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图穷匕现
 
2019-11-06 15:33:44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她冉冉地行了过来,走到距离龙中宇不远,脚下一顿,道:“龙少侠你好。”
  龙中宇与她面面相对,但见她那一双露在面纱外的眸子,有似幽邃的碧海,闪烁的星星,发出湛湛的光辉,等到人们要想从里面探索一些什么,却发现它是那样的深邃,那样的不可叵测……
  他的脸颊抽动了一下,心中起子一阵莫名的颤悚,说道:“季姑娘好。”
  季若薇温柔地凝望着龙中宇,问道:“龙少侠,你是否有些麻烦?”
  她接着解释道:“也许小妹这句话问得太过冒昧,但是,少侠你明日便要参加剑会,此刻的精神却依然不能集中,因此小妹……希望我能对称有些助力。”
  龙中宇苦笑了下,摇头道:“多谢姑娘的好意,在下所遇到的麻烦,不是姑娘所能帮得了忙的……”
  他想起自己从峨嵋下山以来,一路上遇到那么多的麻烦,使他涉入了天心教独霸武林的阴谋里,接连着又被牵人武当内的争端,并且引出金蜈天尊的使者……
  不仅如此,还由于罗刹娘娘的突然出现,使得他对自己的身世迷惑不已。
  这一连串事故的发生,不但使他卷入了武林即将变乱的大风暴中,而且连他的根底出身都遭到否认。
  像这种关连到他自己一生的大秘密,关连到武林存亡的大责任,所给予他的烦恼,岂是季若薇所能帮得了忙的?
  季若薇柔声道:“我也晓得少侠你所遇到的麻烦必然很大,否则以你的才干,你的智慧,必定有办法可以解决,你也不致于如此烦恼……”
  龙中宇问道:“季姑娘,你方才看到了……”
  季若薇颔首道:“像少侠方才那样大声呼喝,除非是聋子,大概没有人不会听到……”
  她看到龙中宇脸上的肌肉痛苦地抽动了一下,话声一顿,不再说下去,转口道:“我完全是一片好意,希望能帮忙少侠……”
  “多谢姑娘关切。”龙中宇道:“在下曾说过,这件事任何人都帮忙不了的,只有多谢姑娘的好意了。”
  季若薇道:“少侠,你莫非认为罗刹娘娘的武功天下无敌,而我的功力太浅,不能帮助你什么?”
  龙中宇摇头道:“并非如此,姑娘你误会了,唉,在下该如何说才好?”
  季若薇的星眸中倏然闪起一股奇异的光芒,凝望着龙中宇,缓声道:“少侠,我们虽然是认识不久,但是,对于你的大名,我却是仰慕已久,我不愿眼见少侠在遭到一些打击后,便放弃你的豪情壮志,因为……”
  她的话声稍稍一顿,诚挚地道:“因为我一直认为,武林中第二代弟子里,惟有少侠将来能脱颖而出,超出群雄,而为武林领袖人物,如果你受到罗刹娘娘的影响便骤而颓丧下来,将会使得许多人失望……”
  龙中宇听了这番话,真不晓得心里是什么滋味,既是感动,又是惶恐。他默然一下,道:“姑娘的好意,在下非常感激,但是,姑娘你并不了解……”
  季若薇接着他的话,道:“就因为我并不了解,所以才要请少侠解说给我听,或许我能帮得了你的忙也不一定。”
  龙中宇沉吟一下,摇头道:“姑娘请恕在下有负盛意,实在此事关系重大,在下不愿姑娘也牵涉在里面……”
  龙中宇长长地叹了口气,抱拳道:“季姑娘,在下告辞了……”说着,转身便待走开。
  季若薇蓦然喝道:“你站住!”
  龙中宇皱了皱眉,转过身来,道:“姑娘还有什么吩咐?”
  季若薇颤声道:“你……你……”
  她的眼中突然涌出了晶莹的泪水,话声一顿,以袖掩面,转过身去。
  龙中宇没料到她竟会流下泪来,一时之间怔在那里,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他已是结过婚了,可说是情场上的过来人,怎会不明白当一个美丽的女孩子在男人的面前掉下眼泪时,她的心情该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他的心头震颤,忖道:“这……这怎么可能呢?我跟她也共只不过见了一面罢了,她又怎会……”
  他歉然地望着她那窈窕的身影,嘴唇嚅动了一下,想要说什么.却是说不出来……
  轻轻地叹了口气,他转过身去,似飞样地朝着红叶精舍奔去。
  风声在耳边呼呼地响着,却吹不掉他脑海里萦留下季若薇的声音,向后飞快移动的山景,也带不走她深印在心中的倩影……
  龙中宇只觉心里一片苦涩,无法压抑,使得他像发狂似地奔回红叶精舍。
  进入厅中,他赶紧把大门掩上,似要把季若薇带给他的不安关在门外。
  但是当他目光扫在厅里那一片片碎裂的木块和狼藉的饭菜碎碗时,他的心中又一次地受到震撼。
  他靠在门板上,心中发出呐喊:“天哪,这叫我怎么办?”
  他的心绪紊乱,惘然地站在厅里,好一会儿,方始定过神来。
  深深地吸了口气,他暗忖道:“现在,我既无法解决如此多的问题,空想它做什么?还是走一步算一步罢了,到那一天总有澄清的一日……”
  他渐渐地从那道无形的网里挣脱出来,抑制了激动的情绪,但觉自己仿佛经过一场很大的搏斗,身心都感觉疲惫不堪。
  他知道自己若是不使情绪稳定下来,若不加紧调息,蓄养体力,那么,他在明日的剑会上,将无法击败其他四人,成为此届剑主。
  他喃喃地道:“让一切的事情都留待剑会之后再说罢,现在我所需要的是宁静的情绪与长时间的休息……”
  他拖着沉重的脚步,援缓向着左边厢房走去。
  缓步走到门前,他伸手推开木门,跨进屋里。
  他的目光一闪,倏然发现在靠墙的那张横榻上盘坐着一个长髯及胸的老道。
  就算是情绪极端的不稳定,他也能认清那盘坐在榻上的老道是谁,何况他此刻的心情很宁静。
  一见那老道,他忍不住惊呼道:“原来是你!”
  那个盘坐在榻上的老道正是目前武当最有权势的玄地道长。
  他微笑道:“是贫道。”
  龙中宇心头一懔,不懂得玄地道人为何在此时出现,他的目光一闪,在室内的每一个角落扫了一遍。
  玄地道人笑道:“贫道是一人来此,室内除了你我之外,并无第三者,大侠可以放心。”
  龙中宇没有发现室内藏匿有人,尴尬地笑了笑,顺手把房门带上,问道:“道长来此有何见教?”
  玄地道人没有答复的问话,只是欠了欠身,微笑道:“龙大侠请坐。”
  龙中宇见到室内摆着的那张横榻颇为宽大,玄地道人盘膝坐在左边,在他的面前摆着一张矮几,几上架着一个小小的青铜兽炉和一个深紫色的瓷钵,除了看到炉里有一缕轻烟缭绕腾起之外,从玄地道人微笑着的面庞上看不出什么恶意。
  龙中宇犹豫了一下,玄地道人微笑道:“龙大侠,贫道此来是没有恶意的,只是想与你谈谈……”
  他伸出手来,在瓷钵里抓起两块碎片摆在兽炉里,望着那袅袅上升的青烟,缓缓侧过头来,道:“龙大侠,你不是也有许多疑问要贫道解答吗?贫道来了,大侠为何……”
  龙中宇冷笑一声,道:“在下是有许多的话想请问道长。”
  玄地道人微笑道:“既是如此,大侠何不坐下?”
  龙中宇不再犹豫,昂然地走到榻前,解下系在腰上的长剑,摆在膝上,盘坐在玄地道人的对面。
  玄地道人等他坐定之后,问道:“听说少侠你方才见过罗刹娘娘?”
  龙中宇颔首道:“不错,道长想知道些什么?”
  玄地道人淡然一笑,道:“贫道只是奇怪,罗刹娘娘毒绝天下,怎会让你安然无恙?”
  龙中宇凝目注视着玄地道人一下,道:“何止道长奇怪,在下也感到奇怪,可是事实如此,她并没有对我不利……”
  他反问道:“道长可晓得是什么原因?”
  玄地道人摇头道:“贫道如何晓得是什么原因?”
  龙中宇问道:“道长身为金蜈天尊的手下,怎会不晓得罗刹夫人为何如此的原因?”
  玄地道人脸色微变,道:“龙大侠,你为何要说出这等话来?贫道身为武当长老,又怎会是金蜈天尊的手下?”
  龙中宇道:“或许在下说错了,但是,道长你不否认你已经投身天心教吧?”
  玄地道人脸色沉肃地默然凝注龙中宇一会儿,然后破颜一笑,道:“大侠既然已经晓得,贫道也不需否认,贫道正是天心教外九舵的武当舵主!”
  龙中宇真没想到玄地道人会直承不讳是天心教的教徒,他愕了一下,惊问道:“你说是天心教外九舵舵……”
  龙中宇脸色一变,叱道:“你这个不知羞耻的东西,亏你还是武当长老,你这么做对得起武当列代祖师?以及千百的武当弟子?你……你……”
  玄地道人脸色坦然,摇了摇手道:“龙大侠,你不必震怒,且听贫道解释。”
  龙中宇叱道:“你还有脸跟我解释,你想想你所做的事,哪一样是……”
  玄地道人沉喝一下,打断了他的话声,道:“龙大侠,请你不要太过于放肆,贫道的年龄足可以做你的父亲,你怎可……”
  龙中宇冷笑一声,道:“就因为你有这么大的年纪,竟然还做出那样糊涂之事,所以在下才会对你无礼,其实,只要稍有正义感的人,哪一个不会对你指责!”
  玄地道人沉声道:“龙大侠,你若是再如此说话,请恕贫道不奉陪了!”
  龙中宇冷笑一声道:“道长,你认为你可以走得出这个屋子?”
  玄地道人淡然一笑道:“贫道若是想走,任何人都留不住,可惜贫道是奉命来替你解答疑问的,现在还不能走。”
  “哦!你是奉命来的?”
  龙中宇问道:“莫非是奉了罗刹娘娘之命令?”
  玄地道人摇头道:“不是!贫道乃是奉了教主的命令。”
  龙中宇问道:“你的教主难道不是金蜈天尊?”
  玄地道人道:“贫道不是来回答这个问题的。”
  龙中宇声色俱厉道:“那么你是要回答什么问题?”
  玄地道人根本无视龙中宇的神态,安详地伸手在瓷钵里捏起一块木片,摆在几上的兽炉中。
  很快地,炉里升起了一缕缕粗壮的烟柱,室内的香味更加浓郁。
  玄地道人望了望烟雾后的龙中宇,缓缓道:“龙大侠,你的年纪还轻,你不会晓得人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比如说这缕青烟……”
  龙中宇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道:“你不必与我谈论人生,你不配。”
  玄地道人笑道:“哦!贫道不配?那么只有龙大侠你才配了?”
  龙中宇冷冷道:“你既然洞彻人生,便该修身养性,终身奉献给道门,但是你却投身天心教,做出谋害师兄,暗杀掌门的卑鄙之事,在下真不懂得你是怎么想的。”
  玄地道人沉声道:“因为贫道不愿默默地终了此生,不愿毫无声息地死在武当……”
  他在龙中宇的叱责下,都一直保持冷静与从容,此刻突然激动起来,扬声道:“你晓不晓得,武当派本来应该由贫道执掌的,可是自掌门师尊亡于死亡谷后,他们却将我撇在一旁,推举玄天出来,我又怎能甘心?”
  龙中宇拂了拂面前的青烟,冷冷道:“就算你有理由背叛师门,但是敝门郑师叔又与你有什么仇?你却施出卑鄙的手段,趁他不防之际将他暗杀身死!”
  玄地道人的情绪渐渐干静下来,缓声道:“贫道以为做得天衣无缝,无人会晓得是贫道所为,没想到竟会被你这么快便发现……”
  龙中宇冷笑一声,道:“这可见得天下没有永远的秘密。”
  玄地道人颔首道:“大侠说得不错,天下没有永远的秘密,反正这件事早晚都要让你知道,还不如让贫道告诉你……”
  他沉吟一下,道:“郑公明乃是本教潜伏在峨嵋的弟子,他不该向你泄漏本教秘密存在,所以贫道才杀他灭口!”
  “胡说!”龙中宇震惊之下,怒叱道:“郑师叔又怎会是背叛师门的人?你将他害死了,竟然还要污蔑他的清白!”
  玄地道人不屑地道:“污蔑他的清白?贫道从未将他放在眼里,就是在杀死他的刹那,也没有改变这种观念……”
  龙中宇蓦然拔出长剑,怒喝道:“你再多说一句,在下……”
  他的话未说完,已发觉手里的那支玉龙剑似乎变得重若千斤,竟然会拿不动,心中一震,赶紧运功提气,却是四肢百骸都变得酥软无力,那聚存在于丹田的真气,此刻如同轻烟般的,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他的体内。
  他的脸色骤变,凛骇道:“你……”
  玄地道人阴阴一笑,伸手过来,取下了龙中宇手里的玉龙剑,道:“龙大侠,贫道是来与你谈话的,你又何必动起兵刃呢?这岂非太不友善了?”
  龙中宇全身酥软无力,连握剑的力量都没有,只有眼睁睁地看着玄地道人把玉龙剑取去。
  他心头既是惊骇又是震怒,不晓得自己是在什么时候中了对方的诡计,以致变得这种样子。
  他暗忖道:“莫非毛病出在罗刹娘娘给我吃的那份饭菜里?”
  他一想到这里,马上又加以否决,因为罗刹娘娘若要对付他,根本用不着在饭菜里下毒。
  “那么……”龙中宇的目光一闪,凝望着从面前那个兽炉里腾升而起的青烟,忖道:“这一切的毛病都出在这香郁沁人的青烟里了?对,一定没错……”
  玄地道人看到龙中宇的神态,似乎晓得他已知道全身酥软原因,笑了笑道:“不错,是贫道略为用了点心机,在这龙涎香里加入一种特殊的药草,这种药草只能使嗅到的人功力全失,对他的身体不会有害的……”
  龙中宇怒道:“你……你预备怎样?”
  玄地道人笑了笑道:“你尽可放心,贫道不会像对付敝派掌门师兄那样对付你的,贫道要押解你到总舵去,你的命运是由教主安排了!”
  龙中宇听他这么一说,这才晓得武当掌门之死,原是跟自己一样,遭受玄地道人杀害的。
  他明白自己现在就算说干了嘴,玄地道人也不会放走自己,于是只有保持沉默,凝神屏息,想要凝聚丹田的真气,将那股存在体内的药香驱除出去。
  玄地道人缓缓站了起来,道:“龙大侠,你不必再费神了,没有解药,任何人都无法解除这种药香。”
  他左手抓着玉龙剑,右手一把挟起龙中宇,然后跃下横榻。
  龙中宇怒道:“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玄地道人淡然一笑道:“龙大侠,请你不要太过急躁,那样,对身体不好的。”
  他说着,伸出左手,以剑鞘的尖端在榻边一撞,龙中宇只见整张横榻往左边一移,便没入墙里,原处现出一个大洞,玄地道人挟着他,很快地便走进洞里。
  龙中宇但见这横榻底下洞里筑有一级级的石阶,两边墙壁都是用一块块巨大的麻石砌成的。
  他被挟住在玄地道人的肋下,脸孔是侧着的,只望见左边的墙壁上悬着的一盏盏油灯,和石墙上的青色苔草……
  一进入地洞,立即便有一股潮湿的气息扑上面来,玄地道人一面伸手在墙上撞了下,一面说道:“这个地洞废置了十多年没有启用过,连壁上都长满青苔,味道不太好闻,还请你忍耐一下。”
  在两壁回响的话声里,头上的横榻很快地回复原状。
  玄地道人挟着龙中宇走完了那十多级石阶,然后轻轻地把龙中手放了下来。
  龙中宇缓缓自地上站好,整了整衣衫,目光在四下扫视了一下,问道:“你要带我到哪里去?”
  玄地道人说道:“龙大侠,你也懂得像你目前这个样子,我们绝对无法把你送出武当,首先要替你改变一下原来的模样,然后再请你看一件有趣的事情,以后嘛,你就可以堂堂正正地离开武当,经由任总巡查送至总舵。”
  龙中宇道:“你们的阴谋绝对无法得逞的。”
  玄地道人淡然一笑,道:“龙大侠,请这边走。”
  龙中宇瞪了玄地道人一眼,依着玄地所指的路缓缓行去。
  这个地道从石阶开始,分成三条,每一条都是同样的幽深,不晓得通向什么地方而去。
  龙中宇和玄地道人是向着左边的那条地道而去的,一路之上,他发现在墙上每隔五步,便有一盏油灯挂着。
  那淡色的光芒时时将他的影子拉长,又加以缩短,有时却在前面,走了没有几步又到了身后。
  龙中宇望了望墙上的油灯,问道:“这些灯里的油是刚加进不久,看来你在午后特意安排我住到这里,那个时候,你的心里已定好了这条诡计要把我送到这儿来了!”
  “不错!”玄地道人在他身后道:“贫道很佩服你的聪明与独特的见解,但是,你那么聪明又有什么用?它能帮得了你逃过被掳的命运吗?”
  龙中宇冷笑道:“上次我还不是逃走了?”
  玄地道人哈哈一笑,道:“龙中宇,你认为你聪明?贫道比你还要聪明,上次你从北斗那儿逃去了,这次你无论如何都逃不脱的!贫道所用的办法,你连想都没想到过!”
  龙中宇冷笑一声,没有理会玄地道人。
  他们两人走了约有五丈多路,前面已是一堵石墙,地道靠右边拐了进去。
  龙中宇正待循着地道向右边深入,玄地道人已伸手在他背上一拍,道:“不要再进去了。”
  龙中宇停下了脚步,侧过头来,冷冷道:“你要在这儿动手?”
  玄地道人一笑道:“贫道说过不会杀你,你又何必害怕呢?”
  他倏然地飞身跃起,右掌在顶壁一拍。
  龙中宇也没看清楚玄地道人那一掌拍在什么地方,耳边已听得一阵轧轧的机簧声,头顶上的一块巨石已经掀了起来,露出一个四方的大洞。
  玄地道人落在龙中宇的身旁,见到他仰首上望,得意地道:“贫道设计的这个机关巧妙吧,任何人到了这儿只会继续往里面深入,绝不会想到头上还有路可行,而里面的那条路则跟其他的两条路一样,全是陷阱。”
  龙中宇尽管一向自认聪明,也不禁对玄地道人构想之奇而感到钦佩。他轻叹一声道:“你既有如此高明的智慧,为什么不将之放在正经事上,偏偏要做出这等邪恶之事来?”
  玄地道人狞笑一声道:“只要能让贫道成为武当掌门的事,一切都不是邪恶的!”
  他一把抓住龙中宇的左臂,厉声道:“龙中宇,贫道警告你,不要惹起我的盛怒,虽然我不会杀了你,但我却可使你内脏受到暗伤,一辈子都无法恢复!”
  龙中宇被玄地道人把左臂抓住,他只觉手臂上仿佛上了一道带针的铁箍,痛得他浑身都在打颤。
  他全身功力尽失,不但无法反抗,连挣扎的力量都设有,咬着牙道:“玄地老道,你竟敢伤害我,在下尽此一生绝不会放过你。”
  玄地道人狞笑道:“你这一生快该完了,还能将贫道怎样?”说着,手上又加紧了力道。
  龙中宇痛得额上都冒出了冷汗,他没有出言叫饶,咬着牙冷笑道:“老杂毛,在下就算完了,罗刹娘娘也不会放过你的!”
  玄地道人一懔,还没说话,头上的暗记里传来一声沉喝,厉声说道:“玄地,你要怎样?”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二十四章 骇人听闻
下一篇:第二十六章 李代桃僵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