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以假乱真
 
2019-11-06 12:03:01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他在荒芜的草地上行走着,一直走到街上,脑海里依然留着欧阳雄那畸形的影子,他也感触到一份深深的悲裒与苦涩。
  这时小镇上的店门已打开不少,街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望着那些行人,龙中宇见到他们脸上掩不住的厌恶之色,心中不禁讶然失笑,忖道:“世人原都是这样,全以外表来衡量一个人,他们见到我这个样子,污秽不堪,自然会厌恶起来……”
  因此,他对于欧阳雄也就更加怜悯与钦佩起来。
  脑海中意念杂乱,他已缓步行到了一家客栈之前,望了望门口挂着的布帘,他正要举步迈将进去,却被一个伙计给挡住了。
  那个伙计显然才起床不久,两眼惺忪,似开未开的,他见到龙中宇要走进店来,忙伸手拦住了,道:“喂!你要干什么?”
  龙中宇道:“住店,干什么?”
  “住店?”那个伙计两眼睁得老大,嘴角撇道:“凭你这个样子也来住店?”
  龙中宇剑眉一扬,想要训那伙计一顿,可是回心一想,像这种下役之人,目光如豆,又何必跟他计较?是以他只淡然一笑,伸手自怀中掏出一锭银子,道:“在下的样子虽然难看,可是银子不难看吧?”
  那个伙计一见到龙中宇拿出一锭白花的银子,眼睛都亮了,脸上连忙堆着笑,说道:“不难看,不难看,大爷你说什么啦?哦,是住店,小店里还有三个客房……”
  他的话声一顿,目光闪处,好似看到了什么,竟然呆住了。
  龙中宇在与那伙计说话之时,便已听得街上传来一阵蹄声,由于此地是在武当山脚,来往的武林中人很多,骑马而来的,是很平常之事,是以他也就没有回过头去。
  可是当他一看到那店伙计两眼勾勾地望着街上,竟似看呆了的模样,他不由得感到奇诧起来。
  他忍不住心里的好奇,顺着那店伙计的目光转首往街上望去。
  在刹那之间,他全身一颤,竟然也跟那个店伙计一样,目光勾勾地望着街上,也是望呆了。
  敢情他在一转首间,见到自街道那端驰来了一红一白两匹骏马,远望过去,那骑在右首白马上的是一个杏脸桃腮,玉面红唇的劲装女子,而骑在左首那匹枣红色骏马上的则是一个文土打扮的年轻男子。
  他们两人并辔而行,面面相对,正在低语浅笑,随着双骑前驰,那劲装女子的紫色披风不住拂动,而那年轻文士一身银色长衫也是映日生辉,难怪引得路人驻足旁观了。
  龙中宇的目力极好,远远望去,一眼便看出那身穿紫色劲装,乘坐白马上的女子是这次华山派出来参加五派剑会的何素月。
  由于那左处的银衫文士偏侧着头在跟何素月说话,龙中宇初望去倒也没有看清楚他的脸,不过心中对那文土穿着银色长衫之事,却也颇为疑窦,因为他自己也是因为酷爱穿着银色长衫,方始闯下银龙剑客之名。
  他心中的疑窦之念刚起,那个银衫文土已转过头来,龙中宇的目光一触及对方的脸庞,立即便发觉那个银衫文士竟然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那种俊美之容,潇洒之态,惟有被武林中称为第一美男子的银龙剑客龙中宇方始具有的!
  若非龙中宇心中还很明白自己才是那银龙剑客龙中宇,那么此刻一见那银衫文士,还以为对方才是银龙剑客……
  不过虽是如此,他站立在客栈之前,也不由得怔愕住了,一时之间,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目光勾勾地望着那个面貌像极自己的年轻文士,忍不住暗忖道:
  “天下竟有这种奇怪之事,不但两个人的面貌长得一模一样,并且连爱好也是一样……”
  他心中的这个念头才一浮现,已见到那两骑快马渐渐驰近,距离龙中宇立身之处不足三丈之远。
  但听得何素月盈盈钱笑道:“龙少侠,你为何至今日方始赶来武当?若非是我因惦念着你,所以下山来望望,现在大概还见不到你呢。”
  那个银杉文士微微一笑道:“多谢何姑娘的关怀,在下非常感激,其实在下早已听说这次剑会因武当掌教之驾鹤仙去而延缓三日,是以才沿路观赏风物胜景,延至今日才到……”
  何素月道:“原来如此,小妹还以为你是被宫大侠的那个小妾给迷住了呢!”
  那个银衫文士摇手道:“唔,何姑娘怎么可以开这个玩笑?在下家有妻室,岂能做出那等事来?”
  何素月嗤地一笑,道:“这年头哪一个男人没有三妻四妾?像龙少侠你这样的人才,就算多娶两个如夫人又有什么关系?”
  那个银衫文士哈哈一笑,目光闪处,已望见站在客栈门口的龙中宇和那个蹬大了眼,张大了嘴的店伙计,他一勒缰绳,驻马在客栈前,道:“有没有上房?”
  那个店伙计一见这么俊俏潇洒的银衫文士驻马客栈之前,连忙脸上堆着笑,向他迎去,道:“公子爷,你要休息还是要住夜?我们小店里有最好的上房,最……”
  那个银衫文士见到龙中宇站在客栈前,傻愣愣地望着他,他的剑眉一皱,目光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这个乞丐,当他看到龙中宇蓬头乱发,一身污垢,穿着一件破衣,背着一卷草席的狼狈模样,厌恶地道:“伙计,你们怎么连个叫化子也打发不掉?少侠我要住店可不能打扰……”
  “是,是!”那个店伙计连忙颠首道:“小的这就请他走路……”
  他走到龙中宇身前,搓着手道:“这位……”
  龙中宇晓得那个店伙计既怕得罪到那个银衫文土,又不愿将自己这个客人推出门外,所以才会现出为难之色。
  当然,一个衣着鲜明,容貌仪逸的少年公子,较之一个满身污垢,头发蓬乱的中年叫化是要受人欢迎,并且也是像这样的伙计最不愿得罪的。
  他心中非常明白,若不是方才自己把银子亮出来,那么此刻一定会被那店伙计喝叱赶走,绝不会现出这样的尴尬神情来的。
  好在他也想要侦察出那个银衫文士为何会冒用自己的名号,如何能易容得跟自己一模一样的真相来,是以一见那店伙计嗫嚅地说不出话来时,连忙笑了笑道:“没有关系,我到别处去讨饭也可以过得了今天……”说着,转首淡然望了望何素月,缓步行了开去。
  那乘坐在白马上的何素月对于站在面前的龙中宇一直注视以好奇的目光,她原本只是对龙中宇那身褴褛的衣着跟松乱的头发,寄以好奇之心罢了。
  当龙中宇淡然地望了她一眼,那熟悉的眼神如同一枝无形的利箭样深射她的心底,她不由得为之一愕,赶忙凝目注视着龙中宇,想要从他的眼神里捕捉一些什么她所要追寻到的。
  但,当她凝目向着龙中宇望去时,他已经转首正要离去,望着他的背影,以及他背上背着的破草席,她在心中一面在揣摩着他投来的那丝眼神的含义,一面禁不住诧异地望着尚骑在马上的假龙中宇。
  确实,她记忆中的龙中宇便是那个模样,冷傲而潇牺,高贵而美俊,是以当她的目光一投在假龙中宇那俊美的脸庞上时,她心中的疑惑释然了。
  一缕怜悯之情自心底升起,她脱口呼道:“喂!你站住。”
  龙中宇才走了两步,便听得身后传来的呼唤之声,他停下了脚,转过身去,沉声问道:“这位小姐,有什么吩咐吗?”
  何素月还未说话,那骑在马上的假龙中宇已厌恶地皱了皱眉,叱道:“你,你怎可如何放肆?”
  龙中宇淡然一笑,斜睨了马上的假龙中宇一眼,问道:“请问这位公子贵姓大名?”
  那个假龙中字脸上泛起一丝怒容,道:“你……”
  他的话未说完,何素月已柔声劝阻道:“龙少侠,你不要与这种人计较……”她转过了脸,将手里的一锭碎银掷给龙中宇,道:“这个你拿去买点饭菜吃吃吧,别饿坏了。”
  龙中宇嘴角掠过一丝自嘲的笑容,接过那锭碎银,道:“谢谢何女侠了!”
  何素月诧异地道:“你……你认得我?”
  敢情她从龙中宇接银子的手法看出他并非是普通的一般乞丐,再一听他这么答谢,心中更加肯定起来,是以才会有此一问。
  龙中宇没有理会她,转首望了马上的假龙中宇,道:“这位少侠眼生得紧,不知是何称呼?”
  那骑在马上的假龙中宇也看出龙中宇虽是一副落魄样子,却并非是一般的普通人物,是以一听龙中宇的问话,冷傲之色稍减,道:“在下龙中宇,请问尊驾贵姓,如何称呼?”
  龙中宇冷冷一笑道:“原来名震武林的峨嵋银龙剑客是这个样子,在下真是失望得很。”
  那骑在马上的假龙中宇脸色一变,道:“你说什么?”
  龙中宇冷笑一声,没有理会他,转身走了开去。
  他的步履一迈,背后传来何素月的呼声道:“龙少侠,你……”
  接着一声剑吟之声响起,龙中宇头也没回,手中托着的那锭银子已反臂掷了回去。
  一道银光闪处,那锭银子正好击在那假龙中宇剑柄之上,一股大力撞将上来,他还未拔出长剑,那支刚出鞘半截的长剑己被震得离鞘而出,落在地上!
  龙中宇在客栈前所露出的那一手,不但骑在马上的假龙中宇为之大吃一惊,那坐在另一匹马上的何素月显得更加地惊骇。
  她是深知龙中宇的武功高低,能被江湖上称为银龙创客,作为他们中四大剑手之首,绝非是轻易得来的,但他却挡不住那中年乞丐的一锭银子飞击便致长剑脱鞘落地。
  固然那中年乞丐的武功确实很高,但是以龙中宇的功力与声望,他绝不可能如此轻易地便长剑脱手,是以望了望骑在马上的假龙中宇,又望了望站在地上的龙中宇,满脸尽是惊愕之色,心中疑惑不定,错愕无比。
  她睑上浮现的惊愕之色一映进龙中宇眼中,使得他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狂笑。
  他的笑声一传进骑在马上的假龙中宇耳边,使得他脸上的神情一变,飞身跃下马去,沉声喝道:“你笑什么?”
  龙中字笑声一停,冷冷地望了对方一眼,道:“像你这种低微的武功,竟然敢自称是名动武林的银龙剑客龙中宇,岂不使在下笑掉了大牙?”
  那个假龙中宇脸色又是一变,狠狠地盯了龙中宇一眼,俯身拾起地上的长剑,哑声道:“本少侠非要让你试一试峨嵋剑法,你才晓得我龙中字的厉害……”
  他一领剑诀,长剑平指真龙中宇,神色肃然地道:“你把兵器亮出来吧!”
  龙中宇哂然一笑道:“对付你这种人,在下还需要亮什么兵器?哈哈,在下就以这一双肉掌领教你的峨嵋剑法,看看你到底学了几成……”
  何素月乘在马上,一直在冷眼旁观,她对于假龙中宇的失常举动,确实有所怀疑,但是她仔细地看了许久,却没有发现有什么破绽露出。
  最主要的是那张俊逸的脸孔,和潇洒而傲然的神态,在她的脑海里留下很深的印象,使她对于眼前这个与印象中一模一样的龙中宇,心中不起怀疑之念。
  她暗忖道:“中宇的武功之所以不如以前,大概是这些日子被宫北斗那不要脸的小妾所纠缠,再加之日夜连续赶路,精神消耗太巨所致……”
  因而,她心中的疑惑之念一去,看到他们双方针锋相对,眼见便起争斗,赶忙跃下马来,拦住了假龙中宇,道:“龙少侠你稍等片刻,且容小妹跟他说几句话!”
  那假龙中宇冷哼一声道:“何姑娘,你不必管这件事,且让在下教训一下这个狂徒,让他晓得我龙中宇可不是好欺负的……”
  龙中宇听了他这番话,心中暗笑,忖道:
  “他是惟恐人家不知道他是龙中宇,是以口口声声都提到了龙中宇,或许,他是因为假冒我的身份时日太短,惟恐忘记,才这样动不动便背出峨嵋这块招牌来……”
  他心中虽是这样想,但是对于眼前的这个假龙中宇的化装之酷肖自己,神态、动作之能学得不差多少,也感到很是佩服。
  他暗道:“这必然是金臂剑魔任明杰搜查我的行踪没有结果之后,想出来的主意,而且这个人还必需要见过我,甚而多少了解我的个性,才能够装扮得了的,他们的目的不外是用他来把我引出来,我现在绝不可露出真正面目……”
  他的心念极快地一闪而过,只听何素月拉住了那假龙中宇道:“龙少侠,你连日以来赶路太急,尚未休息,何必又与人另起争端?”
  那假龙中宇剑眉倒竖,冷冷地瞪了龙中宇一眼.对何素月道:“这并不是我与他起争端,而且他要找我的麻烦,想我龙中宇身为中原四大剑手之一,岂能遭人侮辱……”
  龙中宇哈哈大笑,道:“在下久仰龙中宇是个铁铮铮的汉子,哪知今日一见却是失望得紧,现在只是你自己找出来的事端,为何又要将何姑娘拉出来,有胆量的你我二人……”
  “这位前辈请听晚辈一言!”何素月赶忙打断了他的话,抱拳道:“前辈武艺高强,乃是风尘奇侠,谅必在江湖上享有盛名,不知前辈是如何个称呼?晚辈也好……”
  龙中宇哈哈笑道:“我这个样子是什么风尘奇侠?姑娘太过夸奖了,至于在下的名姓,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又怎能告诉你?”
  何素月又怎知道面前站着的这个中年乞丐会是龙中宇?她自然不会晓得龙中宇所说的是真话,的确他在这副打扮下的身份,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何素月还以为龙中宇不愿将名姓告人,她笑了笑,道:“前辈不愿将大号告知,晚辈也不能勉强,只是,照前辈这身打扮大概是丐帮中人,据晚辈所知,丐帮虽已向江湖各派宣告封帮,但是以丐帮与峨嵋昔日的交情看来,前辈也不该与龙少侠……”
  龙中宇哈哈一笑,打断了她的话声,道:“何女侠,你不必用话来挤我,在下若不是看在丐帮与峨嵋有交情的话,早就对他不客气子,还能等到现在?”
  他话声一顿,侧首望了那怔愕一旁的店伙计,笑道:“伙计,你快带他进店去,免得我看到他愈看愈生气,说不定真想揍他一顿!”
  那假龙中宇怪叫一声,推开何素月,怒道:“叫化子,你别仗着丐帮与本派有旧,便对我如此放肆,少侠我今天非要教训你一顿不可……”
  龙中宇两眼一蹬,叱道:“真是不知好歹的混虫,竟敢对我如此无礼起来,看来我非得要替峨嵋龙掌门人管教你一番不可……”
  那个假龙中宇一横长剑,左手捏起剑诀,脸色冷肃地道:“你把兵器亮出来,我们就在这里较量一番,在下倒要看看你凭什么敢如此大言狂妄。”
  龙中字看到对方一横长剑,所摆出的架式竟是本门“少阳剑法”的起手式,他不禁一愣,忖道:
  “我还以为这个人假冒我,必然不会真的与我动手,以免被何素月看出破绽来,哪知他竟然没有丝毫顾忌,敢情他仗着学会本门的少阳剑法……”
  他看看对方的神态,心中疑惑不已,忖道:“这套少阳剑法,乃是本门的独传剑法,虽是在二十年前失落小部分心诀以及最具威力的三招剑式,却也算得是内家剑法中的翘楚,不知这家伙又何以学到这手剑法?”
  他存心要试一试对方所学得的少阳剑法到底有几成火候,是以哑然一笑,拍了拍双掌,道:“我也不必用什么剑,就以这一双肉掌领教少侠你的少阳剑法。”
  那个假龙中宇脸色数变,被龙中宇这种态度气得脸色都青了,他的嘴唇嚅动了一下还未说话,那站在一旁的何素月已尖声道:“老叫化,你纵然是丐帮的帮主霹雳神丐也不能开这样大的口,难道你以为我们五大剑派都没人了?哼,竟敢以空手对付龙少侠的少阳剑法,我看你是来找死!”
  那假龙中宇冷笑一声道:“素月,像这种不知好歹的家伙根本不值你关心,就让他来送死好了!”
  何素月冷冷地瞪了龙中宇一眼,道:“他不把峨嵋的少阳剑法看在眼里,也就等于不把本门的少清剑法放在眼里,我倒真要看看他凭着什么敢夸如此大口……”
  龙中宇敞笑一声道:“在下听说龙掌门人不但把一身绝艺传给龙中宇龙少侠,并且还把峨嵋镇山的玉龙宝剑也交给了他,但是他此刻手中所持的只是一支普通的青钢剑,在下又何惧空手应敌呢?”
  他的话声一顿,凝目注视着那个假龙中宇,嘲弄地笑道:“神龙龙大侠既然派你参加武当剑会,为何又未将那柄玉龙宝剑交给于你?莫非是你的那把宝剑遗失了不成?”
  那个假龙中宇似乎未料到面前这个中年叫化子对于峨嵋派是如此的熟悉,他被问得一时之间不晓得该如何回答才好,只得狂笑一声,道:“对付你这种连名姓都不敢报出来的狂徒,又何必要用玉龙剑?”
  龙中宇心中也颇为惊异于面前这个假冒自己的剑手反应之快以及机智之高,他哂然一笑,道:“大概你那把玉龙剑早已遗失了吧?否则你又何必找一把破剑来用?”
  他心里明白对方假冒自己,必是出自金臂剑魔之授意,由于那柄玉龙宝剑早就由宫北斗带到武当,任明杰临时改变主意,派人装扮龙中宇赴会,一时无法找到玉龙剑,这才随便拿了柄长剑交给那假龙中宇佩带。
  龙中宇为了要使那站在一旁的何素月泛起疑窦,是以才针对对方没有佩带玉龙剑这一点关键连续加以攻击。
  果然何素月脸上泛起疑惑之色,望了望假龙中宇手中的长剑,问道:“龙兄,你的那柄玉龙剑可是遗忘在北斗庄里?怎么没见你带来?”
  那假龙中宇脸上现出一丝慌乱之色,很快地便已恢复正常,他颔首道:“不错,那柄玉龙剑,我是在醉后遗落在北斗庄,恐怕是被宫前辈带走了,到了武当之后,他便会将宝剑交给我的。”
  他又恐怕何素月继续追问下去,不再理会与她,向前行了一步,凝神望着龙中宇,道:“你既敢空手与我相敌,想必自信身怀绝技,在下也不需多说什么,就以这柄破剑领教你一二……”
  龙中宇双掌一错,摆出了个普通的“樵夫问路”掌式,道:“不必领教一二了,我先让你三招便是。”
  那个假龙中宇眼中露出狠毒之色,冷笑道:“别让大风闪了你的舌头!”
  他话声一了,左手剑诀一扬,跨步引身,长剑平伸,滑出一个小弧,斜斜往龙中宇胸腹削去。
  龙中宇身为峨嵋一派嫡传弟子,自幼年起便是受到父亲神龙龙云鹤的亲授,不但对于本门的剑,拳,轻功.内功,心法,有很深的素养,并且还旁及扛湖上其他各派各门的武功,此外对于文事方面,琴棋书画等等也颇有心得,由于技艺博杂,武功奇高,是以被目为峨嵋百年来的奇才。
  他年纪虽轻,武功上的成就,不但超过同辈师兄弟,甚而连上一辈的师叔们也都不是对手,是以这次剑会才会泥他参加,哪知路途上会碰上这么多的事情,并且还引来那神秘教派遣人假冒自己……
  由于他本身对于武功上的自信,以及深深明白对方纵然是一代高手,也绝不敢当着别人之前使出其他门派的武功,是以他在发现这个假冒自己之人后,这才敢夸口以空手对敌!
  果然他在激怒对方之后,见到对方拔剑攻来,剑光一闪,烁起一条圆滑的淡青色的光带,急削而来,龙中宇没等对方剑式运完,便已明白对方这式正是少阳剑法中第三式“少阳再行”。
  他从十岁开始便受传这套原来共有二十七招,如今只剩二十四招的少阳剑法,对于整套剑法中的每一式变异之处,以及剑式本身的长短,可说是了如指掌。
  因而当对方剑出“少阳再行”之式,他马上便已闪身挪开,避过对方的着剑点。
  剑光滑行,还未施完,那个假龙中字便已发觉对方早已避开,他剑眉一皱,忖道;
  “这个叫化于果然是深悉峨嵋剑法,否则他绝不可能未等剑式施完,便已看出着剑之点,而预先移位避开……”
  心念如电闪过,他手下丝毫不慢,刷刷一连两剑,连出“乍分阴阳…‘三阳开泰”两招,剑光缭绕,剑气如云,已将龙中宇圈在剑光之中。
  何素月见到龙中宇剑出如电,并且毫不留情,连续三剑下来,便已将那中年叫化困在剑圈之中,她的脸色微变,忖道:
  “这个叫化子虽是丐帮高手,却太狂妄了点,竟要先让龙中宇三招,眼见他这样无法避开中宇的剑幕,便将丧命剑下……”
  她一念及此,正想要出声加以阻挡,免得龙中宇和丐帮中人结下仇怨,骤然听那中年叫化朗笑一声,身形闪了两下,便已轻灵之极地从龙中宇繁密的剑光下脱身出来。
  她心中惊骇无比,怔了一怔,已见那中年叫化站立在六尺开外,敞声笑道:
  “龙中宇,你这套少阳剑法确实是尽了力量去练,但是可能练习的时日还短,只有六成火候,与你本身的功力相较,是还差上一筹。”
  那个假龙中宇心中明白对方熟悉少阳剑法之奥秘,纵然自己尽出全身之力,将这两天所苦练的二十四式剑法全部施展出来,对方虽是空手应敌,自己也必然无法取得胜算之势。
  是以他嘴角一抿,眼中射出毒厉的光芒,剑锋倏转,进步欺身,锋路自偏角引伸切人,大喝道:“你再试试我这一剑看看!”
  龙中宇避过对方三剑之后,正想要多说两句讥讽之语,却已见对方身随剑走,剑路乍变,奇诡莫测地自侧路斜斜切身而至。
  那一剑之式急速无比.在对方的话声中侵袭而至,转眼便已向他的咽喉挑来,电闪的剑芒,却已将他左边身躯要穴全都罩住,端的是毒辣奇诡。
  龙中宇脸色微变,晓得对方恼羞成怒,并且洞悉自己熟悉峨媚剑法,是以才在倏然之间,施出他本身的剑术。
  眼望那一剑急切而至,龙中宇不及多想,深吸口气,在对方剑尖及身的刹那,整个身躯已倒飞而起,如同飞蛾,陡地升起丈许。
  剑芒斜错,剑影急闪,只听“嗤”地一声,对方倏然攻出的一剑,已紧贴着龙中宇的脚底而过,将他脚下所履的草鞋削去薄薄的一层。
  那个假龙中宇深深地痛恨着这个中年叫化,他看到自己如此毒厉迅捷的一剑,依然被对方闪过,脸色顿时一寒,目光仰视,想都不再多想,一撇剑尖,剑锋猛地向上疾撩而去……
  这一式变化异奇快捷,完全是应付着飞身掠起的龙中宇而施的,剑风急啸,芒锋直上,看他这等气势,似要在这一剑之下,便将龙中宇劈为两片。
  何素月虽是自动投身华山习艺,本身武功颇有造诣,也曾经仗剑行走过江湖,但她到底是个女人,跟见这等毒辣的一剑,也禁不住惊叫出口。
  她的尖叫之声甫一出口,那腾身空中的龙中宇已沉声喝道:“来得好!”
  他在空中双足慢张,双臂平伸,如同一个大门样展开,吸胸缩腹,借着双臂一振之力,上半截身子已屈曲起来。
  但见他上身一屈,左手拍出一股掌风,向着对方持剑的手腕击去,右手两指叉开,疾如流星般地向对方眼睛插去。
  这些动作描述起来颇慢,但是却全都是刹那间所发生的。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八章 阴山神魔
下一篇:第十章 天心教主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