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水落石出
 
2019-11-06 15:43:47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袁中宇愕然地望着铁心孤客,不知他只走这么几步路做什么,已见到他嘬唇发出一声尖锐嘹亮的啸声。
  随着啸声传出,袁中宇只见在那片辽阔无边的新割稻田彼端,一条青色的影子如飞般而来。
  铁心孤客笑道:“小弟这十多年来孤身来往,深感不便,前年在冈底斯山山麓发现一匹异种青驴,于是收来作为脚力……”
  他的话声未了,袁中宇已听到耳边响起一声如雷的呼叫声。
  他几乎为之吓了一跳,连忙侧首望去,只见一匹墨青色的驴子站在路旁龇牙裂嘴,四蹄踢腾。
  铁心孤客笑了笑道:“青儿,不可顽皮。”
  那匹青驴似乎听得懂铁心孤客的话,温驯地挨到了他的身边,把一个驴头不住地在他的身上擦着。
  袁中宇这才弄清楚刚才自己所看到的那条青线,就是眼前的这匹青驴,他的心中颇为惊骇,忖道:“我就侧过头来听爹爹说一句话,像这么短短的工夫,既未听到蹄声,它便已奔到面前,可见脚力之快,较之传说中的千里驹也不见得稍逊。”
  铁心孤客见到袁中宇凝目望着那匹青驴,道:“小弟在这世上可说一个亲人都没有,只有青儿与我作伴,解我寂寞……”
  袁中宇听了这句话,只觉鼻头一酸,眼泪几乎都要流了出来。
  假使他不清楚铁心孤客的身世,他一定不会了解以铁心孤客那等举世无双,威震天下的武功,怎会说出了如此凄凉的话来。
  可是他深深地了解父亲当年恨母亲所发生的那个误会,也能够清楚铁心孤客的孤独凄凉的心情。
  他轻叹口气,道:“老天对待一个人不会如此刻薄的,在黑暗之后,自然会有光明出现,我们不应该对这世界丧失信心……”
  铁心孤客皱眉问道:“公羊先生,你这句话的意思是……”
  袁中宇几乎要脱口说出事情的真相,他深吸口气,抑制了激动的情绪,缓声说道:“我相信孤独终有一日会离你而去,你将会获得你应有的幸福与欢愉……”
  “什么叫幸福?什么是欢愉?”铁心孤客惨痛地说道:“幸福和欢愉早巳离我远去,我这一生再也不会奢想了。”
  袁中宇嘴唇嚅动了一下,想要说些什么,终于没有说了出来。
  铁心孤客默然地抚摸了那匹青驴一会儿,很快地便已扫去脸上那份怆然之色,道:“公羊先生,我们走吧!”
  他托起袁中宇跨上了那匹青驴,自己也骑了上去,轻轻地叱喝一声,青儿已洒开四蹄飞奔而去。
  袁中宇骑在驴上,只见两旁的稻田急速闪过眼际,迎面扑来的强风,几乎使得他的眼鼻都被封住。
  那匹青驴既没有加鞍,也没有用缰绳辔口,袁中宇一身武功既失,骑在光滑的驴背上,根本无法挽紧驴身,若非是铁心孤客扶住,早就悼了下去。
  铁心孤客那沙哑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道:“公羊先生,小弟不是夸口吧,青儿的脚力比起一般的千里马尤要快速,我曾经一日之间赶过八百余里路……”
  袁中宇被强风所逼,口鼻都难张开,如何能够回答?只有不住地点头。
  没有多久的工夫,青驴已经截着他们驰进了一个小镇,急骤的蹄声渐渐缓了下来。
  袁中宇深深地吸了几口气,这才把胸中的那份难过压了下去。
  他抬起头来,但见青驴所停的地方是一个客栈之前,那高高挑起的帘儿,正随着阵阵微风不住地飘拂着,可以见到帘上的四个字“再兴老店”。
  铁心孤客跃下驴背,扶着袁中宇下了驴,道:“公羊先生,你认为这个店名取得怎么样?”
  袁中宇颔首道:“嗯!非常有意义!”
  铁心孤客道:“这家客店本来叫做长兴老店,后来因为前任主人嗜赌成性,把整个店铺都输在一副牌九之下,他无颜去见妻儿,逼得跳河自尽,当时他的儿子才只十岁,可是他非常有志气,从做苦工开始,不到十五年的工夫,就又把当年由他父亲手里输出去的客栈买了回来,那时我正好经过此处,非常感动,于是替他取名作‘再兴老店’,以表示这家客栈是再度兴起的……”
  他说到这里,仰首望了飘拂的帘子一跟,轻轻叹了口气,道:“看到人家有这么一个好儿子,我怎不羡慕,但是我们两个却是注定一辈子的孤苦,想起昔年……”
  他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不再继续说将下去.显然是想起年轻时的那一段伤心往事而难过。
  袁中宇听着听着,眼中不觉已经湿润,心中的情绪激动无比,咽头哽咽,连话都说不出来。
  铁心孤客看到他的神情,歉然一笑,道:“公羊先生,小弟又惹你难过了,实在不该,实在不该……”
  袁中宇摇了摇头,还未说话,已见到一个身穿灰色短衫,伙计打扮的年轻人自客店里走了出来。
  他满脸堆着笑容,道:“袁老爷子,您老怎么又回来了?”
  袁中宇心中一跳,暗道:“果然爹爹像我所想的一样,他虽然口门声声地说是铁心孤客,其实他并没有忘掉他还是昔日的剑神袁君达……”
  这里面有着很重大的意义,剑神袁君达遭受到昔日的大变,身份、地位、爱情都遭到重大的伤害。
  他被各派的掌门逼得服下毒药,跳下金顶,若非是运气好的话,早就已经死去。
  这种重大的惨变,落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可以使之失去继续活下去的勇气,可是袁君达到底还是坚强地活下去了。
  不过,他的心志受到太大的伤害,这使得他失去了对人生的信心,而认为自己将会从此孤独一生,再也没有得回欢笑的一日。
  这也就是他如何会隐姓埋名,取了个“铁心孤客”的原因。
  袁中宇深深地了解到父亲的心情,是以他从见到袁君达的一刹开始,便忖想着该如何恢复父亲的信心,使他能重过正常的人生,在欢愉与幸福中终此一生。
  他本来对于自己的试探如何做法感到困难,因为袁君达孤独惯了,他不会轻易地接受这份迟来的幸福。
  但是,袁中宇却从他的话中听出他仍然设完全忘怀自己的姓名,可见得他的内心深处也忘不了昔口的欢乐,只要有机会,他是会重新接受幸福的来到……
  因而袁中宇对于自己将要努力之事,充满了信心,认为是必将能够成功。
  铁心孤客袁君达哪里晓得袁中宇心中竟会因一句话想出那么多的事情?
  他见到那个年轻的伙计来招呼,颔首笑道:“我是在路上碰到一个朋友,因为十多年没见了,想要找个地方聚聚,所以又想到这儿了。”
  那个年轻伙计笑着拍了拍青驴,道:“欢迎欢迎,小的就巴不得老爷子您在这儿住上十年不走,让小的好好侍候你。”
  铁心孤客袁君达哈哈笑道:“十年下来,不把你这家‘再兴老店’吃成‘不兴老店’才怪。”
  那个年轻人哈哈大笑,遭:“没有关系,小的再费几年工夫,还可以重新开张,不过到时还要换招牌了……”
  袁君达愉快地接下去,道:“那时可叫‘再再兴老店’!”
  袁中宇也感染到他们那份赤子般的欢欣,凑上一句,道:“若是叫‘再再兴老店’,只怕没人会相信这是家老店了。”
  袁君达问道:“为什么?”
  袁中宇道:“十年下来,既然连房子也吃垮了,当然得另外重盖新屋,怎能称是老店?自然没人相信。”
  袁君达拍了袁中宇背上一下,哈哈大笑道:“公羊先生,这些年来,你也变了不少,竟会开起玩笑了。”
  他见到那个年轻人含笑地望着袁中宇,说道:“成粱,这位是公羊翎先生,他乃是老夫的救命恩人!”
  那个被唤作成梁的年轻人恭敬地打揖道:“老爷子,你好。”
  袁中宇顿首道:“你好!”
  袁君达道:“公羊先生,这位便是小弟方才所说的顾成梁店东。”
  袁中宇赞赏地道:“顾少东年纪轻轻,有此不凡成就,老夫非常钦佩!”
  顾成粱搓着手道:“老爷子您太过夸奖了,小的实在……”
  他受到夸奖,脸都红了,不住地搓着手,连话都说不出来。
  袁君达哈哈一笑,道:“成梁,不要多客套了,大家都是自己人,你让我们站在这儿晒太阳做什么?还不请我们进去?”
  顾成梁红着脸道:“两位老爷子请原谅小的失礼,房间准备好了,请进去坐坐,小的准备酒菜……”
  袁君达挥手道:“废话少说了,快把你拿手的好菜做几样出来,然后准备一坛高梁酒。”
  他们边说边行,进了再兴老店,已有两个小伙计迎了上来,顾成梁吩咐他们带路,然后说道:“两位老爷子请先坐一会儿,小的把青儿照顾好了以后,立刻下厨做菜。”
  袁君达等到顾成梁匆匆地走出客店后,侧首道:“公羊先生,这孩子老实吧?”
  袁中宇颔首道:“像他这样克勤克苦,将来一定能有一番大的作为……”
  袁君达苦笑了下,道:“所以我才羡慕他那赌鬼爸爸,有这么一个好儿子。”
  袁中宇又听到这种话,叫他真不知说什么才好,他也只好跟着苦笑。
  在一阵苦笑之中,他们两人走进了一个宽敞的房间。
  就像许多客栈一样,这家再兴客栈的房间也是同样的布置,一榻,一桌,数张椅子,所不同的是屋角还摆着几盆盆景,窗旁还挂着一个鸟笼,窗下多了一张长长的书桌。
  这些摆设使得室内显得雅致多了,虽不像书房那样雅致,倒也几明窗净,另有一番清静的格调。
  进了室内,那个小伙计默然地退了出去,袁君达含笑道:“公羊先生,你看这儿如何?”
  袁中宇道:“像这种小镇上的客栈,有如此雅净的上房,倒也是少见。”
  袁君达道:“这个房间平常都不租出去的,专门为我一个人准备,每天都有人收拾得干干净净,是以小弟每年至少有个把月住在这儿,不过最近为了练剑,已有两年没有来此,来到这儿不到三天,我便动身,成梁还难过了好久,所以我们回来,他显得格外的高兴。”
  袁中宇颔首道:“成梁的确是个性情中人,难怪你这么喜欢他……”
  袁君达笑了笑,道:“好了,我们闲话也少说两句,现在就开始动手吧!”
  他灯走到榻旁,道:“公羊先生,请你解去上衣,躺在榻上。”
  袁中宇依言解去上衣,躺在榻上,道:“多劳你了。”
  袁君达道:“比起先生你当年在雁荡救了小弟一命之事,这又算得了什么?”
  他从怀中掏出一个用黄色布巾包着的物件,缓缓地打开了布巾,现出一块灰黑色的石头。
  深深地吸了口气,他伸出手按在袁中宇的头顶“命门穴”,然后用手中的那块黑石轻轻地按在袁中宇赤袒的背上……
  那块黑石似有吸力,随着袁君达的缓缓移动,一根根金针粘在石上,残留在袁中宇那白皙结实的背上,只是一点点的血滴。
  过了将近一盏茶的工夫,袁君达方始吁了口气,严肃的脸色放松了下来。
  他把左手从袁中宇的命门拿下,问道:“公羊先生,你现在觉得如何了?”
  袁中宇缓缓地坐了起来,只见榻旁摆着一根根长短不一的金针,他不禁暗吸一口凉气,道:“若非是你,我真不晓得该怎样办才好了。”
  他连续换了几口气,等到呼吸平静之后,暗暗提起丹田的真气,让它慢慢地运行全身一周。
  原先,他体内的要穴全被金针所封,真气一点都提不起来,这下金针一去,那股内力又回到他的身上,很快地他便觉得真气充沛,运行无阻,舒适无比。
  他颔首道:“多谢了。”
  袁君达默然望了袁中宇一会儿,微微地颔了下头,收起那块黑色的石头,重又揣回怀里。
  袁中宇正在纳闷于袁君达的突然沉默,他的嘴唇一动,还未启口,袁君达已沉声道:“好了,尊驾演的戏已经演够了,该坦诚地说出你是谁了吧?”
  袁中宇一怔,道:“你……”
  袁君达目中神光一射,道:“你还敢如此无礼?”
  袁中宇被袁君达那森冷寒冰的神光一逼,心中慌乱地道:“你!你为何说出这等话来?”
  袁君达冷哼一声,道:“你以为自己的易容之术可以瞒过天下人的耳目,那便错了,快说,你是何人?”
  袁中宇摇了摇头,道:“你如何晓得在下是易容的?”
  袁君达淡然一笑,道:“以老夫这等眼力,起先确实被你所瞒过,可见你易容之术真正巧妙,但是你却忘了一点。”
  他话声一顿,道:“不,至少你有两个破绽露出来,这才被老夫所察觉。”
  袁中宇既被褐破真面目,心中反而大定,笑了笑,道:“老前辈,你说在下有哪两点破绽被你识破?”
  袁君达敛起眼中的神芒,道:“你既要知道,老夫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你在老夫面前,无论如何是逃不了的。”
  他深深地凝望着袁中宇一眼,道:“虽然你的武功不错,也可算得武林中一流高手,在你这种年龄来说,的确不很容易,但是你既然晓得老夫是谁,你也不用打算从此逃去了。”
  袁中宇穿好了衣裳,道:“在下这点武功与当年的袁大侠比,当然是微不足道了。”
  他这句话还未说完,只觉一股汹汹的气势直逼而来,使得他全身一窒,连忙运功护身,抗拒那股强烈的气势……
  袁君达神芒如电,凝注着袁中宇,沉声道:“你是谁?谁告诉你我是剑神?”
  袁中宇道:“请老前辈把……”
  袁君达看到袁中宇那种吃力的样子,连忙敛起激飞的气劲。
  袁中宇吁了口气,也收起全身劲道,说道:“晚辈是谁,说出来前辈你也不会相信,还是留待大宗师来告诉您老人家吧!”
  袁君达诧异地道:“噢!是他告诉你的?”
  他的眉梢一聚,道:“你的内力乃是正宗心法,又怎会是大宗师的门人?”
  袁中宇摇头道:“晚辈并不是大宗师的门人,晚辈是出身峨嵋!”
  他晓得袁君达不会相信,双膝一盘,伸出左手,说道:“老前辈,你可以试一试真假。”
  袁君达伸出右手,一搭袁中宇的左手,立即便已觉察出袁中宇运力程序正是峨嵋内功心法。
  他微微一怔,缩回右手,道:“看你的年纪,顶多不超过三十岁,你的内力却已似修为了三十年之久,峨嵋何时出了这么个高手?”
  袁中宇笑道:“晚辈这点成就比起前辈您,相差得太远太远了!”
  袁君达问道:“你是何人弟子?”
  袁中宇道:“晚辈是掌门人的嫡传弟子。”
  袁君达道:“原来你是龙钺的弟子,看你的成就应该比他的儿子龙中宇要胜上数分,怎么这次峨嵋不派你参加此剑会呢?”
  袁中宇叹了口气,道:“此事说来话长……”
  袁君达微笑道:“怎么?龙钺那厮竟是如此偏心,派他的儿子出来而不派你?”
  袁中宇道:“晚辈正是龙中宇。”
  袁君达又是一怔,问道:“你既是龙中宇,那么参加剑会取得剑主一席的那个龙中宇又是谁?”
  袁中宇道:“所以晚辈才说此事说来话长,一时也道不清楚,须等见到大宗师之后,才能说清楚。”
  袁君达默然一会儿,道:“你既是龙钺之子,便该称呼我为师叔祖,怎么口口声声地说是晚辈?”
  袁中宇道:“晚辈在以前绝对应该称呼您老人家为师叔祖,可是现在却不能这么做。”
  袁君达脸色一沉道:“怎么啦?老夫已被峨嵋逐出去?”
  “不是这样!”袁中宇道:“因为晚辈并非掌门人的儿子。”
  袁君达道:“你纵然不是他的儿子,总是他的徒儿,论起辈份,老夫就应该是你的师叔祖,你……”
  袁中宇道:“他只是晚辈的传艺人,晚辈应该尊重他,可是……”
  袁君达叱道:“你吞吞吐吐的做什么?”
  袁中宇道:“若是真正地论起辈份,他应该只算是我的师兄,并非我的师父……”
  “呃!”袁君达诧异地道:“有这等事情?”
  他默然望着袁中宇,沉吟了一下,道:“老夫虽然离开峨嵋有二十二年之久,却还记得当年的四个同门师兄,他们有的成就颇晚,可是他们的儿子算起来至少也有三十多岁,至于他们的徒儿,更没有像你这么小的……”
  他拊掌道:“哦,我想起来了,你该是我四位师兄中的一个所收的弟子,只不过由龙钺代师传授罢了。”
  袁中宇颔首道:“对,就是这种情形。”
  袁君达道:“那么你是哪一位师兄的传人?”

相关热词搜索: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三十三章 奇峰突起
下一篇:第三十五章 冰释前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