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惊天一战
 
2019-11-06 15:49:32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他们晨起即行,日落便息,整日里都在车中,所用来打发时光的方法不是由大宗师讲述邪道练功法门,便是由袁君达督促袁中宇练功,由于大宗师把邪道中的两种极为实用的法门传给袁中宇,使得跟随在旁的宇内二魔获益不少,他们埋头苦练,希望那辆马车一直驰到天边海角,永远不停下来。
  但是时光总要过去的,他们既有目的地,就算一天只行一里路,也终会到达的,何况他们的速度是如此之快,所以不到半个月,便已进入打箭炉,来到他们与那十个黑道高手相约之处。
  那些人都是江湖上的巨擘,经验丰富,设有住到客栈里,只是在乡间野外的民家或荒废的祠庙居住。
  大宗师一行五人在日落的时分,来到这个西康的重镇,才找到一座破庙,下得车来,那些黑道群雄便已从车上的暗号认出他们,纷纷从各自居住之处来到这座庙里与他们聚合一起。
  袁中宇出身峨嵋,虽然曾经两次下山行道,也遇见不少黑道中人,但是对于这些雄踞一方,称霸一时的黑道高手,却是没有见过,因为在他出道之时,这些人已归隐的归隐,改行的改行,若非是大宗师的符令相召,他们绝不会再现江湖的。
  袁中宇从没想到自己在江湖上所见到的黑道中人,全都是凶狠残忍,霸道异常,而这些黑道巨擘却是个个和气真诚,假如不是谷青告诉他那些人昔年的名号,他还以为他们都是善良的百姓。
  尤其是当大宗师特别推许剑神父子时,他们所表现的那份亲热与尊敬,使得袁中宇更是感动。
  那些人进了庙后,除了派出警戒的两个人之外,其余的人,纷纷把带来的美酒肉脯拿了出来,开怀畅饮。
  他们喝了大约半个时辰,那在屋顶警卫的黄山一怪詹奇走了进来,道:“禀告大宗师,庙外有霹雳堂主祝一夫率领门人求见。”
  大宗师连忙道:“快情他们进来。”
  稍候片刻,袁中宇只见一个面如金纸,五短身材的中年人带了四个年轻人走了进来。
  祝一夫一一与厅内的人相见行礼,面上始终浮着惊愕的神色,尤其当他知道这次是要与当今武林的两个绝顶高手一同破除邪教,造福武林时,他那份欣喜兴奋之态,使他的言辞显得更加激昂壮烈。
  酒过三巡之后,大宗师把这次行动的方法与目的,详细讲说了一下,再分配好各人的职责,然后便乘着夜色,扑往大雪山而去。
  大宗师擒住血指魔刀褚天彪之后,一路上使尽不少手段,方始由褚天彪嘴里探出金蜈天尊本来平时难得到总舵去的。
  他另外在打箭炉西北方三里处,筑有一座庄院,作为居住练功之所。
  自从他得到毒门失传的秘籍,通晓如何培养毒人之后,为了搜集毒物与练功的方便,他便很少回庄里去。
  尤其他在跟罗刹夫人发生争吵之后,便干脆留在天心教总舵里,不再回到打箭炉的庄院来。
  因而大宗师为了避免力量分散,不再派人到庄院里去,直接向天心教总舵进军。
  夜色初起,寒风飒飒,他们一行二十人,寂静无声地飞奔着,进入山区之后,大宗师取出褚天彪所绘的地图,对照了一下地形,没有按照图上所指明的路线,带着他们穿过峻岭杂林,深入山中。
  大约行了两个时辰,大宗师停了下来,指着远处一座高峻的山岭道:“天心教的总舵就是建筑在那座高峰之下的一块盆地中,你们分成两路随老夫和剑神乘着夜色侵入,中宇留在这儿,按照原定计划,等到天亮之后,投帖求见天心教主,你可以藉言辞之间与他发生冲突,然后开始动手……”
  他拍了拍袁中宇的肩膀,道:“说不定在那个时候,我们已经把那些毒人全部歼灭了,到时可要看你的……”
  袁君达沉声吩咐道:“中宇,你切记我的话,面对黎火飙之时,要保持绝对的冷静,以你的功夫,最少也可以支持三百招,到时我们一定可以赶到……”
  袁中宇不住地点头答应,其实在庙里的时候,袁君达和大宗师已不知叮嘱他多少次了。袁中宇怎不明白他们对自己的情感?所以他除了点头之外,再也没有什么话好说了。
  他看看大宗师和父亲带着那些人分成两路,迂回而下,没入黑暗的谷地后,沉思片刻,这才找到一块巨石的后面,盘膝坐了下来,凝神运功。
  随着体内的真气运行了数匝之后,袁中宇方始睁开眼来。
  他极目四望,发现此时夜幕已退,晨雾初起,周遭一片白茫茫的,竭尽目力,也只看到八尺多远,那高峻的山峰只有一幢巨大的黑影,根本看不清真正的面貌。
  袁中宇暗忖道:“大宗师说是天色一亮之后,便进谷投帖,他却没料到山里会有这么大的雾,看来只好等到雾散之后,再下谷了……”
  他正在思忖之际,突然听得雾里传来一声低沉的怪叫……
  那种叫声不像野兽,又不似人声,在雾里听来,带着低沉而怪异的韵调,使人听了,不由自主地浑身一凛,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难过。
  袁中宇悚然一惊,还没弄清楚这种声音在何处发出,接着又听到同样的一声怪啸。
  这下声音传出之处,距离袁中宇又近,加之他也在凝神谛听,所以很快便发现是来自右前方不远。
  袁中宇提气轻身,缓缓地向着声音传来之处行去。
  他走出了数丈,突然发现前面不远之处,劲风激荡,白雾滚滚散开,凝神望去,只见有两条人影在淡淡的雾里交手,那两人想必都是武林中的绝顶高手,袍袖挥舞之际,四周的白雾不断滚滚翻出,四散开去,渐渐变成方圆两丈之处,出现了一块空白。
  袁中宇一看清那正在交手中的两人时,全身一震,几乎要呼叫出来。
  敢情他见到的两个人中,一个是全身碧绿,头插步摇的中年蒙面女子,另一个则是一身红袍的魁梧大汉。
  那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袁中宇的生身之母,罗刹夫人辜雅莉,另一个红袍大汉则是金蜈天尊黎火飙。
  袁中宇这一个月来,经过父亲的督促与用内功打通穴道,再加上他自己肯下苦功,进境之速,超过常人苦练七年。
  他的武功较之武当山上何止精进一倍以上?自然眼力也与以前不同。
  当他看到母亲跟那红袍大汉交手之时,招式精奥之极,虚实互生,变幻奠测,每每在令人想不到之处攻出一式。
  而那红袍大汉则是拳掌互变,往往却又能在极端危险中转危为安,还以煞手,他顿时便已猜出这红衣大汉是谁来了。
  袁中宇的目光很快地便被他们交手的情景所吸引,他并且把自己的精神也融化在里面,思忖着该如何防守……
  黎火飙和罗刹夫人绝对想不到此刻会有人在旁观看他们交手,因而在他们将近三百招的搏斗中,两人都自尽出全力攻击,都想击败对手,致使奇招迭出,有如花雨缤纷,看得袁中宇如痴如醉,直到他们住手不打,才醒了过来。
  金蜈天尊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击败对方时,他赶忙攻出两招,缓了一下势子,退后数尺,大声喝道:“雅莉,且慢!”
  罗刹夫人辜雅莉道:“怎么样,认输了是不是?”
  金蜈天尊黎火飙道:“你自己心里明白再继续打下去,只有你吃亏的,你又何不见好就收?”
  罗刹夫人道:“那么你是同意我的意见了?”
  金蜈天尊苦笑道:“雅莉,你我十多年夫妻,为什么要为这点小事而争吵……”
  “这不是小事,”罗刹夫人道:“这是有关于你的生死安全,以及……”
  “我自己的生死,由我自己来管。”金蜈天尊道:“二十年前,我为了你已经牺牲一次了,这次我决不能听你的……”
  罗刹夫人冷哼一声道:“二十年前,你若不听我的话,只怕早已是一堆白骨了,如今你我情义已绝,我之劝阻你,只是看在当年你救我一命的份上,否则……”
  金蜈天尊道:“你不提当年之事还好,提起当年之事,我便一肚子的火,当时若非是老夫,你和那个杂种……”
  罗刹夫人寒声道:“不许你这么说……”
  金蜈天尊冷哼一声,道:“当时你们母子两个人在冰天雪地之中,眼见便要冻死,若非老夫路过,救了你们起来,只怕你也早就变成一堆枯骨了……”
  罗刹夫人道:“我就是看在当年的相救之恩,所以这一次再来劝你,希望你能放下那份野心,不要妄想独霸武林……”
  她的话声一顿,道:“你要知道,现在的情形与当年不同,当时……”
  金蜈天尊道:“你不必再提这件事了,你我既然分不出胜负来,我看也不必再打了,等到我一统武林之后,你自然会回心转意的……”
  “不!”罗刹夫人道:“你若不答应我的话,我从此之后便是你的敌人,我要毁去你苦心培育的毒人,使他们不致害人……”
  金螟天尊怒道:“你已经伤了老夫两个毒人,还不满足?难道你想要真个与老夫为敌不成?”
  他沉声道:“老夫是看在多年夫妻的情份上,这才一再让你,我不相信我不能毁了你!”
  袁中宇在他们住手时,已看到在金蜈天尊身后不远处,立着三个全身绿毛,眼现碧光的怪人,那三个怪人与大宗师所说的一模一样,全身僵直,眼光呆凝,连脸上的肌肉也是僵硬的,毫无一丝表情。
  袁中宇心中惊凛之下,想不出为何金蜈天尊会带着那三个毒人,在如此早的时候来到山上,并且还跟罗刹夫人交起手来,等到听完了他们的话后,他才晓得原来是母亲苦口婆心,想要劝说金蜈天尊解散天心教,这才双方发生争执,动起手来。
  当他听到金蜈天尊出言污辱自己母子的时候,他几乎忍不住要挺身而出向金蜈天尊挑战,可是他终于又忍了下去!
  因为他不愿破坏母亲的决定,惟恐会使得她不悦,使得她永远为此而伤心。
  他决定要按照大宗师所计划的那样行事,径自登门投帖,正式向金蜈天尊挑战。
  好在这时他们只顾着说话,加之身边散开的白雾也渐渐聚合起来,所以没被他们发现。
  这时罗刹人人听了金蜈天尊之言,默然片刻,冷冷道:“不管你说什么,我话已说到这里,今后是友是敌,就看你自己了,希望你不会后悔。”她说完了话,转向便待离去。
  金娱天尊喝道:“且慢!”
  他见到罗刹夫人回过身来,沉声道:“辜雅莉,你真的不念往日的情份,跟我和好?”
  罗刹夫人道:“你我恩断情绝,再也没有和好的一天了,尤其是你要继续做你的梦,我更不会……”
  金蜈天尊大声道:“好!你既已与我恩断情绝,老夫也不用顾忌什么!现在,我就要将你毁了,免得你以后坏我的事!”
  罗刹夫人冷冷道:“黎火飙,我已不是当年了,你认为凭你便可以杀了我?”
  金蜈天尊冷声道:“老夫绝不会与你以死相拼的,我还得留下精神对付那两个王八蛋……”
  他的语声一顿,道:“辜雅莉,你认为你能逃得了老夫和这三个毒人的围攻?”
  罗刹夫人冷冷道:“黎火飙,亏得你还自命是一派宗师,想要将来称霸武林!竟然会说出这等无耻的话来,哼!你若是不怕他人耻笑,你便动手吧!”
  金蜈天尊狂笑道:“在这个时候,还会有谁来此?老夫一再容忍,你都不听,只有尽一切手段毁了你,至于今日之事,又有谁会晓得?”
  他这句话还未说完,突然发现风声一响,像是一个人在身外不远掠了过来。
  就在一愕之下,他已见到雾中响起一声剑啸,接着便听到一声怪异惨叫传来。
  他怒喝道:“是谁在这儿?”
  话语方毕,他便见到一个长身玉立,手持长剑的年轻人从雾中现身,向自己行来。
  罗刹夫人一见这个年轻人,全身一颤,惊呼道:“中宇,你怎会到这里来?”
  袁中宇道:“娘,他们都来了!”
  金蜈天尊看到袁中宇英俊的面容,脸上泛起强烈的怒意,更有说不出的难过。
  以他的武功与声望,竟然会在袁中宇来到身边时,都还没发现,若是传扬出去,他的脸也真挂不住了。
  他瞥了罗刹夫人一眼,遭:“这就是你的儿子?”
  袁中宇沉声道:“不错,在下袁中宇!”
  金蜈天尊冷笑道:“哼!左右不过是个小杂种而已。”
  袁中宇深吸口气,怒目凝视着金蜈天尊,沉声道:“黎火飙,你敢与我一决生死吗?”
  金蜈天尊尽管没有先发现袁中宇,却还没将他放在眼里,此时被一股煞厉的剑气一逼,这才发现自己的想法错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竟然较之二十年前的铁心孤客还要厉害。
  他真不晓得一个月前的袁中宇,还不是陈翔的对手,此时怎会变得如此厉害起来。
  他暗暗咬牙忖道:“那些蠢材,只知吃饭,不知道做事,传递来的消息完全不确,老夫非得好好惩罚他们不可。”
  这个意念在脑海之中一闪而逝,他正想要说话,听得罗刹夫人说道:“中宇,你不要冒失,让为娘来对付他!”
  袁中宇方才站在雾中,没有发现一个受伤的毒人正躺在身边不远,本来他屏息静气,没有一个人发现他就在附近,等到他想要挺身而出时,发出了一丝声响,以致那已经受伤的毒人凶性大发,向他扑了过来。
  间不容发之际,他在一惊之下,立即施展剑道中最上乘的驭剑之法,将那毒人杀死。
  由于他听过大宗师述说毒人的厉害,是以在出手之时,集聚全身之力,运剑迎击,哪知玉龙剑锋利逾铁,尤其剑尖吐出的锋芒更是锐利无比,尽管那人像大宗师所说的那样,寻常的刀枪无法伤害得了,却在玉龙剑下,被斩为两半。
  袁中宇在杀死那个毒人之后,胆气大壮,这才挺身而出,邀斗黎火飙。
  当他听到罗刹夫人出言阻止时,连忙道:“娘,他欺负你老人家那么久了,今天孩儿要为你老人家报仇雪恨!”
  他怒目凝注着黎火飙,大声喝道:“黎火飙,你把兵器拿出来,我不杀手无寸铁的人!”
  “嘿!好大的口气!”黎火飙冷笑道:“像你这种无知后辈,老夫是该教训你一顿,不过看在你娘的份上……”
  袁中宇冷声遭:“黎火飙,你要不要脸?连我向你挑战,你都不敢接下来?”
  黎火飙寒着脸望了一眼罗刹夫人,道:“辜雅莉,你真的不要你的儿子了?”
  罗刹夫人闪身掠到袁中宇的身旁,道:“孩子,你让开,由娘来对付他……”
  黎火飙冷笑一声,道:“你们想藉此绊住我,让他们到谷里去……”
  他的话语一顿,嘴里发出一声怪叫,那三个毒人散了开来,碧绿的眼光凝注在罗刹夫人和袁中宇脸上,张牙舞爪,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
  黎火飙狂笑道:“你们陪着毒人玩玩吧,老夫去跟那两个老王八蛋算完账再来找你们!”
  袁中宇见到黎火飙竟然要回谷去,大喝一声,飞身跃起,向着黎火飙追去。
  谁知黎火飙竟然是做作的,当他一听袁中宇说到大宗师和袁君达两人已经赶到时,心中便很焦急。
  他乃是个狡猾之人,晓得要凭自己之力,绝难是大宗师和剑神的对手,尤其是再加上一个罗刹夫人,使得他认为是最大助力的毒人,也没有什么用了。
  所以他决定要生擒袁中宇,用袁中宇的性命来威胁罗刹夫人和剑神两人。
  那么,他便可以完全扭转劣势,稳居胜算了。
  然而他眼见袁中宇年纪轻轻,竟能发出那等强烈的剑气,深知要想把对方生擒下来,绝不是短时间内所可办得到的。
  所以他才想到这么个欲进先退的办法,作出要离开的样子。
  果然袁中宇迫不及待地飞身向他扑了过来,正好落入他的算计之中。
  他脚下一个急旋,蓄足的劲道立即有如怒潮狂飙般地向袁中宇身前击来。
  那股令人窒息的劲道,自他袍袖之间发出,立即便像一面巨网样地把袁中宇身旁的空间全都罩住。
  他乃一代大师,虽是出身苗疆僻野之处,但是无论智慧、心机都较常人高出一筹,再加上他有称霸武林的雄心,使得他更把整个心机都放在如何才能达到这个目的上去了。
  因此,他就没想到自己与一个后生晚辈交手时还使用诡计,会损害他的名誉了。
  并且他惟恐罗刹夫人会与袁中宇联手对付自己,所以在旋身出手的时候,出声使那三个毒人挡住了罗刹夫人,把她围起来,他满以为自己这下出其不意,定然可以把袁中宇困在强大的气劲里,还不手到擒来。
  哪知袁中宇年纪轻轻,所经历的搏斗经验,却不逊于成名数十年的高手,尤其他的机智见识较之任何人都要快得多。
  当他猛然见到眼前红影一扬时,心中已有所觉,立即刹住了身形,是以当那股雄浑的劲道翻滚而来时,他已一振长剑,斜切而出,划破了那浓得分不开的汹涌劲道。
  这有如一面撒出去的鱼网,破了一条缝,很快会使整面鱼网毁去。
  黎火飙一惊之下,左掌倏翻,紧跟着又拍出一股强烈的劲道,想要弥补那道空隙。
  谁知他左手的劲道刚一发出,只见袁中宇把长剑插入地中,左右两掌循着相反方向交推而出。顿时,一股回旋不已的劲道从他身外产生,有如水面的波纹,很快地向四周扩散出去,使得他发出的劲道受到了一阵急旋,分散而开。
  黎火飙若非是功力较高,只怕在这一股急旋的劲道转动之下,早巳立身不住。
  他的脸色一变,想不到袁中宇不但得到了剑神的真传,连这等怪异的回旋劲也练成了。
  他左肘一挫,掌刃振动,御下那股回旋不已的劲道,右手趁着袍角受着风劲激扬而起的刹那,已拔出卷在腰际的软剑。
  但见一道谈蓝色的光华扬起,那支用精钢铸成的软剑已经抖得笔直,迅捷如电地刺了出去。
  黎火飙不但掌法上有独到之功,连剑法也有很深的造诣,他这一剑刺出,剑气迸发,蓝色的光芒耀眼生辉,直奔袁中宇而去。
  袁中宇一见对方抽出软剑,跟着也拔起地上的玉龙剑,展开一路紧密的剑法攻了过去。
  这时,白雾已较方才稀落,再加上激荡的掌劲扫开,可以看得很清楚,两道不同颜色的剑影上下腾飞,时而如经天之龙,时而如交舞之蛇,纠结不开,煞是好看。
  大约交手了八十余招,袁中宇已被对方剑上渗出的强大压力,逼得收敛起强烈的攻势,变为守多攻少。
  不过黎火飙心里明白,袁中宇的剑法复杂,守势较之攻势更加坚强,有如一堵无形的铜墙,自己始终无法攻进剑圈之内。
  他正在暗忖要用什么法子才能在最短时间内击败对方,而又不伤害到袁中宇,突然听到山谷里传来数声强大的声响。
  声音在山谷里回震不已,有如连串的霹雳,久久方始停止。
  黎火飙一听那巨大的霹雳声响,心里大惊,想不到大宗师和袁君达这次还带来了火药暗器。
  就在他心神一分的刹那,袁中宇已疾快地退了六步,脱出他的剑芒笼罩之下。
  黎火飙发觉这个情形,立即收敛起心神,挺剑追击,岂知他目光一闪,却见到袁中字长剑斜指,左掌按在小腹之上,摆出一个怪异的姿式。
  他眉头一皱,脚下稍挫,不再前进,把体内的功力从剑上逼出,抵御对方剑上传来的一股煞厉剑气。
  他们方才是在剑招上争奇,此刻却一变为内力上的较量,若是按照常规来说,袁中宇这样是自缚其手,以自己的弱点去对付黎火飙的长处,定然会毁于无法相救的局势。
  可是黎火飙却并不那么想,他以为袁中宇这么做,必然有其目的,最大可能便是牵制自己,好使得大宗师等人破了总舵之后赶回来。
  他虽是晓得自己内力较之对方要高出甚多,只要继续运劲,袁中宇势难再支持多久,但是耳边不时传来阵阵巨响,使得他心头惊颤不已,明白继续拖延下去,谷中只怕要被炸为平地。
  他凝望着袁中宇那俊逸的脸孔,眼中几乎冒出火来,脑海之中意念急转,终于决定施出罗喉血箭的奇功,立即击败袁中宇,并以他作为要胁剑神屈服的工具。
  心中的意念既决,他也顾不得施展罗喉血箭后,功力会受到损害,因为他认为袁中宇无论如何也抗拒不了突然加施两倍以上劲道的冲击。
  但见他的脸色一阵晕虹,张开嘴来,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随着这口鲜血的喷出,他已激起浑身的潜力,运集剑上,向袁中宇射去。
  那突然暴涨的剑芒以及发出的刺耳剑啸足足可以洞穿数层铁板,尽管袁中宇手里握着的是宝剑,也会被一击之下断去。
  谁知事实上却大谬不然,袁中宇在黎火飙喷出一口鲜血的时候,全身飞起,如同飞舞翱翔,射掠而出,他手里的玉龙剑同时脱手射去,发出强烈的光芒,划出一道圆形的光孤,绕到黎火飙背后,穿射而入。
  黎火飙做梦也没想到袁中宇已练成了驭剑之术,他体内的潜力刚一提起发出,全身空洞,就像一座不设防的城池样的,背后空门大露,在毫无防御的情形下,已被玉龙剑透体穿过。
  他的嘴里发出一声大叫,两眼睁得浑圆,全身颤动了一下,终于倒地死去。
  不过,他是死不瞑目,眼中流露着强烈的惊讶、疑惑,随着生命力自他体内消失,他的眼睛也变为呆凝,睁得老大……
  袁中宇此时掠身在八尺之外,眼望着金蜈天尊倒地死去,虽是不住喘气,却也禁不住心中那份兴奋的感觉……
  他凝望着黎火飙的尸体好一会儿,才想起罗刹夫人来。目光一闪,他发现那三个毒人不知何时都已经被制,罗刹夫人也在愣愣地望着黎火飙的尸体。
  袁中宇心中一阵激动,叫道:“娘!”
  罗刹夫人颤声道:“孩子,娘真……不敢相信你……”她的泪水在眼眶里不住打转,缓缓地举起手来,摘下罩在面上的面巾,张开双臂,道:“孩子……让娘抱抱你……”
  袁中宇冲到罗刹夫人的面前,紧紧抱住了母亲。
  罗刹夫人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默然半晌,柔声道:“中宇,为娘的就是盼望有这一天,本来我还以为到我死了之后,都不会看到……”
  袁中宇喉头哽咽,道:“娘,苦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你老人家以后可以与爹爹……”
  罗刹夫人叹了一口气道:“唉,娘只要见到你成人就心满意足,至于……”
  袁中宇抬起了头,道:“不要提过去的事情了,今后孩儿要好好地孝敬你们二老,希望你老人家能平安喜乐。”他的话声被一阵更大的爆破声响打断,那阵阵霹雳声响,仿佛是庆功的爆竹声……
  在这阵爆破声里,袁中宇拉着罗刹夫人的手,往山谷跃去。
  这时白雾已经散去,阳光灿烂辉煌,象征着一个美好光明的未来……

  (全书完)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三十九章 雪山总舵
下一篇:最后一页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