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雪山总舵
 
2019-11-06 15:48:44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公羊群苦着脸道:“区区方才说过,没有工具和药物,是绝对无法……”
  袁君达道:“你随着我们去,需要什么东西,老夫自会替你准备妥当。”
  公羊群暗暗叹了口气,默然无语。
  袁君达望着他那样子,想起了一件事,问道:“公羊群,老夫还有句话要问你,你若是回答我,下次若是遇上老夫,老夫也饶你一命……”
  “这……”公羊群苦笑道:“袁大侠请说吧!”
  袁君达道:“你既是天心教之人,定然知道总舵在何处……”
  “原来你是要问天心教总舵何处?”公羊群摇关道:“这个请恕区区不能告诉大侠你……”
  袁君达道:“老夫知道你担心什么,不过你大可放心,老夫此去,便是要与大宗师两人击破天心教,除去黎火飙,你不必害怕今后会受到天心教的威胁……”
  公羊群犹豫道:“可是……”
  袁君达道:“你不需考虑,若是你不答应,就算老夫已答应放你一条生路,却可设法使你瘫痪一辈子,那时就算你会易容之术,这辈子也完了……”
  公羊群想起瘫痪一生之事,只觉全身冰冷,咬了咬牙道:“区区对你说就是了。”
  袁中宇问道:“天心教总舵在哪里?”
  公羊群道:“大雪山!”
  “天心教的总舵会设在大雪山里?”袁君达诧异地望着公羊群,问道:“你没有欺瞒老夫吧?”
  公羊群道:“区区哪敢欺瞒袁大侠?”
  他见到袁君达凝目望着自己,似有不信之色,连忙分辩道:“袁大侠,你已经答应放开区区,我又怎会隐瞒你呢?何况你们方才放走了那几个金衣武士,他们见到区区已经落入你们手里,只要返回总舵向黎火飙一说,以天心教分布在各地的势力,区区今后可说是寸步难行了,为了能够留下这条老命,我还巴不得你们破了天心教,又何必……”
  袁君达摇了摇手,打断了他的话,道:“你不用再说了,老夫相信你便是……”
  他的话声稍顿,微笑道:“不过大雪山占地辽阔,连绵数千里,若是不明白天心教总舵设哪一个区域,只怕入山之后,非得费上半个月的工夫才能找得到……”
  公羊群没等他把话说完,赶忙道:“区区绘个地图给你们就是,不过黎火飙平时不一定都在总舵,他有时在打箭炉的宅院里……”
  袁君达感到非常满意,颔首道:“等会儿到了峨嵋城里之后,你把天心教总舵和黎火飙在打箭炉的宅院地图一样绘一份,然后替冯姑娘动手恢复原状之后,老夫就放你走了……”
  他见到公羊群还想说话,脸色一沉,道:“公羊先生,老夫这么做,已是很优待你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公羊群愁眉苦脸地道:“区区是恐怕没有药物,无法……”
  “那个你不用管。”
  袁君达道:“你只要尽到你的力量就行了。”
  袁中宇望着公羊群那副样子,冷笑一声道:“公羊群,你到了这个时候,若是还想动什么歪脑筋的话,可有你的罪受了。”
  袁君达道:“他是个聪明人,凡是聪明人都很识时务,他不会自找苦吃的……”
  袁中宇道:“爹,孩儿依然不敢相信他的话。”
  袁君达道:“我想他不会说假话,黎火飙出身苗疆,自从二十多年前退出中原后,可能便从云南迁到西康,开始在大雪山创设天心教的……”
  他的话刚说到这里,倏地听到身外不远传来一声沙哑而惨厉的嘶叫声。
  他循声望去,只见冯飞虹不知为何滚倒于地,两只手掌不住抓捶着胸口,把胸前的一大块黑毛都揪了下来,一副痛苦难忍的模样。
  袁中宇惊愕一下,跃到冯飞虹身前,问道:“飞虹,你怎么啦?”
  冯飞虹仿佛没有听到他的声音,张开了阔大咧开的嘴巴,不住地发出干嚎之声。
  袁中宇这一行近来,才从她那张咧开的大嘴里,看到了她原先美丽小巧的弧形樱唇,不过在这个时候,她的眼泪、口水,已都流到外面来了,沽得长毛上粘粘的……
  袁中宇惊恶交集,跃到公羊群身边,一把揪住他的衣襟,把他提了起来,怒骂道:“公羊群,你到底使了些什么手法,使她变成这个样子?”
  公羊群骇得脸色大变,道:“袁少侠,你放我下来,有话慢慢好说……”
  袁君达也沉声道:“中宇,不可以鲁莽。”
  袁中宇听到父亲这么说,只得把公羊群放落地上。他剑眉倒竖,怒问道:“你说,是不是你在她身上下了毒?”
  公羊群道:“袁少侠,你可别误会,她是到了该服药的时候了。”
  袁中宇只见公羊群从怀里掏出一个圆圆的瓷瓶,从里捏出一片黯黑的叶片,顿时,一股扑鼻的芳香浓郁地散放开来,他不知这是什么东西,连忙闭住了气,问道:“这是什么药?”
  公羊群诡秘地一笑道:“这不是药,是一种花,吃了可以使人产生一种意想不到的欢乐愉快,少侠,你要不要吃一片?”
  袁中宇怒道:“公羊群,你想施什么诡计?”
  公羊群见到他神色不善,连忙摇手道:“请你不要误会,这并不是什么毒药,不信的话,你看……”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那痛哭流涕,在地上打滚的冯飞虹已似看到了什么宝物,跌跌撞撞地来到了公羊群的面前,跪了下来,乞怜地望着公羊群……
  公羊群把手里捏着的那张已经枯萎的花片放在冯飞虹张开的嘴里,只见冯飞虹舌头一卷,就吞了下去。
  袁中宇诧异地道:“吃这么一片就行了?”
  公羊群道:“她每天都要吃三次,每次一片就够了,不要半盏茶工夫,你就可以看到她欢欢喜喜的,说句实话,袁少侠,你就算要她跟你去,她都不会愿意……”
  袁中宇道:“就因为我没有这种花给她吃?”
  公羊群点头道:“普天之下,没有另外一种东西,能够带给她叫罂粟花更大的欢乐了,她又怎会愿意离开我……”
  “这种花原来叫罂粟花?”
  袁中宇凛然道:“它对人真有这么大的魔力?”
  公羊群道:“不相信的话,你等会儿可以问一问她,她在吃完罂粟花后,有一段时间神智是绝对清楚的……”
  袁中宇一把夺过公羊群手里的瓷瓶,双手一揉,内力涌出,连瓶带花一齐揉成粉末,洒落地上。
  他怒骂道:“公羊群,你的心好毒,我恨不得把你斩成片片……”
  公羊群骇然退了几步,求援地望着袁君达,唤道:“袁大侠……”
  袁君达皱了皱眉,道:“中宇,你放冷静点。”
  袁中宇道:“爹,你想想看,他该有多毒,竟然……”
  袁君达道:“无论怎么,老夫既已答应放他两次逃生的机会,就不能食言。”
  他的目光一闪,凛凛道:“像他这种无时无刻都在运用心机,想要祸害别人的家伙,早晚他将会自食其果,纵然他能逃过天下人的追索,也逃不过他自己的良知……”
  他的话稍顿,望着满脸难堪之色的公羊群,道:“老夫的话对与不对,你可以仔细地想想。”
  公羊群默然半晌,道:“袁大侠所言极是,区区今后一定痛改前非,安安静静地渡完残生……”
  袁中宇冷哼一声道:“你的话我是怎么也不相信。”
  袁君达皱了皱眉道:“中宇……”
  他才说了两个字,只见那浑身熊毛的冯飞虹瞪着一双浑浊的眼睛,愕愕地凝望着袁中宇。
  那种痴迷而惊愕的神态,顿时引起他的注意,缓声道:“中宇,你看看冯姑娘,看她是否已经恢复神智了?”
  袁中宇侧过身去,只见冯飞虹那笨拙的身躯突然颤动了一下,从那阔大的嘴里,发出一声惊叫:“中宇!”
  袁中宇激动地奔了过去,叫道:“冯姑娘!”
  冯飞虹见他奔了过去,似是受到了极大的震撼,转身便跑。
  但是她身上的软筋已经被公羊群全部挑断,较之常人尤要软弱,如何能逃得过袁中宇的追赶?
  她才跑出两步多远,袁中宇便闪身拦在她的前面,双手抓住了她的手臂,柔声道:“飞虹,你还记得我吗?”
  冯飞虹双眼凝注在袁中宇的脸上,眨都不眨一下,渐渐从眼眶里面涌出了泪水……
  袁中宇也觉得心里一阵苦涩,回想起冯飞虹为自己所遭受的痛苦磨难,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
  冯飞虹哭着道;“中宇,我……”
  袁中宇悲喜交集地道:“飞虹,你终于记起我了,你……你为我受了这么多的苦,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冯飞虹哑声道:“我……我这个样子,我!不能再见到你了……”
  她突然死命地挣扎,想要挣脱袁中宇的把持,但是她的外形空自跟只黑熊一样,却没有丝毫力气,哪能挣脱袁中宇的铁腕?
  袁中宇紧紧握住了她的手臂,道:“飞虹,你听我说,公羊群已经答应替你剥去外皮,你可以恢复原来的模样……”
  冯飞虹不住地摇头,泪水串串流下,泣道:“你不明白的,我永远都不是以前的我了,我已经没有办法离开他了……”
  袁中宇道:“飞虹,你体内的毒,我一定会让公羊群替你除去,以后……”
  “以后……”冯飞虹突然像疯了似地狂笑起来。
  她的笑声一敛,痛苦地道:“我有什么以后?”
  袁中宇心中一痛,唤道:“飞虹……”
  冯飞虹嘶叫道:“你放开我,你害得我还不够吗?”
  袁中宇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讪讪道:“飞虹,我会弥补你的……”
  冯飞虹道:“我不要你弥补我,只要你放开我。”
  袁中宇见她这样,一时之间,不知怎么才好,袁君达在旁见了,沉声道:“中宇,你放开她!”
  冯飞虹侧首望了袁君达一眼,哑声道:“他是谁?”
  袁中宇放开了她,答道:“他是我爹,他老人家已经晓得你为我所受的苦,所以愿意尽心为你……”
  冯飞虹狂笑两声道:“用不着,你们是正派高手,武林世家,而我只是一个卑贱的阴阳人,我不需要你们为我尽力,我是个贱骨头,愿意一辈子都这样贱下去……”
  袁中宇沉痛地道:“冯姑娘,你为何要说这种话?在下一直都对你……”
  “你害得我还不够吗?”冯飞虹咆哮一声,嘶喊道:“我愿意跟随他,谁都不能管我。”
  她在袁中宇惊讶的注视下,缓缓向着公羊群行去。
  公羊群眼中露出兴奋的光芒,脸上浮现得意之色,迎着冯飞虹走去,道:“飞虹,你跟着我,我们一辈子都不离开。”
  他伸出双臂.拥抱着冯飞虹那毛茸茸的躯体,正想要表示他的热诚,倏地发现冯飞虹眼中闪露出一股骇人的光芒。
  他的心中一惊,还没想清楚冯飞虹为什么会如此,便觉喉头一痛,已被冯飞虹咬住了喉管。
  他的嘴里发出半声嘶叫,双手使劲地往外推去,却没能推开紧抱着自己的冯飞虹。
  他很清楚地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血液从体内涌出,喉管被利齿咬断,那种锥心的剧痛深入体内,使得他电变得疯狂起来。
  但见他聚集全身的力道,作临死前的一击,奋力向着冯飞虹的两边太阳穴击落下去!
  一声闷哼,冯飞虹那颗裹着兽皮的头颅顿时碎裂开来,公羊群也就在这个时候,喉管破裂,倒地死去。
  他们这种同归于尽的惨酷情景,从发生到结束,只不过在一个呼吸之间的事,不但袁中宇没能阻止,甚而连剑神袁君达也来不及使他们分开。
  袁中宇愣了一愣,大叫一声,跃到冯飞虹的身边,只见她的头颅碎成数片,脑浆和鲜血洒得满地,然而她那咬断公羊群喉管的利齿,依旧深深地嵌在公羊群的喉管里。
  他木然地站着,只觉脑海之中一片空白,心中不知充塞着什么东西,沉重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默然了片刻,他只听袁君达在他身边沉声道:“孩子,你不用难过了。”
  袁中宇哑着嗓子道:“她……她为什么要这样?”
  “她这是无颜见故人!”袁君达道:“她在受着公羊群控制时,或许是耽于现实,无法挣脱,可是当她神智清醒时,见到了你,她心里的感触自然很大,因而就产生极端的自卑,这才给予她勇气做出与公羊群共亡之事……”
  “她……她为什么要这样?”袁中宇喃喃道:“我一直都把她看作真正的朋友,绝不会嫌弃她的出身,她的堕落……”
  袁君达长长地叹了口气,道:“她的出身虽然低贱,以往所做之事,虽然下流,但是她能有勇气挣扎向上,却较之那些自命出身高贵,平日尽做些无耻之事的人要尊贵多了,我们应该好好地埋葬她,使她魂有所依。”
  袁中宇感激地望着袁君达,不住地道:“爹,多谢您老人家,多谢……”
  几个时辰后,这座小小的山岗上,堆起了一个小小土坟,在那堆坟前,竖着一块石碑。
  今后若是有人从这个小坟经过,而他又是练过几天武,必然会为墓碑上所刻的墓志铭而大吃一惊。
  因为这里面葬的是江湖上人所不耻的黑湖人妖冯飞虹,而那立碑之人却是武林中无人不晓的剑神袁君达和银龙剑客袁中宇!
  自然,他们会由这块石碑上引出许多猜想,也可以想得出其中必有一段动人而曲折的故事。
  然而在这个时候,那竖碑立墓的两个江湖名人,却已在夕阳里,向着东方而去。
  他们背对着将落的夕阳,迎着尚未升起的朝阳,飞骑而行,把这一段凄凉的故事,抛诸身后,任由后人去推测……
  日出,日落,晨夕交替,袁君达父子在第八个升起的太阳运行至中天之际,踏进了洛阳城。
  一路之上,袁中宇的脸上都没有笑容,除了骑在马上的时间外,一有余暇,他便苦练剑法。
  他的意志受到一再发生的事故击打,变得更加的坚定,他认为自己身边所发生的事,都与天心教有关,若非是天心教,他又怎会遭遇到如此多的磨难?痛苦?
  是以他发誓这次一定要消灭天心教,否则也不足以消除他心中所积郁的痛苦。
  袁君达见到他如此苦练,衷心感到非常安慰,也不愿打扰他的修炼,因而一路上,父子俩很少说话,都是互相以沉默相对。
  当袁中宇进了洛阳城,踏上那宽大的街道时,他那久逝的笑容又自脸上浮起,微笑着道:“爹,洛阳到了。”
  袁君达点了点头,道:“嗯!洛阳城总算到了。”
  他笑着问道:“我们是先到松鹤楼去,还是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袁中宇恭声道:“孩儿一切听从爹爹的吩咐。”
  袁君达道:“依老夫的意思……”
  他的话声倏然一顿,脸上的微笑立即敛去,疑目望着前面,好像见到了什么似的。
  袁中宇为之一惊,凝目望去,但见在那熙熙攘攘的人堆里,走来了两个怪人。
  那两人一高一矮,一瘦一胖,走在一起,动作快捷,但是他们身外好像带着一层无形的墙壁似的,在拥挤的人群里却不会撞见别人。
  那些挡在他们前面的人,没等他们奔到身前便已纷纷退开,全都诧异地四下顾盼。
  袁君达沉声道:“这两人在大街之上便施出内力,看来不像善类,老夫倒要教训教训他们……”
  袁中宇忙道:“爹,你老人家别误会了,他们是宇内二魔,乃是大宗师的得力人物,恐怕是急着要来接我们的……”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凌飞和谷青二人已经来到马前,他们热络地道:“小袁,你总算来了,大宗师这两天等得你好苦。”
  袁中宇抱拳道:“多劳二位远迎。”
  他见到凌飞和谷青全都面现惊诧地望着父亲,连忙介绍道:“两位大哥,小弟跟你们介绍一下,这是家父袁君达……”
  他这话还未说完,凌飞和谷青已大惊失色,躬身道:“原来是剑神驾到,请恕我们有眼不识泰山。”
  袁君达抱拳道:“两位多礼了!”
  凌飞道:“大宗师这些日子时刻惦念着找不到袁前辈,无法向袁兄弟交代,这下可好了……”
  谷青打断他的话道:“你少说点好吧!还不请袁前辈到松鹤楼上去?不然大宗师等急了,又要骂我们一顿。”
  凌飞笑道:“老大说得不错,袁兄弟,你可知道这两天我们挨了大宗师多少骂,这下可好了,你一到,我们就可松口气了,来!我们替二位带路。”
  他们二人在前带路,引着袁君达父子,沿着大街向松鹤楼行去。
  此刻若是有黑道高手在城里的话,必然会为眼前所见的情景感到吃惊。
  因为宇内二魔成名武林二十多年,曾经归隐过一段时期,此刻重新出现洛阳,却对人如此恭敬有礼,完全一改往日的狂妄自大,怎不叫人看了吃惊?
  可是凌飞和谷青二人却是满脸春风,毫无犹豫之色,引着袁君达父子两人来到了松鹤楼前。到了门口,自有酒保把驴马接过去,他们一行四人登楼而上。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三十八章 驭剑之术
下一篇:第四十章 惊天一战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