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棋差一着
 
2019-11-06 15:40:49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他的眼中射出一股残酷凶狠之色,道:“老夫所喜欢她的,并不是她长得比别的女人漂亮,而是她具有特异的禀赋,如今她竟然辜负老夫的一片相爱之意,而与姓龙的小子相好,甚而使得老夫遭到那等狼狈的事,老夫必须报复她!”
  他挥舞着双手,嘴里发出一嘿嘿怪笑,道:“你们晓得老夫怎么对付她吗?”
  陈翔和那两个进到室内的金衣武土都被他这等怪异的举动吓呆了,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
  公羊群的那句问话也只是加强语气而已,并不是要求他们答复,他在发出一阵怪笑之后,道:“老夫把她身上的软筋全都挑去,让她不能再练功了,然后脱光她的衣服,把她身上的肉割裂成一条条的,用熊毛趁着热血粘在她的身上,再敷上一层‘结肤胶’,使她的肉和熊毛粘住,永远不会脱落,永远不会腐烂……”
  陈翔听到这里,只觉浑身汗毛一阵竖起,从脊髓骨里起了一阵寒意。
  他本来认为自己方才对老何所施的那一手算得毒辣阴狠了,也可以说是精心杰作。
  可是如今一听公羊群之言,他自己方才所施的那些手段,顿时便显得幼稚了!
  天下哪有使一个人变成禽兽一样,使他永远不能脱离禽兽的形态,却还拥有一个人的思想那样深沉的痛苦?
  像这种惩罚,所加予一个人的肉体与心理上的打击,岂是用一个小计去杀死人所能比较的?
  陈翔在一阵寒凛之中,就又觉察到一份特殊的愉快,那种蕴自内心深处的邪恶的愉快,从心中泛起,使得他全身都起了一阵颤抖。
  他好奇地问道:“公羊先生,你这么做,难道不怕她自杀?任何一个人处身在这种情形下都会自杀的……”
  公羊群哈哈大笑道:“老夫给予她一种绝大的欢愉,使得她这一生都不会想到自杀,事实上,她宁可维持目前这么样子,也不会自杀的。”
  陈翔非常感兴趣地问道:“为什么?”
  他随即想到一事,邪恶地笑了笑,问道:“是不是在那个方面……”
  公羊群怪笑一声道:“老夫不知你所指的是哪一方面?若是指男女之间的那份关系,老夫可以告诉你,绝不会是的,而是老夫有一补药草可以使一个人获至最大的愉快,并且慢慢地消蚀她的意志,别说是像她这样了,就是要她每天割下一块肉她都会愿意。”
  “哦!”陈翔道:“世上有这种药草?在下怎么没有听过?”
  公羊群道:“你又怎会听过?这种药物产自缅甸一带,其实并非药草,而是一种花卉,老夫也是无意中发现的,它竟有好么大的效果……”
  他说到这里话声一顿,转口道:“老夫要使她一辈子都跟着我,就算她想要喜欢他人都不可能,老夫在恨她的时候可以打她骂她,随便如何羞辱她,她都不会觉得痛苦……”
  陈翔一面听着公羊群说话,一面看着那个满身是毛,如同只怪兽的冯飞虹,但见她的两眼不住地转动,似乎蕴含着很大的悲哀,又似乎是全无所觉。
  他默然地望着冯飞虹,忖道:“这也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我真愿晓得她以后将会怎样过日子……”
  公羊群又是狂笑一阵,道:“陈小侠,你认为老夫这么做对不对?”
  陈翔道:“在下非常赞佩公羊先生这种怪异的手段,这可能是亘古以来仅有的一个怪物吧!有她跟在身边,你的情绪必然会更加好起来。”
  公羊群嘿嘿一阵怪笑,正待说话,陈翔已道:“现在我们该来处理龙中宇的问题了,因为天亮后就是他要参加的那场比剑,距离现在已不久了。”
  公羊群颔首道:“这个当然,老夫马上就动手术,不过他武功高强,你得……”
  陈翔收起长剑,自怀里取出一个小盒,道:“这个公羊先生不需过虑.在下准备有办法。”
  他启开盒子,自里面取出一根金针,道:“在下所施的这套手法,但与一般的针灸之法并不相同,能够制住他的穴道,使他的功力全失,甚而连话都不能说!”
  说着,他蹲下身去,把金针按着部位,插进昏迷半醒的袁中宇身上。
  公羊群站立一旁,眼见陈翔把盒里的金针一根根地取出,按着穴道部位,一一插进袁中宇的体内。
  他的脸上浮起狞笑,真恨不得陈翔的手一偏,就把一根金针插进任何一个死穴,当场就致袁中宇于死地,才能消灭他的恨意。
  可是他很快便想到袁中宇乃是金蜈天尊黎火飙指定要见的人,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必需送到总舵去,绝不许任何人伤害的,就连他身为金蜈天尊的好友,也不敢贸然地伤害袁中宇。
  因为他深知金蜈天尊的脾气,翻起脸来,就连他的老子都可以亲自动手杀死,何况区区的一个朋友?
  他暗自忖道:“这个小白脸仗着一张标致的脸孔,便到处勾引女人,甚而连飞虹那个贱人都受到他的诱惑而背叛了我,害得我受了半天活罪,我决不能如此轻易便放过了他,非得想个办法整他一下,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他正在暗自忖想,只听得陈翔道:“公羊先生,在下这几根金针一施出来,他纵然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提起真气,可说是跟个废人一般,再也无法逞强了。”
  公羊群问道:“他身上的金针只要一被拔起,真气便可以运行无阻了吧?”
  陈翔一笑道:“若是这么容易,也不算什么稀奇了。”
  公羊群道:“哦!这里面还有异妙?”
  陈翔道:“你别看这区区的几根金针,普天之下,能够将它取出,而不伤害他的生命的人还没几个。”
  他见到公羊群面现不信之色,解释道:“你有没有看到这几根金针长短不一,粗细电不相同?在下以特殊的手法将金针插进他的穴道,若是有人贸然把金针拔出,力道用得不当,将会伤及他的内腑,轻则残废,重而致命。”
  公羊群拊掌道:“这么一来,龙中宇就算有通天的本领,也没有办法逃掉了。”
  他心中暗暗怀着鬼胎,忖道:“这下可方便我行事,并且还不留下一丝痕迹,我只要找个机会,随便拔去一根金针,这小子便有好受了。”
  陈翔又怎知公羊群心中在想什么?他傲然一笑道:“就算被他逃走,他也等于废人一个,不会再有什么用了。”
  他的话刚说到这里,那缩在墙角的冯飞虹突然发出一声干嚎,扑了过来。
  陈翔只见她跟中射出凶厉的光芒,身上的长毛不住拂动,就如同一个鬼魅样的,心头微微一凛,左掌护住胸前,右手五指箕张,便待往冯飞虹脸上拍去。
  公羊群一见他的手掌扬起,立刻大叫道:“少侠留情……”
  他生恐陈翔会毁去理智不清的冯飞虹,以致使得自己原有的报复心理不能获得满足,连忙闪身行到陈翔和冯飞虹之间。
  陈翔的反应极快,在公羊群发出喝声的刹那,手腕一顿,已把蓄足的劲道含住未发。
  他一见公羊群挡在自己身前,惟恐会受到冯飞虹的攻击,正倒把公羊群的身躯拉住,运功保护他的安全。
  这个意念刚刚掠起脑海,他已听得公羊群沉声大喝道:“飞虹你干什么?”
  冯飞虹的来势极快,在公羊群喝叫之时,已冲到面前,她那张开的双手本待往躺在地上的袁中宇扑去,一见公羊群挡在面前,十指一合,就往公羊群的咽喉紧扣而去。
  她的手指已经触及公羊群的颈项,蓦然听到那声大喝,当下倒是一怔,停住了十指合拢之势,睁着一双大眼惊诧地望着公羊群。
  公羊群怒道:“你这棍账东西,谁叫你过来?快点滚过去!”
  话声之中,他抓住冯飞虹的双臂重重往下一压,挥起右掌重重地在冯飞虹的脸上掴了一下。
  他这一手使得陈翔吓了一跳,惟恐冯飞虹在神智不清之际,野性大发,一把扼死公羊群,连忙一拉对方左手,把公羊群拉到自己身旁。
  敢情他非常清楚公羊群虽是易容之术天下无双,那一身功夫却是不敢恭维,在他的眼里,就连江湖上末流人物都比不上,如何能当得冯飞虹的一击?
  岂知他这个顾忌竟是多余的,冯飞虹脸上受到重重的一捆,刊坦没起凶性,反而眼显畏缩之态,后退了两步,终于退回墙角去了爿公羊群脸色铁青,喃哺道:“真是气死老夫!”
  陈翔松开了手,接口道:“公羊先生,在下真是为你捏了一把硝汗,生恐她会把你捏死!”
  公羊群骂道:“她敢!谅她也没这个胆子!”
  陈翔道:“她的神智已经不清,你再对她这么一凶,她很可能会那么做的!”
  公羊群愈想愈不是味道,怒骂道:“老夫非得要重重地惩罚她一番不可,她竟敢……”
  他似是有难言之隐,话说到这里,立刻便停了下来。
  陈翔有些不解地问道:“公羊先生,她既然已经服用了你的那补药草,已经神智不清,为何还会……”
  公羊群打断了他的话,道:“我们不谈这个问题好吧?老夫准备一下工具,要开始给你动手易容了。”
  “这个没有问题,在下随时等着。”陈翔道:“不过,她若是再来这么一手,岂不是对公羊先生你……”
  公羊群道:“老夫保证她不会的。”
  陈翔道:“我们要不要到里室去,或者找两个人守着她?以免她再发疯?”
  公羊群望了冯飞虹一眼,道:“我们到里面去好了,她只要设看到这小于,就会安静下来。”
  陈翔听他这么一说,方始恍然大悟,忖道:“难怪公羊老头儿会生这么大的气了,敢情冯飞虹已经神智不清,沦落成这个样子,她见到龙中宇,依旧会激起心中的情绪,忘形地奔了过来,原来她是要看顾龙中宇的……”
  他垂首望着卧在地上的袁中宇,默然忖道:“真不明白这小子有什么魅力,竟会使得冯飞虹这种人妖如此倾心于他。”
  就在他默然沉思之际,已见到扑卧地上的袁中宇缓缓蠕动了一下身躯,嘴里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他狞笑一声,道:“姓龙的,你总算醒来了。”
  袁中宇方才全身的劲道都已提起,整个精神都放在陈翔身上,根本没有想到老何会突然来那么一手。
  当时他的整个意志都集中在剑上,身后空洞全无防备,加上老何距离又近,出手又重,使得他的脑后受到一击,血气上涌,昏死过去。
  若非是他的武功不错,换个其他的人在猝然遭到如此狠重的一击下,头骨立即破裂,当场就得死去。
  他的神智尚未完全清醒,耳边已听到陈翔的话声,缓缓地移动了一下几乎麻痹了的颈项,他循着话声传来的方向,仰首望去。
  浮现在眼瞳的人影先是一片模糊,接着很快地便转为清晰。
  他凝望着陈翔那狞笑的面孔,好一会儿之后,神智方始清醒过来。
  方才所发生的事情立即在他的脑诲里浮现,他缓缓合上眼帘,苦笑了下,忖道:“我实在不该把自己的危险与虚无飘渺的一个意念作睹,其实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是为了信念而牺牲亲人的?可见真要做到大义灭亲,确实是件很困难的事。”
  他在这里默然沉思,陈翔已嘲弄地道:“怎么啦?堂堂的银龙剑客竟然赖在地上不愿意起来,岂不让人笑话?”
  袁中宇沉吸口气,待要提起丹田的真气,却发现全身几个大穴道立时有若万针相戳,酸痛难禁,连忙散了真气。
  他这下晓得自己重又落入他们的手里,必是凶多吉少,前途难卜,尤其是发现自己穴道受到特殊的手法禁制之后,他的情绪反而很快地便镇定下来。
  陈翔讽刺道:“龙大侠,是不是要在下扶你起来?”
  袁中宇没有理会他的讽刺,慢慢地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道:“陈翔,令师所教你的,除了卖弄口舌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
  陈翔哈哈一笑道:“若论卖弄口舌的话,在下又怎会是龙大侠的对手?不过你尽管浪费了那么多的功夫,结果又怎样呢?还不是成为在下的阶下囚?”
  袁中宇又怎会不明白他的意思是嘲弄自己劝说了老何半天,结果却仍被老何暗算。
  他淡然一笑,道:“在下并没有埋怨老何,他这么做,自有他的苦衷……”
  “嘿!”陈翔冷笑道:“听你的话,好像是他的知心好友,你倒真了解他呢!”
  袁中宇道:“这倒没什么了解与不了解可言,在下只是替他难过……”
  “哈哈!”陈翔大笑道:“你确实要替他难过,因为他已经死了。”
  袁中宇一怔,道:“是谁……”
  陈翔嘴角噙着冷笑,道:“当然是在下动手的。”
  袁中宇没想到老何出卖自己之后,竟然依旧逃不脱被杀的命运,他的脸上泛起悲愤之色,沉声道:“陈翔,你手段真狠!”
  “狠!哈哈!”陈翔大笑道:“在下这么一点手法比起公羊先生来,可说是小巫见大巫,连个边都摸不上。”
  他的目光一闪,瞥向公羊群,道:“公羊先生,你说是不是?”
  公羊群狞笑道:“如果可能,老人还想把龙少侠塑造成一个新的杰作,竭尽我最大的心血完成它……”
  陈翔笑道:“公羊先生,你这番心意,只怕眼下不能完成了……”
  他侧首道:“龙太侠,你可知道他话里的意思?”
  袁中宇摇头道:“在下不愿知道……”
  “不!”陈翔摇头道:“这件事情你非要知道不可,不知道岂非终身遗憾?”
  公羊群也跟着笑道:“对,老夫倒想要看一看他的表情如何?”
  袁中宇听他们俩个说来说去,一直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他心中疑惑不定,只听陈翔已笑道:“龙大侠,你看到那个人没有?”
  袁中字目光一转,没有看到他所指妁人,问道:“你说的是谁?”
  陈翔指着蹲在墙角的冯飞虹,道:“那人是谁?你可晓得?”
  袁中宇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但见一个全身长满黑毛的怪人。
  他在醒来之后,就已看到冯飞虹,只是因为那时她全身蜷曲在一起,就蹲在墙角边,他一眼扫射,还以为只是一堆兽皮而已。此时凝神一看,才发现那竟然是一个人身怪兽。他微徽一惊,问道:“你说那是人?”
  陈翔大笑道:“那怎会不是人呢?她不就是你最念念不忘的冯飞虹嘛!”
  袁中宇大惊失色,道:“她……”
  他向着冯飞虹奔去,想要看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脚下奔出两步,便已被陈翔一把拉住。
  袁中宇愕然道:“她……她怎会变成这个样子?”
  冯飞虹一见袁中宇向自己奔来,眼中露出惊骇之色,嘴里发出呀呀之声缩向墙角,身躯更加蜷曲起来。
  陈翔淡然一笑,道:“你问我这个问题,我该如何回答你?还是请公羊先生来答复吧!”
  袁中宇看到冯飞虹的神态,晓得她果然便是冯飞虹了,他的心中顿时有如刀割,痛苦地道:“你们真是太狠了……”
  公羊群发出一阵狂笑,道:“老夫这手又算得了什么?如果你愿意的话,老夫可以使你变得更加漂亮……”
  他的眼中闪出凶光,道:“老夫看你这样子,好像是非常怜惜她,你是否要与她作伴?”
  袁中宇只觉心中疼痛,难以忍受,他真恨不得此刻手中有剑,将室内的这几个人全都杀死。
  可是当他一想到自己身上所受的禁制,他顿时颓然垂首,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看到他这种痛苦之态,公羊群和陈翔全都发出得意的大笑。
  袁中宇霍然抬头,咬牙道:“你们都不是人,是一群畜牲!”
  陈翔脸孔一沉,挥手打了袁中宇一掌,喝道:“你再敢胡说?”
  袁中宇甩了下头,俯下脸孔,忍住嘴里的血腥,不让鲜血自嘴角流出。
  他的喉结动了一下,将满口的鲜血全部吞进腹中,也咽下那份仇恨……
  陈翔冷笑道:“姓龙的,你别不识好歹,落在我们的手里,你就算长了翅膀也逃不掉的!”
  公羊群拍掌道:“好,你说得真好!老夫非常高兴!”
  他的脸上洋溢着一片残酷的笑容,道:“若是老夫,非得把他满嘴的牙齿全都敲下,看他还能说什么难听的话。”
  陈翔微微一笑道:“堂堂的龙大快,受了这个罪已够他受了,我们又何必过分呢?公羊先生,你说是不是?”
  公羊群没料到陈翔的表情变幻得如此之快,他微微一愕,抖了抖肩,笑道:“当然是!当然是,像他这种人,用刀子割的话,也得慢慢割,一刀杀死了就没什么意思!”
  陈翔颔首道:“你说得不错,我们反正时间多得是,可以慢慢地整他,总之要他好受就是了。”
  他一把抓住袁中宇的头发,将袁中宇垂下的头拉了起来,狠声道:“姓龙的,你可要看清楚你那相好的模样,免得以后不认得。”
  袁中宇的眼珠几乎自眼眶里裂了出来,咬紧了牙,不作一声。
  “哈哈!”公羊群看到他这种痛苦的样子,大声笑道:“姓龙的,你现在还有兴趣吗?老夫度量很大,就让你们在这儿表演一场如何?”
  袁中宇脸上的肌肉不住地抽搐着,眼中射出怨毒的光芒,凝注在公羊群的身上,沉声道:“在下只要有一口气,非把你们斩为寸断不可,你们记住!”
  公羊群一笑道:“只怕他此刻心里在后悔,不该在走了之后,重又回来!”
  陈翔遭:“他这种人,本座是已把他看透了,他又怎会一个人逃走,而把这个人妖留在这儿?”
  公羊群道:“这下可好了,让他看见她这样子,也好让他死了这条心,好了,我们该开始动手了……”说着便提起他那个放在地上的箱子。
  陈翔也不再多说什么,对身后的金衣武士道:“你们两个把他押进来。”
  他和公羊群两人向着内室行去,那两个金衣武土就押着袁中字也跟着他们进入内室。
  他们一进人内室,公羊群吩咐道:“你们把他捆起来。”
  陈翔问道:“公羊先生,一定要捆起来吗?”
  公羊群道:“我照他的面貌替你易容时,决不能有丝毫疏忽,以免一时疏忽,而使得易容后的面貌发生些微差异,仅仅那一点点差异,常人绝对无法分辨,可是跟他生活二十年之久的亲人必然可以发现的……”
  他的脸上现出一丝诡秘的笑容,道:“老夫听人说他有一个很漂亮的老婆,你不愿意在未上床之前,便被他的老婆发现吧?”
  陈翔嘿嘿一笑,道:“当然不愿意,本座还想尝尝味道呢!”
  袁中宇心中起了深深的颤惊,颤声道:“你们预备怎样?”
  陈翔笑道:“你到现在还不晓得我们预备怎样?公羊先生,你说说看,我们预备怎么样?”
  公羊群邪恶地一笑,道:“这还用讲吗,从明天开始,你便是龙中宇了,他所有的一切,包括声誉、家庭、妻子在内,一切的一切都变成你的了。”
  陈翔一拍手道:“龙中宇你听到没有?从此以后,我便要代替你尽义务了!”
  袁中宇没想到他们的计谋竟是如此缜密,手段竟是如此毒辣,让自己从此以后,永远陷身黑暗,陈翔永远以自己的身份出现。
  他简直不敢想象那将是一种怎样的情形!
  他的爱妻,他的声望,他的……一切的一切都将归陈翔所有,甚而连峨嵋派都将归于陈翔……
  他的心头在滴着血,颤声道:“这是不可能的,你们绝不可能做到的……”
  公羊群冷笑道:“凭老夫的这手绝艺,都能够使人变成禽兽,重新造一个龙中宇又有什么不可能?”
  袁中宇咬牙道:“你就算能重新塑造一个我,可是你却不能改变他的狼子心肠,没有人会相信他的……”
  公羊群笑道:“这些乃是老夫的职责,老夫怎会没想到,不但你的行动、气质,甚而连你的说话声音,他都模仿得很像,不信的话,不妨请陈少侠表演一下……”
  陈翔潇洒地一笑,道:“龙大侠,如果本座有说错的地方,还请你多多包涵,多多原谅。”
  他的话声一顿,立即把脸孔一板,咬牙道:“你就算能重新塑造一个我,可是你却不能改变他的狼子心肠,没有人会相信他的……”
  他这句话是学自袁中宇的,无论话声、高低,情绪的激昂,都学得惟妙惟肖。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三十章 宿命之斗
下一篇:第三十二章 真假银龙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