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武当叛徒
 
2019-11-06 15:28:22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玄黄道人问道:“你这么说,凶手是这次来敝派参加剑会的高手?”
  龙中宇颔首道:“在下的推测不会有错!”
  玄海道人喃喃道:“这,这要如何才能找出凶手?这次来的人那么多……”
  玄黄道人颔首道:“对!这次除了五大剑派之外,其他如少林、灵山等四脉,也都有派人来此观摩,那么多人中,要如何才能查出凶手?”
  龙中宇一听说话的是玄黄道人,他本想讥刺对方几句,但是他回心一想,认为自己不该再激怒对方,使玄黄道人自尊受到大大的伤害。他沉声道:“眼前的范围虽大,可是我们可以一项项地剔除许多人,慢慢把范围缩小,自然可以找出真正的凶手。”
  玄机道沉吟一下,道:“对,首先我们要把使剑的高手列入,其次再看看他们之中有谁是与郑大侠熟识,并且生前曾经结有仇怨……”
  龙中宇道:“玄机道长之言不错,我们朝这个方向推断下去,到了最后,凶手自然不能遁形的……”
  他的话声一顿,道:“不过在下还要说明几点,提供各位参考,尤其是玄黄道人更应该注意,否则你不可能找到真正的凶手!”
  玄黄道人重重地哼了一声,却没出言辩驳。
  龙中宇看到他的神态,心中舒服多了。他整理了一下思绪,道:“单以剑法说来,武林中会剑的不在少数,但是剑法到了某种程度,则非有特殊的秘诀及心法不可,郑师叔的剑法,在本门说来,除了家父之外,大概只有在下可以勉强是他的对手,凭他老人家的一手剑法,我想,在我们五大剑派中,罕得有人会在他根本不及拔出长剑之前,便将他杀死……”
  玄机等三个老道都很清楚龙中宇的意思是指明尽管郑公明没提防他人,但是以他的造诣,只要对方拔剑出鞘,露出敌意,他便可及时拔剑防身!
  除非那暗算他的人剑法比他高明,或者与他相等,那么便可因一着的占先,让郑公明连拔剑的机会都没有,便中剑身亡。
  因而,要寻觅凶手的范围也就更加缩小了,缩小到只有除峨嵋外四大剑派中的几个辈份最高的高手。
  玄黄道人道:“这么一来,只剩昆仑、华山、点苍三派此次派来评判的三个人了……”
  他话声一顿,道:“当然,还有我们这几个老道是最有嫌疑了。”
  龙中宇道:“这七个人里面,还要除去你们三位才行!”
  玄黄道人哦了声,问道:“为什么?”
  龙中宇道:“因为在下跟郑师叔最后相聚的时候,是在这儿,当时郑师叔为在下述说本门当年的绝代高手剑神袁师叔祖的往事……”
  他说到这里,只见其他三个老道都泛起羞惭之容,想必是他们想起了剑神袁君达纵横一世,结果在英年之际,遭到四大剑派的逼害,喝下毒酒,跳崖而死的情形,而有所内疚!
  龙中宇心中感到非常安慰,忖道:“袁师叔祖若是死了,他的英灵有知,也会为各派落入此等光景而伤心,为他们的内疚而感到安慰……”
  他想了想,继续道:“当时,在下听到塔下发出一声惊愕之叫声,探首往外望去,没看到什么,可是当我出声呼喝时,却看到有人自塔中跃出。在下飞身追赶下去,发现那人正是贵派的叛徒宫北斗,在下追了他不到二十丈远,便碰到三位赶来……从那时开始,直到宫北斗逃逸,金蜈使者出现,我们几乎都在一起,三位自然不可能是嫌疑人了!”
  玄黄道人拍掌道:“贫道知道了!”
  龙中宇哦了声道:“道长认为是谁?”
  玄黄道人说道:“就是宫北斗那厮!”
  龙中宇问道:“道长如何认为是他呢?”
  玄黄道人说道:“他纵火烧林,然后向西北方逃逸,当时不是龙大侠你追去吗?结果碰见金蜈使者拦住大侠,放走宫北斗,就在那段时间,他赶回这儿,将郑大侠杀死!”
  龙中宇摇头道:“道长之言乍一想来,似有道理,可是往深入看,宫北斗绝不可能杀死得了郑师叔……”
  玄黄道人说道:“他有金臂剑魔相助,又怎会不能……”
  龙中宇摇头道:“道长,你忘了任明杰仗以成名的并非剑法,而是他那独到的金臂魔剑?”
  他的话声一顿,道:“在下晓得宫北斗的剑法不会是我郑师叔的敌手,何况还有一个最大的原因,使在下不将他列入杀害郑师叔的嫌疑之中!”
  玄机道人间道:“什么原因?”
  龙中宇道:“宫北斗背叛贵派,为天心教卖命的事,在下已禀告敝师叔,他老人家既知宫北斗乃是贵派叛徒,又怎会在见到宫北斗时不加防备?”
  玄机道人颔首道:“龙大侠此言有理。”
  龙中宇道:“在下当时一见宫北斗在塔下,立即便追了上去,并没有深思,此刻想来,他之出声发出惊呼,完全便是调虎离山之计,诱使在下离去,好让另外一人施出毒手……”
  他话声一顿,道:“在下还敢断言,那人便是贵派另一个叛徒!”
  玄黄道人和玄海道人一听此言,几乎跳了起来。
  他们两人相觑一眼,玄黄道人道:“什么?本派还有叛徒?”
  龙中宇颓首道:“此事玄机道长晓得,可证明在下之言不虚,并非胡言造谣。”
  玄黄道人侧首问道:“玄机,你晓得是谁?”
  玄机道人听得龙中宇把自己扯了出来,一时只觉措手不及,他苦笑道:“师兄,你要我怎么说才好?”
  玄海道人问道:“师弟,你说……是不是乙……乙木?”
  玄黄道人颔首道:“对!一定是乙木!不然他……”
  龙中宇暗暗感叹,感叹武当的这几个长者的昏愦,对于同门的师弟,只因是旁支之故,而时思倾轧,加以陷害……
  他摇头道:“道长不必胡乱猜疑了,在下可以肯定地答复你一句,乙木道长忠心于贵派,此刻已被天心教擒住,只怕凶多吉少,你不必再说他是叛徒了。”
  玄黄道人说道:“那么你所措的是谁?”
  龙中宇转过脸去,对着玄机道人说道:“道长,你对他们说出来吧!”
  玄机道人摇头道:“龙大侠,贫道不明白你所说的到底是何人,要贫道如何对他们讲?”
  龙中宇沉声道:“道长,你难道忍心见到武当百年来的根基受到那人的破坏?难道不知古人所说的‘大义灭亲’这句话,为了一时的私情所驱……”
  玄机道人痛苦地摇头道:“龙大侠,请你不要再说了好不好,贫道实在什么都不知道。”
  龙中宇诚挚地道:“道长,你不必替他隐瞒什么了,此刻说出,还能挽回得了,否则……”
  玄黄道人听了半天,只见龙中宇咬定了玄机知道,而玄机道人却矢口否认,忍不住心头火起,喝道:“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在唱戏给贫道看不成?真气死我也!”
  他盯住了玄机道人,问道:“玄机,你说说看,那人是谁?是谁背叛本门,你既然晓得了,为何又不敢说?”
  龙中宇在旁帮腔,道:“对呀?玄机道长,你为何不敢将那人说出来?此刻有两位道长在此,你还怕……”
  “贫道并不怕什么!”玄机道人扬声道:“贫道此刻还不能肯定是谁,又怎样能将那人说出来?”
  龙中宇叹了口气,道:“道长此言差矣!你将以前所发现那人乘着夜色放出飞鸽之事,拿来与今日里接二连三发生的种种事情相印证,定然可以清楚到底是何人……”
  玄黄道人瞪大了眼睛,问道:“且慢,龙大侠,你对于本门之事,怎会如此清楚?”
  龙中宇淡然道:“在下从离开峨嵋,赶赴武当以来,这几天所经过的情形,一时也说不明白,不过在下可对道长你说一句话,那便是天下没有永久的秘密,纸,终究包不住火的……”
  他意味深长地对玄机道人说道:“可是我们若在秘密揭露之时,不思对策的话,只有眼见那区区的火星将整座森林都烧毁了……”
  他用的是比喻,来暗示玄机道人不该隐瞒下去,免得事情闹大了,毁去武当的整个基业。
  玄黄道人是个火爆性子,又如何能听得懂这种暗示,他愤愤地拍拍掌,道:“龙大侠,你说了那么多的话,贫道一点也不明白,你何不指明到底是哪一个谋害令师叔!”
  龙中宇说了许多的话,一直不敢肯定地说出武当派另一个叛徒是谁,便是惟恐自己说出之后,无人相信。
  他见到自己讲来讲去,玄机道人虽然不敢明白指出那人,却也并无反对之意,因此,他也就大胆地道:“好!在下就明白地将那人指出来……”
  玄机道人见龙中宇要说出那武当的叛徒,惊道:“龙大侠……”
  龙中宇问道:“道长,你认为在下不该说吗?”
  玄机道人摇头道:“贫道并非此意,而是……”
  “什么而是不而是的!”
  玄黄道人怒道:“玄机,你既然晓得谁是本门叛徒,为何不坦白说出来?却仍要替他隐瞒,莫非……”
  他一把抓住玄机的道袍,喝道:“莫非你便是那个叛徒?”
  龙中宇剑眉一皱,道:“道长,你怎可如此鲁莽,在下方才不是明白地说出你们三人一直在一起,绝无嫌疑……”
  玄黄道人喝道:“既不是我们,难道……”
  他全身一震,脸色陡变,抓住玄机道人衣襟上的那只手,无力地垂了下来,口吃地道:“难……难道会是三师兄不成?”
  玄海道人大声道:“不……不可能的,绝不会是三师兄!”
  龙中宇沉声道:“你们说的不错,正是玄地道人!”
  玄黄道人重重摔了摔头,道:“贫道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会是三师兄……”
  龙中宇的脸色冷肃严正,眼中射出坚定的光芒,玄黄道人话未说完,一看见他的神色,登时张大了嘴,把要说的话都咽了回去。
  玄黄道人默然片刻,喃喃地道:“我不敢相信,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
  “这是事实!”龙中宇沉声道:“无论你相信与否,都不能改变这个事实,抹杀这个事实。”
  玄黄道人一把抓住玄机道人,喝道:“说,这不是事实,他是在说谎,玄机,你哑了不成?快说呀!”
  他情绪激动,抓住玄机道人的双肩不住地摇晃着,玄机道人却任由他用力摇晃,一点都不反抗,只是低垂着头不吭一声。
  玄海道人看到玄黄道人像发疯似的,赶忙拉开玄黄的手,道:“师兄,你冷静一点,让他说吧!”
  玄黄道人的脸上现出一种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怪异表情,颤声道:“这……这叫贫道如何冷静得了?”
  玄海道人低声道:“玄机,你说吧,龙大侠的话错了没有,我们相信你的话!”
  他在平时讲话都不能畅所欲言,口吃得很,此刻一碰到这等重大事情,说起话来,却极为流利。
  等他发现自己连说两句话都没犯上口吃的毛病,倒禁不住吓了一跳。
  玄机道长叹一声,抬起头来,眼中已是泪水盈眶,只见他微微颔首道:“龙大侠的话没错!”
  玄黄道人这下真像遇到霹雳当头一击,震得他神智都已昏去。
  他那胖胖的身躯摇晃了一下,陡然大喝一声,反手一掌拍在墙上,只听得“嘭”地一声,墙上已裂开一个大洞,砖块碎粉不住往塔下掉落。
  龙中宇道:“道长,你不必生气了,该要谋求对策才好,以免……”
  玄黄道人喝道:“你不用说了,贫道绝不相信三师兄竟会背叛师门,暗害他人,他绝不是这种人!”
  龙中宇叹了一声道:“在下起先也不敢相信是玄地道人,原来我一直都是怀疑玄机道长的,但是后来发现他尽管善于掩饰,却露出不少破绽……”
  他话声一顿,道:“尤其是当我看到郑师叔的尸体时,使我把对玄机道长的怀疑转移到他身上,所以在下才突然出剑一试……”
  玄海道人道:“你凭着哪一点肯定三师兄是谋害令师叔的凶手呢?”
  龙中宇道:“除了在下方才所说的几点理由之外,在下还可以请你注意一点。”
  他指着郑公明的张大的眼睛,道:“道长,你可以看到郑师叔这等神情,但是你有没有注意到他眼珠凝定在哪种位置?一个人受到极大的惊骇,看到眼前发生不可置信的事情后,他的眼珠必定凝注在那个位置……”
  他的目光一闪,继续道:“此外,你们从他倒地的位置可以看出他并没经过任何挣扎,也就是说中剑的当时便已死去,在贵派仅有的四个长老中,除了玄地之外,你们三位自信挥出一剑,会有如此满意的结果吗?”
  玄黄道人被龙中宇说得额上汗水淋漓,眼前铁证如山,他的心中尽管不敢置信,却也不得不信了!
  他痛苦地握紧了双拳,摇头道:“贫道真不敢相信他会这样,三十多年来的同门情谊,叫贫道如何相信他竟会……”
  他说着说着,语声哽咽,话未讲完,已流下泪来……
  他那低泣之声,使得玄机和玄海两人也禁不住低下头来。
  三十年前,他们便相聚在一起,那时,他们虽然只是武当山的小道童,但是对于未来,每一人都满怀着希望,希望未来能成为武当之主。
  他们每日里,除了练功之外,其他的时候还得诵经、打柴,办理师长交下的杂务,终日忙碌,几乎没有休憩的时候。
  可是,他们却依然非常愉快,心中时常充满了幸福的感觉,师兄弟之间,从来都没有发生摩擦。
  记得在二十年前,江湖上突然出现了一股狂飙,金蜈天尊诱使各派高手,集聚死亡谷,然后全部将他们杀死……
  当时的武当、华山、少林等三大门派,掌门人也是从那次死亡谷之约后,一直未曾出现江湖,重返本门。
  本来,他们的大师兄是玄玄道长,要推举下一代掌门人时,自以玄玄为最适当的人选。
  不过在那个时候,玄玄正因犯下门规,关在后山反省。
  于是,经过长老会议的决定,推选玄天接掌武当道统。那时的情景,他很清楚地记得,玄地是最先晓得消息,第一个向玄天道贺的人。
  往日的情景依旧历历如昨,二十年来却已人事全非,首先是玄天的死,其次是玄玄的遭到金蜈信符毒害,紧接着又是玄地背叛武当,接受天心教的控制。
  这一连串的变化,有如一个接一个的巨浪,击打着他的心房,尽管他刚强一生,忆及往事,也不禁潸然泪下……
  玄机和玄海两人个性没有玄黄那样刚直,但是,他们心中的想法却与玄黄没有两样。
  玄黄道人拭去了流下面颊的泪水,颤声道:“玄机,你既然早就晓得,为何不向我们说出来,也许我们还可以设法劝告……”
  玄机道人道:“我……”
  龙中宇接着他的话,道:“玄黄道长,对这种欺师灭祖,谋害掌门的逆徒,是没有人能够劝告他的。”
  他走到圆窗之前,探首往外望去,但见塔下只有零星的几个小道持着火把站在那里,他们大概也为塔上落下碎砖所帜,齐都仰首望了上来。
  玄地道人和其他的小道,却不知已在什么时候离去了。
  龙中宇话声一顿,又道:“所幸你们发现得早,没有等他把武当双手捧了奉送天心教,你们还有机会可以……”
  他说到这里,目光一转,突然见到玄黄道人脸色发青,两眼直瞪,全身不住地颤抖。
  他的话声戛然而止,惊问道:“道长,你怎么啦?”
  玄黄道人喉咙“咯咯”了几下,“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玄机和玄海两人大惊,赶忙上前扶住玄黄道人,同声唤道:“师兄!”
  玄黄道人双臂一振,推开他们两人,向前行了一步,指着龙中宇,道:“你……你说什么谋害掌门,师兄是被他……”
  龙中宇见到玄黄道人两眼发赤,胸膛不住起伏上下,晓得他的性子刚烈,一向信服玄地道人。
  是以在骤然之间,发现自己所信服的人竟是这么一个叛徒,禁不住心中情绪激动,这才吐出血来。
  略一沉吟,龙中宇缓声道:“道长,你放冷静一点。”
  玄黄道人大声道:“你说,你又有什么可以证明掌门师兄是被他谋害的?”
  龙中宇望了玄机道人一眼,道:“这个,在下一时倒提不出什么证明来,不过,你们可以查看一下玄天故掌门的遗体……”
  玄黄道人吐出那口鲜血之后,似乎冷静多了,他一面喘着气,一面问道:“掌门师兄是因为练功时走火入魔而死,这是谁都知道的,你既没证据,怎可诬赖他人?”
  龙中宇道:“此事……”
  他本想将玄机道人晓得玄地在玄天掌门逝世之后,施放信鸽,通知宫北斗之事说了出来。
  可是他话一出口,却见玄机道人投来的目光中含着怨毒之色。
  龙中宇心头一凛,暗想自己挺身揭发玄地道人的罪行,原是为了武当的好,也可说是为了整个武林才这么做的。
  但,站在武当派的立场说来,自己这么做,正好揭开武当的疮疤,击中痛处,这叫他们如何忍受得了?
  他自己虽然不怕玄黄等人对他怎样,不过为了今后五大剑派的团结,他是应该稍为收敛一些,替武当派也留点面子。
  他心念电转,改口道:“请道长原谅在下失言。”
  玄黄道人沉着脸,道:“贫道对于郑大侠遭到不幸,本门出此叛徒,感到非常痛心,决心与他们两人查明真相,严惩叛徒。
  但是大侠你仅凭个人恶感,便骤而陷人入罪,尤其是此等谋杀掌门之事,岂能随便说出,若是传出武林,本门今后还能在武林立足……”
  龙中宇既然拿定主意,也就忍住这口气,没有吭声。
  玄机道人看到龙中宇保持缄默,没有出言反驳,心中非常嘉许,他晓得龙中宇本来可以将自己提出来作为证明,用以驳斥玄黄道人。
  但是他却没有那么做,显然他是顾念着玄黄道人的立场,免得使玄机道人不好交待。
  玄机道人感激地望了龙中宇一眼,道:“师兄,龙大侠热心武林公义,不愿见到我们五大剑派再因为些许小事而引起裂痕,想起以前……”
  他想要拿二十年前剑神袁君达被逼得跳下金顶绝崖之旧事,来提起玄黄道人的注意,免得重蹈昔日之覆辙,而导致各派之间引起更大裂痕。
  哪知玄黄道人正在生气之际,根本就不深思他话中的真意,恼怒地挥了挥手,道:“你既然提起我们五大剑派二十年前发生的悲剧,那么他这样肆无忌惮地攻击本门,又该如何……”
  龙中宇见到自己一再容忍,依然得不到玄黄道人的谅解,心中怒气也上来了,沉声道:“道长,我们不必拿当年的旧事用来印证,现在,区区只请问道长一句话,对于敝门郑师叔之被害,道长要如何交待?”
  玄黄道人似乎挨了一下闷棍,怔了一下,方始定下神来,道:“贫道曾经说过,此事并不是仅凭你一句话便可决定玄地师兄的罪证,我们调查清楚之后,才能给予少侠答复……”
  龙中宇道:“好,在下就等着道长的答复了!”
  他的话声一顿,目光瞥向郑公明的遗体,道:“敝师叔的遗体,在道长没有答复之前,该如何处置?”
  玄黄道人说道:“这个不需你担心,贫道等会准备棺木,然后等剑会终了,在本山盛大地追悼一番,再命人运送至峨嵋……”
  龙中宇领首道:“就依道长所说的去做吧,不过,棺木存放之址,道长可要派人看顾,免得以后引起不必要的纠纷。”
  玄黄道人晓得龙中宇之意是恐会有人毁坏郑公明的尸体,所以才那么说。
  他冷哼一声,道:“这点你龙大侠可以放心,本门不幸,逢到这等事情,已足使名山蒙羞,若是再让郑大侠的遗体受到损伤,本门将无以在武林立足了,贫道自会派人严密看管。”
  龙中宇道:“如此正好,在下也可放心了。”
  说着,他转身欲待离去。
  玄机道人唤道:“龙大侠,请稍留步。”
  龙中宇侧首问道:“道长有什么吩咐吗?”
  玄机道人说道:“贫道等这就要去找玄地师兄,最好龙大侠你也一起去……”
  玄黄道人沉声道:“玄机,此事乃在本门内部所发生,要将龙大侠扯进来,恐怕不太好吧?”
  玄机道人淡然一笑,道:“龙大侠还没到武当,便已涉身其中,此刻只怕不能脱身于外了,并且玄地师兄的脾气,你我又不是不晓得,等会儿,我们若是提不出适当的证据出来,恐怕……”
  玄黄道人沉吟一下,点头道:“嗯,你的话也有道理,可是龙大侠只凭推断来证明杀死郑太侠的是玄地师兄,到时,他又能拿得出什么证据来?”
  龙中宇道:“要提出确实的证据,倒不是一件容易之事,但是我们可以要他提出证明,在郑师叔被杀的那段时间内,他的行止何处,依在下的揣测,他必然无法提出有利的证据,那么……”
  玄黄道人问道:“如果他能够提出证明呢?”
  龙中宇沉吟道:“这个……哦,在下想要请道长将无尘师兄找来,他可以向我们提出一项证明!”
  玄机道人一听龙中宇又要把无尘道人拉出来,他为难地道:“龙大侠……”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二十一章 武林秘辛
下一篇:第二十三章 身世之谜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