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情断义绝
 
2019-11-06 15:46:12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他只见孟丽玉在听了孟戟的那番话后,默然半晌,道:“哥,我心里总是担心中宇……”
  孟戟问道:“你担心陈翔对你不好?不会的,我晓得他一直倾慕你的艳丽姿容,这下能一亲芳泽,他还不五体投地,拜在你的裙下,永作不贰之臣……”
  他说到后来,忍不住笑了出来,直把孟丽玉笑得脸上飞起两朵红晕,嗔道:“哥,人家跟你说正经话,你又不正经起来了……”
  她脸上的那份娇羞之态,的确是动人之极,若在往昔,只怕袁中宇见了,会情不自禁地把她搂在怀里,亲一亲她的鬓角,跟她调笑一番。
  可是此刻,他在窗外见了,却有一股恶心的感觉,忍不住暗暗骂道:“不要廉耻的女人!”
  只听得室内传来孟戟一阵大笑之声,接着便听他说道:“谁说这是不正经的话来?我说的可完全是老实话,单看他修书回总舵,请求教主立刻释放爹爹回家,便可以晓得他对你是多么入迷了!”
  “谁跟你说这个了?”盂丽玉道:“我说的是中宇……”
  “哦,原来你担心的是那个龙中宇!”孟戟摇了摇头道:“这都是他自己不识好歹,要他加入本教,他硬是不愿意,以致落得个眼前这种惨状!”
  他的话声稍稍一顿,道:“丽玉,像这种不知好歹的人,你还为他担什么心?你不想想他以往对你怎么样……”
  孟丽玉眼中掠过一丝羞惭之色,道:“其实他也没什么地方对我不好……”
  孟戟怪叫一声,道:“你还说他对你好?他对你哪些地方好?
  你嫁给他几个月了,除了练功,就是平时闲暇的时候,也难得跟你同一次房,你就像守活寡似的,这样的丈夫不要也罢,你还要管他的死活?”
  他见到孟丽玉默然无语,话声稍缓,道:“妹子,不是我这做哥哥的说你,你也太软弱了,别说你这么做是为了爹爹,就算不是,这样的男子空有绣花枕头之名,不要也罢……”
  孟丽玉霍然抬起头来,道:“哥,你不要说了好吧!”
  孟戟愕了一愕,随即含笑道:“丽玉,你生气了?”
  孟丽玉摇头道:“没有什么,我想静一静……”
  孟戟叹了口气,道:“唉,丽玉,你还有什么事情想不开的?眼见天下武林全都臣服在本教之下,我们……”
  “哥!”孟丽玉打断了他的话,道:“我等会儿要到地牢去看看公公……”
  “什么?”孟戟道:“你还要去看那老杀才?他昨夜骂得你还不够?”
  孟丽玉道:“那是我的事,你别管!”
  孟戟见到她的脸色不对,笑道:“好罢,你再去劝劝他也好,他只要明白天下大势对我们天心教有利,九大门派全都将要臣服在我们之下,或许他会愿意跟我们合作,我才不相信他还会那样顽固……”
  他说到这里,拍了下手掌,道:“对了,你可以用他儿子的生命去威胁他,谅他也会有所顾忌,说不定便会改变主意!”
  孟丽玉默然半晌,问道:“哥,你说中宇他到底有没有危险?”
  孟戟摇了摇头道:“你还是为他担心?”
  孟丽玉道:“我才不为他担心呢,我是为我们担心,他既对我无情,我也不必对他有义,只不过我晓得他的武功高强,且富机智,恐怕他会……”
  孟戟笑道:“哈哈,你还怕他会脱逃出来,跑回峨嵋?他就算有通天之能,这次也跑不了!你没听到陈掌法跟你说过,他的全身插满了金针,且又有本教总巡查护送,别说路上不会出岔子,就算有人要想救他,也无法可想!”
  他笑了笑,继续道:“那金针穿穴之法,乃是教主的独门绝艺,天下可说是无人能解,就算他已被人救走,他今后也终将是一个残废,再也无法动武了!”
  袁中宇听到这里,暗忖道:“哼,纵然你们设想得周到,如何又能想到我袁中宇会在半路上遇上救星,还能够亲身赶来此地……”
  他心中混杂着激动与愤怒的情绪,使得他忍不住从鼻孔里发出一声轻轻的哼声。
  意念一闪即过,方待劈开窗棂,跃身进去,却见到在里面说话的孟戟似是毫无所觉,依旧继续道:“单从这次教主下令非得要留下龙中宇的活口来说,可见他对于龙中宇很是看重,非要亲自处置不可,你想想着,只要龙中宇到了总舵,还怕他能插翅飞出来不成……”
  孟丽玉脸色凝肃,目光朝窗子这边闪动了一下,说道:“哥,我好像听到有人在窗外……”
  “胡说!”孟戟笑道:“在这个时候,哪有人在窗外?我看你是因为心神不定,才会疑神疑鬼的……”
  孟丽玉道:“真的,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外面发出一声冷哼,绝不会错……”
  “不会有人的,你不要多疑了!”孟戟走到孟丽玉身边,轻轻地抚着她的双肩,说道:“丽玉,我知道你虽然心里向着本教,总是不太安静,可是过几天就会好……”
  袁中宇伏身窗外,听到他这么说,心头涌起无限感慨,忖道:“我早先倒是错怪了丽玉,她虽然背叛了我,可是她也是不得已的,这完全是怪孟戟这个畜牲不好……”
  他想到这里,只见盂戟拍了拍孟丽玉的肩膀,在屋里慢慢地走动,缓声说道:“丽玉,你先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然后再到地牢里去看看那老顽固,反正他已经服下陈掌法的蚀骨之药,此刻功力全失,再也不会有力动手了……”
  他一面说话,一面向着墙边行来,袁中宇只见他说到这里,背部已距离窗口不足五尺。
  若是换了一个人,拿他如此痛恨孟戟来说,一定会趁这个难得的机会,突然施以暗袭,趁孟戟于不防之际,置之于死地!
  可是袁中宇到底是个铁铮铮的汉子,他虽然痛恨孟戟投身天心教,害了自己妻子失节,可是也不愿趁这个机会,施出卑鄙的手段将之杀死。
  他本来想要跃进去,表露自己的身份,以手中长剑堂堂正正地杀死孟戟,但是听到孟戟之言,他却又想要先进入地牢去把龙云鹤救出来。
  据他的想象,本门弟子数十人中,卖身投靠的虽然也有,却不会是全部都那么做。
  那些忠贞的弟子,在掌门人龙云鹤遭到暗算之后,必然也遭到暗害,或许会都被假龙中宇囚禁在地牢里。
  袁中宇暗忖道:“我进入地牢后,把他们救出来,也可以帮助爹爹一臂之力,铲除本门叛逆……”
  他刚刚想到这里,正待移身离开,暂时将孟戟放过,倏地见到孟戟旋身而起,拔出了背上的短戟!
  袁中宇暗暗一怔,忖道:“莫非他已经发现我在窗外了?”
  一念未了,孟戟左手短戟一扬,已把窗格劈得碎裂开去。
  “砰”然一声大响里,他飞身扑出窗外,右手短戟如流星般地朝伏在窗外的袁中宇身上插下。
  袁中宇在一见孟戟拔出双戟之后,立即便已想到孟戟早在自己发出轻哼之时,便已发觉自己藏身于窗外,他之所以故作不知,便是要趁自己不注意之际,施以暗袭!
  袁中宇暗骂一声,见到窗棂碎裂飞溅,孟戟穿身飞掠而出,那枝雪亮的短戟闪着一条弧光,斜斜地插了下来……他的身形微蹲,手腕乍翻,长剑倏然扬起,迅如电掣般地劈出一道剑光。
  但听“叮”地一声,剑戟相交,碰撞出几点火花,那枝斜插而下的短戟已被袁中宇一剑格开。
  随着一股大力传到短戟之上,孟戟的身形在空中一斜,飞荡出八尺之外,落身花圃旁边。
  他的双脚才一站稳,立即双戟一交,护住胸前,跟中闪露出惊讶的神色,凝望着站在窗旁的袁中宇。
  袁中宇一剑荡开短戟之后,长身而起,没有理会孟戟,移日向屋中望去。
  他只见孟丽玉微微一愕,闪身跃到墙边去拔墙上挂着的长剑。
  袁中宇冷哼一声,喝道:“孟丽玉,你要干什么?”
  孟丽玉才把长剑抽出剑鞘,倏然听到袁中宇这声沉喝,脸色一变,循声向窗外望去。
  她跟袁中宇奉着双方父母之命结为夫妇,已有几个月了,虽然这段期间内,袁中宇为了准备参加武当剑会,日夜辛勤地练功,罕得跟她同房一次……可是,她与袁中宇朝夕一起,对于袁中宇说话的声音可说是熟悉异常!
  纵然陈翔藉着易容大师公羊群的神妙手法,改变原先的容貌,变成了龙中宇,也尽量模仿袁中宇的声音,但是在跟袁中宇有同床之情的孟丽玉来说,她是能够分得清楚的。
  她之所以上了假龙中宇的当,甘愿受到污辱,一方面由于假龙中宇上山时是在黑夜,她在极端兴奋中无暇分辨!
  另一方面则是根本就没想到天下会有这等事情出现,会有与袁中宇一模一样的人所致!
  当她在床上发现枕边的丈夫竟然与以往不同时,她已经遭到了假龙中宇的污辱。
  在那种情形下,她本应将龙中宇杀死,或者殉节自杀。
  然而没等她那么做,孟戟已倏然出现,加以阻止,陈翔并且以她父亲的生命作威胁,以致使她为了顾全父亲的生命,才与假龙中宇同流合污……
  女人的心情最是难以捉摸,尤其是一个结过婚的女人,在平时,她可能把整个的希望与生命都寄托在丈夫的身上。
  若是一旦丈夫有了岔错或者死于非命,那么她的希望已经殒灭,加上另外有一个男人侵入她的生命,则很可能使得她改变原先的意志,做出许多不可思议的事!
  当然,这里面由情欲所产生的力量,可算是最最巨大了,女子往往受到情欲的支配,而背叛了她的良知!
  孟丽玉并非不爱袁中宇,她虽然经常空房独守,却也时时记住新婚时与袁中宇相处时的乐趣,从设想到会有一天背叛袁中宇。
  等到假龙中宇以欺骗的手段,蒙蔽了她的眼睛,占有了她之后,她的身心在经过一番很大的激变后,终于在矛盾的心情下接受了突变!
  在她私心认为,她这样做并没有错,她一方面为了父亲的安全着想,一方面还是跟原来的丈夫在一起,这样做,哪算得失节……
  由于这种心情,使她时时处于矛盾之中,也可以说她靠着自我的安慰,使她忘了自己究竟做出了什么坏事。
  当袁中宇突然的喝叱之声,一传进她的耳中时,她的心神受到了很大的震撼。
  她的眼中露出惊骇至极的神色,向着袁中宇望去,只见站在窗外的竟是一个丑恶的老者,完全不是她心目中所认为的人!
  顿时,她眼中的惊骇之色一敛,换来的是一种疑惑不解之色。
  袁中宇一见她神色转变,悲愤地敞笑道:“孟丽玉,果然我没有看错,你竟真是个恬不知耻的贱人……”
  孟丽玉心中本来疑惑不定,被他这一骂,骂得面红耳赤,浑身颤抖!
  这下再也设有疑惑了,因为天下不可能有第二个人会用这种口气骂她的,更何况她从袁中宇愤怒的眼神中,已经认出了他是谁来!
  纵然一个人的脸孔已经改变了,但是他的眼神无论如何也不会改变的!
  孟丽玉一发现面前这个丑怪老者是谁之后,赤红的脸孔顿时一片死灰,全身不住颤抖,嘴唇嚅动了一会儿,嗫嗫道:“你……你是中宇?”
  袁中宇悲愤地道:“贱人,你还有脸跟我说话?”
  孟丽玉张口瞪日,发出一声惊叫,手中捏着的长剑无力地跌落于地,双手捂着脸孔,飞快地转过身去,哭了出来。
  袁中宇见到她那样子,只觉心口被一支利剑狠狠地插了进去,痛得他浑身一震,禁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他缓缓地转过身来,以狠毒的目光凝注在孟戟身上,恨不得将对方斩为肉酱……
  孟戟一直愕然站立在那儿,他想不到一切的事情,突然转变得如此之快,那被他认为已经距死不远的袁中宇竟会突然而降。
  尤其是他在看到往昔风度翩翩,俊逸非凡的袁中宇,变成目前这么一副丑怪的模样后,他心中的惊悸与震慑更是难以形容!
  他面对着袁中宇那恶毒凶狠的目光,只觉浑身汗毛直竖,不敢接触对方那张丑恶的面孔与狠毒的视线。
  他移开了自己的目光之后,很快地便又转了回来,定了定神问道:“你……你是中宇?”
  袁中宇缓缓地向着孟戟行去,冷声道:“孟戟,你何不看清楚点,我到底是谁?”
  孟戟神色紧张带着惊惶,目光在袁中宇身上闪动了几下,沉声道:“朋友,你究竟是谁?竟敢冒充龙中宇,到峨嵋来放肆……”
  他并没有看见公羊群动手给袁中宇易容的经过,绝不会相信一个英俊的年轻人会变成如此丑怪的一个老人。
  更何况他坚信既然袁中宇身上被钉住金针,又加经过任明杰亲自率领金衣武士的押解,绝难逃脱得了。
  是以他在一阵惊慌之后,很快便又恢复了原来的镇静。
  袁中宇一步一步地向孟戟行去,冷冷地道:“孟戟,到如今你还认为天心教无敌天下,我无法回到峨嵋来?”
  他想起了自己在路上所遭到的折磨,和方才亲自见到孟戟的丑态,杀机盈身,汇聚成一股凶狠的气势,使得他全身都恍如一支带血的剑……
  孟戟心惊肉跳,被他的气势所慑,再也立身不住,一步步地向后退去。
  袁中宇沉声道:“孟戟,你这不要脸的畜牲,不知廉耻的东西,不但甘心认贼作父,并且还出卖你的妹子,今天我要看看你的孟家镇山十二戟法……”
  孟戟骇然道:“你……你真是龙中宇……”
  袁中宇狠声道:“我不把你碎尸万段,绝难消除我心中的愤恨……”
  孟戟这时完全可以肯定眼前这人便是袁中宇了,他心中虚弱,被对方的煞厉气势所慑,一丝斗志都没有了。
  他连退几步,已经退进花圃里,站在那松软的土地上,他再也提不起胆子来。
  但见他的目光一闪,高声叫道:“来人哪!”
  袁中宇沉喝道:“你再叫人来已经太晚了,没有人能够救你的狗命了!”
  喝声之中,他飞身跃起,连人带剑地向孟戟射去!
  他这下在愤怒痛恨之下所攻出的一剑,可说已凝聚全身的煞厉之气,就算是金臂剑魔来此,也无法抵挡,更何况孟戟的武功一直就比他为差。
  是以随着一声剑啸声响起,孟戟挥动的两枝短戟,立刻便在惊虹般的剑光下震得粉碎。
  剑芒连闪,血影横飞,孟戟在一阵惨厉的叫声中,被袁中宇的长剑斩为数段,横尸花圃里。
  剑影一落,光芒顿敛,袁中宇已立身在花圃之内,在他的面前,斑斑的血迹中牺满了残落的花瓣……
  小园里的花卉和枝叶,在剑芒飞舞里,碎片飞溅,洒落一地,就如同孟戟残破的肢体一样,给人一种残酷之极的印象……
  袁中宇神色木然地站在花圃里,手中的长剑斜斜垂落脚前。
  他望着那些残叶、碎肢、血迹,心中并没有丝毫的满足,反而有一股难以言喻的郁苦。
  怔立半晌,他喃喃地道:“我并没有错,他是该杀的……”
  就在这时,他只见屋旁奔来了三个持剑的年轻人。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三十五章 冰释前嫌
下一篇:第三十七章 剑神又现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