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二十八章 绮梦销魂
 
2019-11-07 11:32:23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百里雄风此刻已丧失理智,他紧紧的拥抱伏在怀里的火热胴体,近乎本能的从那具胴体上获得感官上的快感。
  他俯身在她浓浓密密的长发上,闻着她发上的芬芳,在这一刹那,他勃起的欲念更加飞扬了。
  他突然粗鲁地推开她,他那火红的眸子深深地凝注着她,似乎想看透她的心底,探索她灵魂的深处……
  卫冷虹愕然抬起头来,目光一接触他的目光,羞怯地垂下了头,两片如小扇样的睫毛,立即阖了起来。
  百里雄风怔怔地望了望她,微阖着唇,轻柔的吻上了她那两片浓黑的小扇那覆盖灵魂之窗的窗帘上。
  自鼻孔里低低的呻吟了一声,她从灵魂深处起了一阵颤栗,翕动的红唇饥渴地向他的嘴唇搜索而去。
  “居郎,居……郎!”
  她的喉间发出梦幻似的声音,星眸微睁,鼻息粗哑的领受着这颤动心灵的欢愉——并非完全是肉体上的感受。
  百里雄风两只手自她浑圆的香肩滑过,捏着她细细的玉颈——从她宽松的衣袍里伸进去,探索她的肉体。
  手指滑过她柔滑细嫩的背脊,他的手掌往里面一合,擦过她的双臂,握住她丰满的胸脯。
  那仅够一掬的跳跃着的白鸽,在他的掌握中是如此的驯服、如此的娇柔,他怜惜地轻轻的抚摸着,唯恐它会受惊飞去。
  卫冷虹脸上肌肉一阵抽搐,整个躯体如同触电,酥软地倒在他健壮的双臂中,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她紧抓自己的长发,呻吟地唤道:“喔!居郎……”
  这是发自灵魂的呐喊,她已迷失了自己。
  百里雄风在心底的记忆里,闪现过无数个人影,那使得他记忆最鲜明的依然是宇文梦。
  他喃喃低唤道:“梦妹,梦妹……”
  卫冷虹只是不断地道:“居郎……居郎……”
  百里雄风一把搂住她的腰肢,将她推倒地上,左手往下一扯,已将那宽大的外袍撕去——
  眼看这一幕悲剧便将要上演,而其结果也必然是悲惨至极……
  英雄原是寂寞的,那寂寞的心灵往往必须要获得充实,于是,一个美人的影子浮现在他的眼前,他便要将她抓紧,来填实自己心灵的空虚。
  然而往往就因为求得这份充实,而使得一个英雄毁灭。
  这能怪得了谁?英雄也只不过是个人而已,对于深入人性的情欲,他是不能抗拒得了的。
  百里雄风身中毒香,在一再接触那份肉体的诱惑后,他已丧失理智,单凭本能上的冲动而行事。
  就在他兽性勃发,急待跃身而上的刹那,突然黑夜里来了一声如雷的大喝。
  一条淡淡的人影飞掠而来,越过草坡,进了万花丛集之处。
  卫冷虹愕然抬头,只见那是一个头上歪戴道冠的老道,神智一清,满心的欲念立时像被冷水浇熄。
  她一把推开百里雄风,一掖大袍,飞身而起,道:“臭瞎子,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那个老道哈哈大笑道:“我道是谁在这花丛之中恣无顾忌的做出那等寡廉鲜耻的勾当,原来还是卫姑娘……”
  卫冷虹脸色一红,叱道:“臭瞎子,你敢乱说话,不怕我割了你的舌头?”
  那老道呵呵一笑,道:“我老道没了舌头没关系,只是叹息卫姑娘一世英名,高亮贞洁之誉,恐怕一旦……”
  卫冷虹道:“那是我居郎……”
  “呵呵!谁不知道孤星剑客百里居已经死去?”盲道人道:“那人明明是个年轻人,你又何必瞒我呢?”
  卫冷虹怒道:“瞎子,你不要命了?”
  盲道人冷笑一声道:“瞎子走遍天下,可不怕任何人,不过现在我忙着要去找徒儿,失陪了!”
  卫冷虹眼见盲道人飞身而去,她正要移步追去,却被百里雄风一把搂住,不放她走。
  她挥掌一拍,将他推落地上,飞身追赶而去。
  百里雄风痛苦地哼了一声,仅仅在地上顿了顿,便挺身跃起,向卫冷虹身影消失的方向追赶而去。
  奔出了六丈多远,他突然愕住,忖道:我这是在干什么?
  神智似乎清醒了一下,他怔怔地站着;茫然望着夜空。
  可是这一丝清醒仅是很短暂的刹那,卫冷虹已飞身奔了回来,他张开手臂,迎向她抱去。
  卫冷虹一扑进百里雄风的怀里,便被他搂得紧紧的,连气都喘不过来了。
  一股男人的汗臭涌进她的鼻息里,再加上他那如钢铁般的双臂紧搂着她,她的心弦起了极大的震颤。
  多少年来,她渴望有二个像百里居那样的男人,将她紧紧搂在怀里,她宁愿被他就此勒死,也是心甘情愿的。
  死在自己心爱的人的怀抱中,不是很有诗意的吗?此刻,命运之神终于垂怜她了,使得她又一次的被心爱的男人拥之入怀,紧紧地搂住——只恐她会飞走似的紧紧搂住。
  她的全身起了一阵怪异的感觉,通体如电触到,颤抖着呻吟一声,几乎每一根骨头都酥软了。
  百里雄风脑海中的记忆全部模糊,搂着一个火热的胴体,使得他的血液又起了一阵波动,汹涌的奔腾着。
  他两眼火红,双臂用力,似要将她捏碎。
  卫冷虹在痛苦中混杂着快感的轻轻呻吟一声,纤纤十指紧紧勾着他宽阔的背膀,享受这男性压倒似的侵犯。
  她闭上眼睛,喃喃地道:“居郎,居郎!”
  百里雄风那颤抖的唇,擦过她的黑发,滑过她那平阔的额,如雨点似的落在她的脸上。
  酥软而心愿的吻,使得她的心好像是久旱的大地,获得了雨水的滋润,青春的意念又蓬勃生长了。
  她嘴里发出低低的呻吟,含混不清的刺激着他的神经,他那红润的唇猛然合上了她的,如胶似漆。
  “居郎——”
  自鼻孔发出低低的哼声,她已醉了,醉在这十九岁的大孩子怀里。
  心中的意念飞驰,驰向那缥缈无可及的处所,那里充满无限的欢乐,没有愁苦,没有烦恼……
  她在那青春的乐园里,发现自己又拾回了二十年前的青春,她不再为情烦恼,为情痛苦。
  深深的蜜吻里,她的脸突然被他捧起。
  惊惶地睁开眼,她看到他那带着兽性的眸子,正凝注着她,鼻息咻咻的,像要将她吞噬的样子……
  “哦!”她侧开头,喃声道:“不要这样看我!”
  百里雄风的嘴角泛起一丝残忍的笑,右手抓住她肩胛上的白衣,用劲往下一撕。
  “嗤啦”一声,她的长袍被他撕为两片,露出里面穿着的短袄。
  她惊道:“居郎,你……”
  百里雄风神智全部丧失,一把抓住她的长发,埋首吻上她那细巧的耳珠。
  一种从未有的感受侵袭着她,她几乎不知道这种挑逗竟是如此的强烈,顿时心神摇曳,飘飘然像要乘风而去。
  她脑中一阵晕眩,一颗心似要跳出口腔,微张着嘴,她那如玉的脸上有了痛苦的抽搐。
  是痛苦么?但这份痛苦却是较愉快更甚千万倍的更令人有欢愉之感。
  “啊——”她全身颤抖,掀动着濡湿的红唇,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
  百里雄风丝毫不觉痛楚,自喉里发出低沉的吼声,抱着她睡倒于地。
  被压在他那健壮的身体下,她虽然躺在湿湿的泥土上,却依然有一份喜悦存在心头。
  可是,当她发觉他的右手正在解她的短袄钮扣,她不禁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不!”她一个翻身,将百里雄风掀起,重重的按在泥地上,自己慌忙站了起来。
  百里雄风仅仅愕了一下,长臂一挥,便抓住她的足踝,往怀里狠狠的一拉。
  卫冷虹嘤咛一声,又一次跌进他的怀里。
  这一跌倒把她的神智给跌得清醒过来了。
  眼前浮现的脸孔虽然是如此地像百里居,但在他眉心当中的一颗大痣,却使她记起了他是谁。
  她痛苦地抽搐了一下,忖道:“他不是居郎,居郎已经死了!”
  方才那许多的幻想,在此刻全部消褪,那暂时的欢乐也都变成空虚。
  “喔!”她捂着脸,忖道:我到底做了什么?
  百里雄风不知道她心中所想之事,紧接着她,疯狂地又抓掉她的衣襟。
  卫冷虹挣扎地道:“不!不!你不能这样做……”
  百里雄风喃喃道:“我要!我要么……”
  卫冷虹不停地挣扎着,两手推着他,要想避开他的纠缠,竟然忘了她自己身负的武功,仅是以一个女人抗拒男人的强暴所能用得出的力气抗拒着。
  她喘气道:“你不能这样做!”
  话还没说完,她的手突然推在他小腹下那凸出之处,顿时打了个寒噤,全身酥软。
  红晕布满了她的脸颊,她无力地垂下了手,任凭他那颤抖的手解脱她的衣襟。
  纠缠了一阵,他依然不能解开那五、六个扣子,虎吼一声,他抓住她的衣襟,用力往下一撕。
  “嗤啦”一声,她的短袄又被他撕去,露出白皙的柔肌。
  一股冷风自短袄破裂处吹进她的衣襟,使她机凛凛的打了个寒噤。
  “不!”她飞身跃了起来,道:“我不能这样!”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上一篇:第二十七章 美梦破碎
下一篇:第二十九章 春梦难醒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