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真假银龙
 
2019-11-06 15:41:44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假龙中宇心头一凛,这才晓得自己弄巧反拙,原来只是想要藉着龙中宇面貌,戏弄他们一番。
  此刻却被他们当成真的龙中宇看待,非要动手把自己擒住不可了。
  他不想引起更大的误会,来浪费精神气力,因而在面对着玄地道人一轮急攻之下,他封剑自守,连挡七剑,等着玄地道人的攻势稍缓,立即飞身一跃,跃开了对方的夹攻之圈。
  假龙中宇从玄地道人和任明杰两人的夹攻之下闪身跃起,他仗着手中玉龙剑犀利无比,在尚未触及顶壁之时,举起长剑斜斜一插。
  那灿灿发光的剑刃在他一插之下,几乎有半截没入石中,假龙中宇就藉着这一点力量,提气轻身,悬挂在那儿。
  任明杰见到龙中宇悬空挂住,大笑道:“姓龙的,你就算跑到灵霄殿上去,老夫也要追到你……”
  假龙中宇见到他作势要跃起,大声喝道:“总巡查,你误会了,在下不是龙中宇……”
  任明杰一愕,问道:“你不是龙中宇是谁?”
  玄地道人敞笑道:“总巡查,你听他胡说些什么?”
  假龙中宇道:“在下是陈翔,你们……”
  他还没把话说完,任明杰已哈哈大笑道:“龙中宇,你把我们都当成小孩子?”
  其他的金衣武士一听任明杰大笑,全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只是宫北斗为了伤口刚敷的药,不敢放声大笑,只得把嘴紧紧地抿住。
  玄地道人在一片笑声之中道:“姓龙的,你原来的威风到哪里去了?现在竟然冒充起陈执法来。”
  假龙中宇道:“本座是经过公羊群易容……”
  他没说完话,立即便想起任明杰等人不相信自己的原因了,敢情他模仿了袁中宇的口音,模仿得非常之像,等他的面容被公羊群易容成袁中宇之后,他就一直以为自己便是银龙剑客龙中宇。
  其实,他并不晓得原先的龙中宇,此刻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真正姓氏,而改名为袁中宇了。
  当陈翔一直以龙中宇自居时,他连说话的语气都没改变,口音也都没有变换。是以当他一想起自己的口音未变,这才恍然大悟,连忙恢复原来的口音,道:“总巡查,本座乃是经由公羊先生施出易容之术后,才变成这个样子,你们误会了。”
  他说完这句话,只见室内的众人全都面现惊奇愕然之色,不由得一笑道:“本座原来是想跟你们开个玩笑,哪知却闹出这等笑话!
  好在现在你们都相信了……”
  玄地道人倏然道:“且慢,我们并没有认为你就是陈少侠,你先别认为我们已经相信了……”
  任明杰愕然道:“道长,你……”
  玄地道人肃然道:“贫道与龙中宇接触的机会很多,深深地了解他这个人,他的本性狡猾,机变无比,说不定他所用的正是虚虚实实的手法,想要瞒过我们。”
  任明杰一想也有道理,问道:“你既然自称是陈执法,有何证据可以证明你便是他?”
  陈翔听了真是哭笑不得,自己责怪自己不该以龙中宇的身份跟他们开这么大的玩笑,以致惹来这么多的麻烦。
  他苦笑了下,道:“本座真是多此一举,好在我身上带有信符,不然岂不糟糕!”
  说着,他伸手人怀,掏出一面乌金色的令牌,往地下丢去。
  任明杰接住一看,立即便晓得那乃是刑堂中执法所用的用来表明身份的铁斧令牌。
  他侧首道:“道长,没错了。”
  玄地道人看了一下,低声道:“总巡查,暗号。”
  任明杰点了点头,仰首道:“江枫渔火!”
  陈翔在梁上答道:“月落乌啼。”
  任明杰和玄地道人两人对望了一眼,晓得他所答的暗号没有错了。
  任明杰歉然地一笑,道:“执法,你可以下来了。”
  陈翔拔出长剑插回鞘中,飞身落下地来,道:“没错吧!”
  任明杰自嘲地道:“老夫被龙中宇给弄糊涂了,以致冒犯执法……”
  陈翔接过令牌揣回怀里,道:“这不能怪你们,应该说公羊先生的手法太妙了,使得我们自己人都分不清楚。”
  任明杰笑道:“何止是公羊的手法高强,其实执法你的口音才是使我们迷惑的最大原因,真没想到你把龙中宇的口音学得那么惟妙惟肖……”
  陈翔笑道:“这也没什么,我会七种方言,以前也喜欢学人的口音,记得师父还为此骂过我,没想到现在倒用上了。”
  玄地道人打了个稽首道:“执法,贫道一时……”
  陈翔摇了摇手,道:“不!道长你这么做是绝对的正确,只有像你这样一丝不苟的精神,才会使本教严密如同铁桶,任何人都无法渗进。”
  他的话声稍顿,道:“从现在以后,你们就该把我当成龙中宇了,因为转眼天就亮了,天亮之后,我便要以龙中宇的身份出现在眼前!”
  玄地道人笑道:“是,龙大侠!”
  陈翔恢复龙中宇的口音,道:“请问道长有什么吩咐?”
  玄地道人大笑道:“但愿龙大侠明日能够击败群雄,荣获本届剑主之席……”
  龙中宇(自此以后陈翔就是龙中宇)抱拳一笑,说道:“多谢道长美言。”
  他们一齐哈哈大笑,仿佛看到了龙中宇完成了所有的任务,金蜈天尊从此便能一统武林了。
  笑声一完,龙中宇问道:“你们可曾见到褚师叔?”
  任明杰脸色一肃,道:“副教主已被邪教大宗师所擒……”
  龙中宇大惊道:“什么?大宗师也到了武当?”
  他顿足道:“这下如何是好?”
  任明杰道:“方才老夫已把这件事通知本教传递信息的弟兄,嘱之将消息传回总坛,只有请教主亲自出马,才能在半途拦住大宗师了。”
  龙中宇默然半晌,道:“现在只有如此了。”
  他略加沉吟一下,问道:“你们是亲眼见到邪派大宗师来到武当的?”
  任明杰摇头道:“我们赶出去时,大宗师已把副教主带走了,听说宇内二魔也来了。”
  “哦!”龙中宇问道:“连他们两个也来了?你是听谁说起的?”
  玄地道人接着道:“是贫道的师弟所说的,他们亲眼看见大宗师和宇内双魔一齐赶来武当!”
  龙中宇道:“他们没有怀疑你吧?”
  玄地道人傲然道:“谅他们也不敢!”
  龙中宇颔首道:“这样就好了,不然我们又得改变原来的计划!
  好在他已被本座抓住,不怕再有什么变故……”
  任明杰问道:“龙中宇已被执法抓住了?他……”
  龙中宇纠正任明杰道:“总巡查,从现在开始,本座才是龙中字,他已经姓陈……”
  他很快地把刚才在内室所发生的事说了一遇,众人听了,好似觉得身在幻境中一般,感到非常稀奇。
  玄地道人赞叹地道:“贫道老是在想‘妙想天开’这句话,不晓得什么样的事才叫妙想天开,如今我们所做的这件事,贫道相信才可以当得起‘妙想天开’这句话!”
  龙中宇笑道:“他到现在还澄弄清楚他是谁,所以本座想出个法子试他一下,看看他是真的变疯了,还是故意装疯。”
  他的话声刚了,宫北斗已嚷道:“执法,卑职只要亲眼看到那小子的模样,便可以确定他是真疯还是假疯。”
  龙中宇目光一闪,只见宫北斗自长榻上挣扎着起来,他问道:“宫舵主,你这是……”
  宫北斗咬牙道:“还不是那个小子,我见到了他真恨不得也剁下他一条胳膊来。”
  龙中宇道:“宫舵主,你万万不可冲动,他乃是教主要的人,我们绝不能伤害他一丝一毫!”
  宫北斗难过地道:“卑职……”
  龙中宇道:“本座晓得你心里难过,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本座一定会将你为本教伤残之事禀告教主,请他老人家传授你一套左手剑法,那么在不久之后,你将会跻身本教要职,是可以料想到的……”
  官北斗欠身道:“多谢执法!”
  当他看到其他的金衣武士以羡慕的眼光望着他时,他顿时忘了自己的一条右臂被袁中宇削断之事。因为他将获致天心教主亲自传授武功,这等殊荣,在教中是难得而又难得的。
  龙中宇点了点头,道:“官舵主不必多礼,好生休息吧!”
  宫北斗感激地道:“多谢执法,多谢执法。”
  龙中宇摇了摇头道:“这算不了什么,你为本教出钱出力,是应该得到这份殊荣,不然,本教将来还能够一统武林吗?”
  他说的一点都不错,赏罚严明才是一个江湖帮派能够立足江湖,称雄武林最基本的要求,否则,教中的徒众,还有谁肯卖命?
  龙中宇说完了话,道:“你们在这儿等着吧,本座先解决那件事!”
  任明杰道:“执法,那小子非常狡猾,要小心点。”
  龙中宇傲然道:“本座还会被他骗过去吗?”
  他的目光一闪,扫过玄地道人和任明杰的脸上,说道:“不信的话,你们随我一齐进去看看。”
  玄地道人说道:“贫道等不是不相信,只是认为那小子太过狡猾……”
  他见到龙中宇脸上浮起不悦之色,连忙一转话题,道:“不过贫道深信执法的明智,定然能够辨明真伪!”
  龙中宇摇头道:“不!我要你们进去看看!”
  任明杰笑道:“对,我们进去看看也好,多两个人,那小子说不定心里一虚,便做不了假了。”
  龙中宇也不再多言,在地上找到了一面铜镜,跟任明杰和玄地道人一齐进入内室。
  他一跨进内室,只见公羊群站在袁中宇的面前,不住地端详着,仿佛在欣赏自己一手所做成的“杰作”。
  他的心头一动,突然出声呼道:“龙中宇!”
  袁中宇双手被捆,坐在椅上,动都不能动一下,他面对着公羊群的凝视,心中实在很不舒服。
  可是他晓得自己此刻受人的挟制,绝无办法可想,只得设法先脱开他们的控制,恢复自由之后,他才能施出其他的手段。
  在这段时间之内,他必须要忍耐,忍耐!并且还要更加地提高警觉不可。
  因为他并不知道陈翔出去是要做什么,将要有什么阴谋,他若是不提高警觉,很快便会被他们发觉自己是故意装作神智错乱!
  那么,他的一切计划,在他们严加戒备之下,将没有办法可施了。
  是以他在面对着公羊群的“欣赏”之下,故意装出一副迷惑的样子,双目也紧盯着对方。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得身后传来一声喝叫。
  若是在往日,他将会立即回头,答应一声,看看到底是谁呼唤自己,因为这正是一般人的本能,若是遇有别人在背后呼唤自己时,一定会回头观看的。
  不过他此时心中一直认定自己乃是袁中宇,并且也一直在提高警觉之中,因此一听那人呼唤,根本无动于衷……
  他的脸上只是浮起一丝诧异之色,道:“喂!老头子,有人在叫龙中宇!”
  公羊群早就见到龙中宇在门口,他也弄不清楚对方在弄什么鬼,闻言之下,哭笑不得,问道:“你在做什么?”
  龙中宇摇了摇头,走了进来,把铜镜递给公羊群,道:“你把镜子给他看一看!”
  公羊群疑惑地问道:“你到底在做什么?”
  龙中宇笑道:“设什么!只是好玩而已。”
  袁中宇一见到龙中宇在眼前出现,他立即便明白对方呼唤“龙中宇”的原因了,他故作迷糊,说道:“喂!龙中宇,刚刚有人在门口叫你!”
  龙中宇颔首道:“我听到了。”
  这时任明杰和玄地道人两个也都走到了袁中宇的面前,当他们瞥到坐在椅上,被缚住双手的袁中宇时,他们全都为之一愕,任明杰首先便笑了出来,道:“这便是龙中宇?”
  龙中宇脸色一沉道:“你们怎么都忘了?”
  任明杰和玄地道人微微一怔,晓得他们又说错话了,老是把陈翔和龙中宇分不开来,其实在这个时候,陈翔已经不存在了,他的言行容貌就是真正的龙中宇。
  任明杰白嘲地一笑道:“请宽恕老夫失言,嘿嘿,老夫看到他这种丑恶滑稽的模样,忍不住又想起龙少侠你的丰神朗逸,俊美不凡的模样……”
  他很巧妙地掩饰了自己的失言,使得龙中宇听了之后,非常的满意,笑了笑道:“多谢总巡查的夸奖!”
  那被捆着双手,坐在椅上的袁中宇见到他们似演戏般在自己面前做作着,他的心里禁不住好笑,同时也有点惶恐。
  他暗自思忖道:“不知道公羊群把我易容成什么样子?竟使任明杰说出‘丑恶滑稽’的评语出去……”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三十一章 棋差一着
下一篇:第三十三章 奇峰突起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