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驭剑之术
 
2019-11-06 15:47:50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袁君达眼见袁中宇一剑断去陈翔左臂,心中的感受较之袁中宇更加复杂。
  他的思绪似随着鲜血的洒落于地,而飘到了二十年前……
  那时,他以铁心孤客之名,约战金蜈天尊,结果虽然取胜,而使得金蜈天尊返回南疆,蛰伏二十年之久……
  由于他的出手,使得武林平静了二十年,他的名号也受到江湖上称颂二十年之久……
  然而,他私心认为,那次决战,自己是已经落败了,当他眼见辜雅莉出现的一刹,他的心已受到了很深很深的创伤……
  他并非不知道,当金蜈天尊胸前衣襟被自己剑锋划破时,金蜈天尊还有绝招没有施出来。
  那时,金蜈天尊之所以坦认落败,是由于罗刹夫人辜雅莉的出现,宣告从此退出中原……
  这等于是金蜈天尊虽然败在袁君达剑下,却赢得了辜雅莉的皈依……
  袁君达一想起辜雅莉之属于黎火飙,心中便有如刀绞一般,这二十年来,他苦练剑法,便是想要在有一天堂堂正正地击败黎火飙一一不依靠任何外来因素的相助。
  是以当他晓得袁中宇遭遇到与自己当年相同的情景时,他心里的感受,真是难以言喻,才会用那等刺激的言辞激励袁中宇的斗志。
  在他的感觉里,仿佛袁中宇便是自己当年的化身,而陈翔是当年的黎火飙……
  由于这种奥妙的心情的支配,使他见到袁中宇一剑斩落陈翔左臂时,他的心中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感受,与难以言喻的满足……
  郁积在心底,将近二十年的隐痛,似乎随着袁中宇这一剑而消除殆尽……
  等到他从这种特异的感受中惊醒了过来时,只见陈翔挺剑向着袁中宇攻到。
  他的双眉一皱,正待挺身阻止,已看到陈翔脚下一个踉跄,竟然站立不稳,跌倒于地。
  袁君达微微一愕,迈开大步向着陈翔行去。
  袁中宇见到他走了过来,连忙躬身道:“爹……”
  袁君达应了一声,问道:“他这是做什么?”
  袁中宇望了望躺在地上,全身不住哆嗦,脸上肌肉抽搐不停的陈翔,摇头道:“孩儿也不晓得他怎会这样。”
  袁君达脸色沉肃地蹲了下去,细细地观察着陈翔的神情,但见他眼中泛出痛苦难禁的神色,全身不住颤抖……
  他心中一动,记起了邪道大宗师对他说起的一件事,恍然道:“他这是在‘散功’!”
  袁中宇诧异地问道:“爹,什么叫散功?”
  袁君达道:“据大宗师所言,凡是练过邪道内功心法之人,到了某一个程度,或者遭到一种突然的伤害时,全身功力会在一刹之间,倏然散去……”
  他的话声一顿,道:“他可能方才想要施出某种邪功,像在厅内那种吐血增加功力之法一样,却没能躲过你那一剑,以致伤及心脉,发生这种现象……”
  话声未了,只听陈翔嘶叫道:“你们杀了我吧!”
  袁君达轻轻地叹了口气,道:“这种散功的痛苦,可见是生不如死,此刻就算他能逃生,他这一生也完了……”
  他望了袁中宇一眼,道:“中宇,看你怎么办吧!”
  袁中宇凝目望着陈翔,似乎觉得就像自己遭受到那份痛苦的煎熬。
  面对着满头是汗,痛苦挣扎的陈翔,他心中所拥塞的那份仇恨,变得淡薄了。
  他摇了摇头,道:“我不预备动手了!”
  陈翔听了他的话,绝望地嘶叫道:“龙中宇,你太残忍,你……”
  他喘了两口气,颤声道:“你以为是你赢了我?不是的,我是败在剑神的手里,我……”
  他瞪住袁君达,道:“我的师父会替我报仇的,你……你们一定逃不了的……”
  袁君达冷哼一声道:“老夫正要去找他一算旧账,你何不告诉我,他会在何处……”
  陈翔凄厉地笑道:“告诉你?告诉你,你也不敢去的……”
  袁中宇问道:“你说,天心教的总舵在哪里?”
  陈翔的嘴角涌出一缕血水,道:“在……在……”
  他连说两个字,再也无法说下去了,惨叫一声,右手抓住胸前的衣服,将之撕成数片,身躯弹起两尺,摔落地上,再也不动。
  袁中宇愕然地望着双跟赤红,七窍流血的陈翔,心中充塞着难言的奇异情绪。
  他仿佛觉得自己亲眼看到自己死去一般,整个意念都掉入一片空虚之中……
  袁君达凝望了陈翔的尸体一会儿,沉声道:“他是禁受不住体内的极端痛苦,咬舌自尽的……”
  袁中宇闻声轻轻地叹了口气。
  袁君达目光一闪,问道:“你难道会为这种歹恶之人叹气?”
  袁中宇不愿、也难以向袁君达解释心中的那份特异的情绪,摇了摇头,道:“爹,我们去看看掌门人吧!”
  袁君达见到他脸色不对,心知他必然另有一份感慨,也不再多言,轻轻拍他的肩膀,道:“孩子,走吧。”
  他们父子两人,在峨嵋弟子的钦敬眼光中,缓缓地跨上了大厅的石阶,还没踏进厅内,只见欧振盛匆匆地走了过来。
  袁中宇急忙问道:“掌门人怎么样子?”
  欧振盛向袁君达行了一礼,道:“掌门人已经醒了过来,当他知道袁师伯已经上山,便想下床相迎,还是师侄见他体力大亏,这才奉请师伯到丹房去……”
  袁君达微之颔首,道:“我们这就去见他。”
  欧振盛赶忙引路,领着他们两人走进了龙云鹤平日练功的丹房。
  龙云鹤斜斜地躺靠在石床上,一见袁君达父子进了丹房,面上泛起激动的情绪,挣扎着要下床。
  在他身旁看护的陈志云连忙按住他的肩膀,低声说道:“掌门人,你老人家体内的剧毒刚去,不宜劳动……”
  龙云鹤叱道:“袁师叔二十年来都未上山,老夫怎能……”
  袁君达自从二十多年前,被逼着跳下金顶绝崖之后,便有似一缕游魂,到处流浪。
  此刻重又回到了峨嵋,也就等于是回到了家一般,心头的感受,自与别人不同。
  他抢前一步,道:“掌门人,请不必多礼,你的身体要紧。”
  龙云鹤歉然抱拳道:“师叔回山,请恕弟子未能远迎,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弟子更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求师叔不要见怪。”
  袁君达虽是峨嵋目前硕果仅存的前辈,按照辈份来说,还在龙云鹤之上。
  可是龙云鹤到底是峨嵋掌门,对于掌门,是要给予一份特别的尊敬。
  尤其是他当年离开峨嵋,几乎是等于被逐的情形下,此时返回本门,受到掌门人如此多礼恭迎,心情非常的激动。
  他在经过了二十年的流浪,意志的坚定与情绪的收敛,非一般外人所能及的,故此他情绪很激动,却没浮现在脸上。
  他抱拳道:“老夫非常惭愧,离开峨嵋二十多年之久,未能对峨嵋尽力,以致本门弟子遭到许多危害,尚请掌门人能够见谅才是……”
  龙云鹤感叹地道:“唉!若非是师叔赶到,本门只怕从此会永远自江湖除名了……”
  袁君达道:“黎火飙组织天心教,企图掩盖天下人耳目,达到他统御武林的目的,多年以来,老夫隐居练剑,未及觉察,以致使得各派遭到不少损害,此刻老夫既已回山,我想只要各派能同心协力,定然可以除去此獠,破他邪教……”
  龙云鹤激动地道:“这一切都要仰仗师叔的大力了。”
  袁君达道:“据老夫所见,各大门派当前急要之务,便是整顿内部,清除不肖弟子,然后才能共谋团结,一举破除天心邪教,在此期间,老夫则预备将一身绝艺传授中宇,由他直接向黎火飙挑战,老夫则与大宗师在旁协助……”
  他说到这里,望着神色激动的龙云鹤,道:“掌门人,想必你也晓得中宇这些日子所受的磨练吧……”
  话未说完,袁中宇已激动地走到石床之前,跪了下去,道:“爹……”
  龙云鹤伸出微微颤抖的双手,扶住袁中宇的肩膀,道:“孩子,这些日子苦了你了……”
  袁中宇想起这些日子来的遭遇,与自己复杂的身世,只觉喉头一哽,说不出话来。
  龙云鹤抚着袁中宇脸上的疙瘩,颤声道:“孩子,你怎会变成这个样子?是谁使得你这样……”
  袁中宇道:“孩儿会把这些日子所发生的事,详详细细地禀告你老人家……”
  龙云鹤拍了拍袁中宇的肩膀,不住地道:“好……好……”
  他的情绪渐渐稳定,拉起了袁中宇,道:“中宇,有一件事,老夫瞒了你将近二十年之久,现在要亲自告诉你……”
  袁君达目光一烁,道:“掌门人,你要说的莫非是……”
  龙云鹤惊讶地望了袁君达一眼,问道:“中宇,你已经知道了?”
  袁中宇颔首道:“我娘告诉我的……”
  龙云鹤哦了一声,道:“原来是罗刹夫人……”
  他的话声一顿,道:“袁师叔,关于中宇的身世,弟子一直……”
  袁君达轻叹一声,道:“这二十年来,老夫一直不知此事,以致让掌门人你负起如此重责,老夫深自惭愧……”
  龙云鹤道:“二十年前,罗刹夫人把中宇送上山时,内子便非常喜欢他,答应要尽力替师叔你保存这个后裔,所幸这些年来,他也没有使人失望,弟子才胆敢在见到师叔你老人家的时候,骄傲地把他交还给你老人家……”
  袁君达激动地捏紧了龙云鹤的手,唤着他的小名,道:“龙钺,多谢你了。”
  龙云鹤眼中浮起一丝泪光,似乎回到了二十年前在山上跟袁君达相处在一起的时候。
  他喃喃地道:“师叔,只要你回来,峨嵋便有救了,从此将扬威武林,永存天下……”
  袁君达大笑道:“龙钺,你还记得当年我们在一起时所发的豪语?哈!可见那个时候我们有多狂……”
  龙云鹤道:“师叔,你是峨嵋的鼎柱,峨嵋有你,才能震动武林,可是弟子我……”
  袁君达笑着道:“不谈这些了,这些年我欠你太多,希望将来能有机会补偿你……”
  龙云鹤道:“师叔,你怎么说这些话来?”
  他语声一顿,好似想到什么,问道:“师叔,你方才说要让中宇去与金蜈天尊……”
  “你是在为他担心?”
  袁君达道:“他此刻已与往昔不同了,若是再经过我传授的口诀,半年之内,定然可以练成剑道中的驭剑之术……”
  龙云鹤道:“弟子认为他的功力……”
  袁君达道:“有老夫和大宗师两人在旁卫护他,绝对没有问题的……”
  龙云鹤想了一下,道:“可是弟子认为还是不要……事实上并没有必要……”
  “是有这个必要。”袁君达道:“我们不能授人口舌。”
  龙云鹤道:“师叔这话是……”
  袁君达道:“当年我和大宗师两人找到金蜈天尊黎火飙时,他曾说只要我们两人在中原一日,他绝不重履中原……”
  他的话声一顿,道:“事实上,他确也没有亲自到中原兴风作浪,他手创天心教,自己却隐于幕后,指示他的手下行事,若是我们找到了他,他大可以否认,我们师出无名,岂能动手?”
  龙云鹤问道:“师叔,你又如何晓得天心教主便是金蜈天尊所创?天心教直到现在也都只是隐于江湖,没有明着行事!”
  “这一切都是中宇告诉我的,他这次到武当去,虽是吃了不少苦头,收获也不少,几乎把天心教的真相都弄清楚了。”
  袁君达嘉许地望子袁中宇一眼,道:“至于你说到天心教并没正式开坛立教,据我之见,可能也是忌惮着我和大宗师之故,他们在没有万全之计,可以独霸江湖时,决不愿公开立教,以免遭到重大伤害。”
  他的话声微微一停,继续道:“所以老夫要趁这个时候与大宗师先联名通告江湖,使黎火飙受到警告,不致贸然公开立教,那么中宇找到天心教总坛时,他非要亲自现身,用杀手除去中宇不可……”
  龙云鹤笑着道:“有师叔和大宗师两人护卫着,中宇绝对安全,就算不敌,你们两位一现身出来,不怕金蜈天尊跑了……”
  袁君达道:“据老夫之见,黎火飙在轻敌的情形下,可能要吃大亏,等他要施出邪教的罗喉血箭时,他将会遇到跟胨翔方才的情形一样.遭到散功之苦……”
  他抚掌笑道:“只要黎火飙一去,贼群无首,那时集各大名派之力,还怕不能将他们一举歼灭……”
  龙云鹤感激道:“眼见江湖能够重回昔日平静安宁,弟子就心满意足了……”
  袁君达微笑颔首,道:“老夫也愿意跟见江湖平静,到那时,我们就可以退隐山林,享享清福……”
  他拍了拍龙云鹤的肩膀,道:“你休息吧,老夫预备在山上住半个月,然后偕同中宇下山与大宗师会合,到时再决定详细的大计。”
  龙云鹤略一沉吟问道:“师叔,本门弟子中,有背叛的……”
  袁君达道:“这个你不必担心,经过老夫方才那么一击,背叛之徒,早巳胆寒,恐怕早巳随那些天心教徒离开峨嵋,此刻仍在山上的,老夫可保证都是忠贞弟子……”
  龙云鹤惭愧地道:“想起那些背叛弟子,弟子的心中真是惭愧难安……”
  袁君达道:“你什么都不要想了,还是养伤要紧……”
  他招呼袁中宇一声,道:“中宇,你随我来,我还有话要对你说。”
  袁君达父子在峨嵋山住了半个月,经过龙云鹤和其他弟子的一再挽留,又多住了两天,然后相偕下山,赴大宗师之约而去。
  在这段期间里,袁君达把驭剑之术的口诀传授给袁中宇,并且亲自督导他用功。
  袁中宇留在山上,每每想起昔日与孟丽玉在一起的恩爱情形,便不由得一阵心痛。
  他为了忘怀那一段痛心的往事,藉着刻苦用功来磨炼自己。
  再加上有袁君达这个名师兼严父的督促,他在这半个月中的成就,较之常人在半年的收获都要大,直到下山时,他已把驭剑之术的基本根基奠好,已能凝气掷剑,在三尺以内的距离里完全控制的如。此外,龙云鹤的身体也好了,他下令召行侠江湖的峨嵋弟子回山,并且把袁君达亲手抄录的昔日自峨嵋带走的剑法秘术传授他们。
  在这半个月中,峨嵋上下一心,意气高昂,每一个弟子的情绪高涨得超过往昔任何时候,使得龙云鹤心情获致很大的安慰。
  虽然袁中宇在二十年来,都恭敬地称他作父亲,由于袁君达的出现,而等于升了一辈,只能算是他的师弟。
  但是袁中宇并没因为如此而对龙云鹤稍有失礼,对于龙云鹤,他依然以父兄的感情相待,恭敬有加。
  只是龙云鹤心中也未免有些遗憾,那便是袁中宇经过公羊群的易容之法,变成一副丑怪模样,始终没有办法回复原来的样子。
  所以他在袁君达父子离开峨嵋的时候,还一再嘱咐袁中宇定然要设法找到洗去易容之药,恢复原来面貌。
  袁君达也明白龙云鹤的意思,那便是为袁中宇将来的妻室担心,对于这件事情,他身为父亲,当然更担心,曾经为此一再询问袁中宇心中的意思。
  可是袁中宇却由于心中隐痛,故此汉有把在武当山上与玉观音相识之事说了出来。
  他的心中暗暗有主意,非要把天心教消灭,促成父母间的重新和好之后,才能谈到再度成亲之事。
  这一天清早,袁君达父子两人,在峨嵋整派弟子的欢送之下,缓缓地下了峨嵋。
  他们下山之后,袁君达很快便找到他挚爱的青驴,分开了半个月,那只青驴依然没有远走。
  当它见到袁君达之后,不住地用颈子摩擦着袁君达的衣裳,那份亲热的样子,使得袁中宇见了非常感动。
  袁君达轻抚着青驴的鬃毛,眼中闪出烁亮的光芒,喜悦和安慰使得他那张严肃的脸孔变得柔和而动人,似乎比见到了袁中宇的时候,还要高兴。
  袁中宇默默地望着这一人一驴亲近的情景,生出无限的感慨,忖道:“爹爹流浪江湖这么多年,身边一直没有亲人相随,只有这匹青驴伴随着他,以致把整个感情都寄托在这匹青驴的身上,今后我应该时时跟随在他的身边,分担他老人家心里的痛苦与忧愁,尤其是在残灭天心教,杀死黎火飙之后,应该尽量促使他和娘和好如初,这样,他的晚年才不会寂寞……”
  一刹之间,他想得很多,直到被袁君达的话声打断思绪,这才回过神来。
  袁君达面色沉肃地望着袁中宇,道:“中宇,你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一天到晚的神不守舍,若是此刻有敌人潜到你的身后,你想想看,后果将会如何?”
  袁中宇讷讷地道:“爹……”
  袁君达沉声道:“老夫一再对你说过,练剑之道首在练心,像你这样,心绪总是不能集中,岂能练得好剑术,更别说学那驭剑之术,哼!我真不知道你这个银龙剑客的名号是怎么闯出来的?”
  袁中宇受到父亲的斥责,不敢多言,垂首恭声应道:“爹,你老人家教训得极是,孩儿知错了……”
  袁君达脸色稍稍缓和,道:“老夫也知道你遭遇到丧妻之痛,心情不好,所以这半个月来,时时督促你专心练剑,目的就是要让你能忘记那一段伤心事,而你的表现也没让我失望,老夫心中正自高兴,认为你果然是我的儿子,具有极大的毅力,哪知……”
  他的话声一顿,重重地哼了一声道:“哼,才一下了山,立刻又变成那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真使老夫失望……”
  袁中宇听到父亲愈说愈是严厉,不由替自己辩解道:“爹,孩儿不是想那件事,而是……”
  “你还要跟老夫争辩?”袁君达沉声道:“老夫跟你说过几次?
  大丈夫做事,要能提得起放得下,若是为这等儿女私情所绊住,还不若就此放下宝剑,做个安安分分,平庸一辈子的老百姓,你还跟我学什么剑法?替武林除什么大害?”
  他的目光闪烁出慑人的光芒,喝道:“那个女人背叛了你,给了你一辈子都洗涤不掉的耻辱,你还想她?哼,真气死老夫了。”
  袁中宇想起孟丽玉所给予自己的痛苦,再念到自己所受的委屈,只觉胸心中好似塞了一块大石。
  不过他晓得父亲的斥责自己,完全是基于过高的期望与爱护所致,因此,他不想为自己辩驳什么,忍住子胸中的痛楚,垂首道:“爹,孩儿知错了,请您老人家原谅。”
  袁君达默然望着袁中宇良久,轻轻地叹了口气,缓声道:“中宇,你也不用难过了,老夫是惟恐你重蹈我当年的覆辙,时时都遭致心蛇的咬噬,甚而影响到一生,唉!若非是当年那件事给予我的打击,二十年前,跟黎火飙的一战,老夫又怎会不能杀死他,以致留下眼前这种后果?”
  袁中宇默然无语,他的心中渗杂进当年父母之间的那段悲惨故事,觉得更加苦涩难言,若非强自忍耐,只怕泪水早已夺眶而出了。
  袁君达说完了话,又深深望了俯首无语的袁中宇一眼,方始叹了口气道:“孩子,别怪老夫对你大过严厉,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你不要使我失望。”
  袁中宇抬起头来,道:“孩儿知道,一定不会让您老人家失望。”
  袁君达微微顿首,温和的脸色,又恢复原先的冷肃,道:“你骑驴,我步行,开始上路吧!”
  袁中宇躬身而立,道:“不,爹,还是你老人家骑驴,孩儿步行……”
  袁君达望了他一眼,突然笑了出来,好一会儿方始止住笑声,道:“我们谁都别骑,还是带着小青慢慢走吧,到了前面的小镇,再买匹马吧!”
  袁中宇颔首道:“爹爹说得极是。”
  他们父子俩循着大路,不疾不徐地行去,那匹青驴也缓缓地迈着四蹄,跟随在他们身后。
  走了大约有数丈多远,袁君达侧首问道:“中宇,你可知道我方才笑什么?”
  袁中宇摇了摇头,道:“孩儿不知。”
  他在这段路中,脑中思绪不知转了多少次,想的也就星袁君达方才为何突然大笑的原因,一直也都没有想出来。
  是以当袁君达询问他时,他只能坦诚地回答了。
  袁君达微笑着道:“老夫是想起了一个故事。”
  袁中宇心绪急转,想不出有什么故事会使得一向冷肃深沉的父亲那样好笑,他问道:“爹,是什么故事这样好笑,能不能告诉我?”
  袁君达笑道:“这其实也不能说是故事,只不过是个小笑话而已。”
  他的话声一顿,道:“以前有父子两人,起个太早,要到城里去赶集,他们合骑一头小毛驴,高高兴兴地便往城里而去……”
  袁中宇脸上带着微笑,望着父亲高兴的神态,觉得晒在身上的太阳光,变得更加柔和起来。
  袁君达继续说道:“他们走了没多久,便遇见不少到城里赶集的路人,其中有人指指点点地说他们太不应该,竟让那一匹瘦小的毛驴载着两个人,那个乡下人听了,非常不好意思,赶紧下了驴背,牵着毛驴走路……”
  他说话之时,脚下行走如飞,气息平静,衣袂飘拂,真个仿佛神仙中人。
  但是在袁中宇的眼里,此刻的袁君达可说是世界上最慈爱的父亲。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三十七章 剑神又现
下一篇:第三十九章 雪山总舵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