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千钧一发
 
2019-11-06 15:35:21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个道士一倒地死去,整个阵式便都为之一乱,褚天彪伸出的右掌随便地变掌为爪,一把抓住一个道士,沉声一喝,将他的整个人都举了起来,往外一抛。
  那个道士发出一声怪叫,手舞足蹈当中,身躯飞起,已撞在另一个道人身上,顿时两个人都昏死过去。
  褚天彪大发凶威,指东打西,指南打北,在一刹之间,便已被他打死十三个道士。
  其余剩下的那三个死里逃走的道士,看到他这种威猛凶厉的神情,已经吓得心裂胆战,再也没有斗志,不约而同地向三个不同的方向逃窜开去。
  这幕悲惨狠毒的情景,就发生在玄机老道向褚天彪奔去的这段时间里。
  玄机老道一看到本门的弟子尸横狼藉的悲惨情景,眼睛都几乎红了,真恨不得身有双翼,可以使他一下就飞到褚天彪的身边,与他拼命。
  褚天彪在转眼之间破了武当剑阵,目光在地上倒卧的尸体上扫了一眼,落向急追而来的玄机老道和那一群道士,狂笑道:“哈哈!武当派闻名武林的剑阵也不过如此,老夫总算见识了!”
  笑声之中,他飞身跃起,朝着季若薇奔去的方向追去。
  季若薇与褚天彪硬拼了一招,震得内腑出血,她为了拯救龙中宇,强自抑制着内伤,挟着他飞奔而逃。
  若非是那些道士闻讯追来,有人认出了她和龙中宇,而结成剑阵阻挡住了褚天彪片刻,她以受伤之体,且又带着一个龙中宇,早就被褚天彪追到了。
  她在那些道士结阵围住褚天彪的时候,根本不敢停留,依然挟着龙中宇向西北方奔去。
  因为那儿正是武当派为了替接受邀请参观这次剑会的各派高手所安排的住宿之所,在她的想法,只要她能进入那一幢幢的房舍里,褚天彪便无法找到她。
  他若要任意穿房人舍地搜索,定然会导致其他各派人士的不满,到那时褚天彪再厉害,也挡不住那么多的高手联手而攻。
  她的心里打算得很好,只是没想到褚天彪的武功太高了,高得超出她的想象之外,连那闻名武林的武当剑阵,不但不能把他困住,反而在数合之内便被他杀得一败涂地。
  等她一听到褚天彪的狂笑之声,缓了口气,回过头来望去时,她才发现武当剑阵竟是那样的不堪一击,仅是枉有虚名而已。
  她心头的那份惊骇真是可以想象到了,脚底就是这么缓了一下,她已看到褚天彪飞身跃出数丈,正好踏在一个奔逃中的道士头顶。
  那个道士发出一声惨叫,一个大好头颅已被他踏碎,身子向前冲出几步,便已倒地死去。
  褚天彪却借着那一股力量,冲天飞起,双臂展开,就像一只秃顶老鹫,向着八丈之外愕然站立的季若薇扑去。
  季若薇有生以来,从未见过如此凶残狠毒之人,她真想不出龙中宇在何时又惹了这么一个强敌,竟然地追上了武当。
  不过此时强敌追来,不容许她有思索的机会和时间,只得将问题抛诸于脑后,挟着龙中宇疾奔而去。
  龙中宇只是全身不能动弹,却非没有知觉,他被季若薇挟在肋下,接触着她那柔软的身躯,闻到了从她身体上隐隐传来的处子芳香,也从飘动的面纱下,看到了她那秀丽绝美的脸庞。
  那有如玉石雕琢成的脸靥,朱红的菱唇,确实带给他一阵罕有的陶醉,如果不是处身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他一定会认为这是一生之中难得的享受。
  但他明白此时危险万分,那个光头老者的武功太强,季若薇也已负伤,若非为他之故,她也用不着带伤而逃了,事实上根本就不可能会负伤。
  他岂能为了一己生命,而影响到季若薇的生死,甚而在这种情况中还生出不良的念头?他很快地收敛起那飘忽的意念,低声道:“季姑娘,在下不想拖累你,请你将我放在地上算了。”
  季若薇在急速奔行之中,不能开口说话,听到他的话声,垂目望了他一眼。
  黑夜之中,她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看到了他那英俊脸庞的轮廓。
  她的心里一阵激动,忖道:“你又怎知我的心意?我为你都愿冒着内脏受伤,功力全失的危险,你还要我把你放在地上,你也太不了解我了……”
  龙中宇见到自己说的话,她没有作什么表示,知道她是因为全力飞奔中,无法开口说话所致,他又怎会想到季若薇有那种念头?
  他轻轻叹了口气,道:“在下虽然不知那个光头老者是谁,却知道他在抓到在下之后,一定不会伤害我的,季姑娘,你又何必冒着这么大的危险……”
  他才说到这里,蓦然觉察有几滴水珠掉落在脸上,流过面颊,正好顺着嘴角进入张开的嘴里。
  一丝咸咸的味道在舌尖停留着,他已觉察出那儿颗水珠不是夜雾,而是季若薇的泪珠。
  顿时,他全身似被鞭子抽过,出现一种火辣辣的感觉,从内心的深处,涌起若涩而又酸楚的滋味。
  他转叹口气,道:“季姑娘,你……你又何必?”
  季若薇全身一颤,脚下稍缓,颤声道:“你……你……”
  她一张开嘴,已是不住在喘气,只说了几个“你”字,再也说不出话来。
  她的脚步就是这么一缓,身后已传来一声大喝,劲风急啸,匝体而至。
  季若薇在慌乱之中一侧,眼角的余光已瞥到褚天彪腾空飞落而下。
  她一看到了那硕壮魁伟的身影,心情突然变得出奇的镇定,脚下一错,手腕急振,银鞭闪出一道弧形的光芒,自下而上,往褚天彪的脸部扫去。
  褚天彪嘿嘿一阵怪笑,右手急抄,迅快之极地握住了银鞭的鞭梢,用力往上一提,大喝道:“撒手!”
  一条银鞭被抖得笔直,季若薇那娇小的身躯,在他的喝声里,被提起离地。
  季若薇挥鞭击打褚天彪的面目,便是要争取转身逃避的机会。
  她一见褚天彪用力将她拉起,立即把手一松,侧身向右边的树林奔去。
  褚天彪没料到季若薇如此刁钻,竟然连银鞭都不要了,而向旁逃窜,他大喝一声,道:“你还想跑到哪里去?”
  喝声之中,飞身急扑,抓着银鞭,向季若薇抽去。
  他的功力够高,反应也很快,可是季若薇既然早有打算,动作当然也够快了,褚天彪的一鞭抽出,她已挟着龙中宇窜进树林之中。
  只听哗啦一声大响,银鞭所及,已扫下一片枝叶,却没有击到季若薇的身上。褚天彪一见季若薇窜进树林,这份震怒真是无可比拟,也顾不得江湖上“逢林莫入”的规矩,身形未落,手腕一抖,银鞭缠住一枝大树,借着那股力量,飞身扑进树林之中。
  他一进入林中,立即停下脚来,凝神谛听,想要搜索到季若薇的下落,可是他只听到了玄机道人的吆喝之声,和晚风刮过树梢的声响,没有听到树林之中有任何其他的声音发出。
  他左掌竖立胸前,低声喝道:“女娃儿,你逃不掉的,快点出来吧!老夫只想抓到龙中宇,绝对不会伤害你的!”
  他在喝声中凝目四下搜索,由于树林之中太过黑暗,他的目力所及,只看到五步之内的情形,稍远一点便看不见了,所以搜索了一下也没看到季若薇身在何处,甚而连呼吸之声也被风声所遮而听不到一点。
  他等了一会儿,又道:“老夫找寻龙中宇的目的只是想与他谈论一些事情,绝不是要伤害他的,你可以放心,老夫保证不会伤害你们两人……”
  话声在树林中传出,好一会儿工夫,也没听到季若薇的回答,倒是听到林外不时传来尖锐的啸声和嚣闹的人声,看来武当派的道士已经全部出动了。
  褚天彪并不在意武当的那些道士,他所心急的是无法寻找到龙中宇和季若薇的存身之处。
  他又默然等了一下,怒喝道:“女娃儿,你若是不出来的话,老夫就是烧了这座树林也要逼你出来……”
  他的话声刚了,突然在林外传来一声清脆的话声呼叫道:“姐姐,姐姐,你在哪里?”
  季若薇藏身在树林中,虽然听到了季鹏翔的呼唤之声,却不敢答应,惟恐这一答应,便使得褚天彪发现自己的行踪。
  褚天彪是何等的精明?他听到外面有呼叫一声,心念一动,立即便想到了那个童子可能是季若薇的弟弟,否则武当山又何来的童子?
  他身形一动,穿出了树林之外,循声而去,只见到一个全身穿着红衣的童子站在林外不远,正在不住观望。
  在他的身外不远,玄机道人正和其他两个老道凑在一起,不知谈论什么。
  褚天彪站在林边,招了招手,道:“小弟弟,你是不是找你的姐姐?”
  季鹏翔一见到褚天彪从树林里钻了出来,被他吓了一跳,问道:“你是谁?”
  褚天彪没有回答他的话,道:“你说是不是在找你的姐姐?”
  季鹏翔点头,道:“是呀,你瞧得她在哪里吗?”
  褚天彪道:“她就在这个树林里,正在跟你捉迷藏呢!”
  季鹏翔道:“真的?”
  他半信半疑地走了过来,才走出几步,林中传来季若薇的惊叫之声:“鹏弟,你不可过来。”
  季鹏翔一愕,还没弄清到底是怎么回事,褚天彪已顺势一跃,纵到季鹏翔的身前,将他一把抓住。
  季鹏翔的那一点武功,比起褚天彪起来,相差至少有十万八千里。
  他一见褚天彪突然跃起,还没看清他要做什么,眼前一花,风声微响,他的整个人已被抓了起来,提起老高。
  他手舞足蹈,大声嚷道:“喂!你要干什么?”
  褚天彪笑道:“老夫带你去看你的姐姐。”
  季鹏翔嚷道:“你快放下来,我一个人去找她!”
  褚天彪刚要说话,已听得远处那三个老道大声喝道:“血指魔刀,你快把那孩子放下来。”
  褚天彪目光一闪,看到那三个老道飞身跃了过来,他哈哈大笑,道:“你们谁敢过来,老夫就把他杀了。”
  玄机等三个老道原先在商量事关武当的存亡大计,敢情他们不单是为了血指魔刀的突然出现,并且还为了山下传来的一连串警讯。
  他们既不知要如何对付这凶名久著的血指魔刀褚天彪,又不晓得那闯上武当的是什么人,所以在磋商不停,一时没有注意到季鹏翔。
  等到他们一发现褚天彪自树林里跃了出来,掳走季鹏翔,他们才发现事情更加严重了。
  因为季鹏翔和季若薇两人是武当的客人,这次来武当是受到邀请来观看比剑大会的,他们若是在武当遭到什么意外,将会影响到武当的声誉至大。
  他们在不久前还看到了峨嵋郑公明的被人害死,尚不知该要如何处理才好,此刻又发生季鹏翔被掳走之事,使得他们焦急无比。
  是以他们在急奔过来时,一听褚天彪之言,全都不敢向前追赶,连忙停住了脚。
  玄海大声道:“血指魔刀,你已是武林中成名的高手,怎会做出这样卑鄙之事?竟然拿人家的孩子来威胁贫道……”
  褚天彪怒吼一声,打断了他的话声,道:“混账牛鼻子,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对老夫无礼?咄!你可要试试老夫的血指魔刀?”
  话声之中,他向前大步跨开,朝着玄海行去,顿时,一股强大凶狠的气势,逼得玄海等三个老道一齐退后,纷纷运气举剑,抵挡这股凶猛的气势。
  这时,那被褚天彪擒住的季鹏翔,看到武当三个老道竟被这光头老者逼退,心知不对,大声喊道:“姐姐,姐姐,你快来救我……”
  他被褚天彪的大手抓住,那五根粗壮的手指扣在他的背上,就似五个铁钩般地将他钩住,使得他一点力气也发不出来,除了喊叫之外,可说设有其他的办法可以救他自己了。
  褚天彪抓住季鹏翔的目的,便是要他高声喊叫,把季若薇引出来。
  只要她能够出来,褚天彪便不愁抓不到龙中宇了,只要能抓到龙中宇,就不致耽搁整个计划,影响他们未来的独霸武林之举……
  果然季若薇一听得季鹏翔已经落入褚天彪的手里,心中焦急无比,再也忍不住,出声道:“褚天彪,你身为武林前辈,竟然对付一个孩子,传扬出去,你还能做人吗?”
  褚天彪听到她的声音在树林里传出,忽东忽西,断断续续,可以晓得她在说话时,不断地移动身形,变换地方所致。
  他冷笑一声,道:“女娃儿,你不须用话激我,老夫名动天下,不久之后,便将统御整个武林,还怕谁敢数说老夫?”
  季若薇在林中道:“褚天彪,你真是大言不惭,凭你那种功夫,也只不过能对付孩子罢了,还谈什么统御武林,名动天下呢?”
  褚天彪狂笑道:“女娃儿,你也不必出言激使老夫将他放掉,你更不必变换方向藏处,老夫懒得与你#21872;嗦,你若不交出龙中宇,老夫就把你弟弟杀死。”
  季若薇听了这话,真不知该要怎么办才好,她本身内伤颇重,既要顾全龙中宇的安危,又要为季鹏翔的生死打算,一时之间心急如焚,不知该怎样才好。
  龙中宇对这经过的情形虽然没有看见,却也把双方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他心中的那份难受与羞辱,真是说都说不出来。
  想想自己身遭危难,受到一个女子的保护,他已是够不好意思了,再一听到季鹏翔被擒之事,他更加地感到羞辱。
  他轻叹了口气,道:“季姑娘,还是把在下交给他吧……”
  季若薇摇头道:“不,我决不能这么做。”
  龙中宇道:“在下很是感激季姑娘的救命之恩,可是令弟的生命更加重要,我不愿为了我一个人,使得你我两人都遗憾终身……”
  季若薇默然无语,龙中宇又道:“在下虽然不认识他,不过,他若是来自天心教的高手,相信决不会对在下有所不利,姑娘,你……”
  季若薇用手掩脸,道:“我该怎么办?”
  龙中宇还没有说话,林外又传来季鹏翔的惊叫声:“姐姐,快点救我……”
  季若薇心痛如绞,掩脸哭泣起来。
  龙中宇沉声道:“季姑娘,快把在下与令弟交换,若是晚了,恐怕那人会……”
  “你不要再说了。”
  季若薇扑到龙中宇的身上,轻泣道:“我……我该怎么办呢?”
  龙中宇被她摆在一株大树下,只好由她卧伏在自己的怀里了……
  那娇柔轻盈,丰润光滑的躯体,一扑倒在他的怀里,使他从心底升起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
  尤其是从她身上发散出来的那份馨香,更使他胸腔里的热血都在沸腾,身上似乎长着双翼,翩翩然飘飞天际……
  这是生命里进发火花的一刻,这是灵魂相契合的一刻,这刹那便是永恒……
  只可惜这美丽的一刻太短了,短得使得他的神智刚刚翩然飞起,便被褚天彪的吼叫声唤回人间。
  褚天彪在外大声道:“老夫数到第十,你若是不把他交出来,老夫就要下杀手,将这小于杀死了。”
  他的话声一了,便开始数数,那一个个数目字,像是铁锤样地捶在龙中宇和季若薇的心上。
  龙中宇痛苦地道:“季姑娘,你要我一辈子都不能安心吗?你要我从此不要做人?”
  季若薇站了起来,颤声道:“我……”
  龙中宇激动地道:“在下非常感激季姑娘你的深情,终此一生都不会忘怀,可是……”
  季若薇道:“你不要再说了。”接着她高声道:“好,褚天彪算你厉害,我出来了。”
  龙中宇见到她没有把自己带出去,忙道:“季姑娘,你……”
  季若薇没等他说完话,脚尖一踢,闭住了他的哑穴,顿时龙中宇喉头好似塞进一团石头,嘴唇嚅动,再也说不出话来。
  龙中宇的话声一噎,季若薇已缓缓地蹲下身来,俯脸在他的脸上,用自己的嘴唇搜索着他的嘴唇,轻轻地吻了上去。
  龙中宇的心弦一颤,还没尝出她的樱唇是什么滋味,也不明白她为何要那样做,季若薇已经很快地抬起头来……
  她轻轻地道:“请你不要看轻我,我就是为了你牺牲性命都可以,但是不能让鹏弟为我而牺牲……”
  龙中宇听她这么说,隐隐感觉出她的用意如何,他的嘴唇嚅动一下,却是说不出半句话,心里急得几乎要炸裂开来。
  季若薇稍稍顿了一顿,柔声道:“愿你能够记得我,永远记得我……”
  龙中宇听到这里,热泪横流,流得满脸都是,但他却仍旧动都不能动一下。
  他真是痛恨自己,宁愿此刻死去,也不愿像这么动都不能动一下地眼望着季若薇为了他去送命……
  他暗暗发誓道:“她若是为了我遭到不幸,我誓必尽此一生,把所有天心教的教徒杀个干净,然后我再自杀……”
  在这一刹,他的脑海里已没有了他妻子的身影,所充盈着的只是季若薇这种慷慨就死的精神,与自己内心的深长痛悔……
  就在他思忖之时,林外传来褚天彪的喝叫:“女娃儿,你还不出来吗?”
  季若薇轻轻地说道:“中宇,别了……”
  龙中宇听到她的话里充满了悲苦凄凉之情,使得他整个心志都沉湎在一种极端的痛楚里,仿佛被一条毒蛇在咬噬样……
  他只听到季若薇在林外道:“褚天彪,你还不把我弟弟放下?”
  褚天彪大声道:“龙中宇呢?你没把他带出来,老夫怎能把你的弟弟放开?”
  季若薇冷笑道:“我已经受了伤,你还怕我?”
  褚天彪狂笑道:“老夫如何会怕你?”
  季若薇道:“既然如此,你还有什么不能放心之处?”
  褚天彪哈哈大笑道:“好!女娃儿,真有你的一套。”
  龙中宇听到这里,心乱如麻,几乎想要咬舌自尽,他默然地流着泪,只听得褚天彪的笑声一完,林外又传来季鹏翔的声音:“姐姐!姐姐……”
  显然是褚天彪已把季鹏翔放开了,他跑到季若薇的身边,惊悸未定,才会说不出话来,只是尽在呼唤着她……
  季若薇道:“鹏弟,快到那些道长身边去,他们会保护你的,姐姐我要跟这位褚老前辈有点事。”
  季鹏翔嚷道:“我才不呢,武当山这些杂毛,一个个都是胆小鬼,手里拿着剑都不敢动手,我才不要他们保护呢……”
  他的话声一了,褚天彪哈哈大笑,道:“小子,你说得不错,这些杂毛全都是饭桶,胆小鬼,哈哈哈……”
  笑声之中传来喝骂之声,看来是武当的老道们受不了他的讽刺嘲骂,所以才出言喝叱。
  龙中宇正不知那些道士会不会向褚天彪攻来,突然听到季鹏翔尖叫道:“秃头老鬼,你抓我姐姐做什么?”
  褚天彪沉声道:“女娃子,你别在老夫面前弄鬼,快带老夫去找龙中宇……”
  龙中宇在一听到季鹏翔出声呼叫,便知道褚天彪已动手抓住了季若薇。
  他处身黑暗的树林里,不能看到外面的情形,可是从季若薇很快地被褚天彪擒住,可以想象出她并没有动手反抗。
  他心里一阵剧痛,暗暗道:“若薇,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
  他正在想着,已听到季若薇道:“你不用找他了,他已被我托人送走了。”
  褚天彪狂笑道:“老夫过的桥都比你走的路多,你还想在老夫面前耍什么诡计?”
  他的笑声未落,林外接着传来季鹏翔的尖叫道:“你们这些杂毛抓住我做什么?你们快放了我,我要去找姐姐!姐姐,姐姐……”
  龙中宇只觉心力交疲,一阵昏天地转,几乎就要失去知觉……
  蓦然,一缕轻柔的声音传进他的耳里:“唉!这等情景使人看了,有什么办法?老身不管这件事,又有谁能管得了。”
  龙中宇心中大震,连忙睁开眼来,朝声音发出的地方望去,却因林中太过黑暗,看不到说话的罗刹夫人。
  他正在失望之际,只见面前不远处,倏地闪现了一点火光,在淡淡光芒映照下的那个云鬓高耸的妇人,不是那罗刹夫人是谁?
  罗刹夫人轻悄无声地缓缓走到了龙中宇的身边,怜惜地凝望着龙中宇,道:“孩子,这回可把你给苦坏了。”
  龙中宇无言以对,只有以眼中神情表示心里的意思。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二十六章 李代桃僵
下一篇:第二十八章 往日情仇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