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瑟 狂风沙 正文

第十二章 天外四绝
2019-11-06 20:08:20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关梦萍暗暗忖道:他真是个可怜的孩子,但是我岂能告诉他,我就是他的母亲?唉!真是造化弄人……
  她一念及此,恨恨地忖道:若非那些自命正派的混帐,我岂会变成如此?弄得夫亡子散,改嫁他人,连自己亲生儿子都与我为敌!
  万念轮转,如层层海浪冲击她的心坎,在刹那间,她那要杀死各大门派掌门,奴役武林的决心更加深了一层。
  百里雄风一扬剑眉,血笛斜指上空,沉声道:“请教主赐招!”
  关梦萍苦笑了下,向前走了一步,突然道:“我先让你三招,在第四招之内,你若能安然而退,本教主便答应你一个要求,否则你须答应我一件事!你可愿意?”
  百里雄风一愕,道:“你的意思是仅仅一招便可以击败我?”
  关梦萍道:“当今天下大概没有十个人能够接下我三招,你能接我一招,便可算得上武林一流高手了,你还有什么不能满足的?”
  百里雄风深深吸了口气,随即冷笑道:“如果你的武功真有这么强,那么宇文仇也不会败在我的手下了!”
  关梦萍微微笑道:“他从不好好用功,总以为是未来白驼山的主人,骄傲狂放,武功练得还不到他爹爹的三成,而我较宇文天又要高出半筹……”
  百里雄风半信半疑地道:“如果我师父来了,他与白驼山主相较……”
  关梦萍道:“在五百招之内,他必败于宇文天手下!”
  百里雄风剑眉一挑,道:“在下可不相信!”
  关梦萍淡淡一笑,道:“那么你便可答应我刚才与你所睹之赌约!”
  百里雄风绝不会相信自己一招便落败,他更不相信自己均师父竟然不是白驼山主宇文天的对手!
  他面上露出的表情被关梦萍看到,她沉声道:“不管你旧信与否,绝尘居士的武功顶多与白驼山四大家臣中的钱氏相等,而白驼山四大家臣则以赵氏武功最高。”
  她微微一顿道:“赵、钱、孙、李四大家臣在三十年前曾东游中原,在嵩山少室峰轮流与中原九大门派掌门交手,一一将之击败,而搏得天外四绝之尊称!”
  “天外四绝?”百里雄风对这些数十年前的事感到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关梦萍道:“赵氏震天掌,钱氏倚天剑,孙氏破天拳,李氏裂天腿!”
  百里雄风茫然喃喃地道:“天下真有如此多的高手?”
  关梦萍道:“武学之海,浩渺无边,天外有天,人上有人,你这一点武功又算得了什么?”
  百里雄风沉思片刻,道:“好吧!我也不需要你让三招,我们就以一招为限,若是一招内我输了,就答应你一事……”
  他接着又道:“尽管你将你说得天下无敌,若是一招不能胜我,那我便不需相信你的话,否则你要我做什么事,若在能力范围之内,我便答应你,不然我就自杀,以免有损师父的声望!”
  关梦萍道:“好吧!你尽管以任何方法攻我一招!”
  百里雄风意存丹田,脚下微移四尺。
  血笛一扬,引起一蓬凄迷的血影弥漫而出,玉扇已在血笛掩护下,向对方腰际击去。
  他那笛招专为蒙蔽对方眼目之用,而玉扇开阖之间,已将对方腰际至咽喉的要穴全都罩住,的确是诡异奇奥。
  关梦萍微微一笑,暗忖道:真是不错,怪不得仇儿不是对手!他毕竟是经过魔教奇奥“淬骨大法”淬练出来的,功力竟有如此深厚……
  意念如电光火石掠过脑海,她右手大袖陡挥,也没看见有什么攻势,便已封住对方玉扇展开之招。
  百里雄风脸色一变,右肘一沉,笛上虚招立即转变为实。
  笛音尖锐响起,红影一溜指向对方咽喉。
  他这一式变时迅捷如电,毫无痕迹可寻,左手玉扇虽被对方封住,这一招却不顾本身危险,硬攻对方于必救,应变之快,不容一发。
  关梦萍赞道:“好聪明!”
  她明白百里雄风拼着被自己击伤,也要发出第二招,结果自然他会赢——只要他不死,她当然必须答应他一个条件,于是他又何惧于受伤?
  这种快速的反应,与断然的抉择,使得她心中激动不已。
  因为他是自己的儿子——天底下谁不愿见到自己的儿子聪明机警,对事业怀有雄心,对生命充满热爱?——唯有热爱生命的人,才不惧于面对死亡!
  她笑容一现,袖中五指已比对方更快一丝地伸出,搭在血笛之上。
  百里雄风第二招还没有发出,虎口一麻,血笛已被对方夺去,自玉扇上传来一股大力使他立身不住,顿时被那扬起的大袖击得飞起七尺,一跤跌倒地上。
  他虽然跌出七尺之外,但是那袖子传来的力道却巧妙得很,使他身形刚落之际,脚掌踏实地上,并没有跌倒。
  可是他却一点都不感激她手下留情,怔立半晌,他颓然垂下了头。
  关梦萍怜惜地道:“孩子,你不要难过,败在我手下并不可耻!”
  百里雄风苦笑着喃喃地道:“一招!我连天心教主的一招都抵挡不住,我这些年来练的是什么武功?”
  关梦萍道:“孩子,我伤了你吗?你……”
  百里雄风怒道:“你没有伤了我的人,却伤了我的心……”
  关梦萍长叹一声,道:“你年纪还轻,未来的日子还长,仅仅仆倒一次便如此伤心?将来使你伤心的事多着呢!”
  百里雄风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关梦萍肃穆地道:“人要有屡仆屡起的精神,岂能因失败一次便颓丧如此?你要知道,武学之道,无边无涯,没人能永远是天下第一的,别迷信‘天下第一’这四个字,应该奋发,不应感伤!”
  百里雄风怒道:“谁说我感伤来着?我败给你是我学艺不精,何需你如此嘲笑我?”
  关梦萍淡淡地道:“你只要自己知道上进,天下便无人敢嘲笑你,只怕你自甘堕落,那时纵然天下人都想捧你,也是没有办法!”
  她轻抚手中血笛,道:“扇笛之招固然绝妙,然而到底仅是外门兵刃,不能为王者之用,气势狭小而不能睥睨天下,我看你还是改学剑法为是!”
  百里雄风茫然望着这想征服天下武林,秉着什么“上体天心,下戮人心”的杀戮宗旨为主的天心教主,心中实在分辨不出,她对自己到底是一番好意,还是有恶意在其中?
  脑中萦绕着她的话,似乎无一不是含有深意,然而他却体会不出,因为他对这神秘的天心教主并不认识,一时只顾揣想对方话中之意,倒忘了说话。
  关梦萍目光深邃地凝聚于光滑血红的笛身上,缓声说道:“当年令尊便是以剑闻名于武林,他总是希望自己唯一的孩子能够继承他的志愿,成为天下第一的剑道高手!”
  百里雄风心神一震,道:“你……你认识家父?”
  关梦萍轻轻地点了点头,思绪之鸟又展开了双翅,飞向辽远的往事之境里,她以一种梦幻似的声音,道:“认识!我认识他很久了,他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剑客,威武不屈,富贵不移,从不向命运低头……”
  百里雄风只觉胸中热血翻腾,激动地向前急跨两步,追问道:“前辈,你能否告诉在下,家父如今到底在何处?”
  他因为见到关梦萍如此的推崇自己的父亲,使得对她的恶感尽去,是以话中对她的称呼客气多了。
  关梦萍眼中含着泪水,黯然道:“他在十八年前便已逝世了!”
  百里雄风双眼怒睁,浑身震动了一下,突然大声喝道:“你说谎!他没有死!”
  关梦萍面前黑纱一阵飘动,那隐藏于黑纱后的嘴唇一阵颤动,好半晌才使自己的心神宁静下来。
  她轻轻的阉上眼帘,侧过脸去,用袍袖将流下面颊的眼泪拭去,然后凝望着苍茫的云天深处。
  “但愿我是说谎!”她喃喃地道:“可是我却无法欺骗自己,虽然我希望他并没有死,但是事实上他已经死了……”
  百里雄风忍住泪水的流出,沉声道:“前辈,你是亲眼看见家父死去的?”
  关梦萍点点头,黯然道:“我亲眼看见他断了最后一口气!”
  百里雄风握紧拳头在空中挥舞了两下,大声道:“是谁杀死他老人家的?”
  关梦萍道:“整个天下武林!”
  “什么?”百里雄风变色道:“整个天下武林?”
  关梦萍沉声道:“他若非遭受天下武林的追踪,怎会在三十岁的英年便有白发?又怎会横死在一片荒漠之中,无人收尸……”
  百里雄风大叫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关梦萍身形一颤,忘形地将他的手臂扶住,惊问道:
  “你……你怎么啦?”
  百里雄风一抛手臂,粗鲁地道:“你不要管我!”
  他一口鲜血吐出,心中稍微舒畅,振臂一抛,力道颇大,将她推得退出两步。
  关梦萍骇然望着他,手捂着心口,后退了两步方始站定身形。
  她凄怆地一笑,低声自语道:“是的,我已没资格管他了!唉,他吐出一口鲜血,对他没有害处的!”
  百里雄风双眉紧皱,疑惑地问道:“你到底是谁?”
  关梦萍道:“我是谁?你以后自然会知道,现在又何必多问呢?”
  百里雄风默然望着她,心里迷惘的情绪中混杂着凄苦
  而难以言喻的复杂情感,他痛苦地发出了一声呻吟,脸上肌肉痉挛了起来。
  关梦萍激动地道:“哦!可怜的孩子!”
  百里雄风胸膛一挺,昂然道:“我百里雄风不需任何人可怜!”
  “百里雄风!百里雄风!”关梦萍目光如幻,道:“扬雄风于天下,超百里越群杰,他取的名字如此之好,我竟没多赞美他几声……”
  百里雄风目光一亮,大声问道:“你是谁?你与我爹爹有何关系?我母亲呢?”
  关梦萍凄然道:“我与你父母都是好友,绝不会害你的!至于你母亲……”
  她摇了摇头,道:“她继你父亲死后仅仅五个月也死了!”
  “你一定是说谎!你一定是……”百里雄风喃喃地念了两句,冷笑道:“我不会相信的!随你怎么说,我都不会相信的!”
  关梦萍道:“你父母替你取名雄风之意,是要你继他未完之志扬名于世,振百里家之雄风于天下,岂是你一句不相信便行?你这是逃避现实!”
  她一扬右袖,将血笛掷还给他,道:“不管你相不相信,你必须接受这个事实,就如同我一样,虽然我从不相信那些事已经发生,但我毕竟接受了这个事实!”
  百里雄风接过血笛,茫然问道:“你……你到底是谁?”
  关梦萍淡淡一笑道:“这句话你已问过我三次了,现在我还不想告诉你,今晚子时整,我在距此地西北方十里之处的天心庄等你,到时我会告诉你关于当年星月双剑之事以及我到底是谁。”
  百里雄风沉声道:“这就是你所提的条件?”
  关梦萍摇头道:“这不能算是条件,见面时我自会提出我的要求!”
  她自袖中拿出一枚闪着金银光芒的星形令牌,道:“这是教中星月令牌,凡我天心教中的人,见牌如见教主之面,你不会遭到留难的!”
  她轻轻一送,那枚令牌有如被一只虚无的手轻轻托住,在虚空中缓缓飞向百里雄风而去,落在他的衣襟里。
  这一手虚空摄物实已到了内功最上乘的地步,若是她手中有剑,如此施展出去,则是剑道中最最奥秘的飞剑杀人之术。
  百里雄风见那枚令牌竟能被天心教主控制自如,这等气功确实令他骇异震惊。
  至此他才相信她能以天下第二人自居的确不是虚假的,心中意念一转,他为绝尘居士到星宿海去也怀上一份忧心。
  他忖道:那海天双奇说不定也都已经加入天心教,到时师父岂不……
  一念未完,突然庵后传来一声马嘶,眼前人影一花,关梦萍已消失了踪影。
  百里雄风愕然怔立,只听到一声怪叫道:“女菩萨,我颠和尚可没听到什么话。”

相关热词搜索:狂风沙

下一篇:第十三章 松林翠楼
上一篇:
第十一章 木灵真气