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龙腾九渊
 
2019-11-06 11:45:00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座假山高有数丈,从竹林旁远远地延伸过来,将整条路都挡住了。
  虞云姬回头望了望龙中宇,他笑了笑道:“这大概不必飞越假山过去吧!”
  虞云姬还没说话,只听得假山之中传来一阵轧轧之声,接着右近的一块假山石整个移了开来,露出一个黑黝黝的大洞。
  她脸色微变,只听得假山中传来一冷煞的语声,道:“是从这里走,没错吧?”
  接着听得小翠颤声道:“小婢不敢欺骗姑娘。”
  那原先的冷煞之声道:“让这丫头先走!”
  话声一落,但见从那裂开的洞中走出一个女子来。
  虞云姬愕然道:“小翠,你……”说着,欲待往前行去。
  龙中宇一个箭步走到虞云姬之旁,左手将她的衣袖拉住,自己掩在她的身前,凝目望去,只见紧跟在小翠之后,两个手持火炬的瘦癯老者也一齐走了出来。
  龙中宇并不认识那两个瘦癯老者,不过看到他们抓紧了小翠的手,心知他们并非与官北斗一路的。
  小翠脉门被身后之人扣住,脸上现出痛苦之色,一见到虞云姬,叫道:“夫人……”
  虞云姬眼中泛出怒色,道:“小翠,这两个是什么人?”
  小翠还未答复,从那两个老者身后传来一声冷煞的语声,道:“我们来自黑湖山寨。”
  话声未落,一个身穿黑色劲装,手中持着长剑的女子现身而出。
  龙中宇一见那个黑衣女人,暗道:“原来是黑湖人妖!”
  黑湖人妖冯飞虹头上扎着一条丝巾,穿着一身劲装,在闪烁的火光映照下,显得出奇的美。
  她的脸上原先满挂着寒霜,眼中射出冷厉的光芒,此刻一见龙中宇就在面前,顿时寒霜尽去,眼中露出愕然、欣喜的混杂神色。
  那两个瘦癯老者在黑湖人妖一出现时,立即往旁边一闪,冯飞虹眼中神色一变,向前行了一步,笑道:“奴家还道龙公子被囚,所以赶来相救,哪知……”
  她话声拉长,停了停,继续道:“这位便是官北斗的五夫人吗?果然长得天姿国色,美艳无双,怪不得少侠你会乐不思蜀,连参加剑会之事都忘了……”
  龙中宇见到冯飞虹眼中闪出浓郁的妖冶之色,他暗暗苦笑,脸色一沉,道:“冯山主说话太过分了吧!”
  那左首的老者浓眉一扬,设等冯飞虹说话,叱道:“小于不得无礼!”
  龙中宇目光一闪,眼中射出如电光芒,正要说话,已听得冯飞虹道:“金老,待奴家与他相谈,请你们站在一旁。”
那两个瘦癯老者默然地往旁边一站,冯飞虹向前行了两步,嫣然一笑,道:“龙少侠……”
  龙中宇脸色阴沉,冷哼一声,道:“你找寻在下有什么事吗?”
  冯飞虹脸不改色,笑道:“奴家听说龙少侠已被官北斗陷害,是以清得衡山二老来此,经过一场剧战,总算找到少侠……”
  龙中宇冷冷道:“在下之事不需山主过问,多谢山主好意了!”
  冯飞虹依然不以为忤,盈盈含笑道:“少侠之事,即是奴家之事,何足言谢呢?”
  她话声未了,虞云姬啐了声道:“呸!不要脸的贱货!”
  冯飞虹跟中射出煞厉的光芒,道:“你骂谁?”
  虞云姬冷哼道:“骂你怎样,贱货,贱货。”
  冯飞虹怒道:“奴家不将你这贱人寸寸分尸,绝不……”
  龙中宇冷冷地道:“冯山主,请不要当着在下之面,说出如此话来……”
  冯飞虹脸色一变,道:“你……你还偏着她?”
  龙中宇沉声道:“她是在下的俘虏,绝不能受到别人伤害……”
  冯飞虹银牙紧咬,恨恨地望了龙中宇一眼,忽地跺了跺脚,长叹一声道:“唉!你真是我的冤家……”
  她不等龙中宇说话,道:“你随我来,让你亲眼看看这次为了你,有多少人死去……”
  说着,她转身重又钻进洞去。
  龙中宇见冯飞虹像是做戏样地说完两句话,立即便转身进入假山裂开的大洞里,他犹豫了一下,还未决定是该一走了之,抑是随着冯飞虹去前院看看,那被右首老者制住脉门的小翠叫嚷道:“五夫人,他们把庄里的人杀得干干净净……”
  她那尖细的话声陡地一顿,全身一阵抖颤,嘴唇嚅动了一下,自嘴里喷出一股血水。
  虞云姬尖叫一声,拼命地扑将上去,却被龙中宇一把抓紧手臂,那只扣在她腕上的手指宛如一道铁箍,使得她根本无法动弹。
  她嘶叫道:“让我走,我要跟他们拼命!”
  龙中宇沉声道:“他们当着在下之面竟敢骤而行此,在下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虞云姬死命挣扎,不但挣不脱那只箍在腕上的铁爪,反而愈箍愈紧,使得她的整条左臂都变得麻木起来。
  她的脸上肌肉不断地抽搐着,眼中浮现泪珠,右手的指甲不住地在龙中宇手背上抓去。
  可是她的真力已被闭塞,劲道根本无法施出,这就如同平常的女子样,尽管指甲极为犀利,抓在龙中宇那如同铁铸的手背上,丝毫不起作用。
  她抓了两下,不见有效,俯下头来,立即就在龙中宇的手背上狠狠地咬了下去。
  龙中宇剑眉一皱,左手一松,并掌如刀,轻轻地在虞云姬后脑一砍。
  只听噗地一声轻响,虞云姬叫都役有叫一声,便已昏倒过去。
  龙中宇左手抓着她的衣裳,目光一闪,运劲往后一掷,虞云姬的身躯陡地飞起,平平地跌落在三丈之外的地上。
  那两个瘦癯的老者原先是一脸冷漠之色,甚而运功震断小翠的心脉都没有露出一丝怜悯之色,仿佛像是杀一只鸡,屠一头猪样地轻松。
  可是他们一见到龙中宇干净利落地将虞云姬击昏,又将之掷出三丈之外时,脸上同时露出惊悸之色。
  敢情他们也是大行家,一见龙中宇把一个活人平平掷出,落地之时竟然不发出一丝声息,知道他的内力已到运用自如,摄物腾空的地步了。
  他们所吃惊的倒不是这种高明的内家手法,而是以龙中宇这等年轻,竟然有如此造诣,怎不使他们惊悸万分。
  龙中宇将虞云姬掷出三丈之外时,立即目光严肃,落在那两个老者身上。
  刹时,他的身上似乎浮现起一股冷厉的寒气,随着似剑刃般的目光逼射过去。
  那两个老者不觉浑身一寒,全都不由自主地移转眼睛,不敢对龙中宇投来的目光加以逼视。
  可是他们的眼睛一转将开去,马上便发觉这么做等于是示弱,很快地又转了回来。
  那右首的老者一见龙中宇仍然目不转睛地逼视他们,脸色一变,怒道:“好小子……”
  龙中宇叱道:“住口!”
  那个老者打了个寒噤,张着嘴巴,竟然说不出话来。
  龙中宇冷冷地道:“在下从未见到过有人像你们如此辣手,竟然将一个年轻轻的女子就此处死,你们心也太狠了些……”
  那右首老者冷冷地一笑,道:“老夫成名的时候,你这小子还在娘肚里呢,却在老夫面前如此猖狂,你……”
  他的话声被一股逼射过来的剑气所截断,身形一晃,赶紧退开两步,右掌一举,斜斜劈出一招,挡住那股凌厉奇寒的剑气。
  龙中宇右手握着长剑,剑锋已被抽出数寸,映着摇曳的火光,闪出青色的寒芒,使得他全身都充溢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特异神采。
  他见到那个老者被自己的气势所慑,嘴角浮起一丝冷笑,道:“在下曾听说衡山深处藏有冷面豺狼和毒心火豹二名强人,莫非便是你们两个不成?”
  那左首的老者狞笑一声,道:“无名小子,老夫这毒心火豹的名讳岂是你能叫得的?你莫非是不要命了?”
  龙中宇丝毫役有在乎他的威胁,目光一转,投向右首的老者,道:“他是毒心火豹金虎,那么你就是冷面豺狼邹铭了?”
  冷面豺狼邹铭狞笑道:“乳臭小子,我们衡山二老成名武林之时,你还不知身在何处,此刻竟也在老夫之前如此猖狂……”
  龙中宇手腕一震,长剑突出剑鞘半尺,一股剑气激射而出,将那老者逼得话声一噎,说不下去了。
  他这种剑未出鞘,便可凭本身精神内力贯注于剑上,使剑气激射出去的功夫,使得衡山二老齐都脸色为之大变。
  龙中字目光冷肃地望着他们二人,道:“学无先后,达者为师,在下年纪虽轻,却也未将你们放在眼里,利剑之下,可不分什么老少的……”
  衡山双凶相互望了一眼,他们心意相通,目光交闪,身形已陡然分开,掷去手中火把,各自还转了半个大弧,往龙中宇扑到。
  他们动作虽是一致,出手却分先后,冷面豺狼邹铭抢先扑了上来,双掌一错,交劈而至。
  他双掌扬处,陡然间起了一阵寒风,咻咻的风声里,阴寒刺骨的劲道如同两支冰剑,一攻小腹.一攻左肋,凌厉之极。
  龙中宇冷笑一声,道:“来得好!”
  话声之中,剑芒乍闪,剑气缭绕,如同竖起一层山壁,冷面豺狼所攻出的两股掌风,一齐被森寒的剑气所驱散。
  他反应极快,一见自己攻出的两掌被对方剑幕所挡,立即手腕一沉,脚下倒踏八卦方位,欲待变招。
  哪知他身形一挫,才转将开去,剑啸轻吟,寒光暴涨,锋刃斜切而进,已封住了他双掌。
  冷面豺狼脸色为之大变,哪还顾到转身变招,上身往后猛地一仰,双臂急抽而回,一个鲤鱼穿波之式,倒窜而出。
  龙中宇手腕一抖,剑锋一绞,紧随着对方而去,如同附骨之蛆,似乎非要将那邹铭的双掌给切断不可。
  他脚下刚刚一动,剑式运转,急射过去,身后传来一声大喝,一股沉猛之极的劲道,往他背心撞到。
  他知道这是毒心火豹金虎已经走到自己身后出掌,此刻若是不加闪避截挡的话,自己纵然削落冷面豺狼双掌,也将重伤在毒心火豹之掌下。
  心念电转,他上身一偏,那只领着剑诀的左手往后一掀,并指为掌,迎着拍来的掌劲迎去。然后整个身躯顺着这扭臂攻拍之劲,旋转过来。
  “啪”地一声,两股劲道在空中相撞,龙中宇由于是反手出掌,并且临时应变,是以力道未能运出八成,随着对方劲道的相撞而至,他只觉全身一震,脚下浮动,挪移开三寸。
  他手掌一落,突觉对方劲道冲击而至,空气里的温度突然提高,自己的手掌仿佛放在火炉里一般,顿时不由一惊。
  意念一闪,他整个身躯也转了过来,长剑划了一个大弧,挟着低低的风雷之声,往毒心火豹金虎射去。
  剑气一发,倏射数尺,毒心火豹金虎攻出的掌劲立即被一扫而尽,他似未料到龙中宇功力有如此之高,竟能催动剑气,拍散自己发出的“火焰手”。
  等到他察觉急忙收起双掌时,那犀利的剑锋已将他左手自中指以下的三个手指全部削去。
  在野兽般的嗥叫里,毒心火豹拼命地往后退去,一直到他的后背撞上假山为止。
  这三个人在火把被抛开落在地上的刹那,便已分了上下,那两枝火把在一落地时,火焰一黯,随即又燃将起来,构成的火光映照着三条散开的人影不住地晃动着。有低低的喘息声,在摇曳的人影间传出……
  龙中宇烁亮如同明星似的黑眸,自滴着血珠的剑锋上闪过,然后瞪了衡山双凶一眼,冷笑道:“你们便是凭着这一套本领成名武林?哼!真是可笑!”
  他这句话如同针样地刺进衡山双凶的心里,他们脸上的肌肉全都为之抽动,显见他们也觉得夹击一个年轻晚辈有点不好意思。
  本来他们见到龙中宇竟能运转内力催动剑气,心中惊凛之下,才决定合力夹击,料想凭他们多年来合作的经验,只要“火焰手”和“阴风掌”一夹,罕有人能够逃生。
  只要将龙中宇一举击毙,江湖上绝不会有人知道,也就不会耻笑他们以大压小,并且联手对付一个后生晚辈之事。
  哪知龙中宇身为武林后起之秀的四大神剑手之首,剑式之快,功力之深,远超过他们想象之外。
  不但如此,龙中宇并且还看透了他们欲要联手合击的意图,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冷面豺狼逼退,使得他们不能有合击的机会。
  以致仅仅两招之内,便已将毒心火豹的手指削断,把冷面豺狼杀得狼狈退开。
  冷面豺狼邹铭刚才只顾得逃身,也没看清楚金虎与龙中宇交手的情形。
  他此时闪身八尺之外,惊魂稍定,已看到龙中宇剑刃之上滴落的颗颗血珠。
  惊骇之下,他借着微弱的火光望去,果然见到毒心火豹左手三根手指已经断去,正忙着止血。
  他刚才顾忌着黑湖人妖冯飞虹,推想她不会允许他们找机会教训一下这个狂妄的晚辈。是以他一见到冯飞虹进入地道,便与金虎携手联攻,想造成既成之事实,纵然冯飞虹事后见到,也无法怪怨他们。
  哪知这个后生晚辈的身手远超过他们预料之外,使得他们在刹那之间,便已落于败局。
  细一回想,冷面豺狼不禁期望冯飞虹能够突然又从洞里走了出来,那么他们将可以有扳回颜面安全下台的机会。
  可是他的目光瞟向那个假山下的地道时,只见里面黑黝黝的,什么都看不见。
  他不由得心中疑惑,忙道:“咦!这倒是奇怪,她进入地道后,没有看到我们跟去,也不出来看看,竟然连招呼也不打一个?”
  他心眼极多,想来想去,一刹之间,想了许多许多的问题,所以一直没有出声。
  龙中宇见到自己说完了话,衡山双凶没有出声,他不由暗自疑惑,忖道:“这两个老鬼一时轻敌,受尽了重创,是否他们在想什么鬼主意?我倒要提防一下……”
  他冷笑一声道:“你们若是想要……”
  刚一开口说话,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左手已由麻木转为骤痛,自己刚才并不以为意,此时竟有如同火烧一般,那种乍痛乍痒的感觉还有朝身上蔓延的趋势。
  他心头一惊,忖道:“记得爹告诉我,这衡山双凶一走阴寒之路,一走阳刚之路,除了他们善于心机,善于见风使舵之外,并没有什么高明的武功,怎地我与金虎对了一掌,似有中了火毒的感觉……”
  他心念转变,赶紧运气于左臂.欲待借着内力,将那股逐渐上窜的火毒先行压制下去,然后等到衡山双凶走后再静心养伤。
  哪知他表面上不露丝毫声色,衡山双凶这两个江湖老油条已经看出一点征兆。
  冷面豺狼不知龙中宇曾与金虎对了一掌,心中只是奇怪而已,却也没有怎样,但是毒心火豹心中却已经明白龙中宇为何话未说完,便已突然停止的原因了。
  他狞笑了一下,道:“邹老二,这小子已经中了我的火焰毒掌,咱们不必等他火毒攻心,动手毙了他吧……”
  他左手三指断去,虽已闭穴止血,可是心中的愤怒,使他巴不得即刻将龙中宇击毙,只是他在顾忌着龙中宇这一身高明的武功,不敢动手罢了!
  现在一晓得龙中宇已经受伤,他还有什么可以考虑的?话声一落,急步前跃,挥臂一掌,猛向龙中宇攻将过去。
  冷面豺狼一听金虎之言,再一印证龙中宇运功的情形,心知没错,他再怎样也不会放过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
  一见毒心火豹飞身跃起,他也双掌一错,运起全身功力,向着龙中宇扑到。
  龙中宇一运功压制左臂上窜的火毒,便已被衡山双凶发现。他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一见自己从极端的优势,转眼回到劣势中,马上便停止运功,右手剑柄一回,以剑柄封住了左臂血脉流通,然后把左掌插在腰中,准备迎敌。
  他的反应不能说不快了,但是衡山双凶既然发现了他的弱点所在,岂能容他有喘口气的机会?
  他们两人以最快的速度向着龙中宇扑将过来,龙中宇的左掌才一插进腰中,两股寒热不同的劲道已经同时向他撞到。
  他在急骤之间,面对着这两股凶猛阴毒的不同掌功,除了回剑自保之外,可说没有其他方法。
  好在他的应敌经验还不怎么差,临危而不乱,长剑一引,立即施出华山“金龙剑法”中最佳的守势“龙潜深海”,剑锋如扇形洒出,护住了全身。
  毒心火豹攻出的招式被对方那如群峰叠立的剑幕所阻,他狞笑一声,道:“此刻你就算有天下最具威力的守势,也保不了你的狗命!”
  冷面豺狼阴笑一声道:“金老大,咱们根本不必费什么劲,跟他这么耗下去,不要一个时辰,你那火焰手的毒力便可使他全身瘫痪……”
  毒心火豹咧着黄色的牙道:“老夫抓住了这小子,非要活生生将他撕裂,生吃他的心不可!”
  冷面豺狼笑道:“老夫却要将他这张鬼脸蛋给毁了,让他晓得自己长着一张脸孔,不但不能够帮助他,反而会害了他……”
  他们两人一唱一答地出言讽刺着龙中宇,手下却毫不放松,说话之时,一掌紧着一掌,有如狂风骤雨,万丈海涛,一波又一波地往龙中宇攻去。
  他们两人的武功,可说是走的完全相反的路子,但那一寒一热的举动却没有互相抵消之势。
  反而因为掌法的奇正变化,而使得两种不同的力道汇成一股特异的回旋劲道,使得身在局中的龙中宇像个陀螺样的不住转动。
  他心中虽是明白自己不应随对方那股回旋的劲道转动,不过他此时只有防守之力.而无法运动剑式破去对方加之于身的强韧阴柔两股不同的力道。
  他咬着牙在苦撑着,以稳固的守势夹着偶而攻出的两招,保住身躯的稳定,不使自己受到旋回之力而跌倒,以致被擒。
  当他听到衡山双凶冷言冷语地在耳边讽刺自己时,他的心中怒火焚烧,几乎被寒热的劲道侵入剑圈,心神一定,他连忙加紧运动手中长剑,连发四招,才又稳住局势。
  他心中暗道:“这两个老鬼说得不错,我苦苦地撑持下去,其结果必然更坏,看来我非要出奇制胜不可,就算把那‘龙腾九渊’的奇招施出来,将来被爹爹责骂,也非得如此做不可,不然等会儿岂不只有束手就缚的份儿了?”
  一想到这里,他咬了一咬牙,再也不管其他了,但见他急速挥动的手腕陡然一停,那道护身的剑幕顿时一齐撤去。
  毒心火豹金虎和冷面豺狼邹铭正在身形急转,掌刃交挥,推动真力源源攻去之际,突然看到被围在核心中的龙中宇撤去了护身剑幕。
  他们纵然是老奸巨滑之人,也并不清楚龙中宇为何如此冒险,竟然束手不作反抗。
  他们一愕之下,手下不由得为之一顿。
  冷面豺狼心眼转得快,大笑道:“老大,这小子晓得不是对手,他……”
  他的笑声才出口,便被龙中宇发出的一声鹤唳般的长啸给打断。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四章 玉龙宝剑
下一篇:第六章 五鬼逆斩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