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五大剑派
 
2019-11-06 11:31:15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他们说话之间,已经走到黄鹤楼前,那脸色肃然,一直没有说话的乙木道长领先跨上了楼梯,自有守在楼前的壮汉牵过他们的马匹,带往一旁。
  龙中宇站在楼梯口,望了砚童一眼,道:“宫前辈,在下这名小厮……”
  宫北斗道:“少侠放心,尊童自有老夫为他安排。”
  他话声一顿,扬声唤道:“宫力,你把这小哥儿带到楼后去,要好好招待人家。”
  一个黑衣大汉应声过来,恭敬地回了一礼,然后领着砚童往楼后而去。
  龙中宇见到自己没有上楼,其余三人也站立楼口没有上去,不由歉然一笑,道:“小弟实在不该把砚童带来,害得各位等候。”
  柴隐农笑道:“龙兄说哪儿话来?小弟是山野闲人,不比龙兄身为掌门之子,远路而来自然需要个小厮在旁伺候……”
  他远居昆仑北地,昆仑一派讲求的是身体力行,刻苦修练之功,举凡学艺时一招一式都要靠自我的苦练方能有所成就。
  是以昆仑门人都有点像苦行僧人般地修练武功,当然平时没有小厮在旁伺候。
  柴隐农身为贫困的牧人之子,加之自幼及长都居于荒凉的西北高原里,是以朴实无华,说起话来也不会转弯。
  他见到龙中宇从峨嵋到此,身边带着小厮,并没有把自己与之相比,他只是认为以龙中宇出身的尊贵,应该如此的。
  可是他太不会说话了,明明说的是肺腑之言,却让人听了有讥讽龙中宇之感。
  龙中宇皱了皱眉,正待解释给柴隐农听,自己此行携带小厮并非心所意愿,燕白已大笑道:“龙兄乃绝代美男子,自然尊夫人不放心龙兄一人独自外出,免得被武林那些痴女娇娃纠缠不息,所以才派个小厮追随身后……”
  他说话之间还有意无意地瞥了何素月一眼,直把个冷梅剑看得粉脸通红。
  她哪会不明白燕白意下所指,只是自己心中确实有鬼,是以尽管听到燕白的讽刺之语,却是满腹怒气,无处发泄,更不好当着龙中宇之前给予燕白难堪,只好转开目光,假装没有听见。
  龙中宇冷笑一声,道:“久闻燕兄雄踞天南一角,剑法之高,已无敌手,今日一见,不料燕兄的口才尤要胜上几分,较之利剑尤为锋锐,小弟口齿笨拙,是甘拜下风了,只有在剑会之上向燕兄领教剑法,到时尚祈燕兄不吝赐教。”
  燕白见到龙中宇眼中已隐含怒意,心知自己的玩笑是开大了,可是他却并无所惧,颔首道:“我等来参加剑盟大会的目的便是替本门增光,谁都想击败其他三人,取得向上届剑主挑战之权,到时小弟当竭尽所能,替本门增光。”
  宫北斗见燕白好像老跟龙中宇过不去,心中也暗暗不悦,沉声道:“燕少侠,老夫痴长少侠几岁,可要说句公道话,我们五大门派情感一向都是极为和睦,不能因为少侠开玩笑而导致不睦……”
  他见到燕白默然无语,于是也不再继续说下去,话声一缓,道:“好了,老夫也不提这些小事,希望各位少侠能够尽欢今日,免得老夫见到掌教师兄之后无法交待,来来来,我们上楼吧!”
  他拉着龙中宇的手,一同登楼而上,何素月瞪了燕白一眼,也举步上楼,只有柴隐农看到燕白默然不语,站在楼口等了等,然后握着燕白的手臂,低声道:“燕兄,官前辈之言不错,我们五大剑派一向感情甚睦,不应为此些许小事,闹得不欢……”
  燕白望了柴隐农一眼,道:“柴兄有所不知,小弟一向好强,只是不服气武林中将我们四大神剑排名,把龙中宇列为首位……”
  柴隐农淡然一笑,道:“小弟倒并不为那虚名所动,事实上武功上的修为也是靠各人的努力,并非依赖虚名所能维持的,蒸兄不凡,后日剑会之上,自是可以与龙中宇一较长短,又何必在这里与他生闷气呢?”
  燕白道:“小弟并不是与他生闷气,只是……”
  柴隐农没等他把话说完,笑道:“燕兄不必说了,此次武当身为剑盟之主,派出乙木道长从武当来此迎接我等,并且宫前辈又准备如此丰盛的酒席,你我兄弟岂能辜负宫前辈一番好意?来,我们上楼去吧!”
  燕白听得柴隐农这么一说,心中的气愤稍平,拉着对方的手,道:“小弟尚要与柴兄痛饮三百杯,岂能为这区区小事,减了我等的酒兴?来,柴兄先请!”
  柴隐农摇头道:“不,该由燕兄先行才是!”
  燕白道:“柴兄排名在小弟之前,理该柴兄先行!”
  柴隐农抓紧了燕白的肩膀,笑道:“我看咱们不必再客气了,一并上楼吧!”
  在哈哈笑声中,他们两个一起举步上楼。
  上得黄鹤楼,只见一张圆桌摆在楼中,桌上已经摆满了酒菜,乙木真人坐在首席之上,闭着眼睛,不知是在沉思还是运功,宫北斗也是脸色庄肃地坐立一旁,龙中宇和何素月对面而坐,两人都垂目下视,望着桌上的菜肴,不作一声。
  他们见到柴隐农和燕白两人把臂上来,连望都设有望他们一下,似乎没有瞧见他们一样。
  柴隐农和燕白两人笑容一敛,望见楼中四人的表情,顿时相互觑了一眼,齐都愕然站在楼口,心中莫名其妙,不知道楼中的四人为何会有如此神情。
  燕白诧异地望了坐在席上的四个人,他的目光转动,竟然发现楼中连一个伺候的仆人都没有,那些摆在桌上的菜都仿佛是摆了许久的,上菜的人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
  目光闪动之间,他又见到靠近栏杆之处的楼板,亡有着几滴鲜血和几撮雪白的羽毛,不禁惊忖道:“咦!这是怎么回事?”
  心念刚动,他已听得宫北斗沉声道:“两位少侠请入座。”
  燕白和柴隐农相望了一眼,齐都露出困惑的目光,不明白宫北斗方才还是高高兴兴的,此时却又变得如此沉肃,并且话声中还带若呜咽之声。
  他们满腹疑惑地走到酒席之前,然后缓缓落座。
  刚一坐定,那瞑目垂首的乙木真人已倏地睁开眼睛,将目光投注在燕白和柴隐农的身上。
  燕白看得非常清楚,只见乙木道长目中深含着悲悼之意,眼眶泪水盈盈,似乎随时都会掉落下来。
  他心中一惊,问道:“乙木道长,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乙木道长沉声道:“贫道适才接到敝山飞鸽传书,本门掌教师兄已经灵归道山了!”
  柴隐农和燕白两人齐都发出惊哦之声,凝目望着乙木道人。
  他们心中的疑惑已经得到了答案,但是这个答案却是如此地出乎他们意料之外。
  燕白忖道:“怪不得我看到楼板上有羽毛和鲜血,敢情是从武当山飞来的通讯鸽……”
  他可以从那一拇鸽羽和鲜血想象出乙木道长在接到武当掌教玄天道长仙逝的消息时,是何等的激动,何等的悲恸。
  否则以他一个出家的道人,绝不可能活生生地将一只传信的飞鸽杀死!
  一片默然之中,蒸白问道:“请恕晚辈冒昧,不知玄天真人是因为什么原因仙逝的?”
  他这句话确实问得很突然,可是乙木道人在悲恸之下,竟然没有生气。
  他沉声道:“掌教师兄是因为走火入魔而骤归道山……”
  这句话一出,楼上的五个人全都发出惊哦之声。
  敢情他们真不会想到以武当派的掌门人玄天真人那一身深厚的功力,竟然会因走火入魔而死,放着那么许多的护法真人在旁,竟然无法加以挽救。
  惊哦声中,宫北斗颤声问道:“乙木师兄,难道那些护法的师兄们竟然眼见掌教走火入魔而不在旁护持?”
  乙木道长摇了摇头道:“这个信上没有说明,贫道也不知道。”
  宫北斗睁大了眼睛凝望着乙木道长,跟中汩汩地流出了泪水。
  乙木道长沉声道:“此刻武当已由避尘师侄接掌教之位,为本门第十八代掌门人。”
    龙中宇等人又是感到一阵意外,他们真没想到此次被武当提为剑主的避尘道人竟然突然接掌武当一派,当起掌门人来了。
  他知道武林中五大剑派每二十年会盟一次,由剑会中比剑的优胜门派为下一次剑会之主盟,由该派挑出一名武功最强之弟子,作为种子,接受其他四泥决战后优胜者的挑战。
  二十年前的第一届剑会,是由乙木道长击败其他四大剑派高手,取得胜利,因而这次是由武当主盟。
  避尘道人是武当近二十年来继乙木道长之后的一代高手,也是这次被选为主盟剑派应战之人,岂知突然之间,竟因玄天掌教之死而继任为武当掌门。
  这件突发的事情,怎不使得这四个即将参与剑会的剑手惊愕不已?
  楼中有了一阵短暂的静默,燕白突然开声道:“请问乙木前辈,这次剑会是否会因为避尘道兄之接掌门户而停止举行?”
  乙木道长面上浮过一丝凄然苦笑,道:“剑盟大会乃是二十年前我等五大剑派所共同决定的,不能因任何理由而中辍举行,是以贫道敢肯定答复燕少侠,剑会依期于后日举行。”
  他的话声在楼内回蔼着,仿佛跟北岸的江潮相互呼应,静寂中,阵阵冷风自敞开的窗棂吹了进来,回萦在每个人的耳际。
  这时各人的感受都互不相同,因而神情也互异,但是相同的悲悼之情却类似地浮现在每个人的心头,他们同为武林中失去一个高人而哀伤。
  一时之间,桌上的六个人没有一人动手取著,擎杯饮酒。
  默然了良久,乙木道长轻轻地咳了一声,他的咳嗽之声,引起在座各人注目,齐都抬起头来凝望着他,等待着他说话。
  乙木道长目光闪过这四个年轻剑客身上,缓声道:“四位少侠都是四大剑派中的卓绝之士,无论资禀武功都是派中的翅楚,否则你们掌门人不会命你们参加此次剑会,可是你们有谁能明了我们五大剑派为何要每隔二十年举行一次剑会?”
  他说到这里,话声一顿,望着面前的四个年轻人,似乎等待着他们的答复。
  他那森厉的目光自左到右,从燕白的脸上掠过,一直落在龙中宇的脸上,方始停了下来。
  他脸上浮过一丝淡淡的笑容,道:“二十年前第一次剑会上,贫道代表武当,曾与令尊龙云鹤在峨嵋金顶之上连战一昼夜之久,最后以一招‘凤飞九天’取得胜利,二十年后的今日,贫道想来依然不禁为当年的紧张而心跳,因为那‘凤飞九天’之式乃是先师所创之招,当时并不如何完美,令尊只是败在一时疏忽之下而已……”
  他话声一顿,道:“这一段往事,谅必令尊曾对你说起过?”
  龙中宇颔首道:“家父曾经不止数次跟晚辈提起二十年前的剑盟大会,他曾经说过那招‘凤飞九天’的确奥妙之极,然而却也有许多漏洞。”
  他这句话说得颇为坦率,宫北斗的脸色为之一变,道:“敝门这‘凤飞九天’之招已至变化成七式的神奥无极的地步,岂会还有漏洞?”
  龙中宇微笑不语,既未理睬宫北斗,也未回答他的话,就像根本没有听见一般。
  乙木道长微微一笑,道:“这二十年来,想必他已经想出破招之法了?”
  龙中宇领首道:“晚辈不敢隐瞒,家父确实已经想出一招‘龙腾九渊’,可以破去‘凤飞九天’之式!”
  乙木道长面上依然浮现起那丝微笑,道:“贫道晓得令尊聪明绝顶,必然能够想出破去那招‘凤飞九天’之法!”
  他凝望着龙中宇那英俊的脸孔好一会儿,一直都没有说话,桌上多人都不晓得他为何说出那一番后,却又住口不语。
  尤其是龙中宇心中更是疑惑不定,他无论怎样揣测,都不了解乙木道长为何要提出那个问题来。
  至于柴隐农等三人心里也颇不是味道,他们听到乙木道长提到武当的剑道绝技‘凤飞九天’时,并拿昔年龙云鹤之比剑的情形说出,言下之意,显然是惟有龙中宇才能够取得向剑主武当派的避尘道人挑战之权,也就是说昆仑、点苍、华山三泥都会败在峨嵋之下,这未免有些目中无人。
  每个人心中都有各自的想法,是以楼中一时又变为沉寂。
  默然片刻后,乙木道长突然长长地叹口气,道:“唉,贫道此时真后悔当年年轻气盛,明知龙云鹤较我要强得多,却依然要拼命将之击败,以致落得今日的地步!”
  他这句话突如其来,有似一阵郁雷似地回响在每一个的心里。
  燕白骇然暗忖道:“这是什么话?我们既是代表本门参与五大剑派的比剑大会,就必须以本门荣誉为重,使本门绝艺发扬广大,哪还有要将这荣誉让与别派之理?”
  他心里这么想,望着乙木道长在不住摇头,实在忍耐不住,出口道:“乙木前辈,请容晚辈陈述一言。”
  乙木道长似乎陷在一个颇为痛苦的回忆中,眼中浮现起痛悔之色,正自叹息不已,却听得燕白的话声在耳边响起。
  他抬起头来,凝目望着蔗白,道:“燕少侠有什么话要说?”
  燕白道:“方才乙木前辈曾问起晚辈等参加剑会的目的是什么,晚辈沉思良久,认为一方面是我们五大剑派为了互相切磋剑艺,增进本门剑法变化,含有互有观摩之意,另一方面则是借胜负之分,而使各派弟子有荣辱之念,加紧上进,更加努力……”
  乙本道长颔首道:“这是一部分道理!”
  蒸白道:“既然晚辈之言不错,那么前辈方才言及昔年不该获胜之事,岂不……”
  乙木道长没等燕白说完,眼中闪出凌厉的神芒,大声叱道:“咄!无知晚辈,你胡说八道什么?”
  他的话声洪亮震耳,使得每个入耳中嗡嗡地响个不停,齐都愕然地望着他,不知乙木道长为何发如此大的脾气。
  燕白惊魂稍定,道:“请前辈原谅晚辈妄言。”
  乙木挥了挥手,道:“你不明白其中的原因,不要多言。”
  他好似也觉得自己怒气太大了,是以此刻脸色缓和,说起话来也缓和多了。
  燕白看到乙木道长脸色和缓了,诚挚地问道:“晚辈等不明白其中的原因,前辈能否……”
  乙木道长摇头道:“真正的原因,没有人能够知道,惟有这次剑会中得胜之人才能够有权知道……”
  他说到这里,目光炯炯地凝注着燕白,厉声道:“这个秘密,你不必想要打听,终你一生,也不会晓得的!”
  燕白虽说胆子不小,可是面对着乙木道长那冷煞如剑的目光,却不由暗暗打了个寒噤,不敢加以逼视,更用不着说反驳了。
  看到燕白默然无语,乙木道长目光一闪,又落在龙中宇的脸上,他默默地望着龙中宇好一会儿,道:“贫道二十年来曾为昔年之事痛悔不已,心中随时都留有阴影,认为武林大祸恐将不远,兢兢业业之间,匆匆已过二十年,好在那祸端直到今天方开始萌发,还有时间可以解除……”
  桌上的客人不晓得乙木道长疯疯癫癫地在说些什么,齐都惑然望着他。
  龙中宇还以为乙木道长因为骤闻武当掌教玄天之死,而一时悲伤过度,丧失神智,是以缓声遒:“前辈请不必多说了,关于玄天真人之骤归道山,固使人痛心,然而……”
  乙木道长凝目道:“你以为贫道疯了不成?”
  他突然失声大笑道:“如果贫道能够疯了,也得到了解脱,偏偏贫道不会疯,是以还需苦撑下去。”
  他说到最后,语声蕴含着极大的悲哀,几乎已到了声泪俱下的程度。
  宫北斗皱眉道:“师兄……”
  “住嘴!”乙本道长叱道:“此刻贫道已没有时间与你说话了!”
  宫北斗受此叱责满脸通红,乙木道长却没有理会他,转首对龙中宇道:“贫道认为当代少年英豪,只你还有一丝机会能够挽回武林劫运,除此之外,恐怕再无他人了!”
  他话声一顿,道:“因此你在后日剑会之上,必需拼着性命将避尘击败,记住,不可稍留丝毫情面,非要成为本届剑主不可。”
  他这句话一说出来,较之一阵巨雷犹要使人受到震撼,室内的五个人全都呆住了。
  宫北斗怔了一会儿,蓦地一拍圆桌,大吼一声道:“气死我也!”
  那摆得满满酒菜的圆桌,在他一掌拍下,顿时裂成数块,酒菜菜汤流得遍地都是。
  紫髯金剑宫北斗在黄鹤楼上设宴款待即将参与剑盟大会的四大剑派神剑手,在席上的真正主人则是由武当夺得上届剑主荣誉的乙木道长。
  宫北斗乃是奉武当掌教玄天真人之命,至武昌接引四派年轻一辈的神剑手同返武当,以表示武当与其他四派的诚挚友谊与重视此一剑会之举。
  在黄鹤楼上,岂知欢宴未始,乙木道长接飞鸽传书,武当掌教玄天真人在练功时走火入魔,骤归道山。
    极端的悲恸之下,他做出迥异寻常的举动,所说之话亦近疯癫,又似含有深意,竟要来自峨嵋的银龙剑客龙中宇全力击败武当所选出的年轻高手避尘道人。
  其他三派的年轻剑士在震骇诧异之中,紫髯金剑宫北斗突地站将起来,挥掌在桌上一拍。
  宫北斗在含怒之下拍出的这一掌,所蕴含的力道岂是小可?只听嘭地一声大响,整块大理石的桌面碎裂数块,桌上尚未开动的酒菜一齐倾落楼板上,酒渍菜场溅得四处都是。
  席上的其余五个人,无一不是深具武功的高手,但是他们似乎没有想到宫北斗会愤怒到如此地步,竟将桌子拍坏,洒菜翻倒。
  在酒渍菜汤飞溅中,只有华山冷梅剑何素月一个人惊叫一声,飞身闪挪开去,其他的四个人竟是连动也不动一下,以致被酒菜溅得一身都是。
  官北斗浓眉斜轩,电目放光,颔下的三柳长髯不住地拂动,显然他的心情激动无比,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
  只见他语声颤抖地道:“师兄,你怎可说出这等话来?”
  乙木道长不愧是个高道,他满身被酒菜飞溅着,那一袭道袍上污秽不堪,又是菜肴,又是汤水,可是他却脸色平静如常,毫无一点激动,就仿佛是在一个深湖投入一块小瓦,根本未波及湖水的平静……
  紫髯金剑宫北斗见到乙木道长毫无反应,继续又道:“师兄,你身为本门弟子,蒙护本门恩宠,不但得修绝艺,而且还在江湖上得有盛名,为了图报师恩,应该舍身以报才对,岂可鼓励别派弟子……”
  他愈说愈是激动,说到此处,语声一噎,竟似说不下去,喘了一门大气,又道:“师门的荣辱,亦即我等的荣辱,师兄你怎么可以说出那等话来,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师父和掌教师兄……”
  席中诸人一听到官北斗所说的话中渐渐牵涉到门振之间,显然对于乙木道长极端之不满。
  尤其是龙中宇听了,心中更加地不好受,他站了起来,朝宫北斗抱拳道:“宫前辈,此次承前辈设宴相待,晚辈非常感激,不过……”
  在他的心中认为乙木道长可能是因为骤而听见武当掌教玄天真人的死讯,而一时神智失常,才说出那一番话来……
  至于宫北斗之气愤拍桌,也是基于爱戴师门之心所发,是值得原谅的,惟独自己夹身在乙木道长与官北斗两师兄之间的争执,确实感到非常的难堪。
  因而他才站将起来,预备离开这尴尬的处境。
  哪知他还未说出自己要离开的意思,坐立一旁的乙木道长已沉声道:“龙少侠请坐。”
  龙中宇犹豫了一下,只见燕白和柴隐农都以奇异的目光望着仙,他暗自思忖道:“单看乙本道长如此镇静,毫无一丝埋怨之色,可见他的修养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像他这样的一个修道之士,绝不会因为玄天道人之死而致发疯,他之对我说那些话,必然另有理由的……”
  他心中意念电转,默然地望了乙木道长一眼,缓缓地坐了下来。
  乙木道长以含着嘉许的目光深深地望着他,然后沉声道:“贫道方才对你所言,皆系衷心之言,至于此中真正的含意,待你取得本届剑主之席后,便可知晓,贫道在此也不必多言……”
  紫髯金剑官北斗浓眉皱起,沉喝道:“师兄……”
  乙木道长摆了摆手,道:“北斗,贫道了解你的想法.你不必多说了,稍后贫道自会向你解释的。”
  宫北斗欲言又止,他似乎想要措词回复乙木道长,还未及说出之际,燕白已道:“乙木前辈,请客晚辈禀告一言……”
  乙木道长目光一转,道:“燕少侠有什么话,尽管请说。”
  燕白道:“前辈方才说及此次剑会,惟有峨嵋龙兄能够取得挑战之权,甚而稳有击败武当避尘道兄的把握,是否表示在下和柴兄还有华山何女侠等皆不堪峨嵋一击?”
  他这句话里所含的挑拨性很浓,把柴隐农和何素月都拉在一起,使得他们与他自己都站在同一立场,敌对着乙木道长。
  乙木道长怎会不晓得燕白说出这句话来的含义?他也晓得自己说话不慎可能会引起门户之争,可是他却毫不考虑地颔首道:“是的,贫道是这个意思。”
  燕白脸色一变,望了柴隐农一眼,冷冷笑道:“前辈既然这么说,那么在下和柴兄又何必千里迢迢地赶来武当参加剑会?何不就此回山……”
  冷梅剑何素月也是冷笑一声,道:“是呀,既然我们都不堪峨嵋一击,又何必在剑会上出丑呢?对不起,我可要先走了!”
  她这话是对燕白说的,说完了转身便走。
  宫北斗扬声道:“何女侠请留步!”
  何素月脚下一顿,转过身来道:“前辈既然已经预知此次剑会中何人能胜,又何必多此一行?”
  官北斗抱拳道:“关于敝师兄失言之事,请何女侠原谅,老夫所要求的是请何女侠在此稍候片刻……”
  乙木道长将他的话截断,道:“贫道并非失言,若有牵涉到各派之扯,贫道自会向你们掌门人飞书函告……”
  宫北斗怒喝道:“师兄,你可知道武当的声誉已经枝你一手摧毁,眼见又将引起门户之争,你却依然……“
  他深吸口气,道:“师兄,我们下楼去说!”
  乙本道长长叹一声道:“茫茫天下,有谁知我此时之心……”他那瘦癯的脸上,肌肉抽动了一下,站了起来,颔首道:“好!贫道与你下楼去说个明白!你便能够了解我这做师兄的苦衷了!”说着,往楼下行去。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一章 紫髯金剑
下一篇:第三章 绝顶高手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