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宇内双魔
 
2019-11-06 13:46:22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那个红衣童子狼狈地瞪了龙中宇一眼,嗫嗫道:“是他伤了大灰,所以我才……”
  那个白衣少女哦了一声,秀眉微微一扬,道:“哪有这等事情?准是你胡说,人家是武林前辈,怎会与你一般见识?”
  红衣童子嘟着嘴道:“明明是他……”
  “不许再说了。”白衣少女道:“我不会相信你的话。”
  那个红衣童子眼圈一红,咬了咬嘴唇,默然不吭一声,转身便走。
  他才走出两步,左手便被白衣少女一把抓住。
  他用力挣扎,大声道:“你不要抓着我,让我走,让我走……”
  那白衣少女寒声道:“翔弟,你要走到哪里去?”
  红衣童子听得他姐姐的声音冷厉,不敢用力挣扎,低声道:“我回家去。”
  白衣少女道:“这次下山也是你吵着要来,怎么还没到武当便要吵着回家?你这是做什么?”
  那红衣童子道:“我再也不要来看什么比剑大会了,我要回家,我不管,我就要回家。”
  “胡说!”白衣少女叱道:“翔弟,你要是再胡闹,小心我打你。”
  那红衣童子嘟着嘴气道:“你打就是了,反正我活该是你的弟弟,你把我打死算了。”
  他这句话使得那白衣少女真是哭笑不得,她愣了一会儿,叹了口气道:“翔弟,你真是使我伤心。”
  “哼,我才伤心呢!”那红衣童子冷哼一声,道:“我被人欺负了,你不帮我,反而要打我,还说你伤心……”
  那白衣少女道:“你的个性我不明白,平常已经没事找事了,更何况别人欺负到你头上来,岂不早就拔出短剑了,还会这么老实……”
  那红衣童子瞪了龙中宇一眼道:“我打不过他嘛,你应该帮我打才对……”
  “你晓得就好了!”那个白衣少女道,“人家是武林前辈高手,又怎会欺负你一个孩子?还不是你找人家的麻烦?”
  龙中宇从那白衣少女掠身进得客栈,便一直默然无语地站立一旁,他把这姐弟俩的话全都听在耳里。
  他本来是想看看那白衣少女如何处理此事,哪知听来听去,却只见那白衣少女在责备她的弟弟,而一直没有问及自己有关此事发生的经过。
  他心中不由得对那少女起了一阵钦敬之心,忖道:“这个少女年纪轻轻的,却知道遇到事故发生,先责备自己人,而不迁怒他人,这种美德着实不多见到,可想而知她的父母必是一个很通情理,绝不纵容子女的……”
  他想到这里,心中还在钦佩那个白衣少女的不偏护自己人,却听得她话风一转,已指向自己。
  那白衣少女虽是在责备自己的弟弟,可是话中的含义却很明白地指出龙中宇身为武林前辈高手,不该与一个孩子一般见识……
  当然,她所见到的龙中宇只是一个跛足的中年怪人,并不明白龙中宇的本来面目以及真正的年龄,否则她绝不会这么说的。
  虽然如此,龙中宇也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有些挂不住了。
  他方才只是觉得那红衣童子非常可爱,并且顽皮之极,这才动了童心,想要出手教训一下那个红衣童子。
  这下一听那白衣少女之言,他才想起自己以一个成名的武林高手身份,却要去跟一个孩子计较,确实不太应该。
  是以他干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窘迫之态,抱拳道;“这位姑娘请了。”
  那个白衣少女眼波一转,哦了声道:“不敢当,老前辈有什么指示?”
  龙中宇道:“在下能否对姑娘说几句话?”
  那白衣少女道;“老前辈太客气了,舍弟得罪前辈,非常不该,晚辈已经在教训他,前辈若是认为晚辈责罚他太轻的话……”
  龙中宇连忙摇手道:“不,不,在下不是这个意思,在下是说此事姑娘处理得极是适当,倒是在下不该……”
  他于是简单明了地将方才红衣童子以暗器暗算自己,以及自己接过暗器与对方开玩笑之事说了出来。
  那白衣少女轻轻一笑,道:“原来前辈是与他闹着玩的,这就怪不得了,不然以前辈的身份武功,若是真要出手,舍弟早就没命了。”
  龙中宇被她说得脸上一红,好在他腔上是易过容的,被厚厚的一层油彩颜料盖住了原来的面目,他脸上的那等尴尬之色才没有显露出来。
  他尴尬地干笑一声,道:“姑娘你真会说话,在下甘拜下风。”
  那白衣少女眼中掠过一丝笑意,侧首对红衣童子道:“翔弟,你还不快向这位前辈陪个礼?”
  红衣童子哼厂声道:“他打伤了大灰,我还要向他陪礼,这等丢脸的事我才不干呢!”
  白衣少女道:“幸好这位前辈只是向大灰出手,不然你还能站在这里说话?去,还不快跟他陪个罪?”
  龙中宇摇手道:“不必了,姑娘若再如此说,在下可更加难堪……”
  白衣少女道:“既然前辈你这么说,那么失礼了……”
  她微一敛衽道:“前辈若是没有什么话要吩咐,晚辈们就此告辞了……”
  龙中宇抱拳道:“请便……”
  那个白衣少女淡然一笑,拉着那红衣童子的手,转身往门外走去。
  龙中宇望着她那婀娜的身影,暗暗吁了口气,忖道:“这个丫头看来美艳无双,想不到口舌如此厉害,使人无法加以反击……”
  他的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奇异的情绪,不由自主地走到门口,想要多看那少女的背影几眼。
  哪知他刚走到客栈门口,却突然发现街上的行人中出现三个熟悉的人影。
  他定睛望去,但见那三人当中两个老者一高一矮,一瘦一胖,而那另外一个年轻的叫化头大如斗,拖着一根绿色的竹棍,不是他在长江遇上的宇内双魔以及早上在那小庙中碰见的怪丐欧阳雄是谁?
  龙中宇心头一震,连忙侧身转首,贴身在门边把自己的身形掩住。
  他暗暗吁了口气,忖道:“好险,这两个老魔头也来了,并且还跟着大头叫化在一起,若是让他们碰见,岂不是糟糕?”
  他是个很聪明的人,一看宇内双魔跟那怪丐欧阳雄在一起,立即便想到宇内双魔可能是因为在长江上吃了个暗亏,所以才找上丐帮查问自己行踪。
  偏偏自己在早上进入郊外的小庙里休息时,遇上了那个大头怪丐欧阳雄,以致行踪落入丐帮眼里,这才使得宇内双魔赶来此地。
  他晓得自己目前的武功,绝非宇内双魔中任何一人之敌,若是被他们发现自己的行踪,绝对难逃毒手。
  他心中暗暗着急,正想不出办法该如何避过宇内双魔的追蹑之际,却已听得欧阳雄拉开了沙哑的喉咙道:“啊,季姑娘,季小弟,你们怎么也到这儿来了?”
  龙中宇凝目望去,但见那个红衣童子朝欧阳雄奔了过去,大笑道:“原来是大头哥哥,你怎么也在这里?”
  欧阳雄一把搂住了红衣童子,笑道:“哈哈,好多年不见,小弟,你长得高多了,若不是你还穿着红衣服,我可认不出是你。”
  那红衣童子伸手摸了摸欧阳雄的大头,嘻笑道:“大头哥,你的头是愈来愈大了,这么下去如何得了?”
  “有什么不得了?”欧阳雄笑道:“头愈大愈表示我聪明,何况卖酒的有酒招,卖饭的有饭招,我欧阳雄这个大头就是金字招牌,谁看了都不会忘记,岂不妙哉。”
  他哈哈哈哈的一阵大笑,笑声引得街上往来的人不住地侧目观看。
  笑声未住,站在他身旁的大力神魔已冷声道:“欧阳雄,你是陪我们去找那叫化子还是在这儿卖弄你的笑声’”
  欧阳雄还未出声,那红衣童子已说道:“大头哥,这个像僵尸样的老鬼是谁?”
  欧阳雄脸上浮起一层骇然之色,连忙伸手掩住红衣童子的嘴,道:“翔弟不要胡说,你可知道两位前辈是谁?”
  那个干瘦如一枝竹杆样的大力神魔呵呵一阵怪笑,道:“欧阳雄,你不必害怕,老夫倒颇喜欢这个小子,绝不会伤害他的。”
  那红衣童子似乎忘了方才碰了龙中宇一个钉子之事,他一听大力神魔之言,呸了一声,道:“谁是小子?你才是老小子呢。”
  “不许胡说!”欧阳雄道:“翔弟,这位是大力神魔,那位是阴山神魔,他们两位前辈成名武林数十年了,每一个都有六十多岁,叫你一声小子有什么关系?”
  那红衣童子星目中闪出惊骇之色,道:“原来你们两个便是名震天下黑道的宇内双魔?”
  大力神魔嘿嘿笑了两声,道:“老夫的声名何止震慑天下黑道?就连白道中人也不敢当着老夫之前像你如此大胆呀,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这时那白衣少女已走了过来,她见到大力神魔的模样,虽然并无恶意,却也不放心,连忙唤道:“翔弟,你下来。”
  那个红衣童子倒也听话,闻声自欧阳雄的怀中跳下来,站在他姐姐的身旁。
  大力神魔和阴山神魔两人一见到白衣少女,立即便被她那神秘的风仪所慑。
  他们的脸上顿时浮起一丝肃然之色,大力神魔侧首道:“欧阳雄,这位姑娘是谁,你也不跟我们两个介绍介绍?”
  欧阳雄心中忐忑不安,也不明白宇内双魔有什么企图,他硬着头皮道:“这位是季若薇季姑娘,这是她的胞弟季鹏翔,他们是昆仑派掌门摩天大鹏季金季老前辈的膝下双宝……”
  大力神魔哦了一声道:“原来你们是季老儿的儿女,老夫在大漠之中便曾听过玉观音和红孩儿之名,想不到今日在这里见到了你们,真是非常荣幸。”
  他这么一说,那站在一旁,至今都没说一句话的阴山神魔也面露惊骇之色,道:“老大,原来她便是大宗师所提到的那个女娃儿?”
  大力神魔点了点头,道:“大宗师所说的便是她了。”
  阴山神魔打量了季若薇一眼,顿首道:“难怪大宗师口里一直在赞许着她,果然是谪凡仙子,难怪有玉观音之名……”
  季若薇虽是弄不情楚宇内双魔嘴里所说的“大宗师”是何许人,但是她一听得阴山神魔在夸奖自己,却也不能缄默了。
  她敛衽行了一礼,道:“多谢老前辈夸奖,晚辈实不敢当。”
  阴山神魔笑了笑还了一礼,道:“本来冲着季老儿,老夫不必对你如此客气的,可是你是大宗师所嘉许的人,老夫不得不对你客气一点。”
  欧阳雄也弄不清楚字内双魔所说的大宗师是何人,但他从宇内双魔的阴山神魔口中可以看出他们对于红孩儿季鹏翔是没有恶意了。
  他心中的负担一轻,又恢复原先的嬉笑之态,道:“季姑娘,你的面子可真大,连我们的宇内双魔老前辈也……”
  阴山神魔沉声道:“欧阳雄,不许你胡说。”他话声一顿,道:“我们敬的是大宗师,可不是昆仑派季老儿,你别以为认识了季姑娘,我们便会放过你。哼,你若是不替老丈找到那叫化子,老夫非要踏平你们丐帮不可。”
  欧阳雄听他这么一说,这才想起自己身上负有重任,他苦着脸道:“季小弟,你们住在哪里?等我办完了事,我再去找你。”
  季鹏翔诧异地望了望宇内双魔,道:“大头哥,他们找你办什么事?”
  欧阳雄道:“没有什么,是要找一个人……”
  季若薇晓得宇内双魔找上欧阳雄必定有什么事,因为这是宇内双魔与丐帮之间的事,她身为外人是不便过问的。
  是以她只试探地道:“欧阳雄,有什么需要我们姊弟努力的地方……”
  欧阳雄摇手道:“没什么大事,只是找一个人罢了。”
  季若薇不便继续追问下去,她侧目对大力神魔道:“请两位前辈念及晚辈与欧阳雄是世交之故,多多方便,以后见到‘大宗师’,晚辈会在他老人家面前提起此事的……”
  她是个极聪明的女子,虽然不清楚字内双魔所提的“大宗师”是什么人,却从他们言谈时的钦敬之态中看出来,宇内双魔所提及的“大宗师”必是极有地位之人,否则以宇内双魔在武林中的声望与奇诡莫测的武功,绝不会对那人如此崇敬。
  果然大力神魔点了点头道:“冲着姑娘你这么说,老夫不会难为他的。”
  欧阳雄弄不清楚季若薇有什么玄虚,他感激地对她道:“季姑娘,多谢了。”
  季若薇道:“我们这次从昆仑下山,是要到武当去观看比剑大会,你若是办完了事,可到武当山去找我们。”
  欧阳雄点了点头道:“我办完了这件事,一定去武当找你们。”
  季鹏翔道:“大头哥,你可要快点来,找还要等着你帮我找人打架。”
  “找人打架?”
  欧阳雄问道:“找谁打架?谁还敢欺负你不成?”
  季若薇道:“别听他瞎说,他一天到晚惹事生非烦得要死,我可真后悔这次带他来武当……”
  季鹏翔哼了声,道:“姐姐,你不愿陪我,我就找大哥去……”
  季若薇叱道:“别胡闹了,他有事去办,岂能带着你?”
  季鹏翔道:“大头哥,我先陪你去办事,然后你再陪我去找人打架好吗?”
  大力神魔笑道:“小兄弟,是谁欺负你了,你告诉老夫,老夫陪你去找他……”
  龙中宇躲在平安客栈门后,将他们的对话全都听在耳里,他心中对大力神魔所提及的“大宗师”也存不少疑问,弄不清楚他们所说的是谁。
  他心里正在犹疑之际,已听得红孩儿季鹏翔把话题转到自己身上,而那大力神魔居然要帮助他来找寻自己打架。
  他的心一跳,不敢再听下去,连忙转身走进店里阴暗处。
  那个店伙计自龙中宇一进门开始,便一直像看热闹似的,看着这一切事情的发生。
  龙中宇躲在门后偷听街上宇内双魔等人说话的情形,他也看得清清楚楚。
  由于龙中宇的形象丑恶,行动诡异神秘,因而使得这个店伙计对他分外注意。
  不过像这种在客栈里做伙计的人,对于三流九教,形形色色的旅客是见得多了,自然也就学会了应付不同客人的手段。
  若非如此,恐怕他在刚才看到玉观音季若薇以那雪白如玉的手掌切断软鞭时,便已吓得躲到柜台后面去了,哪还有胆子站在店里?
  他此刻见到龙中宇向门外窥探了半晌,又轻身退入店中,连忙哈着腰,堆着笑,凑上前去,道:“客官,你老还要不要住店?”
  龙中宇道:“要,当然要。”
  他的目光一闪,自怀中摸出一把碎银,塞在那个伙计手中,道:“你还记得早上住进店里的那一男一女两个客人吗?”
  那店伙计被龙中宇这个突然行动吓了一跳,尤其是看到那一把塞在自己手中的碎银,更加使得他头晕目眩起来。
  他结结巴巴地道:“有……有……他们两个就住在敝店里,老……老爷……你是要……”
  “我是他们的朋友!”龙中宇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你替我找一个房间在他们的隔壁。”
  那个店伙汁点头不迭地道:“是,是,小的这就去准备……”
  他看了一眼手中的碎银,道:“老爷子,这……这些银子可是要存在柜上?”
  龙中字笑着摇摇头,道:“不,这都是给你的,你收下好了。”
  “给……给我的?”那个店伙计如遇雷殛,被龙中宇这么一句话给震傻了,他望着手中的十儿块碎银,口吃地道:“老爷子,这……这里有十几两银子,你老别开玩笑了……”
  龙中字脸一沉道:“谁跟你开玩笑来了?”
  那个店伙计双手捧着碎银,一听龙中宇这么说,登时双膝一软,跪了下去,磕头道:“老爷子,老神仙,小的刘二跟你叩头了。”
  龙中宇看到刘二这个样子,真是哭笑不得,他为了躲避宇内双魔的追查,时间非常宝贵,岂能跟这伙计耗下去?
  他一把提起刘二,沉声道:“快把银子藏起来,别让你们掌柜的看见了。”
  他这句话比什么都灵,那刘二连考虑都没考虑,忙不迭地把碎银一股脑地塞进了自己的腰包。
  定了定神,他的脸上浮起一个满足的笑容,道:“老爷子,你有什么事情需要小的替你去效劳的吗?”
  敢情他也晓得无功不受禄,龙中宇给他那么多的银子,绝对不是没有原因的。
  龙中宇点了点头道:“我有两件事要交待你,第一,等会儿有人找,就说我已经走了,不许说我住在这儿。第二,替我找个房间紧贴早上那个姓龙的客官隔壁的……”
  刘二点头道:“小的知道了!”
  他话声顿了顿,又问道:”老爷子,你既然认得那位客官,他此刻正在喝酒,又何不去跟他们……”
  龙中宇沉声道:“你不必多问了,走吧。”
  “是!”刘二望了他一眼,随即低下头来,道:“老爷子,请这边来。”
  龙中宇也不多言,随着刘二往客店里面行去。
  走过一个小天井,刘二引着龙中宇转过一条短廊,来到一问房前。
  他推开房门,道:“老爷子,这间好吗?”
  龙中字目光在室内扫了一眼,只见屋内除了一榻一几一桌,另外几张木椅,没有其他什么陈设了,不过这里收拾得倒也干净,窗明几净,也不显得多简陋。
  他点了点头,问道:“他们住在哪里?”
  刘二伸手指了指右边的一间,低低道:“男的住这间,女的住在隔壁那一间……”
  龙中字侧首望了望,只见隔壁的大门紧闭,倒是纸窗没关,用一根竹棍撑开了。
  他略为望了一眼,走进房中,道:“你去替我准备一盆热水来,我要洗个脸。”
  刘二问道:“老爷子,你可要用点酒菜?”
  龙中宇摇了摇头道:“不必了。”
  他等到刘二走了,轻轻地掩上大门,然后坐在床边默默思忖了一会儿,将胡乱的思绪全都整理一次,决定了下一步该走的途径。
  思忖之间,门上响起笃笃之声,他沉声问道:“是谁?”
  门外有人应声道:“是小的,小的刘二给你送热水来了。”
  龙中字站了起来,遭:“门设闩,你进来吧!”
  刘二闻声推开大门走了进来,但见他肩上背着一条白毛巾,左手提着一个铜壶,右手拿着一个面盆。
  他把面盆摆好,往里面倒了水,将毛巾搭在盆边,然后低声道:“老爷子,门外那几个人全都走了。”
  “走了?”龙中宇问道:“你说是哪几个人?”
  刘二道:“就是那一白一红的姐弟俩,还有个大头叫化,两个老家伙,他们全都走了。”
  龙中宇哦了一声,忖道:“他们都走了,大概宇内双魔急于找我,所以才没让欧阳雄陪红孩儿来打架,此刻他们可能到破庙里去找联络的人,丐帮的传讯、跟踪之技,一向名传武林,我虽然已经改变了装束,或许仍然在他们的监视范围内,这么一来,他们很快便会找到这儿……”
  他的思绪被刘二的话声打断:“老爷子,你还有什么吩咐没有?”
  龙中宇挥了挥手,道:“我要好好的睡一觉,你不要打扰我。”
  刘二喏喏而退,走出去,还替他掩好了房门。
  龙中宇听得他的脚步声远去,这才闩上了门,脱去外袍,取出黑湖人妖冯飞虹交给他的洗易容的药水,然后倒了出来涂在脸上。
  就着盆里的热水,仙很快地洗去了脸上的易容药,恢复了原先的容貌。
  许多天以来,他的脸上都敷上一层易容药,虽说并不觉得如何难过,但是到底因为药物的关系,使得脸上肌肉有种被贴紧的感觉,此刻一洗去药物,恢复本来的面目,使他觉得格外的舒服。
  他摸了摸自己的股庞,然后从外袍上撕下一块布来,将整个面庞蒙住,只露出两颗眼珠。
  蒙好了脸,他走到屋内的后窗,将闭上的窗子推了开来,一个翻身,轻灵无比地跃将出去。
  屋后是一片宽仅三尺的空地,有一座矮矮的围墙将这家客栈与邻屋隔开着,龙中宇惟恐跃上屋去会被邻近的居民所看见,而耽误了大事,是以他只悄悄地沿着空地向隔壁走去。
  到了隔壁房间的窗外,他停下了身子,发觉窗子已被闭得严严的,屋中竟然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他凑首窗边,伸出舌头在窗纸上舐了个小洞,然后凑眼从洞里望将进去。
  龙中宇凑眼往室内一望,但见这间房子的布置也跟自己所住的一样,一张圆桌摆在屋子中央,大床则是靠墙摆着。
  此时桌上堆满了盘碗,显然是室内的人刚用过饭,所以桌面有不少残肴酒水。
  龙中宇刚看到这里,还没有发现那假龙中宇在何处,蓦地听得室内传来一阵嘿嘿笑声。
  他心中微惊,还以为自己不够小心,以致被室内人发现行踪,循着笑声望去,却见到那假龙中宇站在床旁.正在卸除衣衫,自己的那柄玉龙宝剑刚好挂在帐旁。
  那个假龙中宇一面卸除衣衫,一面两眼紧盯着床上,嘴里不住发出得意的笑声,看他的神态,好似喝下不少的酒,因此在卸除衣衫的时候,身躯还在不停地摇晃着,仿佛站立不稳。
  龙中宇一时之间还摸不清楚那假龙中宇到底在做什么,他正在疑惑之际,已听得室内的那个假龙中宇嘿嘿笑着道:“我郝泉什么时候修来的这等艳福,竟然连华山一枝名花也采撷到手……”
  龙中宇心头一震,几乎失声惊呼起来,他这才恍然大悟,忖道:“敢情这人是武林中久传恶名的花蝴蝶郝泉,听说郝泉在五午前因为采花之时,被华山白眉老尼遇上,以致被白眉老尼杀死,想不到他不但没死,反而混进那个神秘教派里,并且武艺也大有增进,竟然被派来冒充我……”
  他一想起郝泉的来历,立即便明白郝泉此刻要做什么事来了!
  顿时,他心里怒火中烧,跟中射出凌厉冷煞的光芒,一击震飞了窗子,飞身跃进室内。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十章 天心教主
下一篇:第十二章 一剑扬威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