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十二章 天外四绝
 
2019-11-06 20:08:20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梁倩雯双手如钩,扣紧关梦萍的肩胛,张开嘴来,露出那雪白森立的牙齿,毫不犹疑地咬向那显现在眼前的一截如玉的后颈上。
  一种新奇的刺激使她一触及那截柔软细腻的颈子,立即便用劲咬了下去,尖锐的牙齿刺穿皮肤嵌进去的感觉使她有满足的快感。
  于是,她的舌尖感触到那温热带有咸味的鲜血,鼻孔里嗅到的是关梦萍馨香的肌肤味道,这激动起她潜伏于体内的兽性。
  那强烈的仇恨郁积起来,加上兽性的混淆,使得她用劲地吮吸着血液,任那温热而黏湿的液体流过咽喉,吞进肚里关梦萍脸上抽搐了一下,那回忆的大门被这一阵刺痛碰击得关了起来,随即又张开……
  百里居那浓郁的恋情,好似根根银丝缠紧了她的心,使她永不能离开他……
  然而她与他的这一段情感却不能得到洛阳大豪的允许,因为他是天下闻名的薄情汉,而每一个做父亲的都不会将自己的女儿交付给一个以薄情闻名天下的男人——何况他还是四处流浪的孤独剑客。
  从千古以来,富豪之女绝不能许配给流浪天涯、出身微贱的男人,洛阳大豪关石亭自然不能例外。
  因而,千古以来无数相同的例子,在他与她的身上重演了。
  从此,他们相携私奔,走遍天涯去追寻他们的幸福……
  关梦萍喃喃地道:“但是那些自命正派的人却不能容许我们活下去,在无数次的阻截之下,他们以鲜血涂满了道路,用尸体堆积成堡垒,阻止我们前进……”
  “他们要眼见我们倒下去,才感到高兴,才停止拼命,这……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血液迅速流出,使得她有些晕眩——不,该说是飘飘然的感觉,她的神智正驰游于往日欢乐的岁月里。
  那与百里居生活在一起的串串日子,早已涂上绚丽的色彩,加上回忆芬芳的甘蜜,使她沉醉不已。
  虽然她后来都跟随着他奔波流浪,在许多次狙击里逃得生命,经历过许多危难,但是她却从不怨他……
  “居郎,我从没怪怨你……”她喃喃地道:“就是委曲你了,为了我,你被我那该杀千刀、斩万段的哥哥杀死……”
  猛地,她身后传来那两个童子的呼唤之声:“教主,教主……”
  那些童子眼见梁倩雯凶狠毒辣,竟然要吸尽关梦萍的血,而她却像石像一般,毫不动弹,任凭素手罗刹吸血。
  虽然他们听到关梦萍的吩咐,不得相助,而且也知道梁倩雯乃是白驼山主宇文天之妻,可是他们却不能眼见教主被吸尽血液而死。
  他们的叫唤有如阵阵钟声敲击关梦萍的心灵,她那飞临于旧梦里的神魂,冉冉地回到现实。
  颈后的阵阵剧痛,使她本能地运气护身,右肘一曲,往后急速捣出。
  “呃!”梁倩雯肋骨断去三根,痛得她沉哼一声,被关梦萍一肘顶得飞出丈外,撞在庵前的石柱上,昏死过去。
  关梦萍目光一冷,反手在颈上一摸,摸得满手鲜血和八颗嵌在肉里的牙齿,阵阵轻微的刺痛使得她双眉微微一皱。
  她倏然转身,只见梁倩雯瘫软在石柱边,微曦的光亮照着她胸前衣襟上的鲜血和那张得开开、没有牙齿的牙床,使她那苍白的脸孔看来更是可怖。
  关梦萍默立一会,露出于轻纱外的双眼掠过一丝羞惭愧疚之色,低声喃喃地道:“你不能怪我,是你要逼得我如此做……”
  话声微顿,她双眉斜斜一挑,目中射出凌厉之光,一个大旋身转了过去,只见两个小尼姑自门后探首而出。
  她低哼一声,手中扣着的八颗牙齿疾射而出,没等那两个小尼发出呼声,便已射进她们的咽喉。
  人体噗通倒下,关梦萍沉声道:“星月八剑何在?”
  她的话声低沉而富有威严,在清晨的曦光里回荡开去,那八个童子应了一声,自不同的方位飞跃过来。
  他们手持短剑,剑穗拂动,顺着穗上颜色的不同,成半弧形环立于关梦萍面前。
  关梦萍道:“你们将这尼庵围住,不许一人逃出庵外!”
  那八个童子一齐躬身捧剑,朝关梦萍行了一礼。
  剑华熠熠,刃光如水,关梦萍目光一寒,冷声道:“凡是留在庵里的尼姑,全都替我杀死,不要留下一个活口。”
  那八个童子全都一震,但是当他们看到教主眼中射出的犀利锋芒,谁都不敢吭一声,分成。八个方向朝庵里飞扑而去。
  关梦萍缓缓抬起头来,望着那盏盏星形红灯,沉毅地白语道:“我要让天下武林人物都为这天心红灯而感到恐怖,他们将要日夜战栗,为他们杀害孤星剑客而付出代价,那唯一的代价便是死!”
  庵里奔出一个混身是血的小尼姑,惨叫着绊倒在门槛上,然后被手持黑穗剑的童子一剑杀死。
  断续的尖叫,自庵里传出,转眼之间,八个童子全都手持短剑自庵里奔出,并排在庵门前。
  关梦萍缓缓侧首,道:“里面有几个人?”
  那手持红穗短剑的童子,恭声道:“庵里共有十八个尼姑,全都被弟子们杀死了!”
  关梦萍道:“那么这个尼姑庵还留来何用?替我毁了它!”
  那八个童子还没应声,已听到一声大喝道:“你们要干什么?”
  关梦萍闻声侧首,只见百里雄风不知何时自地上跃了起来。
  她看到他那肖似百里居的脸孔,心头一震,脱口道:
  “你……你没有死?”
  一言出口,她立即看清百里雄风双眉当中的那颗红痣,顿时十八年来的深切思念,使她几乎克制不住自己的情感,而想要扑了过去。
  但是这个念头立即被她压制下去,她咬紧牙关,紧握双手,强自抑制住激动的心情。
  在她的心底,她发出了一连串的呐喊,那是身为母亲的慈悲以无限的思念所郁积的怀想,但是她却没有表现于面容之外,仅是用目光深深地凝注于他的身上。
  百里雄风眼见那身披黑衫、面蒙薄纱的女人以这等奇异的目光望着自己,心中不禁有种迷惘之感。
  记忆里,他似曾见过她,但是她在他的印象里却没有一点影子,他沉思片刻,茫然道:“你是谁?”
  那八个童子一齐怒目凝视着他,其中剑系着蓝穗的童子怒骂道:“小子!你瞎了眼睛,连我们……”
  关梦萍突地厉声叱道:“蓝星!你给我住口!”
  那唤作蓝星的童子一怔,似是没有想到教主会如此喝叱自己,脸色一变,立即垂首,不敢再说一言。
  关梦萍道:“你们退回队里去!”
  那剑系红穗的童子,愕然道:“教主……”
  关梦萍目光寒森如剑,锋芒暴射,冷声道:“红星!你有什么话说?”
  红星为星月八剑之首,虽然年纪仅仅十六岁,却不仅得到白驼山武功之全部绝传,而且还得到白驼山主属下四大家臣中钱氏“冷虹剑法”之传授,一向最为天心教主宠爱。
  他从没见到教主对自己如此震怒,心中一懔,道:“红星不敢!”
  关梦萍挥手道:“那么给我退下!”
  百里雄风眼见这八个诡异的童子全都肃穆地退下,飞身向庵外跃去。
  顺着那八条迅捷的身影落去,他见到那二十盏星形红灯,与那一列白衫女子中的轿子……
  他失声道:“你是天心教主?”
  关梦萍颔首道:“孩子!我正是天心教主!你是否是绝尘居士的徒儿?”
  百里雄风怒道:“谁是你的孩子?你说话客气点!”
  关梦萍摇摇头道:“孩子!你怎么脾气如此坏?一个练武之人首重心道,个性之克制与心性之修养为上,武术之招式却是次之。”
  百里雄风冷哼一声,道:“在下并非向你请教武术上的问题,不需你如此教训我!”
  关梦萍双眉一皱,道:“你如此浮躁,岂能臻人上乘武道之境?难道你师父连这点都没有告诉你?唉!可惜了!”
  百里雄风剑眉一扬,道:“可惜什么?”
  关梦萍叹了一口气道:“唉!绝尘老儿枉被称为武林第一人,竟然调教出这种的徒儿,真是糟蹋了你……”
  她的目中一片茫然,想起十八年前在万里黄沙的大漠里,自己托孤于空空神僧,原期望他与绝尘居士两人能够将自己的孩子教养成天下第一人,将来可替他死去的父亲报仇。
  没想到十八年后,自己获得神州二圣中大漠三音神尼的传授,练成了举世无敌的神功,而自己的儿子竟然如此……
  百里雄风冷哼道:“你认为必可胜过我师父?”
  关梦萍淡淡地道:“他不会是我的对手,当今天下能胜过我的大概只有一个人了!”
  “怪不得你要征服武林!”百里雄风道:“不过有我百里雄风在,便没有这么容易……”
  关梦萍淡然道:“但愿你能够坚持你的主张……”
  她眼见自己从襁褓便已抛弃的孩儿,现在长得如此精壮,心中颇感安慰,道:“你有这种豪气在,将来的成就便无可限量,愿你不是空口说说而已,须知一个人的成功,并不依仗空口!”
  百里雄风想不到天心教主会说出这种话来,因为她蒙着面纱,他也看不出她面上表情如何。
  怔立半晌,他冷哼一声,道:“天心教都是些心狠手辣之辈,你不用假惺惺的!”
  关梦萍讶道:“天心教从来未冒犯绝尘居士,又何来心狠手辣?难道你……”
  百里雄风冷笑道:“你说得真好听,在下若不是被天心教徒打得满身是伤,岂会……”
  他说到这里,突地愕住了,因为他记起自己原本身受重伤,在被玄冰老人击伤后,才逃了出来。
  怎知这下醒来,却是在这个庵前遇上了天心教主,那匹向宇文梦所借的“飞霹雳”也不知去向。
  他微微一愕,道:“我的伤是否是你所救?”
  关梦萍怎能对百里雄风说出自己一见了他,便想起当年与百里居相识之事,沉缅于往事的回忆中,而忘却一切眼前所发生的事情。
  她歉然地摇了摇头,道:“我不知你已受伤,所以没有救你。”
  百里雄风诧异地忖道:那么我身受玄冰老人的寒毒掌功,又是被谁医好的?莫非找会自动痊愈不成?
  此刻他已不及细想,傲然地笑道:“那么我便可以领教你那以天下第二自居的武功了!”
  关梦萍道:“且慢!”
  她目光扫过他破碎的衣襟,道:“你说是天心教中的人伤了你,到底是谁?”
  “嘿,在下并不是向你乞怜!”百里雄风朗爽地道:“这是玄冰老人的寒冰掌击中之处,这背后是毒神的什么‘千毒掌’所击中的!”
  他自怀中拿出玉扇一展,道:“而这上面则是宇文仇的剑罡一击所留下的痕印!但是在下并没有死!”
  关梦萍浑身一震,道:“你遇见仇儿了?他……”
  百里雄风道:“你果然是白驼山主宇文天的妻子!”
  他豪迈地一笑,又道:“不过你那儿子并没能赢过我,他最终败在你所鄙视的绝尘居士的绝艺之下!”
  关梦萍沉默了一下,突然怒道:“我严禁他们与日月山绝尘居士之徒为敌,他们竟然还敢伤了你,莫非不知教规之厉?”
  百里雄风想起白浩被追杀于日月山下的情形,冷笑道:“看来贵教需要大大革新一番了!”
  关梦萍颔首道:“的确是要整顿一番……”
  百里雄风实在捉摸不住这天心教主的性格,暗忖道:以她一个女流之辈,竟想征服整个武林,不是疯子是什么?看她这种反应,说话前后颠倒的情形,必然是精神受到颇大的刺激所致……
  百里雄风被她那柔软而关切的语声所动,心中涌起苦涩的情绪,暗忖道:人都有父母,唯独我却永远流浪……
  他脸上的凄苦表情看在关梦萍的眼里,使她难过无比,叹了口气,她柔声道:“孩子,你可是为自己的身世而感叹?”
  百里雄风怒道:“我不要任何人的同情与怜悯!”
  他深吸口气,自袖里将七孔血笛掏出,道:“在下领教教主绝艺。”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上一篇:第十一章 木灵真气
下一篇:第十三章 松林翠楼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