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大修罗刀
2019-11-07 11:19:33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静默之中,时间的脚步轻轻移动,升起的旭阳将关梦萍的影子渐渐缩短。
  关梦萍注目于空空大师头上,那愈聚愈浓,风吹不散的一层白气,使她眼中现出惊佩之色。
  “好深的内功!”这个念头刚刚掠过脑际,便见到空空大师身形一颤,头上凝聚的一层白雾,已飘然散去。
  她的心中一跳,不知道空空大师怎会在运功之时产生这种现象,正在不解之际,已听到佛颠和尚痛苦的哼声,那苍白的脸色倏然转红。
  空空大师长吁一口气,张开双眼,凝注于佛颠和尚身上,嘴角泛起一抹微笑,缓缓缩回双手,站立起来。
  佛颠和尚一跃而起,一眼看到关梦萍束手站立于七尺之外,他眼中闪过骇惧的神情,戒备地将双手抚在胸前。
  空空大师叱道:“佛颠,不得无礼!”
  佛颠和尚一眼瞥见空空大师,立即便有如释重担之感,道:“师叔,百里师弟他……”
  空空大师颔首道:“此事我已知道,现在你且先见过关师叔!”
  佛颠和尚虽然知道关梦萍是三音神尼之徒,也知道她就是天心教的教主,但绝不想到空空,大师会命自己呼她为师叔。
  他愣了一下,合掌作礼道:“弟子佛颠参见师叔。”
  关梦萍大袖轻拂,不让佛颠和尚躬下身去。
  她柔声道:“小师父不必多礼……”
  佛颠和尚被对方袖风扶住,躬不下身去,但他却更加惊诧于关梦萍对自己的称呼。
  空空大师知道她是因为心中不忘报复整个中原武林同道害死百里居的杀夫之仇,而不愿沾污了大漠三音神尼的清白门第,所以不但将金沙门掌门位传予她的师妹,而且还不自居是金沙门三音神尼的弟子。
  在心底暗暗的叹了声,他沉声道:“此次若非是你关师叔,老衲已被宇文天杀死了!”
  佛颠和尚惊道:“师叔,你……”
  关梦萍也见到空空大师面带疲惫之色,方才满脸的红润此刻已经消散,不复再见。
  她骇然道:“大师,你真的已经受伤?”
  敢情她未亲见宇文天施展剑罡的情形,所以并不知道那么霸道的剑气功夫的厉害,以及空空大师的拚却毁去数十年苦修之功,破去那剑罡之术的苦心。
  在她的记忆中,宇文天无论如何都不会是空空大师的对手,又何致于伤得了他呢?
  空空大师慈蔼的一笑,道:“女檀越莫非忘了十八年前在沙漠绿洲里初遇的情形?”
  他话声微顿道:“那时老衲不是说要将涅盘之时延缓十八年?”
  关梦萍与佛颠和尚都大惊失色,以为空空大师就要涅盘而去。
  “你们不要着急!”空空大师道:“老衲不见到雄风,绝不会撒手西归的……”
  他话声一顿,扬首道:“哪!那不是雄风来了!”
  稀疏的雾里现出一条影子,向这边飞奔而来,随后传来一声尖锐的呼声:“你不要走,你不要走!”
  关梦萍眼光锐利,一眼便望见那飞奔而来的人是百里雄风。
  那张英俊而有性格的脸庞上带着惊惶的神情,一落入她的视线,使她的心跳立刻加速,内心荡澎湃不已。
  “雄风!”她的泪水立即充溢在眼眶里,从心底发出轻轻的呼唤。
  十八年前,在大漠朝阳下,她产下了他,亲自用嘴唇咬断脐带的情景,又鲜明的映现在她的眼前。
  她喃喃地道:“雄风,我的乖儿!”
  百里雄风身形还在四丈之外,看到这边的空空大师,他的脸上立即现出惊喜笑容,呼唤道:“师父——”
  “雄风!”空空大师道:“什么事这样慌张?”
  百里雄风身形跃近,惊惶不定地道:“她疯了!”
  “啊?”空空大师已见那后面追来的人是一个满面瘤粒、披头散发、恐怖至极的女子。
  那女子肋下挟着一个黑袍老者,怒睁着双眼,动都不能动一下。
  空空大师心中吃了一惊,叫道:
  那个满脸瘤粒的女子恐怖地大叫道:“不要抛弃我,不要抛弃我!”
  关梦萍双眉一扬,看到百里雄风如此窘迫的样子,她冷哼一声,身如柳絮,飘然飞起,落在那女子身前,挡住她的来路。
  那女子来势极为迅速,嘴里尚不停地嚷叫着,当她眼见百里雄风已停住身子,脸上浮笑,伸出右手,便待抓住他。
  手臂方始伸出,眼前倏地一花,关梦萍已面罩寒霜,落身在她面前,挡住了她的路。
  嘴里咿呀一声怪叫,她暴怒无比,那只伸出右掌宛如电掣般一转,斜斜向着关梦萍劈落,来势之猛与手掌所落之部位,似想置对方于死地。
  关梦萍冷峭地道:“好狠的丫头!”
  她左袖一拂,自袖底飞出一股激旋的劲风,舒卷而出,
  如云絮绕卷的袖子里,素手平掌扬空,如利刃般切落。
  双方的动作都是极快,如电光火石在黑夜里一闪,那女子惊叫一声,劈来的右掌已被飞去的大袖缠住。
  关梦萍那自袖里探出的手掌,也以更快的速度向那女子的咽喉切去——这一掌下去,任何人都无法逃得活命。
  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一声惊悸的呼叫自她身后响起:“妈!”
  仅是短短的一个字,但是这一个字对于关梦萍来说,有甚于千言万语。
  关梦萍常常听到宇文仇唤着她,但那毕竟不同,从百里雄风的嘴里发出的呼唤——这是她失落了十八的梦,汹涌不停,她的泪水立即在眼眶里滚动,整个身体也像被雷霆所震,动都不动一下。
  她那举起在空中的左掌,依然斜斜举着,没有劈落下去,直到那女子尖叫一声,拼命的挣扎脱开,方始醒了过来。
  “嘶啦!”一声,那个丑女撕破了缠在手上的衣袖挣脱开去,但是她用力过猛,以致身形连退数步跌倒地上。
  她左臂挟着的黑衣老者闷哼一声,被夹得龇牙咧嘴,出声大叫:“教主,救我。”关梦萍还没回头与百里雄风相见,已听到这声喊叫,她心神一震,这才想到被抓在那丑女子肋下的是海天双奇里的黑崎。
  “黑崎!”她扬声道:“黑楚呢?”
  敢情她不相信以海天双奇的武功,会败在对方这个女子手下。
  黑崎悲愤地道:“黑楚被她生生撕裂,掏出心肝而死……”
  那压在他身上的女子猛然跳起,骇惧地道:“不,我没有做。”
  黑崎身子一转,也跟着一跃而起,大叫道:“就是你杀的,你好毒的心……”
  那丑女的眼睛发直,死死的盯着黑崎,喉里发出一声低吼,目中闪现出一丝碧绿的光芒,长长的头发倏地高高竖起,全身衣衫一阵波动。
  她这种怪异的情形只有两个人知道是怎么回事,黑崎恐惧地睁大双眼,喃喃地道:“她又疯了,她又疯了……”
  百里雄风扬声大喝道:“宇文梦,不可这样。”
  那丑女人浑身一震,目中绿光一齐敛去。愣愣地侧过身来,望着百里雄风,突然掩脸痛哭起来。
  空空大师和佛颠和尚两人并没见过宇文梦原来的容貌是何等美丽,可是关梦萍从宇文梦生下起来,便一直看着她长大。
  她何曾想到那美艳夺目、有沉鱼落雁之容貌的宇文梦,此刻会变成这等模样?
  这种两个极端的印象映进她的脑海,使得她不敢相信亲眼所见到的事实。
  她疑惑地问道:“真是宇文梦?”
  宇文梦身子一颤,放声大哭,大哭声里,她那满头长发又一齐竖起。
  百里雄风晓得她的神智又受到刺激,这时毒液流入脑中,对于过去一切的事情都会记不清楚,只能把握住心底一丝的好恶之感来杀人。
  刚才他亲眼看见宇文梦以不可思议的武功,击败黑楚,并将之分尸碎骨,裂肠刮肚的噬食她的心肝……
  一想到那可怕的景象,他的汗毛不禁倒竖而起,颤声道:“宇文梦,你不能再杀人了!”
  黑崎被宇文梦那碧绿而邪异的眼光一凝住,心中早已发毛,害怕不已,这下被百里雄风一叫,更提醒他潜意识里逃跑的意念。
  他默不吭声,掉过头便飞奔而去。
  宇文梦一见黑崎逃跑,长吼一声,双手张开,十指如勾,飞身跃起空中,似一只硕大的蝙蝠展着两翼飞去,疾快迅速,骇人之极。
  那黑崎还没跃出七丈之远,头上风声急响,便已被宇文梦追及。
  他身形一顿,怒吼声中,双掌一兜,用尽力量往上一推,狂飙卷起一地灰沙向宇文梦撞来。
  蒙蒙的灰沙扬起,视线暂被遮住,在场数人并没看清宇文梦下扑之势,只听弥漫的灰沙里,传来了黑崎绝望的呼叫。
  关梦萍忍耐不住,便待飞身扑去,可是她身形甫动却被百里雄风拉住,道:“妈,别去!”
  关梦萍回头问道:“为什么?”
  百里雄风唏嘘道:“她身上有毒……”
  话声未完,被黑崎的惨厉叫声打断,他抬头望去,只见宇文梦十指如钩,拉位黑崎的双臂,像撕裂纸偶般的拉下来,放在手中玩弄,嘴里不停地吃吃怪笑。
  这是一幕多么惨酷的景象!
  空空大师双眉皱起,瞑目合掌道:“阿弥陀佛,我佛请原宥老衲又动杀机。”
  他一撩袈裟,便待往前走去,阻止这残酷的情形继续下去。
  百里雄风心中一惊,连忙喊道:“师父!”
  空空大师怒目侧视,道:“她已成了毒人,岂能留她在人世上?”
  百里雄风哀求道:“师父!请您老人家看在徒儿的份上,饶了她吧!”
  空空大师道:“饶了她?你知道天下有多少人将会受她的害?”
  百里雄风心痛如绞,双膝跪地,道:“这都是徒儿害得她如此……”
  关梦萍实在不忍黑崎死了后还要被分尸,她瞥了跪在空空大师面前的百里雄风一眼,也不明白他如何会说宇文梦变成这副样子,是他所害的。
  她叹了声道:“我去阻止她——”
  “不!”百里雄风悚然道:“妈!你别伤害她!”
  关梦萍垂怜地道:“孩子,做娘的怎会伤害她?”
  她心里突然掠过在伽音庵之前,伤害梁倩雯的情形,一丝淡淡的歉疚之意浮现在脑海里。
  她暗忖道:上天对她也真够残忍了……
  她自己被命运玩弄得够了,所以晓得在命运之神的手掌里挣扎的人是何等痛苦?
  轻轻的摇了摇头,她脚下一动,飞身跃了过去。
  百里雄风眼见关梦萍飞身跃去,他的心神一阵激动,立身而起,扬声道:“娘!”
  关梦萍闻声驻脚,问道:“孩子,又有什么事?”
  百里雄风看了仰首望天的空空大师一眼,目光掠过呆呆站立的佛颠和尚,最后凝注在七丈外,玩弄着两条断臂的宇文梦脸上。
  每一次望见她的脸,他都不禁深深为之抽痛。
  关梦萍看自己的儿子那充满遗憾之情的眸子,与那痛苦抽搐的脸孔,心里已隐隐觉察出他对宇文梦的感情。
  她暗忖道:莫非雄风真爱上了她?
  百里雄风痛苦地道:“还是孩儿亲自去劝她,她唯有听到我的声音,才不会发疯……”
  关梦萍想要问她为何会变成如此的原因,可是话到嘴边,不知为何便忍住了。
  百里雄风一步一步地走过去,柔声道:“梦妹,你别害怕,是我……”
  宇文梦坐在地上,满脸嘻笑的抓着黑崎的胡子,一根一根的拔着,一面拔着,一面不停的数着捏在手里的胡子。
  可是她却数不到十位数,脑筋便已紊乱,又得重新数过。
  她不停地数,也不停地有错误,以至她左手抓了一大把拔下的胡子,嘴里所念的依然只有一二。
  百里雄风才走了三步,眼泪便已簌簌流下,他想到以前的她聪颖美丽,心里便像被利刃片片分割,痛得直打哆嗦。
  此刻苦是毒神重新活过来,他定会将他碎尸万段。
  他缓缓走了过去,柔声唤道:“梦妹,是我来了!哪,你看看!”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下一篇:第二十三章 世外桃源
上一篇:
第二十一章 天龙叹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