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李代桃僵
 
2019-11-06 15:34:27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且说龙中宇随同公羊群进入内室,他只见公羊群伸手在墙上一按,让那堵石壁回复原状,然后侧过身来,深深地凝注着自己。
  龙中宇问道:“你认识我?”
  公羊群呵呵一笑,也学着他的话,问道:“你认识我?”
  龙中宇苦笑道:“在下从未见过,如何认识你?”
  公羊群也跟着呵呵一笑,道:“老夫也从未见过你,如何认得你?”
  龙中宇在以前曾经听到冯飞虹提起公羊群的易容手法天下无双,却没听她说过公羊群的脾气竟是如此之怪异奇癖。
  他笑了笑道:“老丈既然不认得在下,又如何要如此炯炯地凝望在下?”
  公羊群道:“老夫负有责任,将你的容貌改变下来,另外再创造一个龙中宇,假如不注意记下你的脸部特征,如何能够再创造一个你呢?”
  龙中宇试探地问道:“老丈真的要另外捏造一个假的龙中宇?”
  公羊群颔首道:“我们教主的命令如此,老夫如何能够改变得了呢?”
  龙中宇淡然一笑,道:“在下不相信你们所创造的那个假龙中宇会有什么作用,其实他们这套计谋上次也曾经用过了一次,结果呢?有没有收到任何效果?”
  “中宇,你太倔强了。”公羊群的话声突然一变,叹了口气,道:“这样下去,你会吃大亏的。”
  龙中宇听到公羊群的话声突然一变,竟然就跟冯飞虹所说的话一模一样,他不由为之一惊,愕然望着公羊群一会儿,方始道:“你……你是谁?”
  公羊群道:“中宇,你连我的话都听不出来?”
  龙中宇惊道:“你是飞虹?你真是飞虹?”
  公羊群吁了口气道:“你总算还记得我,我还以为你忘记我了呢!”她在说话的时候,伸手在耳后轻轻一抹,然后往外一揭,揭下了层薄薄的面具。
  龙中宇的目光一亮,失声道:“你果然是飞虹!”
  他兴奋地向前行了两步,忘形地捉住了冯飞虹的双臂,道:“你……这一向安好吧?”
  冯飞虹取下面具,又剥下了头上套着的假发,脸上一红,道:“你……你想不想我?”
  龙中宇一看她眼中露出的神采,晓得自己是太忘形了,眼前的冯飞虹并非是被自己所看待的那样是个男子,而是一个含情的女子。
  他尴尬地放下了扶在她手臂上的双手,道:“我听说你已被天心教抓住,心中一直非常难过,没想到你……”
  冯飞虹揣起面具,缓缓拉起了龙中宇的手,默默地望着他,柔声道:“我能听到这句话就是死也心甘了。”
  龙中宇尴尬地想要抽回被她握住的双手,却又惟恐伤害到她那颗敏锐的心灵,犹豫了一下,道:“你没吃过什么苦吧?”
  冯飞虹摇了摇头,道:“就算能为你吃点苦也算不了什么,何况我的运气不错,并没有吃过什么苦……”
  龙中宇缓缓抽回双手,问道:“你怎会到这里来的呢?刚才我真不相信那怪诞的公羊群竟会是你所装扮的。”
  冯飞虹得意地一笑道:“别说是你了,就是他们也都被我瞒过了,想想我都觉得好笑,尤其是看到你那样子,使得我差点就要笑出来了,幸好这些日子我跟随公羊群学了不少东西,不然真不能克制自己的情绪呢!”
  龙中宇道:“你还没说过怎会到这儿来的呢?”
  冯飞虹道:“我记得上次不是对你说过,我以前认得一个易容大师吗?我的易容手法便是跟他学的。这次我被天心教抓住,他们押我回总舵,结果被他碰上……”她的脸色微微一红,道:“由于以前我跟他有一段不平凡的关系,所以当他一发现我的时候,便设法救我下来,当然他有用意……”
  龙中宇见她说到这里,脸上闪过一丝凄然的神色,只觉心中一阵难过,低声道:“飞虹,你不用再说了,我……这都是我拖累了你,愿你能原谅我。”
  冯飞虹道:“不!我没能完成你所交托的事情,应该求你原谅我才对。”
  龙中宇轻叹一声道:“我们是朋友,理该互相救助,结果我不但没救助到你,反而一直受你所助,你再这么说,使我心中更加难安了。”
  冯飞虹道:“中宇,你既然把我当朋友看待,便不该再说这些话了,哦!你现在怎么了?能不能……”
  龙中宇摇了摇头道:“我不慎中了玄地的暗算,吸入毒香,此刻全身乏力,真气已经无法提起……”
  冯飞虹皱了皱眉道:“这就不好办了,我没想到你会中了他们的暗算……”
  她生怕龙中宇会难过,话声一顿,道:“现在不管什么了,只有先设法逃离此地,然后再慢慢地设法。”
  龙中宇问道:“他们预备怎样对付我?飞虹,你可晓得?”
  冯飞虹道:“详细的情形我也不太了解,不过听到公羊群说过,他们教主这次是要尽一切力量对付,好像也是跟什么夫人发生争执,认为你的存在会引来铁心孤客,所以他这次命令公羊群到这儿来,预备把你押回总舵,然后重新改造一个你,去暗算铁心孤客……”
  她疑惑地道:“听说这一切的行动,完全是教主亲自决定的,而教主夫人竭力反对,他们俩人吵了一架后,教主夫人离开总舵,教主才下的手令,我真不明白他们教主夫人为何对你这么好,听他们的意思,教主夫人不惜与教主决裂,也要卫护你的安全,你晓得是什么原因吗?”
  龙中宇苦笑着摇头道:“在下又如何知道呢?”
  他的心里疑惑愈来愈多,对于罗刹夫人跟自己所说的那一番话,又一再地思索,可是依然没有想出是什么原因使得罗刹夫人所以卫护自己。
  冯飞虹沉吟一会儿,吁了口气道:“好了,别再想它了,我们快离开这儿吧!”
  龙中宇道:“飞虹,我此刻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就此走开,只有拖累你,若是他们发现了,我们决难逃脱得了,依我之见,最好还是先设法把我体内毒香的药力除去,那么我们……”
  冯飞虹咬了咬嘴唇,道:“这……不大容易吧!他们此刻只怕已经对我非常怀疑,我若是跟玄地老道索取解药,他岂不对我更加起疑,或许就会败事……”
  龙中宇道:“我想不会吧?方才看他们的样子对公羊群很是尊敬,你把玄地唤进来,用上一点手段……”
  “我倒不是害怕玄地老道会对我怎样!”冯飞虹苦笑道:“我只是担心公羊群会突然赶到,他被我用药迷住,关在一间客栈里,虽然我曾嘱咐那客栈的伙计按时给他服药,但是……”
  “这只有看运气了。”龙中宇道:“这本来就是一种冒险的事情,与其我们逃脱之后,再被他们抓回,还不如在逃脱前先设法拟一个安全的办法。”
  冯飞虹望了他一眼,毅然道:“好吧!反正也是冒险,为了你,我就冒险一次吧!只是,我担心你……”
  龙中宇道:“舍此之外,没有其他办法了,若是不能成功,也只好归诸于命运了。”
  冯飞虹苦笑了下,道:“就让命运决定吧!”
  她重新戴上了假发,罩上了面具,然后沉声咳嗽了一下,恢复公羊群那等声音,沙哑着缓缓走到门口。
  她回过头来,又望了龙中宇一眼,然后将石门拉开一条宽仅四尺的缝隙,唤道:“玄地道长,请你进来一会儿。”
  在外室之中,玄地道人正跟任明杰商量着第二天剑会的种种安排,他一听公羊群呼唤自己,连忙应声道:“公羊先生,有什么事吗?”
  冯飞虹怪叫道:“老夫叫你进来,当然有事情找你,问什么?”
  玄地道人对任明杰作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脸上堆着微笑,向着冯飞虹行去。
  冯飞虹也不管他们以何种诧异的目光望着自己,让开了路等玄地道人进来之后,很快又把石门掩了上去。
  玄地道人当然不知道眼前这个公羊群便是冯飞虹,他进了内室,看龙中宇悠闲地坐着,诧异地问道:“公羊先生,请问有何事情可容许贫道……”
  冯飞虹叱道:“谁叫你使得他全身都不能动一下?”
  玄地道人一愕,道:“贫道并没有啊!”
  冯飞虹抹了抹颔下的胡须,道:“玄地道人,你可晓得老夫这次来到武当,是受到教主请求才来的?”
  玄地道人笑道:“这个贫道当然晓得,公羊先生是教主的上卿,易容之术天下无双,这次若没有你老来此,整个计划便无从推动!”
  “你既晓得老夫的易容之术天下无双,为何还要拿一个死人来交给老夫?”冯飞虹怒叱道:“莫非你怀疑老夫的神技,要考验老夫一下不成?”
  玄地道人惶恐地道:“贫道哪敢这样?公羊先生错怪了!”
  “错怪了?”冯飞虹指着龙中宇道:“你看他那样子像不像个死人?”
  玄地道人望了龙中宇一眼,苦笑道:“玄地不懂公羊先生之示……”
  冯飞虹跺足道:“你还来跟老夫装迷糊?”
  玄地道人弄得一头雾水,道:“公羊先生,请你说明白一点,贫道实在不懂老先生话中玄机。”
  冯飞虹哑声道:“你可知道,老夫的易容之术只是对活人施用的,可不是替死人化装的!他这么手不能动,脚不能动,脖子也没有办法转,要老夫如何能动手?”
  他猛然一拍双手,道:“玄地,你要清楚,老夫不单单是把他变个样子,还得要把他的神态,动作,声音都琢磨一番,然后才能另外造一个龙中宇出来,完成教主所交代的使命,你这么一来,要老夫如何能动手?”
  玄地道人疑惑地望着龙中宇,道:“他只不过是中了贫道的毒香,除了无法提气运力之外,其他的动作并无影响,跟普通人一样,哪会动都不能动?”
  冯飞虹吼道:“你不相信老夫的话?干脆,老夫就此回总舵去,这儿一切你来弄,老夫不管了……”
  玄地道人惶恐地道:“公羊先生,请勿生气,贫道不是不相信你的话,而是认为这全是龙中宇弄的鬼,他明明可以动,却偏不动,这不是与老先生过不去是什么?待贫道去教训他一顿,他便晓得厉害了。”
  冯飞虹脸孔一沉,叱道:“你要做什么?你想破坏老夫施术?”
  玄地道人一愕,刹那之间都不晓得怎么回答才好,若非他知道公羊群在教中的地位清高,自己决不能得罪,早就拂袖而去了。
  冯飞虹见到自己一顿吼叫,果然使得玄地道人无法回答,冷哼一声,道:“玄地,你将来必定是武当一门之主,大概认为老夫的话不够分量,所以你才蔑视我是吗?”
  玄地道人凛然道:“老先生,两包解药在此,请你拿去吧,不过……”
  冯飞虹挥了挥手,道:“任何的后果有毫夫负责,不需道长担心就是了。”
  玄地道人将两包解药交给了冯飞虹,侧首望了静坐在那儿,动都不动一下的龙中宇一跟,打了个稽首,道:“公羊先生,没有贫道的事了?”
  冯飞虹启开石门道:“你叫陈翔半个时辰之后再进来,老夫要跟他开始施术,叫他准备着。”
  玄地道人应了声,转身走出石门,进入外室。
  就在他一转身的刹那,他嘴角浮起一丝阴笑,可惜冯飞虹只急着要给龙中宇服下那两包解药,而没有注意他的表情。
  玄地道人进入外室,任明杰走了上来,问道:“道长,他找你进去有什么事?”
  玄地道人说道:“真是奇怪,公羊先生逼着贫道把解药给龙中宇服用……”
  任明杰诧道:“咦!他为什么要这样?”
  随即大惊谌:“龙中宇体内的毒解除了,岂不会伤害公羊先生?他如何这样糊涂?”
  陈翔惊道:“道长,你怎可这么做,公羊先生负有重大使命,怎么可以让他跟那小子在一个室内?”
  玄地道人淡然一笑,道:“贫道当然不会真正地把解药拿出来。”
  任明杰问道:“公羊老头的脾气最怪了,你如何能瞒得过他?”
  玄地道人得意地一笑道:“贫道被他所逼,无法可想,只有将解药给他,可是我却给了他两包,第一包是真正的解药,第二包则是本门的‘迷蒙精油’,服下之后,不到半盏茶的工夫,便会使人昏迷不醒……”
  任明杰拍掌笑道:“道兄,你这一手果然使人惊叹,妙得使老夫都想象不到,不过,你这么一来,让公羊老头晓得了岂不糟糕?”
  玄地道人脸色一肃遣:“贫道有一件事情觉得非常疑惑,尚要请问陈少侠。”
  陈翔拿到了那柄玉龙剑,真是爱不释手,抚了又抚,摸了又摸,他早先还担心公羊群的安全,听到玄地说起并没真正把解药拿出来,又只顾去抚摸那玉龙剑去了。
  陈翔一听玄地道人对自己说话,明了一声,侧了首问道:“道长,有什么事?”
  玄地道人问道:“陈少侠,你一直跟公羊先生由总舵来此的吗?”
  陈翔道:“是呀,有何不对吗?”
  玄地道人说道:“贫道认识这公羊先生十分可疑,他好像处处都卫护着龙中宇,因此贫道认为他可能是……”
  他的话未说完,陈翔哈哈大笑道:“道长,你怎会有这个想法?真使本侠把肚子都笑疼了。”
  任明杰也大笑道:“这真是天下最大的笑话,公羊先生生平最擅于易容,只有他来改变别人的容貌,那有别人在他身上易容,改变容貌的道理?道长,你想得太多了。”
  宫北斗也想通了这个道理,张开嘴来也想大笑,但是一看到玄地的脸色不对,笑了半声立即捂住了嘴不敢再笑下去。
  玄地道人尴尬地道:“贫道只是这么猜测罢了,因为他的神态十分可疑,这才……”
  陈翔摇了摇头,笑声一顿,道:“道长,你想得太多了,天下哪有这种事情?公羊先生的脾气,本侠清楚得很,他一向就是这么个样子,喜欢易容,就跟有些人喜欢古物,我们喜欢名剑一样,所以他方才那么称赞龙中宇,本少侠并不生气……”
  玄地道人说道:“可是他……”
  陈翔摇了摇手,道:“道长不必多说了,公羊先生喜欢归喜欢,却还不敢违背教主的命令,做出有违背教规之事……”
  他的眼中闪出一阵凛冽的寒芒,沉声道:“任何人有违教规,都得受到严厉的处分。”
  玄地道人听他这么一说,再也不敢吭声,顿时室内一片静寂。
  倏然,一阵沉闷的敲击声传进室内,他们全都为之一怔,玄地道人诧异地道:“奇怪,这时还有谁来?”
  任明杰道:“好像是从教里赶来的人。”
  说着便待去启开石闸,让来人进内。
  陈翔摇了摇手道:“等一等。”
  任明杰道:“暗号没错,是教里来的人。”
  陈翔右手按住玉龙剑的剑柄,走到闸前站好,道:“此刻教中不应有人来此,我们还是小心点为是。”
  他的目光一转,落在宫北斗身上,道:“宫舵主,请你将闸门启开。”
  宫北斗在室内这四个人当中,身份算是最低了,陈翔年纪虽轻,却是教主的嫡传弟子,来自总舵刑堂,身份职务都较他为高,他此刻正要巴结陈翔,对于陈翔的话岂有不听之理。
  他躬身应了一声,运了一口真气,左掌护胸,走到石门之前,缓缓把闸门拉开。
  他本来还在凝神戒备,惟恐那突然而来的人不是本教之人。
  但是,当他的目光一落在那站在门口的一个光头虬髯,身形魁梧的老者身上,他的目光立刻定住了,很快地,他的脸上浮起一种惶恐而又惊骇的神色。
  那个光头老者生来一副威猛豺狼的面貌,环眼豹额,虎口狮鼻,眼中神芒烁烁,有如电光。
  他就是不生气,那副样子也使人骇怕,更何况此刻一脸煞意,环眼圆睁,难怪宫北斗为之惊惶失措。
  他定了定神,躬身道:“褚副教主……”
  那个被称为副教主的光头老者沉声道:“走开!”
  他伸手一挥,但见整只手掌光秃秃的,只有一根大拇指,其余四根手指竟是齐掌而断,使得他的形象更加吓人。
  宫北斗一受喝叱,连忙向旁让开,不敢挡路。
  那褚副教主进入室内,任明杰、陈翔和玄地道人全都大惊,躬身行礼,可是他仅仅点了下头,便面对陈翔叱道:“翔儿,你怎么这样糊涂,连一点事都办不好?”
  陈翔一愣,道:“师叔!翔儿……”
  褚天彪沉声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是什么事,可见你有多糊涂,哼,若非公羊先生替你说情,老夫就送你进刑堂以教规来处置!”
  他这句话不但使得陈翔弄得一头雾水,连其他的三人也不明白他为何发这么大的脾气。
  他们正在发愣,陈翔还未替自己辩解之际,门外传来一声怪笑之声,道:“天彪兄,这都只怪老夫不好,又怎能怪得了陈少侠呢?算了,算了。”
  众人只见在话声中,走进一个怪样的老者,正是那当代易容大师公羊群,除了他之外,紧接着又进来了四个金衣蒙面武士,他们一进室内,立即成扇形排开,挡在门口,似是防备有人进出。
  玄地道人失声道:“果然贫道所料不错,那个公羊先生是假的。”
  公羊群目光转了一下,问道:“那个贱人到哪里去了?”
  玄地道人说道:“就在内室。”
  陈翔真没料到玄地道人的猜测果然不错,他一想起自己方才还在嘲笑他,心里更加不是味道,玉脸之上顿时浮起浓郁的杀机。
  他没等褚天彪启开通往内室的石门,一个箭步跃将过去,拔出玉龙剑,大喝一声,向着石门连劈数剑。
  褚天彪只见剑刃锲入石门之中,如同削豆腐似的,转眼之间石门便被切裂成块,随着剑风跌落地上。
  他大声赞叹道:“好剑!”
  陈翔一听他的语气,心中不由为之一跳,赶紧收剑归鞘,领先冲进内室。
  陈翔一冲进内室,目光闪处,已见到室内空空如也,冯飞虹和龙中宇已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褚天彪脸色一沉,问道:“翔儿,人呢?”
  陈翔定了定神,道:“他们不会跑多远的,我一定要去把他们抓回来!”
  褚天彪怒道:“人都已跑了,你还到哪里去抓?”
  玄地道人说道:“禀告副教主,贫道早就看出那公羊先生并非真的公羊先生,所以在他要贫道拿解药时,给了他一包假的……”
  他详细地把方才的情形说了一遍,褚天彪抚掌道:“好,还是道长要得,处事沉着,应付得宜,老夫返回总坛,会将情形禀报教主,必有重赏。”
  他的话声一顿,脸孔一沉,侧首对任明杰道:“任总巡查,你也是个老江湖了,怎么连一个人的真伪都看不出来?竟然闹出这等笑话,若是传将出去,你的脸还挂得住吗?”
  任明杰受到褚天彪的叱责,吭都不敢吭一声,躬身道:“副教主说得极是,卑职知罪!”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二十五章 图穷匕现
下一篇:第二十七章 千钧一发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