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剑神又现
 
2019-11-06 15:47:05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袁君达默然半晌,道:“你先别难过,这件事我会给你做主的!”
  袁中宇知道父亲的意思是要替自己出面洗清这个耻辱,他摇了摇头,道:“不!孩儿亲自处理此事!”
  “好吧!”袁君达挥了挥手,道:“你先坐着,等龙云鹤出来之后,我会让你公平地解决此事!”
  袁中宇道:“只怕他老人家无法出来了……”
  袁君达眼中射出灿然寒栗,沉声道:“就是黎火飙在此,老夫要见龙云鹤,他也得交出来。”
  袁中宇见父亲生气,不敢多言,转过身来,狠狠地瞪了假龙中宇一眼,走到旁边的坐椅上坐下。
  他们两人这一段对话,假龙中宇听得心中忐忑,浑身难安,他已经明白孟丽玉可能已被袁中宇杀死了。
  对于盂丽玉的死,他倒没什么感觉,只不过略为有点惋惜而已,惟独对于袁君达最后所说的那句话感到惊惶不已。
  他惊骇地望着袁君达,忖道:“武林之中,知道师父姓名的人,已经并不多了,敢以这种口气直呼他老人家的姓名,除了大宗师和铁心孤客之外,只怕没有第三个人了,莫非他便是铁心弧客不成……”
  风雷剑欧振盛和陈志云两人,如何晓得假龙中宇心中的想法?
  他们既为袁中宇口气中对掌门人的尊敬而感到惊奇,又为袁君达的直呼掌门人之名而感到愤怒。
  欧振盛沉声道:“尊驾上我峨嵋,既不肯把来意相告,复又出言不逊,莫非真把峨嵋不放在眼里?”
  他虽是晓得眼前这个怪人的剑法高强,可是在一再相忍之后,又看到袁君达骂了袁中宇,实在忍耐不住,这才出言质问。
  袁中宇见到欧振盛气愤的神态,想要出言解释,却已听得袁君达敞声笑道:“不错,峨嵋有你这种脓包,老夫便不把峨嵋放在眼里!”
  欧振盛气得脸孔通红,霍地站了起来,道:“任朋友,你神气也够了,我若是再任你在此蔑视峨嵋,也枉为本门弟子!”
  他的脸色一凝,拔出背上长剑,指着袁君达,喝道:“来!来!
  来!让我看看你凭什么,敢在此如此大言不惭,若是靠着天心教的名头,便以为可以横行天下,那你就错了……”
  袁君达沉声道:“你要与我动手?”
  欧振盛怒道:“不错,老夫要让你看看峨嵋剑法……”
  “峨嵋剑法?”袁君达哈笑一声道:“你还不够资格在我面前谈峨嵋剑法……”
  袁中宇见他的话声说得太重,惟恐欧振盛会不自量地出剑,以致节外生枝,闹出更多的事情。
  他连忙出声拦阻道:“爹,你老人家切莫……”
  袁君达叱道:“你坐着。”
  袁中宇见到父亲生气,不敢多言,缓缓地坐了下去,他的心中颇为不解,为何父亲会突然如此震怒。
  其实他不明白袁君达的心里也非常难过,一来由于袁中宇的遭遇与他自己相仿,使他触及心底的创痛,二来因为眼见峨嵋一门,在他离开后的二十多年,竟然变得如此没落,使他深为痛心,而忍耐不住心里气愤,这才发作出来。
  他目前的情形,就跟一个年老的人见到子孙不肖,忍不住加以痛斥一样,诚可谓爱之深、责之切,是无法避免的。
  袁君达骂了欧振盛之后,沉痛地斥道:“你们这些不成材的东西,身受师长恩典,得以列入门墙,不图设法振兴峨嵋声誉,反而弄得一天比一天的败落,竟连掌门人生死都不明白,任由天心教的人横行……”他愈说愈是生气,重重地一拍茶几,叱道:“你想想看,凭你这种人还有脸在老夫面前妄谈峨嵋剑法?”
  欧振盛怒遭:“任总巡查,阁下的口气也未免太大了点吧!”他顿了顿,接道:“不错,你是天心教的总巡查,可是我们待你以理,只是站在江湖同道面上,可不是怕了你!就算本门弟子不争气,也用不着阁下来管,更何况掌门人只是闭关练功……”
  “闭关练功?”袁君达哈笑一声,道:“老夫上山之后,已听到三种说法了……”
  欧振盛方待说话,假龙中宇已愤愤地站了起来,道:“欧师叔,他这是无理取闹,故意惹我们,就算是天心教的总巡查,我们也不能容忍下去……”
  他拔出玉龙宝剑,高声道:“弟兄们,我们跟他拼了!”
  那些站在他身后的峨嵋弟子闻声大喝一声,全都拔出长剑,涌上前来,把袁君达和袁中宇团团围住。
  袁中宇见龙中字竟然趁机挑拨,他在没弄清楚哪些弟子是投入天心教的叛徒之前,不想滥杀无辜。
  并且他还不晓得假龙中定从天心教成都分舵调来的一百多名教徒,此刻散布何处.所以连忙站将起来,大声喝道:“你们住手!”
  他的喝声如雷,那些蠢动中的弟子全都吓了一跳,顿时厅内一片寂静。
  袁中宇冷森的目光在假龙中宇脸上扫过,沉声道:“陈翔,你若要趁机会制造混乱,让本门弟子送死可办不到!”
  假龙中宇先是冷笑一声道:“老丈,你所说的话,也实在令在下不解,在下身为峨嵋弟子,可从没见到过老丈,更不知道本门有你这么一个门人……”
  他的话声微顿,声色俱厉地道:“你今日偕人来本门扰乱,以为本门便会屈服在天心软之下,那你就是妄想了!”
  袁中宇没料到陈翔在见到自己之后,依然还以假龙中宇自居、他冷笑一声正想说话,袁君达已叱道:“好个利嘴的家伙,你当着老夫之前,还敢厚言无耻,也不怕丢了黎火飙的脸?”
  袁中宇听得父亲这么说,心中颇为欣慰,感激地望了袁君达一眼。
  袁君达似是了解他的心情,微一颔首道:“你可以放心,老夫不会放这些蠢材一样,连真假都不清楚!”
  假龙中宇被叱,脸色一变,嘴唇嚅动了一下,对欧振盛道:“欧师叔,你老人家做主.我们是不是要动手?”
  欧振盛一挥长剑,道:“就算拼了我们的性命,也要维护本门的声誉!”
  他侧首吩咐道:“你们听到了,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放他们离开本门!”
  在他身后的十多名弟子一齐应声,个个热血沸腾,抱着玉石俱焚,拼将一死的决心。
  欧振盛目光一凝,注视着袁君达道:“任朋友!你既瞧不起峨嵋剑法,老夫就以峨嵋剑法领教尊驾的绝艺!”
  袁君达冷哼一声,道:“你出剑吧!”
  欧振盛深吸口气,凝神贯注在剑上,摆出一个架式,道:“尊驾愿意在这里动手?”
  袁君达沉声道:“像你这种无耻的东西,是该受一次教训!”
  欧振盛怒叱一声,喝道:“你拔剑吧!老夫要出手了!”
  袁中宇见到欧振盛真的要跟父亲动手,他不能再眼看着这样下去,连忙闪身上前,道:“欧师……兄你不可鲁莽,他是……”
  他以为身为龙云鹤之子,见了欧振盛自然要称呼一声师叔,此时却晓得按辈份来说,自己该是龙云鹤的师弟,所以改口称呼欧振盛为师兄。
  欧振盛大怒道:“狂徒,老夫哪来你这师弟?你走开点!”
  袁中宇肃然道:“欧师兄你冷静点,你可晓得这位老人他是谁?”
  欧振盛冷笑道:“金臂剑魔任明杰老夫虽没见过,但是也晓得他是衡山叛徒,并且还要告诉你的,便是老夫并不认得你,你可不要称我是师兄……”
  衰中宇没有理会他的话,继续道:“师兄,你弄错了,他老人家是……”
  袁君达没等袁中宇说完,忙唤道:“中宇,你不可把老夫的名号说出来!”
  袁中宇转首道:“爹,你老人家若要惩罚他们,也要等掌门人出来之后,再……”
  他这句话刚说到这里,已见袁君达目光一灿,喝叱道:“你想跑到哪里去?”
  袁中宇一惊转首、只见假龙中宇已收起玉龙剑,疾步向厅后行去。
  他大喝一声,飞身跃起,迅如电掣般地向假龙中宇扑去。
  殴振盛一见袁中宇跃起,长剑斜展,一式“鸿飞万里”,向袁中宇削去。
  他的长剑方一场起,便觉一般犀利的剑气涌上身来,使得他全身一寒,通体汗毛都要为之一竖!
  他还以为袁君达趁自己出剑攻击袁中宇之际,向自己施以暗袭,惊凛之下,顾不得伤人,急忙退了两步,收敛护身。
  哪知他收剑护胸之后,目光一闪,却见到袁君达依然手持那支毫不起眼的长剑,站在原处那里没有出手攻击自己。
  他一怔之下,随即大骇,忖道:“这金臂剑魔果然不愧是天心教的总巡查,剑术上的造诣,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了,竟能发出剑气……”
  他在惊骇之下随即又浮起一种遭受欺骗的感觉,怒火上升,把心头的畏惧之感放到一边了。
  深吸口气,他蓄足劲道,一式“鹰扬苍冥”,剑走偏弧,斜斜往袁君达心窝挑去。
  这式“鹰扬苍冥”乃是少清剑法中的第六式,剑式轻灵,攻守兼备,下面有四招变式之多,这是应付强敌和攻敌最好的招式。
  欧振盛内力深厚,剑法沉稳,每在剑招发出之时,隐隐带有风雷之声,这才博得风雷剑的绰号。
  他这下虽在盛怒之下,却也深知对方剑法高强,没有像往昔一样,出剑之时完全是大开大阖之式,不顾后面的力量。
  他之所以使出这招“鹰扬苍冥”,就是要藉这一招来试一试对方的真正实力,手底下并留下了三分力道,预备回剑自守的。
  他的打算虽好,哪知袁君达对他这一剑根本不加理会,待到长剑堪堪刺到身上时,方始左手握着剑鞘,斜斜伸了出去。
  欧振盛一见对方不闪不避,正想把留下的三分力道全使了出来,一剑刺死袁君达,却已见得对方连剑都未拔出,同样地施出一招“鹰扬苍冥”来。
  由于袁君达是左手持着长剑,而这一式鹰扬苍冥则是自右边向左首斜刺而至的招式,所以他出手虽较对方缓慢,距离却是短了很多。
  没等欧振盛的长剑刺到他胸前,他这一式“鹰扬苍冥”不但封住了对方的剑路,剑鞘尖端已经触及欧振盛的左胸心窝处,停在那儿。
  欧振盛在峨嵋学剑十多年,在江湖上也闯了七八年,何曾想到这招“鹰扬苍冥”有如此厉害,如此奥秘。
  他根本没有来得及变招,长剑已被封住,胸前也被对方的剑鞘触及。
  顿时,他的脸色如同死灰,想要弃下长剑,涌身后退却又不敢,只好木然站着不动。
  因为他一剑受挫,虽然明白对方的长剑没有出手,却知道以袁君达这等绝代剑道高手,就是一枝树枝,也可置人于死地,只要对方真力一吐,自己便是心瓣裂开,吐血而死。
  他既然明白其中的利害,哪还敢运力后退?
  袁君达一剑将对方制住,哈哈笑道:“老夫的峨嵋剑法怎样?”
  欧振盛脸色通红,哑声道:“要杀就杀,你要侮辱老夫可不能够……”
  袁君达冷哼一声道:“骨气虽有,不用头脑又有什么用?”
  说着,他目光一扫在旁运气凝掌,不敢出手的陈志云一眼,收回了点在欧振盛胸前的剑鞘。
  欧振盛暗暗吁了口大气,连忙长剑横胸,退了三步,苍白的脸色好一会儿方始回复过来。
  陈志云见到欧振盛退了回来,忙问道:“师叔,你……”
  欧振盛摇了摇头,道:“我没有受伤!”
  他侧首往身后望去,只见龙中宇手持玉龙剑正和那个面目丑怪,行动诧异的老人在拼斗之中。
  他心中大骇,忖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本门何时又来了这两个高手?”
  他的武功在本门之中虽然比起下一辈的龙中宇还要差,但是经验与目光,到底不是一般泛泛的江湖人所能够相比的。
  他仅是看了一下,便知就是不把眼前这个武功奇高,剑法已至化境的怪人算进去,连那老者的峨嵋剑法也比自己要高强甚多。
  身为峨嵋弟子,同时看到两个不是峨嵋派的人,具有高深精湛的峨嵋绝艺,怎不叫他大吃一惊?
  欧振盛定了定神,回过头来,问道:“请问老前辈是……”
  他在吃了个亏之后,口气已改了许多,神色之中带着万分的惊凛,恭敬地对着袁君达说话。
  他的神态一改变,使得陈志云和其他弟子全都深为诧异,纷纷以惊奇的目光望着袁君达。
  袁君达冷冷一笑道:“我的峨嵋剑法怎样?”
  欧振盛道:“前辈的剑法高绝,在下深为钦服,可是……”
  袁君达微微一笑道:“你是在奇怪我怎么会峨嵋剑法?”
  欧振盛硬着头皮道:“请前辈见告……”
  袁君达道:“我曾经一度是峨嵋弟子,可惜现在已经不是了!”
  欧振盛道:“前辈的大名是……”
  袁君达淡然一笑道:“老夫袁君达!”
  此言一出,欧振盛等人大惊失色,全都怔在那儿,目瞪口呆。
  陈志云愕了一下后,大声道:“你胡说,我师叔祖早已仙去,岂会……”
  他说到这里,只见袁君达眼中射出两道冷厉至极的目光,凝聚在自己身上,骇得话声一顿,再也不敢说下去了。
  欧振盛见识过袁君达那超凡人圣的剑法,心中本来相信这人一定是江湖上负有盛名的剑术宗师。
  不过他也知道昔日剑神被各派掌门逼得服下毒药,跳崖而死的事,眼前这个人虽是剑法无敌,绝不可能会是昔年的剑神袁君达。
  他失笑道:“老前辈剑法高超,晚辈深信无疑,但是剑神袁师伯却已于二十年前……”
  袁君达冷笑道:“以老夫的功力,跳崖之后,就一定会死?”
  “当然,金顶绝崖虽高虽险,像前辈这等高人,绝不会有危险!”
  欧振盛道:“可是当年剑神袁师伯却被逼喝下毒药,只怕他老人家……”
  袁君达听到他提起当年自己遭到各振掌门逼压的那一段情形,忍不住脸肉抽搐,发出一阵长笑。
  笑声回旋,震得顶上的屋瓦都簌簌作响,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
  欧振盛被这阵笑声震得耳鼓发痛,骇然地望着袁君达,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那些功力较差的弟子,被袁君达这阵苦笑声震得全都以手捂住耳朵,骇得脸色发青!
  袁君达笑声一毕,冷冷道:“你们苦苦追问老夫姓名,老夫告诉了你,你却又不敢相信,哼,其实老夫又何必要你们相信?”
  他的话声一顿,道:“老夫若不是剑神袁君达,天下又有谁会是剑神!”
  他这句话说得豪迈之至,语气之肯定坚决,使得欧振盛等人受到了大大的震撼!
  从直觉的观感上所给他们的意念,每个人都已认为袁君达便是剑神,而不敢想到袁君达是大言不惭……
  若非是他们根深蒂固的观念,认为本门的剑神袁君达早已经死去,只怕此刻都会跪了下去。
  欧振盛暗暗定了定神,抱拳道:“晚辈不敢不相信你的话,可是……”
  袁君达挥了挥手,道:“此刻也不必谈论此事,老夫就是再多说,你也不会相信,还不快去看他们比剑……”
  欧振盛听了他的话,转首望去,只见龙中宇和那丑怪老者此时正在打得火热。
  龙中宇手持玉龙宝剑,在兵刃上便先占了上风,可是袁中宇剑法熟练,内力较强,所施之招,轻灵神妙,绝不让手中长剑与对方宝剑相触,是以一时之间,难分胜负。
  欧振盛摇了摇头,叹道:“这真使得在下迷糊起来,不但前辈你的剑术已臻无敌的地步,就是令友的峨嵋剑术也……”
  袁君达沉声道:“他是我的儿子,你别弄错了。”
  欧振盛一愕,道:“前辈,他怎会是……”
  袁君达道:“你难道没有听到他方才呼唤我?”
  “听到是听到,”欧振盛道:“可是他的年纪……”
  袁君达从进屋之后,便一直没有笑过,此刻脸上倏然浮现起微笑,缓声道:“难怪你不会相信,就连老夫初次见到他时也不敢相信他便是我的儿子……”
  他的目光一闪,望了与假龙中宇在搏斗中的袁中宇一眼道:“这因为他是经过最最高明的易容大师替他动手易容之故,他原来的模样,与你此刻所见的龙中宇一样!”
  欧振盛听他这么一说,更加摸不清头脑了,愕然道:“令郎又怎会跟中宇长得一模一样呢?哦!他也是叫中宇,难道……”
  “你所想的不错,袁中宇也就是以前的龙中宇!”袁君达道:“眼前这个龙中宇乃是天心教主黎火飙的徒儿,本名叫作陈翔……”
  欧振盛和陈志云两人好像听人说什么神话故事一般,满脸浮现惊奇,诧异,凛骇,不信之色。
  袁君达见到他们似乎不相信,脸色一沉,道:“你们莫非又不相信老夫的话吗?”
  欧振盛尴尬地一笑道:“前辈!并非在下不相信,只是这件事太过于奇诡了,难以令人置信。”
  他摇了摇头道:“我还以为他们两人只是名字相同而已,料不到竟然会是一个人,并且真的龙中宇还是假的,反而假的倒是真的……”他说来说去,说到后来,连他自己也弄不清楚在说些什么。
  陈志云苦笑道:“师叔,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欧振盛想想自己说的话,禁不住笑了出来,道:“我的意思是认为这件事的确非常玄妙,中宇从武当夺得此次剑主荣誉回来,还不到三天,竟有第二个龙中宇出现……”
  胨志云颔首道:“师叔说得不错,这件事连我也难以相信了!”
  袁君达冷哼一声道:“你们相信与否,对整个大局毫无影响,只要老夫能肯定谁是真的就行了!”
  他的话声一顿,指着搏斗中的两人,说道:“你们有眼睛,定然可以分出谁是真正的袁中宇了!”
  敢情这时袁中宇和龙中宇已拼过了百招之外,起先假龙中宇虽是仗着玉龙剑在手,占尽了优势,可是,他为了保持他这副龙中宁的面貌和身份,不能不使出峨嵋剑术来,以免启人疑窦。
  不过他倒没有想到袁中宇自幼便开始练剑,除了本门的剑法之外,对于其他门派的剑法并无涉猎,不像他这样,黎火飙除了传授他金蜈邪剑之外,还将昔年金蜈使者在各派偷窃来的剑法,一一传给三个徒儿。
  他纵然曾经在峨嵋剑法上下过苦功,却又哪里比得上袁中宇从幼及长,精练本门剑法所下的功夫深厚?造诣自然不够。
  是以他那几手峨嵋剑法使来使去,全都落人袁中宇的算计之内。
  很快地,他便已从优势趋于劣势,手中尽管还握着玉龙宝剑,对袁中宇已不起丝毫作用了。
  因此打到百招之外,他堪堪已到了自保的地步,对于袁中宇攻来的凌厉剑式,无法用峨嵋剑法挡住。
  他心知自己若不改变剑路,不到十招,就将死于对方剑下。
  虽然那样很可能会把他原来的身份暴露出来,不过权衡双方的利害得失,他终于改变剑法,挡接袁中宇的攻势。
  刹那之间,但见那已被袁中宇克制得变为黯淡的剑芒,翻飞激射,有如一条锻色的大龙,盘旋飞舞,很快便把袁中宇打得逐渐后退。
  欧振盛听到了袁君达之言,凝目望去,但见龙中宇本已居于劣势,转眼之间,剑法一变,招招互异,所使的竟然包括了其他四大剑派的剑术。
  不但如此,并且在数招之内,往往夹杂着几式怪异奇诧的剑法,如同神龙经天,剑光闪耀,半边大厅都似被剑光缭绕住。
  他的眼睛瞪得老大,骇然道:“中宇何时学会了其他四大门派的剑法?咦!这真是奇怪……”
  袁君达冷哼一声,道:“你到现在还不相信他便是金蜈天尊黎火飙的徒儿?”
  欧振盛心中的意念有点动摇,略一沉吟,道:“可能中宇是获得铁心孤客传授的剑法所致,他不是取得本年五大剑派在武当举行的剑会的剑主之席吗?”
  他似乎怕袁君达不明白铁心孤客是什么人,话声一顿,解释道:“铁心孤客乃是继剑神之后,在江湖上出现的第一剑道高手,他曾经到五大剑派的藏经楼,劫去各派剑术秘笈……”
  袁君达冷冷道:“你不需要多解释了,老夫便是铁心孤客!”
  欧振盛骇得退了两步道:“你……你怎会是……”
  他的话未说完,只听陈志云大声道:“这下好了,掌门人总算出关了……”

相关热词搜索:龙腾九万里

上一篇:第三十六章 情断义绝
下一篇:第三十八章 驭剑之术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