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斗智斗力
 
2019-11-06 14:30:00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他说到这里,心中掠过一丝灵光,话声一顿,道:“哦,晚辈想起了一件事情,不知两位前辈可否明告,以解疑惑?”
  谷青问道:“什么事,你说吧。“
  龙中宇问道:“两位前辈成名武林数十年之久,可曾听说过一个叫作天心教的教派组织?”
  “天心教?”谷青摇头道:“老夫从来都没有听过有这么一个教派。”
  他侧过头去,面对欧阳雄,道:“老夫们隐居扛湖将近二十年,对于二十年内扛湖上发生的事不大清楚,你有没有听过什么天心教……”
  欧阳雄沉吟一下,道:“敝帮已在五年前宣告封帮,严禁帮中弟子过问扛湖之事,不过在下却由于经常跑动的原故,对于江湖发生之事,颇为清楚,可是从没听到有什么天心教……”
  他话声一停,问道:“龙兄,不知你是从何处听到江湖上有天心教这么一个教派?”
  龙中宇道:“这还是早上我跟那怪人发生争执时,听到他无意中说出来的,那人并且还提起昔年的金臂剑鹰任明杰之名,说他是天心教中总巡查……”
  “金臂剑魔任明杰?”谷青问道:“是衡山木客的师弟任明杰?”
  龙中宇颔首道:“晚辈年事尚轻,只听过家严提起过任明杰的名字,并不知道他昔年曾经有过什么作为,但是他好像已经失踪近二十年,所以……”
  “你说得不错。”谷青道:“那任明杰确实是从江湖上失踪近二十年,不晓得他何时又参加了天心教?那天心教又是一个怎样的教派?”
  龙中宇道:“晚辈当时心中存有很大的疑问,曾经追问过那人,但是他却再也不多说了,刚才晚辈想起此事,这才向老前辈请教……”
  谷青沉吟道:“这倒是一条线索,老夫若是找到那人,必定要问个清楚。”
  龙中宇见到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也不再多言,抱了抱拳,道:“晚辈不耽搁各位的时间,就此告辞了。”
  谷青深深地望了他一眼,道:“好吧,我们在武当见。”他挥了挥手,道:“老二,我们走!”
  欧阳雄朝着龙中宇抱了抱拳,道:“龙兄,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龙中宇抱了抱拳、站在屋内,望着他们四人飞身越墙而出,消失在墙外。
  宇内双魔一行四人飞身越墙而去,将龙中宇留在屋内,室内顿时安静下来。
  龙中宇缓缓地垂下双手,默然望着窗外蔚蓝的天空,脸上浮起一个歉然的神色,忖道:“这并不是我愿意欺骗他们,实在是天心教的实力太过庞大,不得已只好也将他们拉下去……”
  他想起自己是出身峨嵋正宗的弟子,应以武功取胜,而不应以诡计伤人。
  但是他这次经历过如许多的事情,使他发觉自己在不知不觉中,也动起心机来了。
  他不晓得自己那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不过,他认为天心教为害武林至大,为了对付天心教,有许多不得已的事情,他也需要毫不犹疑地去做,纵然有时会觉得良心不安……
  他默然片刻,然后收回远眺的目光,轻轻地叹了口气,转身走出屋外。
  站在门口,他被从隔室传来的轻泣所动,停了一下脚步,可是他只摇了摇头,没有再回到隔屋,便举步向前房行去。
  他井非是铁石心肠的人,可是他知道自己此刻就算回到何素月的身边,也不能对她有什么帮助,甚而他连话都不好说出来。
  为了避免使何素月更加难堪,他只好硬着心肠走开了。
  走到柜台旁,他想要找那刘二把账结一结,却发现刘二不知何时已经躲起来了,甚而连店门也关了起来。
  龙中宇高声唤道:“刘二,刘二!”
  他一连唤了几声,方始见到刘二从柜台底下探出半个脑袋来。
  他又好气又好笑,说道:“刘二,你干什么?”
  刘二满脸惊色,眼珠滴溜溜地转了一下,没有看到宇内双魔,方始大胆地现身出来。
  他嗫嗫地道:“龙相公,他们……”
  龙中宇笑道:“他们已经走了。”
  刘二好似吃下颗定心丸,吁了口大气,道:“谢谢老天爷,那些煞星总算走了。”
  他咬了咬下唇,问道:“他们会不会再回来?”
  龙中宇没好气地道:“你放心好了,他们不会回来的。”
  刘二堆着笑道:“多谢龙相公的说情,不然小的这条小命可就完了。”
  龙中宇微微一笑,道:“你的胆子既然那么小,为何要对他们说谎?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刘二苦笑了下,道:“那位客官已经叮嘱过小的,不许说出他的行踪,小的怎可得罪客人?”
  龙中宇道:“你不会是这种好人吧,大概是收了人家的银子……”
  刘二讪讪地一笑道:“龙相公你说笑了,小的……”
  “好了,你别再辩驳了。”龙中宇道:“我要走了,你替我准备好马匹,我们结一结账。”
  刘二诧异地道:“龙相公,那位女客官……”
  龙中宇道:“她要休息一会儿,我先走了,等下问起我,你就告诉她,说我先到武当去。”
  “呵,小的知道了。”
  刘二的脸上现出一丝暖昧的笑容,道:“她是太累了。”
  龙中宇已经完婚,又怎会不明白刘二话中的意思?
  他脸色一沉,叱道:“你少胡说。”
  “是!是!”刘二躬身道:“小的不再胡说了,龙相公,您的马匹,小的已经喂好草料,这就牵来吧?”
  龙中宇自怀中掏出一锭银子,道:“这够不够结账?”
  刘二接过银子道:“够了,够了,还有得找呢。”
  龙中宇挥了挥,道:“不用找了,余下的你拿去自己用吧。”
  “多谢龙公子。”
  刘二连嘴都笑得合不拢了,巴结地问道:“龙公子,你那位朋友呢?他不跟你一块走?”
  龙中宇知道刘二是问柴天翼,笑答道:“他早已走了。”
  “呵,那位客官已经走了?”刘二诧异地道:“怎么小的没有看见?”
  龙中宇道:“你躲在柜台底下,又如何能够看到?”
  他话声一停,问道:“刘二你这么大白天把大门给闩了,难道不怕你们掌柜的责骂吗?”
  刘二笑笑道:“掌柜是我表叔,他此时正抱着三姨太太在睡觉,哪还有工夫到店里来?小的关上门是怕再有人来找麻烦。”
  龙中宇微笑一声道:“你们真是狼鼠一窝,都不是好人。”
  刘二苦笑道:“龙相公,你老怎可这么说?小的其实心地很好的。”
  龙中宇道:“我也懒得跟你再#21872;嗦了,你替我准备好马匹,我要走了。”
  刘二果真不敢跟他多#21872;嗦,启开大门,走到隔壁的马房里牵马去了。
  龙中宇背着手,站立在平安客栈的门口,望着街上的行人在和煦的阳光下匆匆行过,心中突然掠起一个奇异的感触:“像这些人,他们每天这样地奔波,行走之间都显出匆忙之态,他们为的是什么?难道是为了一家大小的生活?还是为了他们自己的欲望和理想?唉,他们也许每天就是那样地奔波着,而没有想及他们活下去的目的是什么……”
  他的脸色渐渐凝肃起来,眼睛里却泛现了迷茫之色,忖道:“人活下去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难道全是为了欲望与理想而活?还是为了名利而活?像那些升斗小民,他们虽然劳苦,脸上却无时不浮现微笑,莫非一个人的理想愈低,欲望愈小,他的烦恼也就愈少,欢愉也就更多,这么说来,像我这样抱负太大,理想太高,岂不是烦恼与困难却也愈多吗?”
  他自幼及长,一直处身在极为优厚的环境中,几乎每一件他所想要做的事情,都能很顺利地做到。
  因此,他从来都没有什么烦恼,没有遭遇到逆境,这使得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过有关这类问题。
  这一次,他下山来到武当,参加中原五大剑派每二十年举行的一次剑会,在一路之上,他遭遇到以往从来都设有遇到的许多打击,这一连串的打击虽然没有将他打倒,但是在他的心理上,却受了很大的影响,使他对人性的看法多了一层认识,思想上面也成熟了许多,因而才会有许多疑问。
  这些疑惑在他的脑海中停留很久,可是直到刘二把马匹牵来,他还找寻不到答案。
  刘二见到他站在门前茫然地望着街上,诧异地问道:“龙相公,你在瞧什么?”
  龙中宇自迷茫中醒了过来,他的脸上浮起一丝自嘲的微笑,道:“我在看那些路人。”
  “路人有什么好看?”刘二有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迷惑不已地望了望街上行过的路人,道:“依小的看来,他们都没有相公你长相英俊,那有什么值得好看的。”
  龙中宇苦笑道:“这原因连我自己都不明白,你又如何了解?”
  他轻轻地拍了拍马背,飞身跨上马去,双腿一夹,蹄声响起,已策马向着镇外急驰而去。
  刘二傻楞愣地望着龙中宇远去的背影,好半晌方始摇了摇头道:“真是奇怪,像他这样长得漂亮,家里又有钱的贵介公子,怎么会说出这种莫名其妙的话来,我真不清楚。”
  龙中宇骑着马一路急驰而去,转眼便已出了小镇,奔行在往武当的大路上,迎而微风拂来,使得他那披阳光直晒的脸庞感到一阵舒适的风凉之意。
  可是他的心中却没有一丝舒适之感,他的心里被许多的事情所盘踞着,那里面有关于天心教的阴谋,峨嵋的安危,以及黑湖人妖冯飞虹的生死……
  一想到冯飞虹,他的心里不由浮起一丝歉疚,忖道:“是我害苦她了,竟然要她替我送信到峨嵋去,但愿她没有受到伤害才好,否则我将更对不起她了……”
  龙中宇在一路之上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已经来到武当山下。
  仰望高耸天宇的青山,和隐现在丛林中金碧辉煌的观宇,龙中宇勒了勒缰绳,缓缓地向登山口驰去。
  这时,从那宽大雪白的层层石阶上走下两个身佩长剑的年轻道人,他们见到龙中宇一人一骑缓步而来,立即被龙中宇的俊逸风姿吸引住了。
  龙中宇见到那两个道士,脸上微微一笑,道:“两位道兄请了。”
  那两个道士一齐打了个稽首,道:“施主请了。”
  龙中宇道:“在下峨嵋龙中宇,烦请两位道兄通报一声……”
  那两个道人一听龙中宇自报姓名,脸上齐都浮现出肃然钦敬之色,左首的那个道人道:“原来是龙大侠,贫道久仰大侠盛名,今日一见,果然不虚。”
  龙中宇暗暗一笑,忖道:“这个小道年事如此年轻,怎么也学会了人世那些俗气?”
  他心中虽是这么想,嘴里却不能不说句客气话:“多承道兄夸奖,在下深为惭愧。本来在下可以早些赶来,然而有些琐事相伴,以致延至今日方始……”
  那名小道说道:“此事家师祖早已吩咐,说大侠沿途尚有要事待办,不免来得晚些,所以他老人家已将你那场比剑移至明日……”
  他的话声稍稍一顿,道:“敝师祖还提及龙太侠可能与华山何女侠偕同而来,怎地此刻没有见到何女侠的芳踪?”
  站在他旁边的另一个道士接着道:“何女侠是今晨下山的,莫非龙大侠在路上没有遇见她……”
  龙中宇颔首道:“在下已经见过何女侠,她因些许小事,需要耽搁片刻,随后便会来的。”
  那左首的小道笑了笑,道:“龙大侠,请你自己骑马上去吧,到了解剑岩,自有接引之人。”
  龙中宇颔首道:“多谢两位道兄。”
  他在马上抱了抱拳,便策马沿着石阶旁边的碎石道登山而上。
  这条碎石山道是专门辟来供驰马上山的,约可供四匹快马并辔而驰,沿着山峰之势蜿蜒而上。
  龙中宇纵马驰骋了约半盏茶的光景,便已望到前面一片开阔的平地,在那块平坦的地上耸着一块高丈许的巨石,上面三个擘巢大字,老远便可以看得清楚。
  “这便是解剑岩了。”龙中宇忖道:“武当虽在江湖上的声望没落不少,但是从这种气势上还可以看出往日的光辉岁月……”
  他驰马来到解剑岩前,只见从解剑岩旁的一座六角凉亭里走出四个身着青色道袍的中年道人。
  龙中宇飞身下了马,但见那四个道人摇摇晃晃地行了过来,当下剑眉微皱,忖道:“我刚才还在说武当虽已没落,但往日的气派依然存在,不愧为武林中首屈一指的大剑派,只要假以时日,必有重振昔日雄风的一天,可是看到这四个中年道人,却使我替武当悲哀起来。
  唉,想那太阳虽烈,他们就算晒几个时辰又有什么关系?可是他们却全都躲到凉亭里去歇息乘凉,这只能显出武当门规的不够严肃,门下弟子才会变得如此散漫……”
  忖念及此,只见那四个中年道人一齐打了个稽首,向龙中宇行了一礼,其中的一个颔下蓄着短髯的道人似是四人之长,他向前行了一步,躬身道:“无量寿佛,原来是峨嵋龙大侠到了,贫道无尘已奉师叔之令,在此等候多时,请龙大侠随贫道上山……”
  龙中宇听那道人自报道号,晓得他是武当新秀,和被派参加此次剑会的避尘道人是同辈师兄弟,也就是故去不久的前掌门人一一玄天道长的徒弟,他抱拳道:“多蒙道长接引……”
  他说到这里,突然想起无尘道人所提的师叔,忍不住问道:“令师叔是……”
  无尘笑了笑道:“敝师叔乙木,是此次负责接待四大剑派参加比剑大会高手的总负责人,龙大侠不是在武昌见过他老人家吗?”
  龙中宇一听乙木道长之名,立时便想起了自己在黄鹤楼上见到的那一幕,他愕了一愕,问道:“乙木道长何时回山的?”
  无尘道人答道:“乙木师叔是昨日回山。”
  龙中字心里颇为疑惑,暗忖道:“记得我当时看得清清楚楚,乙木道长已被官北斗和任明杰两人擒住,他又怎会从天心教的掌握之中逃出来呢?莫非是……”
  他正想到这里,已听得无尘道人问道:“龙大侠有什么事情要交待吗?”
  龙中字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了,在下是不是可以就此上山?”
  无尘道人说道:“敝师叔曾吩咐过,见到龙大侠时,先带你去见见他老人家,然后才领你到幽篁精舍去休息。”
  龙中宇问道:“剑会是何时开始?敝派郑师叔此刻住在哪里?”
  无尘道人道:“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剑会便要开始,到时自有贫道去精舍接请龙大侠到会场。至于贵派郑公明郑大侠,此刻正在清风道院与华山海盈波海女侠弈棋。大侠你可有什么事要贫道转告于他?”
  那峨嵋七煞剑郑公明和华山摘月仙子海盈波都是四大剑派派出来代表各派掌门,负责筹备此次剑会之人,他们并且还是比剑时的评证之人,早在一个月以前,便已动身来到武当。
  龙中宇一听郑公明在跟海盈波下棋,忖道:“现在剑会尚未开始,而我对于天心教的真相尚只了解了一二分,若是此刻将有关天心教之事告知郑师叔,恐怕会影响到剑会的举行,我还是等到此次剑会完结之后,再禀明此事……”
  他摇了摇头道:“不必了,郑师叔既然在下棋,我也不必去打扰他老人家,我就直接随你去见见乙本道长吧!”
  无尘道入说道:“既是如此,请龙大侠把马匹留在此地,且由贫道引路上山。”
  龙中宇道:“劳驾道长了。”
  那走过来接下龙中字手里缰绳的道人说道:“贫道逸尘,非常高兴能为龙大侠效劳。”
  龙中宇见到自己被人尊重,心里非常高兴,忖道:“他们虽然晓得这次比剑大会,我是武当避尘的惟一强硬对手,却依然对我如此尊敬,可见武当到底不愧为领袖武林的大派……”
  他含笑点了点头,说道:“道长太过多礼了……”
  逸尘道人说道:“哪里,敝师叔此次承大侠的救援,未能遭致强敌之害,敝派上下都对大侠你感激无比,区区小事,又何劳大侠言谢……”
  龙中宇听他这么一说,方始恍然大悟,由此,他更可以确定自己方才推测的:昨日上山的乙木道长并非真正的乙木道长,而是天心教中人易容的,并且极有可能是金臂剑魔任明杰所装扮。
  任明杰一方面需要找个理由说出为何负责接待四派剑手,却未能随之一同返回武当的原因,另一方面他既以郝泉装扮龙中宇,参加此次剑会,要使他在一上山时便受到武当弟子的尊敬,以免剑会尚未开始便现出漏洞来,而破坏了整个的计划。
  所以他才编出个路上遭人暗算,幸得龙中宇救援的故事。
  龙中宇根本不清楚那假的乙木道长所编的故事里所遭遇的强敌是谁,他自然无法回答逸尘道人的话了……
  因此,他只淡然笑了笑,道:“以乙木道长的神功绝艺,又岂会是那些人暗算得了?在下只不过为他稍尽绵力而已。”
  他这么含含糊糊的一说,那四个道人都极为高兴,无尘说道:“龙大侠谦逊多礼,且又年少艺高,难怪在武林中享有盛名,贫道实在钦敬得很。”
  龙中宇哈哈一笑道:“道长这么一说,在下可要脸红了。”
  他这话说得那四个道人全都哈哈大笑。
  龙中宇目光一闪,瞥见了那高大的解剑岩,他惟恐无尘等人再提起自己解救乙木道长的危难之事,而使自己无法应付,是以连忙转移话题,道:“在下身上这柄创可要解下来……”
  无尘道人笑道:“敝派这个规矩,本是武林各派为了表示对张三丰祖师的敬意所定,一向没有人破例过,惟独这次剑会,敝派掌门师尊下令四派参加剑会的剑手可以佩剑上山……”
  逸尘道人接道:“这是掌门人鉴于举行剑会的目的在于互相观摩,并不在于争强,为了显出各派的技艺精进多少,势必使参与剑会的剑手以各人自用之长剑参加比剑才行,所以才特下此令……”
  龙中宇道:“在下对贵掌门人玄天仙长一向钦敬,他老人家骤归道山,真是武林之一大损失……”
  他一提到故去的武当掌门玄天道长,那四个道人全都垂下头去、面上浮起悲悼之色。
  龙中宇吁了口气,问道:“不知玄天仙长的法事是……”
  无尘道人抬起头来,道:“此次掌门师尊仙去,确实是本门之大不幸,不过为了不妨碍此二十年一次剑会之举行,敝派决定在剑会完后,方始通告各派掌门,举行大殓。”
  龙中宇讶道:“玄天老仙长之丧还没通知各派……”
  无尘道人似乎不愿多提玄天道人之死,赶紧转移话题,道:“龙大侠,敝帅叔曾令贫道在你一上山之时,便领你去见他老人家,我们这就走吧?”
  龙中宇心里虽然对武当在掌门人死后三天,没有对各派发出通知之事感到怀疑,但他既见到无尘道人不愿多提,也就不再追问下去。
  他向着其余三个道人抱了抱拳,随着无尘道人向山上行去。
  无尘道人似乎不愿让太多的人见到他带领龙中宇上山,所以他只走出不到十丈之遥,便侧首道:“龙大侠,我们从捷径走吧!”
  龙中字见到无尘道人没等自己回答,便举步向着右侧山崖旁的一条小道飞奔而去,心中一动,忖道:“他这是做什么?莫非要对我有什么不利之举?”
  他仗着自己杀死郝泉,还复本来面貌之举,除了何素月之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认为那无尘道人就算也是天心教之人,绝不会对自己起怀疑之心。
  他心中暗忖道:“何况他就算要对我不利,我也不会在乎他……”
  心念一定,他紧跟在无尘道人之后,加快了脚步飞奔而去。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十二章 一剑扬威
下一篇:第十四章 着着争先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