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玉龙宝剑
 
2019-11-06 11:39:12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龙中宇躺在床上,听着虞云姬说话,他起先还能运气凝神压制自己的心神,可是到后来,心旌摇晃,热血沸腾,觉得自己的血管几乎爆烈……
  他正在难受之际,一听得虞云姬提起自己的妻室来,顿时心头一凉,神智一醒,他咬了咬嘴唇,道:“五夫人,你不必再说了,在下要走了,再不走可要赶不及明日的剑会……”
  虞云姬脸上浮起一丝难以言喻的表情,道:“龙公子,你是我一生之中所见到的惟一男子汉,贱妾非常佩服……”
  龙中宇见她这么说,叹了口气道:“夫人你也是在下此生之中,所见到的惟一正直的女人,你所给予人的印象,不单是表面的妩媚,而且是深入骨髓的……”
  他说到这里,突然觉得自己强自抑制的欲望,有飞扬勃发的倾向,慌忙停住了口,暗暗道:“中宇呀!中宇,你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若是再呆下去,你将会控制不住自己,做出对不起丽玉的事,那时你将何以为人……”
  他暗自激励着自己,趁着神智未曾昏迷的刹那,起身着衣,离开这足以使人沉落下去的温柔陷阱。
  可是他一掀被褥,却已察出自己身上的异状,脸色一红,连忙又将被褥盖好。
  虞云姬双颊嫣红,映着摇曳的烛光,更增加不少动人姿色,她的眼中泛出魅光,凝注着龙中宇,缓声道:“贱妾心里愈是佩服公子,愈是想得到你……”
  龙中宇一点神智未泯,强自压制着欲望之蛇,沉声道:“五夫人,尚请你能自己珍重,免得做出对不起宫前辈之事,而且你尚要想到在下已是有妇之夫,绝不能与你……”
  虞云姬嫣然点了点头,道:“公子你说得很好,你的压制力也很强,但你是否有自信能接受我的一吻……”
  龙中宇双手紧握着,强自忍受胸中火焰的炙烤,闻声怒喝道:“你这是什么话?”
  虞云姬回眸一笑,道:“龙公子,你若是自信能够在贱妾一吻之下,依然禁受得了,那么贱妾立即离开这儿,让你离此,否则你……”
  龙中宇脸色一变,骂道:“无耻的贱人!”
  他举起手掌,欲待往虞云姬脸上掴去,却见到她那倩然的巧笑,足如此的明媚,如此的动人,恍如一朵正在盛开的花朵……
  他就算心狠如铁,也不愿辣手摧花,在那娇美的面靥上,留下一个掌印!
  虞云姬见到龙中宇举掌而起,却是欲掴又止,她那娇美的笑靥陡然一变,眼帘低垂,把脸孔往前一凑,道:“你打吧!”
  龙中宇只见她的面上表情变幻快速,浮现在跟前的是一副凄然幽怨,楚楚可怜之态。
  那等楚楚风韵一映进眼里,使得他更加难以下手,他明知自己一掴下去,或许能够脱身得了,偏偏却是下不了那个辣手。
  他颓然地放下了手,叹口气,道:“唉!你……你为何要这样?”
  虞云姬睁开眼来笑道:“这个原因,你以后自会晓得!”
  龙中宇叹了口气道:“好吧!我就让你……如果我连这点定力都没有,我活在这个世上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虞云姬听他这么说,不由得一怔,道:“你要知道,这与你一生都有重大的影响,你必需要全力以赴,看看能否抵受得了我的魅力……”
  龙中宇听她这么一说,只觉有一股亲切之感浮现心头,忖道:“她要这么做,或许真是考验我的定力,而不是为了她的私欲……”
  这个心念还未自脑海消失,虞云姬已合上了眼睛,缓缓地将脸孔凑了上来。
  龙中宇只觉跟前的红唇逐渐扩大,扩大,扩大得整个人都吞没进去,他心弦一颤,也合上了跟睛。
  柔软而滑润的红唇,缓缓地凄了上来,龙中宇只觉一股炙人的热力侵蚀周身,几乎要将他整个身躯都予以溶化。
  他急骤地喘了口气,望着那如同花瓣样的红樱艳唇,只觉心火如焚,血脉贲张,不可自持。
  可是潜藏在脑海中的一点灵智,使得他没有就此软化下去,他咬紧了牙关,抿紧了双唇,双手抓着身下的被褥,合上了双眼。
  在他以为自己一闭上跟帘,不至于看到对方艳丽的美色,便能抗拒得了对方施之于己身的诱惑,哪知眼睛一闭上,虞云姬的容貌却更为清晰地浮现脑海,那倩然的巧笑,魅人的黑眸、鲜艳的红唇组合的迭影塞满了他的脑际,使得他的意志受到了更大的冲击。
  他的心弦一颤,想要睁开眼睛,拂去脑悔中的蛙影,两条手臂已带着一股隐隐的芳香自他的脸颊撩过,缠上他的颈项。
  紧接着,他的双唇被两片柔软而灼热的嘴唇堵住,不容他侧过头去,虞云姬整个身躯已压在他的身上。
  龙中宇只觉自己好似抱着一束天鹅绒,在刹那之间乘着风飘然直上云霄,一切一切的意念都已自脑海消失,所剩下的是一片空白。
  一度的沉醉,使得他伸出手去,欲待抱紧虞云姬那如同天鹅绒似的娇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嘴唇被虞云姬灵巧的舌尖顶开,那颗小小的丁香撬着他咬紧的牙关,似欲突破阻挠,伸进他的口内。
  在这刹那,他那沉迷的神智突然受到刺激,而意外地清醒过来,顿时灵台清明,父亲、母亲、妻子的影像清晰地浮现脑际。
  这种心灵转变的过程是如此的微妙,微妙得连龙中宇自己都解释不出来,但他确实是在对方的声色诱惑下清醒过来。
  当他一找回自己,立即浑身出了一股冷汗,那颗炙热的心顿时像被人投入冷水中,冷得他不住发抖。
  他暗自思忖道:“好险,差点我便陷入陷阱里面无法自拔,到那时,我将何以面对爹娘,面对丽玉……”
  心中意念转过,他发觉那颗丁香在唇际回动,依然继续往里面挺进,似非要撬开他的牙齿不休。
  舌尖虽然香软,此刻对他来说却已无味。
  龙中宇把头一偏,推开了虞云姬的身躯,冷冷道:“五夫人,够了吧!”
  虞云姬似未想到龙中宇即将软化在她的怀抱里,突然从骤热的情形中降为骤冷……
  她对这一方面的经验与了解,使她很快地便能分辨出男人的反应、是以,龙中宇情绪一变,她便已有所觉察。
  可是她却不甘就此失败,因而继续地施展出浑身解数,与龙中宇纠缠下去。
  哪知她还未来得及继续下功夫,却已被霍地推开。
  龙中宇那冰冷的语声一传进耳中,仿佛一个焦雷在她额上响起,她全身顿时打了个寒颤,那晕红的脸颊立即变为青白。
  她那红艳的嘴唇微微地颤抖,整个人站在榻边,如同石人一股,神智已被龙中宇突然的举动震荡得混淆不清……
  木立了片刻,她心神稍定,立即被心中所充盈的那股羞辱感所驱使,霍地举起手来,朝龙中字面颊上掴至。
  龙中宇推开了虞云姬,刚喘过气来,还没生起身子,劲风急响,眼前一花,虞云姬已挥掌往他面上掴至。
  他把面孔一侧,右手快如电闪般地往虞云姬挥来的手腕抓去。
  “啪”地一声轻响,他伸出的手掌已将虞云姬的手腕接住。
  虎口微微一麻,龙中宇手腕一震,几乎接不住虞云姬拍来的这一掌。
  他心中一惊,连忙运劲握紧对方的手腕,可是虞云姬一发觉自己的手腕落入龙中宇掌中,也用劲挣扎,立即,他们两人变为比试内功了,双方都在互相运力相抗,一时之间,两人手腕晃动,不分上下。
  龙中宇哪会想到这娇娇柔柔的虞云姬,竟然身怀绝技,内力深厚,以致使他都无法放手,只得继续加紧力道与对方相持下去。
  开始的时候,他还是很乐观,等到他将功力提起七成,依旧无法制止对方继续下压之势,他不由得暗暗叫苦起来。
  敢情他身卧床上,不像虞云姬一样的站立于地,借着下压之势,不但容易运劲,并且还能有后撤的机会,以致他劲道一运到七成,便听得木榻格格作响,床板承受不住那压力,即将折断。
  他暗惊忖道:“若是床板折断,那么我一跌落床下,处境将更为不利,那时连挺身而起的机会都没有,岂不任凭她宰割……”
  一念及此,他深吸口气,身形往左一侧,右手的劲道全部敛去,左掌一撑床板,整个身躯斜穿而出。
  虞云姬未料到龙中宇突施诡谋,将力道全部收去,她正运劲之际,对方力道突然消失,立即身子往前一倾,右掌已往床上拍去。
  只听“啪”地一声,整个木榻被她这一掌击穿一个大洞,棉絮碎布在掌力激荡下,翻腾而起,充塞着整个帐中。
  她赶快闭住呼吸,右手一按地面,借着反击之力,身躯倒射而出。
  这一连串的变化,仅是一刹之事,等到虞云姬刚站稳身形,她已见到龙中宇光着脚板,站在床头旁边,正披上一袭长衫。
  她的脸上掠过一丝怒意,还没开口说话,已听得龙中宇咧唇一笑道:“你这地上真是凉,凉得不好受。”
  虞云姬一愕,心中的怒意被龙中宇这句突如其来的话吹得烟消云散,她摇了摇头,道:“我真不了解你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在这个时候,你还能够说笑话……”
  龙中宇目光一转,望了那破去一个大洞的被子一眼,自嘲地笑道:“人与人之间,谁又能了解谁呢?”
  他走到榻前,俯身拾起袜子穿好,一面坐在榻沿穿靴,一面说道:“就比如你来说吧,据我所知,你是武当名宿紫髯金剑的五夫人,—个全然不会武功的女子,但是事实上呢,你的武功放眼江湖是称一流高手之名……”
  虞云姬打断了他的话声,道:“龙公子,你不必如此夸奖我,我这点功夫,在你的眼里又算得了什么呢?如果我真是一流高手的话,你还能脱逃开去?”
  龙中宇淡然笑道:“武功的好坏,不单是修为上的探浅,并且还要加上经验、智慧,才能够应付突然发生的变故,而不至于……”
  他话声突然一顿,脸色一整,道:“五夫人,这些闲话,我们不必多说了,现在且容我们谈谈正事。”
  虞云姬见龙中宇神态一变,也一改面色,肃容道:“你说吧!”
  龙中宇略一沉吟道:“你为何要这样对付我?是不是出之于宫北斗的授意?”
  虞云姬摇头道:“这个不必告诉你,你心里自然明白的……”
  龙中宇想了想,却想不出对方为何那样答复自己,他继续问道:“在黄鹤楼时,在下赴内室更衣,曾见到衣柜之中留有珍珠宝物等,请问五夫人,那些东西之出现于柜中,是否表示宫北斗意欲借以收买在下?”
  虞云姬目光一闪道:“他不是留了一封信给你吗?你难道不明日他的意思?”
  龙中宇摇头道:“在下并没有看到那封信!”
  虞云姬微讶道:“为什么?”
  龙中宇道:“在下于更衣之时,虽然见到匣中留有一信,但是信封已经被人开启,信柬也被人取去……”
  虞云姬讶道:“哦!有这样的事情?”说着,便低首沉思起来。
  龙中宇等了片刻,问道:“五夫人可曾想到那是何人所为?”
  虞云姬摇头道:“贱妾想不出到底是何人将信柬抽去。”
  龙中宇道:“事已过去,在下看不看那封信都没有关系了,请问五夫人,你既已知道有关宫庄主在珍珠宝匣中留下书柬之事,必然晓得他那样做有何用意,能否请你将他的意思告诉在下?”
  虞云姬道:“那个匣子已经从黄鹤楼取回,此时正在房中,原先我见到信柬不在封套之中,还以为是你取去,现在既知道你全然没有看到信柬,我可稍微透露一点整个情形给你听……”
  她话声顿了顿,道:“据我所知,北斗替你所准备的那些珍宝衣物,正是要给你的,此外,他还将我赐给你,是为了要你替他做一件事……”
  龙中宇目光一凝,道:“是否要我在这次剑会之上诈败给武当避尘道人之下?”
  虞云姬摇丁摇头道:“你猜错了!”
  龙中宇颇感意外,略一思忖,又道:“那么他是不让在下参加此次剑会啦?”
  虞云姬倩然一笑道:“你又猜错了!”
  “哦!”龙中宇诧异地道:“我又猜错了?”
  虞云姬颔首道:“你虽然是聪明人,却不会想到他以我和珠宝赠你,是要你抱定必死之心,在此次剑会取胜,击败其他四派剑手,而成为本届剑主。”
  龙中宇真料不到虞云姬说出这一番话来,他愕了下,诧异地道:“在下从峨嵋赶来,本来便是要取得此届剑主之席,又何必他以珠宝赠我,促我争取此席?”
  虞云姬浅笑了下,道:“依照你的实力,这一次必然可以取得剑主之席,当然不需要我们来鼓励你,我们的用意是要你被我们所用!”
  龙中宇脸上神色一变,沉声道:“在下不会被任何人所利用的,方才,你已经试过了,在下并非见色忘义的小人,至于那些区区珠宝在我眼中,更算不了什么,你们不必要想收买在下。”
  虞云姬见到龙中宇义正词严地说了那一番话,也是脸色一凝,道:“贱妾生平所遇到的男子何止千百,鲜有能逃得过贱妾手掌中的。惟独公子能够傲然突出,不受声色所惑,贱妾衷心佩服,决定实践方才所言,不再对公子施以任何手段……”
  她的话声顿了顿,道:“但是,贱妾虽然了解公子,却不能保证北斗不对公子施以任何手段……”
  龙中宇朗笑一声,道:“在下仰俯无愧于天地,又何必在乎官北斗所加诸于身的手段?”
  虞云姬默然片刻道:“但愿公子能够这样,不过……”
  她话声一顿,接着道:“贱妾的任务虽然未能完成,可不能不将北斗所交代之事向公子说明。”
  龙中宇问道:“宫庄主尚还向你交代些什么事?”
  虞云姬道:“他临去武当之前,曾说过无论公子是否答应我们的要求,也请你在进入武当真武大殿之前,与他见上一面,他将详细地与你一谈……”
  龙中宇冷笑道:“在下既然不欲跟你们妥协,自然没什么好谈的……”
  虞云姬道:“你不找他也不行,因为你的玉龙宝剑已被他携去……”
  龙中宇冷哼一声道:“想不到名闻武林的紫髯金剑宫北斗竟是如此卑鄙,哼,他难道不怕在下禀告武当掌教吗?”
  虞云姬笑道:“武当掌教玄天道长已经仙逝了,你到何处去找他?”
  龙中宇恍然道:“原来玄天道长也是你们下手的……”
  他的脑海之中映过昨日黄鹤楼边所见到的那一幕紧张情形,不由心中一阵凛然,忖道:“宫北斗既敢背叛武当,必然仗着有人支持,并且这种谋害掌教,掳劫同门举动,非要有一个庞大的组织不行……”
  他在惊凛之下,定了定神,问道:“五夫人,你方才说了好几次我们我们,请问你们是否有一个组织?否则以宫北斗一人之力,绝难做出这等大事来……”
  虞云姬颔首道:“我们当然有一个严密而强大的组织,这点我可以告诉你,我们这个教派具有江湖上最大的实力,远远超越各大门派之上……”
  她说到这里,话声一顿,笑道:“详细情形,我此刻不必对你说,等到你遇见了北斗,他会告诉你的……”
  龙中宇呆了半晌,道:“你此刻难道不能告诉我,在下之获胜与否,对于你们的那个教派有什么关系……”
  虞云姬摇头道:“这个……详细情形我也不了解,反正你见到了北斗,他会详细告诉你的,你现在又何必急于知道?”
  龙中宇心中在惊疑于自己的发现,他虽然猜想不出自己在此次剑会上能否获得剑主之席,对于宫北斗那个神秘的教振有何影响,可是他却明白那个神秘教派的突然出现,对于整个武林必然有很大的阴谋,其影响力也一定非常巨大。
  他暗忖道:“宫北斗身为武当弟子,竟然背叛师门,这可见得他所加入的那个教派的势力之大。可是我又怎地从来都没听见过武林中有这样一个庞大的神秘教派呢?这个教派是由一些什么样的人组成的?它的目的又为了什么?教主又是谁……”
  许许多多的疑问在他的脑诲中回转不停,可是他一样都找寻不出答案来。
  心念电转,他顿了倾首道:“这么说来,在下非要在上武当之前见一见宫庄主了……”
  “对!”虞云姬道:“你若是没在剑会之前见过北斗,不但对你本身将有不利,而且对令尊也不利。”
  龙中宇眼中灿然放光,道:“家父剑法盖世,神功无敌,恐怕你们动不了他老人家丝毫吧!”
  虞云姬笑了笑道:“令尊神龙之名固然名震武林,可是他比起武当掌教玄天道长也不见得高明多少吧?我们教中高手如云,就算集武林五大剑派整个力量也不足一击,峨嵋派又算得了什么?”
  龙中宇暗吸一口凉气,心中固然怀疑虞云姬之言有点夸大,却对于那个神秘的教派找到自己身上之事,更加想不出原因来。
  他想要从对方找出一点线索来,因而故意道:“哦!贵教的实力有如此之大,真个使在下不敢相信……”
  他见到虞云姬现出得意之色,话声一转,道:“不过在下从五夫人你方才的身手看来,便相信夫人你所说的话没错。”
  虞云姬笑道:“少侠夸奖了,贱妾这种身手在教中实在算不得什么……”
  龙中宇故作惊讶之状,道:“像夫人这等高明的功夫,在贵教中还不能列为一等?这个在下万万不能相信。”
  虞云姬道:“事实上是这样嘛,贱妾骗你作什么?”
  龙中宇不解地道:“依夫人这么说,在下可就更加不明白了……”
  虞云姬问道:“你还有什么事情不明白?我不是说得清清楚楚吗。”
  龙中宇道:“既然贵教之中高手如云,那么在下这等身手又算得了什么?贵教又何必找到在下呢?并且还非要在下取得剑主之席,这是什么道理?”
  虞云姬道:“这因为五大剑派中参与此次剑会的年轻剑手中,惟有你最有希望取得剑主之席,那剑主之位对于敝教眼中没有丝毫作用,可是获选剑主之人却能够……”
  她一口气说到这里,突然话声一顿,不再继续说下去。
  龙中宇见到虞云姬果然没有警觉到自己是出言试探,滔滔不绝地说了出来,正在凝神谛听,跟看虞云姬说着说着,便将说到整个问题的中心,却突然停了下来。
  他心中明白对方已经觉察到自己的用意,暗暗说道:“唉!可惜,她正要说出这次剑主之位对于那神秘教派的影响时,便停住了,使得我失去了解那个教派的机会!”
  想到这里,他故作迷糊地道:“咦!你怎么不说下去呢?”
  虞云姬冷哼一声,道:“真想不到银龙剑客龙中宇不但剑法高明,并且这份机智也令人佩服,差点我便说漏了嘴……”
  龙中宇笑道:“五夫人,反正你们要将整个情形告诉在下的,又何必不早一点告诉我呢?这样故作神秘为什么?”
  虞云姬面色稍沉道:“这可不是故作神秘,只是我的任务到此为止,以下便是北斗的事了,若是我干涉到他的事,便有违教规,将会受到严厉的处分!”
  龙中宇道:“在下不相信贵教对待教中弟子会如此严厉,五夫人,你在吓唬在下吧!”
  虞云姬笑道:“你别想从我的嘴里套出什么话,我再也不会受你所愚的!”
  龙中宇还不死心,道:“在下是诚心询问夫人的,夫人你又何必说在下愚弄你呢?贵教……”
  虞云姬脸孔一板,道:“龙少侠,你不必再说了,贱妾佩服你是一个铁铮铮的汉子,所以才不加害于你,也请你不要使得贱妾受到教规之处罚,现在,请你上路吧!”
  龙中宇叹了口气,道:“既是如此,在下也没有什么好说了,五夫人,在下就此告辞了!”
  虞云姬点头道:“马匹已经准备好了,我叫小翠带你去……”
  她说着话,走到了门前,伸手在门上拍了几下。
  虞云姬呼唤了两声,门外没有半丝回音,她喃喃地道:“小翠这丫头,又不晓得溜到哪里去了,真是可恶!”
  她目光一转,望着龙中宇,道:“龙少侠,你在此稍候片刻,待奴家去瞧瞧马匹是否已准备好了……”
  龙中宇生恐虞云姬会施出什么诡诈,急步向前行了几步,欺近她的身旁,道:“在下偕夫人一齐前去。”
  虞云姬眼波流转,笑道:“少侠还不相信奴家吗?”
  龙中宇坦然道:“在下纵然相信夫人,也不得不提防一二……”
  虞云姬道:“我们若要囚禁你,还需等到现在?早在你酒醉之后便可将你关起来。”
  龙中宇笑道:“夫人也许会后悔没有那么做。”
  虞云姬一笑道:“别看你在江湖上颇有名气,但是在我们眼中确实算不得什么,只要我们愿意,随时都能够置你于死地!”
  龙中宇道:“在下相信夫人之言并非虚夸,但是你可曾考虑到在下此刻也能随时置夫人于死地的?”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三章 绝顶高手
下一篇:第五章 龙腾九渊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