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一剑扬威
 
2019-11-06 13:47:40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龙中宇一剑在手,若论本身武功,已较阴司秀才柴天冀高上一筹,更何况他已控制了整个的优势,岂能让对方自剑下逃走?
  他冷笑一声道:“你还想逃?”
  剑刃一漾,自剑尖洒出一片如水剑光,顿时便将柴天冀胸前划破三道伤痕。
  可是柴天冀逃命要紧,哪还顾到身上的伤,他咬着牙忍着痛,一抖手之间,抛出两柄柳叶薄刀射向龙中宇而去,双脚一蹬窗格,向外跃去。
  龙中宇由于还有话要询问柴天冀,是以出剑的角度与力量都用得恰到好处,没有取他的性命,只想使他受点伤。
  哪知柴天冀如此狠毒,身上负伤依然不退,还出手以飞刀向自己射来。
  他冷哼一声道:“你真是不知死!”
  话声之中,他手腕一抖,剑芒急纹,铮铮数声,便将对方射来的柳叶薄刀绞得粉碎。
  趁着长剑递出的架式,他以剑脊一拍窗格,整个身躯穿了出去,如脱弦的急矢,紧迫在柴天冀的身后,转眼便已追及。
  柴天冀身躯刚穿出窗口,飞跃在屋后的矮墙上,还没越墙而过,便已被龙中宇追到。
  他一咬牙,道:“龙中字,我你跟你拚了。”
  身躯在空中一扭,他反手拍出一掌。
  这一事是他拚命之举,力道雄浑,掌风阴寒,正是崆峒的阴毒手掌功。
  龙中宇怎会被柴天冀一掌镇住?他一抖剑刃,发出一股凌厉的剑风,顿时便将那股掌劲击散。
  柴天冀当然也明白自己这一掌不会对龙中宇有什么影响,他在反手发掌之际,左手已向着背后插着的长剑伸去,预备拔出长剑应敌。
  哪知龙中宇的剑式快速,竟然不等他将长剑拔出,便已突破那股掌风而来。
  耀眼的剑芒一闪,龙中宇这急削而出的一剑,已将柴天冀的整条左臂削断。
  柴天冀痛得浑身一抖,嘴里发出一声惨叫。
  他的叫声才一出口,便被龙中宇的剑尖闭住了“哑穴”,惨叫之声戛然而止,他的身躯急坠而落。
  龙中宇左手一抄,将柴天冀的身躯抱住,脚尖在矮墙上一点,翻身掠回屋中。
  他一返回屋中,马上便封住了柴天冀断臂处的血脉,不使血液流出,然后解了对方的“哑穴”,改点他的“软麻穴”。
  柴天冀痛得死去活来,满头汗珠一颗颗如同豆大般地涌现出来,他一见龙中宇站在面前,哑声道:“龙中宇,你杀了我吧!”
  龙中宇冷笑一声道:“凭你以前的所作所为,就算杀了你也不为过,但是……”
  他的话声一顿,道:“你若将这次贵教为伺要插手比剑大会的目的说出来,我或许能饶你一死!”
  柴天冀咬着牙道:“你休想!”
  龙中宇冷笑道:“在下对付江湖败类,是不管什么手段都使得出的,等会儿你可别怪我辣手……”
  柴天冀怪笑一声道:“龙中宇,你杀了我,你也逃不了本教的追杀,嘿嘿,此刻你峨嵋山怕不已化为灰烬了……”
  龙中宇怒道:“什么?你说什么?”
  他心中一急,下手不由稍重了点,一把扣住柴天冀的肩膀,使得对方惨叫一声,全身都不住颤抖。
  柴天冀的脸色一片惨白,两眼望上,翻动不已,眼见就将昏死过去。
  龙中宇看到他那痛苦之极的神情,晓得自己是出手稍为重了点,他吁了口气,放松了手,沉声问道:“你老老实实地把刚才说的话说清楚,免得皮肉上受苦……”
  柴天冀躺在地上,不住地喘气,他的眼光怨毒地死盯着龙中宇,真恨不得把龙中字片片撕裂。
  可是他心中很明白,自己此刻已经落人对方的掌握中,逃生的机会是太渺茫了。
  此刻,他的心中悔恨不已,责怪自己方才一进室内,便将全部精神集中在何素月的身上,以致连龙中宇所露出的那么多的破绽都没发现。
  身上的阵阵剧痛,使他对自己的责怨更多,他咬了咬牙,恨恨地道:“大爷今天是阴沟里翻船,着了你的道儿,既然落在你的手里,你要杀便杀,何必多言。”
  龙中宇冷冷笑道:“我还不想在这个时候取你的性命,你放心好了……”话声顿了顿,又问道:“你刚才说什么峨嵋山已经……”
  柴天冀没等他说完话,发出一阵怪笑打断了他的话声:“龙中宇,本教要对付峨嵋派,还不是像巨山压卵一样,此刻恐怕整个峨嵋早巳化为一片平地,你就算晓得了,又有什么办法?”
  龙中宇默默地凝目注视着柴天冀.好一会儿,他胸中炽烈燃烧的情绪方始冷却下来。
  柴天冀没想到自己的话竟然对龙中宇不起丝毫作用,他愕了一愕,问道:“龙中宇,你对于你的父母妻子的死活,竟然一点都不关心?”
  龙中宇淡然一笑道:“我虽然没见过你们的教主,但是我却可以想到他既然以统一武林为志愿,想要雄霸天下,领袖群杰,必定不是一个等闲之人……”
  柴天冀坐了起来,昂然道:“你说的一点都不错,我们教主雄才大略,武功盖世,一统武林只是早晚的事而已。”
  龙中宇的脸上带着微笑,道:“他既是这么一个人,所作所为当然不会跟你这样的江湖败类一样,凡事总得三思而后行,非至计划完整,筹备成功才一举而动……”
  他的话声微微一顿,继续道:“到现在为止,你们教中的一切行动还只是在暗中行事,也就是说你们教派中的名字尚不被江湖所悉,他又怎会突然将箭头指向峨嵋,招惹起江湖各派的注引”
  柴天冀没有想到龙中宇会说出这番话来,他愕然地望着站在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不晓得对方是什么意思。
  龙中宇拉过一张椅子,缓缓坐了下来,道:“依我的看法,这次剑会的剑主之席,对贵教一统武林有很大的关系,也可以说能够夺取到‘剑主’之席,贵教才有把握开始展开行动,因此这次剑会对于贵教的成败是一大关键……”
  柴天冀虽然投身在天心教中数年之久,却也从未听过像龙中宇所说的这一番话,他一时之间,倒忘了身上的伤痛,睁大了眼睛,盯住了龙中宇。
  龙中宇说完了话,自己想了想,也觉得很有道理,可是他却又想到了整个问题的中心:“武当剑会只是五大剑派之间所约定的,目的只是在于互相观摩各派剑法的精华,也等于是一种激励各派弟子的手段,为何又跟天心教牵连在一起?那剑主一席又有什么重要性?”
  他正在思忖之际,只听得柴天冀冷笑一声道:“龙中宇,你讲了那么多的话,全都是放屁,嘿嘿,我们教主才略武功拟比天人,又岂是你所能猜出来的?”
  龙中宇淡然一笑道:“总有一天我会跟你们教主面对面地遇到,那个时候我可要好好地和他较量一番了……”
  柴天冀狂笑道:“姓龙的,你发什么狂言?我们教主若是要除去你,你还能活到今天?”
  龙中宇冷笑一声道:“在下现在还不是活得好好的,并且还占着优势……”他脑海之中掠过一个意念,笑道:“你想想,我只要以真正的面目出现,贵教还一直以为我是郝泉,以后自然会找人与我联络,到那时来一个捉一个,总有一天会让我打进天心教的核心……”
  “呸!”柴天冀骂道:“姓龙的,你以为别人也都像我一样的笨,会上了你的当不成?”
  龙中宇嘿嘿一笑道:“柴天冀,你到现在才晓得你笨?可惜已经晚了……”
  柴天冀气吁吁地道:“姓龙的,你别以为你聪明,你要那人妖替你传信峨嵋,她早已被我们截住,我们依计就计,派了教中弟子……”
  他说到这里,似是觉察自己说漏了嘴,话声戛然而停,不再说下去。
  龙中宇真没想到黑湖人妖冯飞虹竟会被天心教给截住了,他一把揪住了柴天冀的衣领,问道:“你说什么?冯飞虹已被你们截住?那……”
  柴天冀幸灾乐祸地道:“你就算杀了我,也不可能从我的嘴里套出一句话来……”
  龙中宇狠声道:“柴天冀,你这一辈子害的人也不少了,我就算对你用些不人道的手段也不为过,你乖乖地回我的话便罢,不然别怪我下毒手了。”
  柴天冀怪笑一声,道:“老子连死都不怕,你还能对我怎样……”
  龙中宇没等他说完话,霍地挥起右掌,“啪啪”两声,怒掴柴天冀两个耳光。
  柴天冀的穴道被闭住,连一丝反抗的能力也没有,这两掌打得他满嘴的牙齿都掉落了一半,顿时两边脸颊肿起老高。
  龙中字怒不可遏,骂遭:“混账东西,你是谁的老子?你若是再口齿不干净,当心……”
  说到这里,突然室内传来一声惊叫:“中宇……”
  龙中宇一听那声音便晓得是何素月已经醒来,他转过头去,望见何素月侧着头,眼中满是惊惶之色望着自己。
  他张开了嘴正想要说话,何素月陡然又发出一声惊叫。
  敢情她被龙中宇怒掴柴天冀的声音惊醒,睁开眼来便望见柴天冀满嘴流血的模样,这才发出一声惊叫。
  当她仰起身子,却又发觉自己身上的衣服已被剥去,只留下一件罩体的兜肚,忍不住双手拉住自身上滑落的被子,又发出一声惊叫。
  龙中宇看到何素月双手紧紧揪着被子,两眼圆睁,面颊绯红的模样,马上便想起她为什么连续发出两声惊叫的原因了。
  他原先便是想要替何素月穿好衣衫,然后回到他自己所住的房间去,等到何素月醒后,也可以有话解释,不至闹出误会来。
  哪知郝泉平日纵色过度,掏空了身子,禁不住他的一摔便已毙命,紧接着便是阴司秀才柴天冀的赶到,以致使他根本没有时间那样做。
  是以当何素月醒来时,他也怔慑住了,一时之间连话都说不出来。
  他的嘴唇嚅动了一下,口吃地道:“何姑娘,这……”
  何素月颤声道:“你……你不必说什么了。”
  她羞怯地垂下了头,道:“我……我不会怪你的。”
  这是什么话?她不会怪我?龙中字听了顿时手足无措,放了柴天冀,霍地站了起来,道:“何姑娘,你别……”
  何素月垂首道:“我晓得你有妻子,我不会拖累你的……”
  龙中宇听她这么一说,不禁顿足长叹,道:“何姑娘,你……”
  何素月霍地抬起头来,她的眼中已蓄满了泪水,颤声道:“中宇,你不用急,你……坐下来,我慢慢地告诉你。”
  龙中宇虽然明知何素月是误会了,可是他却有口难言,一时之间,不晓得该如何对她解释才好。
  他的心魂仿佛离窍而去,苦笑了下,拖过一张椅子,垂头丧气地坐在床边。
  何素月的眼中射出万斛柔情,凝注着龙中宇,缓声说道:“很早很早以前我便……便喜欢你了,我,我虽然晓得你跟盂……大嫂很好,可是我却……”
  龙中宇的心胸里充塞着许多东西,听着何素月的话,他整个胸腔几乎都要被炸裂开来。
  咬了咬牙,他叱声道:“何姑娘,你误会了。”
  何素月愕然道:“我……我误会了?你……”
  龙中宇霍地站了起来,道:“你把衣服穿上,我告诉你。”
  他转过身去,背向着床,脑海里思潮汹涌,杂念缤纷,不晓得该要如何对何素月启口说明这一件误会。
  他若是将事情的真相一件不假地向何素月说了出来,势必要将天心教对他所施的种种图谋,从开始到现在完全说出来。
  假如他的话稍有隐瞒,何素月必然不会相信。
  可是他若完完全全地将这件事告诉何素月,当她晓得了整个真相之后,又将如何?
  她会不会在知道自己受到了像花蝴蝶郝泉那样的败类的侮辱后,会萌生出什么悲观的意念,而致……
  这些都是辣手的问题,龙中宇纵然聪明,一时之间他又如何能想得出解决的办法?
  他紧捏着双拳,喃喃自语道:“我该怎么办?该怎么说?”
  他向着柴天冀行去,只觉随着心中的郁闷产生出无限的愤怒,一时无处发泄,便想要发泄在倒霉的柴天冀身上。
  哪知他俯身提起柴天冀的胸襟时,却霍然发现柴天冀已经不知何时死去。
  他的两道剑眉斜斜轩起,定眼一看,只见柴天冀满嘴血污,自张开的嘴里,落下半截舌头。显然是柴天冀已知自己难免一死,为了免除躯体上的痛苦,才啮舌自尽。
  龙中宇愤然地将柴天冀摔在地上,暗叹一声,思忖道:“又死了一个,可是却没有问出什么结果来。”
  “中宇!”身后传来何素月的惊呼声道:“这是谁?”
  龙中字侧过头来,只见何素月已经穿好衣服,就站在离他不足四尺处。
  何素月一见龙中字回过头来,她的脸顿时又红了起来,她虽然穿上了衣服,但是在龙中宇炯炯的目光注视下,却似一点衣服都没穿……
  由于心里的那份感觉,使得她情不自禁地俯下头来,不敢多望他一眼。
  龙中宇苦笑一下,叹了口气,缓缓站了起来。
  伺素月俯着头,好一会儿却没听见龙中宇说话,她忍不住又抬起头来,问道:“你……你为什么要叹气?”
  龙中字道:“我……”他咬了咬牙,坦然道:“何姑娘,我请你看一个人。”
  他大步走向床边,俯下身去,将郝泉自床底下揪了出来。
  何素月还没弄清楚龙中宇的意思,却见他走向床边,自床底下拉出一个人来。她睁大了眼睛望去,只见地上躺着的竟又是一个龙中宇!
  刹那之间,她全身受到震撼,还以为是自己的眼睛花了,哪知定神望去,躺在地上的龙中宇依旧动都没动一下地躺在那儿。她抬起头来望了望站着的龙中宇,愕然道:“这是怎么回事?”
  龙中宇道;“何姑娘,你看清楚了,地上这个人是经过易容后装扮成我的样子,他们的易容之法真是巧妙呵!”
  何素月嗫嗫地道:“他是谁?他为什么要这样……”
  龙中宇道:“他叫作郝泉,乃是江湖上有名的淫贼花蝴蝶,至于他为什么要这样……”他叹了口气道:“说起来话就长了。”
  何素月似乎隐约想到一些什么,她脸色灰白,紧张地问道:“他是什么时候闯进来的?”
  龙中宇苦笑道:“何姑娘,在下老实告诉你,从早上到现在,你都一直跟他在一起。”
  何素月未等他说完话,已发出一声尖锐的惊叫。
  龙中宇没有想到何素月会惊叫出声,他连忙沉声喝道:“何姑娘!”
  何素月张大了嘴惊叫出声,一听龙中宇的喝声,忙不迭地以手捂嘴,她的目光呆凝地望着龙中宇,全身不动,有似一尊石像。渐渐,她的眼中沁出了泪水,首先是两颗晶莹的泪珠滑落面颊,然后一串串地掉落下来。
  龙中宇道:“何姑娘,你别难过,他并没有伤害到你什么,我适时赶到……”他只觉这句话好难说出,犹疑了一下.又道:“所以我将他杀了……”
  何素月目光呆凝地站着,默然掉泪,等到龙中字说完了话,她的全身陡然起了一阵摇晃。
  龙中宇惊道:“何姑娘,你怎么啦……”
  他话未说完,何素月已身躯一歪,向后便倒!
  龙中宇一见何素月身躯一歪,往后便倒,赶紧走了过去,将她的娇躯扶住。
  何素月斜靠在他的怀里,两眼紧闭,全身一软,已是昏了过去,
  龙中宇叹了一声,暗骂道:“这些该死的淫贼,真该受千刀万剐。”
  他没法可想,只得拦腰抱起何素月,往大床走去,将她的身躯摆在床上。
  何素月两眼紧闭,面靥上还残留着泪,直如雨后百合,分外美丽。
  龙中宇愣愣地望了一下,忖道:“虽然她的身体没有受到丝毫残害,可是她的心理却遭到伤害,不但对于她的自尊有影响,甚而……”
  他在想着的时候,门外又传来刘二的拍门声道:“龙相公,龙相公……”
  龙中字沉声道:“什么事,!”
  刘二在门外道:“小的好像听到屋里有人在叫,是不是……”
  龙中宇大声叱道:“没有你的事,滚开点!”
  刘二惊诧地道:“龙相公……”
  龙中宇心烦意乱,再经过刘二这一打扰,只觉无名之火跃起数丈,怒吼一声道:“你鬼叫什么?”
  他的叫声在屋内回荡着,好一会儿方始静止,过了一下也没听到刘二的声音了,想必他知道龙中宇在发火,不敢再在门外逗留,悄悄地溜走了。
  龙中宇吼完了,只觉心中更加地烦乱,他望了望床上的何素月。伸出手想要以真气冲穴之法,使她醒过来,可是回心一想,何素月就算醒来了,他又将怎样劝她哩?
  何素月已经坦白地向他说出她对他的情意,若是龙中宇能够接受这份情意的话,事情就好办得多了。
  可是他偏偏又不能够接受她的那份情意,他还有什么话好说出来劝她呢?
  他苦恼地在屋里背着手直打转,走了好一会儿,他才停住了脚步,自言自语道:“她的自尊心已受到伤害,我该如何劝说她?最好还是我先走,免得她醒来后更加难堪……”
  此刻,他已是什么办法都没有了,能够想出这么一个主意来,也就不错了,因而,他不再多想,取下了挂在帐上的玉龙剑,然后找到了郝泉留下的一个箱箧。
  打长箱箧,他意外地发现里面除了几锭金子,几袭银色的长衫之外,自己从峨嵋携来的文房四宝都在里面。
  看到那熟悉的文房四宝,他不禁想起随自己一起下山的砚童来:“不晓得砚童此刻又在何处?”
  他知道自己所要做的事太多了,此刻已无法顾及砚童的安全,所以这个意念仅是一掠而过脑际。
  脱下身上的灰袍,他取出一件自己喜爱穿的银色长袍换上,然后理了理发髻,背上玉龙剑。
  就在他要阖上箧盖时,他突然浮起一个意念:“有些话虽然不好明着告诉何素月,但是我可以留一书信给她,将这经过的情形详细说清楚,这样一来,岂不避免了面对面的难堪?双方都不会觉得尴尬,而事情也弄清楚了……”
  他想了想,觉得这件事确实还是留下书信说明的好,于是取出笔砚纸张铺在桌上,飞快地将郝泉如何化装成自己,如何欲以卑鄙手段暗害何素月,后来自己又如何适时赶到,阻止了郝泉的行恶等经过情形写出……
  他落笔飞快,将大概的情形全都写在纸上,当然他明白天心教的秘密十分重要,此刻绝不能够对何素月揭发的,因此他只隐瞒了郝泉和柴天冀的来历和企图。
  套好了笔,他长长地吁了口气,拿起这封信摆在何素月的枕边,然后将地上的两具尸体都搬到床底下去摆着。因为他出身峨嵋,不像一般黑道人物,身上都带着蚀灭尸体的药,为了避免这两具尸体被刘二发现,他才将之堆在床下。
  在官北斗的衣袍上擦了擦手,他连衣袍带金剑一齐扔进床底,然后带着箱箧走出房去。
  启开了门,他回头望了望躺在床上依然昏睡未醒的何素月,轻轻地叹了口气,暗忖道:“但愿她有足够的勇气,使她忘却这次意外的打击……”
  缓缓走出门外,他只觉心头沉甸甸的,好似压着一些什么,当然他明白自己心情沉重的原因是对何素月有一份负疚,那种“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的歉疚心理,在一个正直的人说来,是很大的负荷。
  龙中宇轻轻地掩上了房门,提着箱箧慢慢地走出了那条短短的走廊,他的眉宇是紧皱着的,因此他那俊逸的面庞上仿佛掩上了一层严霜。
  他的脚步很慢,走完回廊,就在踏进客栈的柜房时,只见柜台旁边站着四个高矮不同的怪人。
  他目光一闪,立即便认出了其中的三个。
  脚下微微一顿,他暗吁口气,忖道:“这两个老怪物果然找到这里来了。”
  敢情左首那一高一矮的老者正是大力神魔谷青和阴山神魔凌飞,另外一个头大如斗的叫化则是在荒庙中遇见的欧阳雄。
  此时,欧阳雄问道:“方才住进你们的店里的那位客人是我们的朋友,我们是跟他约好在这里见面的,你就带我们去见见他又有什么不可?”
  店伙计刘二站在柜台里面,不住地摇着头道:“没有,没有,那位客官只在我们店里打了个转便又走了……”
  他还没说完话,站在欧阳雄身旁的一个鹑衣百结,污面蓬发的中年乞丐喝道:“胡说,我明明看到他进来以后,便没有出去过……”
  欧阳雄侧首问道:“胡七,你认清楚了,是那个人没错?”
  “禀告掌法,”那个叫胡七的中年叫化道:“小的这双眼睛看人千万,岂会错得了?明明那人进来后便一直没出去,这小子却偏偏说他出去了,他一定是在说谎……”
  刘二拍了拍柜台,道:“这位大爷,你怎可说小的说谎呢?小的……”
  大力神魔谷青霍地仲出那鸟爪似的手,一把将刘二从柜台里揪了出来,举在空中。
  刘二的身躯虽然不重,至少也有八九十斤,可是在谷青的手里却似若一根灯草般,一点力气都不费,直把刘二吓得手舞足蹈,嚷道:“老太爷,您松松手,松松手……”
  大力神魔谷青阴阴地道:“小子,你以为老夫们是什么人?竟敢当着我们的面前拍桌子,老夫若不好好地教训一下你,你狗眼还睁不开呢!”
  刘二脸色发青,双手紧抓着谷青的手腕,颤声道:“老爷子,您行行好,就饶过小的这一回,小的下次再也不敢了……”
  “下次?”谷青冷笑一声道:“老夫还能容许你有下次吗?嘿,你这只手老夫是留定了。”
  龙中宇见到那刘二受了自己的银子,果然没把自己的行踪说了出来,当他看到谷青说出要惩治刘二的话,心知自己再不出面,刘二那条臂膀可能就要毁了。
  他沉声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十一章 宇内双魔
下一篇:第十三章 斗智斗力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