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二十三章 世外桃源
2019-11-07 11:25:07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百里雄风吓了一跳,来不及加以考虑,自鹰背上跃起,右手一抓,攀附在藤上。
  “唰”的一声大响,枝叶荡动,那只大鹰已经没入山壁不见。
  百里雄风的身子斜斜挂在壁上,定了定神,仔细一看,才知道在石壁上有一个很大的岩洞,因为那些浓密的山藤垂挂下去,将洞口遮住,因此刚才没有发觉到有这座山洞,以致慌忙跳下鹰背。
  他不禁为自己的这个行为感到羞惭,摇了摇头,他自嘲地笑了笑,目光转动,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视线所及,他顿时愕住了。
  敢情他所攀的这个石壁,仿佛从天外飞来的一块巨石,刚好卡在两座山峰的中间,悬空在山涧之上。
  俯视底下飞溅的水流,仿佛是自地底喷出的泉水,雪白的泡沫颗颗浑圆如珠,一条条游鱼隐现于潺潺流动的涧水里往来如梭,时时跳跃出水波之上……
  幽深而谧寂的峡谷里,琴音和着水声,再加上山风低吟,藤蔓晃动发出的沙沙之声,使得吊在石壁上的百里雄风呆住了。
  他暗暗忖道:天下真有这种幽美深邃的环境?若是在这洞里辟一石屋,壁上凿有石梯,那么隐居于此,岂不是个很好的陶情冶性之处……
  这个念头才一泛过脑海,他立即便想到字空大师的话。“唉!师父说我孽缘深重,还需经历许多劫难。”
  他深深叹了口气,道:“何况父仇未报,绝艺未成,对于梦妹的责任尚未交待清楚,我岂能就此归隐修养?”
  不过他却想不出谁会找到这等美好的洞府潜修,而且养了那么多的鸟……
  他抛下纷杳的思潮,换了下左手抓紧藤蔓,右足撑在壁上,昂起头来,只见蔓藤之下的四个朱红大字竟是古甲骨文,加上被蔓叶掩住,一时之间。倒没能认得出来。
  他正要拨开藤蔓仔细看看,突然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童音:“那是‘碧漪古洞’四个字,你不用再看了,看来看去还是互不认识,又有什么用呢?”
  这声音来得突然,百里雄风一怔,连忙循声一声,只见洞口站着一个六七岁的孩童。
  那童子身穿碧绿棉袄,下着湖绿的绸裤,脚上套着一双绣着老虎伏地的布鞋,头上扎着一个冲天小辫,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仰首凝望着他。
  百里雄风看到那童子叉着腰瞪着自己,不由笑了笑道:“喂!小弟弟,你……”
  他的话还没说完,那个童子嚷道:“喂!你叫谁小弟弟?
  谁又是你的小弟弟?我来问你,你跟个蜘蛛似的倒挂在那里干什么?是不是想要偷点什么?”
  百里雄风可真没想到这稚龄童子的嘴巴如此刻薄,竟说自己是贼,他笑了笑道:“天下有哪个贼会跑到这个穷山僻野来偷东西?那也真是天下第一大笨蛋了……”
  那童子嘴角绽起一丝笑容,却又强自被他压抑下去,鼓起个小嘴,道:“说得一点都不错,正有你这个大笨贼来这里偷东西,喂!大笨贼,你吊在那上面干什么还不下来?”
  百里雄风见到那童子硬装成一副大人的样子,却又忍住不笑,鼓起了个红润有如苹果的腮帮子,实在逗人喜爱。
  他笑了笑,也推想不出这个童子从何而来?以及为何住在这等奇险深幽所在?家中大人何在?他倒想逗一逗这个童子。
  他故意皱了皱眉头,为难地道:“这么高,我可不敢跳下去……”
  那童子看到他这副样子,再也忍不住了,卟嗤一笑,指着他道:“说你是个笨贼,可说得一点都不错,你不会攀着藤蔓慢慢下来么?哼!真是天下第一大笨蛋!”
  百里雄风伸了伸脚,故意一脚踩空,“啊哟”一声,吊在藤上,荡动了一下,没有再继续下去。
  “笨蛋!”那童子骂了声,道:“这么大的一个人,枉你长得这么漂亮,却连这么粗的藤都抓不稳,喂!你又是怎么爬上去的?”
  百里雄风自下日月山后,所遭遇的全是惊险之危,拼洒热血的搏命之斗,何曾有这么个机会可以与幼童逗笑,不用花费一点心机?
  “我可不记得怎么爬上去的。”他故意装成一副为难的样子,道:“喂!你快告诉我一个办法;怎么才能下去,不然我一个失手,便会跌进山涧里淹死的!”
  “淹死你这笨贼活该!”那童子恨恨地骂了一声,可是却又不忍见到百里雄风跌死,搔了搔后脑袋,道:“你等一等,我进去把姊姊叫来,忍耐一点,千万别跌下来!”
  他返身朝里走去,隐没在洞里。
  百里雄风淡淡一笑,飘身落在洞中。
  眼前出现一道淡淡的珠光,他定晴望去,只见这个山洞是被人工开凿出来的,洞壁之上留满了斑斑斧凿之痕,在洞壁正中嵌着一颗浑圆的大珠。
  那颗明珠足有鹅卵大,泛着一层蒙蒙的光芒,照射着洞内纤毫毕露,可见价值匪浅。
  百里雄风恍然忖道:哦!怪不得那个童子会说我是贼,敢情这洞中主人确实是个富豪?
  他缓缓向里面走去,仅仅走了不到十丈,便已看到内洞洞口挂着几根蔓藤,耳边的泉水声愈来愈大……
  拨开掩在洞口的藤蔓,眼前豁然开朗。
  展现在他眼底的是一个四周被峻挺山峰环抱的一个山谷,谷中一片青绿平原,疏林繁花,杂树丛丛,更有翠竹修篁掩遮着一幢幢房舍。
  随着微风吹拂,那些杂树摇晃不停,时有花絮落下。
  左边一条瀑布恍如银龙腾空,张牙舞爪,直飞溪涧,纤细的水丝随风吹来,拂在脸上,清凉舒爽……
  百里雄风刚从布满雪花的银白世界而来,眼见这红花绿草,瀑布奇峰,房舍栉比的景色,真有如到了世外桃源。
  他深深吸了口气,任由细细的水丝飘在脸上,舒意地忖道:若是我能够住在这里,那真是一件美好的事!
  站在这美丽的山谷边,他忍不住心中的欢愉,信步走了进去。
  拂开挂在洞口的蔓藤,他跨进谷里,迎面扑上一片温暖的热气,将方才站在鹰背上翔飞时留在身上的寒气,全都驱除干净。
  芬芳的花香扑进鼻端,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只见右边竹林里两条人影穿跃而来。
  仅仅一瞥,他便看到那右手的较矮人影,正是刚才骂自己笨蛋的童子,而左手的一个,身形袅娜,头扎青色包头巾,显然是个女人。
  他的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忖道:这小家伙大概把家里人拉来了!不过他怎么拉个女人?嘿!想不到他年纪小小,竟会有如此高明的轻功!
  转眼之间,那个童子便已奔到面前。
  他一见百里雄风便大声嚷道:“喂!笨贼!你怎么跑下来了?”
  百里雄风淡淡笑了笑,但是他目光一瞥站在童子旁边的少女,顿时倒吸了口气凉气,移开视线,对那童子道:“我看你跑了,吓得心里一慌,莫名奇妙的倒让我下来了!”
  那个童子睁大乌溜溜的眼睛,盯着百里雄风,道:“我不相信你的话!”
  站在他身边的少女嗔怒道:“龙弟,人家是骗你的,你这傻蛋,倒真的相信了!”
  她的声音清脆有如出谷黄莺,轻柔的娇嗔使得百里雄风掉过视线望着她。
  这下他才仔细的打量这个身穿蓝布短袄的少女,随即他又皱了下眉头,暗自顿足,忖道:老天怎么如此不公,偏偏给这么美的女子长成这么黑的样子。真是遗憾之至……
  敢情那个少女双手雪白如玉,眼睛皎洁明亮,有如秋水无尘,鲜红的朱唇,雪白的贝齿,再加上一双弯弯的柳眉,和挺拔的琼鼻,真是个绝色美人。
  但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的一张脸孔,却好似刚刚浸在黑色的染缸里一样,皮肤黑得发亮,使人一见顿兴有瑕之感,会觉得老天真个不公,使这么一个美丽的女孩子,长成这么一张漆黑的脸孔……
  他方才一瞥还以为来了个女周仓,这下定神细看,却被她那面上浮起的嗔怒之色所吸引,使得他发现隐藏在她黑色如锅底的脸孔下面的美丽轮廓。
  此时,他实在恨不得将她脸上那层黑色剥下来,好看看她面皮变白后是什么样子……
  那个黑面少女被百里雄风如此炯炯地注视,窘得连忙将视线移开,扭开螓首望着自己的手指。
  一层薄薄的红晕自她面上涌起,很快地便一直红到耳根,使她看来,另有一种特异的风韵。
  百里雄风虽然见过的女孩子不多,但是龙玲玲和宇文梦都可算是绝色佳人,他是不会为这娇羞的少女神情所迷的。
  不过他却从没见过这种黑里透红、好像黯红色宝玉的脸色,一时之间,倒也看得目不转睛。
  那个童子站在一旁,抬着望望百里雄风,又看看自己的姊姊,觉得非常有趣,竟然卟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真是杀风景!他的笑声一发,立即将愕住的两人惊醒了。
  那个黑脸少女将头一抛,眼睛狠狠盯了那童子一眼,啐了一口,道:“有什么好笑的?我脸上又没长花!”
  百里雄风定了定神,躬身施礼,歉然道:“姑娘请恕在下冒昧,一时忘情,以致有失礼之处……”
  那个少女脸上红潮渐退,也躬身还了一礼,肃容道:“请问公子从何而来?须知此处与世外隔绝,若无地图,绝无方法可以知道路途,而公子非本谷故人……”
  百里雄风道:“在下系乘鹰而来,实非有意……”
  那个童子惊道:“什么?你就是杀死大姊老鹰的那个人?我去告诉奶奶……”
  他拔腿便要跑回那竹林去,被那少女一把抓住衣服后领,道:“小龙,你别走!”
  那童子被硬生生的拉了回来,噘起了嘴,望了望百里雄风道:“刚才大姊用琴声唤回老鹰,发现少了两只,听到大灰告诉她,有人在山上杀鹰,那人非常厉害,连大灰都吃了亏,所以大姊很是生气,骑着鹰去山顶找那人了……”
  他不相信地问道:“喂,你就是那个非常厉害的人?”
  百里雄风笑道:“我只是一个笨蛋,一点都不厉害,这是你刚才说的……”
  那个童子一愕,道:“我问你,你到底是不是那个人嘛?”
  百里雄风正要答话,那个少女道:“请公子别再逗他了!他还小,虽然聪明,却仍然有些不懂事……”
  她的目光扫过百里雄风,正颜道:“请问公子是无意中来此的,还是故意闯进这隐贤谷?”
  百里雄风见这少女脸上庄重,话声极为严肃,也正色道:“在下说过并非有意,只是一时好奇,登上鹰背,以致随着老鹰闯进此谷……”
  那少女肃容道:“本谷自家祖于五十年前迁全家隐居于此开始,即订下规章,如非得本谷主之允许,绝不容人入谷,若有人犯此谷规,将处以死刑……”
  她话声一顿,道:“奴家看公子亦是正人君子,虽然将大姊所养之鹰杀死两只,却亦非本意,所以不忍公子落此下场,请公子趁着现在家祖他们在坐关,其他的叔叔伯伯在讲武堂练功之际,立即离开,从原路出去……”
  她话未说完,那个童子嚷道:“什么?二姊你要放他走?我告诉奶奶去……”
  “龙弟!别嚷。”那个青放少女叱了声,道:“你假使告诉奶奶,我不但不带你到后山抓猴子,不陪你到洞口钓鱼,而且还不把白玉观音手教给你……”
  那个童子眼珠一转,道:“好,我就不告诉奶奶去,不过你还要将‘玄天十八掌’一并教我。不然我就要——”
  青衣少女自鼻孔里哼了一声,道:“你这是威胁我?”
  “不敢!”那绿衣童子伸了伸舌头,道:“小弟不敢威胁姊姊,这只不过是交换条件而已!”
  “调皮鬼!”青衣少女轻骂一声,转首道:“那么公子请快走吧!不能再耽搁了,不然我大姊回来可就麻烦了。”
  百里雄风一直在看着那少女与她弟弟逗着玩,他从她的话中听出两种,玄门深奥的武功,因而惊觉出她身怀武技。
  从她如此随意地便将这两种玄门高深的武功说出来,他可以推想到山谷里的长者所具有的武功,必然更为高强。
  他暗忖道:师父大概快要打完了坐了,我也该回去……
  望着那青衣少女那琥珀色的明亮眼珠,他的一缕幽思,倏然飘散得老远老远,似乎在记忆里他也存留着这样一双美丽的眼睛。
  细一忖想,却已如春梦晨雾,了无痕迹可寻。
  他的脸色痛苦抽搐了一下,忖道我真是个薄情的人。
  青衣少女何尝了解他心中的意念,见到他这样子,惊诧地问:“你怎么啦?”
  百里雄风苦笑一下,道:“在下只是想起一件痛苦的事!”
  “痛苦的事?”
  “嗯!”百里雄风迷惘地道:“是一件我永生不该忘记的事,而我却偏偏把它忘了……”
  “哦——”青衣少女恍然哦了一声,表示一切的意思都尽在不言中。
  百里雄风也不知道她的意思,摇了摇头,道:“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不必再去提它!”
  他话声一完,默然举袖一揖,返身便走。
  那青衣少女心情突然一阵激动,叫道:“喂!你停停。”
  百里雄风脚步方起,便又落了下来,他回过头去,问道:“姑娘呼唤在下,有什么吩咐?”
  青衣少女脸色一红,道:“请问你尊姓大名?”
  百里雄风淡然一笑道:“在下复姓百里草字雄风。”
  青衣少女道:“奴家乔天漪……”
  那绿衣童子伸手招呼了一声,道:“喂!你记住,我叫乔百龄,不过家里的人都唤我小龙!”
  百里雄风道:“小龙弟,再会了!”
  他朝乔天漪点了点头,返身朝洞口奔去。
  百里雄风刚一举步,还没走到洞口,就听到天空传来鹰鸣之声。
  他举目一看,只见一个红衣女子坐在当头的一只大灰鹰上,后面跟着十几只老鹰,自山峰那边有如电掣般飞了过来。
  那些老鹰老远便已见到百里雄风,纷纷大声呜叫,打破了谷中的寂寞,压过了飞瀑的的潮声。
  百里雄风犹豫了一下,终于一个箭步,跃进山洞。
  他的脚尖还未立稳,身后传来乔天漪惊悸的叫声。
  他脚下微微一顿,已听到在尖细的叫声里掺杂着暗器排云破空之声,这下毫不犹疑,他猛然一个回身,挺身屹立在洞口。
  身形刚转过来,眼角便已瞥到那只大灰鹰如流星飞近,迅急地冲泻而下,向着洞口撞到。
  在灰鹰之前,一排五枝系着烁亮红带的银色小叉,成梅花瓣形,向着洞中射来。
  他深吸口气,蓄劲于掌,大袖往外一拂。
  挂在洞口的蔓藤被这股急啸的劲道揉得根根断去,像是纸絮样飞散入空中。
  那五枝飞叉一碰百里雄风发出的激旋劲道,在空中微微停顿一下,有如被人投入漩涡的树枝,聚合一起,穿过刚猛的风劲,成一束射进洞来。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下一篇:第二十四章 寒天钓鱼
上一篇:
第二十二章 大修罗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