?”
  满天林笑道:“太可笑了!太可笑了!”
  令狐彰怒叱道:“少废话,你快给我自决吧!”
  满天林摇头道:“你不说实话,老夫绝不横刀自刎!”
  令狐彰大怒道:“你凭什么不相信我是‘天鹤地蛇’的儿子?”
  满天林道:“老夫当然不相信,因为‘天鹤地蛇’……”
  刚说到这里,突然有所警觉,连忙拧身错步,举刀往后格出!
  只听“铮”的一响,他格中了从身后飞来的一把飞刀,但飞刀来势太快太强了,他虽然格中,却未能将它打掉,飞刀方向一偏,射中了他的肩膀!
  满天林登时跋跄颠出数步。
  “哼!”
  随闻十几丈外的黑暗中有个女人喝道:“彰儿,还不下手更待何时?”
  令狐彰一听是姑姑的声音,心中大喜,但正要一剑刺出之际……
  “住手!”
  —声厉喝如雷打到,跟着便见一条黑影飞扑而至!
  来的,是满天林的么儿满家欢。
  令狐彰一见之下,顿时一呆,本要剌出的剑,不觉停住了。
  就在此时,忽听令狐玉兰遥遥传话过来:“彰儿,快到姑姑这边来!”
  令狐彰立即纵身扑过去。
  原来,令狐玉兰应令狐彰的要求,随后暗中保护,今夜令狐彰要杀第一个仇人满天林,她就在附近躲着准备支援,这时她见令狐彰飞到,立刻拉着他飞身便走,令狐彰莫名其妙,连声问道:“姑姑,怎么回事呀?怎么回事呀?”
  “怎么回事?哼,你真是笨得出奇!”
  令狐玉兰恼怒已极,差点就要再给令狐彰几个耳光吃吃。
  天快亮了,他们跑了几十里地,于远离金刀庄后,躲入一片树林里歇息。
  令狐彰十分惶恐,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里,刚才满天林已中了一把飞刀,虽然他的儿子赶到了,但假如姑姑不叫他撤退,不拉着他跑,一定可以将满天林劈杀于剑下……
  他畏怯地望着令狐玉兰,道:“姑姑,我……我错了么?”
  令狐玉兰目光严厉地瞪视着他,怒声道:“当然错了!我一再关照你不要泄漏自己的身世,你为什么不听?你报的是父母之仇,为什么要跟他说那么多的废话?”
  令狐彰惶声道:“不是我要说的,他一再问我报什么仇,坚持要我说清楚才肯跟我动手,后来……后来他说只要我说出来,他便愿横刀自刎。”
  令狐玉兰冷笑道:“他自刎了么?”
  令狐彰道:“他……”
  令狐玉兰很生气地一顿足道:“那老贼狡猾得很,你上了他的当了!”
  令狐彰道:“可是,后来他中了姑姑的飞刀,要是姑姑当时不叫我走,我是可以杀死他的啊!”
  令狐玉兰冷哼一声道:“那时候,他的儿子已经赶到了!”
  令狐彰道:“满天林我都不怕,还会怕他的儿子不成?”
  令狐玉兰冷笑道:“你知道满天林有几个儿子?”
  令狐彰道:“不知道。”
  令狐玉兰道:“他一共有四个儿子,武林人称‘金刀四杰’,当时你看到的是他最小的儿子,他叫满家欢,另外的三个叫满长安、满长义、满长昌,当满家欢赶到现场时,他们三兄弟也已赶出金刀庄,你再不走的话,不但报不成仇,只怕反而要赔上小命!”
  令狐彰心中颇不以为然,只是不敢反驳,道:“他们‘金刀四杰’很厉害么?”
  令狐玉兰道:“一对一,他们当然不是你的对手,但若四人联手,只怕你也不好应付,何况他们看见父亲受伤,在那种情况之下,他们一定会拼命保护其父,所以情况发展到那个时候,你已经失去报仇的机会了。”
  令狐彰道:“要是姑姑现身相助……”
  令狐玉兰不等他说完,立刻截口冷笑道:“姑姑辛辛苦苦教你十六年,目的就是要你亲手杀死仇家,你倒要姑姑帮忙?”
  令狐彰听了大感惭愧,忙道:“是,姑姑,我错了,现在怎么办呢?”
  令狐玉兰忽然叹了口气道:“你已打草惊蛇,再去一定不成,为今之计,只有暂时将满天林的狗头寄下,先去找别的仇家,而且行动一定要快,那满天林已知你的身分来历,他必会派人去通知金履祥等诸人,那些人一旦知道你要去报仇,必然会有安排,这对你非常不利。”
  令狐彰点头道:“姑姑说得是,那么我立刻去找那‘铁脚罗汉’报仇。他是丐帮帮主,应该不难找到。”
  令狐玉兰道:“就我所知,他很喜欢山西汾酒,经常住在杏花村买醉,你去杏花村找找看,或许可以找到他。”
  令狐彰道:“好,我这就动身,姑姑……还跟着我么?”
  令狐玉兰道:“这些天我暗中跟随你时,并未发现那神秘人物,所以我不再跟着你了,你只要记住我的话,见到仇家动手就杀,别跟他们噜苏。”
  令狐彰道:“是。”
  令狐玉兰道:“如有重大困难无法解决,要见我时,仍去静心禅院。”
  令狐彰道:“是。”
  令狐玉兰道:“时候不早,你这就动身……对了,你身上还有多少银子?”
  令狐彰道:“还有六十多两。”
  令狐玉兰取出三片金叶递给他,道:“此去杏花村路途甚远,你还是买一匹马骑吧。”
  令狐彰道谢收下,转身要走的时候,忽然想起那个满家欢,便说道:“姑姑,昨夜您见到满天林的儿子满家欢没有?”
  令狐玉兰脸色一沉道:“没看清楚。”
  令狐彰道:“真是怪事,那小子的相貌竟长得很像我,昨夜我一眼见到他时,吓了一跳呢。”
  令狐玉兰道:“这世上人这么多,难免有些人长得几分相像的,不足为奇!”
  令狐彰道:“可是他长得很像呢。”
  令狐玉兰挥挥手道:“管他像不像你,你快上路去吧!”

相关热词搜索:剑雨花红

下一篇:第六章 行侠锄奸
上一篇:
第四章 死亡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