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宿命之斗
 
2019-11-06 15:39:08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且说袁中宇决定了要亲自去救冯飞虹,也没有多加考虑,飞身便向着真武大殿而去。
  他很快便已来到这座壮丽庄严,高大巍峨的真武大殿之前,踏上那宽阔巨大的石阶,他的身形慢了下来,缓缓地沿着石阶而上。
  这时,从左侧边门走出一个道士沉声喝道:“是哪一个?”
  袁中宇答道:“在下龙中宇。”他是惟恐自己报出袁中宇来,使得那些道士起了疑惑之心,为了避免解说的麻烦,他就干脆报出他原来的姓名。
  那个中年道士呃了一声,垂剑说道:“原来是龙大侠。”
  袁中宇抱拳答了一礼,向着那个道土行去,只见对方年约三旬,眼中神光炯炯,竟是武功颇深。他的身后,还跟着三个年轻的道士。
  袁中宇来到武当才只一天一夜,所见到的道士有上百之多,自然不会记住每一个道士的面貌。
  是以这个中年道士的武功不错,他也没有怀疑什么,还以为是玄机鉴于真武大殿的受到骚扰,所以特别派遣武功较高的道士看守。
  他走到那个道士之前,问道:“请问道长,可见到殿里有何特殊之事?”
  那个道士不解地道:“贫道不知龙大侠的意思是……”
  袁中宇道:“据在下所知,在殿里的供桌之下,有一条地道直通两间密室,此刻在密室之中,正有许多图谋对贵派不利之人……”
  他简单地把自己被困地室之事说了出来。
  那四个道士听了,全都面面相觑,露出颇为惊讶的样子……
  那个中年道士诧异地道:“龙大侠,真有这等事?”
  袁中宇不悦地道:“在下又何必欺骗你们?”
  那个中年道士连忙笑道:“不!大侠您误解贫道了,贫道是因为听到真武大殿里竟会……”
  袁中宇摇了摇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道:“能否请道长派人去把贵门三位长老找来?并且借一支长剑给在下?”
  “当然可以。”
  那个中年道士说道:“不知龙大侠是要先行进去,还是等敝门长老来了以后再一起进去?”
  袁中宇道:“在下还是先进去探探路,等到贵派三位长老来到之后,再汇合一起……”
  那个中年道士颔首道:“龙大侠此言有理。”
  他往旁边欠了欠身子,道:“龙大侠,请您进去指明何处是地道入口,贫道等好把地形记好,然后通知敝派长老。”
  袁中宁也不客气,洒开大步跨进殿里。
  他一进入殿中,但见原先被褚天彪击破的供桌子已经被搬走了,连地上的碎片全部收拾得干净。
  就在原先的地方,武当道士又搬来了一张供桌,只不过比原先的那张桌子小一点。
  袁中宇走到供桌之前,蹲下身来,仔细地察看了地上的痕迹,看了好一会儿,总算被他找到了一条长长的缝痕。
  他的手指在那条缝上轻轻擦过,想要用指力将石砖搬起,手指却插不进去。
  他惟恐砖缝里还有其他的机关,若是把手指用劲插入,可能破坏揭开石砖的机关。
  于是,他侧首道:“请拿剑给在下……”
  这句话还投说完,他只觉颈上一寒,一支长剑正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他心中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怎样也想不到这四个道士全是天心教的奸细。
  心头一惊,他已听那个中年道士冷笑一声道:“龙中宇,任你再狡猾,你也跑不了本教的掌握之中……”
  袁中宇此时半蹲半跪在地上,脖子上架着一支长剑,根本就没有机会可以脱走。
  听了那个中年道士的话,他除了苦笑之外,还能作什么?
  谁叫他会一时疏忽,重又落入天心教的掌握?
  那个中年道士一说完了话,立即并指一点,闭住了袁中宇身上的几处穴道。
  他一把提起袁中宇,道:“姓龙的,你看看我是谁?”
  袁中宇听到这个道士的话声突然一变,竟是熟悉之极,他不用回头也晓得这个中年道士便是宫北斗所装扮成的,其他的那些道士不用问也知道就是那些金衣武士了。
  他的脸上浮起一丝苦笑,道:“宫北斗,你的本事真不错,竟然连我都被你瞒住了。”
  宫北斗洋洋得意地道:“你到现在才晓得公羊大师的易容手法天下无敌啊!”
  袁中宇淡然一笑道:“他的手法虽然高明,若没有你的那一口南方口音,也无法瞒得过我!”
  宫北斗狂笑道:“你到现在才知道老夫的手段,岂不太晚了吗?”
  袁中宇道:“这也没什么晚与不晚?反正你就算抓住了我,也不敢动我一根汗毛。”
  宫北斗重重地哼了一声,道:“老夫不能杀了你,也得给你一个严厉的教训,嘿嘿,姓龙的,你忘了那天在山下小庙里的事了?”
  袁中宇突然大笑出来,笑声充满在整个大殿,不住地回荡……
  官北斗沉声道:“你笑什么?”
  袁中宇心中苦思如何脱身之计,知道要想使宫北斗放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长剑,就必须激怒他。
  固然这个举动颇为冒险,宫北斗可能在大怒之下,手上多用点力气,便可把袁中宇的头颅砍下。
  然而袁中宇却愿意冒这个险,因为他估量宫北斗绝没有那个胆子,敢当着其他三个金衣武士之前把自己杀死……
  只要宫北斗的剑从他的颈上移开,他相信自己便可以运气冲开被闭的穴道,到时脱困的希望就大了。
  袁中宇听得宫北斗的话,冷冷一笑,道:“我笑你是个不知耻的东西,那天在庙里的情形,亏你还有脸说出来……”
  他的话未说完,只觉脖子一痛,接着宫北斗大声喝道:“你若敢再嘲弄老夫,老夫便一剑割下你的脑袋,看你还……”
  袁中宇大笑道:“宫北斗,你有这个种吗?”
  宫北斗只觉胸中热血一阵上冲,猛一咬牙,真预备将袁中宇就此杀死!
  可是他的这个意念刚自脑海涌现,便听到身后有人喝道:“宫舵主!不可冒失。”
  话声一传入耳,一支长剑已悄无声息地递了进来,加在他的剑下,把他的长剑挑了起来。
  宫北斗一愕,只见那三个由金衣武士所装扮的道士全都眼中射出凌厉的目光望着自己。
  他嗫嗫道:“老夫是因为气不过他……”
  那三个金衣武士中靠左边的那个沉声道:“宫舵主,你总不会因为一时气愤,把我们也给坑了进去吧?”
  宫北斗脸上堆着笑,道:“这个老夫当然不会。”
  那个用剑架住宫北斗手中长剑的金衣武士冷冷道:“如果在下不架住你的剑,宫舵主,这份后果谁来负责?”
  宫北斗道:“老夫只是吓唬他的……”
  袁中宇这时已经站了起来,冷笑道:“确实不错,宫北斗只是吓唬我的,他没有那个种敢杀我!”
  他说着,伸手在脖子上一擦,擦了一手鲜血,笑了笑,问道:“宫舵主,你说是不是?”
  宫北斗气得眼中直冒火,若非他的脸上经过公羊群的易容,只怕此刻的脸色都已变成青的了。
  那个金衣武士听到袁中宇出言讽刺宫北斗,皱了皱眉,道:“龙大侠,请你把胸襟放开些,拿出一点大侠的风范出来好吧?”
  袁中宇苦笑道:“你又何必称呼我为大侠?你看到哪一个大侠像我这样?”
  那个金衣武士淡然一笑,道:“大丈夫能伸能屈,像大侠这样又算得了什么?”
  袁中宇也还以一笑,道:“如尊驾这样,也是能屈?”
  那个金衣武士一怔,只听袁中宇又道:“在下认为以尊驾这等风范,必是五大剑派中成名的高手,又何苦隐蔽本来面目,跟随金蜈天尊呢?”
  那个金衣武士还没答话,宫北斗已伸手一推袁中宇,道:“姓龙的,你还想挑拨是不是?”
  袁中宇身形踉跄地往前冲了两步,冷笑道:“宫北斗,在下可不是说你,像你这等无耻之人不值得在下讽刺!”
  宫北斗怒道:“你还敢辱骂老夫?”
  他冲前两步,挥起右掌,便待往袁中宇的脸上掴将过去。
  可是那个金衣武士的身形比他还要快上一分,他的手未掴出,已被那个金衣武士抓住。
  宫北斗怒道:“你……”
  那个金衣武士冷冷道:“他是教主要的人,你要是将他打坏了,我们如何交待?”
  宫北斗愤愤道:“这小子太过可恶,老夫非要教训他一顿!”
  那金衣武土沉声喝道:“宫舵主,你是不是没把我们放在眼里呢!”
  他的话声严厉,宫北斗听了不由得一愕,态度随即软了下来,道:“老夫不是……”
  那金衣武士眼中精光毕射,道:“宫舵主,你需要对自己的身份自重,无论你与龙大侠有何仇恨,他如今既是教主要的人,凡我教徒都要保护他的安全。”
  宫北斗颓然道:“老夫是错了。”
  那个金衣武士语气稍缓,道:“不论龙大侠如何破坏我们的大计,他的人格,他的尊严都是我们应该钦佩的,你不该侮辱他!”
  宫北斗颇为吃惊地望着他,道:“你……你说什么?”
  那个金衣武士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失言,淡然一笑,道:“在下只是钦佩龙大快的人格,不愿他受到人的侮辱。因为我们没有权利可以这么做。”
  宫北斗略一沉吟,随即长长一叹,默然不语。
  在这一刹,他想到自己所作所为之事,心中涌起一丝惭愧之情,也可以说,他那深潜在心底的良知暂时萌发了。
  在那金衣武土和宫北斗说话之间,袁中宇已凝神提气,暗暗冲开了被闭的穴道。
  袁中宇微笑一声,道:“钦佩!钦佩!在下有生以来,还没有听过如此的话,本来像这样有力量的话,实在不该出于天心教金衣武士的嘴里,在下此刻能够听到,也就更加感到佩服,这可以见得武林中人的良知未灭,中原各派还有振兴的一天,武林还有……”
  那个金衣武土沉声道:“龙大侠,请你不必多说了,我们不会为你这句话受到蛊惑。”
  “可惜,可惜。”袁中宇叹了一声,道:“像尊驾这等高人竟然也会投身天心教,并且还不知觉悟,在下真替你感到可惜。”
  那个金衣武士冷笑一声,道:“龙大侠,得罪了……”
  “好说,好说。”
  袁中宇道:“不知你们要得罪什么?”
  那个金衣武士道:“请你随我们进去……”
  袁中宇道:“在下已被你们所擒,随你们要带我到哪里去都可以,还得罪什么?”
  那个金衣武士侧首道:“九号,你把砖头撬起来。”
  另外一个金衣武士蹲下身去,用剑尖去撬动地上的石砖,很快地便把那一块大石砖托了起来。
  就在他刚把石砖摆好,还没站起的时候,袁中宇突然飞起一脚,向他踢去。
  袁中宇这一突然发难,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那个九号金衣武士身躯还蹲在地上,根本就无用力的机会,在袁中宇这一脚之下,登时发出一声惊叫,跌进坑里。
  袁中宇飞出一脚之后,身形立即顺着那一脚踢出之势,往右边一倾,右掌横扫而出,结结实实地切在另一个金衣武士的肋下。
  “哎哟”一声,那个金衣武士的肋骨登时断去数根,按着肚子弯下腰去。
  袁中宇动作如电,一等那个金衣武土弯下腰去,斜切的手掌又翻了上来,连眨眼的工夫都没有,便已夺下他的长剑。
  这突然发生的一连串的事情,使得宫北斗和另外一个金衣武士措手不及。
  他们刚从怔愕中惊醒过来,袁中宇已是一剑在手。
  但见他轻啸一声,身躯突然飞起,向着宫北斗飞刺而去。
  宫北斗听说过袁中宇这手“龙腾九渊”的绝技,他眼见剑气封面,剑光片片洒落,心胆俱寒,手中尽管握着长剑,却已无心应战。
  虚虚地晃了一招,他脚下一滑,闪身便往外逃窜而去……
  袁中宇的剑招是何等的迅捷?剑芒一长,细碎的剑影一洒,立即便把宫北斗手里长剑震为数段。
  他可说是恨透了宫北斗,震断他的长剑之后,剑光一绞一划,斜斜地削落下去。
  宫北斗逃窜得虽快,却已被袁中宇追及,他只觉得背上剑气压来,还没来得及闪身避开,一条右臂已被长剑削断。
  他的身躯往前卧跌下去,嘴里发出一声惨叫,自断臂处洒出的鲜血滴落在殿中白石上。
  袁中宇余怒未息,还待追击而去,身旁剑风急响,那个金衣武土已拔剑攻了上来。
  他顾不得再挥剑杀死宫北斗了,回剑侧身,在虚空中吐出一口长气,手腕一震,架住斜斜削来的长剑。
  “叮”地一响,剑上亮起数点火星。
  袁中宇就藉着那股反击的力量,飞身落在五尺之外,安稳地站好身形。
  他深吸口气,喝道:“住手!”
  那个金衣武士一愕,道:“你……”
  袁中宇道:“在下不愿再施出辣手,因为在下敬重你是一条汉子!”
  那个金衣武士微怒道:“你以为我一定会败在你的剑下?”
  袁中宇道:“尊驾或许不会相信,在下绝对可以在三十招内将你击败,为了替武林保存一点元气,所以我放过你这一次。”
  若在数日之前,他绝不敢当着这个金衣武士之前,说出如此的话来,这显得他太过于狂妄了。
  但是经过这些日子的磨难煎熬,他的本身就像一块生铁经过了许多次的锤炼,而变成一块精钢,不知比以前坚强多少倍了。
  凭着这份坚强的意志和精淬的剑法,他说自己必然可以在三十招之内击败面前这个金衣武士。
  他的话一出,那个金衣武士的跟中射出一股强烈的被羞辱之感,怒道:“龙中宇,你……”
  袁中宇深吸口气,长剑缓缓移高数寸,手置胸前,沉声道:“在下并非有意屈辱你,而是不愿与你作一殊死之战,因为这并不值得。”
  那个金衣武士嘴角的肌肉抽动了一下,道:“老夫不跟你讲什么值得不值得,我必须与你一拼!”
  袁中宇只觉这个金衣武士的声音在刹那间竟然变得非常苍老,他微微一怔,道:“为什么?”
  那个金衣武士摇头道:“没有什么,只是我们必须一拼!这是命运所注定的!”
  袁中宇心中更加感到不解,诧异地道:“你我之间并没有什么仇恨,为何说是由命运所注定的呢?”
  那个金衣武士哑声道:“你不必多说什么了!”
  他不等袁中宇答复,挺着长剑,疾攻上来,一连三剑,全都朝袁中宇的要害攻至。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二十九章 死亡之谷
下一篇:第三十一章 棋差一着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