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阴山神魔
 
2019-11-06 12:02:11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冯飞虹道:“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件事,因为当年我爹便是跟任明杰一起去漠北找寻那批宝藏的,老人家一去之后,直到今日仍无下落,以致我落得今日这种地步……”
  龙中宇默然片刻,忖道:“听她这么说,可能她的父亲也是九大门派中的高手,二十年前的那件事情,必然是曾经发生过,至于那些高手如何一去不复再返,便要从金臂剑魔身上找寻答案了……
  只是这么一件重要的事情从发生至今,年代如此之久,又怎么我从来也没听爹爹说过?只是在我问及他老人家,如何九大门派至今不被黑道魔头重视的原因后,他老人家才对我说及是关于二十年前各派大批高手失踪,心法失传之事,他又为何不将整个详情告诉我呢?”
  他在忖想之际,突然听得冯飞虹发出一声惊叫,愕然抬起头来,他只见冯飞虹朝船头急跃过去。
  目光一闪,他心中的疑惑立即得到了答复。
  敢情在他们谈话的短短时间里,江上的雾已随着旭日的初升,而消失得无形无影,视线清朗,他立即便可看到前面十几丈之外的江面上,一条双桅大船正缓缓地横扛而过。
  他们所处身的这条小船,顺着江流,既无人掌舵,又没人操橹,眼见只要再过片刻,便将撞到前面那条大船。
  以他们这条小船在如此快的速度下,去飞撞横在江面上的那条大船,结果一定是小船粉身碎体,大船顶多船身破洞罢了。
  面临这等险厄的情形,难怪冯飞虹会大惊失声了!
  龙中宇一发觉这等危厄处境,也不由得吓了一大跳,他一个挺身跃起,大喝道:“冯姑娘,你快去掌舵,这儿让我来。”
  冯飞虹已经弯腰拾起船板上的竹杆,一听龙中宇的喝声,回头道:“你小心点,别把竹杆折断了。”
  龙中宇已跃到她的身旁,俯身拾起竹杆,道:“我虽然不会掌舵,使点巧劲减去小船的冲泻之势总会的,你放心好了。”
  冯飞虹听他这么一说,也不再多言,飞身跃到舟后,去掌起舵来。
  龙中宇站立船头,双手握着竹杆的一端,目光凝注着前面,就等待小船即将冲撞上去的刹那,运杆力撑,不使两船相撞。
  这时,前面那条大船上的舵工船夫,也都看见了上游的这条小船以奔马之势向下游急泻而至。
  顿时,整条船上传来惊哗之声,龙中宇站在船头看得清楚,那些短装敞服的船夫齐都面现惊容,像没头苍蝇似的船上乱跑,而在船尾的舵工,则是紧紧地抱住大舵往左边扳,想要将大船从打横之势扭转方向,也顺向下流,避免两船相撞的危险。
  可是由于那条大船刚刚在雾散时启锭开航,风帆初升,速度刚由慢加快之际,纵然那个舵工用劲扳舵,却因船身过大,速度不够,一时仍无法改变方向。
  龙中宇看到那些船夫的惊愕之态,不禁心里浮起一丝歉疚之情,暗忖道:“这都要怪我,只顾着跟她说话,竟忘了船上无人掌舵,好在雾散得快,及时发现这种危机,不然两船在雾中相撞,岂不糟糕!”
  就在他忖想之际,他突然听得前面那条大船上传来一声怒喝,接着从大舱里跃出一个身材魁梧,脸孔赤黑的老者。
  那个老者一头灰白的长发,两只眼睛如同铜铃般地瞪得老大,他一跃出大舱,立即向着船后行去,然后俯身拾起摆在船尾的大锚。
  龙中宇初次见到那个黑脸老者,也不禁为对方那等魁梧的身形而吃惊,等到他一看到那个老者拾起船板上的大锚,站直了身躯,他才想到对方将要做什么。
  他的眉毛一皱,喊道:“那位老丈,请不要担心,在下已经……”
  他刚说到这里,船身一晃,船首忽地往左边一偏,整条小船已转了个角度,若非他双足如同铁钉般地钉进船板上,那么在这一偏之际,他整个人都会被抛出船外,落人江中了。
  身形晃了晃,他立即站稳了,可是目光一闪,他已见到前面那条大船上立在左舷上的黑脸老者单臂一举,将整个巨锚都举了起来。
  那只巨锚顶多只有三百多斤,举将起来倒并非是件难事,可是那黑脸老者右臂一擎,将巨锚举起,随即大喝一声,抓着巨锚晃了个半弧,往这边掷来。
  这时两条船相距约八丈多远,那个黑脸老者神力惊人,右手一抡,整只大锚带着悠悠的风声,迅捷而准确地往龙中宇这条小船撞来。
  显然,他是要用巨锚将龙中宇存身的这条小船击破沉没,以免撞到他们的大船。
  龙中宇暗惊一声:“这个黑脸老家伙真是毒辣,竟想要把这条船击沉,让我们全都葬身江底。”
  他心中的意念如同电闪,一掠即过,眼望着那只巨锚已在呼呼声中急撞而落,他手中的竹杆也如同电般地急掠而出,朝巨锚拨去。
  这根竹杆有二丈多长,粗细仅及手臂,若是以之去拨动巨锚,必断无疑,更何况巨锚飞掷而来,由于速度的加快,而产生更大的冲撞力量,虽少已超过巨锚本身重量的三倍以上。
  是以龙中宇伸出竹杆向那只飞来的巨锚拨去之时,那站立在大船上的黑脸老者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可是他的笑声才起,眼中已浮现惊意,顿时脸上笑颜一僵,张大了嘴愕在那儿!
  敢情他看到龙中宇挥出长长的竹杆,在刚一触及那只巨锚时,立时杆身一弯,巨锚仿佛遇到一股绝大的阻力,竟然停在空中,
  一刹那之后,那根竹杆嗡地一声,往上绷起,弯曲的竹杆立即伸得笔直,挂在杆上的巨锚则被弹得飞起一丈多高,超过小船的上空,往上流飞去。
  “砰”地一声大响,巨锚落入江中,溅起丈许多高的水柱,一片水花洒出,映着那初升的旭日,甚是美丽。
  龙中宇显露出这么一手,使得那条大船上的船夫齐都看得呆住了,他们一见巨锚落水,禁不住脱口大呼一声:“好!”
  呼喝之声如同雷鸣,盖过了湍湍的流水声,在一片呼喝声中,那个黑脸老者怒吼一声,飞身朝这边跃了过来。
  这时由于两条船上的舵都在扳动,两只船身一齐朝向下游,龙中宇存身的这条小船顺江而下,在这一刹已距离那条大船不及二丈。
  那个黑脸老者怒吼一声,身形一动,已跃在小船船首,他连话都没有说,一个大步踏出,双拳急举着向龙中宇胸前撞来。
  他这一下出拳迅如奔雷,加之拳重如山,拳风一起,沉重之极,龙中宇被那股汹猛之势迫得立身不住,只得往后退了一步!
  他利用这一退身前所留下的二尺空间,双手将竹杆抛起,空出双手,一合掌刃,向着对方的双拳切去。
  掌风如刀,拳劲似山,两股力道一相碰触,发出一声巨响,龙中宇身形晃动了一下,不由自主地退了半步。
  那个老者身形仅仅一晃,立即狞笑一声,喝道:“该死的小辈,老夫要把你打为肉酱。”
  喝声之中,他双拳一错,进步抢身,连环二拳,猛攻而来。
  龙中字在那黑脸老者举锚飞掷之时,便已被对方的天生神力而吃惊,等到对方跃过船来击拳相攻时,他更加感到抵挡住那股雄浑如山,汹涌如潮的拳劲,是一件非常吃力的事。
  他运掌相迎,置身在那股沉猛的拳劲中,竭力攻去,连退两步,也只不过使得对方身形一晃,退了半步而已。
  是以当他见到那黑脸老者身形一动,双拳交错,再度疾攻而上,他心知对方天生神力,加之拳路霸道异常,自己运掌相抗,就算能抵挡一时,早晚也会力竭落败,受伤惨重。
  以己之短去迎敌之所长,乃是兵家之大忌,也是每个练武的人所铭记在心的。
  龙中宇既能看清对方的最大优点,自然也可以子解对方的弱点,他心念一转,立即飞身跃起,迎着落下的长竹杆,挥掌一削,切下一截约长四尺的竹杆握在手里。
  那黑脸老者挥拳急攻,拳影交飞,风劲飙然,一连两拳捣出,拳风呼荡,已将面前五尺之距的空间齐都封住,确是霸道凶猛。
  岂知他的拳势方出,龙中宇便已飞身跃起三丈,等到他一发觉面前敌人陡然消失,略一怔愕,头上异啸尖锐,激射而下。
  他仰首上望,只见绿影千条,竹枝百杆,当头劈落,那根竹杆急划之下,风劲尖锐地响起,的确颇为吓人。
  但是那黑脸老者却是狂笑一声,道:“老夫连刀剑都不怕,还怕你这根竹杆不成?”
  他把双拳一错,左臂横在咽喉,右举上冲,向着那团竹影击去。
  一股拳风呼然而起,还未击到那密织的竹影,只听龙中字发出一声风吟似的长啸,身形疾落,手中竹剑已敲击在对方的拳背之上。
  那黑脸老者一拳上冲,仰首望去,但见那蓬绿影陡然散开,其中一溜竹影分将开来,迅如电闪地击在他的拳背上。
  他仗着一身刀枪不入的横练功夫,根本没有在意对方这根竹杆,因而也没有想到如何闪躲开去。
  只听“哒”地一声,竹杆已经击上他的拳背,立时,一股骤痛之感自拳背传人体内,他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右手一缩,左手五指张开,改拳为掌,往那根竹杆削去,招式连抓带劈,以他的心意说来,就算夺不下对方的竹剑,也要将之一劈两段。
  哪知他变式虽快,龙中宇手腕一动,没等他触及竹剑,剑式疾转,已自空门递进,剑尖连点,将他胸前的四个大穴都已罩住。
  那黑脸老者左掌探出,胸前要穴已经受袭,若在平时,他根本就不在乎那根竹杆,可是此刻,他已经领略到那根竹杆上的滋味,晓得在龙中宇手中使来,较之常人手中的一支宝剑没有两样,他纵然有一身横练的本领,若是穴道被竹剑所点中,也决难逃得性命。
  是以他一发觉那支竹剑乘隙而进,蹑着空门急射入来,脸色顿时一变,也顾不得伤敌,连忙撤身后退。
  他连退三步,左足突然踏了个空的,上身往后一仰,便往江中栽去。
  好在这时小舟急泻而下,正好擦过那条大船的船头,那黑脸老者一脚踏空,上身往江里栽落的刹那,双臂后扬,已搭上大船的船头。
  只见他十指如钩,一触及船板,立即钉了进去,魅梧的身躯宛如一座桥样的搭在两船之间。
  龙中宇一连两剑攻出,竟然全都击空,他微微一愕,看到那黑脸老者横身在两舟之间,这时小船顺江流下,带动着他的身躯,双足已经搭不住小舟的舷板,掉落水中。
  那黑脸老者双足才一沾着江水,虎吼一声,整个人已倒翻而起,双臂一用劲,翻了个筋斗,跃回大船之上。
  就在他双足尚未踏到船板时,从那大船的船舱里又出现了一个瘦削的老者。
  他一出舱门,便看到龙中宇手持竹剑站立小船船头,而那黑脸老者则被逼得退回大船,险些坠人江中的惊险情形。
  他大喝一声,身形如风,向着站立小船上的龙中宇扑了过来。
  龙中宇未料到那艘大船上除了黑脸老者之外,还另有高手在内,他一见从大船中扑出一个瘦削猴面的老者,马上从对方迅捷逾电的身法上看出这个老者的武功较之那黑脸老者尤要高出数分。
  他心中一惊,忖道:“若是容许那老者跃上船来,必定会被他们两个所缠住,到时我一个人岂能应付得了这两个邪道高手……”
  意念迅转,他刚决定该怎么办,头上风声一响,那根被他抛在空中,还有丈许长的竹杆已经落将下来……
  龙中宇毫不考虑,左手疾伸,操住那根落下的竹杆,大喝一声,丹田运足全身力道,振臂击出。
  一道绿光在空中乍闪即过,那根竹杆如同脱弦之箭,向着那刚奔出船舱的猴面老者射去。
  那猴面老者反应极快,跟见龙中宇掷出长杆,他那急速飞跃的身形陡地在空中一顿,上身往左一倾,右手飞快地迎着竹杆一拨。
  由于他眼见龙中宇蓄足劲势掷出竹杆,面对那等急劲射到的长杆,他丝毫不敢存有大意之心,是以这挥掌一拨之力颇大,也用得很巧。
  那根长杆“嘶”地一声射去,被那猴面老者挥掌往外一拨,转变一个角度,斜斜往右射去,正好射中桅杆。
  但听“噗”地一声大响,整根竹杆汇聚着两个高手的力道射中那根粗逾海碗的桅杆,射穿一个大洞,仍然余式未衰,穿过桅杆,直钉入舱后的船板上。
  在一片惊哗声中,那竹杆仍在摇晃不已,被射穿大洞的桅杆已挡不了风帆的牵动,轧轧数声,一折两段,连帆带杆地落了下来。
  那个猴面老者怎样也想不到自己为了避过龙中宇掷来的那根长杆,竟然使得桅杆为之一折两断。
  他身形跃在空中,一见风帆连桅断落,再也顾不得飞身跃上龙中宇的那条小船上,双足连踢,前冲之势一挫,身形斜斜右飞,向着落下的大帆迎去。
  龙中宇站在小船的船头看得非常清楚,只见猴面老者在那等急跃之势下,竟然刹住了飞掠之势,以诡秘无比的身法改变方向,朝落下的大帆迎去,就在虚空之中抓断了桅杆,双臂一振,将之掷入江中。
  那面大帆自空中落下,兜着江风,真个沉重如山,可是那猴面老者抓住桅杆时,双脚还未踏实,便凭着内力将整面大帆掷人江中,这等功夫,龙中宇亲眼目睹,不禁为之咋舌不已。
  江水急湍,两船从相距十多丈远,直到平行而过,再由于小船的速度较之大船快过甚多,很快地就超出了十多丈之外。
  在这前后三十多丈的距离内,发生那么多的事情,其实若以时间来说,也只不过是短短一刹那间而已。
  当龙中宇站立船头,望着那猴面老者飞身接住落下的大帆,将之掷出江中,小船已一泻数十丈远,侧首后望被抛在身后的那条大船,他不由吁了口气,忖道:“真是侥幸,想不到无意中掷出的一杆,竟然把桅杆给拆断了,否则真不知要如何应付那两个老家伙……”
  他望了望手中的竹剑,还未将之掷去,已听得舟后传来冯飞虹的呼声,他应声往舟后走去,只见冯飞虹左手紧紧地握住船舵,一脸的惊骇之色。
  冯飞虹见到龙中宇行到舱后,道:“龙少侠,不好了!”
  龙中宇微微一怔,道:“什么事不好了?”
  冯飞虹道:“你这下可替自己惹上了大麻烦了!”
  “大麻烦?”龙中宇恍然道:“你是说我得罪了那两个老家伙?你认得他们是谁?”
  冯飞虹道:“那两人是武林久传凶名的大力神魔谷青和阴山神魔凌飞……”
  龙中字未等她说完了话,也是脸色一变,道:“你说他们是宇内双魔?他们不是已经死了吗?又怎会出现在长江上?”
  冯飞虹道:“扛湖上很早以前便盛传他们已经死去,从十多年前到现在为止,武林中也确实没有听见过任何有关他们的消息,不晓得他们这些年来隐居何处,又怎会突然出现此处呢?”
  龙中宇叹了口气,道:“眼见江湖上群魔纷起,又加上那个神秘教派专门与五大剑派作对,而中原各大门派却连他们的主持人是谁都不晓得,也根本不明白他们的野心在于统御整个武林,更谈不上设法去打击他们……”
  他摇了摇头,苦笑道:“其实以当今各大门派的实力来说,要对付这些绝代凶魔已经很困难了,别说去击破那神秘教派了……”
  冯飞虹道:“因而,少侠你的责任也就更加重大了……”
  龙中宇苦笑道:“以前我还以为我的武功不错哩,加之在武林中薄有名气,更加沾沾自喜,哪知道这次碰到的全是些高人,使我觉得自己这点功力实在算不得什么。”
  “少侠,你不要妄自菲薄,更不可因之灰心!”冯飞虹安慰他道:“你的武功足可当得上一代高手无疑,在武林的年轻一代中,尚没有人能跟你并驾齐驱,至于你受到的挫折,那是因为你碰到的全都是成名数十年的绝代高手,他们跺一下脚都能够震动半个扛湖,而你却不但在他们手下全身而退,甚之还能逼得他们后退撤身,这等成就,也足以使人震惊了,你又何必难过呢?”
  龙中宇精神一振,道:“冯姑娘说得不错,在下当铭记于心,永难忘怀……”
  冯飞虹眼中射出欣喜欢愉的光采,道:“少侠只要有信心,便可以应付任何困难与险厄,这点奴家深信无疑,同时奴家也深信少侠他日必能威震武林,名传江湖,天下共钦……”
  龙中宇连忙摇手道:“姑娘过誉了,在下可不敢当,其实以在下在武功上的修为,目前还不是那两个魔头之敌,就拿那大力神魔来说吧。他天生神力,一身十三太保的横练功夫,刀枪难入,怪不得在扛湖上创下大名,确实并不简单,在下方才与他对了三招,双臂酸麻,几乎无法握剑,幸好及时施出‘风舞九天’之式,这才将他逼退,而那阴山神魔的武功更是吓人,身在空中便能托住断落的大帆掷人江中,那等功力,在下是深愧不如……”
  冯飞虹道:“少侠你说错了,那和你对招的是阴山神魔凌飞,而那个身形瘦削的猴面老者才是大力神魔谷青……”
  “哦!那个身高九尺之巨人还不是大力神魔?”龙中宇惊诧地道:“他们两个已经十多年未在江湖上出现过,你又怎会晓得谁是谁呢?”
  冯飞虹道:“自家父失踪之后,家母便由于忧郁过度,终于在我十一岁的时候撒手仙去,此后我便流落江湖,坠人黑道之中,由于我武功根底不厚,却又为了要想出人投地,所以走上以色易艺之路途。接触那些黑道人物多了,自然对武林中成名的一些凶魔恶人都清楚……”
  她自嘲地笑了笑,道:“像那些绝代的大魔头,虽是已经不再出现江湖,我却不能不注意,常常希望有一天能够碰上,便有机会可以从他们身上获得一些秘艺,哪晓得竟会在这种情况下碰见了宇内双鹰……”
  望着冯飞虹自嘲的笑容,龙中宇凝目注视着她,他几乎可以看透她的内心深处,自然了解到她内心深处的忧愁。
  他想象得出一个身心都不完整的人,既有极深的自卑感,又有极强的自尊心,当她陷身在江湖黑道之中,面对着那些凶残的黑道巨擘,江湖浪子,她为了要生存下去,不得不跟他们混在一起。
  可是她为了要想出人头地,就非得要利用自己天赋的智慧与特有的体质去换取别人的武功与经验,在那么一长段的日子中,她一滴滴地吸取别人的武艺,然后作为己用,再以之创立根基,这其中的过程是多么的辛酸?多么的痛苦?
  龙中宇有点歉然地望着她,轻轻自语道:“像这滔滔的江水样,既然流去,便不再复返,纵然流去的江水是污秽的,但是远望上游清澄的水,又何必念念于逝去的那些污秽……”
  冯飞虹眼中的哀愁随着龙中宇的话声而渐渐褪去,她脸上涂抹的易容药物,几乎都掩盖不住浮起的欢愉与感激之色。
  她的嘴唇嚅动了一下,道:“少侠说得很不错,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又何必计较许多?只要有时间,必然能够使我们获致最好的将来……”她吸了口气,继续道:“少侠你目前虽然还不是那两个魔头的敌手,奴家相信只要再有几年的工夫,你便将超过他们……”
  龙中宇充满信心地点了点头,道:“在下自信总有一天会将他们击败,这个时候必然不会太远。”
  冯飞虹道:“以少侠的年龄与潜力,奴家深信少侠有那一天,但是他们也必然明白这个道理,对于发现少侠这么一个彗星似的人物,同样地要加以提防,为了私欲,他们必定会在少侠未能使艺业臻至极点之前加以摧残,因此少侠你今后的处境更加危险……”
  龙中宇傲然地一笑道:“在下并不畏惧……”
  冯飞虹打断了他的话声,道:“奴家晓得少侠不会畏惧的,但是少侠的江湖经验与武功都不是他们的对手,又何必与他们硬拼呢?好在他们所见到的少侠并非你原来的面目,你只要换去易容,就可以避过他们追查……”
  龙中宇道:“原来你说的我惹上了大麻烦,便是怕他们对我施以报复?但是你有没有想到一件事,他们方才所见到的我是一个叫化子,而天下会武功的叫化,全都出自丐帮,我若是再改变一次容貌,他们找不到我,岂不要向丐帮去要人’”
  冯飞虹道:“让他们去找丐帮要人好了,只要他们不找到你身上来便行了……”
  龙中宇摇头道:“在下绝不能那样做。第一,家父与当今丐帮帮主霹雳神丐邓海公交谊颇深,在下不愿使丐帮受到困扰,甚或受到这两个魔头的伤害;第二,我们已没有多少时间可以在船上逗留了,我们不能就这样永泛舟上,顺流而下,直出大海,我们必需立刻上岸,分奔前程,尤其你要替我送信回峨嵋,更不能有所耽搁……”
  冯飞虹道:“奴家晓得你心中惦念着峨嵋,但是你也得为自己的安全着想呀!”
  龙中宇摇头道:“我一个人的事情好办,相信纵然再度碰到他们,我也不会怎样的,何况他们的桅杆已经折断,若要顺江追下,速度上便相差很远,他们也绝不会想到我们弃舟上岸,毁船沉江之举。等到他们在江上追了一段长距离之后,想到我们会上岸之时,我也差不多将要到武当了,他们又如何能够找寻得到呢?”
  冯飞虹看到他坚持如此,再一听他把事情分析得头头是道,也没有什么话好说了,她略一沉吟,道:“听说丐帮弟子分布大江南北,东疆西域,传递消息之速,可说天下第一,峨嵋既与丐帮有交情,少侠何不找丐帮弟子去通告令尊,奴家也可以追随少侠左右.对于少侠多少有所帮助……”
  龙中宇忙道:“姑娘你经常行走扛湖,难道没听说丐帮在五年前封帮之举?不知是为了什么原因,丐帮的各地分舵,全都隐蔽起来,所有的丐帮弟子都不许涉足各大门派之间的纠纷中,对于江湖恩怨也都处于超然的地位,是以我不想把这件事找丐帮弟子……”
  “哦!原来如此。”冯飞虹叹了口气,道:“奴家真恨不得一分为二,既能为少侠传信峨嵋,又能跟随在你之后,凭着我的江湖经验,替你解决一些困难。”
  “多谢姑娘好意!”龙中宇道:“姑娘只要替在下将书信传到峨嵋,在下便终身感激不尽了……”
  冯飞虹道:“还谈什么感激与否?奴家此生能有少侠这么一个知己,便是舍身以报,也算不了什么,只是奴家担心少侠的安全,据说那阴山神魔凌飞出身阴山之北,少时曾与天下最善于消息埋伏,追踪蹑迹的丁家子弟交往,所以他也学得不少追踪蹑迹之法……”
  “在下夜行昼伏,尽量不走官道,谅他善于追踪蹑迹也无法可以寻得痕迹……”龙中宇道:“冯姑娘,我们还是尽速将船泊岸吧!”
  冯飞虹道:“好吧,少侠你一切小心了。”
  龙中宇深深地望了她一眼,不再多言,走到橹旁,专心去摇起橹来。
  他开始还不大熟悉摇橹之法,力道用得不均衡,小船的船身在江中不住地晃动,也依然无法向江岸靠去,好在有冯飞虹在旁指导,仅仅片刻,便已学会操舟之法。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七章 易容脱险
下一篇:第九章 以假乱真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