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冰释前嫌
 
2019-11-06 15:45:07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袁君达胸中的热血不住沸腾,思绪流转,又回到了二十多年前与辜雅莉相遇时的情形,那一幕幕的往事,如同跑马灯似地在脑海里映过。
  他脸上的表情时而欢愉,时而痛苦,一直想到自己被四大剑派的掌门逼着饮下毒酒跃下金顶为止,他的眼睛里好似闪现电光,炯炯逼人,脸上的肌肉也不住地抽动着。
  他猛然大喝一声,道:“骗局,这都是骗局!”
  袁中宇愕然地望着袁君达,似是受到巨雷重重一击,他颤声道:“您……您说什么?”
  袁君达望着袁中宇的脸,好似看到公羊翎当年替自己配药解毒,那时若非公羊翎,他只怕凭着内功无法抑制毒性发作而死于非命。
  纵然如此,他的喉咙也被那强烈的毒药烧坏了,至此无法恢复正常。
  而这一切的一切,也都是起因于辜雅莉,若非是她,他又怎会弄得差点命归西天的惨状。
  想起当年被各派掌门逼得他在师父面前仰首喝下毒酒时的情形,他的心中便如刀割一般。
  他的嘴角抽动了一下,冷酷地道:“我这一生没有妻子,如何来的儿子?你弄错了。”
  袁中宇心头一阵剧痛,哑声道:“我早就晓得你不会相信的,你……你又何必一定要我告诉你?”
  袁君达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但是尘封心底的痛苦往事既被揭开,便无法再如此轻易地掩上。
  他抚着心底的创伤,冷冷道:“龙中宇,老夫本来认为你乃是智慧之人,哪知此刻一见,发现你也跟常人没有分别,因为你竟然相信了那个贱人的话,她的话还能够相信得了吗?她只会以假面目对人……”
  “不要再说了!”袁中宇痛苦地道:“我想不到你竟会说出如此无情的话来,我……真是难过得很……”
  袁君达嗄声长笑道:“老夫确实无情,谁又能说老夫多情?你不晓得老夫是铁心孤客?心硬如铁,孤独如龙,老夫不会有亲人的,也不会相信任何人的话……”
  袁中宇缓缓地擦干了眼泪,站了起来,遒:“既然您不相信我的话,就当我没说好了,无论如何我总是晚辈,我不会跟你辩驳什么的……”
  他深探地吸了口气,压制住激动的心情,冷静地说道:“多谢您救我一命,晚辈就此告辞了。”
  袁君达挥手道:“你走吧!”
  袁中宇默然望了袁君达一跟,然后转过身,向着门口行去。
  他才行出两步,身后又传来袁君达那沙哑的声音道:“站住。”
  袁中宇站定了脚,转过身去,问道:“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袁君达沉着脸道:“这便是你对前辈应有的礼貌?是你师父教给你的?”
  袁中宇只觉心痛如绞,躬下身来,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道:“袁前辈,多谢您老人家的相救之恩,晚辈告辞了。”
  袁君达投有说话,只是从鼻孔嗯了一声,便转过脸去坐在椅上。
  袁中宇的泪水在眼眶里不住滚动,几乎就要掉落下来。
  可是他只咬了咬牙,忍住了满眶泪水的滚落,转过身,洒开大步,向门口迈去。
  刚刚走到那两扇合拢的门前,他还未把门闩取下,又听得袁君达沉声道:“站住。”
  袁中宇把手放在门闩上,回过头来道:“前辈还有什么吩咐?”
  袁君达道:“你要到哪里去?”
  袁中宇道:“晚辈要赶回峨嵋。”
  袁君达冷哼一声,道:“回峨嵋去做什么?”
  袁中宇道:“天心教已遣派刑堂执法陈翔易容为我,晚辈若不赶回峨嵋,只怕他会冒我之名到峨嵋去,到时……”
  他想到了陈翔冒着龙中宇之名到了峨嵋后的情形,禁不住吸了口凉气,道:“那时后果如何,就难预料了,是以晚辈必需立刻赶回峨嵋。”
  袁君达道:“你这副样子回去,会有人相信你便是昔日的龙中宇?”
  袁中宇冷冷地道:“我并不姓龙,而是姓袁!袁中宇……”
  袁君达脸上肌肉抽动一下,道:“老夫并没有相信你是我的儿子。”
  袁中宇道:“您虽然不相信,可是掌门人却能相信,我的妻子也能相信……”
  他的声音转为激昂,道:“只因他们与我相处久了,晓得我的个性、习惯,这并非别人能够模仿得了的,就算是他模仿得再像,他永远也不会成为我,就如同你承认与否,我永远都是你的儿子是同样的道理,再怎样都无法可以改变。”
  袁君达默然不语,袁中宇问道:“您再没有话要说了吧?”
  袁君达摇了摇头,喝声道:“你走吧!”
  他捧起酒坛,仰首以嘴对着坛口,大口大口地把坛里的酒灌进肚中。
  袁中宇叹了一声,道:“您……您老人家保重了。”
  袁君达放下酒坛,喝道:“叫你走,你就快走!”
  袁中宇沉声道:“您如果想要求得证明,可于二十七日赶去洛阳松鹤楼,到时便可以见到大宗师,他会跟您说清楚一切事情的。”
  他说完了这句话,也没多言,启开了门,走了出去。
  袁中宇在刚走出房门时,凭着眼角的余光,看见了袁君达沉着脸,皱着眉,一手扶着桌子,在默默的忖想中……
  他暗暗地叹了口气,真想就此留下来,尽一切的力量来劝说父亲,然而当他一想到那在武当山战胜其他四派高手的假龙中宇时,他的心不禁抽痛了一下。
  他既已洞悉他们的阴谋,除非没有力量,此刻他的功力已经恢复,他岂能跟见陈翔冒着自己的名字到峨嵋去做下足以使他遗恨终身的事?
  袁中宇在一刹之间想了很多,他的脚步略为停顿了一下,终于毫不犹豫地向店外走去。
  走过那条不很宽的甬道时,他见到从两侧的房间里探出了好几个头来,那些都是住宿的旅客。
  他们怀着好奇心探首出来,一见到袁中宇这张丑恶的脸孔和那逼人的气势时,立刻又很快地缩了回去,惟恐会被袁中宇那凌厉的眼神吃掉一般。
  袁中宇抿紧了嘴唇,没有理会他们,循着甬道一直走到了柜台边。
  顾成梁此时正坐在柜台里面拿着笔在记账,他的右手摆在算盘上,五指如飞拨动,正在全神贯注于账目上,没有觉察到袁中宇的过来。
  袁中宇行到柜台边,默默地望着顾成粱在全神贯注地工作着,突然想起父亲刚才所告诉自己的那番话来。
  他暗暗地思忖道:“像他这样,自幼失去了父亲,没有什么机会可以供他努力,他依然凭着自己的力量,苦心经营,把从他那赌鬼父亲手里输出去的房产买了进来,最低限度,在他来说这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尤其他那份精神,最是令人佩服,我的环境不知道要比他好了多少倍,虽然遭受一些折磨,虽然父亲并不能谅解当年之事,可是我怎能够灰心?我不一定依靠父亲的力量,我依然可以做出一番轰裹烈烈的大事出来……”
  他不知站了多久,他的思绪终于被一阵话声所打断,只听顾成梁道:“老爷子,您有什么要吩咐吗?”
  袁中宇停止了思绪,只见顾成粱掩好了账簿,站了起来。
  看到了他那张诚朴的脸孔,袁中宇心中突然起了一阵冲动,脱口问道:“成梁,你还恨不恨你的父亲?”
  顾成梁没料到袁中宇会问出这种问题,他微微一愕,摇头道:“没有,小的从来没有恨过他老人家……”
  他的脸上浮起一丝浅笑,道:“虽然有人说他老人家不该把家产赌光,害得我们娘俩过苦日子,可是小的却不这么想,如果他老人家把家产留下的话,也许小的这一生就这样昏昏噩噩地过去,或许也会像他老人家一样的把这份家产败光,做一个浪荡子,就不会有机会可以刻苦成家了,也不会对自己没有白白过去这一生而感到骄傲了……”
  他的双手一摊,道:“小的认为活了一生,总该做一些事情的,老爷子,您认为对吗?”
  袁中宇颔首道:“不错,人活了一辈子,总该做一些事情的。”
  他心中非常感动,伸出手去,拍了拍顾成梁的肩膀,道:“成梁,我很钦佩你。”
  他撇下发愕的顾成梁,跨开大步向大门外走去。
  顾成梁连忙从柜台后追了出来,道:“老爷子,您要到哪里去?”
  袁中宇侧首道:“我要回峨嵋去了。”
  顾成梁讶道:“袁老爷子呢?他老人家……”
  袁中宇道:“他在喝酒,你别去打扰他。”
  顾成梁惶恐地道:“老爷子,是不是小的服侍不周,所以你老人家才要如此匆忙地……”
  袁中宇笑了笑道:“没这回事,今天是我最愉快的一天了,但愿以后还有机会可以到你这儿来吃你亲手做的菜,喝你酿的酒……”
  他轻轻地呼了口气,道:“今天我实在有事要赶去峨嵋,不能再逗留了,就此别过。”
  顾成梁看到他的神情,晓得不能再勉强了,躬身道:“既是如此,小的也不再挽留你老人家了,小的只希望你老人家不要跟袁老爷子发生什么误会,他是个很仁慈,很仁慈的人,你们……”
  袁中宇咧了下嘴却没能笑出来,他轻叹口气,说道:“我与他之间的关系是如此的深刻,深刻得永远不会发生什么纠葛,成梁,你放心好了。”
  顾成梁道:“您这么说,小的就可以放心了……”
  话声稍稍一顿,他好似想起了什么,问遭:“老爷子,你到峨嵋去,可要什么脚力?小的这儿准备的有马……”
  袁中宇本来想要叫他准备一匹马,但是一想自己身上没有留下半文钱,只好作罢了。
  他仰首望了望渐往西斜的日影,说道:“不必了,我还是慢慢地走吧!”
  顾成粱道:“老爷子,这儿离峨嵋足足有三百多里路,您慢慢走,至少得走七八天,还是……”
  袁中宇暗忖道:“三百多里路,我趁着月色赶它一晚夜路,不用到明天中午,就可以到峨嵋……”
  他挥了挥手道:“成梁,不用烦心了,老夫就此上路。”
  没等顾成粱出言挽留,他跨大步往街上行去。
  他记得了来时的方向,一走出街外,马上便看好方向,循着小路奔行而去。
  由于他脸上的易容无法洗去,袁中宇惟恐会被天心教的教徒发现,所以选拣小路而行。
  大约走了不到一个时辰,他已来到一条山道的岔口,突然听得身后传来一阵急密的蹄声。
  从他走进山道之后,他便没有遇见乘马在山道奔驰的人了,这下突然一听蹄声密疾,一头青驴如飞般地奔驰而来。
  那匹青驴不愧是神驴,在这颠斜难行的山道上,依然健行如飞,跟一只墨绿色的长箭似地飞射而上,那四只蹄子更仿佛腾空而行……
  袁中宇一看到那匹青驴,不用思索也晓得那乘驴追来的是谁了。
  他心中的高兴,真是难以形容,忖道:“到底爹爹还是觉悟了。”
  他脸上的笑容还未从嘴角逝去,青驴已经驰到他的面前。
  袁君达飘然从驴背上跃了下来,站在袁中宇的面前,沉声叱道:“中宇,你的脾气怎会这么大?”
  袁中宇心情激动地道:“爹,我……”
  袁君达道:“不要叫我爹,这件事我还没弄清楚,清楚之后我才许你这样称呼。”
  他从驴背上取下两个用绳索捆好的厚纸包,交给袁中宇,道:“你气匆匆地走了,连饭都没吃,所以我带来几个肉包子,一包卤菜,快点趁热吃了。”
  他的语声虽然冰冷,看似没有感情,可是袁中宇却从那冰冷的话中听出了炽热的感情。
  他默然地接过那两个纸包,果然觉得触手温热,在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奔驰后,包子还没有冷。
  袁君达脸色沉肃地道:“老夫方才仔细想过你所说的话,认为其中还有一些道理,可是不论对与错,老夫也想弄清楚整个事情的始末……”
  他取下头上戴着的笠帽,道:“因此我追上你来,要跟你一起赶到峨嵋去同问龙钺,你做了他十多年的儿子,他应该晓得你到底是谁生的。”
  袁中宇道:“这些年来,他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恐怕他不会……”
  袁君达冷哼一声,道:“老夫虽然已从峨嵋除名,龙钺纵然已成为峨嵋掌门,谅他见到了我,也不致有什么隐瞒,他若是敢骗我半句话,哼……”
  他说到这里,见到袁中宇低下头去,冷煞沉肃的脸色稍稍一缓,道:“你快把东西吃完吧!我们还得赶路。”
  他伸手自腰间解下一个皮囊,抛给袁中宇,道:“这儿是酒,是给你润喉的。”
  说完了这句话,他便不再多言,背着双手,转过身去,眺望着山区的风景。
  袁中宇也投有在意父亲的冷漠,他仿佛已看穿了袁君达的内心似的,晓得他这种神态只是做作的,其实心里还是很热。
  他默默地望着袁君达那瘦长的背影,只见父亲那一身青衫,在山风的吹拂下,微微摆动。
  这时西移的阳光斜斜地从山的对面照来,袁君达正好站在山隘,那千万道金线似的光芒映射在他的身上,使他好似变成了一尊金人。
  袁中宇的心中充满了豪放的情愫,暗道:“无论我是否要依靠他老人家,或者他承不承认是我父亲,我对他的这份虔敬之感是不会改变的。”
  袁君达默立片刻,缓缓侧过头来,问道:“中宇,你在想些什么?”
  袁中宇接触到他那肃穆的脸孔,微微一慌,好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受到了父亲的叱责一样,连忙摇头,说道:“没!没什么。”
  袁君达的脸色稍稍和缓,道:“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快把东西吃掉。”
  袁中宇点了点头,想要回答袁君达的话,已见父亲又转过头去,他也不再多言,打开了纸包,取出里面的包子和卤菜,开始食用起来。
  很快地,他把袁君达携来的食物吃得干干净净,连皮囊里的酒也被他喝去了一大半。
  他吃完了东西,把纸包揉成一团,丢在草丛里,只见袁君达依然背负着双手,极目远眺。
  袁中宇缓缓走了过去,想要呼唤父亲一声,哪知脚步才一踏出,袁君达已飞快地转过身来。
  他的目光冰寒,凝望了袁中宇一下,方始把凌厉的眼神收敛起来,道:“你吃完了?”
  袁中宇颔首道:“是的,您老人家……”
  袁君达沉声道:“下次你不可以这样无声无息地向别人的背后走过去,免得被人误会,引起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袁中宇这才恍然于父亲在一转身时服中现出的那等冰寒凌厉的原因了。
  他起先只是不悦,可是随即便已深深地谅解父亲说出这句话的意义。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三十四章 水落石出
下一篇:第三十六章 情断义绝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