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武林秘辛
 
2019-11-06 15:27:26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任明杰心中已有制服龙中宇的打算,当然不会听从宫北斗的话。
  他脸孔一侧,道:“宫舵主,我们要这小子死,也要让他死得甘心!告诉他一点小秘密又有什么关系呢?”
  宫北斗道:“可是……”
  任明杰挥了挥手,道:“你不必说了,老夫岂会没有分寸?”
  他见到宫北斗不敢多言,面色一缓,转过脸去,说道:“你大概到现在都不晓得成为五派剑主的好处吧?老夫告诉你,这个每二十年举行一次的剑会,井非你们五大剑派所定,而是由二十年前一个叫‘铁心孤客’的怪人所命令……”
  他的话声稍稍一顿,接道:“二十多年前,当时天下第一高手金蜈天尊自南疆北上中原,于一夜之间,将中原九派的掌门一齐杀死,那时眼见便可以统一武林,可是却遇上‘铁心孤客’和邪道大宗师两人。
  他们任何一人都不是金蜈天尊之敌,但是面对着金蜈天尊,他们却联合起来!金蜈天尊寡不敌众,终于败了一招,回返南疆,并依言在铁心孤客和大宗师两人健在之日绝不重回中原……”
  他冷笑一声,继续说道:“当时,各大门派掌门新立,派中精英全都随着前任掌门死于‘死亡谷’中,可说实力空前低弱。他们一听得金蜈天尊回到南疆,欢喜若狂,本想好好地从头开始,依照各派的秘笈,加紧训练门人,增强本门武功。哪知,最先从崆峒开始,五大剑派所保存的神功秘笈在一月之内,全被‘铁心孤客’取去……”
  关于前一段的往事,龙中宇不久之前,就听到师叔郑公明对他说过,至于后面有关‘铁心孤客’盗走五大剑派秘笈的事,他尚是第一次听到。
  因为郑公明曾经说过峨嵋当年曾经出现过一位绝代剑道高手,被武林尊称剑神的袁君达。
  并且说到铁心孤客和大宗师联手击退金蜈天尊时,揭示龙中宇,他怀疑那铁心孤客便是当年五大门派掌门逼着跳下金顶的剑神袁君达。
  因此龙中宇一听到铁心孤客盗走各派秘笈,忍不住反驳道,“依在下的看法,铁心孤客不会是那种人吧!他的武功如此高强,又何必要去取走各派的秘笈?”
  任明杰冷笑一下,道:“你仅凭猜测,又怎会晓得不是?”
  龙中宇道:“在下不是说过理由了?”
  任明杰道:“事实证明你的想法根本就错误了,当年铁心孤客在取走五大剑派的秘笈之后,曾留下书信,要各派每十年举行剑会一次,从第二代弟子中挑出一人去到冈底斯山由他亲自传授武功。
  当时,第一届剑会的剑主就是武当的乙木道人,但他到了冈底斯山之后,仅仅两个月就被赶下山来,并且带来了铁心孤客的令谕,说是剑会今后每二十年才能举行一次,要各派在二十年中尽量找寻资禀好的门人,如乙木之流,是不能受传他那绝世剑法的……”
  龙中宇听到这里,心中的许多疑惑都获得解答了,他恍然道:“怪不得你们要用种种办法来逼使我为你们卖命,原来是这个原因,哼!敢情天心教是金蜈天尊所创的,他为了害怕铁心孤客的武功得传下去,才想控制最有机会成为铁心孤客传人的本届剑主……”
  任明杰道:“本教是否由金蜈天尊所创的,老夫不必向你说明,但要对你说明一件事,那便是当年的铁心孤客已经死去了!”
  龙中宇这下真个恍然大悟,道:“敢情你们认为铁心孤客已经仙逝,所以要不要控制本届剑主已经不是一件重要的事情了?”
  任明杰点头道:“你说的一点都不错。”
  龙中宇眼中露出一丝迷惑之色,虽然他从任明杰话中获知了许多秘密,但是却使他对更多的事情迷惑起来。
  他问道:“既然你们已经失去利用我的价值,为何又要将这些秘密告诉我?难道……”
  任明杰敞笑一声道:“老夫不愿你死后还做一个糊涂鬼!”
  任明杰说话之中,已飞身朝龙中宇急扑过去。
  龙中宇在心里一直提防着任明杰突然出手暗算,纵然是心中疑惑不清,也没松懈丝毫。
  他一见任明杰扑了上来,长剑一振,一片剑雨洒将出去,急骤无比。
  任明杰的武功果然了得,他以那等急掠之势扑去,一见眼前寒芒进射,顿时刹住了身形,右掌一粘,顺着对方剑锋攻来的方向,向剑背搭去。
  龙中宇看到任明杰竟然敢向剑锋压去,心中微微一惊,晓得对方要以强韧的内力粘住自己的长剑。
  他在平时尚不是任明杰的对手,所仗以对抗的仅是宝剑锋利,使得任明杰有所顾忌。
  此时他肩上中了一掌,不但行动不便,连内力也只有平时的八成左右,若是长剑被粘住,那还能脱身得了?
  当下,他立即抽回长剑,闪身挪步,向左边横移六尺。
  任明杰冷笑道:“你想往哪里逃?”
  龙中宇没等对方追击过来,深吸口气,沿着宝塔而上,纵身而起。
  他的轻功极好,若在平时,尽全力跃起,足可掠起四丈有余,可是现在他才跃到第三层塔檐,真气便已不继,浑身一浊,便要往下落去。
  就在他身形停在空中的刹那,他轻哼一声,手中长剑如电刺出。
  “噗”地一响,剑尖插进壁中半尺有余。
  龙中宇就借中剑身摇晃的一刹,换了口气,又跃起两丈,一直跃到第五层上,方始落身在塔檐上。
  他的脚尖刚一站稳,任明杰已似一只巨鸟飞了上来。
  龙中宇大喝一声,道:“下去!”
  任明杰身在空中,头上剑风激荡,寒气沁人,被那威厉的一剑逼得无法再升起一寸之微,只得飘身而下,落在第三层的塔檐上。
  他似是气恼无比,唤道:“宫舵主,你到里面去,我们跟他来个前后夹攻,看他还能跑到哪里去!”
  站在底下的宫北斗应声持着断金剑奔进塔里。
  龙中宇一听任明杰之言,忖道:“不好,他们这一来,我该怎么办才好?”
  他心中焦急,不知要如何应付来自两面的攻击,正在担心之际,突然见到远处的树林里闪出一条短短的火龙飞快地向这边移动。
  顿时,他满腹的忧愁尽去,兴奋地忖道:“老天保佑,他们总算赶来了。”
  任明杰就站在第三层塔檐上,也看到了远远奔来的那条火龙。
  他的嘴角突然漾起一丝诡异的笑容,侧身对着窗洞里道:“宫舵主,我们快走,那些老道赶回来了。”
  宫北斗这时刚刚爬到第三层上,一听任明杰之言,从窗孔探首而出,惊道:“什么?他们这么快便赶回来了,莫非是……”
  任明杰打断了他的话,道:“我们快走吧,再晚就脱身不得了。”
  龙中宇站在他们顶上两层塔檐,将他们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他听到宫北斗的语气,立即明了那四个长老的如此久才赶到,是预先算计的,可以让任明杰有足够的时间擒住自己。
  他一方面为自己庆幸终于逃过难关,另一方面则为宫北斗将要说出那个武当叛徒的名号却被任明杰阻止,使得他不能及时知晓而遗憾。
  心中掺杂着这两种复杂的情绪,他眼见任明杰飞身跃下宝塔,也跟着奋勇跳了下去。
  任明杰似没想到龙中宇受了伤之后,尚还有这份胆量迫来。
  他霍地转过身来,大喝道:“姓龙的,你真要找死不成?”
  龙中宇仗着武当四个长老即将赶到,胆气大壮,也不理会任明杰,提气平剑,以剑尖逼住对方,缓缓行了过去。
  这时宫北斗也从塔里奔了出来,他一见到龙中宇咄咄逼人之势,握紧断金剑,喝道:“总巡查,我们合力宰了这小子!”
  任明杰的脸上布起一层煞气,左掌护胸,右掌高高举起,似有与龙中宇一拼之意……
  但是他陡然之间,好像想到什么,收敛起那份杀意,喝道:“宫舵主你先走。”
  宫北斗道:“可是这小子……”
  任明杰道:“今晚先放过他,以后再说……”
  他想放过龙中宇,龙中宇却还不想放他离去。
  龙中宇趁着他说话之际,进剑移身,剑芒乍闪,长剑去“之”字形,从右侧攻了上来。
  他这一剑之运,迅快毒辣,没等任明杰把话说完,已袭至距他右肋不足尺许之内。
  任明杰怒喝道:“你想找死!”
  他的上身一矮,左掌斜按而去,高举的右掌划着龙中宇的额头急劈而下。
  这一招乃是他仗以成名的“幻魔剑法”中最后的一招“鬼王拍扇”,其中的变式有四种之多,在他一生之中,都难得用上几次。
  此刻,他施了出来,是想要致龙中宇于死命。
  龙中宇一剑攻出,突见对方上身一蹲,随着便是一股旋回的暗劲往剑上封来。
  他依恃手里利剑,根本不在乎对方的封剑之举,平腕一沉,剑锋斜滑,便待向对方小腹要害刺去。
  就在他变式的刹那,他的跟前陡然出现一片迷蒙的掌影,使他根本分不清楚任明杰那一掌要落在什么部位……
  他骇然一惊,顾不得伤敌,急忙闪身收剑,护住面门。
  可是他招式变得太晚,任明杰那只右掌倏地伸长了尺许,掌刃向他左颈切落,来势凌厉!
  龙中宇一见自己在一招之下,又陷身如此危厄的局面,惊骇无比,正想不顾一切地滚身落地,逃过这一掌之危。
  蓦然,在黑暗之中飞来一枚暗器,向着任明杰双眼之间射到,速度迅捷无比,上面所带的尖锐风劲已使他有睁不开眼的感觉。
  任明杰心中大骇,再也顾不得向龙中宇攻击了,偏首左侧,右掌划一个半弧,将那枚暗器抄在手里。
  任明杰一抄住那枚暗器,不待详看,便开声喝道:“是什么人……”
  话一出口,他的全身一震,陡地停了下来,摊开手掌一看,只见手中握着的暗器果然是一片树叶。
  刹时,他如遇蛇蝎,身体急速后退,哑声道:“藏身黑暗里的朋友是谁?”
  宫北斗就站在塔前不远,对任明杰的所有行动都看得很清楚,惟独他没有看到那枚暗器是什么。
  他心中极是惊骇,不晓得是什么原因使得金臂剑魔任明杰如此震惊,忍不住问道:“总巡查,你为何……”
  任明杰脸色凝肃,眼中射出惊凛的光芒,向着宫北斗一摊手掌,道:“你看。”
  宫北斗凝目望去,看到任明杰手里摆着一片树叶,不禁愕然道:“这是……”
  他话一出口,全身一震,口吃地道:“这……这便是那枚暗器……”
  任明杰点了点头,沉声道:“是哪位前辈……”
  他这个“辈”字才出口,黑暗之中传来一声沉沉的冷哼。
  龙中宇方才面临着任明杰锐厉的一掌下,除了想法闪避之外,根本无法分神注意任明杰的神情。
  等他趁着任明杰一个迟疑,回掌去接暗器的时候,闪身跃出丈外,惊魂稍定,他才发觉到对方的奇异神态。
  任明杰在摊开手掌时,龙中宇由于站立的位置不同,没能看到他手里的暗器是什么模样。
  可是他从任明杰的惊骇神情中看出,必定是有人出手救了自己。
  他心中猜疑地忖道:“武林之中有谁能使得任明杰如此惊骇?并且还自认晚辈……”
  他的心里正在胡乱猜想,耳边已响起那声低低的冷哼之声。
  那个声音从黑暗中传出,龙中宇却发现仿佛是有人站在自己耳边发出的一样,使人根本不能找出声音的来源处。
  他心中一惊,已晓得发出这声冷哼的是一个绝世高手,否则仅仅是这一声冷哼,绝不能如同一块巨石落入湖水般地使人心中产生惊凛、畏惧的奇异感觉。
  目光一闪,他见到任明杰震愕了一下,突然拖拳朝着黑暗中深深行了一礼,道:“晚辈敬聆训示。”
  他也没等那藏身黑暗中的异人任何回答,招呼了宫北斗一声,道:“走!”
  宫北斗莫名其妙,犹疑了一下,道:“总……”
  任明杰脸色一寒,道:“你想把命留在这里?”
  宫北斗吭都不敢吭一声,跟随任明杰向着黑暗中急掠而去。
  龙中宇正在为那藏身黑暗中的神秘异人之突然出现而心中疑惑无比。
  在他的忖想,那人既然阻止任明杰对自己不利,必然是武林的绝世高手。
  虽然他想不起江湖上有谁能使如任明杰这等高手受到惊吓,骇然退去,可是他猜测那人绝非与任明杰等人一流……
  那么,眼见任明杰和宫北斗两人向着黑暗中逃窜而去,那个神秘的异人绝对会挺身出来,加以阻止。
  谁知他服见任明杰和宫北斗身形连窜,已将消失在黑暗之中,也不见有人出来加以阻止。
  龙中宇心头一怔,也不能指望那人会将任明杰两人擒住,他大喝一声,飞身追了上去。
  他身形一动,才跃出四丈多远,脚尖还未落地,蓦然,耳边传来一声低声的话语,道:“你已受伤,不用再去追赶,就放过他们这一次吧!”
  这阵话声清晰之极,如同那人凑在耳边对他说出来的一般。
  紧随着话声一落,从黑暗中旋起一股柔和的风劲,迎着龙中宇拂来。
  龙中宇腰尖还未落地,悬空的身躯桩那股风劲托了起来。
  龙中宇大惊失色,方待运气抗拒,已被那股柔和而强韧的风劲裹住,摆回原来立身之处。
  双脚才一落地,那股包在身外的风劲已戛然而止,消失于无形。
  正如同晴空闪电,那股风劲来得突然,去得也突然,来去之间,一丝痕迹都寻觅不到。
  龙中宇心中明白,这股风劲就是那隐身在黑暗中的异人所发,目的在阻止自己追赶任明杰两人。
  他固然为那异人的阻止自己而惊奇,更为那异人的一身神奇的武功而震骇。
  凛然之下,他抱拳问道:“是哪位高人藏身在此?尚请亲身出来,容晚辈一拜。”
  话声传出,等了一会儿,寂夜悄悄,却没人回答。
  仿佛那个异人也如一缕夜风的消逝,使得龙中宇毫无所觉。
  龙中宇没有听到回答,沉声问道:“以前辈这份神奇的武功看来,必在武林中享有盛名,前辈为何又容许那等邪恶之徒逃逸?”
  他的话声一落,耳边已响起那清晰的话语:“你是在责怪我?”
  龙中宇听出话中有不悦之意,他抱拳道:“晚辈年轻识浅,哪敢责怪前辈,晚辈之意,只是恐怕前辈不晓得这两人是谁,所以才轻易放过他们……”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二十章 幻魔剑法
下一篇:第二十二章 武当叛徒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