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骇人听闻
 
2019-11-06 15:30:47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但听她继续道:“你既然晓得他被四大剑派的掌门所逼,服下毒药,跃入绝崖之事,定然知道二十年前武林中的那一段秘辛了……”
  龙中宇道:“夫人是说金蜈天尊意图雄霸天下,结果被铁心孤客和大宗师联手击败,退回南疆的那件事?”
  金蜈夫人颔首道:“对!就是那一件往事。”
  她反问道:“你可晓得那铁心孤客是谁?”
  龙中宇本想将郑公明死前告诉他关于对铁心孤客的揣测说出来,但是,略一沉吟,还是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金蜈夫人道:“老身告诉你,铁心孤客便是昔日跳落金顶绝崖的剑神。”
  龙中宇虽说曾听郑公明说出他的推测,可是郑公明也仅是猜测之言,不敢肯定,不像金蜈夫人这样坚定地说出此事。
  他的心头微微一震,问道:“夫人有什么证据认为他们两人是同一个人?”
  金蜈夫人道:“这根本用不着证据,我亲眼看见的,绝不会有错。”
  龙中宇问道:“那么夫人是同剑神认识了?”
  金蜈夫人道:“你问我认不认识他?”
  她话声一落,突然发出一声长笑。
  笑声充满了整个房宇,几乎震得窗棂都在“格格”作响,十足显出她的功力无敌,深湛如海。
  龙中宇脸色一变,却没有把耳朵掩上,他的目光闪都没闪一下,一直凝注着金蜈夫人,随着那阵笑声,心中涌起一阵阵的疑云。
  因为他从金蜈夫人这阵笑声中听出了她的悲恸、凄苦、自嘲等等复杂情绪。
  他晓得眼前这个功力深不可测的金蜈夫人,必定跟剑神有一段不可化解的恩怨……
  好一会儿,金蜈夫人才停住了狂笑,回复原先的神态。
  她伸出右手,轻轻地掠了掠鬓际的发丝,道:“孩子!没吓着你吧?”
  龙中宇只见她抬起的右手雪白如玉,细长的手指犹如春笋,若是从这只手上看来,金蜈夫人应该是年仅二十的少女才对,但……
  龙中宇满腹疑云,忖道:“她的话声颇为苍老,并且也以老身自居,可见她的年纪已经不轻了,但是这只手……”
  听得金蜈夫人的问话,他赶忙收敛起杂乱的思绪,应声道:“在下并没有被吓着。”
  金蜈夫人微微颔首,道:“孩子!也许你会认为我不太正常,可是,任何一个女子若遇到老身亲身所经历的情形,她都会变疯……”
  她挺直了身躯,傲然道:“但,我并没有被命运击倒,并且我还扭转了命运,练成了这一身武功,放眼天下,已没有第二个敌手了!这份成就,他若是晓得了,也会为我骄傲的。”
  龙中宇明白金蜈夫人话中所指的“他”便是“剑神”,也就因为这样,他更加弄糊涂了!
  想一想看,金蜈天尊乃是崛起南疆的天下第一高手,他的夫人又怎会与峨嵋出身的剑神认识?
  并且她还口口声声把剑神称作“他”,显然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很是密切的,而非仅见面之交……
  这份复杂的关系,龙中宇就算早生二十年,也未必能弄清楚,更何况他的年纪才仅这么一点大?
  金蜈夫人说完了那句话,情绪似乎稍稍平静,她又恢复原先那种低沉的语声,道:“我们别把话扯远了,现在让老身回答你的话,你不是认为铁心孤客和剑神并非同一人吗?好,老身解释给你听。”
  她的话声一顿,摇头道:“不!我还是等你用完饭再告诉你吧,你一定饿了。”
  龙中宇为那一段诡秘的武林旧事所吸引,早已忘了肚子饿的事,此时听她一提起,顿时又想了起来。
  他摸了摸肚子,望了食盘中的菜肴一眼,摇头道:“不!在下等夫人说完话之后,再食用便是,反正现在也不太饿。”
  敢情他急于想晓得当年那件错综复杂的事情,宁可弄清楚了之后再吃饭。
  金蜈夫人柔声道:“孩子,看你的样子真饿了,别等菜凉了再吃,那样对身体不好的。”
  龙中宇听她左一声孩子,右一声孩子地称呼自己,颇觉不是滋味,但他又无法改变这种称呼,只得随她怎么说了。
  他摇头道:“不,在下确实不很饿……”
  “不很饿并不是表示不饿!”金蜈夫人截断了他的话,道:“孩子,这样吧,你一面吃饭,一面听我说话,这样可好?”
  龙中宇望了食盘一眼,点头道:“好吧!只是这样有些失礼了。”
  金蜈夫人笑了笑,道:“不!老身很愿意晓得自己做的菜合不合你的口味,你吃吧!”
  龙中宇也不愿多说话了,盛好了饭,抓起筷子便开始吃饭。
  他等了这么久,饭都已经凉了,入口没有那份酥软的滋味,可是当他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嘴里,他突然发现那很普通的素菜竟是如此美味。
  顿时,他食欲大动,筷子如飞,每一样菜都尝过一遍。
  咽下了第一口饭,他赞叹地道:“在下有生以来,从未吃过如此美味的菜肴,想不到夫人你不但武功绝世,并且这一手烹饪的手艺,也是如此高明,可说是当今的第一名厨,也比不过您老人家。”
  金蜈夫人道:“真的吗?”
  她的话中掩不住那份欣喜之情,笑着道:“只要你喜欢吃,以后有机会,我会把我拿手的菜一样一样地搬出来,做给你吃!”
  龙中宇皱了皱眉,忖道:“她怎会说出这种话来?”
  确实,金蜈天尊在武林中的名望何其响亮,一提起他来,九大门派全都为之震栗不已,他的金蜈信符所至之处,没人不敢不听……
  龙中宇何许人也?他在武林中虽然博得银龙剑客之名,但是跟金蜈天尊比较起来,何止天渊之别?
  如今,金蜈夫人竟说要亲自烹饪她拿手的菜肴给他吃,这……这是谁也不会相信的事。
  龙中宇皱眉思忖之态,金蜈夫人仿佛没有觉察到,她轻轻地叹了口气,道:“多少年以来,我时刻都渴望着能有这么一个静静的时刻,跟你好好的谈一谈话,可是方才我在塔旁看到你的时候,却不敢现身跟你相见……”
  龙中宇听了她这番充满感情的话,心中更是疑惑不已,一时之间,脑海之中在忖想着许多问题,都忘了吃饭。
  金蜈夫人好像陷人回想之中,继续自言自语道:“记得你小的时候,又干又瘦,我深恐你会长不大,没想到二十多年后的今天,你变得如此英挺不群,看到了你,就使我想起你父亲年轻的时候……”
  龙中宇忍不住打断她的话,问道:“夫人!你真的认识家父?”
  金蜈夫人仿佛从瞑想中被龙中宇的话所惊醒,她哦了一声,问道:“孩子,你在跟我说话了?”
  龙中宇道:“在下请问夫人,是不是认得家父……在下的意思是本门的掌门人。”
  金蜈夫人颔首道:“当然认得,那时候龙云鹤才二十多岁,刚刚定亲没多久,他见到我,还得恭恭敬礅地叫我一声……”
  龙中宇道:“这样说来,夫人与家父是很久以前便认识了?那么在下怎么从未听过他老人家提起您呢?”
  金蜈夫人冷笑一声,道:“他怎敢提起我来?”
  龙中宇忖道:“爹爹想必亲眼见过金蜈天尊施虐武林的情形,他既然没对我说起金蜈天尊,自然不会谈到金蜈夫人……”
  金蜈夫人默然一会儿,道:“其实凭良心说起来,龙云鹤对我还不坏,若不是他,现在我也看不见你了……”
  龙中宇问道:“夫人!你说过在区区孩童之时见过我,请问,那时候我有多大?”
  金蜈夫人道:“从你一生下来开始,直到满了周岁为止,我每天都见到你,几乎没有片刻分离,那时你真是又干又瘦……”
  龙中宇沉吟一下,道:“这么一说,夫人那时是住在峨嵋了?”
  金蜈夫人摇头道:“不,那时我在崆峒。”
  “崆峒?”龙中宇讶异地问道:“那时我怎会在崆峒呢?”
  他苦笑一下道:“在下实在弄不清楚,能否请夫人详细地说明一下?”
  金蜈夫人默然无语,沉思了片刻,摇头道:“现在不是时机,以后老身会明白告诉你的。”
  龙中宇道:“夫人既是不愿见告,在下等到此次剑会完后,回到峨嵋,一定要问问母亲她老人家……”
  金蜈夫人摇头道:“她不会告诉你的,除了我之外,没有第二个人会把你的身世告诉你……”
  她哦了一声,问道:“秋心好吗?二十年没见到她,老身对她颇为怀念……”
  龙中宇见到金蜈夫人一口便将自己母亲的闺名叫了出来,晓得她确实是在年轻的时候便认识父母亲了。
  因为他的母亲陆秋心,自从嫁给龙云鹤之后,龙云鹤嫌她那秋心两字合起来是个愁字,所以替她改了名字。
  峨嵋上下近三百名弟子,只知道掌门夫人名唤陆莫愁,没人晓得陆秋心乃是她的闺名。
  龙中宇也是结婚之后,才听到父亲谈笑之间,将这一段无人知道的往事说出来的。
  因此,他相信金蜈夫人必是父亲的素识之人,也就由于这个原因,他对以往的旧事,更加地感到迷惘,而急于想明白。
  他点了点头,回禀道:“多承夫人垂问,母亲她老人家很好!”
  金蜈夫人沉思了一下,问道:“她对你还好吧?”
  龙中宇道:“家母膝下只有中宇一人,她老人家对我疼爱无比,可说是慈母……”
  金蜈夫人突然叱道:“不要再说了!我不要听。”
  龙中宇一怔,停住了话声,凝目望着金蜈夫人,他眼中强烈地露出了不悦和震惊之色。
  金蜈夫人垂下头去,幽幽地一叹,道:“孩子,请你原谅我,我不是有意的……”
  她抬起头来,龙中宇只见她蒙在面上的黑纱已经湿濡。
  “她为什么要掉眼泪呢?难道她想到了什么伤心之事……”
  金蜈夫人说完了话,立即伸手探进黑纱里擦拭流在脸上的泪水,她那优雅高贵的姿态,在这一个小小的动作里充分地显露出来。
  龙中宇心中愈来愈是疑惑。
  金蜈夫人道:“多少年来我都没有流下一滴泪来,可是今天看到了你,我忍不住热泪进流……唉,上天待我是太苛刻了,竟不许我……”
  她的话声一顿,从黑纱中又进出两道凌厉的光芒,那只垂落的右手倏然在桌上一拍,大声道:“陆秋心,我恨你!”
  那只素洁晶莹的玉手一落在桌上,只见整张八仙桌起了无数细密的裂纹,然后变成一片片的碎木落地。
  摆在桌上的食盘,随着桌子的分裂也裂成片片,米饭菜肴溅得一地都是……
  龙中宇几曾见过这等神奇的武功?他跟见整张平滑坚硬的桌子,于倾刻之间碎裂成片,仿佛变为朽木,坠落于地。
  他的心头震颤凛骇,两跟鼓得老大,一时之间都忘却闪开,以致被溅开的菜场洒得满脚都是。
  金蜈夫人那只手依然平平地摆在面前的虚空里,她的情绪得到了发泄,又恢复原先的冷静。
  当她看到了狼藉的情形,看到龙中宇震愕的神情时,她的那只看似柔软,实则坚强无比的玉手,竟然起了一阵微微的颤抖。
  她颤声道:“孩子,我……”
  龙中宇蓦然站了起来,怒道:“不要叫我孩子!除了我的爹娘之外,任何人都不能这样称呼我!”
  他的话如同一枝箭样地射进金蜈夫人的身上,使她起了一阵大大的震颤。
  她霍地站了起来,沉声道:“你……你怎可对我如此无礼?”
  龙中宇右手按着剑柄,毫无畏惧地道:“你要动手,在下绝不畏惧,除非你杀了我,否则你不能制止我怎样说话。”
  金蜈夫人似乎被龙中宇的威武之态所懂,竟然软弱地站立不住,坐倒椅子上。
  她颤声道:“孩子,你……”
  龙中宇沉声道:“不许叫我孩子,听到没有?”
  金蜈夫人低声道:“孩……不,中宇,你不会晓得我的苦心,我这些年来……”
  龙中宇沉声道:“我不要听那些故事了,我也不想了解你的苦心……”
  他抱拳道:“夫人,在下告辞了。”
  也不等金蜈夫人答应,他便转身向着大门走去,态度从容,步履镇定,竟然不怕金蜈夫人会在后对他施以暗算。
  他才走了几步,便听得金蜈夫人呼唤道:“中宇,你回来,我有话对你说。”
  龙中宇冷哼一声,倾过头来,道:“在下不愿跟你再说什么了……”
  “为什么?”金蜈夫人道:“老身已经向你道过散了。”
  龙中宇道:“在下不需要你道歉……”他转过身来,道:“你既然跟家母有仇,便是跟在下有仇,在下不愿跟仇人多谈……”
  金蜈夫人猛然站将起来,伸手指着龙中宇,大声斥责道:“你晓得什么?你又懂得什么?”
  龙中宇冷静地道:“在下是不懂什么,但是在下懂得正义,懂得真理,不像你们这些人,心里一直都想独霸武林,奴役所有武人……”
  他的眼中射出精光,沉声道;“告诉你,只要在下一日不死,你们便一日不能达到这个梦想。”
  他见到金蜈夫人默然无语,话声一顿,又道:“在下虽然晓得自己的力量不大,武功不高,但是只要我不死,一定要尽全力阻止你们。”
  金蜈夫人道:“孩子,你误会了,老身并不是如你所想的那样……”
  龙中宇冷笑道:“夫人,你也不必强辩了,这些日子来,在下亲眼看见许多事情,绝不会再受你们蒙骗……”
  金蜈夫人叹了口气,道:“唉,孩子,看到你这样子,使老身不由得想起当年你父亲年轻的时候,他也是跟你一样的容易冲动,富于正义感……”
  龙中宇原先对金蜈夫人还有好感,由于她的情绪反复无常,并且还出言辱及他的母亲,使得龙中宇对她的好感尽去。
  他冷笑道:“你不要再说故事了,在下不会相信的。”
  “你……”金蜈夫人道:“你怎么这样固执?”
  龙中宇道:“在下就是这样的人,夫人也不必多谈了,在下这就离去,让你们留在这儿休息吧!”
  说着,他又待走开。
  金蜈夫人喝道:“你站住!”
  龙中宇手腕一动,握住长剑,沉声道:“夫人硬要留下区区?”
  金蜈夫人摇了摇头道:“孩子,你不要这样好吧?”
  龙中宇沉声道:“在下说过,不许再叫我孩子……”
  金蜈夫人道:“好……我不叫就是了,中宇,我们讲和了,好吗?我要把你父亲未死的事情告诉你,你愿意听吗?”
  她作了个手势,道:“老身保证绝不再胡乱发脾气。”
  龙中宇道:“在下预先声明,我并不相信你的话,而是我愿意晓得本门袁老前辈的生死之谜,他老人家只要还活着,对整个武林便只有好处而没坏处的……”
  “好!”金蜈夫人道:“你坐下吧,让我慢慢地告诉你,哦,我叫她们进来,把这儿打扫干净……”
  龙中宇摇头道:“不必了,夫人请说吧。”
  金蜈夫人略一沉吟,问道:“我们方才说到哪里了?”
  龙中宇缓缓坐了下来,道:“夫人说起铁心孤客便是剑神,在下要夫人拿出证据宋……”
  “对了,你还问起我是不是认识他?”金蜈夫人问道:“你现在总相信老身认识他了吧?”
  龙中宇默然无语,他的目光在地上一扫,忖道:“咦,屋里闹得这么大声,他们站在外面怎会一点都听不到?或者是他们不敢进来?”
  他脑诲中杂乱的思潮很快被金蜈夫人的话声所打断,只听她缓声道:“中宇,你练过了这些年的武功,该晓得一个人的功力到达某种地步时,能够百毒不侵?兵刃不伤吧?”
  龙中宇道:“是的,在下曾听家父提起佛门的心法和道家丹术中有这种神奇的武功,但是却从未听说谁练成过,也许是传说的……”
  金蜈夫人摇头道:“并非是传说,那是事实,在佛门说来,那种功夫叫做‘金刚不动神功’,在道家说来则叫‘仙学’,其实天下哪有可以成仙的?只不过仗着精湛的内功,练到寒暑不侵,百毒不加,体轻目明,较常人多活百多岁罢了,由于他们达到常人所无法达到的境界,并且经过道士的渲染,才把这种内家龙虎交合的上乘功夫神秘起来,而成为一种‘仙学’……”
  她的话声稍稍一顿,道:“就当今天下来说,大概只有寥寥的几个到达了这种境界,佛道两门已于心法的殆失,而无人练成了……”
  龙中宇问道:“夫人的意思是袁老前辈那时已练成了这种神奇的功夫?所以没被毒死?”
  金蜈夫人摇头道:“不,那时他并没练成这种功夫,并且功力也还不足以冲过天地之桥,进入龙虎交合的地步……”
  龙中宇诧异地道:“那么袁老前辈当时又是怎样逃过那剧毒腐肠的劫难呢?”
  金蜈夫人道:“据老身的推测,他是跳下金顶绝崖后,遇到了奇遇,使他不但驱除体内的剧毒,并且还练成了道家失传数百年的‘罡气’功夫。”
  龙中宇的目光中闪出奇异的光芒,嘴里轻轻地哦了一声道:“夫人是在何时见到他老人家的?”
  金蜈夫人道:“是在各派掌门于死亡谷遭劫后,金蜈天尊倾其全力,自南疆进军中原,欲得一统武林之时见到他的,那时,老身跟震天结缡还不到一年。”
  她解释道:“震天便是金蜈天尊的小名,刚才我说当今天下已练成百毒不侵的神功的人仅只寥寥数人,这里面便包括震天和老身,此外也只有铁心孤客了……”
  龙中宇很感兴趣地问道:“夫人为何不把邪派的大宗师包括进去?难道他还不能做到‘龙虎交合’吗?”
  金蜈夫人冷哼一声,道:“他虽然身为邪派的大宗师,活得比谁都久,可是他坏就坏在根基立得不好,以致练了七八十年的武功,始终无法冲破天地之桥,在老身眼里,他只不过是一流高手罢了,尚不够资格为绝顶高手。”
  龙中宇惊问道:“那大宗师练了七八十年的内力,请问夫人,他今年有多大年纪?”
  金蜈夫人道:“二十二年前,他已有八十来岁,你想想看,他现在有多大年纪了?”
  龙中宇倒吸了一口凉气,道:“他岂不已有百岁开外?”
  金蜈夫人点头道:“至少也有百岁了吧!不过,中宇,你别为他活得如此久长而吃惊,其实你若是经过老身指点,不要十年工夫,便可以不被他击败,不出十五年,便就可以成为天下第一高手……”
  龙中宇摇头一笑道:“在下倒没有那种奢望,其实就算成为天下第一高手,又怎么样?到那时他的内心只会更加感到孤独,更加空虚……”
  金蜈夫人楞了一下,道:“每一个练武的人,他的最大希望,便是想要成为武林第一高手,这不单是一种荣誉,并且还是人生终极的目标,怎么你却……”
  龙中宇淡然一笑,道:“在下也认为那是一种荣誉,可是要想获得这种荣誉,非要牺牲人生的乐趣、幸福,经过一段极长的时间,苦心修练之后,才能达到的……”
  他的身子往前倾了一些,道:“夫人,你想一想,一个人假如成为天下第一高手,他站在武学的巅峰上,极目四望,武林中竟然没有一个敌手,他还会愉快吗?他只会更孤独,更寂寞……”
  金蜈夫人默然了,她的心中反复地咀嚼着龙中宇所说的话,喃喃道:“的确,一个人假如没有了对手,他会很寂寞的……”
  龙中宇胜上带着一丝微笑,道:“所以,在下从来就没有要想成为天下第一高手,因为我不愿抛弃我所享有的幸福……”
  金蜈夫人问道:“听说你已经娶了妻子?她是中原第一美人之称的孟丽玉?”
  龙中宇颔首道:“夫人的消息非常确实。”
  金蜈夫人问道:“你就是因为她,而不想苦心修练,成为天下第一高手?”
  龙中宇授首道:“这也是原因之一。”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二十三章 身世之谜
下一篇:第二十五章 图穷匕现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