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绝顶高手
 
2019-11-06 11:35:35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宫北斗又怎知龙中宇心中所想之事?他见到对方那俊秀的脸上一片犹豫之色,不由诧异地望着龙中宇。
  当他的目光经过龙中字身上所穿的银色衣袍,恍然忖道:“哦!原来你是因为衣上沾污了之故,所以才不好意思就此进人内厅。”
  他又歉然道:“龙少侠,老夫真是抱歉,方才一时克制不住情绪,以致弄得少侠身上污秽不堪,老夫带你去内室更衣!”
  龙中宇道:“在下身上的酒渍已被江风吹干,倒没有什么,只是在下方才凭栏之时,看见一件奇事……”
  官北斗一怔,惊哦一声,问道:“少快看到了什么奇事?能否告诉老夫?”
  龙中宇道:“请问前辈,武昌附近,可有什么绝世高手隐居在此?”
  宫北斗沉吟一下,道:“这个……老夫倒没有所悉!不知少快看到的是什么奇事?什么奇人?”
  龙中宇道:“据在下所知,武林中以轻功传名之人,最多也只能飞跃五丈之远,如贵派的八步赶蝉。华山的草上飞,敝派的天马行空,也只不过能一跃四丈多远……”
  他话声一顿,道:“当然,轻功身法的高低,也与本身内力的强弱有关,但在了却从未听说过有人轻功神奇到能一跃六七丈远,且能在空中折身转向……”
  宫北斗诧异地道:“啊!武林中竟有这等轻功?老夫这一生却也没有听说,不知少侠在何时看到有人施展过……”
  龙中宇见到宫北斗的神态自然,竟只是自然的诧异之态,而无其他的表情,不由心中暗暗纳罕,忖道:“方才那中年大汉有九成便是宫北斗,但他却表现得似毫无所知……”继又想:“啊!如果他真的是谋害乙木道长的话,那么这宫北斗的心机阴沉,岂不太可怕了……”
  一想到这里,他不由得一阵凛然,暗暗提防宫北斗会突然出手,暗算自己。
  他心中暗暗戒备,面上一点不露声色,缓步走向栏杆,说道:“在下方才便是站在此处,见到江中有一小舟,从里面跃出一个身穿道袍之人……”
  话声一顿,回头望了宫北斗一眼,只见对方神色凝肃地聆听自己之言,他根本就不能从宫北斗的肃然神色中看出对方心中在想些什么,或者将要做些什么。
  龙中宇走近栏杆,继续说道:“那个身穿道袍之人跃出小舟之后,便在江上踏波而行,紧接着另一个中年大汉也自舟中飞掠而出,他身在半空中便向那踏波而行的道人掷出长剑……”
  他说到这里,已听到身后响起轻微的脚步之声,宫北斗很快地欺身而近。
  龙中宇飞快地深吸口气,运起全身功力,手腕一沉,已移近剑柄之处。
  此时,只要宫北斗有对他不利的举动,他将可在极短的时间内拔剑却敌,不使自己落人宫北斗的算计中。
  他的话声一顿之间,宫北斗已惊哦一声道:“那个道人既能踏波而行,想必不致于被长剑射中吧?”
  龙中宇循声侧首,已见到官北斗从身后走将过来,面上满布惊凛之色。
  他对于龙中宇凝肃警戒的神态似乎毫无所觉,只是为那踏狡而行的道人担心,是以说完了话,便有点焦虑地望着龙中宇。
  龙中宇一时也摸不透对方到底是何种想法,他见到宫北斗移身过来,便往旁边挪开半尺。
  这半尺之距,在他说来是很有用处的,只要宫北斗出手,他便可以拔剑出鞘,剑一出鞘,剑气便能直接威胁到宫北斗的生死。
  因为他此刻虽然不能肯定官北斗真是那舟中跃出的中年大汉,但他也不得不提防对方一下,免得在极短的距离下为对方所乘,而无法拔出长剑。
  他一面小心戒备,提防着官北斗的暗算,一面露出淡淡的笑容,道:“宫前辈这下可猜错了,那个道人的武功虽然高明,但那中年大汉的武功也不弱,在下亲眼所见,那掷出的一剑去势劲急凌厉。乃是脱手剑中最上乘的手法,根本没有容许道人闪开,便已射中左肋……”
  “哦……”宫北斗惊呼一声,道:“这真是令人难以相信……”
  龙中宇笑道:“令人难以相信之事还在后头呢!在下一见那道人中剑,正在为他着急之际,又看到小舟中跃出一条人影,那人首先掷出一块木板给那中年大汉借力跃回舟中,自己却已跃到落水的道人之上,一把将那道人提起,然后就在空中一个转折,也凭着抛下的一块木板,便掠回小舟……”
  他说到这里,只见宫北斗听得目瞪口呆,愕了一会儿,方始呼了口气,道:“那人一口气竟能飞掠出六七丈远,这等绝顶的轻功,老夫若非听少侠说起,真是不敢相信!”
  龙中宇道:“在下就因为亲眼看到这等奇人奇事在江中发生,所以才想要问一问宫前辈,可知道武昌附近是否隐居有这等绝顶高人……”
  他的目光凝注在宫北斗脸上,又道:“前辈在武昌城里居住的时日很长,并且见多识广,当然较之在下要清楚多了,是以在下这才对前辈说出此事……”
  宫北斗摇了摇头,道:“老夫虽是武昌世居,却从未见过武昌城里隐有这等异人,甚而听都没有听过……”
  他话声停了下,问道:“少侠你既见到此事发生,那么该看清楚那三个人的面貌衣着,且说与老夫听听,或者老夫可以猜出那突然出现在武昌的异人是谁……”
  龙中宇距离宫北斗不到七尺之远,他很清楚地看到了宫北斗眼眸凝视之态,却是不能从那眼睛里看到一点什么表情。
  他心中的意念慢慢地动摇了,道:“或许宫北斗真的只是送走乙木道长,并没有谋害他,否则他的神态岂能一点都不显露出来?”
  他心里这么想着,摇了摇头,道:“刚才日落西山,江上烟波缭绕,在下只看到那三人的装束,却没能看清楚他们的面貌。”
  官北斗道:“唉!这真是非常可惜!”
  龙中宇不明白宫北斗所说的非常可惜是什么意思,他只见宫北斗说完了话,目光移开,向着辽阔的长江望去。
  他心中疑惑,也跟随宫北斗侧首往扛上望去。
  此时满天红霞尽褪,苍空昏黑,月亮被乌云所掩,远望下去,只见江上点点渔火,水面泛起黯淡的波光,除此之外,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身边响起宫北斗的话声,道:“龙少侠,你可是还想着方才之事?”
  龙中宇侧过脸来,只见宫北斗注视着自己,眼中闪出的光芒,竟然显出几分诡秘之色。
  他心中一动,那渐渐松懈的戒备心,立刻又油然而起,沉声道:“在下认为那是一件颇不寻常之事,所以心中一直在思忖着……”
  他的话声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所打断,接着厅内传来了一阵阴沉的话语:“啊!原来庄主已经回来了!”
  龙中宇转过身去,只见一个瘦削的中年人自走廊走将过来,他的目光自那人身上穿着的淡青色长衫闪过,落在那人的面上,立即从心中浮起一丝厌恶之情。
  敢情那人长得鼠目猴腮,一张焦黄色的脸上,架着一副玳瑁眼镜,尖削的下巴上稀落地蓄着数根鼠须,他手里托着一个水烟袋,嘴唇掀张,露出黄牙,正含着笑往这边行来。
  宫北斗转过身来,见到那人,点头道:“邬师爷,你不在内厅陪三位少侠,到这儿来做什么?”
  邬洪嘿嘿一阵假笑,道:“卑职已经陪着三位少侠坐了好一会儿,因不见庄主到来,所以来请庄主……”
  宫北斗道:“老夫这就去了!”
  他看到龙中宇剑眉微皱地望着邬洪,谈然一笑,伸手道:“来,老夫为你们介绍一下,这位便是峨嵋后起之秀,被江湖上传诵的银衫剑客龙中宇龙少侠,这是老夫庄里的师爷……”
  邬洪深深地向着龙中宇作了一拇,道:“在下邬洪,久闻龙少侠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英姿勃发,风采高华,确实名不虚传,在下能有此机会一睹少侠风姿,真是三生有幸,引以为荣……”
  龙中宇见到邬洪斜肩弓背的样子,心中已是厌恶之极,再一听到对方所说的那一番恭维的话,更是难过,几乎都使得他把隔夜的饭吐了出来。
  他忍不住在心中暗道:“这老王八蛋在胡说八道些什么,狗屁不通!”
  但却不得不忍住心中的厌恶,还了一礼,道:“邬师爷过奖了,在下一介武夫,并没有邬师爷说得那么好,倒是邬师爷文采风流,出口成章,使得在下佩服不已!”
  邬洪嘿嘿笑道:“少侠真是开玩笑,凭在下这浑身不到四两肉的架子,说什么也当不得少侠的赞誉呀!”
  龙中宇暗暗笑道,忖道:“这家伙倒也颇有自知之明,晓得自己那副尊容的确不堪入人之目,看来是经常照镜子的。”
  他笑了笑道:“师爷太客套!”
  宫北斗敞声笑道:“两位都不要客气了,还是喝酒要紧!”
  邬洪道:“是!是!请庄主和龙少侠就席吧!”
  他客套地往旁边一让,道:“龙少侠请这边走!”
  龙中宇道:“不,在下年轻,还是宫前辈和邬师爷先行……”
  他还是丝毫投有松懈警戒之心,惟恐与宫北斗行在一起,会遭受到对方的突然偷袭,是以礼貌地让宫北斗先行一步。
  宫北斗好像全然没有心机,笑了笑道:“老夫痴长几岁,就先行一步吧!”
  说着,举步向着走廊行去。
  龙中宇也不再跟邬洪客气,紧跟着宫北斗之后,向前行去。
  邬洪跟了上来,走在龙中宇身旁,道:“龙少侠,在下这一生之中,从未见过如少侠这等英俊拔逸之人,方才在内厅里见到燕少侠,还以为他是当代美男子,谁知一见少侠你……嘿嘿,在下才知道见识实在浅薄。”
  龙中宇见到邬洪仍在身边叨叨不休,暗暗皱眉,忖道:“这老王八蛋确实讨厌,怪不得何素月要避他远远的……”
  他实在懒得理会邬洪,是以也没有回答邬洪的话,装作没有听见一样。
  谁知邬洪却一点都不识相,虽然见到龙中宇没有答腔,却依然喋喋不休,嘿嘿笑了笑,又道:“传闻中古之五都,宋玉乃绝代美男子,依在下之见,若跟龙少侠比起来,可差得太多子……”
  龙中宇被邬洪一再夸奖,不但不起欢喜之心,反而觉得身上汗毛一阵倒竖,他摇了摇头,道:“邬师爷,你如此恭维在下,真使得在下受宠若惊,好在我没有红脸的习惯,不然此刻脸可红得跟关公一样……”
  邬洪笑道:“在下这是肺腑之言,少侠若是认为在下过分恭维,便……”
  宫北斗好像也讨厌邬洪的过分恭维,这时打断了邬洪的话声,道:“邬师爷,你既对龙少侠如此激赏,等会儿多敬他三杯便是,不必多言了!”
  邬洪道:“是!理该如此,理该如此!”
  说话之间,他们已经走过那一段长长的走廊,进入内厅。
  一跨进内厅,立即便有一阵扑鼻的芳香迎面而来.耳际也听得一片清越的丝竹乐声,龙中宇深吸口气,只觉心中的难过感觉一扫而空,舒适无比。
  他感到舒适的倒不是那阵乐声如何悦耳,而是身旁的邬洪闭上了嘴,使得他有暂时的宁静。
  他吐出胸中的浊气,目光扫过内厅,只见墙上四边都挂着古画对联,墙角摆满了盆景鲜花,一道细竹帘挂在靠近栏杆处,隐约可以见到里面十几个宫装美女在弹琴鼓瑟,吹笙弄笛,那绰约的人影在明亮的烛光相映下,另有一番朦胧的美。
  这个内厅较之外面的大厅虽然要小了点,却因为不像大厅那样装饰着屏风,是以显得颇为开朗,在厅内的中央,一张铺着虹布的大圆桌已经摆好,两个丫环打扮的少女,此刻正并肩立在桌旁,含着笑意,凝望着对面……
  她们指指点点的不知轻声在说些什么,一见到宫北斗进来,连忙止住了笑意,垂下手来。
  龙中宇循着她们的目光望去,只见柴隐农和燕白两人面对墙壁,负手观赏着墙上的字画。
  他正想不出那两个丫环为何好笑之际,目光闪处,已接触到墙角投射来的两道盈盈秋波。
  他凝目望去,只见冷梅剑何素月独个一人坐在靠墙角的一张椅上,微侧着脸,黑亮的眸子,正斜斜地向这边看来,那盈盈的眼波中,满含着幽怨的情愫。
  他心中一动,连忙挪开自己的视线,这时正见到那两个丫环走了上来,躬身一礼道:”庄主金安。”
  宫北斗挥了挥手,道:”快去把酒席摆上来!”
  那两个丫环低应而退,从右边的小门走了出去。
  龙中宇见到那两个丫环行走去时,步履轻盈,竟然都颇有武功根底,他不禁暗暗惊忖道:“宫北斗的确不愧是武林大豪,连庄里的丫头,都学会了武功.而且还颇有根底……”
  忖想之际,他已见到燕白和柴隐农两人正回过头来,何素月也自椅中婷婷地站了起来。
  燕白笑道:“宫前辈回来了!”
  他的目光闪过龙中宇身上的那袭长袍,道:“小弟还道龙兄已经更换衣衫,谁知…””
  宫北斗哦了声道:“老夫忘了替龙少侠更衣了!”
  他侧首道:“小莲!”
  话声一了,那个身穿翠绿色衣衫的丫环,应声自小门走了出来,躬身道:“庄主有何吩咐?”
  宫北斗道:“快带龙少侠去更衣梳洗!”
  龙中宇摇手道:“前辈不需客气,在下将外袍脱去便是……”
  宫北见到龙中宇面上浮起不悦之色,连忙笑着说道:“龙少侠,老身虽然出身武当,但是却因为是武昌城里的世居之故,除了在山里之外,回到庄脘便换下劲装疾裳,这次为了能使宴会进行愉快,是以特地准备了几袭衣衫,以备各位少侠更换……”
  龙中宇道:“前辈不用客气了,在下身边携有衣匣,此刻在砚童之处……”
  官北斗笑道:“哈哈,老夫在各位末到之前,便已探悉清楚各位少侠所爱,已替少侠你准备好银色长衫……”
  他播了摇手,制止龙中宇说话,道:“少侠不用再客气,就随小莲去后室更衣梳洗,洗去路上风尘,当能使少侠更加潇洒……”
  那个名唤小莲的丫环一直在旁偷偷睨着龙中宇,此刻闻声向着龙中宇一福道:“龙公子,请随小婢去内室更衣。”
  龙中宇见到这种情形,知道自己再推辞也不好,于是向宫北斗道:“官前辈,在下多谢了。”
  官北斗笑道:“但愿老夫能使得各位参加宴会的少侠,尽欢此日,因为后日便要看你们一显本领了……”
  龙中宇心中暗暗地思忖着宫北斗之言,随着小莲往内室行去。
  龙中宇在随着小莲人内之时,心中犹自疑惑不已,他不明白宫北斗为何竟会将自己的衣服准备妥当,而且还预知自己将要更换。
  想着想着,小莲已停住了脚步道:“龙少侠,请入内更衣,并请卸下宝剑。”
  龙中宇闻声抬头,只见自己来到一间小房之前,小莲正站在房门口作出请进的模样,他略一犹疑,点了点头,便昂然走了进去。
  人得室内,他只见一座枫木屏风挡在门口,绕过屏风,他才看到室内摆着四个大木柜,那漆得红色发亮的衣柜上贴着红纸书就的名条。
  龙中宇的目光在柜上一扫,只见那四张名条之上所书就的名字,正是这次参加剑会的四大剑手,自己的名字赫然还排在第一位。
  龙中宇怔了一下,暗忖道:“宫北斗为何从庄里搬来这些衣柜?他也真不怕麻烦!其实这次宴请四派剑手之举已是多余,官北斗何不就在他庄里设宴,老远地将酒席摆在黄鹤楼来作什么?”
  他想起这次剑会之前,由武当掌教玄天道长具名,飞书传告四大剑派,函上曾提及各派参加剑会弟子可在到达武昌后,由紫髯金剑官北斗招待,并于会前二日设宴黄鹤楼,让四派剑手能相聚一番,互相了解……
  武当的传书上写得非常详细,而且很是客气.但是龙中宇因为新婚燕尔,一时难舍爱妻。是以稍为耽搁了半日,未能赶到宫北斗的北斗庄,而于今天午后才进入武昌城。
  他因为一来自己已经晚到,二来已到了武当传书上所提的欢宴时间,是以也就没有赶赴北斗庄,直接便到黄鹤楼,哪知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龙中宇站立在衣柜之前,暗暗忖想这半天不到的时间里所发生的事,只觉紫髯金剑官北斗竟然不如传说中那样爽朗豪放。
  虽说官北斗好客,并且待人也颇为和气亲热.但龙中宇却觉那份亲热很是虚伪,并且从官北斗那爽朗的笑容里看出许多诡秘。
  龙中宇想到这里,摇了摇头,忖道:“反正我这次是来参加剑会的,此间欢宴一了,便赶赴武当,管他宫北斗诡秘与否,他总不会算计到我的身上来吧!他要除下宝剑参加欢宴,我跟他装作不知,到时一走了之便行……”
  他一念既定,放心地拉开柜门,不再胡思乱想了。
  柜门一开,自里面闪烁出耀眼的光芒,几乎使得龙中宇眼睛一花,他凝神望去,只见柜里分成两格,一边摆的是几袭银灰色的衣袍,另一边则是一个竹匣,匣盖正敞开,现出里面摆着的明珠玛瑙和金叶子。
  龙中宇不禁怔了一下,忖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目光自那颗颗浑圆的明珠上移过,落在敞开的匣盖上,看到上面搁着一封信,信套上写着几个隶字:“龙少侠中宇亲启。”
  龙中宇冷笑一声,拿起那封信,暗暗道:“我倒要看你弄什么鬼广
  他正待启开信封,想看一看里面写些什么,却发觉不知何时封口已经被人撕开,里面的信柬竟已被人抽去。
  这真是出乎意料之外,龙中宇拿着空信封,站在那儿发了愣,想了好一会儿也想不出个原因来。
  他定下神,忖道:“宫北斗既然再三地要我更衣,那么这封信必然是他所写,从柜里摆着的这些衣物财宝看来,他信上写的若不是将这些东西送给我,必是有什么事要求我,摆明着便是一种贿赂,但此刻信已不见,显然是别人拿去,可是,那个人是谁呢?他又为何不连信封一起取走?”
  一刹之间,许多的疑问在他的心里起伏不定,他根本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耳边已听得小莲呼道:“龙少侠,酒宴已经开始了,庄主在等着你呢!”
  龙中宇哦了声道:“我这就来了!”
  他止住了心中的杂思,匆匆地换过了一件衣袍,然后掩上柜门,转身朝门口行去。
  随着眼角瞥处,视线闪过其他的三个柜子,龙中宇不由暗忖道:“他们的柜中所藏的东西,是否跟我这柜里的一样?宫北斗既然要贿赂我,必然也同样地要贿赂他们……”
  他此刻虽然没有看到那封信上所书及之事,却也不禁为宫北斗叹息起来:“或许他是为了武当的名誉,才以贿赂的手段使我们装败给避尘道人,但他不会晓得自己的一番好意,反而会使武当遭人耻笑……”
  想到这里,他已行到门口,小莲一见到他,掩唇笑道:“龙少侠长得跟女孩子样的,动作也跟女孩子相似,怎么换一件衣服,也要如此之久?”
  龙中宇剑眉微皱,暗道:“这个丫头对人好没有礼貌,真是放肆!”
  他也懒得理会小莲,脸孔一板,举步朝设宴的内厅行去。
    小莲见到他肃容凝色,一脸不悦之意,似觉得自己失言,连忙跟在龙中宇身后,低声道:“龙少侠,请原宥小婢失言……”
  龙中宇才走了几步,突然见到一个身着黄色绣衫镶边罗裙,额上云鬟高耸,斜插步摇的少女,自对面姗姗婷婷地行了过来。
  他的目光一闪,只见那个少女长得清奇秀丽,玉骨冰肌,在烛光之下缓步行来,身形绰约,宛如浴着朝霞,自空而降的仙子。
  龙中宇家里已有了美丽娇妻,可是在骤然见到那个黄衫少女,依然不禁神驰心摇,怔立了一下。
  那个黄衫少女在骤然见到龙中宇之时,也不由一呆,她那黑亮清澈的眸子一触及龙中宇投射过来的目光,顿时像遭到猎人追射的小鹿,慌忙垂落下去,那长长的睫帘在她的腔上立即留下两弯美丽的荫影。
  龙中宇见到那个少女的娇羞之态,也不好意思再目光灼灼地凝视着对方,安定了一下心神,昂首向前行去。
  谁知她才走了两步,身后跟随的小莲已疾步向前,躬身朝那黄衫少女行了一礼,道:“婢子叩见五夫人。”
  龙中宇听得小莲之言,心中顿时浮现起怅惘之情,暗忖道:“如此丽质,竟然屈为宫北斗的小妾,真是红颜薄命……”
  心念刚转,他已听到那黄衫丽人轻启樱唇道:“小莲,酒宴还未开始吗?”
  小莲道:“酒宴快要开始了,就等这位龙少侠更好衣裳……”她往龙中宇身上一瞥,突然发觉龙中宇依然佩着长剑,竟未有卸下。
  她脸色微微一变,道:“龙少侠,请您将宝剑卸下,交小婢放回柜中。”
  龙中宇剑眉微皱道:“在下身佩长剑,乃是理所当然之事,为何……”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二章 五大剑派
下一篇:第四章 玉龙宝剑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