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往日情仇
 
2019-11-06 15:36:32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罗刹夫人的话声未了,但听林外传来褚天彪的大喝道:“咄!龚老儿,你若再施出什么邪法来,老夫就把这女娃儿撕裂为两半!”
  罗刹夫人话声一停,道:“老身说得不错吧,他已经挣脱了大宗师的‘慑魂魔功’所给予他精神上的威胁,用季若薇作为要胁下……”
  龙中宇道:“夫人,请你赶快!不然……”
  罗刹夫人笑道:“老身要收的徒儿,有谁敢伤害她?孩子,随老身去看看。”
  她一拉龙中宇的手,熄灭了火摺子,往林外飞掠而去。
  龙中宇一见火光熄灭,林中一片黑暗,顿时一点东西都看不见了,可是罗刹夫人却似处身在白昼,拉着他的手,在林中穿飞掠行,她的身躯连树干都役擦到一下,很快地便穿出那些森立的大树,来到林缘,停了下来。
  龙中宇只觉耳边风声一停,已经来到树林边缘,他的目光乍闪,视线从稀疏的树株间际穿出,向外望去,但见褚天彪右手夹着季若薇,左掌放在右胸前,神情严肃冷峻地站立着。
  在他的前面不远,一个矮小的白髯老者,正缓缓地行了过来。
  那个老者身躯很矮,穿着一袭土布衣裳,头上虚虚地挽了个发髻,比起褚天彪那高大魁梧的身躯来,就像一只小鸡面对着老鹰般。
  可是从他的眼里射出的那两道灿亮如同朗星的神芒,以及随着他缓步前移时全身洋溢出来的气势,却使人产生一种奇异的感觉。
  仿佛他不再是那样矮小,陡然之间,身形愈来愈是长大,每跨出一步,便高了几分,望将过去,有如巨人般,较之褚天彪还要高大……
  罗刹夫人轻轻地道:“二十年不见,这老鬼的功力更加纯了,自古到今,以邪道出身,能达到他目前这等境界的,大概只有他一个人了。”
  龙中宇道:“若是在下处身在他之前,定然连站立的能力都已失去,可见他这大宗师之名不是虚伪……”
  罗刹夫人道:“他这大宗师之名的获得倒不是这个原因,据说他自幼便立志要以邪道入门,成为天下第一高手,由于他的聪慧颖悟,使他把邪道所有的秘技都学会了,不但如此,并且他还会将那些秘功融会贯通,成了一条环扣,把那些功夫一样一样地连接起来,是以被黑道高手推祟为大宗师……”
  她的话声稍顿,道:“不过邪道功夫入门容易,能够速成,也有最大的缺点,那便是根基不够,到了一定的进境时要想更进一层便有如登天之难,若是不能突破那层障碍,便会导致‘走火入魔’,心火内焚而死……”
  龙中宇心头一懔,道:“既然从邪道入门有这等大的危险,为何还有那么多的人要走入邪道?”
  罗刹夫人感叹地道:“天下的事每多如此,许多人都想走捷径,走偏门,邪道功夫能够速成,很快便可使人在江湖上成名,自然有许多人去学了,他们又怎会想到以后会内火焚身,遭受那等大的痛苦?”
  龙中宇颉首道:“许多事都是如此,根基不厚,在基础时不下苦功,便妄想能够速成,其实天下若有这等便宜之事,谁也用不着下苦功了……”
  他的话未了,突听褚天彪大吼一声道:“龚老儿,你若是再进一步,老夫便毙了这个女娃儿。”
  龙中宇侧首望去,但见褚天彪背靠一株大树,左掌按在季若薇的头上,作势要往下按去。
  以褚天彪的那份功力,这一举按下,季若薇还会有命在吗?
  大宗师正在缓缓向前行动,一见褚天彪这等样子,也为之一愣,他沉声道:“褚天彪,你若是敢伤害到她丝毫,老夫不叫你尝尽魔教的十种毒刑才怪。”
  褚天彪冷笑道:“老夫若要尝尝那种滋味,也得先杀了这个女娃儿不可,你可要试一试?”
  大宗师道:“你敢!”
  褚天彪道:“老夫为何不敢?”
  大宗师道:“褚天彪,你也不想想以你的身份,如此对付一个小女孩,若是传将出去,你还有脸做人?”
  褚天彪冷哼一声道:“老夫还需要顾什么面子?哼!你若是不快点离开此地,老夫就把这丫头杀死!”
  大宗师见到自己软硬兼施,也无法奈何得了褚天彪,心中真急得无法可施。
  他知道自己又不能退走,但是季若薇的生命扼在褚天彪的手里,也不能向前逼近,惟恐褚天彪会施出辣手。
  他心里急得不知如何是好之际,龙中宇也是焦急之极,他催促道:“夫人,请你快点……”
  罗刹夫人轻笑道:“你放心好了,老身不会见死不救的。”
  她的笑声一了,身形一闪,龙中宇只觉眼前陡然一花,罗刹夫人已消失踪影。
  接着,褚天彪突然发出一声惊呃之声,身躯打了个踉跑,几乎跌倒于地。
  龙中宇凝神望去,已见到褚天彪右臂夹着的季若薇已失去踪影。
  罗刹夫人的武功该是何等的高强,再加上她是从背后突然出手的,褚天彪全部的精神都放在大宗师的身上,对于来自背后的袭击,可说一点防备都没有。
  在这种情形之下,他只觉右肋一麻,整条手臂都失去力量,夹在臂下的季若薇便已被罗刹夫人救走。
  褚天彪惊骇之下,急忙转身半弧,左掌往后一抛,劈出一道掌风,但是只听得“喀嚓”声响之中,劈断一株大树,连罗刹夫人的人影都设看到。
  他心知又来了一个高人,凛骇中意念电闪,他立刻便想到了一个人来:“铁心孤客!”
  普天之下,武功超越他之上的,只不过寥寥三四人而已,若论从他手里把人救走,并且还使他连人影都没看到,除了铁心孤客和金蜈天尊之外,他想不出还有第三个人了。
  这个念间一泛进脑海,他马上便又想起自己面前不远还站着一个强敌。
  他深吸口气,运起一股真气,在体内流动了一匝,冲开右肋被闭的穴道,凝目注视着大宗师。
  当他的目光一落在大宗师身上,只见对方眼中露出惊愕之色,在树林里不住地搜索,似乎连他也没看清这突然出现,从褚天彪手里抢下季若薇的人是谁。
  褚天彪一看到大宗师的神态,越发肯定那突然出现,自身后抢走季若薇的那个高手便是铁心孤客。
  否则,以大宗师的目力,绝不会连那人的人影都看不清楚,而要四下搜索。
  褚天彪一想到铁心孤客就在身后的树林里,从脊髓骨里顿时涌起一丝凉飕飕的感觉,心头的寒意愈来愈浓,再也不敢在这儿停留了。
  他的目光一闪,趁着大宗师还在惊疑未定之际,飞身便向着真武大殿所在的方向跃去。
  他的身形一动,大宗师已沉喝道:“褚天彪,你还想跑到哪里去?”
  喝声里,他身如电掣,腾空跃起,斜斜向着褚天彪追去,身在空中,扬掌劲劈,发出一股凌厉的风飙,击向褚天彪的左肋。
  褚天彪沉喝一声,左掌抖处,迎着大宗师的掌风反击而去。
  他自知本身的功力较之大宗师要差逊不少,若是一被缠住,绝难逃得了的,是以这一“血指魔刀”发出他的七成功力,目的只是要抵挡住一部分大宗师攻来的那股强劲的力道,好趁机借力飞逃。
  哪知大宗师所劈出的那股风飙却是回旋不已的,他的掌力发出,似乎投入一个漩涡之中,随着对方的那股风劲的回旋,使得他的身形都被卷将进去。
  褚天彪一生之中也役见过像这等奇怪的回旋之劲,他的身躯一被狂飙所滞,立刻便卷了进去。
  他心头大惊,还没想到该如何自对方这股回旋的劲道中挣脱出去,已被那倏然加强的劲道带动,魁伟的身躯陡然从空中栽了下来,跌倒地上。
  本来以他的武功造诣和经验,绝不可能如此轻易便被大宗师这一掌击得趺落地上。
  只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料到天下会有如此奇异的回旋之劲,再加上他只施出七成功力,预备借着对方的掌力逃走,这才裁了如此大的一个跟斗。
  大宗师一见自己刚刚练成不久的“回旋劲”,在一照面之下,就把血指魔刀褚天彪栽了个大跟斗,不由大笑道:“哈哈,褚天彪,你总算尝到滋味了吧?”
  他这“回旋劲”的功夫,乃是在一次经过诲南岛时,看到岛上的黎民相搏时所产生的那股回旋力道,灵机一动,加以模仿改变,成了这种奇特的掌风。
  想不到这次初用,便收到最大的效果,心中自然为之大喜,笑声之中,向着褚天彪扑去,要把他擒住。
  褚天彪头下脚上地自半空跌落,那颗光秃秃的头颅跌倒地上,把泥地都撞出一个圆坑。
  由于他体内所承受的那股回旋之劲道还未消失,是以整个人如同一只陀螺,在地上旋转了好一会儿。
  此刻若是换了个别人,一定在这么一跌一旋之中,被转得头脑发昏,口吐白沫昏倒于地。
  可是褚天彪到底不愧是个武林中绝顶的高手,他的身躯连续转动了两圈,马上便恢复正常。
  但见他双手撑地,翻身站了起来,脚步刚一站稳,便待飞身逃奔而去。
  他的身形方始一动,才跃出数尺,在他身前不远,有一瘦一胖两个老者交错着包抄而来。
  大宗师见到他们两人拦截褚天彪,高声大喝道:“凌飞、谷青,你们两个等着抓人吧!别拦阻老夫手下的败将!”
  喝声里,他左掌一挥,右手一引,气劲汹涌旋激,向着褚天彪击去。
  楮天彪这下可学了乖,绝不敢跟方才一样,只发出七成功力。
  他一见凌飞和谷青二人拦截而来,脚下一刹,已经蓄劲于身,预备放手一搏。
  这下再一听得身后传来的大喝,他立即脚跟一旋,掌刃傲扬,一式“魔鬼飞焰”发出。
  一股呼啸的劲道大响,褚天彪发出一掌之后,紧接着大拇指一技,又发出“血指魔刀”绝艺。
  但见他那只微微翘起的大拇指顿时变得火红,一指按出,“咻咻”的急响之声尖锐之极,有似一枝飞箭射出,直向大宗师胸前射去。
  他这两式乃是南疆的绝艺,的确不同凡响,可是大宗师功力较他高出何止一筹,并且这种“回旋劲”与寻常的武功完全不同,乃是两股相互回异的劲道交流而成,与道家的最上乘“四两拨千斤”的功劲相似,却较之更具威力,褚天彪所发出的力道愈大,所接受的反击之力也就愈大。
  他接连一掌一指攻击,只觉劲道发将出去,如同投入大海之中,竟然对于大宗师丝毫不起反应。
  心中一惊,他便觉不妙,还没想到该如何是好,已感到似有一股无形的绳索牵动着自己的身躯往前倾倒而去。
  他的脚下一个踉跄,待要刹住身形,猛然之间一股强劲无比,汹涌奔腾的劲道已推上身来。
  “哇!”地一声,他的胸腹之间如同受到巨锤重击,吐出一口鲜血,身子打了个旋转,被大宗师的“回旋劲”所缠,一连转出数尺,跌倒于地。
  大宗师哈哈大笑,拍了拍手,道:“你们把他捆起来!”
  凌飞和谷青乃是江湖上有名的大魔头,可是在大宗师之前,那份跋扈狂妄的气概却是不敢使出来。
  他们一听大宗师之言,连忙应了声:“是!”
  一齐奔到褚天彪的身旁,施出邪道的“错骨移筋”之法,硬把褚天彪的软筋打了个结。
  此刻就算褚天彪有移山倒诲之能,也不能够运劲提气,解开这个结了。
  凌飞恭敬地问道:“请问大宗师,还有什么吩咐?”
  大宗师挥了挥手道:“你们在这边等候,老夫要到树林里去看看那人,我那若薇孙女绝不可受到一点委曲的,若是有什么不测,老夫这张脸还放得下吗?”
  谷青答道:“是!大宗师说得不错。”
  大宗师道:“你们要好好地看管这家伙,若是让他溜了,老夫可要找你们算账。”
  凌飞和谷青一齐答应道:“是,晚辈们就是拼命也不能被他溜了。”
  大宗师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过身来,欲待进入林中,玄诲、玄黄、玄机等三个老道已迎了上来。
  他们一齐躬身打了个稽首,玄梅道:“此次多亏大宗师来此,不然武当……”
  大宗师脸色一沉,道:“老夫到武当来可不是为了你们这些杂毛,是为了我的孙女!”
  他的眼中射出一股烁亮如电的光芒,道:“老夫已有十五年没有下山,足迹绝于中原达二十年之久,想不到一来武当,却被你们称为邪魔外道,又是放焰火,又是动刀剑的,你们这几个杂毛管的是什么事?连老夫也敢如此得罪?”
  他的年纪高达百岁,再加上在二十年前与铁心孤客共同携手,驱除来自南骚,企图一统武林的金蜈天尊,对于整个武林有了大功。
  若是论起辈份来,他与玄机等人的师祖是同一辈的,再加他对武林有这么一件大功,是以玄机等三个武当长老被他左一句右一句杂毛地叱骂,除了苦笑之外,不敢有丝毫不逊之意。
  玄机歉然道:“贫道等忙于应付血指魔刀,是以……”
  大宗师挥了挥手,道:“你不必解释了,老夫若是要怪罪你们,此刻还会跟你们说话吗?早就把武当给踩平了!”
  以他的身份和武功,这句话说得并不夸大,事实上就是集结整个武当之力,用不着大宗师出手,他只要吩咐一声,便有邪道魔头替他出手,将武当铲为平地,杀得血流成河。
  玄机惶然道:“大宗师说得极是,晚辈等有所失礼,尚请您老能予原谅……”
  大宗师哈哈大笑,道:“你也不必客气,老夫原谅你们。”
  玄海接上去道:“大宗师是高人雅量,这点小事怎么放在心上,我们……”
  大宗师道:“你们也用不着拍马屁,老夫说原谅你们便是原谅你们!”
  玄黄向前一步,道:“老前辈,令孙女……”
  大宗师道:“老夫认得那人,她绝不会伤害到我那若薇孙女的,所以我放心得很……”
  玄机问道:“老前辈,方才那人出现,救下季女侠,贫道等连人影都没看到,不知他是否便是铁心孤客……”
  大宗师摇头道:“不是他!”
  玄机讶道:“不是他老人家还是谁?据贫道所知天下没有第二个高手能……”
  大宗师叱道:“井底之蛙还说什么话?真是大言不惭……”
  玄机受到大宗师的喝叱,脸色一红,讪讪道:“晚辈们识见浅薄,自然没有大宗师的眼光锐利,尚请大宗师……”
  大宗师摇了摇头,叹道:“唉,武当之所以没落,大概就与你们几个杂毛有关,老夫真是为你们叹息!”
  他见到自己这句话说得他们三人全都脸红,满脸浮起羞惭之色,话声一顿,道:“老夫只是为了你们好,这才说说你们,否则老夫也懒得开口,记得老夫初出扛湖的时候,武当的声势何等雄壮,此时却落得如此……”
  他吁了口气,道:“所谓知耻近乎勇,你们晓得武当的日趋没落,便该振奋精神,努力向上,替武当开拓一个新的境界,使武当的声誉发扬光大……”
  玄机等三人受到训海,吭都不敢吭一下,还是谷青看到他们的尴尬之态有些过意不去,轻咳一声,凑向前来,道:“大宗师,季姑娘……”
  季鹏翔一直站立一旁,他在看到大宗师教训武当三个老道时,也被那股威猛之态所慑,不敢说话。
  此刻一见谷青提起他的姐姐,他连忙奔到大宗师之前,道:“凌公公,你快去救姐姐嘛,她被人抢走了,你却不管她……”
  大宗师呵呵一笑,道:“乖孩子,谁说我不管了?你姐姐碰到异人了,只有她的好处,绝无坏处的。”
  季鹏翔道:“我才不信呢,凌公公,你在骗我。”
  大宗师抱起季鹏翔,道:“傻小于,连公公的话也不相信起来,公公要打你的屁股了。”
  季鹏翔一伸舌头,道:“公公,我乖,你可不要打我。”
  说着,他把小脸凑到大宗师那满布皱纹的脸上,亲了一下。
  大宗师乐得呵呵大笑,道:“小鹏,你真是我的乖孙,来,公公带你去看姐姐去,大概她此刻已经吃到了甜头!”
  凌飞问道:“大宗师,你老说的那位异人是谁?晚辈……”
  大宗师瞪了他一眼,道:“你也没有看清楚她呀!”
  凌飞汕讪一笑,道:“那位异人的身法实在太快,晚辈只看到一条人影在眼前闪过,便已消失在树林里,除此之外,什么都没看到了……”
  大宗师笑道:“你还能看到人影便不错了,这可见你的功夫增进了不少,否则你连人影都看不到……”
  仙见到谷青脸上泛起不信之色,冷笑一声道:“谷青,你不相信是不是?”
  谷青惶恐地道:“晚辈不敢!”
  大宗师看到他这种惶恐之态,仅是淡淡地笑了笑,不再计较下去,改变语气道:“在二十年前,你们记不记得有谁以‘罗刹鬼影’这种上古失传的轻功名动武林……”
  他的话未说完,玄机等三个老道已失声叫道:“罗刹夫人!”
  凌飞和谷青两人对望了一眼,全都泛起不相信之色,谷青问道:“大宗师,那罗刹夫人虽然武功很高,但与晚辈等两人无什么差距,这二十年来怎会……”
  他的意思是不相信罗刹夫人眼下的武功远远地超过于他。
  大宗师叱道:“你怎把人家都拿来跟你相比?像你们这样不图上进,只顾虚名,真替我老人家丢人!”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二十七章 千钧一发
下一篇:第二十九章 死亡之谷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