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奇峰突起
 
2019-11-06 15:42:44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袁中宇一时无计可施,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也没有想出什么办法出来,于是趁那人还未探首进来之际,赶紧把双眼闭了起来。
  “禀告总巡查他昏过去了。”
  车身之旁很快地便传来了一声惊呼紧接着袁中宇又听到任明杰大声道:“这小子一定是在装蒜,把他拉出来。”
  那个原先说话之人紧吸道:“总巡查,他只怕是真的晕过去了,因为他的穴道已被执法用金针闭住,这么一颠……”
  任明杰冷哼一声,道:“这个小子非常狡猾,向来都是狡计多端……”
  他的话声一顿,探首在车厢一望,随即发出一声轻叱,道:“莫非这小子真的已经昏了?”
  敢情他看到袁中宇两眼紧闭,连气息都已变得甚为微弱,那张丑恶而又滑稽的脸庞上一块青,一块黑的,看来已跟鬼魅没有两样。
  他把袁中宇自车厢里接了出来,想要运功打进袁中宇的体内,激使他的潜藏体力,却倏地想起袁中宇身上满布金针,已无丝毫功力,只怕自己运功逼人对方体内,会使袁中宇就此死去。
  他犹疑了一下,抱起袁中宇,飞身上马,喝道:“马车不要了,我们快动身吧,到了城里,再叫他们准备一辆马车。”
  袁中宇紧紧地闭上眼睛,放软身躯,任由任明杰抱持着纵马急驰,他在任明杰的怀抱里,暗暗地思忖着脱身之策,可是想来想去,依然没有一个办法可用。
  当然,那是因为他要顾到自己的武功全失,无法像往日那样自由飞掠,若是逃出之后,又被任明杰抓住,还不如不逃为妙。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突然发觉蹄声一乱,任明杰竟然勒住了马,停了下来,接着听得耳边传来一声苍老的话声道:“请问你们所抱持的这人可是医圣公羊翎、公羊先生?”
  袁中宇微微一愕,暗道:“这是怎么回事?又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一个医圣公羊翎出来,而且听这人的语气,好像我就是那什么公羊翎……”
  他正在暗暗诧异,只听任明杰道:“这位兄台所说之言,老夫不大明白,想那医圣公羊翎有如神龙之见首不见尾,他一生虽说活人无数,却是谁也没有见过他老人家一面,并且在传说之中,他已仙去十多年,又怎会是老夫所抱持之人?”
  那个苍老的声音响起道:“老夫的眼光不会看错,这位就是医圣公羊翎先生,不知尊驾怎会这么说。”
  任明杰默然一下,道:“这位先生,你是弄错了吧!这位乃是老夫的管家,他这次随同我们到湖北经商,沿途劳累以致病倒旅次,所以老夫带他返乡……”
  他的话声捡一阵冷笑所打断,接着便听得那威严而苍老的声音响起,道:“尊驾这副样子不会像是做生意的人吧?又何必在老夫面前说这种谎话?尊驾可以明说,你到底是那一派的高手?”
  任明杰朗笑一声,道:“兄台既是明眼人,老夫也不必相瞒,老夫乃是衡山任明杰……”
  “呃!”那个老者轻噫一声后,随即陷于沉思之中,好一会儿只听他道:“老夫只听见过衡山木客之名,没有听到什么任明杰,实在非常抱歉!”
  袁中字紧紧闭着眼睛,看不到任明杰的面上表情如何,不过他可以想象到任明杰在听了这句话后,心中该是何等的难堪。
  果然,他发现任明杰的胸脯起伏不停,显见胸中情绪激动,正在咬牙抑制,不使它发泄出来。
  袁中宇颇为诧异,真想就此睁开眼来看看那人是谁,否则他怎会使得任明杰在急怒之下,竟然能够竭力克制自己。
  任明杰的情绪稍为平静,朗笑一声,道:“老夫乃是衡山派的三流弟子,自然不能当得尊驾法眼,不过尊驾是否也能把贵姓大名……”
  “老夫已经忘记自己的姓名了,无法奉告。”那个老者沉声道:“并且老夫也无意与你攀交,没有告诉你姓名的必要。”
  任明杰可说是从来没有受人如此蔑视,他再也忍受不了,敞笑一声,道:“如此说来,尊驾是来挑衅的了?”
  那个老者沉声道:“老夫只是想要晓得你们把医圣公羊先生绑架去做什么?并且是与你们有什么过不去?”
  任明杰怒道:“老夫说过他并非是什么公羊先生,他姓陈,乃是我的家仆,此次他是在旅途染上风寒……”
  “胡说!”那个老者似是也有点怒意,声音低沉而沙哑,叱道:“他明明是穴道受制,以致昏迷过去,说什么染上风寒,你们以为能瞒得过老夫?”
  任明杰怒道:“老夫明明说过他是姓陈,你却偏偏说他是公羊翎,想那医圣公羊翎已经去世十多年之久,这些年来,从未见过他在江湖上出现,你一口咬定他是公羊翎,这不是明摆找麻烦的吗?
  你以为老夫是好惹的吗?”
  那个老者冷笑一下,哑声道:“你们这些人个个都是一流高手,老夫吃饱了饭没事干,要来惹事生非?老夫只是不愿眼见公羊先生受到如此看待罢了。”
  任明杰道:“你既然能够晓得老夫等不是好惹,还有什么话说?
  老夫不为己甚,也不愿与你计较了,你还是让路给我们通过……”
  那个老者道:“这些年来,老夫是第一次说这么多话,我也不愿多说了,你们把公羊先生留下,走吧!”
  “嘿嘿!”任明杰冷笑道:“你这是明摆着找麻烦,老夫……”
  他的话声倏地一顿,抱着袁中宇,飞身跃下了马。
  在他飞身掠起的刹那,袁中宇只觉一股凛寒的煞气疾涌而来,使得他敞露在衣裳外的皮肤都感到一阵寒悚。
  他暗暗惊道:“这个老者不知是谁?凭着剑上所涌出的剑气,竟能使得人的身体都受到逼迫,难怪任明杰抵御不住,跃下马来。”
  一念未了,他已听那人用沙哑的声音道:“老夫不愿贸然动手的,你们没看到我连剑都没有拔出来?”
  袁中宇一听此言,更加凛栗,忖道:“这个老人是谁?他连剑都没有拔出来,就使得任明杰坐不住马背上,这等功力,这等气势,武林中可说是看都没有看见过……”
  就在他暗忖之际,他只听任明杰低声道:“十一号,你把他接过去,情势一有不对,就跟十二号一起纵马逃走,你晓得我们接应的地方吧?”
  那个第十一号金衣武士接过袁中宇,低声问道:“总巡查,这个老家伙真的如此厉害?我们竟然都挡不住他?”
  任明杰低低叹了口气,道:“这很难说,但愿能够不动干戈,就能解决此事,否则……”
  他的话声一顿,洒开大步,离了开去。
  袁中宇被第十一号金衣武士斜斜地抱持在怀里,他的头垂落在那金衣武土的左肋处,闻到一股冲鼻的汗臭味,薰得他几乎忍受不了。
  可是此刻他也顾不得这股汗味的冲鼻,他的整个精神都放在任明杰与那个无名老者身上。
  他对那个突然而来的无名老者发生了很大的兴趣,真想睁开眼来看一看那人是谁,竟有如此高强的武功,使得任明杰认为集十二名金衣武士与他之力,仍然抵挡不住对方。
  暗暗地思忖了一下,袁中宇禁受不住心中的好奇,终于悄悄地睁开眼来。
  他起先还恐怕自己把眼睛睁开来,被任明杰知道之后,会想出什么其他花样,以致使自己失去惟一脱逃的机会。
  可是当他缓缓启开眼睛,他发觉那些骑在马上的金衣武士,除了自己身旁的那个受到特别吩咐之外,全都跃下了马。
  他们每一个人都手按剑柄,全神凝注着站在一座石桥前的一个头戴大笠帽的青衣老者身上,没有一个人会回头注意袁中宇是否已经醒来。
  袁中宇一见这个情形,放下了心,索性睁开眼睛,斜侧着目光,打量了一下四周的情势和地形。
  他的脸孔是架在那个金衣武士左手臂弯里,目光垂视地面,除了看到黄土地面之外,还看到了路旁那已经收割完的稻田。
  他的目光从稻田移过,从那些金衣武士的背后望去,只见在三丈之外,那个青衣老者默然地站着。
  他的身躯颇高,但是也很瘦削,头上戴着一顶很大的笠帽,宽大的帽沿把他的脸孔遮住大半,只露出了瘦削的面颊和紧抿的嘴唇,以及唇下飘拂的短髯。
  袁中宇发现那个青衣老者的年纪并不算很大,因为他的短髯还是灰黑之色,尤其是那露在袖外的双手,细长洁白,完全不像个年老的人,更不像练武的人。
  那个青衣老者的一双手虽说像文人一样,可是袁中宇却丝毫不敢小看对方,因为那老者仅是那么一站,瘦长的身躯岳立峰峙,沉稳无比,他的双手自然地垂落,既未按在剑上,也没摆出什么架式,可是那份慑人的气势,却使人不知要从何处进攻才好。
  袁中宇弄不清楚那个青衣老者到底是什么人,诧异地暗忖道:“若以这个老者所表现的神态,以及方才发出那等强烈的剑气看来,他该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剑客才对,但是,他肋下挂着的那柄剑却毫无特殊之处,就跟普通人所佩的青钢剑一样,这就更使人猜不透他的身份了。”
  敢情无论五大剑派也好,其他各派中用剑的人也好,凡是在武林中以剑盛名的高手,莫不在所佩的长剑上,显示自己身份的尊贵。
  虽说武林中的宝剑不多,可是那些剑术上有造诣的高手,所佩之剑全是千锤百炼.经过精工铸就的,品质自与一般江湖人物所佩的不同。
  并且五大剑派也都各有镇山的宝剑,如崆峒有青溟剑,峨嵋有玉龙剑,点苍有射日剑,华山有芙蓉剑,武当有玄武剑等。
  数十年来,五大剑派的剑法密藏失传,也有的镇山宝剑随同掌门人在二十多年前携往死亡谷里而一去不回,目前只剩下峨嵋的玉龙剑和华山的芙蓉剑了。
  但,神兵利器乃是武林中人梦寐以求之物,尤其是一个毕生练剑的人,莫不想拥有一柄好剑,以表示其身份之不同于别人。
  所以,凡是练剑之人,可以从他所佩的长剑看出他的身份高低。
  袁中宇诧异于那个青衣老者的佩剑之平凡,意念轮转,很快地便想到那青衣老者之拦住自己的原因来。
  他暗自思量:“公羊群把我易容成这副丑样子,原是为了冯飞虹对我太好之故,才借这机会泄愤,否则他随便可以把我扮成什么样子,不需弄得这么丑怪。本来我还以为他是凭空塑出来的模样,却不料真的有这样一个人……”
  他一想到这里,心念电转,马上又想起那青衣老者嘴里所说的医圣公羊翎来了,暗道:“公羊翎与公羊群都是复姓,难道他们会是兄弟?或者根本就没有公羊翎,而是那青衣老者故意借口的?不对,听任明杰的口气,医圣公羊翎确有其人,只是已经去世十多年了,那么很可能是……”
  他刚想到这里,猛地被一阵大喝声打断思绪,但听得任明杰喝道:“尊驾是仗着武功高强,硬自要人是吗?来!你若能把我们全部击败,我就把人交给你,不然你还是让路走开吧!”
  那个青衣老者以特殊沙哑的声音道:“老夫已经说过几次,公羊先生于老夫有恩,我不愿见他被你们所持,你们只要把他交下,老夫就不必与你们为难了,你何必……”
  任明杰向那青衣老者喝道:“废话少说!你要把他留下,你就施出真功夫来吧!只要你能击败我们,人就是你的了。”
  那个青衣老者沉声道:“你硬要逼我出手?”
  任明杰道:“拔出你的长剑!”
  那个青衣老者哑声笑道:“普天之下,值得老夫动这柄竹剑的,还没有两个,对付你这等人,空手也就够了。”
  任明杰一拍手掌,仰首大笑道:“好大的口气!哈哈,你能击败老夫这双肉掌,老夫便服了你!”
  他虽然晓得眼前这个青衣老者武功深不可测,自己很难是对方的敌手,可是却不能在毫无抵抗之下,便将袁中宇交给对方。
  这样,他回到天心教之后,如何能向教主交待,他将如何能使这些金衣武士心服?
  他之动手相抗,可说是完全被动的,处于无可奈何的情形下,他只求能藉身后的十名金衣武土,合力把对方击败。
  他既已打定不顾武林公义,必要时施出车轮战来,心中已是稍安,此刻再一听说对方是不愿用剑,他心中更加笃定了。
  要知他是以一双包镶着金属环片的双臂,配合衡山的“通臂功”与“白猿剑法”独创“金臂剑术”,以一双金臂作剑,闯下了“金臂魔剑”的名号,他这一双金臂,较之使剑高手的那柄长剑也要厉害几分。
  是以他一见到对方要空手应战,胸中的豪气又提高几分,不在意对方是何方神圣了!
  他的笑声甫落,左臂斜摆,右臂微弯,摆出一个架式,凝神注视着对方,等待出手进攻了。
  青衣老者依旧是那副悠闲的样子,他望见任明杰立开了门户,淡然一笑,道:“果然你是衡山派的,看你的功力较之当年的衡山木客还要高上数分,你是他的师弟还是师侄?”
  任明杰沉声道:“你既要动手,还噜苏什么?”
  那青衣老者颔下的灰髯倏地无风自动,袁中宇也没有见他有什么动作,但见任明杰飞快地换了两个架式,身形一动,往后退了两步。
  在这一刹那,那些金衣武士全都把长剑拔了出来,遥遥地对着那青衣老者。
  袁中宇心中惊凛,忖道:“这个无名老者果真是绝代高手,单看他这种威武煞厉的气势,便知任明杰差得太远了,可能连五招都挡不过去!”
  一念泛过,但听那青衣老者沉声道:“狂妄大胆的东西,竟敢对老夫如此无礼,想当年衡山木客见到老夫也是恭恭敬敬地说一声前辈,你算什么东西?”
  任明杰在受到对方那威严的气势所慑,全神贯注于如何抵御那股强烈的气势,连说话都无法说了。
  那青衣老者对于站在任明杰身后的那些金衣武土,看都不看一眼,他头上所戴的那顶宽大的笠帽始终压在眉下,抬都没抬一下,仿佛那些金衣武士都是些木头、石人一般。
  他的话声一顿,继续道:“老夫听说最近武林中新近崛起一个天心教,你们可是天心教里的人?”
  袁中宇见那青衣老者说完话后,任明杰身形一动,弯曲的腰肢摆直了一些,显然是对方已把压力放松,使他有如释重负之感。
  他的威力虽然减轻不少,却不敢存有丝毫怠忽之心,依然全神戒备着。
  但见他略一沉吟,道:“不错,老夫等正是天心教下弟子。”
  “哦!”那青衣老者道:“怪不得你们会如此嚣张了,老夫耳闻天心教想要独霸天下,可是真的?”
  任明杰道:“我们教主鉴于武林之中派学林立,一本慈悲之心,想要集合各派力量于一教,精研武术,发扬光大,减少武林纠纷,排除江湖仇杀……”
  那青衣老者冷冷道:“说得倒是好听,做出来却不是这么回事,我问你,你们教主是谁?”
  任明杰道:“尊驾若是加人本教,自然便晓得敝教教主是谁了,老夫也不知道他是何人。”
  那青衣老者沉声道:“你身为天心教的总巡查,怎会不晓得教主是谁?胡说八道。”
  任明杰见他直接说出自己在天心教中的地位,微微一惊,随即便想到可能是刚才说话之时,被那青衣老者听见之故。
  他默然一会儿,道:“本教是最欢迎武林朋友入教,共襄义举,为造福武林而努力,如果尊驾肯加入敝教,老夫这总巡查一席可以让给尊驾……”
  那青衣老者嗤然一笑,道:“你可真是异想天开,竟然劝老夫入教来,老夫……”
  他的话声突然一顿,咳了一声,道:“老夫不与你多说了,你快把公羊先生交给我,我便放你过去。”
  他这句话说来声音沙哑粗糙,仿佛喉咙里卡了一块石头似的,难听之极。
  任明杰问道:“尊驾的喉咙怎么啦?”
  那青衣老者艰辛地说了四个字:“把一一人一一留一一下。”
  任明杰故意装作设有听到,问道:“尊驾说什么?”
  那青衣老者冷哼一声,霍地向前行出一步。
  任明杰恢地慌忙向后退了几步,道:“尊驾怎么如此心急,有话好好说嘛。”
  那青衣老者不再作声,仅是用手指着袁中宇这边,那个意思便是要人了。
  任明杰嘿嘿一笑,道:“老夫是关怀你喉咙的病,尊驾又何必如此着急呢?”
  那青衣老者没等他说完话,倏地迈开大步向这边行来。
  任明杰本来还想拖延时间,看看那青衣老者喉咙里有什么病,再另作打算。
  此刻一见对方竟然像是识破了他的拖延之计,硬自行了过来,他也就不客气了,大喝一声道:“动手吧!”
  喝声之中,单臂一挥,疾如电掣般向那青衣老者攻去。
  任明杰左掌护胸,右掌五指并合,单劈急挥,斜斜地向青衣老者左肋划去。
  他这一动手,站在他身后的那些金衣武士立即便仗剑围了上去。
  这些金衣武土个个都是武林中使剑的一流高手,他们这一上前,绝不像普通人那样一窝蜂地涌了上去,全都按着方位,站好角度,把那青衣老者将要遁走的部位,闪开的角度全都困死。
  袁中宇但见人影晃动,一齐围了上去,心中不由得暗骂道:“这些无耻的东西!”
  他这个意念还没有想完,已见到那青衣老者如同未见,依然笔直地向这边行来。
  就在这时,任明杰挥起的右臂也正好切斩在他的左肋之中。
  袁中宇张开了嘴,忍不住惊叫出来,哪知眼前一花,不知那青衣老者用的什么手法,任明杰已大叫一声,整个身躯倒飞而起,从那些涌上的金衣武士头上飞起,跌入稻田之中。
  袁中宇一惊,眼睛眨都没有眨一下地望去,只见那青衣老者在剑光人影里一闪一挪,一支支的长剑全都往天上射去,一个个金衣武士往后仆倒。
  袁中宇真没想到以任明杰的武功,竟然挡不住那青衣老者的一招,便已落败,身形还被击飞跌入田中。
  他在惊怔之中,更没想到那些金衣武士在那青衣老者的一双内掌之下,如此不堪一击,全都人倒剑飞,一败涂地。
  他倒吸一口凉气,暗道:“这是什么武功?看来比那邪派大宗师还要高明,他是谁?”
  根本就没有容他仔细忖想,他只听一声叱喝,马蹄急响,抱着自己的那个全衣武士已倒转马头,往回头的路上急驰而去。
  袁中宇的脸孔朝下,只见到马后滚滚腾起的灰尘,和另一个金衣武士胯下的四条马腿急速奔驰的情形,根本就看不到那青衣老者追来了没有。
  急速的马蹄如同敲击在他的心底一般,那腾飞的灰尘使得他仿佛觉得在云中飞驰,强劲的冷风有如一块钢板样地封住了他的口鼻,使他差点就要窒息。
  可是他的心中一点都不担忧,因为骏马虽急,他相信凭那青衣老者的武功,绝不可能追赶不上。
  底下的地面急速地从他眼前移过,他还没决定是否要闭上眼睛,已听得身后的那个金衣武士惨叫一声,接着他的眼角瞥见一条青色的影子腾空而来。
  人影在眼旁一闪,他只觉身上一紧,已被一只有力的手提了起来,往空中升起。
  他的目光往下望去,但见那个抱持自己的金衣武土,全身瘫软地趴伏在马背之上。
  那匹受惊的骏马没有受到缰绳的约束,放开足力往前狂奔,没有一会儿便把马背上的金衣武土摔下背来。
  袁中宇看得非常清楚,那金衣武士身躯一摔落马下,左足却还挂在蹬上,整个身体被快马急拖而去,转眼之间,那条黄土碎石铺成的小道上便留下一条殷红的血迹……
  袁中宇亲自杀死过不少人,但是从未看见过如此残酷的情形,若非是那匹狂奔的快马渐渐地慢了下来,他已忍不住呼叫出声。
  他的心神稍定,发现那个青衣老者抓着自己,已经轻灵迅快地跃落在那座石桥之上。
  青衣老者放下袁中宇,微微一笑,道:“公羊先生,别来无恙?”
  袁中宇根本就不认识这个青衣老者,他本想故作昏迷之态,以避免回答对方的问话。
  哪知对方的身法快得无与伦比,他的眼睛还未闭起来,便已被青衣老者摆放在桥墩上坐着。
  他的嘴唇嚅动了一下,道:“恩人,你是……”
  青衣老者把头上的笠帽揭下,道:“公羊先生,你看看我是谁?”
  袁中宇只见这个青衣老者脸庞清癯,目如朗星,眼角眉梢虽是有了不少皱纹,但从那斜飞的剑眉和垂直的胆鼻,可以看出当年的风采,定然电是个翩翩美男子。
  他心中微微一忖,不知这个青衣人竟然还是如此年轻,可以说仅是刚进入中年而已,与他那沙哑苍老的声音比较,几乎是两个人一样,怎能被称老者?
  袁中宇的目光一凝,心中暗暗叫苦不已,不知要怎样回答对方的话才好。
  他本来就知道这青衣人误会自己乃是什么医圣公羊翎,才出手相救。
  是以他才故意拿着嗓门,让自己的声音变得苍劲一点。
  他希望对方看到自己的不解之态,而坦然说出姓名来,于是他就可以把话说下去。
  哪知那青衣人却摘下笠帽,反问起自己来,这要他如何能够回答?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三十二章 真假银龙
下一篇:第三十四章 水落石出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