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二十三章 世外桃源
2019-11-07 11:25:07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百里雄风脸色微变,忖道这区区飞叉也能一遇迎面撞到的力道,而改变弧度,加快速度,真是出人意外……
  这个念头比电光还快的掠过脑际,他脚下斜跨一步,往边壁让了一下,右掌骈合,急劲的斜斜一劈。
  恍如刀刃破空,掌风低啸,那一束飞叉已经射进洞来,正好被这刚猛的一掌劈中。
  银叉互撞,发出一股悦耳颤曳的声响,立即便像是被捏紧脖子的鸡一样,鸣声戛然而止。
  敢情那一束五支银叉已经被百里雄风掌上所蕴藏的无限力道,震得变成一团银条,没入地中。
  掌势发出,他目光掠过,已看到红衣女子骑着大灰鹰冲向洞口,距离自己立身之处还不足七尺。
  形势极为紧张,他知道只要容那只大鹰冲进洞来,自己必然会被那经过数十尺冲刺所汇聚的巨大力道所逼退。
  而那时身在洞中,毫无闪挪腾跃之处,必然会被活活压死,没有一丝生机!
  他很快便已判定这种可能性,决定了自己的作法。
  狂迈地低吟一声,他昂然挺立洞口,双手虚虚合抱,拢在胸前,然后深吸口气,猛然往外一推。
  洞外起了一阵闷雷,隆隆之声连串不息,直震得洞壁都摇动起来。
  般若真气的巨大力道,有如奔腾的江流,汹涌澎湃,激啸而去,带起壁沿震落的尘灰,弥漫得方圆四丈都是。
  骑在灰鹰上的红衣少女,一看这种惊人的气势,惊得脸色大变,一拍鹰背,飞身跃起四丈,自背上拔出一柄长剑,在空中一个翻身,捧着长剑倒跃而下,向着百里雄风射到。
  她这一举剑和身扑下,使得竟是御剑之术,剑上光华烁烁生辉,灿烂绚丽,几乎将她的身子全部包缠住。
  百里雄风经历过许多风险,见识过更大的危难、更高的武功,早就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更不在乎这区区的御剑之术。
  虽然他见到这红衣女子所催动的剑上光华竟能包缠全身,微微的惊愕了一下,可是稍一怔神,立即便回复正常。
  耳边响起乔天漪呼唤姊姊之声,他的目光也看到了那只大灰鹰未能躲闪开去而被般若真气击得如弹丸般抛掷开去,散落一地的羽毛。
  嘴角泛起一丝微笑,他的心情有如老僧静坐,揣量着那烁亮犀利的剑芒已冲过般若真气的核心力道,方始提起双掌。
  他嘴角的笑容很快地敛没,低吟一声,手掌连振三下,三股不同的劲道有如层层海潮叠起,奔腾而去。
  劲力一发,那闪烁的剑去陡然一黯,冲击之式一缓。
  百里雄风的内劲一接触到对方的森森剑虹,暗暗忖道:
  她是一个年轻女孩子,竟然练成如此霸道的御剑之术,功力之深厚较之宇文仇并不逊色……
  显然,他自认本身的武功较这同母异父的弟弟宇文仇还要高上一筹,尤其在他经过天机密室里的磨练后,他更是有这种自信。
  信心就是力量,他手腕一转,右手顺着对方冲来之势往后一拽,右掌斜劈而落。
  剑芒乍缩又伸,随着他左手一拽之势,射上身来。
  她冲刺之速度快逾奔雷,咻咻的剑气急响,正好迎上百里雄风劈下的一掌。“铮”的一声脆响,剑光敛退,那柄长剑被百里雄风的铁掌一切两断,红衣女的身形一斜,往洞上石壁撞去。
  百里雄风不忍见到如此一个美艳少女,头撞石壁而死,香消玉殒,碧血斑斑,他皱了一下眉头,伸出左手拉住她的手臂轻轻往身边一扯。
  红衣少女嘤咛一声撞进他的怀里,脚下一个踉跄方始站稳脚步。
  她的脸颊因为受到惊吓而变为苍白,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惊愕地望着百里雄风。
  当她看清了自己所追杀的人竟然是一个如此年轻、如此俊逸不群的青年时,不禁震慑住了。
  丰润的面颊飞起两片红云,她娥眉一竖,叱道:“谁叫你这样看人?”
  话一出口,她这才觉察出自己正投身在这个年轻人的怀里。
  无限的羞怯加上情感的渲泄,她身子一挣,右手握着的断剑一转,迅速狠辣的朝百里雄风小腹刺到。
  这下变故突生,百里雄风岂会知道她竟倏施辣手,在如此的距离下,使得他根本不及防备。
  急促之间,他上身一偏,右足抬起,以膝盖骨向她持剑的手腕顶撞而去,左手使劲往外一推,争取多一丝的空隙可以挡住这泼辣的一招。
  “嗤啦”一声,断剑剑刃划破他的长衫下摆,擦过他的右肋,留下一道浅浅的伤痕。
  他痛苦的呻吟一声,右足膝盖也顶在红衣少女持剑的手腕,长剑脱手坠地,她的右手从腕到肘,全都麻木,尖叫一声,骂道:“该死的东西!”
  百里雄风剑眉上扬,右掌一挥,在她脸上打了一个耳光,“啪”的一声脆响,在她的脸上留下五条红色印痕。
  这真是她有生以来都没有遭遇到的事——竟然会有人在她那有如玫瑰花瓣般柔软的脸颊上挥掌欧打!
  极度的震怒与惊骇使得她的嘴唇打颤,抚着左颊,愕愕地望着这英俊的男人。
  百里雄风一掌出手,立即便已后悔,他缓缓的放下了手。
  看到她那美丽的脸孔因惊骇而僵硬,圆圆的大眼睛充满盈盈的泪水,他暗暗叹了一口气,道:“唉!我又何必与她一般见识呢?”
  一丝歉疚后悔的感情涌上心头,他的嘴唇嚅动了一下,正想说句什么好话安慰她一下,也好表示自己的歉疚。
  话还没说出口,红衣少女已像积郁的火山突然爆发,尖声大叫道:“我跟你拼了!”
  她指掌齐施连发五招,睁大双眼,泼辣的扑了过来,所施的招式竟完全是与敌俱亡之势,使人看了不寒而懔。
  百里雄风大惊失色,曲肘于胸,以短打之招护住胸前要害,在对方连续进逼下,一连退了七步。
  他吸了口气,怒喝道:“你疯了是吗?”
  红衣少女一面哭着一面反覆地叫道:“我跟你拼了!”
  说话声中,她又换了一种拳法,在这周围不及两丈的洞里不断地猛攻而去,对于自己本身的防卫竟然一点都不注重,完全是一副拼命之态。
  百里雄风又挡过对方狂风暴雨似的三招拳法,一直退到洞壁镶着明珠之处;
  淡淡的珠光之下,他可以很清晰地看出那倒竖的娥眉、雪白泛红的脸、秀丽的环鼻朱唇,以及她那含着嗔怒的倔强之态。
  这是一张与乔天漪完全不同的脸形,乔天漪面色虽黑,脸形轮廊却是很美,而且眉目之间显露出端庄娴淑的神态,使她令人一见便生肃然起敬之心。
  这红衣女子却完全相反,她长得更美,美得有点媚。明艳的容貌使人不敢逼视,可是眉目之间所蕴藏的那种轻佻妖媚之色,却又令人为之神魂与授。
  她若是摆起一副正经样子,没有人敢凝视着她,但是她的脸色假使稍微和缓一些,便会使人兴起非非之想……
  不过,她若是发起脾气来,那也是很令人难堪的!百里雄风忖道:她是一个多变的女人,具有多变的性格,无限的魅力……许多意念掠过他的脑海,他一时也在奇怪自己为何会有这种念头产生,连挡对方五招之后,他双掌一架,沉声喝道:“你真的不住手?”
  红衣女子柳眉一挑,厉声道:“我要杀了你!”
  百里雄风朗笑一声,道:“乔大小姐,我想没有那么容易吧?”
  红衣少女嘴角一噘,道:“你假使怕了,便快向本姑娘求饶,说不定会饶了你……”
  “岂有此理!”百里雄风喝道:“我这是在让你,你反而不知好歹,哼!十招之内,我要将你逼出洞外……”
  红衣少女尖声道:“有本事就试试看!”
  “大姊!”洞中传来乔百龄的呼唤声,道:“爹爹来了!”
  红衣女子大声道:“小龙!快叫爹进来,我抓到个……”
  话才说了一半,她已被百里雄风发出的一招绝技逼退。
  眼前掌影叠起,有如重崖峙立,森严坚固,使得她退一步之下,竟没有丝毫空隙可以再攻得进去。
  她大惊失色道:“你这是什么掌法?”
  “掌法?”百里雄风冷哼一声,道:“我让你见识一下天机剑法,看看我说的话对不对?”
  他目送飞鸿,手挥五弦,神色凝重的将天机十四神剑,连续施出两招。
  这种以臂作剑的招式,混杂着天下十四个门派中剑法的真髓,此刻在这峡窄的山洞里施出,“嗤嗤”的气功扬溢四散,每当碰到石壁,便削落一大片岩石来。
  洞中除了回响起尖锐的劲气啸声外,便是石片落地声。
  看到百里雄风那种睥睨天下的无畏神态,红衣女子心中砰砰直跳。
  她连对方掌式的来源都看不出来,又如何能抵挡得过他固如金汤、坚若钢墙的连环攻势?
  仅仅为了躲过对方的两招,她已退出七步之远,面对那衔接而来的招式,她几乎手忙脚乱,不知如何应付才好。
  “喂!”她喘了口气,叫道:“你这是什么鬼招式?”
  百里雄风朗笑一声,左掌反拍,封住对方双肘,右掌击
  出半途,变劈为掌,已探入对方空门之内,按在红衣少女的右肩。
  红衣女子惊叫一声,乔天漪已自洞外飞身跃了进来。
  她见红衣女子已经落得束手就缚的情况,连忙叫道:
  “百里公子,请手下留情!”
  百里雄风冷哼一声,手掌之中力道微发即收,道:“这是教训你下次不可目中无人。”
  红衣少女被他手上发出的力道推得退出八步之外,才被乔天漪扶住。
  乔天漪道:“碧姊,你没事吧?”
  乔天碧只觉胸中涌起一股莫名的酸苦难堪,把喉咙都哽住了,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是点了点头。
  乔天漪对百里雄风道:“谢谢你,百里公子!”
  百里雄风道:“请漪姑娘原宥在下冒昧!”
  乔天漪道:“百里公子不需多礼,家父已经赶到,请公子火速离开……”
  乔天碧突然反手一掌,打了乔天漪一个耳光,怒道:“好啊,你这贱货倒帮助外人,什么百里公子?还不过是臭家伙一个……”
  乔天漪嘤咛一声,愕然退了一步,怔怔地望着乔天碧,连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
  百里雄风实在看不过去:“你敢再说我一句?”
  乔天碧果真被他这种慑人的雄伟气势所震,嘴唇嚅动了一下,狠狠瞪了乔天漪一眼,返身便走。
  她一面向洞外奔去,一面叫道:“姓百里的,你有种就不要走!”
  百里雄风大喝道:“你敢再胡说?”
  乔天漪见到乔天碧已经远去,忙道:“百里公子,请息怒……”
  她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道:“家父适才已得老鹰通报,恐怕马上就要来了,请公子快走!”
  百里雄风愤慨地道:“谢谢姑娘关照,不过,令姊对你无礼,实在……”
  “奴家苦命,又有何怨?”乔天漪道:“公子已经触犯本谷谷规,死罪绝难免除,请不必多言,火速离开为要!”
  百里雄风一拱手道:“请恕在下就此告别,愿姑娘保重!”
  乔天漪敛枉道:“愿公子珍重!”
  百里雄风深深地注视了乔天漪一眼,从她那楚楚可怜的神态上,他似乎领略到一些什么。
  可是一瞥之下,他已无暇多想,拱一拱手,飞步向着洞外奔去。
  这一个早晨的遭遇,使得他几乎不相信,那一白一黑的两位佳丽却在他脑海里留下很深的印象。
  两种不同的个性,各有不同的风韵。他一面跑着,一面暗想道:人世间也偏有这么许多奇事。
  眼前出现条条藤蔓,他吁了口气,一颗心已飞到白雪皓皓的山顶万钧洞里清寂的兽炉边。
  “我想以后恐怕再也没有机会来了!”他伸手撩起藤蔓,正想钻出洞来。
  猛然头顶暴起一声震天大喝,一股重逾千钧的力道压了下来。
  猝然不及提防,百里雄风已走出洞外,再也无法缩了回来。
  他闷哼一声,上身斜扭半弧,右掌一架,左掌护住胸前,使出浑身力量,接住那道开山裂石的凶猛力道。
  眼角闪处,他已看到那站在石壁上,左手拉着藤蔓,右手握拳下追,向自己击来的人,是一个红衣大汉。
  那个大汉一脸虬须,形相威猛至极,一拳击下,足有千钧之力,而百里雄风身居劣势却硬生生的接下了这一拳。
  “砰”的一声巨响,百里雄风身形一阵摇晃,差点跌下涧去。
  他的双足深深陷进石地上,一只脚在洞外,一只脚在里面,整个人悬空挂着。
  那个虬须红衣大汉猛地大喝一声,右拳划出一个圆弧,又是一拳直捣而下。
  山壁之间回荡着一连串的霹雳,百里雄风整个身形倒飞而起,斜斜穿出。
  他人在空中,左手一牵一带,已将那个中年大汉的手肘握住。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下一篇:第二十四章 寒天钓鱼
上一篇:
第二十二章 大修罗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