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二十七章 美梦破碎
 
2019-11-07 11:30:59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梦儿!”
  百里雄风低声呼唤着,无限柔情的面对着昏死过去的宇文梦……
  然而他看到的却是掩藏于锦被底下的身体,那蜷曲的躯体正骇怕得微微颤抖……
  “哦!”他悲叫道:“梦儿,你别害怕!”
  俯腰将锦被掀起,他将她那娇柔的躯体抱起,怜爱地道:“我在这儿,梦儿,你的雄风哥哥在这儿……”
  轻抚着她的秀发,他缓缓掀开蒙在她脸上的锦被,无限亲昵的将自己的脸凑了上去。
  目光一闪,浮现在眼前的是乔天碧那羞红的脸,他大惊失色,全身打了个颤,道:“原来是你!”
  一刹那间,他已将记忆的层次鲜明的分辨出来。
  宇文梦丧失了美丽的容貌,在他心底一直是个最大的疙瘩,也是他一生所不能忘怀的遗憾。
  他认为她之所以变成那么丑恶,完全是他不该让毒神施出以毒攻毒,用毒性刺激生命中的潜力的方法……
  以致当宇文梦变成毒人时,他将这一切的罪过,都推在自己身上了。
  承担这么一份沉重的心灵负担,使他无时不能忘记这份责任。
  这样,他在这种心灵上的痛苦重压下,竟使他的肉体暂时解脱了激情的春药所加诸的刺激。
  “你……”他依稀可以想像出刚才自己兽欲大发时的情况,恼怒地道:“你这不要脸的贱人!”
  挥掌拍出,他结结实实的打了她一个耳光。
  乔天碧脚下一个踉跄,脸上现出五条红痕,被百里雄风那一掌之力,打得跌倒床下。
  她惊慌错愕地睁开泪眼,抚着左脸颊,呆凝地注视着百里雄风,不知道怎会演变成这种情况。
  百里雄风愧疚无比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喃喃道:“我真该死!我真该死!”
  他几乎不敢再对那美丽的胴体多投视一眼,虽然他体内药力尚未完全消失,但他已能克制得住了!
  精神上的创伤,能使人忘却肉体上的欢愉。
  百里雄风也不管自己小腹下充血的部位,似乎肉欲的冲动已经被他遗忘了,或者他所有的知觉都已麻木了……
  乔天碧的目光自他的脸上挪开,落在他小腹下突出的部分,暗忖道:“是什么力量使得他竟能压抑下这样强烈的药性?
  她想了许多的理由,依然没有想出是什么原因,能将他从熊熊欲火中释放出来。
  百里雄风剑眉一扬,喝道:“你这样的望着我做什么?”
  他咬牙切齿恼怒地道:“我真恨不得杀了你!”
  乔天碧恼羞成怒,霍然一跃而起,扑向百里雄风,尖叫道:“你杀了我吧!我不想活了!”
  百里雄风见她扑来之势有若疯狂,根本毫无架式招术可言,仅是人类最原始的抓、攫、撕、咬。
  他闪身移位,反手一掌挥出,往她背心拍去。
  这一掌之势沉重至极,只要拍落她的背心,必能将她击毙无疑。
  可是当百里雄风掌式尚未劈落,一眼瞥见她那带着泪水的脸孔及那五条鲜红的掌痕,心中涌过一丝不忍之感。
  “唉!”他暗忖道:“我又何必置她于死地呢?
  这个念头泛过脑际,他手掌一沉,转了个小弧,卸下大半力道,一把抓住她的左臂,顺着她扑来之势,往后轻轻一拉。
  乔天碧啊哟一声,卧倒地上,可是她身形毫不停滞,方一落下,立即便翻身跃起,指掌齐施,又往百里雄风攻到。
  她这下突然施出本身绝技,在百里雄风毫不提防下,连攻六招之多,招里套招,式里套式,全是狠辣毒绝的招式。
  百里雄风退后两步,双臂半曲,封隹胸前空隙,见招拆招,见式破式,解卸对方凶猛狠辣的攻势,转眼便占了上风。
  他身子一斜,左掌平伸搭出,自对方空隙探进,封住她续进之势,沉声喝道:“乔天碧,你还不住手?”
  乔天碧披头散发,骠悍地踢出一脚,道:“今天不是你死,便是我亡,还罗嗦什么?”
  百里雄风闪身避开,怒道:“你非要我将你杀死?”
  乔天碧尖笑道:“我死了还比活着好!你尽管杀死我好了!”
  她脸上挂着泪痕;身上披着的轻纱已经被百里雄风撕去,赤裸着手臂和大腿,胸前仅围着一个红肚兜,充满诱惑的向百里雄风攻到。
  那份令人怜爱与动心的美丽胴体随着她飘身而上,泛出白色的莹光,散放出淡淡的幽香,扑进他的鼻息里,使他为之困惑不已!
  百里雄风几乎出不了手将她杀死,可是一想到她那可恶的行为,又恨得他牙痒痒的。
  偏偏这时乔天碧好似已晓得他不会杀死自己,便改变了
  策略,尽量以自己的身体作武器,向他进行另外一种攻击。
  百里雄风可以感受出她愈来愈令人心悸的举动别有用意,他冷哼一声,忖道:“我百里雄风不是轻薄男儿,仅仅这一点诱惑我还能够抵挡得住,随她怎样诱惑……
  他这个念头还没消失,便已感觉到被自己压制下去的欲火,像是被人扇动,又蓬然勃起。
  “不好!”他心里暗叫,神智又渐渐模糊起来,一阵一阵的冲击,使他的思想慢慢迟钝。
  他连劈了两掌,吁了口气,忖道:“若是我在一盏茶的时间内寻不到解药,那么我必然会再度陷身欲海,不能启拔,那时清白受辱,我将来还有脸做人么?
  他厉声道:“乔天碧,你说出这香气的解药,我便饶了你!不然……”
  乔天碧冷嗤一声,道:“你杀了我吧!我也不想活了!”
  “好!”
  百里雄风力道一沉,施出“天机十四神剑”,以臂作剑,掌刃伸得笔直,须臾之间,连发两式!
  那虚幻神奥的剑法一出,立即便像在面前叠起层层山岳,守得严密无比。
  乔天碧发狂般地猛攻而去,倏然发觉眼前人影消失,只剩下一座掌山臂林,没有丝毫空隙可让她跨前一步。
  她愕了一下,不知该如何是好,眼前掌风呼啸,百里雄风已点住她的“志堂穴。”
  全身一麻,她再也无力动弹,一跤跌倒于地。
  百里雄风咬紧牙关,抓起乔天碧,厉声道:“你说不说解药在哪儿?”
  乔天碧嚅动了一下唇角,想要说话,却又闭上了嘴,闭上了眼睛,不理睬他。
  百里雄风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沉声道:“你不说出来,我就将你这条手臂扭断!”
  乔天碧浑身一颤,缓缓睁开眼睛,道:“你怎样逼我,我是不会说出来的!”
  百里雄风一挫掌,打了她一个巴掌,怒喝道:“你敢再这样说?”
  乔天碧泪水如同泉水涌出,脸颊上被打之处很快就肿了起来。
  她哽声道:“你打死我好了,我绝不说!”
  一蓬蓬火焰燃烧起来,百里雄风可感觉出丹田的欲火在燃烧,他面对这骠悍的女子,真是没有办法可想。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够抑制多久!他暗暗又忖道:如果现在出去,万一药性发作,岂不是比禽兽还不如吗?
  犹豫再三,使得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紧抓着乔天碧的香肩,他竟忘了放开她。
  她睁着泪眼仰望他那张英俊的脸孔,心中爱恨交集,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忖道:“我为何如此的爱他,难道只是因为他俊美的外貌?或因他另有一种使人心动的风仪?”
  想到他对自己的粗鲁,心里一阵难过,她忖道:也许是我贱!我竟然对他的粗鲁能够原谅,能够忍受,而依然不变我的爱意。
  她在奇怪,以自己如此美妙的胴体、如此美丽的容貌,
  竟不能够使他动心,而自己的妹妹那样黝黑,却能使他处处为她着想。
  像她这样对爱与恨都有强烈感情的人,平时便以为自己较乔天漪为优,此刻不能获得百里雄风的眷爱,使得她心中泛起强烈的妒念。
  “如果我不能被他爱!”她暗自又道:“那么我便不让任何女人得到他!”
  百里雄风全身火热,每个毛孔都像要喷出火,脑中的一切思绪都渐渐熔毁,只留下一个念头,他猛然一震,道:“乔天碧,我给你最后一点时间,那解药何在?”
  乔天碧睁大眼睛,木然望着他,没有理会他的话。
  百里雄风眼中射出烁亮炯炯的目光,目光中包含情欲痛苦挣扎的情绪,他默默凝望她一眼,鼻中冷峻的一哼,道:
  “你真的不告诉我?”
  没有得到答复,乔天碧依然恨恨的盯着他,没有吭出一声。
  心里一狠,百里雄风双手一拉一卸,硬生生将她右臂关臼错开。
  乔天碧全身哆嗦,痛彻心肺,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百里雄风急促的喘了两口气,颤声道:”不是我要如此,我绝不能中了你的毒计!”
  乔天碧冷笑道:“你是逃不了的,无论如何都逃不了……”
  她的话声是如此坚定,像钢铁般不容人敲碎。
  百里雄风大吼一声,恨恨地打了她一计耳光,厉声道:
  “任何危厄我都逃得了!你别看错我!”
  乔天碧吐出一口鲜血,狠声道:“老实告诉你,我燃的
  香是有名的“绮梦销魂香”,若是没有得到交合的机会,必将全身血脉崩裂而死!”
  “不要脸的女人!”百里雄风吐了一口唾沫在她脸上,心头不禁一震,那种本能的冲动,又跟蛇样窜动,是如此的激烈。
  乔天碧倔强地忍住了这份羞辱,继续道:“你尽管怎样
  侮辱我,也还是会跪在我的脚下,因为没有人能抗拒得了……”
  “哼!”
  百里雄风双手一卸,又将她的左臂关臼错开,沉声道:“你要想我向你投降,我便要你受不了……”
  乔天碧双臂关臼被卸,痛得满头汗珠涌出嘴唇也不停打颤,但她却依然倔强的挺住了。
  百里雄风痛苦的咬着自己的嘴唇,恨恨地把她往地上一摔,不再追问那“绮梦销魂香”的解药了。
  他要趁着药性第二次发作之前离开这个屋子,离开这个强烈的诱惑,否则他将永劫不复。
  “与其抹杀良心,抹杀一切羞耻地活着,还不若一死来得好!”
  他心中突然泛过这个念头,打开抽屉,将装着毒药的红瓶子拿了出来,放在怀里。
  目光在室里一扫,他四下搜寻着出去之门。
  但是这个室内只有一个木门通往浴室,竟没有第二个出口。
  他焦急地敲打四边墙壁,希冀发现启开这个门户的枢纽,然而他却发现四面的墙壁是如此的坚固结实,没有一点空隙。
  乔天碧笑道:“你不会找到门出去的……”
  百里雄风怒喝道:“闭上你的臭嘴!”
  他握紧双拳,沉声道:“如果我找不到门,我就打出一个门来!”
  这句话是何等豪迈、何等意气!世上有多少人,会在前面无路可走时,豪迈地道:“如果没有路走,我就打开一条路来!”
  这就是对生命的强烈抗拒,对命运的强烈反抗。
  唯有这种人,才能高傲地站立着,不被一时的困难所打倒,不被一时的危厄所击败。
  也唯有这种人,才能昂然面对命运,才能做出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
  乔天碧被他那豪迈的语气所慑,感到一阵心悸,暗忖道:大概天下的女孩子所追求的便是种大无畏、勇于对抗命运的男子汉,这种顶天立地的气概正是使人心动的最大原因。
  这种强烈的爱意一起,随之而来的是更强烈的恨意。
  她悲伤地忖道:为什么他不属于我?为什么?
  于是她发誓要获得他——不管是残缺的或是完美的。
  百里雄风何曾想到她会这样的想。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上一篇:第二十六章 逃出黑牢
下一篇:第二十八章 绮梦销魂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