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身世之谜
 
2019-11-06 15:29:42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龙中宇心头一凛,待要拔剑应敌,却已被漫天的掌影所罩住,使他只有退避的机会,而无拔剑的可能。
  至此,他才晓得这两个少年竟是以比试轻功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使自己无法全神戒备。
  但,他虽已晓得黑白摩勒所施的诡计,却已陷入被动之中,毫无还手之力。
  他脚下绕着圈子后退,面临着那如狂风暴雨般的繁密掌式,除了以双掌护住全身之外,根本没有机会可以反攻……
  一连退了丈许,兜了个大圈又回到原处,他已抵挡了黑白摩勒的十几招式。
  他只觉得自己处身在这两个少年的联手之下,较之不久之前,处身金臂剑魔任明杰和紫髯金剑宫北斗两人的联手还要吃力。
  尤其最使他吃惊的还是这两个少年所发出的招式往往脱离了武学常规,有时跃身反掌而攻,有时仰身用脚直踢。
  不但是手脚并用,而且有时连肘带头地撞来,奇招怪式,层出不穷,使他防不胜防。
  龙中宇虽然拿出十二分的精神来,有时身上还防不了那两人的怪招怪式,时而中了几招。
  好在黑白摩勒似有顾忌,只想将龙中宇擒住,而不敢伤害他,所以没用重手。
  龙中宇也看出了这点,是以他只防备对方所施出的怪异手法擒拿自己的要穴,而不在意身上厚肉处中上一两掌。
  饶是如此,他打到二十招过后,已觉得气息不匀,微微喘了起来,尤其是中掌之处,隐隐生痛,开始影响身法的移转。
  他晓得自己一味地跟这两人周旋,绝非上策,一定要设法脱离危境不可。
  一会儿工夫,又过了三招,龙中宇突然沉声喝道:“你们住手,我有话说!”
  黑摩勒喜道:“龙大侠,你预备随我们去见娘娘?”
  龙中宇道:“你们停手,我就随你们去见什么娘娘!”
  黑摩勒道:“好!”
  他手下一缓,道:“老二,我们停手吧!”
  白摩勒道:“老大!别相信他,他这是诡计!”
  黑摩勒道:“不会吧!龙大侠是江湖上成名的剑客,岂会欺骗我们?”
  他话声一顿,道:“龙大侠,你不会骗我们吧?”
  龙中宇苦笑不已,忖道:“想不到我没栽在任明杰的手里,竟然被这两个孩子给难倒了,若是传言出去……”
  他想到这里,胸中激起一股雄心,扬声道:“并不是在下要求你们住手,而是怕伤了你们,你们若是不愿罢手,我们再斗斗看!”
  白摩勒“嗤”了一声,道:“老大!你听听看,他又吹起来了!”
  龙中宇怒道:“在下若非上了你们的当,被你们缠住,一时施展不开功夫,你们岂能如此猖狂?”
  他这话虽然有些夸张,却也并非虚假,因为他出身中原五大剑派里的峨嵋一派。
  峨嵋的拳掌功夫,在武林之中的名头说来,较之剑法是远远不如。
  龙中宇自幼扎下的根基,也是以剑法为主,他的一身武功,最主要的也是剑法。
  此刻,他中了黑白摩勒两人的诡计,无法拔出长剑,而以掌法护身,就是落了下风,也算不得什么。
  他在黑白摩勒的联手攻击之下,就算拔出长剑,也不能说是占了便宜,只是他没有机会拔出长剑罢了!
  白摩勒听了龙中宇之言,笑道:“老大,你听到没有,他……”
  他的话还没说完,已见龙中宇大喝一声,双掌一合,猛然推出一股狂飙。
  白摩勒笑声一敛,站稳了身躯,运起一股真气,左掌一搭黑摩勒伸来的右掌下,右臂一抖,拍出一掌。
  就在他一掌拍出的同时,黑摩勒也一抖左臂,拍出一掌。
  他们两人不但心意相通,并且好似练就了这种联掌互通真气的功夫。
  两人双掌一合起来,所推出的一掌,力道大得惊人。
  刹那,劲风呼啸,狂飘旋飞,激起了地上的沙石漩苗回转,向着龙中宇撞去。
  龙中宇运出体内九成功力,推出一掌,原意是想借着那股雄浑的掌力,将黑白摩勒两人逼退。
  然后,他可乘那一丝空隙,退身而出,拔剑出鞘,好好以峨嵋剑法教训这两个少年人一顿。
  哪知黑白摩勒竟然练就了互通真力的联身功夫,这同时椎出的两掌,就如同两个人的真力相合所发出的一掌。
  因而这份凝聚的劲道,简直大得惊人。
  但听“嘭”地一声巨响,沙石飞旋之中,龙中宇身躯倒飞而起,一直跌出丈许之外的矮林里。
  等到沙石落下,黑摩勒惊呼一声,道:“糟糕!他这下一定受伤了!”
  白摩勒道:“我想不会吧!娘娘不是说过龙中宇这个人身赋异禀,就算我们两人联手,也伤不了他吗?他应该承受得了我们这一掌的!”
  “假使他受伤了怎么办?”
  白摩勒道:“我们只好把他这样带去见娘娘了!”
  黑摩勒微怒道:“你倒说得轻松,娘娘命我们来请他去,我们把他打伤了带去,不被骂死才怪呢!”
  白摩勒耸耸肩道:“我们见到娘娘,就对她老人家实说,这不是我们要打架,是他要跟我们打,我们一时失手,这又怪得了谁?”
  黑摩勒冷笑一声道:“你说得好听,有没有想到假使娘娘生气,把我们往死亡谷里一送,我们可受得了?”
  白摩勒打了个寒噤,脸色一变,再也不敢泛起那份嬉笑之态了。
  他愣了一愣,道:“老大!如今该怎么办?”
  黑摩勒叱道:“你闯下了祸,现在来问我怎么办了,我晓得要怎么办?”
  白摩勒辩道:“老大,这不是我一人闯的祸,也有你一份,我们两个一齐到死亡谷里去熬个三天吧!反正大家一起脱皮,不关我一个人的事。”
  黑摩勒问道:“你倒赖在我的身上来了!嘿!你没想想假使不是你说不相信娘娘的话,而想要试试他的武功,又怎会有现在这等情形……”
  白摩勒苦着脸道:“老大,你别尽是埋怨我,快点想个法子!免得等会儿见了娘娘不好交待,我们两个一起倒霉!”
  黑摩勒嘿地一笑,道:“你如今总算服了我吧?”
  白摩勒抱拳道:“服了!我是心服口服,不然我怎么叫你老大呢?你的年纪又不比我大……”
  黑摩勒道:“你还说呢!论出生的年月日,我是不比你大,可是我却比你早半个时辰下地.不是我老大,你还做得了老大不成?”
  白摩勒不敢再跟黑摩勒辩论了,道:“好!老大,你快想法吧!”
  黑摩勒道:“只要你承认我是老大,比你懂得多,事情就好办了!”
  他话声一顿道:“我们先去看看,我想他既有那一身武功,伤势绝不会很重,我们带他去见娘娘之前,先把她老人家赐的‘保命玉芝’给他服下一片,你晓得‘保命玉芝’灵效无比,他只要服下一片,不到去见娘娘的时候,内伤便会全好了!”
  白摩勒嚷道:“这怎么可以?那‘保命玉芝’我只有一片,就连上次在大雪山碰到雪猿的那次,我受了伤也没舍得服下,这次怎么可以……”
  黑摩勒打断了他的话,道:“不可以也得可以,你想被送死亡谷里去?”
  白摩勒苦着脸道:“可是……”
  黑摩勒道:“没什么可是了,这样吧,祸是我们两人闯出来的,我们一人出半片来给他服下,反正我们今后都是在一起的,决不会两个人都一起被打得半死吧?只要能救命就可以了!”
  白摩勒道:“好!就这么办,我不相信凭我们两人联手,除了天尊和娘娘之外,有谁能把我们打得半死?这片玉芝就送给他吧!”
  黑摩勒道:“老二!你可别这么说,你难道没听娘娘说过,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眼下武林各派虽然不堪一击,但是隐居在草泽深山里的绝代高手还是不少,至低限度,像邪道的大宗师和铁心孤客就不是我们所能应敌的……”
  白摩勒不在乎地一笑,道:“我想我们两个总不会这么倒霉,出门就碰见这些隐居几十年的老家伙吧?年纪都那么大了,怎会与我们一般见识,把我们打伤了?到时只要装个笑脸,还不是就可以过去了?”
  黑摩勒笑骂道:“只有你能装笑脸,我可学不来。”
  白摩勒笑道:“你不会,我可以教你。”
  黑摩勒脸孔一板,叱道:“别说废话了,我们快去看看!”
  白摩勒不再吭声,随着黑摩勒向那片矮林走去。
  才走了几步,他突然侧首问道:“老大!你可晓得我们娘娘为什么对他这么关心?老远地从山上赶了来,还命我们请他去……”
  黑摩勒摇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
  白摩勒沉吟道:“真是奇怪,凭娘娘的那身武功,可说较之天尊还要稍胜一筹,不要说像龙中宇这样的一个二流剑客,就是把所有的掌门人加起来,也不值她老人家一顾,她又为什么特别看中了龙中宇?”
  “嗯!”黑摩勒道:“是很奇怪!什么原因使她老人家这样,我也想不通。”
  白摩勒道:“你可记得天尊为了此事,还不太高兴,后来拗不过娘娘,这才……”
  黑摩勒打断他的话,道:“好了,关于天尊和娘娘的事,你我最好少胡乱揣测,免得闹出了大麻烦!”
  他加快步伐,向着林中行去,白摩勒见到黑摩勒不再理会自己,也闷声不吭,急步窜进了树林。
  他们俩人一走到方才龙中宇跌人的地方,四下查看了一下,只见林中黝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白牵勒飞快地把火摺子燃着了,他们两人借着火光搜索了一下,依然没有看到龙中宇的人影。
  面面相觑了一下,白摩勒道:“不好!他跑了。”
  黑摩勒脸色也是一变,道:“这家伙果然厉害,受了我们那一掌,还能跑得了!”
  白摩勒摸了摸头,道:“真看不出这家伙果然有一套,不但人长得漂亮,跟个大闺女似的,功夫也漂亮……”
  黑摩勒叱道:“看你说了些什么话?我们还不快去找?娘娘等了那么久,恐怕都等不耐烦了!”
  白摩勒苦笑道:“他假使要躲起来,我们到哪里去找?”
  黑摩勒道:“找不到,我们也得找。”
  白摩勒埋怨道:“这都是你不好,刚才我已抓住他了,你偏偏要我放开他!这下可好了,人丢了要我们怎么交待?”
  黑摩勒道:“你还埋怨我?你刚才用暗算的手法抓住他,若是被娘娘晓得,岂不怪罪到我身上!”
  白摩勒叹了一声,道:“好吧!我们去找一找看,他身上受了伤,一定跑不了多远……”
  他的话声未完,只觉耳边一凉,一道锐利的剑风悄然袭到。
  他吓了一跳,方待闪身挪开,只觉手中的火摺子已经脱手不见。
  他和黑摩勒两人几乎已到了心意相通的地步,一发现有异状,两人同时分开,斜斜窜了开云。
  他们的身法极快,闪挪开去,一直窜出八尺之外、方始错掌交胸,旋过身来。
  他们两人一旋身过来,同时发出一声惊噫,四只眼腈一齐射出惊骇的光芒,望着那悬空着的火摺子!
  等他们定过神来.他们才发现那枚火摺子并非是悬空着的,而是平托在一枚剑面之上。
  那支剑也并非平平地悬空着,那是被持在一个人的手中。
  黑摩勒和白摩勒目光一闪,但见那持着长剑之人不是他们自己认为带伤跑走了的龙中宇是谁?
  白摩勒惊呼出声,道:“是你!”
  龙中宇微微含笑道:“一点都不错,是我!”
  黑摩勒问道:“龙大侠,你没受伤吧?”
  龙中宇笑道:“多谢关怀,在下没有受伤!”
  白摩勒喃喃道:“这……这怎么可能……”
  龙中宇微笑道:“天底下的事,往往不如人所想象的那样好!”
  他话声一了,剑锋微颤,那平托在剑尖的火摺子跳了起来。
  没等那点火光落下,他的剑锋急旋,已将那枚火摺子削灭!
  白摩勒一见到龙中宇的精湛的剑法,再想到刚才若是龙中宇要在背后暗算的话,自己一条命早已没有,不禁暗捏一把冷汗。
  那黑白摩勒两人一见到龙中宇陡然自身后出现,并且露出了一手快捷凌厉的剑法,全都为之吓了一跳。
  他们出自本能地凝聚浑身的功劲,双掌提起,护住了胸前,防备着龙中宇再度施出快剑,攻击他们。
  龙中宇嘴角浮起一丝微笑,道:“你们不用害怕!在下不会像你们那样专施暗袭手段的!”
  白摩勒那斜轩的剑眉往上一挑,俊脸上泛起怒意,沉声道:“龙中宇,你别以为我们怕你!我们……”
  龙中宇截住了他的话,道:“这并非怕不怕的问题,而是在下自认此刻已占了上风,绝不在乎你们的暗算。”
  白摩勒嘴唇一擞,道:“你现在仗着手里持着长剑,便出此狂言,你也没想刚才那副狼狈的样子?呸,不要脸。”
  龙中宇微微一笑,道:“在下纵然不要脸,也没有在人的背后对人施以暗袭……”
  他话声一顿,道:“如果你认为在下是口出狂言的话,可以在此一试,在下就凭着手中的这支剑,领教你们的高超手法!”
  白摩勒重重地哼了声,道:“打就打,谁还怕你?”
  说着,他脚下一动,右掌扬起,便待猱身而上。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二十二章 武当叛徒
下一篇:第二十四章 骇人听闻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