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四章 鬼手天王
 
2019-11-06 19:54:05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萦绕不绝的音韵,似乎在为那些行走于黄昏细雨里的孤魂幽灵发出低低的召唤,温柔的抚慰……
  白晓霞仅听了一会儿,整个心灵便已沉入笛音之中,随着幻化神妙的笛音,而变化着自己的情绪。
  “霞儿,敛气抱元,宁神守一,勿为笛音所惑!”
  绝尘居士眼见白晓霞目光呆滞,脸色不时变幻知道她已被笛声所惑而坠人幻境里,故一掌轻按在她的背心,并在她耳边沉声提醒了两句话。
  白晓霞心头一震,赶忙收敛起摇摇欲飞的心灵,盘膝坐下,宁神静气,守住元神。
  绝尘居士颔首忖道:风儿天质颖悟,已能了解在笛声中加入真气,而用心灵去吹奏它,真不负我一番教诲!
  他的脸上浮起一层笑意,目光慈祥地从百里雄风身上扫过,落在断崖之下。
  突地——
  他脸上笑容一敛,目中射出炯炯神光,双眉斜斜飞起,颔下长髯无风自动,大喝道:“风儿别吹!”
  喝声中,他全身衣袍高高隆起,虚空跨步跃出,有如天马行空,斜斜跨出七丈,往崖下落去。
  百里雄风被那一声大喝所惊,微阖的眼帘迅捷地睁了开来,只见山崖下的斜坡上,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一个满身血污的人。
  坡下四个身穿黑色紧身衣衫、面上各蒙着一块银灰色面巾的武林人物,正自后追赶而上。
  他见此情形,连忙一振双臂,斜斜飞出四丈,横跨出两大步,落在草坡之上。
  绝尘居士已扶住那满身血污之人,伸手撩起那人脸上覆盖的乱发,沉声道:“果然是你这畜生!”
  那个满身血污的中年汉子睁开血红大眼,望了绝尘居士一眼,惨呼道:“爹爹……”话声未了,便昏死过去。
  绝尘居士五指如飞,连点那人身上十二大穴,一挪那人牙关,迅捷地将一颗丸药塞进他的嘴里。
  百里雄风目光闪处,见到绝尘居士那焦急惊怒的表情,又听到那垂死大汉的呼叫,心中一震,也没多想,脚尖点处,飞身跃起七尺,朝那四个蒙面人扑去。
  他身在空中,喝道:“何方鼠辈,竟敢侵犯日月山!”
  绝尘居士扬声道:“风儿,别留一个活口!”
  百里雄风从未见绝尘居士如此愤怒过,竟要自己将这四人全都杀死。
  他的眼中闪出一丝煞意,身形甫落,手中七孔笛已幻起一道血影,疾扫而出。
  那四个蒙面大汉怪叫一声,身形陡然分开,四面盾牌一举,往上挡来。
  他们四人动作一致,盾牌银光闪烁,风声呼呼,像是几块银色的钢板凭空自地面升起,挡住了对方下落之势。
  百里雄风冷哼一声,双足一曲一伸,蹬在那四面盾牌组合的光影间隙而进。
  “呃——”一声闷哼,一个大汉已被血笛击中眉心而死。
  百里雄风脚下一转,七孔血笛带着尖锐的声响;回绕全身,血影荡漾,像水珠似的进溅而出。
  “叮!叮!叮”三枝金剑刚被那三个大汉拔出,便被百里雄风一式“弥天血影”击得脱手飞去。
  三道金光射向空中,一条血影平扫而落,颤动的笛影里,传出两声惨叫,又有两个大汉仆倒于地。
  那仅剩下的一个蒙面人吓得面无人色,反身便走,一步踏空,向坡下滚去。
  百里雄风眉心之中的红痕充血,好似一颗嵌在额上的红宝石,闪闪发光,他沉声喝道:“亡魂野鬼住哪里逃?”话声甫出,身形已如闪电般掠出丈许,向那滚下山坡的蒙面大汉扑去。
  风声飒飒,人影横空,那大汉头一昂,已见到百里雄风像凶神恶煞般地手持血笛飞扑而至。
  他的眼中射出恐怖骇惧的光芒,厉叫一声,举起盾牌猛砸而出,迎向百里雄风的脚胫削来。
  “嘿!”百里雄风腰背一弓,左掌一撩,抓住盾牌边缘,往外一挥,血笛点处,已击中大汉眉心。
  那面盾牌平飞出六丈开外,砰然一声落在草地上,映着阳光,闪出一片流淌的银光。
  百里雄风身在空中便已将那名大汉杀死,身形一落,正待返身跃回坡上去,查看那满身血污的人。
  就在刚要返身之时,林中突然传来一声沉喝:“好毒辣的手段!”
  百里雄风剑眉一轩,喝道:“是谁躲在林中?”
  枝叶一响,一股阴寒的劲风,疾撞而来。
  百里雄风只低喝一声,手腕一抖,血笛尖端颤起一圈圆弧,迎着那股劲风,身形如泥鳅般地钻进树林之中。
  那阴寒的劲风有如被利剑划开,以血笛为轴心,从他身子两侧滑开,百里雄风踏进林中,一眼便看到一个枯瘦如柴、身穿绿袍、乱发披面的怪人,贴身在一株大树边。
  “嘿!”那绿袍怪人惊讶地道:“这是‘乾坤分化’之式!”
  百里雄风冷声道:“你的眼珠没有瞎掉!”
  绿袍怪人头上乱发倏地根根竖起,露出一张青渗渗的马脸来,怪叫一声,双掌交劈而至。
  百里雄风血笛一举,啸声乍起,一片笛影洒出。
  “啪啪”两响,血笛正好击中对方虎口,绿袍怪人嗥叫
  一声,左掌收回,右手变掌为爪,五指箕张,往笛上抓去。
  百里雄风手腕疾振,笛尖疾点对方脉门,血影幻化里,斜指对方胸前三大要穴。
  绿袍怪人恻恻一阵怪笑,那张开的五指突然变得漆黑如墨,指尖留着的长长指甲陡然弹伸而出。
  他那卷起的指甲刚刚弹出,腕脉已被百里雄风的笛尖击中,右臂立即垂了下来。
  眼前血影弥漫,异啸之声刺耳,他痛苦地呻吟一声,死命地挪身后移,想要避开绕身笛影。
  血影陡然没去,绿袍怪人惨叫一声,飞出六尺,撞在一株大树之上,萎顿落地。
  百里雄风探入对方空门的血笛已将他“锁心”、“志堂”两大穴道闭住。
  冷煞残忍之色聚于眉梢,百里雄风低头看了看手臂上被对方指甲划过之处;冷哼一声,向前走了两步,足尖一伸,将那绿袍怪人的头颅踏碎。
  脑浆和血水流出,浸入潮湿的泥土中。
  杀气逐渐自眉宇间隐去,百里雄风愕然望向地上的尸首,看到那惨厉的死状,心头不禁一惊,忖道:他被我点中死穴,本已再无活命的可能,我又为何要将他如此处死?莫非我真的杀孽很重?
  他怔立半晌,忽听到身后风声微响,连忙一个大旋身,血笛横在胸前。
  “是我!”白晓霞惊道:“风哥哥,你怎么啦?”
  百里雄风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只不过初次杀人,觉得有点恶心。”
  白晓霞道:“爷爷唤你去。”
  百里雄风这才想起那个满身血污的人,急忙问道:“那个受伤的人呢?”
  白晓霞眨了眨眼睛,道:“他受伤好重,爷爷要用内功替他保住心脉,不让其断去,我不晓得他是谁,害得爷爷那么慎重,生怕他会死去一样……”
  百里雄风暗自叹道:你又怎晓得他可能就是你的父亲啊?
  他于襁褓之时被空空神僧抱来日月山,从懂得人事之后,便只见过白晓霞的母亲,从没见过她的父亲,而绝尘居士也早就说过他唯一的儿子已经去世。
  所以现在突然出现那个身受重伤的人,虽然曾唤绝尘居士一声爹爹,百里雄风却依然不敢肯定他就是白晓霞的父亲。
  他沉吟半晌,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只好道:“晓霞,走吧!”
  他们两人越过山坡,飞跃上断崖,只见绝尘居士脸色跎红,右掌贴在那人胸前,左掌罩在他的头顶,盘膝坐在崖上那块平坦的青石上。
  百里雄风一见便知道绝尘居士要以道家的“太清真气”替那人疗伤。
  默默地持续了一会,绝尘居士吁了口气,缓缓地收回手掌,他的脸上一片惨然,眼中隐隐浮现泪光。
  百里雄风心头一震,问道:“老前辈,他是否有救?”
  绝尘居士茫然望着百里雄风,摇了摇头。
  百里雄风双眉蹙起,转首道:“晓霞,你先回庄里去,把白福、白右唤来……”
  绝尘居士晓得百里雄风的用意,沉声道:“顺便到爷爷房里去,把‘寒漓丹’拿来。”
  白晓霞还待说话,绝尘居士已厉声叱道:“快去,听到没有?”
  白晓霞眼眶一红,掉转身子便往庄里飞奔而去。
  绝尘居士望着她的背影,叹口气道:“唉!我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严厉对她……”
  百里雄风追问道:“老前辈,他难道没有救了?”
  “天下无人能够救他了!”绝尘居士摇了摇头,道:“他中了六种巨毒,再加上经过连日奔跑,又复遭到袭击,全身外伤有十七、八处之多,内腑已经糜烂……”
  他话声低哑,强忍住眼眶里的泪水,喃喃道:“亏他还记得回返日月山。唉!整整十五年了。这十五个年头里,我日夜都盼他能回心转意,摆脱那个女人,返回我的身边,可是我等了十五年,他竟是这个样子回来……”
  这个被天下武林视为第一奇人的绝尘居士,一向刚强威猛,从没流过一滴眼泪,就是十五年前他将自己唯一的爱子赶出家门时,也不曾流泪。
  而现在眼见这个在外流浪了十五年的儿子,身受如此重伤,眼看着就要死去,再无人能够救治得了,他的眼泪,也不由夺眶而出,滴滴在衣襟上。
  英雄有泪不轻弹,只缘未到伤心处,真正伤心的时候,谁都会垂泪……
  百里雄风默默地望着这痛失爱子的英雄,心中有着无限的感触,脑海里思绪紊乱,充满了伤感哀悼之情。
  蓦地,绝尘居士一把抓住他的手臂,道:“你是被谁抓伤的?”
  百里雄风一愕,目光落在刚才被绿袍怪人抓伤的五道手爪痕印上,道:“这是刚才在树林里碰到一绿袍……”
  “毒龙爪!”绝尘居士狠声道:“这是毒神祈灵灵的功夫,哈哈!祈灵灵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对日月山庄的少庄主下此毒手,我要剥了你的皮……”
  百里雄风诧异地道:“可是风儿并没有觉得怎样。”
  绝尘居士道:“你经过我以魔宗‘淬骨’之法淬练之后,早已百毒不侵……”
  他脸上涌起杀意道:“那绿袍人呢?”
  “已被风儿杀死了。”百里雄风看了绝尘居士之子一眼,道:“您老人家何不解开他的穴道,问问他……”
  绝尘居士黯然道:“他穴道一开,立刻便会死去。”
  百里雄风沉吟了一下,道:“难道天下就真的没有药可以治好他?没有任何人能……”
  “混账!”绝尘居士大怒道:“若是有药能治,我还要你说么?”
  百里雄风一愕,默然垂下了头。
  绝尘居士话说出口,方始察觉不对,他歉然道:“老夫心里犹如火焚,说话难免失态,希望你不要介意。”
  “风儿绝不会介意的!”百里雄风喃喃道:“我能够了解身为父亲的心情……”
  绝尘居士咬了咬嘴唇,道:“老夫无论如何,也要问出那残害他的恶贼是谁!”
  他目射奇光,宏声道:“虽然他是我逐出家门的逆子,但他既是白家的人,天下便没有人可以欺负到日月山白家人的头上……”
  指掌交挥,解开那人已闭住了的十个穴道,单掌一按,轻轻贴在那人背心的命门穴上。
  一股真气自他的掌心发出,疾穿过“尾间”,冲撞到丹田,然后停留在那人的“气海穴”里。
  这种冲穴之法极为危险,稍有不慎便将致人于死,可是所收效果却是极大。
  那人脸上泛起一阵淡淡的红晕,张开眼睛,凝注在绝尘居士的脸上,两颗晶莹的泪珠,自他的眼眶里滚了出来。
  绝尘居士颤声道:“浩儿,是谁这般毒辣,将你……”
  白浩那两片紫色泛白的嘴唇动了一下,道:“孩儿对不起您,请原谅……我……”
  尽管强忍着,也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绝尘居士老泪纵横,问道:“你说是谁使你变成这样?让为父的替你报仇!”
  白浩声音低弱,道:“是天心教……”
  “天心教?”绝尘居士道:“是哪些人组成的?他们的教主是谁?”
  白浩痛苦地摇了摇头,艰辛地道:“海心山……祈灵灵……星宿海海天……”
  他的瞳孔放大,目光散乱,喘了两口气,道:“我想要……见晓霞一面……她……”
  绝尘居土目光如火,追问道:“你那姘头呢?我是说那胡媚娘呢?她怎么了?”
  白浩脸上肌肉抽搐,颤声道:“她……鬼手天王……”
  话未说完,喷出一口乌黑的血水,无力地垂首死去。
  目光茫然凝望着穹空,绝尘居士喃喃低语道:“你去了,
  终于先我而去,白发人送黑发人,伤心泪断肠……”散了发髻,任由满头白发披在肩上。
  他捧起白浩的尸体,转身踉跄地向庄里走去,苍茫的白发被微风吹起,飘拂身后。
  微风里传来他悲怆的声音:“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夜来风叶已鸣廊,看取眉头鬓上……”
  百里雄风缓缓举起血笛凑在唇边,吹奏起那曲未完的“安魂曲”。
  悲怆凄凉的笛声,像是夜枭的哭泣,袅袅缭绕于空中。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上一篇:第三章 白驼山主
下一篇:第五章 告别师门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