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天心教主
 
2019-11-06 12:03:57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龙中宇光着脚板踏在那杂草乱石满布的地面上,只觉地上乱石虽多却还好走,倒是地面被炽热的阳光晒得像烤红的铁板,烫得脚板底不大好受。
  他出身武林世家,自幼即受到尊长宠爱,加之家中衣食丰足,哪曾像现在这样光着脚板走过路?
  好在他的内功根基深厚,光滑的脚板踏在火热的地面上,可以运功祛除那份热力,不然他非得要跳着走路不可。
  他抬起头来,望了望高挂天空的太阳,皱眉道:“今天的天气真热。”
  宫北斗在跟随龙中宇向镇外行去时,一直警戒提防,惟恐龙中字会突施暗算,可是一路行来,他却愈发觉这个中年乞丐只顾着紧抱那个酒坛,走路时一摇一晃的,根本就没有什么不对的举动。
  可是龙中宇愈是如此,他却愈不敢掉以轻心。这时一听龙中字之言,他打了个哈哈,道:“孟兄说的是,今天天气确实很热。”
  龙中宇道:“像这种天气,最好是找个阴凉的地方喝上两盅,然后睡他一场大觉,宫兄你说可是?”
  宫北斗笑着道:“孟兄说得不错,小弟遇到热天也是如此,这真可叫作英雄所见略同。”
  龙中宇道:“宫兄你在武林创下紫髯金剑的大名,才是天大的英雄,至于小弟,呵呵,凭这份德性算得了什么英雄,不算狗熊便行
  宫北斗试探地道:“孟兄太过谦虚了,其实以孟兄的武功看来,在武林之中必然曾经闯下极大的声名,不知孟兄能否可以相告小弟?”
  龙中宇呵呵笑道:“在下可不是跟宫兄你卖关子,小弟我确实没有什么名气,不然宫兄一见到小弟这个样子,岂不早就认出来了?”
  宫北斗暗忖道:“这家伙果然狡滑,硬是不肯露出一点口风,使人猜不出他的来历……”
  龙中宇见到官北斗默然不语,笑了笑,道:“宫兄,不要乱花脑筋了,呶,喝酒的地方到了!”
  宫北斗闻声望去,但见他们已经远离小镇,来到一片荒野之中,在丛丛的野草中间,矗立着一座小庙。
  一看到那土墙崩毁,破败不堪的小庙,宫北斗突然心中一跳.忖道:“莫非这家伙早在庙里潜伏有人,就等着我去,然后一起联手将我围住……”
  一念即起,他随即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暗道:“恐怕是我太疑心了吧,此人来历虽然不明,但他却不会那么凑巧地便与我有仇,何况我也只是接到总巡查的飞鸽传书,临时决定从武当下山的,他又怎会在庙里预先布置有人?”
  想到这里,他笑了笑,道:“孟兄说的就是那间小庙啊?’’
  龙中宇道:“宫兄别看这间庙小,里面供的都是大菩萨,不过你我进去喝酒,那大菩萨不会多管的。”
  宫北斗原先已将警戒之心放下,听他这么一说,心中疑念又起,忖道:“他说什么大菩萨,莫非里面真有一个高手埋伏着?我可要提防些,免得落人他的圈套。”
  他边想边行,已随着龙中宇走进那颓败的庙墙里,此时四下颇为宁静,他们两人的脚步踏在碎石小径上,发出轻微的沙沙之声,更显得周围空气的紧张。
  龙中宇默不出声,偕着宫北斗缓步踏行在碎石小径上,直到登上石阶,来到半掩的庙门之前,他突然脚下一顿,道:“宫兄请等一等,容小弟先进去看看。”
  宫北斗问道:“哦,这庙里莫非还有人吗?”
  龙中宇诡异地一笑道:“小弟早上来时,庙里确实有人,只是不知此刻走了没有。”
  宫北斗暗暗冷笑,道:“果然我料想得不错,他是在庙里埋伏有人,想要对我施以暗算,嘿,你就算找人帮助,老夫凭着这支金剑,也不会被困在里面,我倒要看看你埋伏的是谁?”
  他依恃着自己的武功高明,决不至被困住在庙里,是以明晓得庙里可能埋伏有人,也不以为意,闻声淡然一笑道:“孟兄怎不早说庙里有朋友在等候?小弟也可以早些预备食物……”
  “没关系,”龙中宇道:“我那朋友不吃东西的。”
  宫北斗道:“你那朋友就是不吃东西,酒总得喝呀,如果孟兄早向小弟提起,小弟就多带两坛酒来了。”
  “这倒不用客气,我那朋友连酒都不喝的。”龙中宇笑道:“他只爱睡觉,见了人恐怕都不理会。”
  宫北斗笑道:“哦,孟兄这位朋友可也真是奇怪。”
  龙中宇左手抱着酒坛,右手一推那半掩的小门,只听“呀”地一声,那破落的小门被推了开来。
  宫北斗凝神屏气,全心戒备,生恐黑黝黝的庙里会突然跃出人来,可是他等了一会儿,却没有发现有人,甚而连一丝声音都没有。
  龙中宇站在洞开的山门前,高声喊道:“喂,老朋友,有人来看你了,你还不出来迎驾?”
  他的话声在空洞的庙里起了一阵回音,却是没有人回答他。
  “咦!”龙中宇诧异地道:“他到哪里去了?”
  他侧过首来,对宫北斗道:“宫兄,你替小弟拿着这坛酒,让小弟点个火进去看看。”
  宫北斗全神警戒,凝目注视着那黝黑的庙里,暗忖道:“你有什么鬼花样,尽管玩出来便是,反正我一进庙里便拔出剑来……”
  他笑了笑道:“这个小庙看起来虽小,里面可是不浅,不然在这种大白天怎么也不会看起来阴森森的……”说着,他顺手接过龙中宇递过来的酒坛。
  那个酒坛虽然不很大,却因为没有着力处,也不是一只手所能提得起的,宫北斗接过酒坛,立即就将之抱起。
  就在这时,龙中宇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快速动作,趋着传递酒坛之势,五指如钩,抓住了宫北斗肋下的软肉。
  官北斗从一开始就认定龙中宇会在这个小庙里埋伏有人,再加上到小庙之前,听了龙中宇的话,愈加相信庙中潜藏有龙中宇的同伴,要对他施以暗算。
  是以他的整个精神都放在庙里他想象中的埋伏身上,而在印象中也肯定地认为他们将在庙里动手。
  他连做梦也没想到龙中宇突在未进人庙中时便对自己施以暗算,因此,当龙中宇出手之时,他一觉出情势不对,刚待闪身避过,却因两手都拿着东西,行动不便,身形才一晃动,肋下便已被龙中宇五指抓住。
  顿时,他全身酸麻,肋下的穴道全被龙中宇扣住,刚提起的真气一泄,双手一软,抱着的一大包牛肉、卤菜、包子和一坛烧酒,一齐脱手往地上掉去。
  龙中宇左手五指扣住了宫北斗肋下的穴道,一见宫北斗酒坛脱手坠下,连忙伸出右手将酒坛和卤菜等抄住,笑道:“宫兄,你怎可松手呢?酒坛打碎了,岂不是没有酒好喝了吗?”
  宫北斗怎样也想不到自己一向自认聪明,江湖经验老到,却在这间小庙之前被那不知来历的中年叫化骗住了,使得他在毫无抵抗的情形下落人对方手中。
  他一想起便已是觉得窝囊不已,再一听龙中宇出言讽刺,更加气愤无比,破口大骂道:“你这个卑鄙的东西,老夫以真诚待你,你却暗算起老夫,你……”
  龙中宇笑道:“宫兄请不必发怒,你难道没听过生气会影响入的身体?”
  宫北斗怒道:“放你的屁,你……”
  龙中宇一沉,寒声道:“宫兄,你的口齿放干净点好吧?别使得小弟也生起气来,那就与你宫兄不太方便了。”
  官北斗嗫嗫地道:“你要怎么样?”
  龙中宇笑道:“没怎么,我们不是原先说好的,喝点酒,再好好地谈一谈?”
  宫北斗只觉被龙中宇扣住的地方又酸又痛,全身酸软麻木,毫无力气,他苦笑道:“孟兄,小弟自问与你无仇恨,你又为何要对我如此?”
  龙中宇道:“好说,好说,宫兄也太客气了,幸好你我并没有什么仇恨,不然你岂不早就完蛋了?”
  宫北斗不知道身旁的这个中年乞丐会是龙中宇,自然不明白龙中宇话中之意,他愣了一愣道:“小弟自问以前并没有见过孟兄,又有什么地方得罪过你?而且方才小弟也以诚心诚意相交孟兄这个朋友,孟兄这么做,岂不太使小弟伤心了?”
  龙中宇哈哈一笑道:“宫兄说得真好听,小弟也认为太伤心,不过,有话到里面说去,我们一面喝酒一面慢慢地谈,岂不妙哉?”
  他松开了手,另外又点了宫北斗三个穴道,然后取下他背上的金剑,道:“宫兄,请进。”
  宫北斗晓得到了这个地步,自己也不好说什么了,他苦笑了下,只得硬着头皮走进庙里。
  从庙外进到里面,顿时觉得一股阴寒潮湿之气扑上身来,宫北斗抬头望了望瓦上破洞里射下来的两缕阳光,定了定神,忖道:“反正已经落入他的圈套,再急再气也没有用,还不如拖延时间伺机想个办法,只要总巡查与金衣七号联络上,一定会赶来此地的,到那时再报复他……”
  他站定了身子,游目四望,只依稀见到庙里的石桌和神龛的影子,却看不清暗处是否有人藏着。
  他侧目问道:“盂兄不是说有朋友在庙里等着吗?怎地不见他出来?”
  龙中宇笑着向神龛一指道:“喏.那不是我的朋友吗?他就坐在里面,不吃也不喝……”
  宫北斗见他所指的竟是神龛,气得脸都歪了,忖道:“想不到我这个老江湖今天竟然在阴沟里翻了船,真是丢脸。”
  他苦笑道:“原来盂兄从一开始便欺瞒小弟,倒是小弟完全是真心对待盂兄……”
  “好了,你那一套我还不明白?不必多说了。”龙中宇将酒坛放地上,长剑夹在膝中,挥了挥手,道:“宫兄,你坐下吧!”
  宫北斗尴尬地一笑,在龙中宇对面坐了下来。
  龙中宇摊开了包卤菜的纸,一掌拍开封在坛上的封泥,捧着酒坛,仰颈喝了两口,然后举袖一抹嘴角,吁了口气道:“痛快,真是痛快。”
  他看到官北斗盘膝坐在对面,垂头丧气的样子,不禁暗暗好笑,递过手中的酒坛,道:“宫兄,你也喝一点吧!”
  宫北斗苦笑道:”小弟此刻哪还有心喝酒?”
  龙中宇深深地望了他一眼道:“你不必难过,其实难过的该是我才对。”
  宫北斗抬起头来,诧异地望着他,问道:“盂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龙中宇想起了自己被那神秘教派逼得改头换面,时刻都在危险之中,想起峨嵋山里的父母妻子,不知此刻是怎样一个情形,不由深深叹了口气,举起酒坛,仰首又喝了几口。
  宫北斗见他不说话,问道:“盂兄,你我以前既无仇恨,为何要这样对我,难道我们……”
  龙中宇叱道:“住口!”
  宫北斗脸色一变,道:“盂兄你……”
  龙中宇的眼中射出凌厉的光芒,凝注在官北斗的脸上,沉声道:“你知道我是谁?”
  宫北斗一接触到龙中宇那凌厉的目光,心中一跳,只觉里面充满了怨毒仇恨之色,他心中一凛,强自定了定神,问道:“小弟只知道盂兄姓孟,又怎知盂兄……”
  龙中宇寒声道:“你既不知我是谁,又怎么知道你我没有仇恨?嘿,你再多说,把我惹火了可对你不客气了。”
  宫北斗这一生何曾受人如此喝叱过?他咬了咬牙,默默地低下头来,红着一张脸,不再说话。
  龙中宇也不多言,一面喝酒吃菜,一面拿起包子猛嚼,转眼便将卤菜、包子都一扫而空。
  他抚了抚吃饱的肚子,道:“这些日子来,为了你们这些王八蛋,连饭都设有吃饱过,今天总算酒醉饭饱……”
  官北斗抗声道:“老夫一时失算,中了你的圈套,要杀要剐任由尊便,你可不要侮辱老夫。”
  龙中宇侧着眼睛望了宫北斗一眼,讽刺地道:“有志气,真是有志气。”
  他一拍大腿,道:“好,宫北斗,你既是这么说,我也不跟你#21872;嗦,你只要干干脆脆地回答我几个问题,我便放过你,只要你回答得确实,没有欺骗我,我绝不动你一根汗毛,安然放你回去。”
  官北斗道:“什么问题,你问吧,老夫晓得的,自会告诉你……”
  “当然你全都晓得,否则我还问你做什么?”龙中宇笑了笑,随即脸色一整,沉声道:“宫北斗,你们教主是谁?总舵在哪里?”
  宫北斗一惊,愣愣地望龙中宇一眼,一时之间不知怎样回答才好。
  他略一定神,诧异地道:“我哪来什么教主?老夫身为武当弟子,只有掌门人,又何来什么总舵……”
  龙中宇浓眉一扬,怒喝道:“宫北斗,你还要在我面前胡说!你虽然身为武当弟子,可是在下却知道你早已背叛武当,加入一个神秘教派,你还想要瞒我?”
  官北斗虽然老奸巨滑,却也在一听龙中宇之言后,面上露出了惊慌之色,他嗫嗫地道:“老夫不明白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老夫又何曾加入过什么神秘教派?”
  龙中宇大喝道:“你还要骗我?”
  他霍地站了起来,拔出了宫北斗的那支金剑,架在他的脖子上,沉声道:“你的剑利不利,能不能砍下你的脑袋?”宫北斗只觉得脖子上的寒气袭人,剑刃贴在颈肉,冰凉冰凉的,吓得他一时都说不出话来。
  宫北斗生性狡滑,并且也颇为自负,可是就因为他的自负与多疑,而轻易地落入了龙中宇的“声东击西”的圈套中。
  当他穴道教闭,全身真气都无法提起时,他还计划着尽量地推延时间,等待着金臂剑魔任明杰的救援。
  因为他相信,当任明杰临时改变计划,以金衣武士易容装扮龙中宇时,必然派人暗中相随,甚或他本人也紧跟在后,在武当剑会开始之前布下罗网,等待着龙中宇的投身而入。
  是以只要任明杰跟那假扮龙中宇的金衣武士联络上时,他一定会怀疑这突然出现的中年乞丐,而循着线索追蹑而至。
  因此他只要尽量拖延时间,任明杰必定会找到这座小庙,到那时,以任明杰诡异超奇的金臂剑术,还怕这中年乞丐不俯首就擒?
  他心中盘算得很好,也就一直以笑脸相迎,忍受着龙中宇的一再讥讽,等待着任明杰的追蹑而至。
  哪知龙中宇喝完了酒,吃饱了肚子后,突然拔出金剑架在他的脖子上,那寒冰的剑刃贴在颈项,一直凉到他的心底,使得他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他嗫嗫地道:“盂兄,有话好说,你又何必这样呢?”
  龙中宇冷笑一声,道:“对付你这种人,不用这种法子还行?你乖乖地回答我的问题便罢,否则,哼……”
  他那一声冷哼如同一枝箭样射进宫北斗的心中,他脸色一变,昂然道:“姓孟的,你把老夫当作什么人?老夫若是如此贪生怕死,还称得上什么紫髯金剑?要杀便杀,不必多说,老夫是什么都不知道。”
  “嘿,真是有骨气!”龙中宇沉声道:“宫北斗,你若以为在我面前称英雄,我便会放过你,那你就是梦想了。”
  宫北斗望了龙中宇一眼,合上了眼睛,不再理会他。
  龙中宇冷笑一声道:“宫北斗,你真不怕在下将你的肉一片片的割下来?到那时你要想说话,我也救不了你了。”
  说着,他的手腕略一用力,锋利的剑刃已在龙中宇的颈上割破一条伤痕,顿时鲜血自伤口流了出来。
  宫北斗忍着颈上的伤痛,睁开了眼,怒道:“姓孟的,你若是个人物,就不必如此卑鄙,否则老夫可要骂你了。”
  龙中宇冷笑一声道:“我就算再卑鄙也比不上你,你若是有种敢骂一句脏话,我就先敲了你的牙齿,再割下你脸上的肉,让你以后一辈子都不好见人,你说我这个手段怎么样?”
  宫北斗心中一阵颤惊,道:“姓孟的,老夫自问并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你却……”他说到这里,突然脑海中掠过一丝奇异的意念,骇然道:“你莫非便是……”
  龙中宇看到他那种神态,心知他要说什么,挥了挥手,道:“宫北斗,你不要胡思乱想,我不会是你想的那个人。”
  官北斗听他那么一说,越发肯定心中的想法,他骇然道:“你真是龙中宇!”
  龙中宇凝望了官北斗半晌,突然放声大笑,笑声中,他取下了架在官北斗脖子上的金剑,道:“官北斗,你果然很聪明。”
  宫北斗伸手摸了摸脖子上的伤痕,突然也放声大笑起来。
  他似是觉得这件事非常好笑,直笑得气息断结,笑得捧着肚子,方始停了下来。
  龙中宇也没有制止宫北斗的狂笑,他缓缓地插剑回鞘,脸上带着笑意地望着宫北斗,直到笑声停止,他方始开口道:“你也觉得这件事很好笑?”
  官北斗摸了一手的血,毫不在意地在身上擦了擦,道:“武林中有第一美男子之誉的龙中宇,改装成这副模样,怎不使人感到好笑?”
  龙中字淡然一笑道:“这的确是很好笑,但是却没有比武当名宿官北斗被人用他自己的长剑架在脖子上还要来得好笑。”
  宫北斗虽是被他如此嘲讽,面上却是丝毫不改色,他也是淡然一笑道:“老夫早该想到你便是龙少侠才对,这都怪老夫太过于愚笨,以致中了少侠圈套……”他话声微微一顿,又道:“不过话又要说回来了,老夫若是遭受别人如此对待,心中决不甘愿,可是在被武林中目为年轻一代第一高手银龙剑客手中接受这个教训,老夫却是心服口服,没有一点怨尤。”
  “嘿嘿,宫大侠真会说话。”龙中宇道:“难怪令师兄乙木道长会被你所暗算!”
  官北斗干笑一声,道:“嘿,那是敝派之事,想必不需龙少侠过问吧?”
  龙中宇道:“你背叛武当之事,自有武当门规的惩处,与我龙中宇无关,我只问你,你们为何千方百计地要利用我,莫非剑主一席对你们有某种特殊的利益不成?”
  宫北斗笑了笑道:“龙少侠,你只要加入敝教,所有的答案岂不都有了吗?又何必要问我?”
  龙中宇冷笑道:“我若想要加入那个教派,还用得着你现在来说吗?早在三天之前,我便能够答应了。”
  宫北斗道:“其实现在也不晚呀,少侠你只要答应加入敝教,老夫保证……”
  “不必废话了!”龙中宇沉声喝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宫北斗笑道:“少侠你问了我三个问题,老夫要回答哪一个?”
  龙中宇道:“你们的教主是哪一个?你们组织这个教派有什么目的?”
  宫北斗道:“我们教主乃是一位古往今来未曾有过的大英雄,大豪杰,他不但智慧奇高,并且武功绝世,他之组织天心教,乃是上体天心,下悯人心,欲待一统武林,发扬武术,解决武林中一切纠纷,平息各门各派的门户之争,使得每一个武林中人都能安享幸福,不再流血,不再因些微小事便送掉性命,到那时集合各大门派的所有力量,谋求武术的发展,必然……”
  龙中宇冷笑一声,打断了他的话声,道:“你不必在我的面前再卖什么膏药了,我不会听你的那一套,哼,亏你身受武当的栽培之恩,却不图报答,反而供人驱使,作为人家野心扩张的工具!”
  宫北斗道:“龙少侠,你看看当今武林有多少纠纷?各派与各派之间固步自封,若有武功心法高强的,便挟持其技凌辱他派,使得多少武林人丧身刀下,我们……”
  龙中宇挥了挥手,道:“你既知武林纠纷已经很多了,为何还要多加制造?哼,你们的教主竟敢野心独霸天下,想必自命不凡,你说,他是谁?”
  官北斗摇头道:“老夫都没见过敝教教主的真正面目,只听过他声音而已。”
  龙中宇冷笑道:“你连人都没见过,便甘心替他卖命,亏你还是武当名宿,扛湖闻名的紫髯金剑,我真替你感到惭愧,感到羞耻。”
  他这句话说得分量颇重,可是官北斗却不以为忤,他坦然道:“我们教主技比天人,才高绝世,不但老夫,其他许多较老夫武功更高的奇人也都俯首听命于他,老夫又算得了什么?”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九章 以假乱真
下一篇:第十一章 宇内双魔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