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五章 告别师门
 
2019-11-06 19:55:00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怀着满腹的疑问,百里雄风自丹房里走了出来,他脑海里萦绕着刚才空空大师所说的话。
  空空神僧一连串的奇怪举动,与莫测高深的话语,使他为之困惑不已,尤其仅仅在半个时辰内,便决定要他下山。
  为此种种,百里雄风的双眉一直紧蹙,舒展不开,他转过中堂,来到绝尘居士为他儿子所设的灵堂前。
  那白幛环围、香烟缭绕的灵堂里,此刻正有一个人在默默地凝望着幛上所写的一幅挽联。
  烛光跳动,人影摇曳,百里雄风一踏进灵堂,陡然被摇动的人影所惊,脚下一顿,喝道:“什么人?”
  话声喝出,他才看清楚那坐在凳子上呆呆望着白幛的人竟是白晓霞,乃又道:“哦!原来是你!”
  白晓霞回头望着百里雄风,眸子里一片茫然之色,一时竟没有答腔。
  百里雄风双眉一轩,跨进几步,诧异地道:“晓霞,你怎么啦?”
  白晓霞这才有如刚自梦中醒了过来,定了定神道:“风哥,是你?”
  百里雄风望了望白幛上写着的挽联,恍然悟出白晓霞在发愣的原因。
  他心中一阵难过,忖道:她一向以为自己的父亲已死,倒没什么,这番她已死去的父亲竟又活着回来,转眼!再死去,若是她知道,岂不是悲痛欲绝?
  白晓霞站了起来,道:“你来得正好,风哥,我有一件事不清楚,要问问你。”
  百里雄风咳了一声,道:“这么晚了,晓霞,你还是回房去睡觉吧,别再说什么了……”
  白晓霞摇摇头道:“不!你非要给我说清楚不可!”指着幛幕上的挽联,念道:“悲浪子回头,时已晚矣!伤浩儿既去,岂不痛哉?”
  她念完,凝望着百里雄风道:“你告诉我,爷爷写这两句是什么意思?”
  “这……”百里雄风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白晓霞脸色一变道:“你若不告诉我,你就别想离开此地!”
  “哦!”百里雄风一怔,望着她那含着泪水、一脸凶狠的样子,摇摇头道:“你为什么跟我发这么大的脾气?有什么事可以问你爷爷……”
  他叹了口气,又道:“我今晚便要下山了,你为难我又有何用?”
  白晓霞浑身一震,急道:“你……你要下山了?”
  百里雄风还没有回答,门外传来白云鹗那苍迈的声音道:“风儿,你快去收拾行囊,老夫就在灵堂等你。”
  白晓霞闻声回头,只见绝尘居士不知何时已悄无声息的走了过来,站在灵堂门口。
  她叫了一声爷爷,哭着飞扑进绝尘居士的怀里。
  白云鹗眼望自己手写的挽联,忍不住老泪纵横,轻拍着伏在怀里哭泣的孙女,不停地轻声道:“乖孩子,别哭!乖乖别哭……”
  百里雄风呆望了一下,泪水泉涌而出,立即盈满眼眶,连忙举袖擦了擦眼角,快步奔出灵堂。
  十几年来身世不明,他心里原已悲苦无比,如今在这深夜之中,竟然又要他收拾行囊,离开这留有他无数记忆的地方,更使他黯然唏嘘,难过之极。
  等他收好行囊,襟前已被泪水沾湿,望了望室内的一桌一椅,投了最后的一瞥,轻轻将门扉关上,走向灵堂。
  哀哀欲绝的抽泣之声,自掩着脸跪在地上的白晓霞嘴里发出。绝尘居士双眉紧皱,红红的眼睛怔怔地望着棺木出神。
  跳动的烛光映在他的脸上,使得那一条条的皱纹更加清晰地显现出来。
  这情形落在百里雄风的眼里,不禁吃了一惊,忖道:师父从没现出像今天这种苍老衰弱之态,怎么竟好像突然老了三十岁,唉,丧子之痛当真如针锥心……
  绝尘居士长长地叹了口气,惨笑道:“这口棺木原是我替自己准备的,没想到先让给浩儿了!唉!何人能知我心?”
  他这话一出,白晓霞哭得更加厉害,百里雄风咬了咬嘴唇,道:“师父,徒儿已经收拾好了。”
  绝尘居士凝望他一眼,大袖一展,手掌中托出四颗金锞子,道:“这是八十两黄金,你拿去花用,刚才我已跟你师父说好,三年内你不要再回来了……”
  百里雄风刚接过金锞子,听到最后一句话,不禁一愕道:“师父,我……”
  绝尘居土挥了挥手,道:“当今武林群魔乱舞,我与霞儿不日也将下山寻访杀害她爹的凶手,此后如果有缘,我们会在江湖上相见……”
  他瞥了一眼已止住哭声、怔望着自己的孙女,缓声继续道:“我自与空空神僧较技落败后,曾在青城之北的一个古洞里,得到一部道家玄门居士留下的遗笈,因而改信道家心法,三十年来我虽会击败五大秘门高手,而赢得第一奇人之称,但我知道自己因为是从邪门入道中途才归于玄门,技艺并不精纯,绝不能担当天下第一奇人之名号。”
  他话声微微一顿,示意百里雄风坐下,继续道:“因此空空神僧将你送来日月山庄之时,言明只要老夫为你施以淬骨之法,并传你邪门绝艺,却不要老夫的道家正宗心法……
  咳!当时我不知他的用意如何,刚才经他说明,始明白他是要从最高门径着手,将你造就成身兼道、佛、邪三门绝艺于一身之举世奇才,以确立你天下独尊的地位。”
  百里雄风眼里射出流连炽热的光芒,一种豪迈威武、雄视天下之态,突然显现在脸上。
  绝尘居士凝望了他良久,感慨地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今后的天下要靠你们这一代了,我毕竟是老了……”
  目中掠过一丝黯然之色,他挺了挺胸,道:“你就这么下山去吧,唉!我本想等天明之后,再让你走,可是你那老和尚师父却硬要你趁黑下山,我想你赶到东香哈之时大概是天刚亮……”
  白晓霞自哭泣中抬起头来,睁着那红肿的眼睛,怔怔地望着百里雄风,突然失声道:“风哥,你真的要下山了?”
  百里雄风只觉一股淡淡的惆怅涌上心头,使得他为之哽塞,难以开口说话,闻声仅是默默地点了头。
  白晓霞脸上掠过惊惶之色,无力地垂下头去,喃喃地道:“你真要走了,这么匆促……”
  绝尘居士道:“过两天我们也要下山,在江湖上自会相遇,你不需如此……”
  说到这里顿了顿,他又缓声道:“风儿,你尚须注意一点,便是当今天下尚有许多在江湖上无名之士,他们并不一定没有绝艺在身,只不过不喜欢展露于人前而已……”
  “徒儿明白师父您老人家的意思,是要徒儿不可自满,绝不能小视别人……”
  “唉!”绝尘居士深深地望了他一眼,道:“若非老夫深知一个年轻人必须投入江湖去历练一番,以增长他的经验与成熟他的智慧,那么今晚一定不叫你下山……”
  他站了起来,朗笑一声道:“老夫绝对不是那种不顾情理之人,霞儿,你代我送送你风哥哥,我要回卧房休息了……”
  百里雄风望着绝尘居士佝偻着那微弯的背,向门口走去,鼻子一酸,泪水夺眶而出,哽声道:“师父,徒儿这就别过了……”
  绝尘居土的脚刚跨出门槛,被这充满情感的声音唤得身子一颤,回头大声喝道:“咄!大丈夫除刚出娘胎时哭一次外,任何时候都不该掉一滴眼泪,你哭什么?”
  百里雄风擦了擦眼泪,望着老人魁梧而微驼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外,喃喃地道:“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可是,有谁能抑制住自己的情感?又有谁能在骤离亲人之际而不掉泪?”
  离愁别绪纷扰着他的心,直到白晓霞叫了他两声,他才从恍然中清醒了过来。
  “哦!”他提起行囊,道:“晓霞,我走了。”
  白晓霞拭掉颊上泪痕,淡淡地道:“爷爷命我送你一程……”
  望着白晓霞那张满是稚气的脸孔,百里雄风似乎从她眼睛里看到了一些什么,可是却又说不出究竟是什么。
  只是她那出奇的镇静,给了百里雄风一种成熟的感觉,他轻轻地道:“晓霞,你长大了……”
  骤然而来的变故,仿佛是一种强烈的刺激,促使她提前从十五岁的幼稚禁锢中挣脱出来,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道:
  “每个人都会长大的,不是么?就如同有生就有死,有相遇便有分离,丝毫都不能勉强的。”
  百里雄风见这平日被自己视为无知、浮浅、天真的小师妹,竟能够说出如此含有哲理的话,一时怔住,竟忘了回答。
  白晓霞拉了他一把道:“风哥,走吧!现在已经初更了。”
  百里雄风默默地望了她一眼,跨出丹房,向山下走去,自晓霞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一路土两人都没有说话。
  行完了一段长长的石阶,来到一条小径边,百里雄风停住脚步,侧身道:“你别送了,我就此下山……”
  月华透过稀疏的树枝,细碎的光影洒落在白晓霞的脸上,她那盈盈的秋水一阵漾动,低声道:“临别之时,希望能再听你吹奏一曲,也不知将是何年何月才能再见你……”
  百里雄风心弦一颤,道:“晓霞,你怎么说这种话,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
  幽幽地叹了口气,白晓霞摇摇头道:“就算我们很快便能再见,可是见面时你已不是现在的你,我也不是现在的我了。”
  她抬头望着被枝叶剪得破碎的月光,低声道:“谁又知道我们再见面的时候,又是什么样子?”
  缕缕离思,似是纠缠不清的蚕丝,萦绕在百里雄风的心头,迷惘中他默默地咀嚼着两句诗:“离愁恰似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唉!”望着怔愕中的百里雄风,白晓霞又叹了口气,道:“不吹笛子也罢,免得更增烦恼。”
  她眉尖微皱,道:“风哥,在你临走之前,我有一首歌送你,愿你常记心头,永不忘怀……”
  没等百里雄风说话,她已曼声吟道:
  “车遥遥兮辚辚,
  追思君兮不可忘!
  君安游兮西入秦,
  愿为影兮随君形!
  君依阴兮影不见,
  君依明兮妾所愿!”
  忧伤之中带着鼓励之情,像是重重海浪冲击着他的心,反复回荡在胸中,等他从震撼里醒来,已不见白晓霞站在面前。
  抬起头来,黑夜中一条淡淡的人影消失在树林里。
  怔立了一会儿,他苦笑了一下,回头对着朦胧的山影,低声道:“别了!日月山。”
  一声暗叹,他掉头飞跃下山。
  载着满天疏星,启明星已出现在天之一角,百里雄风远远望见东香哈那低矮的围墙在曙色中像是一只巨兽蹲伏在大地上。
  他放慢了脚步,迎着清凉的晓风走上那条古道,一夜的奔波,只在他的身上留下夜雾沾湿的痕迹,并没有带给他疲惫。
  望着右边的一座破败小神庙,他沉吟道:“现在天还未明,我不如先到那庙里去稍微歇息一下,等天亮之后,城门开了再说。”
  走上古道边的一条小径,他慢慢地走到那座颓败的神庙前。
  曙色苍茫之中,百里雄风只见庙门上悬着一块金漆剥落的横匾,从那褪色的字迹与满积的尘埃,可以看出这座庙已经好久没有人居住了。
  他推开那已蚀朽的大门,走到庙里,迎面一片潮湿腐朽的气息扑鼻而来,随着他的脚步,淡淡的曙光自他身后射进大殿。
  皱了皱眉头,他抬头看到墙上写着四个大字:“刘氏宗祠。”
  那排在供桌上的几十个牌位,此刻都因久无人打扫而缠满了蛛网,桌上更是堆积了厚厚一层的尘灰。
  百里雄风忖道:这刘氏宗祠大概是后代不肖,以致久无人清扫,沦落到这种样子……
  他四下打量,忽见大殿左右还有两个厢房,—格子窗棂上挂着串串蛛丝……
  “呀”地一声,百里雄风推开那有格子窗的木门,走进西厢房里。
  阴暗的房中,充溢着臭浊之气,迎面扑了过来。
  百里雄风目光一扫,看到屋内搁着七、八具棺木,阴森而又潮湿的感觉,使他有点毛发悚然……
  他闭住呼吸,望了望那些棺木,反身正待走出厢房,突然室内起了一声短促的“吱吱”之声。
  在这天色尚未大明,且又如此阴森的屋里,这一声轻响有如雷鸣似的撞击在他心头。
  百里雄风霍然返身,目中神光进射,凝望着那排棺木,沉声喝道:“什么人?”
  一阵低幽的泣声,仿佛来自九幽地府,百里雄风只见那靠里面的一具棺材起了“吱吱”响动……
  阴森的庙祠,潮湿的地气,以及成群的棺木,本足已使人心中冷飒飒的了,这时又加上棺材的吱吱之声,愈发使人胆为之寒。
  百里雄风凛凛地打了个寒噤,浑身毛发悚然,一股凉气自心底直泛上来。
  他脸色微微一变,闪身挪步,背脊贴在门扉边,将手中血笛握紧了些,凝神注视着那墙角缓缓向上移掀的棺材板。
  在寂静的厢房里,这种生锈的铁钉与木头磨擦的声音,特别清晰可闻。
  像是盲目的蝙蝠无法飞出黝黑的室内,一直窜绕在布满蛛网尘土的屋梁间一样,恐怖而阴沉。
  眼见那块棺材板一寸寸的升高,百里雄风目中射出的光芒也愈来愈犀利,愈来愈烁亮。
  自那颓朽的窗棂中射进的淡淡月光,投落在尘埃满积的棺木上。
  百里雄风暗忖道:这些棺木至少已搁在这里有一个月之久,未曾有人碰过,而那棺木里却有僵尸出现,这又是什么原因?莫非真是如传说之言,僵尸会因感生人之气而复活不成?
  就在他思忖之时,那块棺材板已砰地一声坠落于地,一个黑影缓缓地立了起来……
  百里雄风原先也很恐惧,这下眼见那个黑影自棺中出现,反倒不怕了。
  他把全身真气运行至饱和,预备在那棺中怪物一有动静时,立即予以迎头痛击。
  他刚打定主意,那棺中黑影已像是被一阵微风吹起,飘然而出,毫无声息地越过那并排横摆着的十余具棺木,落在窗棂边。
  月光如流泻的水银,洒进房内,照在那个由棺中飘飞而出的怪物身上,在地上拖出一条长长的黑影。
  百里雄风看得分明,那自棺中飞出的怪物是一个身披黑色轻纱、长发垂肩的女鬼。
  因为他靠在门边,便已感受到从那怪物身上发射出来的一股冷寒之气,加上那怪物体形轻巧纤细,所以他就暂时认定那是一个女鬼——如果是鬼的话。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上一篇:第四章 鬼手天王
下一篇:第六章 摄魂大法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